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費城管絃樂團的搜尋結果,共04

  • 中美建交大將 費城樂團再訪陸

    中美建交大將 費城樂團再訪陸

     40年前以石破天驚姿態進入中國大陸,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第一個來訪的西方樂團,美國五大樂團之一的「費城管絃樂團」5月底將再度造訪大陸,並採行一連串深耕大陸的計畫,印證中國復興對全世界政、經、文化所產生的衝擊效應。  1973年,費城管絃樂團跨越共產圍籬進入中國,今年恰好滿40周年。在西方和共產世界冷戰的年代,費城管絃樂團的中國行,透露出美國對台灣、大陸的態度起了微妙轉變。果然美國總統福特隨後於1975年訪問中國,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費城管絃樂團擔任了雙方關係解凍的馬前卒。  據費城《詢問報》報導,為了紀念該團的「歷史破冰任務」,費城管絃樂團規畫別出心裁的中國巡迴,時間從5月31日到6月9日,長達10天旅程中,將舉辦音樂會、大師班、工作坊、慈善與戶外演出。  造訪外來民工學校  該團將由客席指揮唐諾˙魯尼克斯(Donald Runnicles)率領,與上海交響樂團、中國交響樂團以及杭州、澳門等地樂團合作演出。此行比較特殊的演出地點,包括北京皮村專為外來民工子女所設立的「同心實驗學校」;另一是澳門知名的「威尼斯人酒店」,當地兩場管絃音籟,將伴隨著3400台吃角子老虎機一起嘩啦啦響遍全場。  為病童募基金  此外,該團將與宋慶齡基金會、賽珍珠慈善基金會聯手,舉辦一場慈善音樂會,為缺乏醫療照顧的孩童籌募基金。  費城管絃樂團諮詢顧問尼古拉斯˙普拉特曾任美國駐中外交官,坦承該團巡迴中國帶有外交色彩,「外交就像伍迪˙艾倫所形容的人生,一連串的秀場,這類盛會累積起來一定有正面效益。」  該團總裁艾莉森˙佛格摩(Allison B.Vulgamore)表示2014年的中國巡迴也已經規畫中,未來將首選從未造訪的大陸城市。  《詢問報》指出,外國樂團造訪中國所在多有,但未曾像費城如此廣泛扎根,而且費城管絃樂團巡迴大陸,長久以來就是聽命於華府。恰似40年前的破冰之旅,如今該團所扮演的角色也讓人拭目以待。

  • 10大文化新聞-文化走出去陸機構聯外發功

     貫徹「十二五」計畫與全球接軌,同時改善文化體質,大陸文化機構展現極大魄力,努力向西方取經壯大自己。  綜觀2011年,明顯可見各機構從散彈式的合作,轉向全方位的策略聯盟,開創出新的突圍方式,包括北京國家大劇院、天津于家堡藝術中心、上海交響樂團、杭州愛樂等接續與西方知名文化團體簽屬合作協定或意向書。  今年10月美國著名音樂雜誌《Strad》以「中國交響樂團演奏追趕樂章」為題,詳細報導今年8月上海交響樂團和「美國五大樂團」之一的紐約愛樂簽屬合作意向書。雙方聯手在上海音樂學院建立樂團學院,計畫2013年開始運作,未來也將進行樂手互訪和聯合委約新作品。  事實上,上交與紐愛的聯合委託機制,早已先行試行,今年10月4日在紐約林肯中心費雪廳舉行世界首演,柯瑞格里亞諾的《甜美的早晨》(One Sweet Morning),2012年5月26日將由上海交響樂團在東方藝術中心進行亞洲首演。  國家大劇院與費城結親  無獨有偶,今年9月26日在美國首府華盛頓,旗下設有管絃樂團的北京國家大劇院與費城管絃樂團簽署一項合作計畫,由劇院院長陳平和樂團總裁瓦加莫(Allison Vulgamore)共同簽訂。  明年開始,大劇院將推出「費城管絃樂團周」,費城預計駐院兩周,將進行演出、大師班和論壇等,同時每年選出一名中國作曲家進行委託創作,之後由費城管絃樂團進行世界首演。此外,今年3月,成軍不久的杭州愛樂,也與柏林愛樂簽訂了合作協議,柏林愛樂將在每年樂季結束時,派出樂手前往杭州與樂團成員切磋琴技,杭州愛樂同時也計畫挑選團員赴柏林愛樂實習。  天津劇院與林肯中心合作  除了樂團之間的合作,館舍間也出現互動,今年4月遠在天津的于家堡藝術中心,一躍出現在《紐約時報》的版面,因為紐約林肯中心破天荒的與其簽署長達3年的合作意向書,將以顧問身份,協助劇院硬體興蓋、建立營運模式、提供人員訓練等。  大陸的音樂劇市場,2011年也發生突破性的變化,打破過去直接引進國外音樂劇的模式,由中國對外文化集團、上海東方傳媒集團、韓國CJ集團聯合投資所組成的亞洲聯創文化發展公司,與音樂劇《媽媽咪呀!》的英國製作公司「小星星」取得中文版授權,在英方技術轉移的模式下,在大陸推出首齣中文版的百老匯音樂劇,明年將向中文版的《貓》邁進。

  • 大陸藝文機構 紛向西方取經

     改善文化體質,大陸文化機構積極向西方取經,單是今年上半年包括北京國家大劇院、天津于家堡藝術中心、上海交響樂團、杭州愛樂等接連與西方知名文化團體簽屬合作協定或意向書。由此可見在經濟崛起的支撐下,大陸對於文化投資不手軟,透過向西看齊健壯自己,進而走向國際。  過去幾天,英美等13國駐華外交官,正在天津于家堡金融區參訪,于家堡被外媒封為天津的「浦東」,由新金融投資公司負責開發,區內除了商辦規畫,一座具世界水準的藝術中心計畫2015年落成。  強化軟體兼金援美國  今年4月遠在天津的于家堡藝術中心,一躍出現在《紐約時報》的版面,因為紐約林肯中心破天荒與其簽署長達3年的合作意向書,將以顧問身分協助劇院硬體興建、設立營運模式、提供人員訓練等。  《紐約時報》在文中意有所指點出,雙方在合作金額上三緘其口,但林肯中心董事長法莉(Katherine Farley)透露,藝術中心的開發費用高達美金12億,由此推想,于家堡支付給林肯中心的金額應該少不了。  配合中央政策,大陸劇院遍地開,但開完後卻問題叢生,原因可歸咎硬體的建蓋只要有錢好辦事,但軟體非一朝一夕能建構,導致大陸劇院無論在節目、票房、經營上的困難日趨顯著。如今大陸向西方尤其是美國尋救兵,一方面美國文化機構以私人為多,在商業操作上較熟稔,另一方面,處於嚴重金融危機的美國,急需向外開源。  費城樂團加持大劇院  今年9月26日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北京國家大劇院與費城管絃樂團達成一項合作計畫,由劇院院長陳平和樂團總裁瓦加莫(Allison Vulgamore)簽署。雙方不遠千里來到華盛頓,因為協定由前美國大使卜勵德促成。明年5月開始,大劇院將推出「費城管絃樂團周」,同時每年選出一名中國作曲家進行委託創作,之後由費城管絃樂團進行世界首演。  劇院與樂團合作,乍聽起來並不「對等」,事實上,國家大劇院旗下也設有管絃樂團目前處於草創階段,「美國五大樂團」的費城加入,不僅為樂團注入專業養分,同時也為劇院在國際的招牌擦得更亮。  不過這項合作案一公布,馬上引起外界揣測,大陸知名樂評人唐若甫指出,「鑑於費城管絃樂團破產的申請,此舉很難不讓人聯想起中資對美資持之以恆的金援。希望日後費城能對這雪中送炭湧泉相報。」  期待快速和國際接軌  中美合作,還包括上海交響樂團與紐約愛樂今年8月簽訂的意向書,雙方將聯手在上海音樂學院建立樂團學院,未來將進行樂手互訪和聯合委約機制,明年大年初二,上交音樂總監余隆還將偕同鋼琴家郎朗與紐約愛樂在美國上演「新春音樂會」,演奏鮑元愷、陳其鋼等中國作曲家作品。今年3月成軍不久的杭州愛樂,也與柏林愛樂簽訂合作協議。  大陸樂團積極向西看齊,主要也是希望增加「軟」度,大陸音樂學院過去以培育獨奏家為主,團體合作的概念有待增進,此外,大陸全國樂團不下40個,卻無一個達到國際聲名,對於上位來說情何以堪。  分析這波文化機構向西方借東風的風潮,唐若甫說,中國機構不是處於相對弱勢就是埋單,想得到的是西方經驗輸出和資源分享的機會,因為大陸演出機構和樂團與國際水準仍有巨大差距。

  • 111年歷史 費城管絃樂團申請破產保護

    111年歷史 費城管絃樂團申請破產保護

     擁有一一一年悠久歷史,名列美國五大樂團之一的費城管絃樂團(見圖,美聯社)(Philadelphia Orchestra),十六日宣布申請破產保護,成為美國陷入金融經濟困境以來第一個被迫申請破產保護的一線樂團。  樂團發言人薔斯頓(Kate Johnston)說,費城管絃樂團董事會經過投票,決定申請破產保護,不過樂團的演出還不會受影響,既定演奏會都將如期舉行。  團務執行長烏爾加慕爾說,過去五年聽眾人數大幅下滑,樂團經營陷入困境,但樂團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以及上世紀三○年代經濟大蕭條的考驗,希望能藉申請破產保護繼續生存發展。  美國雖逐漸走出經濟衰退困局,但經濟體質依然脆弱,不少大型的藝術團體,甚至於博物館和歌劇院,都面臨財務拮据的難關,其中被迫申請破產保護者,以費城管絃樂團最負盛名。樂團入不敷出,收支失衡非常驚人。  《費城詢問報》指出,與紐約愛樂、波士頓交響樂團、芝加哥交響樂團和克里夫蘭管絃樂團齊名的費城管絃樂團,目前正力挽狂瀾,相關計劃包括在未來幾天內舉辦募款活動,籌措兩億一千四百萬美元,以延續樂團生命。  費城管絃樂團於一九○○年創立,擁有美國史上多項第一紀錄,包括:首開錄音先例(一九二五年)、最先獲商業贊助於電台撥出錄音(一九二九年在國家廣播公司)、最先於美國全國性電視節目出現(一九四八年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電視網)、第一個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演出的美國樂團(一九七三年)、最先數位錄製貝多芬全套交響曲(一九八八年)、率先透過網際網路舉行現場演奏會(一九九七年)、率先不經發行商逕自在專屬網站提供音樂下載(二○○六年)。  費城管絃樂團歷屆指揮包括大師史托考夫斯基、奧曼第、慕提、沙瓦利許和艾森巴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