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費滋傑羅的搜尋結果,共02

  • 《開卷》費滋傑羅熱潮延燒太平洋兩岸

    《開卷》費滋傑羅熱潮延燒太平洋兩岸

     在影視作品的強力加持下,小說家費滋傑羅近年再度翻紅,華文世界更接連出版多部新中譯本,譯筆或承襲前人、或琢磨求新。從文學重譯到影像改編,皆各自再現那紙醉金迷的浮華時代。 \n 好萊塢近兩年吹起懷舊風,名導伍迪‧艾倫拍了《午夜巴黎》,以超寫實手法重現1920年代美國小說家費滋傑羅、海明威等人在巴黎夜夜笙歌的生活;HBO也推出《戀上海明威》,找克里夫‧歐文與妮可‧基嫚來大爆文豪與第三任妻子(知名記者瑪莎‧葛宏)的情史。日前,好萊塢又傳出一則頗受矚目的新聞:原訂聖誕節檔期推出的電影版《大亨小傳》,將延至明年暑假推出。許多期待李奧納多新片的影迷,為之扼腕不已。 \n 事實上,不只太平洋彼岸這幾年掀起費滋傑羅熱,華文出版界近年也熱衷於推出相關的出版計畫。在原著小說出版已經90年的今天,我們該如何看待《大亨小傳》的故事及其新版電影呢? \n 華文世界的「費滋傑羅熱」 \n 或許是因為費滋傑羅的短篇故事〈班傑明‧巴頓奇案〉搬上大銀幕之後叫好又叫座,又或許是新版《大亨小傳》電影開拍的消息於《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上映時即早早曝光,中文出版界從前兩年就開始吹起一股費滋傑羅旋風。 \n 費氏主要的長短篇小說,包括《塵世樂園》、《美麗與毀滅》、《大亨小傳》及《夜未央》等,在台早已有中譯本問世,其他短篇小說選集也不在少數。近兩年面市的大陸東方出版社《菲茨杰拉德文萃》,以及上海譯文出版社的《菲茨杰拉德文集》,則是十分完整的譯本叢書,兩者都包括了台灣尚未出版的費氏未完成遺作《最後的大亨》中譯本。 \n 比較特別的是,僅只今年之內,國內就有4家出版社(包括新經典、商周、好讀與遠流),陸續推出《大亨小傳》的新譯本,9月還有中譯短篇小說集《冬之夢》(一人)甫出版。用「費滋傑羅熱」來形容這種盛況,應該不算言過其實。 \n 中譯版族繁不及備載 \n 《大亨小傳》4個字簡潔有力,令人印象深刻,其意境與寓意更勝於原文The Great Gatsby。這個最廣為人知的中文書名,是出自中國知名翻譯家暨作家喬志高。他的譯本於1971年由香港今日世界出版社發行初版,後來老牌影星勞勃‧瑞福與米亞‧法蘿於3年後推出的電影版引進台灣時,就沿用了這個譯名。 \n The Great Gatsby問世迄今90年間,中譯版本的數量起碼也有數十種。最早的中譯本於1954年在台出版,正中書局採用《永恆之戀》為書名,聽來較像是個純粹的浪漫愛情故事,減弱了「傳記小說」的色彩。此外,有些版本是採直譯方式來命名,如知名比較文學家王潤華的譯本就用《大哉蓋世比》(1969年),「蓋世」兩字頗有氣魄(但主角Gatsby其實是個黑道大亨,並非英雄人物);而大陸名翻譯家巫寧坤1983年的譯本,則是用《了不起的蓋茨比》。 \n 另有兩個比較不同的譯法,包括巫氏譯本後來於1996年交由北京一家出版社重出時,不知為何硬是被改名為《長島春夢》。上海譯文出版社於1982年推出新譯本時,則是用《燈綠夢渺》這個書名。前者以小說地理背景入題,後者則以全書最重要的意象,主角每夜眺望的那一盞「綠燈」來帶出小說的象徵意義。 \n 直指金錢遊戲背後的深意 \n 費滋傑羅出身美國中西部家道中落世家,父母幾乎付不起他就讀普林斯頓大學所需的昂貴學費。大學畢業後費氏投身軍旅,但即將上戰場之際,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停戰。他曾靠撰寫廣告文案為生,最後藉由第一本小說《塵世樂園》躋身社會名流,名利雙收,與妻子賽妲(Zelda)過起燈紅酒綠的生活。費氏與上流社會的羈絆,也深深影響日後數本小說的創作主題。 \n 費氏筆下的上流社會虛華自私,揮霍無度,個個都是美國「爵士年代」裡的天之驕子。小說中,Gatsby雖是黑道人物,從事買賣私酒與職棒簽賭(可能涉及美國職棒1919年世界大賽的「黑襪事件」醜聞)等非法勾當,但他對愛情抱有天真憧憬,最後卻落得被有錢人出賣而犧牲的下場。而在小說外,《大亨小傳》出版4年後,美國經濟被有錢人的金錢遊戲害慘,華爾街於1929年10月發生股市大崩盤的悲劇,經濟大蕭條時代正式來臨。 \n 《大亨小傳》新版電影導演巴茲‧魯曼,過去的作品包括《紅磨坊》及《羅密歐與茱麗葉》都以色調鮮豔、節奏明快著稱。網路上已釋出的李奧納多版《大亨小傳》預告片,和勞勃‧瑞福的舊版相較之下,最大差異是導演的視覺美學觀點以及運鏡速度截然不同。當然,你可以說2013年的3D版因為電影科技的進步而比1974年版更具優勢;但是,就時代性而言,或許1974年的觀眾在看電影時,感覺還不如現在的我們來得深刻:因為費滋傑羅提醒了我們,90年前的《大亨小傳》小說是華爾街股災的序曲,90年後的《大亨小傳》電影,或許是全球金融海嘯再臨的前奏。

  • 世界書房-廣告大亨的浮世小傳

    世界書房-廣告大亨的浮世小傳

     復古的60年代,鮮麗的人物形像,原來從仿若通俗的熱門電視影集裡,也能讀出若干文學經典的遺緒與氣味……。 \n 曾經有那麼一個時代,男士們都穿著西裝,頭髮上油梳得亮亮的,不時來一口不加冰塊的威士忌,抽菸時露出若隱若現的袖釦;女士們身穿葫蘆腰身的洋裝,手上戴著白手套,鮮紅純正的唇膏和蔻丹,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翹翹的髮尾一彈一彈的……。地球依然沿著軌道緩緩運行,世界就和表面一樣美好。 \n 大戰的陰影漸漸淡去,越戰的夢魘還沒開始,資本主義進入全新的高峰期,搖滾樂正要搖滾,嬉皮剛要嬉皮,除了消費享受之外,還有什麼好操心的? \n 這樣的時空背景,對現今金融危機中惶惶不可終日的世人來說,與其說是逃避,不如說是救贖。也就在這樣的地基上,中斷了17個月的《廣告狂人》電視劇,終於堂堂邁入第五季。 \n 廣告皆狂人 \n 這部近年來最具文學質感的連續劇,故事發生在廣告圈子裡,這個職場剛好是文藝和商業的切點,可以清高,也可以市儈。製作人威納(Matthew Weiner)之前幫HBO寫過叫好叫座的《黑道家族》(The Sopranos),這次和團隊更懂得玩味細節,在劇情的隙縫裡填進不同劑量的炸藥,隨手一摳就是爆點。 \n 《廣告狂人》節奏也不像其他的美劇那麼好萊塢,尤其是那些一味action、action的警匪劇。情節看似緩慢,集跟集之間也沒有明顯的句讀感,不過卻反而有一種勾勾纏的黏稠度,吊盡人家胃口。 \n 要想拍出這樣的戲,前提是對話要夠密,劇組在這方面的表現也的確無懈可擊。每次主題曲一放,男主角摔樓摔完之後,唇槍舌劍就開始刺來刺去。精采程度往往讓人欲罷不能,想再重頭讀一遍劇本,不少網站上都可以看到用功的廣粉們摘要金句,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n 在這個名利場裡,所有的溫情都不可靠,所有的熱情都是算計,雖然沒什麼老奸巨滑,但一顰一笑都是陷阱,冷不防丟出一句真相,就可以把人從不可一世戳到抬不起頭來。戲編得這樣老熟,似乎是專門來取笑那些把腦殘當天真的偶像劇的。 \n 不曾中斷的系譜 \n 自從2007年開播以來,不少好事者就開始追溯《廣告狂人》的文學系譜。把這些書單蒐集起來,差不多就是一部現成的美國文學史。 \n 其中最常被提到的一位前輩就是費滋傑羅。這一票衣著光鮮的廣告寵兒,看起來果然和那些夜夜笙歌的爵士男女有幾分神似。而費滋傑羅本身的際遇,又呼應了他筆下那些被際遇扯得七零八落的幻夢,讓人不由得想起自我實現預言的精準,渾身起了一陣戰慄。 \n 然而爵士年代畢竟是享樂主義的,它的失落是後見之明,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真正的生存焦慮,必須得經歷過二戰那些毫無道理的殘酷,才可能完全現身。 \n 契弗(John Cheever)這位人稱「郊區契訶夫」的作家擅長寫短篇,那些抹片般的故事就是非常好的樣本。資本主義鮮麗外表下的郊區生活,其實是無所不在的窒息感。地位的焦慮、鄰居的閒言閒語、無可排解的失愛婚姻,把這一切連綴成長篇,赫然就浮出了理查‧葉慈的《真愛旅程》。《鐵達尼號》的兩小無猜,到了這裡才會知道,還有比冰洋更寒更冷的兩人世界。 \n 繁華最後的無力 \n 再過來一點,劇中還可以在看到像厄普代克那種滔滔不絕、又帶點色情狂的躁鬱。和世界其他的荒唐比起來,淫蕩顯然要合法可愛多了。那些對話似乎又是卡佛極簡主義的產品,漫不經心又百般推敲,一個yes或no,就可以把整個世界翻轉過來。 \n 有了這些文學作品的加持,看《廣告狂人》也多了些自憐兼自虐的樂趣。跟著劇中人到內心的黑暗角落走一遭,再出來時,對不公不義的忍受力又增強了幾分。它不斷地提醒觀眾第一次面試時的恐慌:出社會的代價,就是喪失天真,日後再怎麼童心未泯,都無濟於事了。 \n 無奈的是,我們居然從中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