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貿易失衡的搜尋結果,共169

  • 黑天鵝仍在 海運運價變數多

     2019年前三季,美國西岸港口貨櫃進口量減1.5%,出口減4.2%,是2011年來首見負數,亞洲區間貨量則持平,波羅的海國際航運公會(BIMCO)指出,如果保護主義不能遏止,貿易戰將繼續拖累貿易量和運費。不過陽明海運董事長謝志堅認為,市場需求未減,船貨供需拉近,加上船東的自我節制,對今年市場好轉有信心。

  • 觀念平台-資金行情造就股市新高

     最近美中貿易談判露曙光,帶動市場樂觀氣氛,激勵美股上漲,也延燒到台股。蘋果、微軟、Alphabet、迪士尼、沃爾瑪、應用材料均站上歷史高位,推動美股再創佳績,美股三大指數一直突破歷史新高,道瓊指數已經衝到28,000點。台股日前成功收復11,500點,現在也已經衝到11,700多點。台股當然是受惠中美貿易戰的轉單效應,加上台商資金回流國內,因此能立於高點。另外台股具高殖利率誘因,也吸引國外氾濫的資金持續追逐台股,自然就能扶搖直上。 \n 美中貿易談判的協議已經喊了很久,有點好事多磨的味道。本來在11月中APEC的領袖會議,川普與習近平就計畫要見面簽訂協議,但是因為智利的內政問題,為了地鐵票漲價,引發暴動,取消了在其首都聖地牙哥的所有APEC會議。之後又有香港反送中及新疆的民主人權法案,讓兩國的政治緊張,協議簽訂再度延期,但終究川普要選舉,習近平要政績,該來的協議就會來到。 \n 然而一紙協議是不是能解決中美貿易的矛盾?恐怕也未必。長久以來,中美的貿易失衡,美國大量的逆差,也造成美國埋怨中國賺太多的錢,搶走美國人的就業機會,甚至抱怨中國人沒有尊重智慧財產權,逆向工程或是種種行徑偷走美國的技術。美中的貿易矛盾,加上政治霸權的爭奪,歷史教科書的「修昔底德陷阱」告訴我們未來還是有得吵。只是現代人比較文明,不會用野蠻人冷兵器打戰的方式處理,而是把戰場拉到貿易、金融、科技、外交,各種領域互相爭鬥解決。 \n 華爾街或是投資者不是不懂這些道理,但是為什麼股市一直創新高?主要的原因還是「資金行情」。2008年金融海嘯後,世界主要國家央行,大多還是以「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救市,持續到今天造成的結果。 \n 美國聯準會(Fed)官方資料顯示,自2008年以來到2014年,執行三輪量化寬鬆 (QE) 措施,這讓Fed資產負債表規模從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的8000多億美元,一度劇增至4.5兆美元。 \n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也開始膨脹資產負債表,共釋放約2兆美元。美國結束QE後,換日本和歐洲央行接手實行寬鬆:日本央行自2013年起,共釋出3.6兆美元用於購債;歐洲央行則於2015啟動QE,亦釋放2兆美元資金。因此整體來說,美、中、日、歐四大經濟體過去十年共釋放12兆多美元,接近中國一年的GDP(13兆美元)的水準。 \n Fed原訂9月底結束縮表。但7月底的會議決策聲明指出,基於全球發展的經濟展望、以及低迷的通膨壓力,8月1日起就停止縮表,此時Fed資產負債表約3.8兆美元。但持有美國公債的到期本金將繼續投入市場,而每月的機構債券與抵押擔保證券(MBS)多達200億美元的到期本金投入美國公債市場,超過200億美元的部分則將投入機構MBS市場。 \n 10月中,Fed又宣布以每月600億美元買進短期公債,其購債時間將持續到2020年第二季,另外透過隔夜和定期回購操作為市場挹注流動性,這項舉動將維持到明年1月。其中定期回購每周兩次、每次發行額至少350億美元。隔夜回購操作則每天進行,每次操作發行額至少為750億美元。現在Fed資產負債表又回到4兆美元。儘管Fed主席鮑爾日前說,擴表的目的是管理貨幣數量,「更有效控制利率政策執行的技術方式」,絕不能與2008年實施的大規模資產購買計畫相混淆,也不意味著Fed重啟量化寬鬆,但副作用總會有。 \n 現在的經濟社會,即使如此大量印鈔,全球的通貨膨脹率卻仍無法達到各國央行2%的基本目標。這與傳統經濟理論,大量印鈔就會產生惡性通膨,大相違背。副作用就是,資金會選擇有報酬的地方去,很自然的錢就流向股市,也就支撐了現在各國創新高的股市。

  • 海空運11月營收都見衰退,但最壞情況已過,後市不悲觀

    海空運業去年第四季因中美貿易戰託運人搶出貨拉高基期,今年11月華航(2610)營收134.63億元,年減7.04%,陽明(2609)11月營收為118.33億元,年減8.57%,不過因油價穩定,中美貿易戰與反送中等估計最壞情況已過,兩大官股事業對後市都持審慎不悲觀態度。 \n華航11月客運收入82.39億元,年減1.46%,主因為陸客限縮來台影響航線團體旅次,以及香港航線受社會氛圍動盪影響之故,惟東北亞與北美地區價量均呈增長,整體客運收入較去年同期減少。 \n貨運收入41.09億元,年減18.89%,主因為受貿易緊張情勢、地緣政治影響,熱絡不若以往,同時美中雙方未如各界期待簽訂協議,致使整體貨運收入較去年同期減少。 \n海運部分根據最新Alphaliner供需成長預測,2019年貨櫃航運需求成長率為2.5%,2020年為2.6%;艙位供給方面,2019年成長率為3.9%,2020年需求成長率為3.1%,顯示明年市場之供需漸趨平穩,供過於求的狀況逐漸收窄。 \n在市場運價方面,SCFI綜合指數截至12月6日止,與上期相比,略微增至850.27點,主要航線除美東微跌外,其他運價皆有漲幅。因應即將來到的IMO2020法規,各航商於月初徵收低硫油附加費,地中海漲幅達6%至每箱(20呎櫃)771美元,運費幾乎回復近一年前水平,上海-美西運價也較前期回升7%至每大箱(40呎櫃)1,509美元,去年同期則因中美貿易戰爆發,貨主為避開高關稅搶運貨載,美西每大箱曾高達2,030美元。 \n整體來看在2020年限硫令的影響下,將會加速船舶拆解及安裝脫硫器造成部分運能被削減或閒置,根據Alphaliner截至11月25日計算,目前閒置船舶含脫硫器安裝達225艘約1.32 Mteu,占整體市場運力達5.7%;去年同期為閒置船舶占整體市場運力僅2.7%,使市場供需失衡的情況短期獲得改善,但考量未來受到美中貿易戰不確定性及英國脫歐等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下,陽明對未來市場看法抱持審慎不悲觀的態度。

  • 白宮顧問:中美貿協接近完成 3大癥結仍待解

    美國白宮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於美國時間26日表示,美國和中國間的貿易協議已接近達成,但仍存在三大癥結,主要是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竊取、貿易巨額逆差。 \n康威接受福斯新聞台(Fox News)訪問時稱,中美仍然繼續磋商,雙方已接近達成貿易協議,形容「第一階段意義重大」。她並稱,美國總統川普也希望達成協議,但川普總是在等待最好的交易。 \n康威稱,川普希望分階段達成貿易協議,因為這是一項歷史性的大型貿易協議,中美將繼續進行談判,但雙方仍存在3大分歧。她指出,但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竊取,以及與中美間每年5,000億美元的貿易失衡,這些對人們來說是不合理的。 \n她亦表示,川普不認為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案,會影響與中國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 \n川普上周才稱,美國「非常接近」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重申中國非常希望達成協議,但他並不著急。他並稱,香港局勢是中美貿易首階段協議當中一個複雜因素。 \n而在26日,中美貿易高級別磋商牽頭人本週舉行月內第3次通話,中國商務部發聲明稱,中美雙方就解決相關問題取得共識,同意就首階段協議剩餘事項保持溝通。

  • 川習別演了?專家爆協議不堪內幕

    川習別演了?專家爆協議不堪內幕

    美、陸兩大領導人23日對簽署貿易協議拋出樂觀訊息,激勵美股大漲,但耶魯大學經濟學者羅奇(Stephen Roach)卻指出,第一階段協議既空洞又荒謬,並未決解任何結構性問題,只是雙方在政治上的勝利。 \n \n美國總統川普今(23日)表示,與大陸「非常接近」達成貿易協議,也呼應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稍早所說,「希望在相互尊重和平等的基礎上,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同時也強調,必要時不得不打反擊戰,「我們不願打、但也不怕打。」 \n \nCNBC報導,羅奇表示,美陸初步貿易協議是相當空洞的,並非有效解決引爆貿易衝突的具體措施。他批評,美國想解決對大陸的貿易赤字是有缺陷的,因為美國與102個國家也有貿易赤字問題,只是把赤字帶到其他地方。 \n \n羅奇指出,透過協議解決貿易失衡問題是荒謬的,對於美國打了1年多的貿易戰,關鍵的結構性問題仍然沒解決,明顯反映加徵關稅只是膚淺作為,無法終結兩國之間真正的衝突。

  • 力促採購達標 陸傳取消對美農產品加徵關稅

     中國近期正加速採購美國農產品,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會長曹德榮10月31日表示,中國可能會取消對美國農產品加徵關稅,以方便當地國有企業與民企採購高達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 \n 另一方面,美國財政部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接受路透訪問時表示,400億美元~500億美元的採購目標並非一個小數目,但這是中方在採購美國農產品議題上進行具體討論後的結果,「雖然這是一個為期一年的目標,但顯然雙方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擴大』這個目標」。 \n 中國是美國大豆出口主要對象。但自2018年7月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第一波關稅後,中國隨即對包括美國大豆、豬肉在內的產品加徵25%的報復性關稅。隨著貿易戰在2019年8月升溫後,中國在9月1日再度將大豆關稅上調5%,豬肉關稅再上調10%。 \n 路透報導,曹德榮強調,中美取消關稅將有助於雙方建立良好的貿易環境,企業採購規模將取決於市場需求,而不是迫使企業在一定時間內購買龐大數量的產品。「雖然中國可以根據市場情況增加採購,但400億美元~500億美元的目標非常高,不能保證一定達成」。 \n 曹德榮說,中國已經擴大採購美國大豆,並讓更多進口商在採購美國油菜籽時豁免額外關稅,以對美方釋出一些善意,為雙方談判創造有利氛圍及條件。此外,包括豬肉在內的其他農產品關稅豁免也已獲得批准。 \n 由於400億美元~500億美元的採購量是2017年貿易戰尚未爆發時,美國對中國出口農產品規模的兩倍。了解中美談判情況的消息人士表示,中美有可能在第一階段協議裡,首先將中國對美國的農產品採購恢復到貿易戰之前的水平,並在第二、第三階段的協議中逐漸提高採購量,以免中美農產品貿易短期內出現供需失衡的問題。

  • 楊安澤談美中貿易 美製造商與農民無辜受害

    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台灣移民第2代楊安澤今天表示,美中貿易戰讓許多美國製造商與農民成為無辜受害者。他若當選將實際了解情況,改善美國製造商現況。 \n 楊安澤(Andrew Yang)今天在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發表演說,暢談他的競選政見。 \n 談及美國總統川普在2016年的勝選政見「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楊安澤表示,川普確實點出美國問題,但他的解決方案卻是背道而馳。川普大談在美墨邊境建造圍牆、讓時光倒流、將失去的工作機會帶回美國。 \n 楊安澤表示,真正該做的和川普的措施正相反,應讓時間持續前進,加速經濟與社會發展,進化對自我、工作與價值的思維,「我正是這個職務的理想人選,因為和川普相反的,是個喜歡數學的亞裔。」 \n 在被問及美中關係以及正如火如荼的美中貿易戰時,楊安澤表示,美中關係或許是定義21世紀的最重要關係之一,美中確實存在實際的貿易議題,尤其是中國對美國智慧財產權的竊取。 \n 他說,雖然貿易戰在試圖解決這些失衡問題,但最終卻造成許多人成為這場衝突的無辜受害者,包括許多美國中西部的製造商與農民。 \n 楊安澤指出,中國有兩大優先事項,其一是確保強勁的經濟成長,以便能提升生活水準;其二是確保社會秩序。而美國對中國經濟成長擁有強大影響力,因為美國是中國持續成長的主要推動力之一。 \n 他表示,美國應當以大國立場看待美中關係,畢竟美中將在未來一段不短的時間內並列全球兩大經濟體,需要共同應對氣候變遷、人工智慧、以及包括北韓等地緣政治熱點問題。 \n 他也強調,如果美中不能維持合作關係,隨著時間流逝,這些問題將愈形嚴峻。雖然美中之間存在許多緊張與困難,要維繫關係並不容易,但必須盡力維持。 \n 至於美中貿易戰,楊安澤表示,若能當選,他將了解實際情況,但首要目標是設法改善美國製造商現況,並設法解決最初引發貿易戰的主要問題。 \n

  • 劉大年》只是美中對抗的喘氣時間

    劉大年》只是美中對抗的喘氣時間

    美中貿易談判達成協議,雖然美國總統川普宣稱雙方達成具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而且對農民有交代,更是美國偉大的勝利,不過事實可能並非川普所言那樣樂觀。 \n 因為根據川普過去的紀錄,未來只要中國大陸不順其意,有可能再度變卦。特別是川普習慣在國際會議場合與中方握手和解,之後翻臉恢復甚至加碼制裁措施,前2次G20峰會即為例證,所以即使雙方預計在11月APEC領袖峰會簽署協議,未來變數仍多。 \n 川普不再堅持美中貿易協議必須一次全部到位,顯然是有時間壓力,以階段性協議來換取中國增加對美國農產品採購,以安撫農業州的選民。但中國此種放煙火式的短期採購難以持續,無法解決貿易長期失衡問題。 \n 此次協議美國只承諾不追加關稅,並未撤除原先對由中國進口約4000億美元產品加徵的關稅,中國也未取消對由美國進口約1400億美元產品的額外關稅。關稅問題不解決,美中貿易戰就不會畫下句點。特別是美國原先宣稱在12月15日對由中國進口的手機、筆電課徵15%額外關稅,將由未來談判解決,對於在大陸替國際品牌代工生產的台商,陰影仍未消散。 \n 其次,美國最在意的智慧財產權保障、政府補貼、服務業市場開放等關鍵問題,能否在未來有所突破,攸關協議能否到位。匯率問題也是觀察重點,8月初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7之後,美國立刻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名單,引發中國不滿。雖然美國宣稱此次在匯率議題也有進展,但只要中國仍在匯率操縱國名單內,就會是雙方再次爆發經貿衝突的導火線。 \n 美、中雖然宣稱達成協議,但美國最近不斷將非經濟因素,例如香港動盪以及中國違反人權,與經貿談判掛勾,被中國視為干涉內政,也會使美中貿易協議的前景更加混沌不明。 \n 事實上,經貿問題只是美中對抗其中的一環。美國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認為中國的擴張會侵蝕美國競爭力,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相較於冷戰時期的前蘇聯經濟實力弱,以及1980年代美日經貿摩擦時,日本還需仰賴美國的安全保障,如今的中國不但GDP已是美國的2/3,在軍事力量上對美國造成威脅,在國際政治上更時常與美國唱反調。 \n 中國更藉由「中國夢」來實現其民族主義,推動宏觀經濟戰略,例如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以擴充國際影響力,使美國備感壓力。防堵中國已成為美國朝野的共識,所以只要中國威脅不除,未來美中對抗仍會持續且是全面性的。 \n \n(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n

  • 川普極限施壓 學者揭北京回擊2大高招

    川普極限施壓 學者揭北京回擊2大高招

    陸美貿易戰談談打打,至今仍尚未落幕,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前首席經濟學家莫里奇(Peter Morici)分析指出,北京政府截至目前仍未顯露願意讓步的跡象,利用以下兩大招數,在貿易談判上以拖待變。 \n莫里奇在美國財經媒體《MarketWatch》撰文指出,大陸一直把關稅報復矛頭對準美國農產品,想利用美國農民對川普施壓,同時還利用代表白宮「鴿派」陣營的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與被視為「鷹派」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間的矛盾,想以拖待變打長期抗戰。 \n莫里奇建議美國的回擊方式,首先是實施強制性的進口許可證制度,以終結逆差高達3200億美元的雙邊貿易失衡;其次是發行美國出口商可轉售的許可證,以便按照其銷售比例從大陸購買商品,即陸方向美國採購越多產品,就准許他們在美國銷售更多產品,若陸方報復美國農民,就限縮他們在美國的銷售;最後一招則是對「科技海盜」如華為等大陸公司及銀行,實施嚴厲的金融制裁。 \n莫里奇強調,川普早該意識到政策上採取漸進主義(incrementalism)是行不通的,白宮若想打贏陸美貿易戰,就必須果斷行動,不能再舉棋不定。 \n好在陸美貿易協商總算傳出新進展,讓金融市場吃了定心丸,陸方宣布,雙方已敲定10月初在華盛頓舉行第13輪陸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並先在9月中旬展開工作層級磋商。美國政府也證實,雙方將在未來幾周進行部長級貿易磋商。

  • 想結束貿易戰?他籲美盟友聯手對陸施壓

    想結束貿易戰?他籲美盟友聯手對陸施壓

    隨著美中貿易戰逐漸激化,彼此採取報復關稅,衝擊全球經濟成長前景。對此,白宮前首席談判官威廉斯表示,若要促使中美兩國達成貿易協議以結束貿易戰,歐盟及日本等全球主要經濟體必須與美國一同向陸施壓。 \n \n威廉斯(Clete Willems)27日接受美媒CNBC專訪時表示,促成美中貿易協議「至關重要」,但正因不公平貿易影響每一位,世界主要經濟體應該與美國聯手,共同對陸施壓。 \n \n威廉斯說,「如果日本、歐盟、英國,以及法國想要看到有關大陸事務的確定性,他們就應該與美國聯手,一同對陸施壓,才能達成協議,因為他們的企業正如美企一樣,都飽受不公平貿易對待」,「與美國合作,對歐盟與日本而言,也符合自身利益」。 \n \n威廉斯表示,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在剛落幕的七大工業國高峰會(G7)上提到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章改革時,就曾提及對大陸的憂慮。他表示,當時馬克宏曾說「WTO需要針對不公平貿易進行改革,以及智慧財產權,而他所真正意涵是『我們也擔心大陸』」。 \n \n法國代表在G7峰會上發布聲明,呼籲更有效地保護智慧財產、更快速解決爭端,並根除不公平的商業模式。馬克宏在與川普的聯合記者會中,也表示解決與大陸之間貿易糾紛最有效的方式,即為「確保貿易是國際貿易規範的一部分」。他指出,由於大陸是受到來自美、歐、日等國大量投資的主要經濟體,「問題在於尊重智慧財產權、處理使市場失衡的產能過剩,以及快速解決爭端與現存貿易不公平情況的能力」。 \n

  • 為貿易問題對付陸 川普自稱是上天注定人選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表示,他若沒對中國展開貿易戰,日子會好過點,但他是「上天注定的人選」,要處理與中國的貿易失衡問題。他為自己辯護之餘,也表示美中仍有可能達成協議。 \n 路透社報導,川普告訴記者:「我是上天注定的人選,…因此我要對付中國。我要在貿易問題上對付中國。你們知道嗎?我們將會獲勝。」他自稱是上天注定人選的說法,通常是用於耶穌基督和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等宗教人物。 \n 川普連續第2天承認,與中國的貿易戰可能損及美國經濟,但他堅決否認可能出現經濟衰退。 \n 不過,立場超然的國會預算處(CBO)今天也警告,川普下令對中國和許多其他國家的產品加徵關稅可能造成不良後果。 \n 國會預算處指出,由於美國與外國自2018年1月紛紛改變貿易政策,將使美國2020年隨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比原本估計減少0.3%。 \n 國際貨幣基金(IMF)先前表示,由於各國加徵關稅,2020年全球經濟產出可能減少多達0.5%。 \n

  • 回到貿易制度廢墟的侏羅紀

     1259年蒙哥可汗率大軍入侵南宋,爆發了合州釣魚城之戰。釣魚城守軍頑強抗擊,堅守不退,蒙古軍只能長期圍困釣魚城。圍困半年之後,城內南宋守軍以投石機將重15公斤的鮮魚兩尾及麵餅百餘張拋給城外蒙軍,並投書蒙軍稱城內糧食不缺,再守10年也遊刃有餘,大挫橫掃歐亞的蒙古軍士氣。蒙哥可汗也負傷於城下,不久死去。 \n 8月2日凌晨,川普突然宣布對剩下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貨物開徵關稅。川普再次發動關稅戰並不令人意外,但上周全球市場都對近期的發展較為樂觀。因為中、美在僵持3個月之後重啟談判,再加上美國10年來的首次降息,川普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發動突襲,目的顯然是要最大程度地製造中國資本市場的恐慌,特別是他盼到了美國聯準會10年來首次降息,這樣的利多消息足以抵消美國資本市場對他再次奇襲中國的波動。 \n 但陸股現貨市場在耐住開盤的衝擊之後,隨後緩步回升。這說明川普即使打出最後3000億美元關稅的王牌,似乎沒有想像般那樣具有毀滅中國經濟與中國資本市場的神奇威力。陸股不像前面數次突襲時那麼恐慌,中國官方也只是制式地口頭反應。更重要的是,即使面臨一些短期困難,但大陸一直沒有放鬆對房地產市場的緊縮來救市,顯示金融政策上仍有餘力。而參與圍攻華為的美國科技業巨頭,如英特爾、高通和超微等近期財報一片慘淡。反觀華為,今年上半年營收仍然繼續高速成長。 \n 這顯示中國的經濟、企業,早如釣魚城的守軍一樣,為可能的長期關稅或貿易戰做好了必要的避險準備,這其實也是對美國與川普一再進行突襲式施壓的一種輕視。 \n 川普就好似蒙哥可汗一樣,多次宣稱貿易戰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以美國的全勝告終,他一再多次嘲諷中國股市與中國經濟疲弱,將很快達成有利於美國的協議。但事情的發展不但不如他的預期,中國還打算拉長戰線,以慢制快。中國長期導向式的思維模式認為:中美貿易失衡是長期出口管制、經濟結構、產業競爭力與比較利益相互影響的結果,很難指望中美之間能立刻就釐清問題、整理分歧,雙方需要耐心地去面對問題,並找到一致的突破方向。 \n 然而,川普卻沒有耐心等待,第3季美國農產品即將收成,為了爭取搖擺農業州選民支持,基於選戰的需要,他不惜對蘋果手機等消費品加稅,也要中國立即無條件地大量採購,否則川普將面臨連任苦戰。台灣學者譏此為「蘋果換大豆」,這體現了川普極限施壓速戰速決的短期功利主義。 \n 由於中美在談判的目的、方法與結果都存在這巨大的差異,中方又不願示弱,雙方的結構性矛盾在短期將難以調和。其實就談判過程的演進來看,已經走向了中方所帶的長期節奏。中、美本該是高度互補、合則兩利的局面,任何試圖孤立與抹去中國在國際上所應扮演的相稱地位的選項,例如圍堵、戰爭或煽動內亂,都是成本巨大而且難以實現的。相信中、美都沒有更好的選擇,也只有通過貿易戰的談談打打,相互測試彼此的痛苦耐受度,最後才能在談判桌上達成一個雙方都勉強能接受的協議。 \n 回顧中美貿易戰伊始,很多觀察者都悲觀地認為:這是中國政治經濟體制的末日。現在看起來過於悲觀。也有學者認為貿易戰是川普建構「苟有利於美國乎」的新世界秩序的必由之路,這則是太抬高了川普的眼界與格局。雖然美國在科技創新和軟實力的發展上仍擁有巨大的優勢,但是中國也擁有經濟發展的後發優勢。長期的經濟高速成長,使得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製造工業國,也是全球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部分工廠移出中國規避貿易戰風險,也不根本影響經濟穩定發展的基本格局。 \n 但川普身後已是世界貿易制度的廢墟。以國家安全為由,設立名單來進行出口管制或重點打擊某個貿易夥伴,甚至片面撕毀協定的做法,已經逐漸讓部分國家有樣學樣。日本學會了,其實大陸也學會了。回到了弱肉強食的侏羅紀公園,對世界與台灣都不是什麼好事。 \n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 中時專欄:潘華生》回到貿易制度廢墟的侏羅紀

    中時專欄:潘華生》回到貿易制度廢墟的侏羅紀

    1259年蒙哥可汗率大軍入侵南宋,爆發了合州釣魚城之戰。釣魚城守軍頑強抗擊,堅守不退,蒙古軍只能長期圍困釣魚城。圍困半年之後,城內南宋守軍以投石機將重15公斤的鮮魚兩尾及麵餅百餘張拋給城外蒙軍,並投書蒙軍稱城內糧食不缺,再守10年也遊刃有餘,大挫橫掃歐亞的蒙古軍士氣。蒙哥可汗也負傷於城下,不久死去。 \n 8月2日凌晨,川普突然宣布對剩下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貨物開徵關稅。川普再次發動關稅戰並不令人意外,但上周全球市場都對近期的發展較為樂觀。因為中、美在僵持3個月之後重啟談判,再加上美國10年來的首次降息,川普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發動突襲,目的顯然是要最大程度地製造中國資本市場的恐慌,特別是他盼到了美國聯準會10年來首次降息,這樣的利多消息足以抵消美國資本市場對他再次奇襲中國的波動。 \n 但陸股現貨市場在耐住開盤的衝擊之後,隨後緩步回升。這說明川普即使打出最後3000億美元關稅的王牌,似乎沒有想像般那樣具有毀滅中國經濟與中國資本市場的神奇威力。陸股不像前面數次突襲時那麼恐慌,中國官方也只是制式地口頭反應。更重要的是,即使面臨一些短期困難,但大陸一直沒有放鬆對房地產市場的緊縮來救市,顯示金融政策上仍有餘力。而參與圍攻華為的美國科技業巨頭,如英特爾、高通和超微等近期財報一片慘淡。反觀華為,今年上半年營收仍然繼續高速成長。 \n 這顯示中國的經濟、企業,早如釣魚城的守軍一樣,為可能的長期關稅或貿易戰做好了必要的避險準備,這其實也是對美國與川普一再進行突襲式施壓的一種輕視。 \n 川普就好似蒙哥可汗一樣,多次宣稱貿易戰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以美國的全勝告終,他一再多次嘲諷中國股市與中國經濟疲弱,將很快達成有利於美國的協議。但事情的發展不但不如他的預期,中國還打算拉長戰線,以慢制快。中國長期導向式的思維模式認為:中美貿易失衡是長期出口管制、經濟結構、產業競爭力與比較利益相互影響的結果,很難指望中美之間能立刻就釐清問題、整理分歧,雙方需要耐心地去面對問題,並找到一致的突破方向。 \n 然而,川普卻沒有耐心等待,第3季美國農產品即將收成,為了爭取搖擺農業州選民支持,基於選戰的需要,他不惜對蘋果手機等消費品加稅,也要中國立即無條件地大量採購,否則川普將面臨連任苦戰。台灣學者譏此為「蘋果換大豆」,這體現了川普極限施壓速戰速決的短期功利主義。 \n 由於中美在談判的目的、方法與結果都存在這巨大的差異,中方又不願示弱,雙方的結構性矛盾在短期將難以調和。其實就談判過程的演進來看,已經走向了中方所帶的長期節奏。中、美本該是高度互補、合則兩利的局面,任何試圖孤立與抹去中國在國際上所應扮演的相稱地位的選項,例如圍堵、戰爭或煽動內亂,都是成本巨大而且難以實現的。相信中、美都沒有更好的選擇,也只有通過貿易戰的談談打打,相互測試彼此的痛苦耐受度,最後才能在談判桌上達成一個雙方都勉強能接受的協議。 \n 回顧中美貿易戰伊始,很多觀察者都悲觀地認為:這是中國政治經濟體制的末日。現在看起來過於悲觀。也有學者認為貿易戰是川普建構「苟有利於美國乎」的新世界秩序的必由之路,這則是太抬高了川普的眼界與格局。雖然美國在科技創新和軟實力的發展上仍擁有巨大的優勢,但是中國也擁有經濟發展的後發優勢。長期的經濟高速成長,使得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製造工業國,也是全球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部分工廠移出中國規避貿易戰風險,也不根本影響經濟穩定發展的基本格局。 \n 但川普身後已是世界貿易制度的廢墟。以國家安全為由,設立名單來進行出口管制或重點打擊某個貿易夥伴,甚至片面撕毀協定的做法,已經逐漸讓部分國家有樣學樣。日本學會了,其實大陸也學會了。回到了弱肉強食的侏羅紀公園,對世界與台灣都不是什麼好事。 \n \n(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n

  • 《國際經濟》美日部長級貿易談判,傳下周四華府舉行

    消息人士透露,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茂木敏充正準備下周四(8月1日)在華盛頓特區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會面,進行部長級貿易談判。 \n \n兩人上一次會談在6月,選在舉辦G20高峰會的大阪市。 \n \n8月初舉行的部長級協商,會將自7月24日起這段期間內,雙邊工作層級協商所取得的所有進展納入討論。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造訪紐約並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之前,美日兩國料將加快雙邊貿易協商。 \n \n美國總統川普向日本政府施壓,要求加快雙邊貿易談判,催促日本對美國商品開放市場,尤其是農產品,並解決巨大的雙邊貿易失衡。日本對於農業等具政治敏感性的議題則不願輕易讓步,反而希望美國降低對汽車零組件課徵的關稅。

  • 《金融》上海中美貿易談判前,辜朝明:美強硬聲浪漸大

    中美貿易在上海的談判,將在下周二舉行。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今針對中美貿易戰專題演講。辜朝明表示,在美國的工會,甚至是國會,有愈來愈強硬的態度主張「不能輕易放過中國」,也意味著川普不會輕易的放過中國,找回歐巴馬錯失的8年漸成為共識。習近平上台後,採取了較高壓和民主背道而馳的各項動作,讓美國認為自己被騙,習近平的態度是中美貿易戰能否緩解的關鍵因子。 \n \n 美國財長米努勤(Steven Mnuchin)將與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率團,下周一(29日)前往上海,並在下周二(30日)舉行為期兩日的中美貿易談判。米努勤說,上海具開啟中美關係正常化進程意義;有分析認為,選址上海而非北京可營造不一樣的氛圍,避免過往在北京談判的各種不愉快影響談判的狀態。 \n 辜朝明表示,自已親身參與了25年前的日美貿易戰,當時貿易戰打得很兇;現在中國對美國有意見認為美國是侵犯了主權,中美雙方都有很情緒化的反應。經濟學上說的貿易要平衡才能走得下去,但現在貿易失衡,美國的貿易赤字大都是來自亞洲,過去受影響的人數不多,但現在受到自由貿易的受害者增加,尤其是內陸地帶的美國民眾。 \n 辜朝明今出席財訊2019年影響力論壇。財訊社長謝金河則認為,今年台商資金和人才回流,是過去30年以來所未見,也是台灣經濟可以有「別開生面」的開鍵年,但政府應該在「一例一休」、「外勞本勞脫鉤」等問題上處理得更有彈性。 \n \n

  • 《國際經濟》日本6月出口,連7月下滑

    受美中貿易衝突、中國成長放緩和貿易保護主義持續升高影響,日本6月出口連續第7個月下滑,製造業信心跌至3年新低。 \n \n日本財務省周四公布,因油輪及輸出中國的汽車零件和鋼管銷售下滑,日本6月出口年減6.7%,雖較5月的年減7.8%改善,但較經濟學家預期的年減5.6%惡化。 \n \n路透所做的短觀調查報告則顯示,7月日本製造業信心指數為+3,創3年新低,凸顯這個出口型經濟的脆弱性。 \n \n日本6月對美國出口年增4.8%,為連續第9個月成長,主要受到半導體製造設備和汽車外銷所驅動。日本6月來自美國的進口額年減2.5%,使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擴大13.5%,達到6699億日圓。 \n \n日本對美國外銷成長,引發川普可能加重對日本施壓的擔憂,川普要求日方減少對美國的汽車出口和開放高度保護的農業市場,以改善不公平的貿易失衡現象。 \n \n此外,日本6月對中國出口年減10.1%,連續第4個月下滑;對亞洲出口年減8.2%。 \n \n日本6月進口總額年減5.2%,經濟學家預期為年減0.4%。貿易收支為順差5895億日圓,超出經濟學家預估的順差4200億日圓。

  • 貿易戰...台韓星馬大吃轉單

     PwC UK經濟學家Mike Jakeman於11日表示,中美貿易衝突為美國在亞洲的其他貿易夥伴帶來新的機會,如果貿易戰持續,將有助於越南、韓國及台灣的經濟成長。 \n 資誠(PwC)會計師事務所11日發布「全球經濟報告」顯示,美國今年首季從中國大陸進口商品總額比去年同期下滑15%。但相反地,美國改從孟加拉、印度、印尼、馬來西亞、韓國、台灣、泰國和越南等八國進口,其總額成長超過16%,我國有望受惠於轉單效應。 \n 根據資誠報告顯示,中美貿易戰嚴重打擊到兩大產業,包括商品貿易和製造業,從2018年中以來,大陸、美國兩國相互加徵的進口關稅,削弱了金融市場和企業的信心,影響到公司投資意願並衝擊經濟成長。 \n 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現有的關稅將把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率拉低0.2個百分點。如果美國對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實施下一輪關稅,IMF預估將把2020年全球GDP成長率拉低0.5個百分點。 \n 不管是PwC全球經濟報告數據或IMF評估,Mike Jakeman認為,陸美雙方的關稅壁壘無法解決貿易失衡,因為「進口替代」會在其他國家複製同樣的問題,只是把A國的逆差搬到B國。例如美國轉單到東協、日韓台等地,尤其是越南,因此美國今年第一季對越南的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至135億美元、年增45%。 \n 儘管部分亞洲國家如台韓等國受惠於轉單效應,但Mike Jakeman提醒,企業價值鏈與各類投資多為全球化布局,如果美國的貿易政策對歐盟和日本變得更加強硬,全球貿易量恐怕持續減少,可能會產生更多的輸家而非贏家。 \n 資誠稅務法律服務營運長許祺昌表示,面對全球保護主義,不少台商調整供應鏈、轉移重點市場及生產基地,布局相當靈活。然而,他認為台商仍面臨全球稅務布局、供應鏈整合、數位轉型等種種挑戰,必須善用貿易戰趨勢找到企業成長的新機會。

  • G20財長會議 易綱會穆努欽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9日在福岡出席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期間,與美國財長穆努欽會面。雙方就全球經濟金融情勢、G20事務及雙方共同關心的議題交換意見。值得注意的是,兩人此次會面是中美第11輪高級別談判破裂後,雙方高層官員首度見面。 \n G20財長會議8~9日舉行,主要討論全球經濟形勢與風險、老齡化、國際金融架構、基礎設施投資、金融部門改革和全球失衡等議題。 \n 人行9日晚間公布新聞稿稱,易綱在會上就中國經濟金融形勢、人民幣匯率、貿易問題等闡述中方立場。他表示,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進,經濟基本面良好,人行將保持廣義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與名義 GDP增速基本匹配,繼續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n 易綱強調,G20各方應共同顯示出合作解決貿易摩擦的意願,向國際社會發出積極信號。中國宏觀政策空間充足,政策工具箱豐富,有能力應對各種不確定性。此前易綱也曾提及中國有巨大政策空間應對貿易戰,對於人民幣,他則稱「不認為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市場對此解讀為人民幣不必保「7」。 \n 中國財長劉昆出席同場會議時也表示,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因素增多,保護主義仍是全球面臨的重要挑戰。他認為各方應密切關注潛在下行風險,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體制,平等、理性處理貿易爭端。 \n 劉昆認為,在雙邊場合採取貿易保護措施,無助改善多邊體系下的失衡,反而會損害世界經濟增長。 \n 但要注意的是,會後發布的G20聯合聲明中,不僅未寫入反對保護主義的措辭,還刪去原本版本中「迫切需要」(pressing need)解決貿易戰的字眼,聲明也沒有承認中美貿易戰加劇有損全球經濟增長。對此路透引述消息人士表示,美國堅持刪除解決貿易戰字眼,是因為不希望影響中美貿易談判。

  • 陸港觀盤-鑑往知來 從美日貿易戰看中美貿易協商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有句名言經常使用在投資上:「歷史不會重演,但總會有驚人的相似。(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does rhyme.)」。今日中美兩大強權的貿易戰爭,也使得「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成為熱搜字詞,指的是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因此戰爭變得不可避免。 \n 投資上對未來鐵口直斷的預測都是枉然的貿進,投資人所能做的是回顧歷史與檢視事實。在美國面對崛起強權採取的經濟貿易政策上,我們將借鏡上次的美日貿易戰爭。 \n 回顧美日貿易戰爭,整體進程從一開始的貿易不平衡調整到後來的經濟制度協調,談判方式以雙邊談判為主,規避多邊機制,由於美日貿易關係偏向日本單方面倚靠美國需求而非對稱關係,且於貿易關係之外,日本需要美國安保,因此談判過程美國步步推進、日本節節讓步,美國從要求日本自主限制出口到要求其擴大進口、開放市場、取消關稅、對出口美國產品進行價格管制、設定美國產品在日本的市占率指標等條件。 \n 然而貿易戰未能削弱日本競爭力,日本逐步實現產業升級,美日貿易逆差反而持續擴大。美國進一步認為美日間貿易失衡在於日本利率及匯率管制導致日圓被低估,「廣場協議」後,日圓大幅升值。 \n 出乎意料的是,日本進口下滑幅度大過出口增速下滑幅度,美日貿易逆差持續擴大,美國因此逼迫日本開放金融市場,並干涉日本經濟政策,從宏觀和制度層面改變貿易失衡,日本出於對美經濟、軍事和政治的依賴而節節退讓。 \n 在美國緊逼及日本國內實行過度寬鬆的財政與金融政策後,日本股價、地價不斷高漲,而後緊急升息導致泡沫破裂,從1990年代起,日本經濟長期低迷,產業競爭力下降,日本GDP於1985年曾達到美國GDP的32%,最終於2017年降至25%。日本人均GDP曾於1987年超過美國,2017年卻已降至美國人均GDP的64.6%,美國成功壓制日本崛起。 \n 回顧美日貿易戰爭,可以發現貿易逆差只是各種抵制措施的起點以及藉口,從來都不是主要目的,而且美國戰線從不止於貿易條件,從過去對日本,到現在對於中國華為的動作都可以看到,美國對於中國的讓步及壓抑其崛起是欲得而甘心,且時間可以長達數年之久。然而中美與中日貿易關係畢竟不同,中美貿易並非中國單方面依靠美國,而是較為對等的依存關係。 \n 從貿易量來看中國已經是美國最大的商品交易對手,是美國第三大商品出口市場和第一大商品進口供應國。中美商品的進出口結構互補性亦較強。2018年美國對中國出口最多的商品依序為航空器、機械、電機、光學和醫療儀器、車輛,美國對中國進口最多的商品依序為電機、機械、傢俱和床上用品、玩具和運動器材、塑膠。 \n 全球化浪潮推進至今,各國供應鏈的緊密結合使得貿易戰爭將是兩敗俱傷,不論美中雙方或是任何政治領導人皆有此認知,攻防之間心中必定以策劃退路。回歸投資層面,大盤的波動不代表不具備投資價值以及機會,尤其中國如此龐大的經濟體及人口,蘊含的商機及投資機會將是極深且豐沛的,而最好的投資機會從來都不是在市場充滿樂觀氣氛之時。

  • 《國際經濟》川普:盼很快宣布與日本達成協議

    美國總統川普在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他希望很快能宣布與日本達成貿易協議。 \n \n在為期4天的國事訪問中,川普表示他的目標是消除貿易壁壘,讓美國出口貨品在日本有一個公平的立足點。川普形容美國對日本的貿易失衡「難以置信之大」,他希望能解決這個問題。 \n \n川普表示:「這裡有非常出色的商業人士和傑出的談判人員,讓我們陷入艱難的處境,但我認為我們將與日本達成協議」。安倍則表示,兩國領袖已經同意加快雙向貿易談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