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賀龍的搜尋結果,共04

  • 上萬選手 長沙競跑馬拉松

    上萬選手 長沙競跑馬拉松

     18日上午7時30分,首屆長沙國際馬拉松賽在賀龍體育中心鳴槍,1.5萬餘名專業及業餘選手從「賀龍」南廣場出發,奔跑在長沙這座美麗的山水洲城。 \n 本次比賽共設馬拉松(42.195公里)、半程馬拉松(21.097公里)、10公里賽和迷你馬拉松(約5公里)等4個專案。賽事以「愛長沙,辣就跑」為口號,賽道突顯長沙「山水洲城」的特色,賽事主辦方將賽道設置在長沙標誌性的地方,跑友沿途經過著名景觀湘江、橘子洲、嶽麓山、梅溪湖、洋湖溼地等區域,在跑步同時一覽長沙美景。 \n 本次賽事為照顧到社會各個群體、提倡公益,還為殘疾人的參與開放了綠色通道,由殘疾人組成的跑團──「美人魚」在賽道上吸引大家目光。

  • 前中共元帥之女 憶父認真做事

    前中共元帥之女 憶父認真做事

    中共「十大元帥」賀龍的二女兒賀曉明在接受央視訪問時說,「我們家的家風,就是父母親傳下來的,叫做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你要把這兩條要做到了,這輩子你就很偉大了。」 \n央視近日以「家風家規」為題,訪談各界人士的看法。賀曉明在受訪時並稱,「我們家都不敢在父母面前說假話,因為父親最鄙視的就是這個!」 \n對央視記者詢問「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這一套,在現實社會還行得通嗎?賀曉明強調,「現在黨的風氣、國家的風氣都往這兒扭,如果做人做事不能精準的做到這程度,咱們國家富強不了,就是富強了,也還是會垮台,一個國家的素質,這是最基本的。」

  • 娛樂之都 經濟貢獻率全國第3

    娛樂之都 經濟貢獻率全國第3

     去年五月天的諾亞方舟演唱會開進長沙可容納4.5萬人的賀龍體育中心,主唱阿信不但在環型舞台上又唱又跳,一開場的幾首快歌隨即HIGH翻全場,五彩炫麗的燈光更營造出氣勢磅礡的舞台效果,引來全場粉絲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n 長沙歷來就是大陸的消費與娛樂之都,這個畫面在長沙並不少見。去年登上長沙最大舞台賀龍體育中心的歌手就包括五月天、陳奕迅、張惠妹、王力宏等耳熟能詳的一線歌手。 \n 而由湖南衛視領軍的電視湘軍所打造的《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超級女聲》、《快樂男聲》等節目,更是享譽全大陸。 \n 根據央視索福瑞提供的全國網資料,統計2012跨年夜各大電視台舉辦的跨年演唱會,湖南衛視更力壓群雄連續8年獲得收視冠軍,顯示當地娛樂業的發達。 \n 據長沙市政府統計,文化產業已經成為長沙最具活力、最具潛力的支柱產業之一,經濟規模和貢獻率在全大陸省會城市中僅次於杭州、廣州,高居第3位,2011年,全市更實現文化產業總產值1180億元人民幣,與2010年同期相比,大幅成長24.7%,占全市GDP約10%。

  • 兩岸史話-苦難輝煌中狂飆國共抗戰之歌

     當年與賀龍吵過架的張國燾,擔心與二、六軍團搞不到一起,主要就是擔心賀龍和任弼時。 \n 毛澤東非對二、六軍團不瞭解,尤其是對賀龍。通過兩把菜刀鬧革命,毛澤東很早就知道大名鼎鼎的賀龍。 \n 1927年9月,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8千餘人編為一個師,余灑度任師長,賁民為副師長。但不足20天,部隊就垮了一大片,剩下幾百號人。 \n 逃跑致大量減員 \n 大量減員很大一部分是逃跑所致,尤其是領導幹部領頭逃跑。師長余灑度藉口到省委彙報,首先離隊。毛澤東後來對斯諾說:「余灑度逃跑以後,部隊在到達寧岡進行了改編。陳浩被任命為殘餘部隊的指揮官,約有一團人,後來他也叛變了。」編為一個師,師長跑掉了。編為一個團,團長又要逃。不僅僅團長,還有副團長徐恕,參謀長韓昌劍,都要逃。 \n 余灑度後來竟然成為國民黨復興社重要成員。1934年因販賣嗎啡,被蔣介石下令槍斃。陳浩、徐恕、韓昌劍,則被工農革命軍處。一支四面受敵的起義軍,內無糧草、外無救兵,領導幹部又帶頭叛逃,拿什麼來鼓舞士氣呢?毛澤東想起了賀龍。 \n 9月29日三灣改編時,毛澤東說,我們不要怕失敗,中國共產黨是不怕失敗的。古人說,失敗是成功之母,重要的是,我們能夠從中總結教訓,從而逐漸取得革命的勝利。現在,敵人在我們後面放冷槍,這有什麼了不起?賀龍同志兩把菜刀鬧革命,現在當了軍長,帶了一軍人。我們現在還不止兩把菜刀,我們有兩營人馬,幾百條槍,還怕幹不起來嗎?你們都是起義出來的,一個可以頂敵人十個,十個可以當一百個。我們有幾百人的隊伍,還怕什麼呢?毛澤東在最困難時刻的講話中,為人們樹立的榜樣是賀龍。 \n 毛澤東知道賀龍,張國燾更知道。賀龍1961年回憶說:「張國燾這個人,我還是有所瞭解的。南昌起義前兩天,他作為中央代表來到南昌阻止起義,我還和張國燾發了脾氣。後來,在瑞金我入了黨,又和他編在一個黨小組裡,整天走在一起,直到潮汕失敗才分手。」 \n 當年與賀龍吵過架的張國燾,擔心與二、六軍團搞不到一起,主要就是擔心賀龍和任弼時。 \n 張國燾是個實力派。看問題來從實力出發。他看到中共中央掌握了與共產國際的聯繫,掌握了與東北軍張學良、西北軍楊虎城的關係,不論抗戰問題還是統戰問題,皆掌握了主動權;而他手中掌握著與二、六軍團的聯繫,正在向四方面軍靠近的任弼時、賀龍等人,態度到底怎樣還很難說。裡算外算優勢太小,加上張浩以國際代表身分施加的影響、四方面軍南下作戰失利、二、六軍團北上後的壓力,有痛下決心,於6月6日取消第二「中央」。 \n 作出這一定前他頗不放心,於5月30日電張浩,機關槍一般設問: \n 「兄是否確與國際經常通電?國際代表團如何代表中央職權?有何指示?對白區黨如何領導及發展情況如何?對軍事和政權機關各種名義,軍委、總司令部、總政由何人負責?如何行使職權?對二方面軍如何領導?」 \n 對取消第二「中央」之後的處境,張國燾滿腹狐疑。真實的情況是這個時候包括張浩在內,中共中央還未和共產國際取得聯繫。第一次聯繫在6月16日方才溝通。 \n 取消第二中央 \n 在宣布取消第二「中央」的會議上,張國燾掰著指頭計算:「在陝北方面,現在有8個中央委員,7個候補委員,我們這邊有7個中央委員,3個候補委員,國際代表團大約有20多個同志。這樣陝北方面設中央的北方局,指揮陝北方面的黨和紅軍工作。 \n 此外當然還有白區的上海局、東北局,我們則成立西北局,統統受國際代表團的指揮」;「我們對陝北方面的同志不一定用命令的方式,就是用互相協商的形式也還是可以的」;「我們的軍事上依舊一、四方面軍會合時的編制來劃歸軍事上的統一。軍委主席兼總司令是朱德同志,軍委副主席兼總政委張國燾同志,政治部主任陳昌浩同志」。 \n 張國燾不得不揮師北上。但他的北上,不想與中央會合,發展陝北根據地,而想單獨奪取河西走廊。他說:「河西走廊將是未來西北抗日局面的交通要道,正是我們可以大顯身手的地方,而且因此也不用與一方面軍擠在一塊,再發生摩擦。」但此時他的意願已經不能夠左右一切了。 \n 7月1日,二、六軍團齊集甘孜,同四方面軍勝利會師。賀龍回憶了會師後與張國燾相處情景:「到了甘孜,他人多,我們人少,我們又不聽他的,得防備他臉色一變下狠手。我有我的辦法,我讓弼時、向應和朱老總、伯承、張國燾,都住在一幢兩層的藏民樓裡。那時,在甘孜組織了一個漢藏政府,叫「巴博依得瓦」。 \n 我們大家就住在主席府,整個住處的警衛是我親自安排的,警衛員每人兩支駁殼槍,子彈充足得很呢!你張國燾人多有個大圈圈,我賀龍人少,搞個小圈圈,他就是真有歹心也不敢下手!張國燾搞分裂,我們搞團結,可是對搞分裂有歹心的人不得不防嘛!還有開慶祝會師大會,張國燾是紅軍總政治委員,自然要講話。在主席台上,我坐在他身旁。他剛剛站起身要講話,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給了他一句悄悄話,我說:「國燾啊,講團結,莫講分裂,不然,小心老子打你的黑槍!」(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