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的搜尋結果,共03

  • 彰化地方治理論壇 探討教育機會均等、合理分配社福預算

    要如何做好教育機會均等?社會福利的資源該怎麼分配更符合公平正義?彰化縣議會,25日接連舉辦兩場地方治理論壇,搭起專家學者、議員和民眾的平台,透過集思廣益,深入議題把脈,激發更多可能性與思考,現場座無虛席、掀起熱烈的討論。 \n \n 彰化縣議會議長謝典霖開場致詞,民主政治在取得平衡,辦理地方治理論壇,拋開行政權的束縛,更貼近基層的心聲,透過深入把脈、腦力激盪,追求少花錢、更有效率的方案,這次聚焦「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社福預算合理分配」兩大議題 \n,也是邁入高齡化、少子化社會,讓人最頭痛、有感的課題。 \n \n 今天主題演講先邀請「緞帶王」吳世長,以「彰化縣旅遊產業的整合與契機」分享緞帶王觀光工廠個案,為彰化觀光工廠找出一條成功的道路。 \n \n 上午場「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邀請議員張東正、劉惠娟、賴澤民和彰縣府教育處副處長張雀芬,彰化師範大學副校長陳明飛、彰化師範大學前校長王文科、教育部國民和學前教育署前署長吳清山,探討隨M型社會問題日益浮顯,偏遠地區仍存許多教育資源問題值得省思。 \n \n 與談聚焦如何降低教育不利因素,讓學童能享受到更豐富資源;提升學習成效、競爭力,縮短城鄉差距。 \n \n 下午場「社福預算合理分配」,深入瞭解社福預算編列和配置的適當性,議員曹嘉豪、張春洋、張雪如、彰縣府社會處長黃淑娟、中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蔡榮祥、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教授劉兆隆、伊甸基金會執行長黃琢嵩等,從檢視社會福利的發展趨勢,並就福利預算編列,探討福利預算編列所隱含的若干問題。掀起熱烈的回響,紛紛發言,企盼在在資源有限的前提下,找出可行的改革方案,進一步體現社會福利的實質意義。

  • 彰化地方治理論壇25日登場 談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

    彰化地方治理論壇25日登場 談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

    彰化縣議會地方治理論壇第三、四場將於25日在彰化縣文化局一樓演講廳登場,上午場將探討「資源分配與教育機會均等」議題,下午場則邀各界思考「社福預算的合理分配」,報名洽(02)2308-7111轉6889或6893,名額有限,額滿為止。 \n \n議長謝典霖表示,由議會主導辦理地方治理論壇,希望能透過產官學的講座對話,展現地方民代的問政能力、促進對公務事務的關心,今年擴大舉辦八場次,歡迎公務員及各界關心公眾事務的民眾到場參與,共同探究彰化縣的遠景與發展。 \n \n第三場論壇將討論目前教育的品質與效能,讓學童享有更豐富的資源、縮短城鄉差距;講座請到縉陽企業、緞帶王觀光工廠董事長吳世長進行專題演講,講座後由張東正、劉惠娟、賴澤民等三位縣議員、彰化縣教育處官員、考選部政務次長許舒翔、彰化師範大學前校長王文科、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前校長吳清山等擔任與談人。 \n \n第四場論壇則帶大家瞭解社福預算編列情形,將由縣議員張春洋、張雪如、曹嘉豪、縣府社會處官員、中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蔡榮祥、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教授許素彬,及伊甸基金會執行長黃琢嵩等共同與談。 \n \n兩場講座分別自上午9點及下午2點準時開場,提前半小時報到入場,均由中天電視主播張雅婷擔任主持人,預約報名成功者將可獲贈「彰化特色伴手禮」乙份,公務人員可登錄學習時數兩小時。

  • 大陸兩會看點-職業世襲化侵蝕社會和諧

     全國政協十一屆五次會議第三次大會上,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厲以甯發言說,當前教育資源分配不公,已經形成社會階層的固定化、凝固化,形成職業的世襲化,導致農民工的後代成了農民工。 \n 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階層流動通暢、職業選擇機會平等。而今,職業世襲化趨勢漸顯,富貴不過三代的古老斷語魔力式微,「富二代」、「窮三代」等詞語出鏡率大增。正如全國人大代表馬宗林所說,「現在是血統決定了身分,身分決定了收入。」 \n 經濟學家厲以甯將這種不平等的產生,歸結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公」,這導致就業不平等,收入不平等,生活不平等,還導致下一代不平等。事實或許更殘酷,底層青年的上升,不僅要面對教育資源的相對匱乏,還要承受家庭人脈資源的虛弱,困境是雙重的,亦是難以逾越的。 \n 當前,農村教育資源分配不足是公開事實。對於出身底層的青年來講,改變命運最主要途徑就是讀書。但實際上,他們的教育資源是極其有限。正如厲以甯教授所說,「學校設備差、師資力量差、學生很難繼續深造,從而只能從事簡單體力勞動。」 \n 新一代農民工中,仍舊以從事技術簡單或毫無技術可言的勞動為主。這意味著他們只是城市的過客,過低的收入和不足的福利保障,讓他們難成新市民,更難在城市立足。他們多數會回到農村,重複父輩的生活,將希望放到下一代,但教育資源的匱乏也會讓他們的下一代輸在起跑線上。 \n 即便考入大學的那些底層學子,也未必幸運。這個曾有力促進階層流動的管道,亦呈阻塞狀態,畢業後拚爹拚不過人家,照樣難以在城市立足。這幾年,城市蟻族不斷增加,即是明證。雖然他們有大學畢業證書,但好工作難找,工資僅夠勉強生活。 \n 與出身農村的青年相比,那些身在城市,享受優越教育資源和父母社會關係隱定的人,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是另一種職業世襲化。譬如公務員,近年來「蘿蔔招聘」現象頻出,父母是公務員,其子女成為公務員的門檻更低,亦更容易,甚至一路綠燈。 \n 公務員「逢進必考」被執行得比較到位,可並不妨礙事業單位、國家部門成為部分有權有勢者安排子女和親屬的後花園。在用人單位組織實施的專業測試操作過程中,或多或少存在打「人情分」的現象。有些崗位明確要求,應聘者父母為公務員或在事業單位工作。甚者,有些崗位就為招聘某個領導子女「量身打造」。 \n 2010年11月,福建省屏南縣財政局下屬的收費票據管理所招聘公務員,條件是「普通高校全日制應屆本科畢業生,獲得國外學士學位,國際會計專業,屏南戶籍,女,年齡25周歲以下。」結果只有一人報名,並逕至錄取。 \n 可見,底層職業世襲化和上層職業世襲化並存,社會階層垂直流動系統嚴重不暢通。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衡與就業機會不均等是重要原因。同時,體制上的弊病亦顯露無疑,應該重視普通民眾,尤其是底層民眾的訴求與他們的自身利益關切。某種意義上,他們的話語權極為脆弱,很容易被漠視。通過相應的體制改革,疏濬他們的話語管道,保障他們的權利,維護他們的正當利益,尤為必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