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賭癮的搜尋結果,共13

  • 賭癮忍不住?高雄警方在大社區查獲職業賭場 19名男女聚賭全被逮

    賭癮忍不住?高雄警方在大社區查獲職業賭場 19名男女聚賭全被逮

    全台仍在三級警戒微解封,但有賭徒已自主解封!高雄市警方19日在大社區一處鐵皮屋工廠查獲職業賭場,帶回王姓主持人及18名賭客偵訊,查扣天九牌等賭博工具及賭資22萬餘元,訊後依賭博罪嫌移送法辦,並依傳染病防治法舉發,函請衛生局裁罰,吃下至少6萬元罰單,共罰至少114萬元,為賭資5倍,得不償失。

  • 桃療藥癮中心成果發表 未來將發展藥癮新科技

    桃療藥癮中心成果發表 未來將發展藥癮新科技

    衛福部桃園療養院於2018年成立藥癮醫療示範中心,18日舉辦成果發表會,針對藥癮治療模式及相關特色進行說明,延伸具有實證基礎的醫療服務,未來也將發展藥癮新科技,讓藥癮個案順利復歸社會、穩定生活。 桃園療養院成癮治療科主任吳坤鴻提到,成癮治療包括藥癮、煙癮、酒癮、賭癮、網路成癮及性成癮等,其中藥癮占成癮治療數量的一半,每個時期的流行物質不同,近年來海洛因的使用量下降,但安非他命的數量卻上升,由於海洛因價錢較高,年輕群眾會因應金錢壓力而選擇安非他命。吳坤鴻研究成癮治療已有14年的時間,對比過去的案例,他說,現代人接受治療的意願較高、會主動尋求協助,法律上也有所進步,科技器材的使用上更是一大幫助。  陽明大學數位醫學中心主任楊智傑團隊研發的智慧腦影像診斷平台,可運用人工智慧腦影像判讀精神疾病,專用在思覺失調症診斷,準確度高達91.7%。另外,成癮等精神疾病常有睡眠問題,傳統睡眠中心需於醫院過夜接受檢查,楊智傑團隊運用穿戴式裝置收集個案的血氧濃度、動作與心電訊號的醫療大數據,透過網際網路傳輸數據,以AI人工智慧判讀,個案在家中就可以接受睡眠檢查,大幅降低成本且提高評估效率,可幫助更多患者改善睡眠,減少成癮問題與憂鬱等精神症狀。

  • 男星曾深陷賭癮欠債 因「賣魚哥」爆紅登微博熱搜

    男星曾深陷賭癮欠債 因「賣魚哥」爆紅登微博熱搜

    新加坡因疫情影響,不少演藝活動暫停,遊走民間歌台表演的文化藝人,只能另謀出路維生。今年59歲、闖蕩歌台22年的王雷,在歌台界享有「歌台一哥」封號,因疫情爆發後,原本排定的歌台表演、電視劇拍攝、尾牙秀等活動被迫取消,他近期兼差直播賣海鮮,以詼諧逗趣方式和網友互動而爆紅,更一度登上微博熱搜。對於網友高關注,王雷受寵若驚「哪裏(怎麽)知道越罵人潮越多!我覺得他們變態的咯」。 近日王雷和新加坡著名導演梁志强、大馬女神何戀慈(前藝名何念兹)等人舉辦選秀節目《放馬過來》,梁志强認爲,電視台除了要積極開發優秀影視內容,也要開發更大市場與人才,培育更多有創意的新人。 梁志强為是亞洲心動娛樂(AMM)總裁,近期公司將進駐台灣,由藝人金志遙(林大晉)擔任總經理,金志遙表示,台灣AMM目前也在規劃著台灣内容的網紅大賽,盼有機會和「賣魚哥」合作交流。 王雷過去和梁志强有多次影視合作,當初也是在梁引薦下,成為電影演員。2016年兩人為新加坡全國預防嗜賭理事會拍攝宣傳片,短短10幾分鐘影片,王雷曝光過往經歷,自己從深陷賭癮,到面對戒賭與欠債的命運,在衆人面前赤裸揭開。

  • 北市聯醫 首開博弈門診

    北市聯醫 首開博弈門診

     因賭博欠下債務而輕生的社會新聞屢見不鮮,台灣網路賭博電玩、虛擬彩券等遊戲盛行,許多人已賭博成癮仍不自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即日起每周二、四上午9點至12點開設博弈門診,協助民眾擺脫賭博成癮的糾纏。  根據美國統計,賭博成癮患者約有53%會從事非法賭博活動,世界衛生組織將賭博行為依嚴重性與型態分為「娛樂性」、「問題性」與「病態性」,其中「病態性」賭博即為大家習稱之「賭博成癮」或「嗜賭症」,在美國精神醫學會已將其列入心理疾病之一。  北市議員陳怡君表示,常經手因為賭博而造成家庭問題的選民服務案件,如年逾80歲的婦人,因兒子欠下巨額賭債跑路,婦人賠光了退休的養老金,加上拾荒仍無法還清的悲劇,因此盼醫療資源及警政系統可以投入,援助因賭癮造成身心及生活失控的市民。  陳怡君強調,博弈門診是全台首創,也是北市唯一官方辦理,讓以往非得要警政介入的案件,現在可以提早預防,在早期階段就讓相關的資源可以介入,多拯救一個家庭,也少一分憾事。  聯醫成癮防治科醫師黃名琪表示,若出現「儘管家人或朋友勸我不要再做了,我還是停不下來」、「我試著不要去做,但不做就覺得坐立不安、情緒低落甚至容易生氣」、「儘管做這件事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例如錢都花光了,我還是無法停止」、「我常常會想到這件事,也想要去做,而且花在上面的時間愈來愈多」等4狀況,應盡快尋求協助。

  • 愛玩Game不要緊?WHO確定將遊戲成癮列為疾病

    愛玩Game不要緊?WHO確定將遊戲成癮列為疾病

    隨著時間推進,現代人由於生活習慣、環境與過去的不同,引發了不少「文明病」。根據外媒報導,未來人類文明病可能將多加一種,就是「遊戲疾患」(Gaming disorder)。 《New Scientist》報導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將在2018年,將Gaming disorder列入《國際疾病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ICD)當中。據了解,Gaming disorder將被歸類在「成癮行為導致的疾患」類目中,跟「賭癮」被分類的項目相同。 目前gaming disorder在ICD當中被定義的內文仍在起草之中,但據了解其內容與定義「遊戲沉迷」的三種標準牽連在一起,包含(1)在玩遊戲的起止時間、頻率、強度,時長跟情境方面缺乏自身行為的控制;(2)把玩遊戲的優先順序置放於其他重要事項跟日常活動之上;(3)在過度玩遊戲導致負面結果出現之後,仍舊保持一樣的行為模式,甚至更加升級。 針對遊戲成癮這類情況,目前《DSM-5》(精神病診斷疾病手冊)則是認為,仍舊需要更多臨床研究才能驗證。也就是說,對於「遊戲成癮」是否可被稱之為一種疾病,或者精神疾病,目前爭議仍多。 但不可諱言的是,任何一件事情如果執行得太過,恐怕都對身體、心理健康會帶來疑慮。雖然並非每一個玩遊戲的人都會出現gaming disorder所指出的情況,但在某些情況下,過度玩遊戲確實會造成負面後果,人人都需多加留意。

  • 高科技防賭癮 麻州創全美先例

    高科技防賭癮 麻州創全美先例

    美國麻州將從6月1日起實施全美第一個創新的防止賭博上癮系統,讓賭客可以自己設置下注的上限,避免沉迷賭博而傾家蕩產。 麻薩諸塞州率先研發出的新科技系統,稱為「照我的方法玩」(Play My Way),讓玩吃角子老虎機(slot machine)的賭客,可以事先設置好每一天、每一周以及每個月的賭資最高上限,從6月1日起,只要是使用賭場玩家會員卡的消費者,都可以使用這項創新的系統。 使用的方法相當簡單,首先賭客要持有賭場的玩家會員卡,在玩吃角子老虎機的時候,要插入這張玩家會員卡,之後吃角子老虎機會要求賭客設置一個預算金額,賭客可以設置每日、每周或每月的上限,當賭客在該賭場下注的金額超過上限時,機器就不會讓賭客再繼續玩下去,以確保賭客不會花費超過原定的預算。 這套系統原先只在麻州的Plainridge Park賭場推出領航計畫試行,採取自願性質讓賭客登記參與,當下注金額達50%、75%和100%時,機器會做出提醒,不過賭客還是可以隨時調整上限金額。從6月1日開始,這個「照我的方法玩」系統將擴及受麻州政府管理的1,250台吃角子老虎機,民眾只要申請賭場的玩家會員卡就可以參與。 負責這項計畫的麻州官員表示,這個高科技系統是預防的工具,希望讓消費者健康安全的賭博,避免賭博成癮,如果計畫能成功,麻州還將進一步擴展到目前正在開發中的2個賭場渡假村,分別是Wynn集團在波士頓地區規劃的賭場以及MGM集團在春田市規劃的賭場。 這套系統先前遭到博弈產業的反彈,並認為這項技術此前在加拿大賭場使用過,對於賭癮問題是無效的。

  • 女大生賭癮難耐 與友結夥偷刮刮樂

    女大生賭癮難耐 與友結夥偷刮刮樂

    淡水20歲王姓女大生疑因「賭」癮作祟,上月竟與24歲黃姓女友人結夥,互相掩護於水源街、大忠街2間彩券行行竊,先由王女假藉買彩券,與當班店員聊天以分散注意力,再由黃女趁機偷走櫥櫃內多張刮刮樂,手法相當熟練。 警方調查,2女共得手價值2900多元的刮刮樂,彩券行業者直到打烊後清點才發現刮刮樂遭竊,隨即調閱監視器畫面並報案,同時於同業群組中提醒「年關將至,大家要小心!」不料發現2女已非初犯,其他彩券行也曾經受害。 警方指出,2女食髓知味,上月29日再度前往大忠街彩券行,店員隨即認出2人,不動聲色報警。警方趕抵現場,當場將2女帶回警局;但她們落網後矢口否認,辯稱「有付錢!是店家搞錯了!」然而,監視器已拍下2女身影,加上受害店家指證歷歷,雖然見2女年紀尚輕,且其中一人還在念書,不願提告,但竊盜屬公訴罪,警方訊後仍依竊盜罪將2人送辦。

  • 演蝙蝠俠被罵翻 班艾佛列克賭癮發作

    演蝙蝠俠被罵翻 班艾佛列克賭癮發作

    班艾佛列克接棒成為新任蝙蝠俠,並將在《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曙光》中亮相,但他接演蝙蝠俠一角卻被罵翻,班艾佛列克壓力大,近來更被爆出賭癮發作,讓不少朋友都替他擔心。 班艾佛列克私下賭術高明,甚至曾發生到賭場算牌被踢出的醜聞。不過其實小賭怡情也是他紓壓的管道之一,只是現在他卻因演《蝙蝠俠》壓力太大,被爆出賭癮發作,他的朋友告訴《Radar Online》,「小班比以前更常玩撲克牌了,大家都很擔心。」 雖然每回班艾佛列克的賭注金額不大,不過一票朋友擔心他越陷越深,更擔憂他的精神狀況,並希望他能找其他方式紓壓。

  • 時論─癮響太大 賭災比核災更可怕

     行政院審議《設置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這是博弈專法的正式啟動,其立法通過後,造成的賭災比核災更可怕。  根據草案規定,為鼓勵設立觀光博弈賭場,觀光博弈業者的稅費將僅占總營收的十三%,低於新加坡的十五%~十七%,以及澳門的四十%,主要的原因是考量離島條件差,所以降低稅費,這是明顯地鼓勵國際博弈開發業者以觀光之名,行賭博獲利之實。  政府很樂觀地估計,若依新加坡二○一一年觀光賭場稅收的三成來估算,政府開放博弈觀光,每年可收到的稅收約七、八十億元,對國庫及地方挹注財源不無小補。  政府僅僅是開放馬祖一地的博弈業,就已經引起台灣本島相當多縣市的覬覦與跟進,相關財團也磨刀霍霍,提出各種開發的構想,目前已有新北市、基隆市、台中市、桃園縣、苗栗縣、南投縣、彰化縣等縣市,表態歡迎設置博弈區。若放任這種趨勢繼續演變下去,遲早有一天台灣各縣市都是「國際觀光渡假村」的賭城了。  號稱以「博弈」來發展多元觀光的說法,只是把賭博的毒害予以美化與合理化,博弈真正能賺錢的,是賭場業者,受害的是全體國民。經調查,以博弈起家的美國拉斯維加斯,如今卻是美國的問題城市之首,附近地區居民染上賭博習慣,或「病態性賭癮」的比率居高不下;而賭癮比率愈高,犯罪率與自殺率也愈高。  醫界也發現,賭癮反應與染上古柯鹼毒癮的反應極為類似,成癮的地方在大腦的同一個區塊,代表要戒賭跟戒毒一樣困難;而且,一個人染上賭癮,平均會嚴重影響另外十七個人的生活,而且愈親近的人愈容易受到影響,意味著這是個嚴肅且重要的課題。然而,目前台灣的精神科醫學界和心理諮商界,對戒賭癮的相關研究和能力嚴重不足。  有人只看到新加坡開放博弈後的賭場營收數據,證實開放賭場對提升經濟有益,但是,這些經濟數字的背後,有多少人因賭付出了生命沉淪的代價?社會價值觀的改變,又要如何統計呢?  澎湖公投未通過開放博弈業,是澎湖人的智慧。金門也早已運用其當地資源來推廣觀光,留下好山好水與好人文。馬祖的自然與人文資源與金門、澎湖一樣豐富,中央政府若能盡早協助開發,馬祖人豈會願意自己的土地成為賭博之鄉以及罪惡的淵藪,讓其世世代代子孫承受無法想像的賭博之害。  政府只要一啟動博弈專法的立法動作,其所造成的後患比核災還可怕。核災因為可以想像其後果,老百姓一般都不願意核電廠建在自己家的後院,但是,開放博弈是包著「觀光」與「經濟發展」的糖衣,各縣市不但不反對,反而伸開雙臂歡迎設置在自己家的客廳,其災害不是比核災更恐怖百倍?我們無法茍同以開放博弈來提振觀光的作法,更堅決反對任何以美化賭博的方式,來戕害我們的民眾與下一代。「賭災比核災更可怕」,希望各界為我們的心靈淨土與下一代的生長環境,反對博弈專法的立法通過。  (作者謝小韞為前台北市文化局長;卿敏良為前新北市文化局長;洪惠冠為前新竹市文化局長)

  • 受刑人偷畫紙牌 過賭癮

     過年期間,中國人都習慣小賭一把、試試來年手氣,但在監獄失去自由的受刑人要如何突破重圍賭博呢?一名監所管理員就從以往查扣的違禁品指出,這些受刑人真是挖空心思,會利用工作機會取得的紙張、紙板,以原子筆描繪製作天九牌、象棋等賭具開賭,聰明程度已讓人匪夷所思。  該名管理員表示,過年要到了,舍房內玩象棋麻將還有紙牌的情況會增加很多,為了有效遏止,監所會在事前展開掃蕩違禁品行動。  而每一次查房下來,總可找到一些打火機、紙牌等違禁品。  此外,他們也會透過監視器畫面掌控,只要發現受刑人聚集在一旁角落,有人甚至會忍不住么喝起來,就可以來個甕中捉鱉,當場查獲。  「吆喝聲代表他們在玩骰子、洗牌聲就是在玩象棋麻將、無聲圍聚在一起表示在玩紙牌。」該名管理員談到春節前安檢查房經驗強調,如此盛況空前,只有在春節才能感受到過年的氣氛,也不免佩服中國人好賭的個性。  法務部矯正署官員指出,每年農曆年前,都會有一些慈善團體舉辦年節關懷活動,致贈加菜金,幫受刑人慶賀加菜;而年假期間,各監所也會安排管理員加班,方便家屬前往辦理接見,一解思念之苦,也能穩定囚情。  同時在伙食方面,除夕、初一、初二也會貼心地安排加菜,甚至今年在除夕、初三及初六會讓受刑人放封半日活動,其他時間則比照假日作息,監獄內也會張貼有關年節的祝賀春聯,讓受刑人感受年節氣氛,但是賭博等違禁行為可就是在明令禁止之列。

  • 現象篇-亞洲留學生 出現適應不良症

    現象篇-亞洲留學生 出現適應不良症

     宅在自己房間,不跟當地人打交道;流連賭場,把父母辛苦攢的錢全部輸光……大陸留學生成為全球最大留學族群之外,出現了哪些問題?  據「中國教育線上」本月13日刊出《2011出國留學趨勢調查報告》,過去4年來大陸留學人數以最低每年24%成長率驚人增長,推估今年將逼近35萬人,帶動至少600億人民幣的留學經濟。在大陸儼然成為「留學出口大國」的同時,大陸留學生在國外的生活及學習狀況卻令人憂心。  留學多年只結識本國人  據法國歐洲時報網近日援引德國《威悉河信報》報導,一名就讀德國克勞斯塔爾工業大學生物系的大陸留學生吳鵬(譯音)說,該校以中國留學生最多,他們大部分性格內向,寧可待在自己的房間讀書、玩電腦也不願和當地人打交道,還有人為了省錢幾乎不參加任何聚會,「在我看來,中國留學生對當地文化認知及生活方式都相當陌生。」  即使結交朋友,大陸留學生也只願意結識其他大陸留學生,很少走出中國人的小圈圈。雖然這樣更有歸屬感,但也更難融入當地人生活,甚至阻礙學業,許多人留學多年,外語卻毫無長進。  比宅男更糟的是變成賭徒。據「中國青年網」報導,一名滿腔熱血的大陸留學生Sai Meng 3年前赴澳洲留學,這位南京最佳高中的學生幹部、兩次作文大賽冠軍、班上成績最優,一次偶然和香港友人到訪當地賭場,說好輸光100元人民幣(下同)就離開,朋友全身而退,他卻從此成了賭場常客。  Sai Meng向父母坦承自己賭博成癮,父親給了他3000元飯錢,他5天花完,只好回大陸老家3個星期,這3星期也是他離開賭場最長的時間,回澳之後他又在30分鐘內輸掉6000元。Sai Meng開始大量服用抗憂鬱藥物,被送往醫院的自殺監控室。最後,傷心欲絕的父母把他接回中國──當然,他沒有完成任何學位。  這只是成千上萬留學生流連賭場的案例之一。澳洲留學生以中國(29%)和印度(13%)為大宗,其中讀大學的留學生有40%是大陸籍。據澳洲賭博研究報告稱,國際留學生有6.7%嗜賭成癮,以澳洲50萬名留學生計(含大學、職業學校和中學),國際留學生嗜賭成癮者為3.5萬人,很多學者認為應該更多。而全澳嗜賭成癮比例僅1%。  嗜賭成癮男留學生風險高  嗜賭成癮者大多來自明令禁止賭博的中國、印度、韓國、印尼和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研究報告稱,中國等亞洲留學生最容易賭博成癮,男性留學生更是高風險分子。這主要緣於他們缺乏經驗,很多人像Sai Meng一樣第一次離家,肩負沈重的家庭期望,抵澳後的文化衝擊、學術和經濟壓力讓他們壓抑、緊張;近50%留學生為20歲至24歲之間,年輕得難以抵禦誘惑;內向的亞洲男性留學生出國之前忙於社交──聚餐、卡拉OK、家庭團聚等,到了澳洲卻和社會隔離,很難融入當地文化,生活孤立無聊,每天只在學校和住所往返,很多人把賭博當做對抗沮喪的發洩方式。  南半球最大的賭場──皇冠賭場,亞洲遊客絡繹不絕,其中很多是留學生。一位賭場交易員表示,他記得有個20多歲的亞洲留學生「每個周末都來賭1萬元,每次換1000元籌碼」。  按照現在墨爾本大學學費和移民部估計的生活費用,一名留學生來澳大約會帶5萬元存款;大海隔絕了父母和家鄉,家長們很難監控孩子們的花費情況。

  • 全村7成好賭 不打牌成異類

     大陸廣西興安縣溶江鎮某村村民賭博風氣盛行,村裡210戶近900名居民,大約有70%的人參與打牌賭博。有好賭成癮的甚至會放棄家裡的農活,有些人每天都賭,一晚輸贏少則100元(人民幣,下同)多至1000元不等。  當地一位年過6旬的村民說:「在我們村裡,你不打牌就沒人理,反被打牌的人視為另類村民。」現在村裡的一些年輕人越賭越大,有人還因為欠債被砍。  村幹部張先生表示,由於村民經不起賭博的誘惑,覺得賭博「賺錢」很輕鬆,少部分人產生了靠賭博謀生的念頭。一些人把打牌賭博當成養家致富的主業。  據廣西新聞網報導,村裡一名戴姓男子賭博成性,妻子為了不讓他繼續賭下去,有時甚至當眾翻桌。親友說,去年除夕,他豬殺一半就跑到朋友家打牌賭錢。  妻子找到他說:「家裡的豬還沒處理完,你又跑來打牌賭錢,我要掀翻你的桌子。」丈夫回答:「你敢翻桌,老子今天就讓你睡進水溝,我也不回家過年!」  據親友表示,為讓丈夫戒掉賭博,10幾年前妻子還曾喝了一次農藥。  報導指出,賭風在村裡形成之後,參賭的人越來越多,人際互動也受到影響。不愛賭錢的村民走進愛賭錢的村民家中,打牌的人對他根本不予理睬,還另眼看待。  據了解,該村主要依靠種植葡萄維持農業收入,村民農閒就在家中打牌賭博。村幹部張先生說:「農村賭博成風,不光在我們村裡出現,其他村屯同樣也很嚴重。

  • 深圳校園染黑 賭偷搶殺樣樣來

    藉著學生對運動賽事的喜愛,黑幫深入校園引誘學子下注、借貸,甚至吸收作莊、納入犯罪組織,讓青少年犯下偷盜、搶劫或殺人重罪,這種因黑幫而起的毀滅性風暴,同樣也籠罩著大陸深圳地區的中學生。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該地學生賭球,三萬元人民幣以下的高利貸,隨時借得到錢;此外更有巨大的黑色產業鏈,像巨蟒一樣緊勒住涉世未深的中學生。 據了解,深圳當地學生賭徒為數不少,多賭足球、NBA次之。不少中學生是因為喜歡足球,而接觸到賭球這玩意,由幾十元人民幣的投注入門,然後上百、上千到染上賭癮,近年生活水準提升後,學生上萬的投注也很常見。 據了解,賭球圈就像銀行設立據點一樣,各區有固定的點。學生賭徒接觸不到真正的主事莊家,只能在外圍下注。外圍球盤都是黑莊家開的,有很大的操作空間,莊家是穩贏的,學生運氣再好,也只偶爾小贏。但業者反應,「恰是因為學生輸多贏少,才容易上癮,他們偶爾會贏一下,但多數都是輸,輸了就越想賭,把輸的錢贏回來。」 一位胡姓莊家說,賭球很刺激,像足球比賽九十分鐘內都可以下注,只是賠率不同而已,學生沒有收入,輸了又容易衝動,會越賭越上癮。 涉賭的學生若家境比較富裕,會以各種名目向父母要錢或向朋友借錢。不少原先表現很好的孩子,受不了誘惑、或莊家逼債,開始偷父母的錢應急;但當父母、朋友都已經騙無可騙,借無可借,就會轉向高利貸滿足賭癮。當地高利貸業者,對三萬人民幣以下借款,幾乎是隨時放款,頂多會根據學生家境,衡量借貸數額。利息一般是三%,若贏錢還要抽息。 借錢的學生,大部分血本無歸,所以,就會有人恐嚇其他學生,甚至結黨或偷或搶、也有殺同學莊家滅口的。去年深圳就有三青年,無力償還廿三萬賭債,走投無路下竟謀畫將三人的好友、也是小學同班的莊家,騙到高速路上殺死。死者與涉案青年均出自殷實家庭,事發後,四個家庭皆很難理解悲劇為何會發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