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賴志彰的搜尋結果,共02

  • 虛報差旅費 賴志彰緩起訴

    剛接任台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一職的副教授賴志彰,被查出在執行一起聚落普查調查計畫時,虛報差旅費一萬二千一百六十元,因賴已經坦承疏失,並繳回虛報金額,所犯偽造文書罪,台南地檢署給予緩起訴機會,台南大學表示,收到法院公文後召開會議處理。

  • 霧峰林宅的消失與重生

    霧峰林宅的消失與重生

     在台灣近代史赫赫有名、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台中霧峰林家,九二一地震後即宅門深鎖,近日難得地打開「宮保第」全部院落,前後三大落、五進式的進深,不言自證第一世家威儀。只是,另一頭常被借制高點拍照的鄰居,卻有些不耐煩地問,「到底蓋好了沒有?」外界不清楚,甚至連對街鄰居都不曉得,去年十月林宅經典五大院落已悄然竣工。  文化瑰寶重建 命運多舛  去年底完成部分,包括台灣最大官宦府第「宮保第」;林家極盛標誌「大花廳」;二二八事件時藏匿過當時財政廳長、後擔任第五任總統嚴家淦的林獻堂宅邸「景薰樓」組群;首屆民選台中縣長林鶴年用來招待高官巨賈歌舞嬉樂的「頤圃」;和今改名為「將軍府」的林定邦次子林文明宅邸「二房厝」。看著甫落成的宮保第,林家子弟林義德不禁激動,「這是我們的根,不蓋回來,林家就散了。」  台灣史專家吳密察曾形容,霧峰林家是「令人感動到痛哭流涕的重量級文化古蹟」。但這個國內外專家眼中的台灣瑰寶,卻命運多舛,甚至一度面目全非。  一九八四年,林家下厝大老林正方看著祖先宅邸日漸凋零,「我內心的淒涼感受,逼得我下定決心,盡我所能來維繫這古宅的一磚一瓦。」林正方輾轉找上當時台大土木研究所建築與城鄉規劃室的王鴻楷、夏鑄九教授,兩位學者一通電話打給研究生賴志彰,自此十六年,賴志彰便一頭栽進了霧峰林家的重建。  老照片留線索 拼湊原貌  第一次重建最困難的是不知原貌,不過,林家祖先冥冥中留下了線索。  賴志彰和負責歷史考據的台大教授黃富三,在頂厝公媽廳,發現三箱布滿灰塵的女兒紅木箱。黃富三納悶地問,「那是啥米?」小時候受過暗房訓練的賴志彰,一眼看出是日治初期的濕版玻璃底片,他如獲至寶地搬回去,在暗房窩了兩個禮拜,洗出三百多張老照片。  接著賴志彰拿老照片詢問林家老人,但老人回說,「這是古人在唱戲吧!」毫無所獲的賴志彰後來找上林獻堂女兒林關關,那時八十一歲的林關關瞇眼笑說,「這個被抱著的小孩就是我啦!」  連同奶媽、家僕,賴志彰訪遍林家親友,勾勒出那是一九○五至一九一○年間照片,由此拼湊出林家生活實相;然後讀完林獻堂二十七年日記,賴志彰說,「藉著他寫某年某月視察哪裡,循線定位出萊園古蹟的各個位置。」又因省政府答應協助重建,為了重現昔日工法,賴志彰帶領工作團隊走訪福州四次,「在福州看到與大花廳高起翹屋角同樣的蓋法時,我當場嚇住。」  重建遇上地震 詛咒再起?  賴志彰說,福州建築很難搞,「瓦片一放上去就掉下來,弄得營造廠一直譙。」他也曾因營造廠把屋簷線條拉得靈氣盡失,以不算輕的噸位爬上屋頂,親自用繩子拉出「如蝴蝶飛舞般」的翼角起翹。  只是,賴志彰嘔心瀝血,林正方出資六百萬、政府耗費一億餘的第一波重建,卻彷彿中了傳說中林家「極盛突衰」的風水詛咒,在工程驗收前三天,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大花廳應聲全倒。他回憶當時情景,「九二一凌晨到達現場時,我多想哭。」  不過,賴志彰團隊耗費十六年考據與赴福州勘查畫出的建築圖,卻成了九二一後重建林宅的關鍵祕笈。只是,第二次重建卻比第一次更加周折。下厝管理委員會總幹事林義峻指出,光是「『毀了就不要再蓋』和『一定要蓋回來』」兩派意見,在學者與族人間,就吵了五、六年。」  爭執中,還遇上內政部將林宅「解編」古蹟認定;以及保險過期,保險公司對理賠認知有差距;與監察院的兩次調查。不知是命運的善待還是作弄,下厝宮保第文化工作室林義明強調,「台灣民眾對相爭不下的林家重建失去耐性時,二○○二年頤圃火災,卻燒出世人對霧峰林家的不捨和關懷。」加上內政部擔憂九二一重建委員會○三年底裁撤後,重建基金將收回國庫,於是快馬加鞭發包動工。  林宅浴火重生 再展輝煌  九二一後的霧峰林宅重建,基本上依據賴志彰當年之考證,賴志彰如今已是台南大學台研究所所長。接下來還有林家起家厝「草厝」;林家子弟的書房「容鏡齋」;梁啟超曾入住的「五桂樓」;以及停車場等後續工程,但霧峰林宅精華建築已然重生,復原的規模,遠比傳統印象「林家花園」──萊園還大。百年滄桑的霧峰林家,歷經二十七年重建,終於有機會再展輝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