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走不出來的搜尋結果,共13

  • 淚陪辛龍2小時 羅霈穎憂:大概十年都走不出來

    淚陪辛龍2小時 羅霈穎憂:大概十年都走不出來

    「國標舞女王」劉真22日晚間病逝於台北榮總,享年44歲,昨天是靈堂開放的第三天,許多圈內好友紛紛到靈堂哀悼,羅霈穎也到靈堂為劉真上香,她更透露辛龍可能8到10年都走不出喪妻之痛。

  • 辛龍痛失劉真走不出來 醫揭「活著的人充滿罪惡感」曝1解方

    辛龍痛失劉真走不出來 醫揭「活著的人充滿罪惡感」曝1解方

    「國標女王」劉真於22日病逝,痛失愛妻的辛龍「撕心裂肺」,甚至產生不好的念頭,吳宗憲也坦言他狀況依舊不好,心情仍難平復,讓外界都相當擔憂他和4歲愛女霓霓,精神科醫師王俸鋼分析,「活下來的人其實會充滿各式各樣的罪惡感」,目前唯一能幫助他的方法就是「傾聽」。

  • 劉真病逝 吳宗憲曝辛龍真實現況「走不出來」

    劉真病逝 吳宗憲曝辛龍真實現況「走不出來」

    「國標女王」劉真22日晚間22時病逝,辛龍無法接受,男方經紀公司老闆吳宗憲23日現身回應,眼眶泛紅一度哽咽,「昨晚十點鐘家屬做最後決定,余天也來關心,辛龍只有撕心裂肺可以形容,他一直不願放手,到現在辛龍還是走不出來,也講了讓我們很擔憂的話語,但我們這些朋友一直陪伴身旁。」他透露後期劉真病況已無起色,辛龍仍不願放棄,只能請柯文哲市長以醫療專業到場判斷,最終柯文哲與辛龍懇談。

  • 商場似迷宮男子玩手機誤闖受困 糗!警趕往也走不出來

    商場似迷宮男子玩手機誤闖受困 糗!警趕往也走不出來

    當你迷路孤援無助時會想到誰?當然是打電話找警察。沒錯,就是找警察幫忙,不過有一男子因顧著玩手機,不知不覺走進了暫停開放的商場樓層,轉了好幾圈找不到出口,無奈之下,他只能報警求助。糗的是,警察好不容易找到了這名男子,2人卻又都被困住,走不出迷宮。 \n \n據大陸《揚子晚報》報導,日前淩晨一點左右,北京公安順義分局牛山派出所接到一名男子報警稱,說他被困在商場裡了,怎麼都走不出去,周圍沒有燈光,手機的電量也所剩無幾。警方立即派警網趕到男子被困的商場,但是每層樓都搜遍了,連停車場也找過了,仍然沒有發現男子的蹤影。 \n \n警員再次詢問男子相關線索,男子說自己當時打算坐電梯到五樓看電影,但是忙著玩手機就不自覺到了六樓,這層樓的所有通道都被封死了,自己怎麼都找不到出路。 \n \n雖然警員覺得不太可能,因為六樓暫時沒有開放,顧客應該很難進去,但他還是照著男子的說法按下了六樓的按鈕。來到六樓後,幾番搜尋,終於在漆黑的消防通道裡找到了被困男子。 \n \n這時尷尬的一幕發生了,他們本想原路返回,但是六樓的電梯外面並沒有按鈕。男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當時就是因為電梯沒按鈕,要找其他通道才受困的,因為太緊張竟然忘了提醒民警。 \n \n這時受困警察只能向派出所自己的同事求助,同事趕到現場後聯繫到了商場的工作人員,請他們打開了消防通道,被困其中的男子和警察這才得以脫困。 \n

  • 勒斃父親太入戲 女星3年走不出來

    勒斃父親太入戲 女星3年走不出來

    由弒親實案改編電影《藍天白雲》,讓包括鄧麗欣、梁雍婷等人皆一度難以走出各自角色的沈重與壓抑,而拍攝期間演員更因為過於入戲,讓飾演被女兒勒斃的演員陳哲民斷片昏迷嚇壞劇組。大膽切入人性,卻又冷靜鋪排調性的導演張經緯,更被《無間道》編劇莊文強稱讚《藍天白雲》具有擅長社會議題的歐洲導演麥可漢內克般的張力,令他驚喜。 \n \n《藍天白雲》有不少資深戲劇演出前輩,也有令香港影壇為之眼睛一亮的影壇新血,其中飾演冷血謀殺父母的梁雍婷,更是被視為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熱門人選。梁雍婷在電影裡的角色看似柔弱,角色更設定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甚至在學校還會關懷更弱勢的同學,居然在導演張經緯的劇本安排下,冷靜地唆使同學協助犯下弒親重案!當重案組女警鄧麗欣調查偵訊時,也直言不諱自己預謀犯案,情節匪夷所思。 \n \n就讀大學電影學院表演系的梁雍婷,在拍攝《藍天白雲》時仍未畢業,作為她第一次演出電影便擔綱如此沈重的主演,梁雍婷表示在準備拍攝的5個月間,完全沈浸在角色陰沈裡面,她與鄧麗欣在警局裡接受偵訊的戲,兩個角色各自背負的沈重感,讓她們即使到電影上映了還是難忘,鄧麗欣便表示:「到現在問話室的畫面都時不時會浮現於腦海中,更會不自覺地起雞皮疙瘩。」 \n \n導演張經緯在《藍天白雲》5個月的拍攝準備期間,也針對殺人場面安排動作指導為演員排練。到拍攝當下,演員顧定軒與梁雍婷要勒斃戲中的父親,兩人由於太過入戲,也讓飾演父親的陳哲民一度數分鐘,陳哲民事後回憶表示:「這次真的斷片,前一刻還在掙扎,一張開眼已經被劇組工作人員圍住,超怕我真的被勒死!」 \n \n《藍天白雲》在2014年完成拍攝,梁雍婷殺青之後,沒料到沒法跟弒親角色抽離,甚至一度抗拒與劇組再接觸,感覺角色如影隨形,非常討厭自己,梁雍婷受訪時表示:「因為拍這部電影會不停勾起你的黑暗面,「原來做人可以做到這樣」,要面對自己原來也會這樣絕,有些事連自己也未必知道。」一直到去年電影受邀參加釜山影展,好不容易放下的情緒又要拾起,「我覺得《藍天白雲》是一塊很沉重的石頭,揹了三年,」但隨著電影終於上映,梁雍婷覺得自己變得更強壯了,更獲得香港影壇對她深具爆發力演出的驚艷!《藍天白雲》將於2月2日在台上映。

  • 怎麼走都回到起點 紐約神秘「潘洛斯階梯」真走不出來?

    \n \n由英國數學物理學家羅傑·潘洛斯(Roger Penrose)在1958年提出的潘洛斯階梯(Penrose stairs)長久以來一直成為話題,這個階梯的概念由4條樓梯,四角相連組成,但每條樓梯都是向上連結,永遠無法找到最高或最低點,是個永無止盡的無限循環階梯。日前一段影片稱在美國羅徹斯特理工學院號稱真的建造出了這個樓梯,還拍攝影片證明真的會讓人走不出來。 \n \n日前一段位於紐約的羅徹斯特理工學院(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影片引起轟動,因為它實現了理論上只存在於四度以上的空間,才有可能出現的「潘洛斯階梯」,也因此他也被稱作是「不可能的階梯」(impossible staircase),沒想到這座樓梯就在學校裡面出現,還請真人實際走上樓梯試試,結果真的怎麼走都會走回起點。 \n \n不過事後也證實了這影片原來是經過精心設計的,事實上這座樓梯根本不存在,影片煞有其事地訪問學校各個學生,每個人都指證歷歷,稱學校內真的有這座樓梯,而且自己還也親身經歷過,但其實這都是透過影片的剪輯,和在羅徹斯特理工學院的學生演技協助下才完成的。 \n \n

  • 郭董笑不出來?傳i8玻璃機殼大單 陸廠整碗捧走

    蘋果iPhone 7上市沒多久,不過關於明年新iPhone的消息早已傳開。日媒報導,iPhone 8將搭載玻璃背殼,供應商將是中國的伯恩光學和藍思科技公司,至於台灣的鴻海公司恐拿不到訂單。 \n根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蘋果明年將發表的新iPhone可能有3種款式,尺寸分別為5.5、5及4.7吋,至於鴻海雖然身為iPhone主要代工廠,但恐無法吃到iPhone 8玻璃機殼大單,主因中國競爭對手伯恩光學和藍思科技擁有技術優勢。 \n外界高度期待蘋果新機功能和規格會大幅革新。日本蘋果情報網站iPhone Mania日前引述TweakTown報導指出,明年蘋果適逢iPhone問世10周年,iPhone 8將進行大變革,2大革新在於導入MR(混合實境,VR+AR)以及AI人工智慧,令果粉高度期待。 \n

  • 大陸經濟走疲+國際油價崩跌 美五大投行上季財報 恐笑不出來

    大陸經濟走疲+國際油價崩跌 美五大投行上季財報 恐笑不出來

     美股財報季本周登場,金融股將扛起首周的重頭戲,然而受到中國經濟走疲疑慮升高與油價崩跌的雙重打擊,上季財報表現恐難樂觀,包括摩根士丹利、花旗、JP摩根、高盛與美國銀行等5大投行的核心債券銷售與交易業務營收總額估計僅80億美元,較去年第3季銳減15%。專家警告,今年的營運展望恐比去年更嚴峻。 \n 倫敦金融時報報導,美國5大投行上季財報表現低迷主因除了中國經濟疑慮與油價大跌外,同時也反映美國金融產業面臨結構性挑戰帶來的衝擊,好比說禁止銀行辦理自營交易業務與要求業者導入電子平台的伏克爾條款。 \n 瑞士信貸預估,去年第4季核心債券銷售與交易業務料僅為摩根士丹利、花旗、JP摩根、高盛與美國銀行等美國前5大投行總共創造約80億美元營收,較2014年第4季僅微增2%,較2015年第3季減15%。 \n 瑞銀分析師哈肯(Brennan Hawken)表示,「去年第4季雖說本來就是銀行業傳統的淡季,但去年的情況比往年更為疲軟,關鍵就在於油價持續低迷和中國經濟與金融情勢疑慮不斷升高,許多投資人都選擇退場觀望。」 \n 他還指出,市場緊張氛圍已延續到今年開年,而且又新增沙烏地阿拉伯與北韓等政治動盪不安因素,「這種投資氛圍實在是糟透了。」 \n 華爾街5大投行將由JP摩根先公布,德意志銀行估,該銀行去年第4季調整後淨利估達48.6億美元年減5%,其中固定收益、貨幣與商品業務營收將較第3季衰退16%。 \n 包括美國銀行執行長莫尼漢(Brian Moynihan)在內等多名美國金融業高層上個月就對第4季的交易業務營收紛紛發表悲觀的評估,摩根士丹利並宣布其固定收益與商品部門將裁員470人,相當於25%的部門人力遭到裁減,聯準會升息雖可刺激銀行業獲利,但傑富瑞(Jefferies)分析師烏斯丁(Ken Usdin)認為,對於銀行業來說,今年最大的問題在於來自於淨利差的收益能否完全彌補能源與其他高曝險業務的損失,「要是沒有,那今年的營運展望將比去年更加嚴峻。」

  • 鬼擋牆? 暖暖踏青 壯男竟走不出來

    鬼擋牆? 暖暖踏青 壯男竟走不出來

     基隆市消防局11日接獲43歲賴姓男子打電話報案求助,表示自己前往暖暖區西勢水庫踏青,要回家時「竟走不出來」,怎麼也無法脫離山區,暖暖消防分隊與派出所警員展開搜山救援後,近3小時才找到賴男,當地民眾則稱這是「鬼擋牆」,讓他找不到出路回家。 \n 但警消對於「鬼擋牆」之說並未贊同,表示賴男應該是因為身體虛弱、一時間無法辨別方向才導致在山區迷路。前天中午時分,消防局接獲賴男報案,表示自己在暖暖山區迷路,「路越走越小條」,也分不清東西南北,僅說自己應該在西勢水庫附近,之後警消集結6人小組前往搜山。 \n 警消剛開始一路在山區中叫喊,不過都沒獲賴男回應,而救難人員也不斷撥電話給對方,要對方確認附近景物及位置,後來賴男找到一處疑似台電的變電箱後回報給警消,救難人員依此又花了2小時才終於找到賴男。 \n 賴男獲救後,十分感謝警消的幫忙,對於無法走出山區一事還心有餘悸,當地民眾則指稱,這樣的情節很像是「魔神仔擋路」、俗稱「鬼擋牆」,但警消則表示,可能只是賴男身心俱疲頓時無法分辨方向而已,要民眾「別想太多」。

  • 病人走不出來 義診深入偏鄉

     健保普級全民,不過偏鄉仍有許多病患受限於交通、經濟、心理等因素無法順利就醫,大林慈濟醫院義診發現徐姓婦人長期飽受巴金森氏症和膝關節退化之苦,卻因喪子之痛自我封閉,醫療團隊決定往診,直到阿嬤可以再到柑仔店和老友聊天。 \n 年屆八旬的徐老太太育有二子,大兒子因肝癌過世,小兒子工作發生意外成植物人,家中還有印尼媳婦和二個孫子,她因兒子接連發生意外,心理受創甚巨,逐漸將自己封閉在小房間裡,吃、喝、睡甚至大小便都不出門,家人相勸也沒有用。 \n 直到大林慈計醫院醫師賴寧生深入偏鄉義診,發現老太太身體和心理皆積久成疾,確定阿嬤患有巴金森氏症和膝蓋退化問題後,傳授簡單的腿部復健運動,希望因醫療團隊主動關心打開她的心房,二個月後就能實現「走到對街柑仔店和老友聊天」的願望。 \n 賴寧生說,義診得先完成行前聯繫、拜訪村里長、探勘等作業,才能有效提升病患看診意願和療效,藥物雖能療病,但愛與關懷才是治療偏鄉長輩的良藥,希望民眾和病友家屬鼓勵長輩把握機會接受治療。

  • 貼梗海棠

    貼梗海棠

     簽字之前,忽然心念一動。 \n 一個初春下午,獨自面對空白的畫布,抽完整整一包菸,喝完前夜剩下的大半瓶紅酒,忽然覺得周遭死一般寂靜。一縷白光從未曾封嚴的窗口漏進來,恰好照著含苞待放的貼梗海棠。必須找「梗」,我的「梗」。他對自己說。 \n 並不是留戀什麼,但是,自己的生命軌跡,總該珍惜。這麼多年了,該留下點什麼吧!然而,究竟要留下什麼,他其實迷迷糊糊,沒有任何概念。 \n 律師樓是相當老式的那種,就是特意保持著上世紀三十年代上國衣冠風味因此傢具講究沉重但連打字機都還沒有電氣化的那種,不用說,猶太裔的律師,是戴著金絲邊眼鏡雖然禿頭卻滿臉永遠堆笑因而很難討價還價的了。 \n 這是她選擇的律師,她覺得,價錢再貴也值得。她需要保護。嚴密的保護,錙銖必較。她的律師確實有能力滿足她的全部要求。 \n 在他們這一州,合法離婚只能基於兩種理由:虐待(包括精神虐待)或通姦。他決定用通姦,而且自願當罪人,雖然,究竟誰是罪人,彼此心知肚明。司法程序上,這是最簡捷易辦的手續,律師說,除非你願意成年累月打官司拖下去,否則我建議用這個辦法申請。 \n 看來不像是陷阱,反正,除了維持生活的最基本要求,他什麼都放棄。 \n 不過,在虐待和通姦之間,他還是猶豫了一陣,最後所以選擇通姦,只有一個理由:虐待如果是家暴,形象不太好。如果是精神虐待,豈不是更糟,連基本人格都維繫不了。既然到了這個地步,又有什麼好爭的,那就通姦吧。律師說,男方出軌最能博得法官同情,了斷最快,最省錢。就這麼決定了。 \n 二十多年的婚姻,總該留下點什麼吧,留下什麼呢? \n 轉頭看見,秘書小姐的桌上,檯燈下,一盆紫花綠羅裙的非洲堇,寂寞開著。 \n 他於是有了答案。 \n 「鄉下門口那棵貼梗海棠,我要挖走。」他的語氣堅決。 \n 「這是您的最後要求嗎?」律師問,手又一次摘下眼鏡,呵氣,擦拭。 \n 「是。」 \n 他說。 \n 她點頭。 \n 然後,他在文件末尾的合法全名下面,簽了字。 \n ● \n 離婚後的兩、三天,心情像考完大考的孩子,發現自己現在做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可以做,成天興奮,頭腦裡面不斷湧出各種念頭,身體也好像得了熱症,然而,任何念頭都只能維持五分鐘熱度,結果卻什麼都做不出來,最後竟什麼也不想做。唯一完成的工作,就是開車到鄉下去,挖了那棵貼梗海棠,裝進盆裡,帶回城裡的統樓畫室,細細淋灑,濾乾,擺在面南的窗檯上。然後,搬來一張摺椅,對著它,傻傻望著。 \n 這株海棠,是大前年春天,他們剛搬到鄉下去的時候,動心選購的。他以為是梅花,學園藝出身的她,知道不是,但究竟是什麼,也說不出來。恰好苗圃服務的一位姓陳的華人技師,就是她的大學學長,問他,才知中文原名貼梗海棠,還給了一個英文拼出來的日文品名,叫做「Toho Nishiki」。他不曉得漢字,陳技師也不知道。絕妙的是,這株枝橫葉瘦的苗木,同株開兩種花,一半緋紅,一半水紅,每朵花都緊緊貼著枝梗,這種生態,雖跟紫荊類似,又有些不一樣。紫荊的花,好像永遠保持珍珠形,花瓣很少展開,因此只適合遠觀,隔上一段距離,這初春見花不見葉的紫荊,彷彿一團紫紅煙霧,越是看不真切,越好。貼梗海棠不同,花蕾也像珍珠,花瓣展開卻像梅花。貼在梗上的梅花瓣,顯得格外英挺,眼前面對,才能刺動人心。 \n 買這株植物的緣份,是他們最終走上離婚之路的開始。 \n 他發現她跟那位園藝師的關係有點曖昧,卻不知為什麼,始終不願揭穿。她對他的無端冷漠不解,也不想把問題攤開談,就這麼僵持了一、兩年,直到一件雞毛蒜皮小事引發爆炸。誰都不明白事態為何不能收拾,也沒有人主動設法收拾,似乎都有意讓多年來有氣無力拖著的婚姻,自動消失。 \n 貼梗海棠一株二花,成為他這段婚姻生活的象徵。他望著它,絕非懷念,而是盤算,以後的路,怎麼走? \n 事實上,已經好幾年了,他畫不出來。 \n 畫不出來的意思,並不是沒畫。他繼續有作品,畫廊也繼續代理,畫展照開,好像,只要有裝置意味,畫得再不滿意,一樣有人收藏。但是,他心裡明白,那些只是生意。 \n ● \n 恢復單身生活,最困難的是,每天必須解決三餐。 \n 而且,這三餐的作業程序,從買菜、包裝進冰箱、解凍、洗菜、切菜到配料、煮蒸炒燉烤、上盤上桌,然後吃,全是一個人的事。當然,吃完收拾,也是一個人。 \n 上餐館堂食外賣,雖然簡單得多,兩、三個禮拜之後便覺得,花錢也許省事,並不一定減少寂寞。尤其是,點完菜等上菜的那段時間,不免無所適從。 \n 得學會自己解決問題。 \n 他的實踐從一碗蛋炒飯開始。 \n 幸好還記得母親的廚房動作,他也有點發明。 \n 他的蛋炒飯不久就達到專業水平。 \n 電鍋煮三碗泰國香米,水比標準略少一點。最好是隔夜飯,比較乾,一粒是一粒。先將切成丁的火腿肉油鍋煎炒微焦,鏟起待用,然後,打四個蛋,筷子攪開待用。宿飯放入油鍋翻炒加熱,等飯粒呈半透明狀時,將蛋漿澆在飯上,繼續翻炒至蛋飯不分程度,再撒上蔥花,加麻油、醬油,翻炒至所有材料渾然一體,出鍋上桌。 \n 他用美國人習慣用於三明治的煙燻火腿午餐肉代替母親的傳統金華火腿,他覺得,效果不亞於童年。 \n 三碗泰國香米炒出來的蛋炒飯,足以支撐好幾天。中間添上幾頓麥當勞、肯塔基或比薩餅,往往一個禮拜就混過去了。 \n 然而,他還是畫不出來。 \n ● \n 他的畫,其實賣得不錯。 \n 兩千年以前,他的畫,趁達康泡沫未破,熱銷。 \n 泡沫粉碎,他的畫市場,轉換地盤,在台灣的一批投資藝術品的財主中,找到了買家。 \n 當然,年輕時苦讀英文,加上他的社會活動能力,不能說沒有一定的關係。 \n 歐美一些大城市的國際聯展中,少不了他。亞洲更是浪得虛名。 \n 這幾十年,台灣、香港和大陸的年輕畫家,一輩接著一輩,飛蛾撲火一樣,給吸引到紐約這個世界最大、競爭最激烈的藝術品產銷基地。然而,他們大都是不開車、不講英文、離開唐人街便無法生活的人。能夠像他這樣名利雙收而又能在無論圈內圈外都備受尊崇的,究竟還是鳳毛麟角。在台灣的媒體上,被視為揚眉吐氣、為國爭光的藝術大師;在美國的繪畫市場上,被視為多元文化的亞洲移民代表,這種雙重身份,究竟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機緣下,成為他半夜醒來無法驅除的夢寐,自己也不清楚。 \n 唯一清楚的是,忽然一天,面對畫室牆上畫廊預付了訂金的大號畫布,他感覺厭惡。 \n 或許是讀到大陸一位前輩的警句,或許是看到元代一位畫家的山水,他不知道孰先孰後,總之,那是刺激他決定到紐約北邊差不多一百英里的荒郊野外隱居的真正動機。他買下一幢廢棄的農莊,僱人改造成畫室。 \n 他在日記上寫道:洗心革面。 \n 四個字,每個字都跟著一個特大的驚歎號。 \n 下面有兩段文字: \n 吳冠中說:歷史最殘酷,歷史也最公正。 \n 范寬、董源、巨然,還是王蒙? \n 他在鄉下隱居三年,唯一的成就是,離婚。 \n 社會是健忘的。等到他回到城裡,不久就發現,除了幾個老朋友,誰都把他忘了。媒體換了新面孔,畫廊展出新風格,連過去最迷他的那些收藏家,態度都冷淡了。 \n 幸好他終於解決了三餐,習慣了一個人從頭到尾料理一切的三餐。 \n 他成天焦心苦思,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怎麼要。他跑書店,上網,鑽圖書館,既不交女友,也不社交。格林威治村,蘇荷,不去了。東村和布魯克林那批開始冒尖的東西,也懶得管。時間無所謂,他有的是時間。 \n 他把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中國傳統藝術史上面,摸清歷代沿革和傳承,繪畫和書法之外,又延伸到陶瓷、青銅器、絲織、漆器、古建園林和小品文玩。 \n 多次專程巡視北美各地收藏中國文物的大博物館,準許照相的,都留了記錄。 \n 如是兩、三年,還是畫不出來。 \n 一個初春下午,獨自面對空白的畫布,抽完整整一包菸,喝完前夜剩下的大半瓶紅酒,忽然覺得周遭死一般寂靜。一縷白光從未曾封嚴的窗口漏進來,恰好照著含苞待放的貼梗海棠。 \n 疏枝橫斜,剛灑水的枝條呈青黑色,即將冒葉芽的地方,錯落佈置綠意,但花芽已然成形,緊貼粗梗,水紅和緋紅珍珠數十粒,螺旋參差排列。 \n 必須找「梗」,我的「梗」。他對自己說。 \n ● \n 那一年,是他破繭而出的一年。 \n 他把統樓租出去,籌得經費,安排好旅程。 \n 他看了武夷山,喝了鐵觀音。再到江西看龍虎山,三清山,廬山。 \n 他在黃山和富春江一帶盤桓了幾個月。多年前,台北美術館安排他的個人展期間,曾經特許,看到過故宮博物院珍藏的《無用師卷》。這一次,他花了不少力氣,透過特殊關係,終於在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館,看到了黃公望的《剩山圖》。胸臆中的《富春江山居圖》,完成了印象上的合璧。看完之後,他決定,趙孟頫、黃公望那一路,不是他要的。他要王蒙。那些山,東倒西歪,跌宕的岩石,藏著突兀,像喝醉酒,又像神經不太正常,這是他要的。用這樣的岩石和山,寫隱居這樣的題材,他拜倒。可惜他手邊只有一張榮寶齋的木版水印,原件雖無緣親眼目睹,也無所謂了。 \n 僱舟在西溪濕地徜徉的那天下午。他得出結論。 \n 他心悅誠服的山水畫,應該有山無水。或者,水只能當襯托,只是配件,跟亭臺樓閣、草木人物一樣。 \n 真正追求的,只應該是岩石,山的岩石,岩石的山。 \n 本來,計劃中的泰山、華山、衡山……,都不再重要了。 \n 回到紐約,他畫出自己真正想要的第一張畫。用的不是水墨,也沒用宣紙。他知道,什麼道具,什麼媒介,什麼材質,關係不大。關鍵只在有沒有「梗」。現在,他的「梗」,就是他內在體驗的東西,像他們的岩石,山。 \n 緊貼著梗運作,終於發覺,他的成品,完全擺脫了裝置意味,像疥瘡治癒的皮膚,他覺得,一切好乾淨。 \n ● \n 瘋狂投入工作一年,一張畫也賣不出去。 \n 然而,他不在乎。 \n 他知道,他的海棠,終歸有含苞待放的一天。

  • 「才兩三天 人就走不出來」

    「才兩三天 人就走不出來」

     今年缺水乾旱多嚴重?走一趟石門水庫就知道。除了俗稱「薑母島」阿姆坪有民眾受困,必須仰賴直升機營救,水庫水位降至兩百廿米以下,久違的新柑坪「夢幻大草原」也露出,雖然景致特殊,但大溪人恐怕都不希望見到這種「美景」。 \n 大溪鎮復興里長倪源昌指出,住在阿姆坪島上居民原本有卅多位,但有許多學童必須上課,早在十天前,就相繼將子女先遷出,僅留生病老人在阿姆坪島上,這幾天水位持續下降淤泥愈多,老人才驚覺不對勁。 \n 「不過才差了兩、三天,人就受困走不出來了!」大溪鎮長黃睿松表示,這幾天,水庫水位下降速度實在很嚇人,「彷彿瞬間水被蒸發,全都不見了」,先前還聽說有人想回去過母親節,探望老母親,不料發現乾旱泥路,人根本就走不過去,如今連「水路」也跟著斷了,今年乾旱情況超乎想像。 \n 大溪鎮公所第一時間申請空勤隊支援任務,搭配大溪消防分隊,傍晚順利救出八十四歲病患呂方伶,送國軍總醫院持續住院檢查。八十二歲王有本以及六十歲江秀美,就近到大溪親友家,其餘住戶下午自行走古道至復興三民,兩位較年輕民眾將協助匆忙疏散民眾住家關閉水電瓦斯後,再從山路出來。

  • 鬼打牆 婦人走不出市區荒草地

    真有鬼打牆?彰化市七十歲林姓老婦人廿六日中午時分外出買東西,想抄近路,走進住家附近一處約零點五公頃、長滿雜草的空地後,竟然就走不出來!婦人走到全身乏力高呼救命,消防分隊獲報深入草叢將她救出時,已經是晚上八點。 \n「救人喔……」彰化市永安街附近一處野草叢生的空地,前天晚間約八時許,突然傳來一聲聲淒厲的呼救聲。路過民眾聽聞後雖然停下腳步查看,卻都看不到人影,擔心有人摔落在暗處的排水溝中,於是電話報案。 \n彰市半公頃空地 正午迷途八小時 \n消防分隊及彰化警分局員警抵達現場,最初摸黑搜尋時,依然沒有見到人影,突然間,才又聽到婦人的求救聲是從草叢中傳來。經深入草叢翻找,果然發現一名年約七十多歲的婦人,全身無力的癱坐地上,神情顯得非常疲憊。 \n獲救的林姓婦人驚魂未定向消防人員表示,她家就住附近,中午十二點過後要到三民市場買東西,為了想抄近路,才會走小路進到該長滿雜草的空地,沒想到竟然就走不出來,且在草叢中迷路長達八小時,直到天色已暗,又渴又餓才大聲呼喊救命。 \n呼救聲獲救 民眾議論疑遇鬼打牆 \n消防人員說,老婦人身體很健康,且精神上及智商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會在零點五公頃不到的草叢迷路,而且迷失長達八個小時,確實離奇,民眾議論可能遇到鬼打牆。 \n消防局第一大隊大隊長邱聰佳表示,在不熟悉的環境中,人確實有可能迷失方向,即使是在一個小小的區域,所以呼籲民眾外出時,避免走不熟的路。 \n精神科醫師徐宏銘分析「鬼打牆」現象,認為婦人應係短暫認知功能喪失,過去臨床上遇過類似病例,若不是歇斯底里症狀發作,就有可能是早期的失智症狀。 \n精神科醫師分析 係早期失智症狀 \n他說,有些人這一秒就不記得上一秒做過什麼事,甚至突然驚覺「我為甚麼在這裡?」分析其原因,多為因創傷、焦慮、高度壓力下造成心理障礙,因而短暫歇斯底里發作;病人會自述這一刻不記得上一刻在做什麼,或原本要出門買菜,出了門卻忘了為什麼出門,但這類病人以中壯年為主。 \n但如為老年人,徐宏銘提醒要懷疑是失智症的早期症狀,因為失智症早期症狀不明顯,有些人只以為是老了、記性差,偶爾會出現失憶、認知功能喪失,都應視為警訊及早就醫審慎評估,以免錯失黃金治療的時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