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的搜尋結果,共11

  • 感恩的心公益展 永豐與喬瑟亞分享愛

    感恩的心公益展 永豐與喬瑟亞分享愛

     永豐銀行邀請喬瑟亞於3/1~4/30在林口忠孝分行,舉行公益攝影展,永豐銀行實體分行通路除提供便利的金融服務外,結合有特性的公益展,為向來冷調、嚴肅的金融機構增添人文氣息,傳遞溫馨分享愛。

  • 張棟樑痛苦換好戲「值得」

    張棟樑痛苦換好戲「值得」

     「微笑王子」張棟樑自從2012年的《愛情女僕》後,在台灣幾乎沒有戲劇作品,直到去年來台拍攝三立《一千個晚安》,才又看到他熟悉身影,隨著該劇最近正在熱播,不少觀眾稱讚他演活劇中「程諾」,覺得此角根本捨他其誰。其實,該劇拍攝過程坎坷,還曾經歷停拍一個月,這讓專程從馬來西亞來台北租屋而居的張棟樑,非常焦躁甚至發火,更一度痛苦得向經紀人說:「讓我走。請他們換個人吧!」 \n 「虛耗是很累人的事,當時的我很徬徨痛苦,因為看不到前方的路,而我必須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嘛。」張棟樑認為不能毫無目的徬徨等下去,因此曾在與電視台高層開會時,一口氣「把心掏出來」發洩30分鐘,當時他建議劇組先解散,等劇組重組好,他再回來。「因為我在台北租了房子,劇組其他人停工期間可以回到原來生活,做平常會做的事,而我卻不行。台北租的房子空間較小,我什麼都無法做也走不了,覺得透不過氣,只能瘋狂健身。」但經紀人等身邊好友不斷安慰他,勸他不能走。 \n 待片場6月不鬆懈 \n 他直言拍這部戲確實遇到一些不開心,但也有很多開心的部分,最開心的是與劇組的人相處,大家為了戲好而一起努力,「就算是拍戲遇到的辛苦也是開心,只要是在片場的日子都是開心的,那些『阿雜』的事都跟片場無關,劇組感情都很好」。事過境遷後的他苦笑說,家人都會吵架,過去就過去了,當初想要傳達的精神已經做到了,希望觀眾也都感受到這精神。 \n 戲播出後頗受好評,他對此覺得很感恩,「雖然這角色當初第一屬意的不是我,但兜兜轉轉,後來是我,這也是緣分的安排。看到有人說看到我演的程諾後,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去演這角色。就覺得一切付出值得了。」在片場的6個月,他從沒有真正鬆懈過,也盡最大努力做到「我能看到的方向的100分」。 \n 活得自信不迎合人 \n 曾經出走戲劇圈的他,重新找回拍戲熱情,覺得拍戲是快樂的,也很想再繼續拍,「拍戲一定有很多瑣事,至於怎麼不被瑣事影響專心拍戲,已經感受到、也學到了。」他表示,挫折讓他深深上了一課,現在的自己滿適合演戲。 \n 再回來的張棟樑比以前「鬆」也自在許多,他也坦言,以前年輕時不懂事,因為不知道要幹嘛,就迎合取悅大家,「但現在是時候該有自己的想法了,不管是個性、作品或表演」。 \n 他這5、6年一直都很做自己,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也滿有自信,「以前上班一個樣,下班一個樣,現在則都是一個樣,人很鬆,有自己的步調和風格,知道如何走出我想要的一條路。」

  • 專訪/張棟樑拍《一千個晚安》痛苦也開心 曾拜託「讓我走」

    專訪/張棟樑拍《一千個晚安》痛苦也開心 曾拜託「讓我走」

    曾在台灣偶像劇圈占有一席之地的「微笑王子」張棟樑,自從2012年的《愛情女僕》後,在台灣幾乎沒有戲劇作品,直到去年來台拍攝三立《一千個晚安》,才又看到他熟悉身影,隨著該劇最近正在熱播,不少觀眾稱讚他演活劇中「程諾」,覺得此角根本捨他其誰。其實,該劇拍攝過程坎坷,還曾經歷停拍一個月,這讓為了拍戲專程從馬來西亞來台北租屋而居的張棟樑,非常焦躁甚至發火,更一度痛苦得向經紀人說:「讓我走。請他們換個人吧!」 \n \n「虛耗是很累人的事,當時的我很徬徨痛苦,因為看不到前方的路,而我必須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嘛。」張棟樑說,大家都是在同一艘船上,他認為不能毫無目的徬徨等下去,因此曾在與電視台高層開會時,一口氣「把心掏出來」發洩30分鐘,當時他建議劇組先考慮解散,停多久都沒關係,等劇組重組好,他再回來。「因為我在台北租了房子,劇組其他人停工期間可以回到原來生活,做平常會做的事,而我卻不行。台北租的房子空間較小,我什麼都無法做也走不了,覺得透不過氣,只能瘋狂健身。是靠著他們(指經紀人等身邊好友)安慰我,勸我不能走」。 \n \n他直言拍這部戲確實遇到一些不開心,但也有很多開心的部分,最開心的是與劇組的人相處,大家都為了戲好而一起努力,「就算是拍戲遇到的辛苦也是開心,只要是在片場的日子都是開心的,那些阿雜的事都跟片場無關,劇組感情都很好」。事過境遷後的他苦笑說,家人都會吵架,過去就過去了,他也已能理解當時大家都是為了戲好,當初想要傳達的精神已經做到了,希望觀眾也都感受到這精神。 \n \n戲播出後頗受觀眾好評,他的演技也獲不少稱讚,他對此覺得很感恩,「雖然這角色當初第一屬意的不是我,但兜兜轉轉,後來是我,這也是緣分的安排。看到有人說看到我演的程諾後,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去演這角色。就覺得一切付出值得了。每件事都會有挫折,也因為遇到挫折,我們才會做得更好」。在片場的六個月,他從沒有真正鬆懈過,一直都進到角色裡,就算當下曾不太清楚目標何在,但也盡了最大努力做到「我能看到的方向的100分」。 \n \n曾經出走戲劇圈的他說,已經重新找回拍戲熱情,覺得拍戲是快樂的,也很想再繼續拍,「拍戲一定有很多瑣事,至於怎麼不被瑣事影響專心拍戲,已經感受到、也學到了。那些挫折讓我深深上了一課。覺得現在的自己滿適合演戲」! \n \n許多粉絲也發現,再回來的張棟樑比以前「鬆」也自在許多。他也坦言。以前年輕時不懂事,因為不知道要幹嘛,就迎合取悅大家、盡量配合,做到大家想讓他做的,「大家希望我這樣,那應該就是對的,我就盡量做到。但現在是時候該有自己的想法了,不管是個性、作品或表演」。 \n \n他說這五、六年一直都很「做自己」,現在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也滿有自信,「以前上班一個樣,下班一個樣,現在則都是一個樣,人很鬆,有自己的步調和風格,知道如何走出我想要的一條路」。

  • 搶攻竹科親子票源 鄭美娟自學成氣球達人

    搶攻竹科親子票源 鄭美娟自學成氣球達人

    新竹市東區市議員候選人鄭美娟擁有一雙巧手,在親子族群眾多的東區競選,看網路影片自學折氣球有成,透過造型氣球互動,成為孩子們眼中的「氣球達人姐姐」,競選幕僚也跟著學,鄭美娟笑說,現在總部來幫忙的親友團都是氣球達人!泰迪熊、花兒、貴賓狗、寶劍等通通難不倒他們。 \n \n多數人在試著折氣球時,都會怕氣球破的瞬間,其實鄭美娟也不例外,她表示,一開始學摺氣球時,心理準備做了很久才敢把手中的氣球轉下去,後來轉變成自己主動去找影片學折氣球。 \n \n相較激情呼口號的傳統競選模式,鄭美娟的氣球活動更為溫和,也更貼近選民的心,她說,她自己也是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對於傳統選戰會出現的擾民情況,她盡量避免。 \n \n雖然從事公共服務14年,但是第一次參選,新人沒有基本盤,只能更努力讓大家認識,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一條與市民連結的路。

  • 柯耀東父子聯展以畫聆聽父子對話

    柯耀東父子聯展以畫聆聽父子對話

    迎接即將到來的父親節,日月千禧酒店特別推出藝術家父子檔「柯耀東與柯適中聯展」,兩人透過水墨畫、油畫的「對畫」,在父親節前夕進行父子「對話」,飯店則打造下午茶蛋糕為「調色盤」,邀所有父子一同「對畫」。 \n分別拿出4幅、15幅作品在日月千禧展出,柯適中說,父親的創作屬於有「視覺經驗」的繪畫,多描繪他從小生長的農村生活景致,自己早期畫的也是這樣農村景色,但慢慢的、在接觸更多畫技後,覺得表達方式應該更多元。 \n拿出一幅柯耀東所繪、亮黃色的豐收圖,以及柯適中繪畫的抽象風景畫,柯適中說,自己的創作現在傾向用色彩表達風景溫度、加入主觀情緒,成為簡化的、變形的風景,等於走出自己一條路,希望增添更多可能性。 \n父子倆各自有各自的繪畫風格,柯適中認為這是「填補兩種不同的意象」,而在父親節前夕,配合柯家父子聯展,日月千禧西點主廚李政諺打破西點框架,將下午茶變成畫畫教室,享用者可利用果醬顏料在蛋糕上揮灑,希望促成另一種「父子對話」。

  • 黎明摳門又龜毛 12顆鳳梨酥百人分享

    黎明摳門又龜毛 12顆鳳梨酥百人分享

    黎明先前來台拍攝已於6月殺青的兩岸合資電影《消失的愛人》,但在台2個月的拍攝期間,「黎先生」摳門、詭異的傳言滿天飛,已成都市傳奇。本刊據報,其中最詭異的事蹟,莫過於「鳳梨酥不夠吃」,貴為四大天王之一的他,請100多人的劇組吃「12」顆鳳梨酥!反觀飾演男二的林俊傑則出手闊氣,包下1台餐車,直接在拍片現場慰勞工作人員,形成極大對比。 \n黎明先前被拍到悄悄來台,其實是為了拍攝電影,他來台2個月都在拍攝《消失的愛人》。苗栗拍戲台中買便當工作人員指出,黎明拍攝時要求頗多,拍攝外景戲,他要個人專用戶外冷風扇,此外,便當也要有專人打理,還擬了一周菜單,攤開來看,幾乎每天需求都不同。某天專門負責黎明便當的工作人員為找美味的雞腿便當,特地到台中去購買,幸好這天拍攝地點也在台中,所以還算好處理。 \n隔天,一行人移駕苗栗拍攝,工作人員照著菜單指示,準備當天要的素便當,沒想到,在放飯的前1小時,黎明臨時指定要吃之前台中的雞腿便當!工作人員只好駕著車,跑去台中買1個便當到現場。一盒鳳梨酥百人分享劇組人員表示,黎明對吃要求很細,工作人員盡量配合,大家那麼辛苦,他慰勞一下大家也無妨。某天他拿著1盒粉絲送他的鳳梨酥給工作人員,並指示發給大家吃,令人傻眼的是,1盒鳳梨酥只有12顆,在100多人的劇組完全不夠分,每人僅得0.12顆!工作人員還擔心太快吃光,大家會不知道黎明的心意,於是在盒子上寫著大大的「黎先生請大家吃」,但因為數量太少,只好在盒子裡放些居家必備、出外良品和老少咸宜的旺旺仙貝充數一下。 \n只不過這樣少之又少的12顆鳳梨酥,不請還沒事,請了反而在劇組裡成了開玩笑的好話題,例如:「欸~你有吃到黎先生的鳳梨酥嗎?」或是,「我有吃到鳳梨渣。」現場不收音、不拍照劇組人員指出,黎明在拍攝過程中的要求特別多,剛開拍時,他表示不喜歡別mic,原以為換個資深收音師會好一些,沒想到,他表示習慣事後配音,認為現場收音會干擾演戲的情緒,就連在他面前使用麥克風支架收現場音也不可以,不希望視線內看到有竿子在晃。 \n除收音組,側拍師也不能出現在黎明眼前,想拍就要偷偷來,導致拍片現場呈現躲貓貓的搞笑畫面,所有會干擾黎明演戲的工作人員,都必須找遮蔽物躲起來才能完成工作。在黎先生的眼前,只能出現攝影師和導演,所以一行人乾脆全躲到攝影師後面默默完成工作。雖然拍片過程遇到許多難題,但此片已殺青,進入後製期,7月將在北京舉行發布會,並選在今年光棍節11月11日上映。相較於黎明諸多無厘頭行為,飾演男二的林俊傑和女二張榕容,兩人顯得大方又貼心。2人自掏腰包包下餐車,直接請餐車到現場做給工作人員吃,讓辛苦一整天的大家,能無時無刻補充體力。就連女主角王珞丹也叫飲料慰勞大家,跟黎先生的12顆鳳梨酥,形成極大對比。 \n經紀人表示不便透露《消失的愛人》是由拍攝《被偷走的那五年》的大陸導演黃真真執導,此片男女主角分別為黎明及王珞丹,男女配角則是台灣歌手林俊傑,及亞太影后張榕容。此片講述一段淒美浪漫的生死戀故事,在片中與王珞丹飾演夫婦,妻子因登山遇難喪生,但因老公堅定的愛意喚回魂魄。黎明透露,《消失的愛人》是他相隔19年再次因感動淚灑片場的電影,因被劇本打動:「看到經紀人看劇本看到流淚,引起我的好奇心,花45分鐘快速看完第1版劇本,看完我覺得酸。」隨後便接下這部戲。歌王林俊傑一直很想挑戰戲劇,而此片也成為他的首部電影演出,從金曲歌王跨足至電影咖。關於黎明來台拍片引發的傳言,負責台灣部分的製片表示:「電影還未上映,不便透露相關內容,也不想針對這部片受訪。」而黎明經紀人陳善之則說:「沒有跟黎明來台拍這部戲,主要是由台灣的助理負責,我不清楚他拍片的事情。」記者向他詢問台灣助理連絡方式,他則表示:「不方便給。」無法獲悉更多回應。 \n事隔19年 新劇堪比經典先不管黎先生是否摳門,他主演的《消失的愛人》,倒非一般的愛情片,還帶點懸疑的味道。其實這片拍得頗辛苦,除了在台拍攝,也花了很多時間在大陸雲南玉龍雪山取景。黎明還透露,《消失的愛人》是他繼1996年《甜蜜蜜》之後,19年來在片場再次情不自禁感動落淚。 \n黎明會提到《甜蜜蜜》,拿該片加持《消失的愛人》並不令人意外。畢竟《甜》片是個經典。而該片上映日期也小有考量,打算在秋天公映,導演黃真真幽默說:「情到濃時,深秋獻映!」看過片的影人表示,影片中的傷感催淚元素,在喜劇、動作片、3D片橫行的電影市場,用心打磨的淡淡情感或許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王珞丹在片中與黎明飾演夫妻,她與黎明演有諸多對手戲,還有虐心的生死戀戲碼。而她飾演的角色,不僅是黎明的太太,還是個「靈魂」。她說,飾演的秋捷與丈夫凱峰(黎明飾)在一次攀登雪山中意外離去,但是由於凱峰強烈的愛,令她魂歸故里。導演黃真真表示,此次王珞丹在片中將有如夢似幻、仙女般的美麗,而為人母、為人妻的知性、純美更是她角色中的突破點,觀眾也將在電影中看到一個與以往非常不一樣的王珞丹,這個角色鐵定能打破王珞丹以往的鄰家女孩印象。 \n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52期《時報周刊》。本期雜誌好康活動多多。1、全通路雜誌均內附超商折價券,讓讀者激省1114元。2、自1951期開始連續4期,凡在全省7-11、全家超商購買《時報周刊》即贈送咖啡1杯。3、「styletc.樂時尚」於台北華山藝文特區舉辦「PLAY ONE野餐派對」,報名即送小丸子野餐墊及保冷袋等多樣好禮,詳情請參看「styletc.樂時尚」活動網站。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新上市時報周刊 \n

  • 資訊櫥窗-2012年「北富銀身心障礙才藝獎得主聯合畫展」精彩登場

     台北富邦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舉辦「發現不可能Ⅲ-北富銀身心障礙才藝獎得主聯合畫展」今天在社教館正式開幕,希望社會大眾透過這些精彩的畫作,更進一步認識這群優秀的身心障礙藝術家,並支持、鼓勵身心障礙朋友繼續藝術創作,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n 北富銀基金會本著「用才藝送愛心」的理念,自2004年起迄今共舉辦5屆「北富銀身心障礙才藝獎」,並於2007年起以「發現不可能」為主題,連續為得主舉辦聯展。 \n 今年再次集合歷屆才藝獎得主的精彩畫作,舉辦「發現不可能Ⅲ-北富銀身心障礙才藝獎得主聯合畫展」,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更親自蒞臨看展,具體表達對身心障礙藝術創作者的關懷與鼓勵。蔡明忠表示,北富銀基金會長期舉辦「身心障礙才藝獎」,包括平面創作及表演藝術選拔,傳達「超越障礙,挑戰無限」的才藝獎精神,發掘更多具有藝術天賦的創作者;之後再藉由舉辦聯合畫展和音樂會,提供身心障礙者更寬廣的表演舞台,鼓勵他們勇於突破身心障礙的先天性限制,發揮藝術潛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 小野對談-林義傑 寫告別信 跑出未來

    小野對談-林義傑 寫告別信 跑出未來

     他很喜歡跑步,父母卻希望他念書。十五歲那年,他寫了封「告別信」給父親,決定這一生要用「雙腳闖天下」,從此離家展開「說到做到」、「對自己殘忍」的挑戰極限運動生涯。他是林義傑,他做到了當年告別信上的所有承諾,並且繼續跑向前方。 \n 完成挑戰絲路的萬里長征後,林義傑在回台短暫空檔來到中視攝影棚,接受作家小野與中時團隊的深度訪問。「你在何時發現自己的天賦?」是小野拋出的第一個問題,也是很多年輕人對這位超級馬拉松健將的最大好奇。 \n 認清自己條件 挑戰極限運動 \n 「我從小就喜歡跑步,但會投入超馬,是從國小四百公尺一路跑到大學馬拉松,全都循序漸進跑過後,知道自己不適合五千、一萬公尺,馬拉松甚至更長的距離卻是我的優勢。認清自己的條件後,我就開始善用自己的優勢。」連摸索興趣都是一步一腳印,林義傑強調,「可以用跑步看世界,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n 小野追問,在強調升學主義的台灣教育環境中,雲林出生、台北長大的林義傑如何面對來自家庭的反對壓力? \n 「爸媽希望我當醫生、老師、律師,但我沒那麼聰明,我就只想以跑步當志業與事業,爸媽當然會有很大的挫折。」不過,林義傑笑說,他不服輸的個性跟父親很像,儘管父母明確希望他念高中、考大學,他仍想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一條路,於是,他在國中畢業十五歲那年,勇敢寫了封「告別信」給父親。 \n 讀體育會撿角 父親噙淚勸阻 \n 當時林義傑想去田徑名校西湖工商追隨體育名師潘瑞根,他在告別信中向父親保證,他一直跑步也能考上大學,讓林家一圓有個大學生的夢,希望父親放手讓他「雙腳闖天下」。老爸讀完信後奪門而出,噙著淚勸阻:「讀體育的將來會『撿角』(沒前途),你好好聽我勸!」這幕景象則讓林義傑終生難忘。 \n 鐵了心「跑」向前程的林義傑,卻比同輩年輕人更加務實。他一邊練跑一邊流淚苦讀,終於在重考一年後進入台北體院,成為林家第一位大學生,後來更拿到中正大學碩士學位,遠遠超過了父母當初的期待。 \n 日訓練夜開車 一天睡四小時 \n 林義傑並透露,他念台北體院時的生活作息如下:「早上五點半開始練跑、八點上課、下午繼續訓練、晚上九點開計程車賺錢,開到大約凌晨一點,達到一天目標七百元後,回家短暫睡眠,五點半再度起床跑步……」當時林義傑是和老爸輪流開計程車,藉此掙得學費與生活費,也與老爸之間產生微妙的親情聯結。 \n 「這些過程無論再辛苦,都是我自己的選擇,必須自己承擔。有些人說我做事情很絕、很殘忍,事實上,我對自己更殘忍,我認為這種紀律非常重要。」在這種嚴以律己的要求下,連續奪得二千年台北國際二十四小時超馬冠軍、台北國際一百公里馬拉松冠軍的林義傑,決心參加二○○二年世界極地超馬賽事中的撒哈拉沙漠七天六夜二五○公里長征,就此開創台灣人從未挑戰過的嶄新運動領域。 \n 不為獎金而跑 只信說到做到 \n 「世界四大極地超馬賽事完全沒有獎金,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跑?」小野非常好奇。「奧運、國際田徑協會、波士頓馬拉松也都沒有獎金呀,獎金是各國或贊助企業自己發的。獎金其實是違反人類運動精神的,靠獎金過生活也太辛苦了,我從來就不是為了獎金而跑。」林義傑強調,他不是以運動作為工作,而是自己有一家活動廣告公司,藉此維生並支援跑步所需的經費,這才是腳踏實地的生活方式。 \n 「我的人生哲學就是『說到做到』四個字,我做任何事情都有計劃、策略與方式,雖然可能會得罪人,但我相信只有說到做到、腳踏實地,才能一步步實現理想。」這是林義傑對自己的期許,也是他在含淚寫下告別信多年後,送給父母最好的禮物。

  • 感謝您!人生大滿貫 我還有夢

     我還有一個夢想,就是將圍棋種子往下扎根,我創始的「四路圍棋」已是兒童圍棋教材,可以讓小朋友輕易的入門,進而引發學棋的熱忱。…您說過,「想要擺脫勝負的束縛,就要先學會謙卑,長跪過的人才會掏空自己。」此話我曾再三品味… \n 海峰老師您好: \n 弟子心中有句話想告訴您,卻遲遲沒說出口,這句話就是「感謝您」! \n 猶記得二十一年前走進您家大門時,雖然對一切都還懵懵懂懂,內心更是忐忑不安,卻深信老師能帶領我走向光明的未來。 \n 或許是我自信心不足,也可能是我在學棋的過程中無法突破瓶頸,十三歲那年剛過完農曆年的某天早上,我敲了您的房門,並且告訴您,我決定放棄棋道,當時您沒有半句苛責,不過,我能體會出您心中的不捨與失望。 \n 不久,我在夢中下了一盤好棋,似乎是老天爺告訴我別輕言放棄,當我再次來到您的房間,您告訴我,「心魔得由自己克服,旁人是幫不來的!」這句話讓我至今奉為圭臬不敢或忘。 \n 學棋路程中的酸、甜、苦、辣都嘗遍了,從入段開始到第一次取得本因坊挑戰權,之間相隔了七年時間,我記得二○○一年清明節那天,我打電話回家告訴家人這項消息,父親在電話那頭語帶哽咽,我曉得他是替我開心,也知道我終於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n 老師,這些年來我陸續拿到本因坊、王座、名人、碁聖、天元、十段和棋聖,完成了大滿貫(註一)夢想,也曾同時擁有五個頭銜,如果沒有您當年的諄諄教誨,就沒有如今的豐碩果實。 \n 已到三十而立階段,我現在有賢慧的妻子與兩個漂亮的女兒,人生至此應該滿足了,然而,老師,我還有一個夢想,就是將圍棋種子往下扎根,我創始的「四路圍棋」(註二)已是兒童圍棋教材,可以讓小朋友輕易入門,進而引發學棋的熱忱。 \n 您說過,「想要擺脫勝負的束縛,就要先學會謙卑,長跪過的人才會掏空自己。」此話我曾再三品味;現在,我也經常在家中舉辦研究會,開放給所有喜愛圍棋的同好切磋交流,謝依旻、林漢傑都精進不少,未來前途無可限量。 \n 老師,您的棋路與風骨都是我一輩子追求的目標,每次見面,都能感受到您寬闊無比的胸襟。我如今正亦步亦趨的跟隨您的腳步前進,期盼有朝一日能獲得您的肯定與嘉許。 \n 弟子 張栩 拜上 \n (張栩口述,記者黃邱倫整理) \n ◎註一:日本棋院每年都有舉辦七項大型賽事,其中棋聖獎金最高,因此被譽為最高榮譽頭銜,拿遍七大賽冠軍就是大滿貫棋手,日本棋院至今僅有趙治勳和張栩完成過這項里程碑。 \n ◎註二:四路圍棋本來是張栩設計給長女張心澄遊戲所用,雖淺顯易懂,但卻也有不少變化,因此,現在已有出版社出書,更被圍棋社列為教材。

  • 上山下海 打造專業品牌

    上山下海 打造專業品牌

     1986年,當時26歲的程鯤,以幾百萬資本創立歐晉企業,打造歐都納(ATUNAS),誓成國內戶外休閒用品第一領導品牌。而今,他不僅做到了,還在2006到2009年間,耗費3千萬,組織探險隊,陸續完成全球七大洲最高峰的攻頂計畫,創下多項世界紀錄,也為歐都納的發展寫下歷史性的一頁。 \n 「只有形塑專業的品牌形象,才能為企業找到永續經營的發展目標!」這樣的認知,很早就在程鯤的腦海中生根萌芽,所以即使早年父親所創立的山王工業已具有深厚基礎,程鯤還是堅持,要以自己的方式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n 從基層做起 走自己的路 \n 從小,程鯤就跟隨喜歡「上山下海」的父親一起從事戶外運動,養成他對山林原野的愛好。國中時,他常號召三五好友去野外露營郊遊;高中時去登山,甚至曾經迷失在深山中一夜,依然不減他親近大自然的熱忱。他常笑著對人提起小時候發生的一件趣事,「我才剛出生不久,臍帶才脫落,父親就將我放進家附近的小河裡學游泳。」所以當日後程鯤創立以全方位發展戶外休閒運動相關產品的歐都納品牌時,結合興趣的事業,對他來說早已跳脫一般人對工作的認定,不僅只是賺錢而已。 \n 所以一開始,在周遭人都認為他理所當然該接掌家族企業的氛圍下,程鯤卻選擇到工地扛模板、挑磚頭,賺取一天僅200元的薪資,也曾當業務員,挨家挨戶推銷賣手錶;直到23歲,他進入山王工業,他還是從臨時工做起,歷經倉儲員、送貨員、產品開發,少有人知道常在一旁拖海綿、綁海綿的他,竟是董事長的兒子。 \n 儘管如此,對未來,他早已有定見,從基層做起,穩紮穩打經營屬於自己的事業。 \n 當他看到戶外休閒活動所可能創造出的龐大商機時,「經營品牌,打造企業專業形象」的構想在他心中逐漸成形。 \n 他在山王工業中首度提出企業轉型的想法,希望公司能由原來的OEM代工,轉型為具有專業品牌形象的企業。 \n 「一個企業如果沒有品牌形象的支撐,很容易受到市場價格的影響。而經營品牌,雖然需要長時間進行品牌形象耕耘,以及針對消費者的喜好來設計及開發商品,複雜度高,但品牌形象若建立,則可受到消費者的肯定、喜好、愛用,進而變成我們的品牌傳播者。」 \n 程鯤為了加強他的看法,遂花了八個多月的時間,展開地毯式的拜訪客戶活動,全台總共1,500多個據點,他一家家拜訪,結束後,並一一寄出一張致謝的明信片。誠懇的態度,為他爭取到許多訂單,平均拜訪1.4家即成交一家的高比率,讓程鯤為打造歐都納的品牌之路,充滿信心。 \n 自創公司 經營品牌 \n 然而,驟然增加的廣告行銷費用,卻也讓公司內部出現反對聲浪。從經營品牌開始,營業額雖然增加到732萬,但卻花掉高達一半以上的行銷費用,程鯤表示,當時面對部分股東的質疑,他雖然大力主張經營品牌,強調行銷業務的重要性,但依然有人認為外銷代工每年花費不到100萬作行銷,利潤又高,為什麼還需要經營品牌。 \n 在這樣的情形下,程鯤只好夥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集資另創歐晉企業。 \n 為了擴展知名度,推廣商品,程鯤首先讓當時十分風行的秀姑巒溪泛舟業者試用歐都納的救生衣,在花蓮當地爭取到近乎八成的佔有率,為歐都納建立良好的口碑,更為歐都納爭取到許多商機。 \n 不僅如此,包括各登山、游泳、帆船等社團領導者的試用,長期的贊助,由上到下,擴散到各階層的使用,都讓歐都納慢慢從口耳相傳中,迅速擴展零售版圖。而各種戶外休閒活動的舉辦,譬如衝浪比賽,更是奠定歐都納企業品牌形象的重要歷程。 \n 組織一個世界級探險隊,挑戰登山極限運動,為台灣在國際上發聲,證明台灣人的能力……,這個想法很早就在程鯤的腦海中成形,尤其當他面對國外每每攀登世界高峰,創下歷史性一刻的剎那,唯獨台灣始終像是局外人似的,他總在心裡暗自惕勵自己,總有一天當歐都納茁壯到可以有足夠的能力時,他定要實現這個夢想──為自己,也是為企業、為台灣人的夢想而努力打拚! \n 懷抱著這樣遠大的夢想,程鯤帶領歐都納團隊不斷向前衝鋒陷陣,作出的亮麗成績,終於贏得家中長輩的支持,於2000年山王工業正式與程鯤一手打造的歐晉企業合併,並在歷經同業削價競爭、市場萎縮時,以歐都納的優良品質及塑造出的品牌形象,依然維持穩定的價格,另方面,亦在公司內部,積極進行組織再造、企業健診,務求資源與人力能作最有效的運用。 \n 探險綠地球計畫 塑造專業 \n 終於,在2005年歐都納慶祝30周年的成立大會上,程鯤覺得時機到了,他大聲宣布:「我們要向全球七頂峰的紀錄前進!」2006年歐都納正式公布攀登計畫,公開徵選出六位台灣登山好手,透過專業培訓及提供的完整攀登協助,計畫完成台灣登山隊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紀錄。截至當時,全世界總共有超過2,200位的登山者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台灣有5人完成,但完成七大洲最高峰攀登的人數則不足百人,臺灣,則付之闕如。 \n 而且,為了證明自己不僅僅只是贊助者的角色,程鯤參加了2006年的首次攀登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斯峰的計畫,即使程鯤曾經在39歲那年受傷,粉碎性骨折讓他整隻腳足足打了三個月的石膏,不適宜再從事激烈運動;即使厄爾布魯斯峰每年的山難死亡人數約在15到30人之間,遠比聖母峰還要高,登山前一天烏克蘭隊才二死一重傷,當天一位法國人在山上暴斃……,程鯤依然堅持跟著隊員一起攻頂,完成他個人的登山紀錄。 \n 「一個紀錄的完成,僅只是開始。」在探險隊為台灣,也為歐都納完成創舉後,接下來,更艱鉅的任務即將開始,一個針對全世界所有超過8,000公尺的14座巨峰的探險計畫即將拉開序幕;而國內,也將於建國100年10月10日當天展開,號召10萬人同登小百岳的計畫。 \n 程鯤表示,藉由活動的舉辦,不僅可凝聚一般人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並在提升戶外休閒人口的同時,還可加深歐都納的專業品牌形象。 \n 因此,未來亦將展開一連串「歐都納探險綠地球」計畫,讓歐都納品牌個性更加鮮明,讓消費者面對不同需求時,第一時間就是想到歐都納!

  • 蔡明亮的《臉》感動無數鄉鎮

     蔡明亮的電影從來不是賣座保證,但不服輸的他,決定把戰線從戲院拉到鄉鎮。他在羅浮宮拍攝的《臉》去年下片後,踏上為期九個多月的全國巡演旅程。六月六日終於在澎湖畫下句點,當地只有一家戲院,正放映《鋼鐵人2》,在文化局演藝廳放映的《臉》顯得非常孤獨。這是一位在國際上被視為大師的導演,卻在台灣的城鎮默默進行小革命。 \n 蔡明亮從二○○一年的《你那邊幾點》開始,以街頭賣票的方式,為當時跌入谷底難以行銷的國片另闢生路。他走入校園苦口婆心地演講,直攻夜市向婆婆媽媽兜售預售票,跑遍全台的驚人毅力成為影壇奇觀。雖然衝不出可觀的票房,但起碼可靠著預售票的成績,保障院線上映兩周不下片,不會死得太難看。 \n 國際大導小革命 走出自己路數 \n 但在二○○八年他監製、李康生執導的《幫幫我愛神》之後,他真的累了。當時他一面奔走賣票,一面心繫病危的母親,就在上片次日,他送母親回馬來西亞,四天之後,母親就走了。身心俱疲的他,終於決定重新思考這個跑遍全省沿街賣票的模式。 \n 直到法國羅浮宮邀請他拍攝《臉》,他才發現新的效應逐漸浮現。「以前都是大剌剌地上街賣票,根本沒有顧臉皮的,很瘋狂。但這次是一個羅浮宮的典藏,你真的要這樣賣嗎?」他發現自己拉不下這個「臉」,這次沒有在街頭賣出一張票,儘管身上隨時都有票,但見了人就是無法拿出來,心裡很掙扎。 \n 頂著羅浮宮光環 企業包場觀賞 \n 但過去拜票耕耘的基礎,加上《臉》的羅浮宮光環,終究慢慢地產生了化學作用。許多企業紛紛包場觀賞,北美館則要收藏他的裝置藝術作品《是夢》,他開始了解,戲院不是他的創作唯一可以展示的場域,一部電影的成績也不再只顯示在票房上。他發現另一條路線隱約成形,心情不再那麼慌,因為另一種概念已經出來了。 \n 於是在《臉》下片後,他再度上路拉開戰線,扛著三五釐米放映機,帶著九本拷貝、長達一三五分鐘的膠捲,走訪了台灣每一個縣市,放映形式與觀眾族群五花八門,有屏東的露天蚊子電影院,中正預校清一色的軍校生,金門從山壁鑿出的禮堂,連台中科學博物館也敞開大門,首度放映一部「沒有恐龍的電影」。蔡明亮說:「我希望把數字的概念放開,把觀看使用的人增加,但不一定要顯示在票房數字上。」 \n 戲院非唯一展場 藝術片新出路 \n 羅浮宮決定典藏放映蔡明亮的作品後,他發現,當觀眾走進博物館裡看一部電影,他們就不再那麼會去執著於看不看得懂的問題,就像他們去欣賞一幅畫。這似乎是個藝術電影可以嘗試的出路。「我不會變,我沒有要改變自己,我要改變環境,我要改變電影怎樣被『使用』的概念。就有點像行動咖啡廳,我到處都可以演,一樣有人看,一樣有票房,但是不在你的條規裡。」 \n 蔡明亮說:「我已經不是在走票房的概念了。我很清楚票房對我是另一個世界的事。但還好我的作品很爭氣,它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數出來。你看我的行為,好像我在反好萊塢,但其實是好萊塢在反我,在反創作。因為我們不能邊緣它,它能邊緣我。我要告訴觀眾這一點,但是是以作品做依據。」 \n 全國巡演九個月 深入群眾溝通 \n 台灣享譽國際的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中,只有蔡明亮堅持這樣不斷地走入觀眾群親自溝通。「我其實以前很賭爛那些觀眾,但我慢慢發現,我討厭他是不公平的,就像他討厭我也是不公平的。就像如果我媽媽看不懂,我罵我媽媽,你覺得這公平嗎?」因此他盡量試著從演講中,讓觀眾知道電影的概念、國片的體質與機會。他也越來越清楚地思考到,原來自己也曾是這些觀眾的一份子。「如果我不是八○年代來到台灣,我就不會遇到台灣新電影、解嚴、電影資料館、金馬國際影展。」他認為台灣是個很幸福的地方,可以擁有這麼多養分,他因此很幸運地可以學會欣賞不同的電影,可以欣賞邵式武俠電影,也可欣賞北歐獨立製片。 \n 蔡明亮說:「大多數人的觀念都是認為:電影幹嘛要拍自我?電影就是市場調查,就是給觀眾想要的。很少人像我每場演講都在問『電影是什麼』。他們也很無辜,來看一場電影還要被教訓一場。但他們會看到我的善意跟態度,因為我領略到、經歷過了,我嘗到了裡面的失敗跟開心,所以我要跟你分享。」他估計全省巡迴下來,觀眾總數應該超過三、四萬人,儘管有些是被規定出席的:「像中正預校那八百個阿兵哥聽我講很嚴肅的東西,跟他們也沒什麼關係,但演講結束後買我的書最多的也是那一場,可能他們只是無聊,但也可能真的聽進去了。」 \n 不追主流拍自我 掙脫票房桎梏 \n 蔡明亮認為,台灣電影史數十年來走了兩個極端的偏鋒,一種是極度商業的三廳、軍教等類型,每種類型都在大賣多年後因一直重複,讓觀眾失去興趣而沒落。另一種則是商業片萎縮後,從台灣新電影開始,以個人創作路線為基礎的作品,持續了將近二十年。但如今需要的第三種階段,卻是以更包容的心態,去同時接受、欣賞不同方向的電影。觀眾應該可以欣賞《艋舺》,也可以欣賞蔡明亮,兩種都是用心拍的電影,兩者之間並不衝突。 \n 如今的蔡明亮,決定讓自己從追逐戲院票房的桎梏中掙脫,不再試圖把自己明明不主流的作品放在主流的位子上,因為他已經試著放過很多次了。「我不會想像我加一個偶像演員可能會有一千萬票房,那對我來說沒什麼意義。這麼多年我有掙扎過要做商業片嗎?我沒有,我從來不掙扎的,從我決定要用李康生,我就不掙扎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