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起訴狀的搜尋結果,共08

  • 華映科技向大同集團 請求負連帶清償人民幣近20億

    大同集團屋漏偏逢連夜雨,華映科技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正式提起大同與華映要負連帶清償人民幣19.14億元的民事訴訟,大同表示,將委任律師審慎研究上述文件,並依研究結果決定後續因應方式,以維護大同公司及股東權益。 \n大同指出,大同上週五(29日)接獲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起訴狀,起訴狀表示請求被告一華映(百慕大)向原告華映科技(集團)支付業績補償款人民幣19.14億元,要求大同、華映就被告華映(百慕大)承擔業績補償款人民幣19.14億元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開庭審理時間為2019年5月22日。 \n儘管以三圓機構董事長王光祥為首的市場派上週對外加碼增加對大同持股,但大同今日股價持續下跌,目前形成24元保衛戰。

  • 名醫偷吃女病患 栽在一紙訴狀

    名醫偷吃女病患 栽在一紙訴狀

    台北知名林姓精神科醫師外遇陳姓女病患,後來林男與陳女發生債務糾紛形同陌路,直到去年林妻收到一紙民事起訴狀,才知老公與病患約會洗溫泉,因此怒告通姦。 \n \n林男與陳姓病患自2014年起暗度陳倉,林男多次背著妻子與陳女出遊,還向經濟狀況不錯的陳女借百萬元升級診所設備,但陳女多次要求返還借款不成,去年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n \n《蘋果》報導,林妻收到法院寄來的民事起訴狀,好奇拆封才知陳女不僅和先生有金錢糾紛,2人還多次偷情,憤而向先生及小三提告,事後林妻原諒林男撤告,陳女到案時指出,當初和醫生約會時根本不知他已婚身分,直到聽聞林男有家室,立即與他斷絕往來。檢方調查,沒有證據顯示陳女明知林男已婚仍發展婚外情,予以不起訴。 \n

  • 高院法官籲國民法官 重視起訴狀一本及證據開示

    司改國是會議中通過國民參審決議,司法院在2017年底通過「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並緊鑼密鼓的在高雄、台北、士林等地方法院進行模擬審判,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張永宏在實際旁聽台北地院的模擬審判後,呼籲重視「起訴狀一本主義」搭配「證據開示」,才能達成「刑事司法的正向循環」想要的目標。 \n \n 張永宏表示,現今刑事審判採取的是「卷證併送」,也就是檢察官在起訴時,就把「所有」偵查中蒐集取得的證據「全部」送交法院,但這種作法一直以來都深受批評,因為偵查卷證的中大部分都是不利於被告的證據,讓法官在正式開庭前就先接觸這些偵查卷證,很可能會產生不利於被告的預斷或偏見,或檢察官偵查階段的蒐證,法官基於「正義感」的驅使跳下來幫忙檢察官補足不夠的證據,形成「兩個(審、檢)打一個(被告)」的場面。 \n \n 但是國民法官從一般國民當中選任產生,他們原本都各自有工作、生活,不可能長時間配合法院審判,也不可能在開庭前詳細閱覽偵查卷證,如果同屬合議庭一員的職業法官,如果仍然可以在審判前自由接觸偵查卷證,會產生「資訊落差」,讓國民法官淪為橡皮圖章、人形立牌。 \n \n 張永宏說,「起訴狀一本主義」就是要求檢察官在起訴時不能將偵查卷證送交法院,能交給法院的只有「一份起訴書」,法院沒有辦法在正式開庭前接觸偵查卷證,對於被告的第一印象可能會比較好,至少法院也比較沒有辦法幫檢察官補足不夠的證據,從形式上觀察,法院似乎比較公平。 \n \n 至於這些偵查卷證究竟什麼時候才會送交法院?張永宏指出,可以透過三階段開示證據,就是一、檢察官與辯護人的主張都可以被明確標示出來,法院藉此即可知道本案的爭點是什麼。二、法院及對造也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檢、辯各自要聲請調查的證據有哪些,避免突襲。三、辯護人可以取得檢察官所保有、有利於被告的證據,或是不利於檢方舉證的證據,平衡雙方因蒐證能力落差而產生的武器不對等。 \n \n 張永宏強調,起訴狀一本主義的引進,將使檢察官產生無力感,或是覺得負擔加重,甚至衍生出縱放有罪被告之論,但是,檢察官「與其擔心正義不能伸張,還不如更加努力,讓正義的實現顯得理所當然」,讓檢察官的舉證能力大幅提高,辯護人加強辯護能力,法院更可以公正地審理案件,才能達到「刑事司法的正向循環」目標。

  • 《大陸產業》酷派獲平安銀行民事起訴狀

    酷派集團早間公告,近日接到平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訴本公司附屬公司宇龍電腦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借款人)、集團的兩家附屬公司及公司單一最大股東之實益擁有人及其連絡人(合稱"擔保人")的民事起訴狀。訴訟要求立即償還8000萬元人民幣,判令擔保人對借款人的全部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n 樂視為酷派第一大股東。 \n \n

  • 觀念平台-人民參與審判 美意不應打折

     欣見法務部高等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余麗貞於檢協會訊表示,「台灣的起訴狀一本」要做整套的說法;澎湖吳巡龍檢察官也在中國時報為文表示反對司法院採「改良式起訴狀一本」制度。顯見司法院過去一直拿著檢察官反對起訴狀一本的理由將不攻而破。 \n 因為司法院最喜歡拿來比較的日本裁判員制度或韓國陪審制均採取「起訴狀一本」制度(起訴時卷證資料不併送於審判法院);即不得將有使法官對案件產生先入觀念之虞的文書或其他物品附添於起訴書,而是在公開審判時才提出來,由檢察官及被告辯護人各盡攻擊防禦能事,再由法官、素人依雙方提出的證據形成心證,並作出裁判。簡單來講,日本裁判員制度或韓國陪審制均要求法官、素人在開庭前均不得接觸到任何卷證資料,須以近乎白紙狀態蒞庭進行第一次公判期日之程序。 \n 另外,起訴狀一本主義最大優點是被告在法庭上能完全自由地講話,因為檢察官在偵訊時難免都會以各種方式威脅或不准被告講話,但到了公判庭,法官就不能不讓被告講話,被告可以暢所欲言。 \n 依日本橫川敏雄法官四十年的經驗認為,日本實施起訴狀一本主義的結果,裁判的公平性與保障人權這兩個目標都達到了,而且實施以來也沒有障礙,並且認為實施起訴狀一本主義應可改進職權主義的缺失。因此,採取「起訴狀一本」制度不但較易落實對於被告所為之無罪推定保障,並得以達成集中審理之功效及貫徹法庭中「交互詰問」之功能,對於偵查、起訴與審判等階段之訴訟程序運作更得以達成應有之效果。 \n 再者,姑不論人民參與審判究竟採取「陪審」、「參審」或「觀審」制度,重點無論上述哪一個制度的採行,除了既有的法官、檢察官及律師三方角色之準備外,更需要人民參與。 \n 參考日本推動國民參與審判的過程經驗,其在二○○九年五月開始運行的「裁判員制度」,除了歷經四年的醞釀外,更紮實地進行五年準備;參與者不僅包括來自審檢辯學的法律專業社群,更擴及內閣各部會與社會各界團體組織。而韓國法律制定前,參考日美模式,參審制或陪審制也是全國性模擬,法律通過後才進行所謂的試行階段,為了釐清性別、年齡、職業是否會影響案件判決結果,有時會讓陪審團、影子陪審團同時進行。 \n 反觀司法院一直拿經費不足為由,只願意做小規模改變的觀審制進行改革,更以法庭空間不足之現狀,只願意讓士林、嘉義兩地院進行模擬及試行審判,而不願意進行全國性模擬或試辦。試問如果台灣真要學日韓模式,司法院私下評估一個法庭需要五千萬元重新裝修,二十個法院共十億元;司法院若是有心要推,賴浩敏院長基於司法預算獨立精神,可以跟行政院主計總處爭取,若爭取不到,可基於憲法賦予總統的權責,請馬總統挺身出來解決及調和五院權限爭議,豈可簡單以財政拮据、空間不足之理由將推動國民參與審判的美意打折。 \n (作者為南華大學非營利事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 起訴狀一本制 改良了什麼

     日前媒體報導司法院刑訴法研修委員會通過採「改良式起訴狀一本」制度,若立法院修法通過,未來法庭上僅有受命法官及被告可接觸到檢察官起訴的卷證,審判長和陪席法官完全看不到卷證。司法院表示這個制度主要是希望法官心證能不受檢方提示的卷證汙染心證。 \n 目前世界上主要有二種刑訴制度。美國採取兩造對抗模式,原則由陪審團決定被告是否有罪,法官為消極聽訟角色,有權主動調查有利或不利被告之證據,但無調查義務,因此配合採起訴狀一本制度。歐陸國家則認為法院為探究起訴事實之真實性,於知悉某證據存在且可能影響事實認定時,不論該證據可能有利或不利被告,均有依職權補充調查之義務,因此配合採卷證併送制。美國制主要理由是尊重兩造當事人,避免法官高估自己所蒐集之證據而忽略其他證據。歐陸補充調查制主要理由是檢察官及法官都有調查證據之義務,更能發現真實;法院係獨立調查證據,避免檢察官認定事實有偏差,審判權與檢察權是制衡關係,而非法院與檢察官接力。 \n 上開兩種制度各言之成理,美國知名學者大多贊成歐陸制,例如Rollin M. Perkins在其大作《荒謬的刑事程序》觀察道:「兩造對抗制允許律師以各種花招及手段對抗,竟推定只要小心遵守遊戲規則,這場鬥智之戰結果將由正義的一方獲勝。」。Franklin D. Strier在一九八八年曾作過一份美國有史以來最多陪審員參加的研究報告,結果認為:在法庭上,至少有一方當事人之訴訟目的並非追求事實真象,而是要扭曲真實,改進之道是法官在法庭上多補充調查訊問。證諸實際,美國司法制度及社會治安其實遠不如西歐諸國,這也是多位學者與筆者明知台灣當事人主義當道,仍選擇為歐陸制奮鬥不已的原因。 \n 台灣刑訴制度正面臨法官角色抉擇的問題,哪一種制度比較符合我國司法正義觀念及社會需要,院、檢、辯及學者間有不同看法,一般社會大眾多不瞭解,我們應該深入對話使決策者能確實瞭解不同體制的優缺點,再由立法機關抉擇。但台灣媒體多以為這只是院、檢、辯立場之爭,若干立委誤以為美國制比較先進,於二○○七年三讀通過刑訴法修正案時作成附帶決議,要求司法院六年內全面改採起訴狀一本制度。 \n 我國現行卷證併送制是延續歐洲補充調查制,檢察官起訴被告後,將卷證資料移送法院,合議庭三名法官及被告在審判前都可看到卷證。其優點是使審判者迅速瞭解案件爭點,加速審判程序;若法官審判前毫無心證,將任當事人漫長表演、延長訴訟程序。有學者及律師則批評卷證併送制會讓法官先入為主、未審先判。 \n 然而,我國不採陪審制,職業法官應依良知良能獨立審判,法官雖會受檢察官卷證影響而提前形成部分心證,但不會因此影響審判的公正性。我國檢察官與被告及被害人並無利害關係,雖以客觀角度起訴近半數案件,仍有接近百分之五的起訴案件獲判無罪,道理在此。若認為「法官審判前形成部分心證」是嚴重錯誤,就應該往真正起訴狀一本制度修正,依美國制讓檢辯雙方互相證據揭示,避免有一方在審判中被突襲,並應引進陪審團認定事實。這是一條昂貴道路,若台灣社會瞭解美國制利弊得失後作此決定,我們不論是否贊成,都會接受。 \n 司法院捨此不為,通過「改良式起訴狀一本」,受命法官還是看到卷證,且可能影響到合議庭其他法官心證;被告在審判前可以看檢察官卷證,事先威脅、恐嚇、利誘證人,檢察官卻完全不知道被告將出什麼招。此修法若通過,完全沒有起訴狀一本制度的好處,卻有起訴狀一本制度所有的缺點。請問改良了什麼? \n (作者為澎湖檢察官,檢察官六四運動發起人)

  • 爭釣島主權 陸律師告日本政府

    爭釣島主權 陸律師告日本政府

     爭釣魚台主權,中國律師要對日本打法律戰!19日上午,北京律師郝俊波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遞狀,對日本政府及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提告,理由是侵犯中國主權及領土完整權等,要求對方道歉並由中國政府沒收「購島」捐款。 \n 受聘於雷曼律師事務所的郝俊波,曾代理中國公民進行跨國空難、證券、人身傷害集體訴訟。 \n 19日上午9時許,郝俊波來到北京高院立案庭準備遞狀,在法院門口等待時,他一拿出起訴狀就迅速引來數名路人圍觀,並和郝俊波討論案情。 \n 郝俊波說,此舉是要向日本傳遞一種聲音,希望石原看到後能懸崖勒馬。如果最後他勝訴,可以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對於石原來中國,郝俊波可以申請限制他離境,直到石原滿足起訴狀的要求。 \n 郝俊波在起訴狀特別聲明,日本政府及石原慎太郎侵犯「他的3項權利」,分別是主權及領土完整權、對釣魚台及相關海域的所有權等財產權、中國公民之名譽權與榮譽權。 \n 他進一步解釋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2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屬於人民,而他是中國人民當然享有上述權利。 \n 為此,郝俊波請求法院判決被告日本政府等應立即停止侵權,並登報道歉;判決被告將非法募集的購島捐款沒收,作為中國開發釣魚台及中國公民前往該島之資金;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依法承擔。法院工作人員收到起訴狀後表示,會再和郝俊波聯絡。 \n 根據大陸《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法院收到起訴狀或者口頭起訴,經審查,認為符合起訴條件,應在7日內立案,並通知當事人;認為不符合起訴條件,應在7日內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對裁定不服,可提起上訴。

  • 爭臉書一半股權 紐約男有合約?

     坐擁金山的「臉書」(Facebook)創辦人祖克伯,官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n 紐約男子塞格里亞(Paul Ceglia)十一日向紐約州水牛城聯邦法院遞交修改過的新訴狀,並列舉多年前與祖克伯聯繫的電子郵件及合約副本等證物,聲稱擁有「臉書」一半股權。 \n 塞格里亞過去曾遭詐欺罪起訴,並因持有毒品「迷幻蘑菇」遭定罪,個人形象欠佳。或因如此,去年七月他首度提告時,外界多半信半疑。 \n 不過,最近塞格里亞找了在科技界頗富盛名的「歐華律師事務所」(DLA Piper)修改訴狀,並提出重要新證物,外界才開始重新評估這起案子,認為值得重視,但代表臉書的律師仍矢口否認。 \n 塞格里亞聲稱,二○○三年他花了一千美元雇用哈佛大學新鮮人祖克伯為他的「StreetFax」網站寫程式,不久祖克伯向他提出想在校內建構一項名為「The Face Book」的計畫,而他之後給了祖克伯一千美元支票,條件是取得「The Face Book」一半股權。 \n 華爾街估計臉書目前市值約五百億美元,換言之,如果塞格里亞所言屬實,而且官司勝訴,那麼他等於是在短短七年之內,用兩千美元賺到兩百五十億美元。 \n 塞格里亞提出兩項新證據,一是包含上述兩項計畫的簽名合約副本,二是二○○三年七月至二○○四年七月間,他與祖克伯往來的數十封電郵。歐華律師事務所表示,他們查證的結果顯示,這些電郵並未遭竄改,應是真跡原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