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超親密小戲節的搜尋結果,共11

  • 結合戲劇和旅行 超親密小戲節邀觀眾走路去看戲

    結合戲劇和旅行 超親密小戲節邀觀眾走路去看戲

    讓民眾走路去看戲的超親密小戲節回來了!本屆為創辦以來的第六屆,上週在淡水完成第一站演出,今(18)日起也將陸續在大橋頭、古亭六個表演空間上演6齣小戲。 \n \n 超親密小戲節於2010年創辦,連續5年的10月在台北地區精選9個非正式表演空間,演出9齣小戲,觀眾於特定區域中,穿梭巷弄、走路去看戲的模式,已是一大特色。去年因故停辦,今年再度啟動,創辦人石佩玉表示,考量工作人員的工作量,之後將改為2年舉行一次。 \n  \n 石佩玉表示,超親密小戲節,是始於過去在國外看戲經驗的啟發。她畢業於觀光科系,畢業後誤打誤撞闖入劇場界,在鞋子兒童劇團任職期間,前往荷蘭看偶戲節,受邀到三戶人家客廳看戲,對於在非正式表演空間的領域演出,有了不同的想法,「我很喜歡近距離看戲的感覺,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細節。」 \n \n 那次的荷蘭行令石佩玉難忘,「他們是以演出場地作為主題,例如客廳、花園、船屋等,都可以是表演的空間,但在台北舉辦,無法完全複製,所以我運用過去讀觀光科系的背景,結合旅行和戲劇,讓觀眾可以走路去看戲,沒想到也逐漸累積了一批戲迷。」 \n \n 超親密小戲節在每個區域的每場戲為20分鐘,看完一場戲走路移動15分鐘至下一個地點看戲,總長共100分鐘,已是固定模式。 \n \n 值得一題的是,今年選定三地點,淡水、大橋頭、古亭,為了讓觀眾不虛此行,石佩玉也特別在每一個區域安排解說員,為觀眾導覽當地的特色。像是淡水地區邀請了文化工作者蔡以倫、大橋頭則是安排台原亞洲偶戲博物館館長羅斌、古亭區由詩人夏夏作各區域的特色導覽。 \n \n 石佩玉表示,她渴望這種看戲的方式,能為各地區帶來不同的激盪,在未來發酵。 \n \n 今年演出內容包括行為藝術、生物藝術、現代京劇、馬戲雜技、物件劇場等多種表演方式,團隊來自國內外,包括荷蘭、美國、德國等。 \n \n 超親密小戲節大橋頭站將於10月18日至22日、古亭站在10月21日至23日舉行,詳細場次可至超親密小戲節查詢。

  • 超親密小戲節  偶戲帶給觀眾想像

    超親密小戲節 偶戲帶給觀眾想像

    每年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從今年第六屆開始改為雙年藝術節,策展人石佩玉表示,每年必須要花10個月準備小戲節,在劇團人力吃緊狀況下,改兩年辦一次,期許給觀眾更優質作品。 \n 2010年首次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以每場25名觀眾的「超親密」觀賞戲劇模式,帶給觀眾以「物件/偶」為主要創作元素的20分至30分鐘的「小戲」,每場演出觀眾必須隨著領隊從A地看完演出後,再走到B地、C地看下兩場表演。 \n 這樣移動觀看的表演形式,靈感來自「超親密小戲節」、也是飛人集社團長石佩玉,某次在荷蘭所看到的表演形式,當地氣候宜人,可自在行走到下一個地點看表演,因而把這樣的概念引進到台灣。 \n 觀賞「超親密小戲節」的地點不是在國家歌劇院、實驗劇場等有固定座位的表演廳,而是在咖啡廳、飯店房間、理髮廳、書店、幼兒園、辦公室、畫廊、英語教室等,日常生活中會去的地點演出,讓表演進入生活。 \n 石佩玉最早在兒童劇團,2004年創立了飛人集社,團名「飛人」取其諧音「非人=偶」,作品以「偶」作為表演主題,從創立之初至今,劇團仍只有三個人,她不想做大,只想「做好一件小事就是大事」,這幾年累積的創作,也逐受到國外矚目,接獲各地藝術節邀演。 \n 今年6月飛人集社才帶著作品「初生」到西班牙馬德里希古洛藝術中心演出;7月也是帶著「初生」首次前進外亞維儂藝術節,藉由這個舞台,讓許多劇院藝術總監、買家、藝術策展人認識他們,更意外接到法國的藝術總監邀約明年到法國偶戲節演出。 \n 石佩玉也因為經常在國外藝術節看到許多物件劇場、偶戲的創作,透過「超親密小戲節」帶給台灣民眾觀賞。 \n 一般人想像的偶戲或許還停留在大型偶、傳統布袋戲的概念,但所謂的偶戲,不一定是具象的偶,也可以是物件,或是不同材料,只要以材質作為介面,甚至是裝置形式的創作,都可用抽象或寫意方式來呈現偶戲。 \n 石佩玉以今年「超親密小戲節」邀請到的德國舞台暨佈景設計出身的史黛芬妮鄔博后芙(Stefanie Oberhoff)的「肉排之愛」為例,打扮成家庭主婦的女演員,在家中讀到一封信後,就從身上割下一塊肉,綁成一個偶的意象,平底鍋裡熱油滾燙,女演員一邊唱著「remember me」這塊肉排在被野獸吃下肚之前,吟唱讚美詩歌,期盼輪迴轉世。 \n 這類屬於「物件劇場」的表演方式,目的是希望能啟動觀眾腦內的小劇場,讓觀眾從抽象的表達當中思考、想像。 \n 另外也有結合現代戲劇與傳統戲曲創作的「華容無道」,以沙盤模型等物件,描述三國演義第50回;也有結合香味的「ma ma ma」等。 \n 今年「超親密小戲節」期望透過與區域的關係、更豐富在地連結,邀請區域引言人淡水區的淡水在地文化工作者蔡以倫、大橋頭區的偶戲藝術家羅斌、古亭區的詩人夏夏,邀請他們以久居當地的在地視角,分享各區域私房景點及歷史片段。 \n 第6屆「超親密小戲節」14日至23日舉行,活動網址:www.closetoyoufestival.com。1051009 \n

  • 超親密小戲節 演進大稻埕

    超親密小戲節 演進大稻埕

     飛人集社團長石佩玉策畫的「超親密小戲節」本月開跑,今年演出地點除溫州街區、永康街區之外,新增大稻埕街區,觀眾可在茶館、咖啡廳、書店、餐廳等非正規表演場所欣賞精緻短篇的偶戲作品。 \n 「超親密小戲節」2010年起,在台北3個街區的3個場地演出,每段演出20分鐘以內,每場限25人。在換場過程中,觀眾將隨領隊在街上散步移動,認識鄰近環境愜意又親密,加上非劇場空間的使用,是這個活動最具特色之處。 \n 今年有荷蘭克林姆紙劇場的《循環》,透過手繪、紙作的精巧桌上舞台裝置,結合台灣馬路車多、瘋圓仔熱潮所繪製的場景,以無語言的演出形式傳達人類過度開發環境的現狀。同樣來自荷蘭的夢想劇場,將默劇與偶戲結合帶來《丑角之夢》,講述流傳在中古歐洲的鄉野奇談。 \n 台灣團隊包括「無獨有偶」劇團團長鄭嘉音與陶藝家吳其錚合作演繹當代偶戲《陶氣》。台原偶戲團羅斌與伍姍姍推出《女人回家的地圖》,詩意表現女性的自我認同與回憶旅程。表演藝術界最擅於操偶的劇場工作者薛美華則推出《在肉鋪裡學寫一首詩》,從死亡事件探究生命。 \n 甫獲世界劇場設計展「最佳互動與新媒體」大獎的新媒體藝術家周東彥,透過作品《我和我自己的午茶時光》一新小戲節普遍的手工細緻感,藉由科技藝術和智慧型手機,表現手機與使用者之間操控與被操控的關係。 \n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導演Baboo透過作品《一一》重新定義物件功能使用。劇場工作者王瑋廉將俄國作家契訶夫的短篇傑作《大學生》改編成《大學生伊凡的故事》。 \n 「超親密小戲節」即日起至13日在溫州街區、永康街區與大稻埕街區上演。

  • 2013超親密小戲節 Close to You

    2013超親密小戲節 Close to You

    2013超親密小戲節即將於10月4日到13日熱鬧舉行,荷蘭藝術家 Frist Grimmelikhuizen 帶來承傳百年的紙劇場(也稱為玩具劇場),屬於台灣少見的偶戲創作形式。甫得世界劇場設計金獎的新銳多媒體劇場導演周東彥,也為大家介紹關於「偶戲」的全新思維,更把多媒體、應用程式app的技術運用其中。

  • 「光影偶」入戲 小而巧美超親密

    「光影偶」入戲 小而巧美超親密

     戲劇非得在舞台上演出嗎?公園小角落、咖啡廳的吧台,都可能找得到戲的感動。由國內知名的偶戲劇團─飛人集社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邀請來自四國的偶戲團來台演出,演出場地包括畫廊、餐廳、酒廊、咖啡廳、英語教室等地,讓觀眾體驗不同的看戲經驗。 \n 策展人石佩玉表示,超親密小戲節走的是小而巧美的演出形式,演出的空間小、節目規模小,觀賞人數少,過程中有領隊帶領觀眾,讓大家一邊散步、一邊介紹鄰近社區環境,過程愜意又親密,石佩玉也開始拍攝紀錄片,預計自明年初起帶著紀錄片到全台各地放映。 \n 今年有三組來自國外的團隊參與演出,其中來自以色列的藝術家懷茲(Leora Wise),將以紙偶和即時影像演出《愛麗絲的茶會》,重現《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場景;來自美國的雙重影像實驗室帶來《偶然二部曲》,透過多種光源與立體書的概念去,呈現西班牙詩人羅卡的詩作意境。 \n 來自泰國的徘徊月光與無盡旅程劇團則帶來《黃色的0》,要在不使用任何語言的狀態下,表現一個女孩與一本魔法書的冒險,童趣十足。 \n 另外六組節目,都是台灣的創作者,分別是台原偶戲團的羅斌、劇場工作者魏雋展、曾彥婷、許向豪(見下圖,黃世麒攝)、薛美華與柯德峰等人。其中,魏雋展以一整張長寬各三米半的白紙為素材發展《白》,透過身體與紙張的關係,訴說關於記憶場景的故事;曾彥婷以麵粉為主題發展《麵包以後》,藉著麵粉的烘培過程,勾引連串想像畫面。 \n 由飛人集社與台新文化藝術基金會合辦的「超親密小戲節」,即日起至廿一日登場,將在台北永康街、仁愛圓環及民生社區等地演出。

  • 親密看小戲 巷弄小旅行

    親密看小戲 巷弄小旅行

     巷弄文化已成台灣特色,同時也建構有別於對岸的城市風貌,去年在台北首屆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透過迷你的小品,在秋夜的台北街頭漫步到下一場演出,品味城市、街區與演出的有機組合。第二屆《超親密小戲節》,較去年師大和永康區新開發了小東區,在涼爽的10月,3區、3套節目,共9場小戲,再度邀請觀眾,發現這城市美好的角落與多元的可能性。咖啡店、書店、髮廊,有沒有可能這些熟悉的場域,在你推開門時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場景?因為,劇場就隱身其中! \n 《旺報》邀請到《超親密小戲節》主辦單位「飛人集社劇團」團長石佩玉、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鄭雅麗與小戲節顧問傅裕惠、WaWa U2寶寶屋店長陳欣怡進行座談,各抒小戲與街區文化的互動與未來性。 \n 旺報提問(以下簡稱旺):在主辦小戲節之前,參與國外小戲的經驗及國外做小戲的形式如何?當初為何會想把小戲的概念帶入台灣? \n 石佩玉(以下簡稱石):這樣一種在晚上讓觀眾走路、看幾齣小戲的演出形式,之前在台灣是沒有的,是國內比較特殊的藝術節,但可看到在國外已經玩出各種形式,例如荷蘭偶戲節中的「living room」將觀眾引入私人住宅的客廳裡,一票可走訪3個客廳,後來還慢慢延伸出「花園系列」、「古董船系列」,這種形式來說空間本身是重點。另外在英國的「一對一戲劇節」(One-on-One)一個演員對一個觀眾,場景在一個大劇院裡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發生,每場5分鐘至10分鐘不等。甚至還有一次的經驗是,演員邀請我進入一個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張椅子,就留下我和椅子獨處!各種形式都有可能發生。 \n 會想要辦這樣的藝術節,主要是受到荷蘭藝術節的藝術總監大咪(Damiet van Dalsum)的影響,他在荷蘭的多德瑞克市主持的偶戲節辦了25年,由於多德瑞克市是荷蘭最古老的城市,空間感有點類似台南。一開始這個偶戲節是從微小出發,10年後從micro-national走向international,規模愈來愈大,包括開發了行走劇場的形式及運河形式,讓觀眾體驗奇特的空間感受。 \n 傅裕惠(以下簡稱傅):一開始,我們和另一個顧問鄭淑芸就一直在發想,如何把小戲帶入台灣,甚至想過雖然不能像荷蘭把戲搬在運河邊上演,不妨帶大家一起去泡溫泉,4個觀眾、1個演員,大家全裸呈相見!但太激進觀眾也無法接受,加上必須有社區的配合、引導觀眾用不同的角度看空間,轉了好多種形式、找了各種可能的空間,最後回到一個問題:「台北什麼最有趣?」最後以台北的咖啡館、藝廊、書店來構思,當這些有趣的人文空間開始跨界、複合時,有沒有可能把劇場加進去?期待在節目本身的創意之外,也在節目和特殊空間之間再結合出一種全新的觀賞經驗:走路去一個地方,發現一些好玩的事。 \n 旺:一開始就清楚「走路」這件事對觀眾而言是新鮮有趣的體驗而特意設計成為小戲節的一部份嗎? \n 石:沒有,其實一開始很怕叫觀眾走來走去,會被客訴! \n 鄭雅麗(以下簡稱鄭):但走路變成這個藝術節很重要的特色,它把從魏瑛娟開始做「微型劇場」的概念再加入連結劇場與劇場間的過程,讓整個過程成為一個完整的演出,於是走路也是作品的一部份,觀眾一起完成走路、迎接、等待、相遇的過程。那種在換場時走路相遇、打招呼的經驗是獨特而有趣的。 \n 傅:為了精準掌握場與場的時間,3場演出還要同時計時,有時候為了換場不及還必須繞路,我自己就有被帶著繞路的經驗,想說明明就很近怎麼繞呀繞的!但這也說明小戲節中的細節都必須控制得很精準,包括場與場之間的走路。 \n 旺:小戲節在此時帶入台灣是否意味觀眾準備接受這種新形態的觀戲經驗?《超親密小戲節》第二屆已引起話題和逐漸發酵的效應,是否也同樣能在對岸嘗試? \n 傅:一開始真的只是希望再嘗試不同的演出形式,在所有人員的腦力激盪之下,這個戲劇節開發出走路可以認識城市的旅行,或說不出門的旅行這樣的形式是蠻好玩的。製作行政團隊必須很有創意,包括設計如何看戲、如何買票、如何從一個場地連接到另一個場地、怎麼設計讓一個晚上的節目不致於太類似或太不相干。(文轉B7版)

  • 親密看小戲巷弄小旅行

    親密看小戲巷弄小旅行

     (文接B6版) \n 基本上這樣的演出,平均要出動50個工作人員來伺候25位觀眾,很讓人佩服這樣的製作團隊以新的想法,藉以讓觀眾體驗不同的城市休閒,似乎也成為認識社區的一種好方法,包括利用那換場走路的15分鐘彼此交流意見,還有領隊逐一介紹周邊的環境,讓整個演出不只是看戲。 \n 石:小戲節是有機的,在行政團隊完善後,是可以根據不同的在地風格,生長出不同的樣貌的。這樣的戲劇節必須和城市發展密切、和人與社區的關係是很直接的,我可以想像未來或許可以開發帝寶豪宅系列、花園系列,或是東部小米酒系列……,移植到其他的城市是很有可能的。 \n 傅:小戲節的概念我在青島也建議過,但還有點難度。這樣的創意一方面他們還沒有,另一方面和體制、題材的限制有關。例如在重慶的亞洲戲劇節,我仍看到曾在香港藝術節演出的舞作《金瓶梅》被禁,可看出兩岸在題材自由度仍有不同。另外就觀眾接受西方文化的程度,台灣的浸潤仍較深,大陸因文化歷史的複雜度,其實難免會影響到跨國交流,例如濟南是不歡迎日本廠進駐的。但以青島80後年輕人來說,很渴望接觸外來的創意,題材上自然無法像台灣那麼大膽,只能走形式美學,但感覺得出劇場創意正在萌芽。 \n 大陸的偶戲市場相當大,據統計,若1天演4場,要讓全中國兒童都看過,要連演50年!但「物件劇場」目前在大陸還算是走得太前面,他們大多還在做傳統的杖頭偶表演,且一齣戲連演25年不衰,最炫的特特只是一尊偶從舞台一端滑向另一端,都能讓現場的觀賞欣喜不已。因此小戲節要移植大陸,還需要一段時間。 \n 旺:台新銀行文化基金會從觀眾變成主辦的角色,在《超親密小戲節》中看到什麼樣的特質與感動,讓基金會投入人力、物力參與? \n 鄭:去年我自己是觀眾,感覺這種「親密看小戲、巷弄小旅行」的概念,能夠讓大家發現這城市美好的小角落,也因為營造出這種親密感需要許多共同參與的人,也讓台新能夠投入的資源不只是經費上的,還有人力上的,例如我們廣邀員工來擔任志工,今年小戲節約30名志工裡台新志工就有10位。 \n 台新藝術獎今年已10年,我們也一直思考還有什麼樣的方式可以擴展企業去支援藝術創作的可能,小戲節是非常好的起點,每場戲雖只有20分鐘,已包含創意製作、未來大型製作的雛形,它有未來性、創作性,同時也讓創作者去思考與觀眾的關係,因此可看到小戲節開發了很多新的東西。本來表演藝術就是由無數的小細節組成,而《超親密小戲節》則有更多的細節必須去完成,包括場與場之間,領隊必須發揮另一種表演精神,讓觀眾認識巷弄空間與城市歷史,這是開發了另一種表演的領域或可能性,不是只有進入場所才開始表演,這整個過程中無一不是演出,因此這樣的合作有其開發性的價值。 \n 旺:場地在小戲節中的角色十分重要,作為場地單位為何願意參與?又小戲節的製作是如何將戲和場地配對? \n 陳欣怡(以下簡稱陳):其實剛開始根本搞不清楚是什麼樣的演出,在我們教育顧問的推薦以及我自己愛看戲的前題下,覺得若有機會參與也很開心。雖然因此必須犧牲3天精華時段不營業,但能夠在能力範圍內做社區交流,也是一樁美事。現在附近共同參與的店家也會互相交流在不同場地的演出是什麼,很有趣,像是在共築這城市的善意。 \n 石:在規畫演出時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在於場地在不營業的狀態下,是否能呈現和平時完全不同的可能性,演出和場地可以產生的化學變化是值得期待的。場地的挑選就需要控制大小、彼此距離、非同質性等條件,藝術家的演出概念加入後,再依據場地的基本條件、場地和演出內容是否有衝突點等。有時候也需要把創作者帶到現場,提出像是:若在這窗台表演應該不錯、這吧台也很適合之類的意見。 \n 旺:今年的很多演出,似乎很突破傳統偶戲的定義,國際舞台上對偶的視野是否已不同?這次會有哪些有趣的作法讓觀眾看到新的劇場形式? \n 石:小戲節的突破之一就是我們重新定義了「偶」,說到偶一般想像是布袋戲這類具像的偶,但如今世界對偶的想像已打破了,只要拿起一個物件,讓它有生命力,那就是偶!在這個定義之下,小戲節對每個演出的要求均以此為核心,我們定義它為「玩物劇場」:賦予物件生命,開始故事!也將國際對偶的新定義帶入台灣,讓台灣觀眾看到新的玩法,例如我們有音樂家來玩鋼琴的物件、有2D動畫設計把作品變成3D在現場動起來、還有用蔬食作為偶賦予新的生命……。 \n 傅:有趣的是從中也看到台灣的玩法和國外不同,台灣玩得更細膩、更鑽牛角尖一點。國外的玩法是有其傳統邏輯的,或許因為台灣作偶的機關沒那麼純熟,或作偶的條件沒那麼好,當創作者只有手邊現成可用的咖啡杯時可以怎麼玩呢?也因此玩的方法會發展出自己的風格,缺點或許是不夠成熟,但我們會有自己的攻略和手法。因此小戲節除了觀眾看戲的方式革新、玩物劇場的出現,再來就是創作者嘗試新的東西,我很期待再過5年將可以玩出什麼新花樣。在「超親密」的前題下,演員可說是「裸裎相見」,他不能表演而必須是自己的狀態,很誠實地跟觀眾接觸、交流,而這對都市人而言並不是容易的事。 \n 鄭:這是個「把小事做好就是一件大事」的演出,雖然每場演出只有20分鐘,但因為超親密小戲的每場演出限制不超過25位觀眾,因此每個小細節都一覽無遺,對演出者而言十分挑戰,如何與觀眾互動很重要,觀眾的反應也是演出的一部份,觀眾若冷淡,玩物劇場恐怕就會變殘酷劇場了!

  • 超親密小戲節 鑽巷弄看偶戲

     飛人集社的「超親密小戲節」開始囉。趁著微涼秋意,讓大家穿梭在街頭巷弄,進出異樣有趣的場所,欣賞一齣齣小巧又精緻的偶戲!去年開辦的「超親密小戲節」以台北師大、公館與永康三區的畫廊、髮廊與咖啡廳等空間為演出場地,一張票券可以看同一區域的三個不同場地上演的三齣小戲。這一齣落幕,大夥就起身漫步,往下一齣的地點邁進。 \n 今年「超親密小戲節」共有九組國內外團隊參與,十月廿一日至卅日在台北市的東區以及永康與師大三區上演。東區的演出範圍主要是四維路一帶的托兒所、餐廳與辦公室。 \n 美國偶戲工作者洛文(Kyle Loven)聽台灣工作人員告訴他一個傳說:用手指月亮會被割耳朵。洛文以此為靈感,融入手的想像,以偶戲與裝置和口技編創新作《血色月光》,驚悚又浪漫。另有來自以色列的梅朵瑞茲與安娜露絲劇團,以可愛精巧的手指偶與大提琴演出童趣十足的《斑馬》。英國隨手說說劇團以手偶、裝置與特殊的機械手搖風琴演出一群小豬仔亂竄、農夫手忙腳亂的《豬舍大逃亡》。 \n 在國內部分,音樂創作者王榆鈞帶著她從跳蚤市場搬回,已被支解的破舊老鋼琴演出《暮》,王榆鈞將舉著剝離的琴鍵、玻璃珠、釣魚絲線等物件碰撞擦滑琴絃,透過特殊的聲響,展開與老琴的對話。劇場工作者梅若穎與黃小貓以娃娃偶和相聲演繹《露露》,講述被丟掉的玩具娃娃的復仇。藝術工作者詹雨樹與林彥志的《盡頭》,以執頭偶、光影偶與面具詮釋一段象牙啄木鳥瀕臨絕種的末日寓言。

  • 超親密小戲節 以城市小店為舞台

     飛人集社劇團團長石佩玉,去年把在荷蘭藝術節觀戲的珍貴經驗,移植回台灣,「超親密小戲節」於是誕生。小戲節以城市巷弄的小店為舞台,觀眾在一個夜晚遊走3個場地欣賞各20分鐘的戲,觀眾手中的票,不僅是戲票,也是夜遊台北城的入場券,因為在「趕場」的路途上,手拿旗子領隊將順路介紹巷弄裡的歷史故事。 \n 小戲節去年以師大和永康區為基地,今年觸角延伸到小東區,配合的店家形態多元,有托兒所、髮廊、餐廳還有咖啡館等。如何將邀請的9個團隊與店家做配對,石佩玉提出「衝突」兩字,譬如在服務兒童的寶寶屋,推出精神分析秀。 \n 小戲節裡的戲,以「偶」為主,但此偶非彼偶,石佩玉手拿起杯子指出,「若拿筆在杯子上畫個眼睛嘴巴也算偶。」小戲節透過廣泛的偶定義,試圖讓觀眾體會到玩物的驚喜。小戲節10月21日至30日於台北登場。

  • 超親密小戲節 穿透大街小巷看偶戲

     一張票只能看一場演出?表演不能任意走動?今年首度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將顛覆上述傳統的看戲習慣。「超親密小戲節」由飛人集社團長石佩玉策劃,在台北的永康、師大與公館這三地區共找了九個場地,演出國內外的精緻偶戲。票券以區域劃分,觀眾可選擇買永康票券、師大票券或是公館票卷,一張票可欣賞這區域內的三部作品、體驗三個不同演出場所。 \n 這些場地都不是正式演出空間,包括咖啡館、髮廊、畫廊、餐廳、書店。每場只限廿五位觀眾,每段演出結束,由導遊義工帶領觀眾走到下一個場地,沿途介紹這區的人文景象與特色。 \n 「超親密小戲節」靈感來自有廿五年歷史、每年六月舉行的荷蘭德瑞克市(Dordrecht)國際偶戲節,特點是偶戲結合區域文化特色。偶戲節由荷蘭偶戲藝術家戴爾桑(Damiet van Dalsum)發起,每年邀請世界各地偶戲團隊進駐,藉著當地的運河風光、社區生活樣態,讓各團隊發揮創意。 \n 石佩玉說,十八年前開始她多次到荷蘭欣賞國際偶戲節,領略「偶戲除了進劇場,還有很多其他創意的可能」。 \n 石佩玉說,荷蘭國際偶戲節的「客廳系列」,將當地老屋區域的私人住宅轉變成演出場地,觀眾進入別人家,坐在別人家的客廳看演出。還有「船屋系列」,讓觀眾坐進船艙,一邊遊河看風景,聆賞樂手演奏,每隔一段時間,船隻停靠岸邊,觀眾觀賞廿分鐘的偶戲。 \n 她一直思考把這樣特別的看戲感受帶回台北的可能。「雖然台北沒運河,但那種一小群人擠在一個客廳或一個船艙裡看演出的親密感,總可能實現吧!」她曾想過「找別人家的頂樓看小戲」等許多點子,但因交通、安全等問題無法克服而作罷,最後調整成「走路到小店看小戲」的形式,創辦了「超親密小戲節」。

  • 飛天剪刀 懸空木桌 偶戲…不只有布偶

     飛人集社的「超親密小戲節」十月一日起開跑,台灣、美國、義大利與荷蘭的偶戲團體,每天在師大、永康、公館的商家演出,每場演出約廿分鐘左右,活動持續到十日。 \n 台灣藝術家曾彥婷和彈奏電音二胡的黃思農合作《Here she is-張明》,在師大區的秘密髮廊演出一場無人的物件秀。她將躲在暗處,透過懸絲操控髮廊裡頭的物件,到時候觀眾會見到憑空飛起的剪刀、吹風機、鏡子。 \n 偶戲演員邱米溱與董育婷,將在公館區的直走咖啡演出《箱》。他們運用店內特殊的滾輪滑椅、懸空的木條桌子,排上許多大小不一的箱子,就在箱子內外進行各種演出。 \n 義大利街頭智者劇團將演出《擁抱》,在手風琴與吉他樂手演奏中下,兩位演員以默劇結合了紙偶,演出一場浪漫愛情故事。 \n 荷蘭的偶戲藝術家拉羅斯(Irene Geertje Laros)則帶來《離開水的魚》,她在公館區的咖啡廳「小地方」構築出一片沙灘,運用各種海底生物形狀的偶演出。 \n 美國偶戲工作者洛夫(Kyle Loven)運用一張報紙大小的範圍演出《未來情書B》,影像、偶與手互動。 \n 石佩玉說,她希望觀眾享受表演的同時也享受人與人間的互動情誼。她也盼藉此打破台灣觀眾過去對偶戲的制式理解,以為偶戲就是在手上套布偶,也以為偶戲是給孩子看的演出。因此規劃多樣化內容,「只要是操縱沒有生命物件的演出,都是偶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