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趙淼的搜尋結果,共04

  • 趙少康客串還原歷史 嘆人事全非

    趙少康客串還原歷史 嘆人事全非

     《國際橋牌社2》昨拍攝1995年民進黨與新黨的「大和解咖啡」劇情,邀請當時新黨召集人趙少康客串參與,還原當年轟動政壇的歷史事件。趙少康受訪時,感嘆政治變化很快,「大和解咖啡」如今人事全非,當年喝咖啡是對的,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有這樣的肚量與遠見,兩黨能夠有此胸懷,互相理解、攜手合作,極具意義。  新黨在1993年成立後,以清新形象在都會區異軍突起,但因其政治主張與民進黨立場迥異,雙方支持者衝突愈演愈烈,兩黨激情動員的結果造成兩黨形象惡化。  施明德主張在野黨進行大聯合,以促成整個社會的和解。在1995年12月18日邀請新黨全國委員會召集人陳癸淼、趙少康等人在立法院咖啡廳喝咖啡,立場迥異的兩黨攜手角逐立院龍頭,企圖籌組大聯合政府。  趙少康在《國際橋牌社》第1季中就曾客串演出新聞主播,播報「廢除刑法100條」消息,第2季再受邀客串,則是還原自己曾親身參與的「大和解咖啡」。趙少康回憶,「因為這場和解咖啡,種下後續兩黨在立法院選舉的合作。當時新黨21票都投給施明德,但民進黨跑1票,就差這1票,施明德就當選院長,只差1票,但那1票非常關鍵」。由蔣偉文飾演的新國家黨立委邵壯國,即以趙少康為參考改編的角色。  《國際橋牌社2》製作人汪怡昕表示,「以當時的時空背景來看,大和解咖啡本身就很有戲劇性,是台灣政治史上的重大事件,差點改變整個歷史軌跡,是述說台灣民主化故事不可忽略的轉捩點」,汪怡昕也邀施明德參與,盼趙、施同場演出,促成「第二次大和解咖啡」,但施明德正在閉關寫書不克出席,因此無法成局。

  • 圓剛股東臨時會完成董監改選

    圓剛(2417)19日召開股東臨時會,順利通過公司章程修正案、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案、以私募方式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普通股案、以詢價圈購方式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普通股案、完成提前全面改選董事(含獨立董事)等五個議案。 新出任的董事共計四席包括郭重松、李淼盛、郭昱廷、許起裕等,獨董三席包括趙興偉、趙堃成、吳明欽等,其中董事長及副董事長由郭重松及李淼盛續任。

  • 導演趙淼舞台劇作品《吾愛至斯》 來台首演

    導演趙淼舞台劇作品《吾愛至斯》 來台首演

    「如果家裡同時有一個嬰幼兒和一個老年人,肯定是嬰幼兒受到的照顧比較多,但其實兩者需要人關懷、照料的程度是一樣的。」中國大陸導演趙淼舞台劇作品《吾愛至斯》,以失智症為主題,今年4月在北京首演、7月至法國亞維儂藝術節演出,將在10月下旬來台首演。  趙淼表示,創作《吾愛至斯》是罹患失智症的外公帶給他的啟發,期望透過舞台劇,讓大家更關心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外公是我人生的避風港,從小他特別疼我,但是他晚年得到失智症,連我都不認得了,我覺得特別難過,外公的病情給我上了很震撼的生命課程。」  趙淼安排劇中主角穿上鮮黃色外套,視覺效果鮮明,或是讓主角在途中遇上一群面部穿戴撲克牌道具的演員,趙淼表示,這是給觀眾的提醒,「失智症老人已經沒有辨別顏色的能力,在他們的眼中,世界是灰色的,他們看到的每一張臉孔也是一模一樣的,所以一旦失智老人走進人來人往的城市,就像是小動物進到大森林一樣,非常危險。」  《吾愛至斯》描述一名罹患失智症的老奶奶,在城市裡和老爺爺走散了,她在街上遊蕩時,腦海中不斷浮現老伴年輕時的身影,像是回到和老伴談戀愛的年輕歲月。而在城市另一端著急的老爺爺,則是誓死也要把老奶奶找回來。  「這像是老年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只是他們之間的阻力不是命運,而是失智。」趙淼表示,「吾愛至斯」意思是「我愛你愛到這種程度」,「不管你變老、變醜、變呆,甚至根本把我給忘了,我也愛你,這就是劇中老爺爺的心情。」  趙淼曾獲得2014年英國愛丁堡藝穗節亞洲藝術最佳導演獎,他在1996年於北京創立三拓旗劇團,20年來推出多部作品,近期作品《水生》、《失歌》、《吾愛至斯》等,多以老人和親情為主題,「我們每個人都會老,今天關心老年人的生活,也像是在關心未來的自己。」  《吾愛至斯》將在10月28日至30日於台北台灣戲曲中心3102多功能廳、11月5日至6日在高雄圖書館小劇場演出。

  • 戀戀形體劇場 趙淼水生吹東風

    戀戀形體劇場 趙淼水生吹東風

     「兩岸小劇場藝術節─文青較春」本周上檔將為期3周,大陸劇目以《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和《水生》打頭陣。《水生》去年在外亞維儂藝術節首演,導演趙淼是北京小劇場中堅份子之一。  他早在17歲創立劇團,曾以新秀身分參與電影《愛情麻辣燙》和電視劇《大明宮詞》演出,螢光幕經驗帶給他最大的啟示,「還是回去幹導演吧!」  「三拓旗」是趙淼劇團的名字,意指「三人成眾,拓展為旗」。回首1996年就讀北京大望路中學的他,和同學因看戲而想要作戲,有模有樣學起正規劇團,「那時我恰巧專管教室的開門和鎖門,放學校園空無一人後,我們就溜進教室開始排戲。」趙淼編導的第一齣戲《變》,首演地點就在1996年10月開學的第一個班會上。  劇不一定要說很多話  趙淼之後如願進入中央戲劇學院(中戲)導演系,然而書雖然念了,但心卻在另一處。2002年一齣來自愛丁堡的戲點燃他心中無限嚮往,「我打從心底認為劇不一定要說很多話,應該藉由更多肢體展現。」趙淼說當時的中戲,教的還是傳統戲劇概念,他為了追尋「形體劇場」開始12年的自修過程。  成形體劇場推廣者  在國際資訊仍不流通的當時,趙淼盡可能收集資料,成為「形體劇場」推廣者、已故法國戲劇大師賈克.樂寇的追隨者。趙淼透露曾委託朋友來台買了一本台灣劇場導演馬照琪翻譯的賈克.樂寇著作《詩意的身體》。  自修期間,趙淼硬生生拷貝國外「形體劇場」的劇目,連道具、服裝都不放過,也曾動念前往法國就讀賈克.樂寇建立的戲劇學校,但是,「我怕回不來。」趙淼目睹很多朋友到國外學戲,一去不復返,「我很清楚,我要做的戲,要跟大陸這片土地有關。」  《水生》在趙淼創作中具有關鍵分量,是他終結模仿,以東方元素詮釋「形體劇場」的首部作品,「我拿著賈克.樂寇學校的課表,嘗試作對應。儺戲的形態可對應西方面具;中國戲曲身段可對應西方肢體;中國民間舞蹈可對應西方現代舞。」  《水生》以蒲松齡《聊齋志異》的王六郎故事為靈感,敘述河裡一個水鬼,每天想盡辦法拉下一個活人溺水做他的替身,有天他拉到一位母親,最後因良善念頭出現,而把母親放回人世。  趙淼說當時選材《水生》主要是借古諷今,討論社會議題,當時大陸出現許多見死不搭救落水者的新聞,「只能說人比鬼還不如。」  趙淼強調在他眼中文藝是一個社會的最終良心,身為一位導演,不能缺乏對社會的責任。《水生》5月4至5日華山文創園區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