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趙豐田的搜尋結果,共04

  • 人工取代機器 豐田走回頭路

     彭博報導,在豐田汽車最古老廠房的一隅,人力正取代機器人,將滾燙的金屬塊鑄造成機軸,對河合滿(Mitsuru Kawai)來說這是豐田未來之所在。  河合滿效力豐田有50年之久,豐田汽車(Toyota Motor Corp.)社長豐田章男(Akio Toyoda)日前拔擢河合滿,旨在強化豐田各工廠的技藝。  河合滿指出:「我們的技藝必須更加扎實,回歸根本之道,以專精我們的手工技術,並精益求精。當我還是個新手時,有經驗的專家們被譽為神,他們無所不能,能夠製造任何東西。」  這些製造達人再度獲得重視,對豐田來說不啻走回頭路。長久以來豐田在製造領域向來是汽車業與其他業界的領頭羊。在自動化年代,豐田的下一度將出人意料:在豐田座落於全日本的廠房,人力將取代機器,如此一來,工人才得以開發新的技能,以及尋找改善生產線與汽車製程的方法。  研究汽車產業的專家萊克(Jeff Liker)指出:「豐田視工廠技工為工匠,必須不斷精益求精,強化工藝水準。 在幾乎所有你能拜訪的每家公司,工人的任務就是將零件放進機器設備中,在機器當機時,則趕緊找人幫忙。」萊克曾撰寫8本有關豐田的書,並在去年拜訪河合滿。  回歸製造工藝,凸顯57歲的豐田章男將如何重塑這家由他祖父一手創辦的公司。豐田章男承諾將加速提升品質與效能,而不是一昧追求成長。身為全球汽車龍頭的掌門,豐田章男抑制擴張計畫,有三年凍結設廠。  在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因點火開關瑕疵而召回數百萬汽車後,凸顯豐田強化製造工藝的重要性。通用點火開關瑕疵已造成13人死亡。(譯者:中央社趙蔚蘭)1030407

  • 臺灣故事島》趙豐田!你在那裡?

    臺灣故事島》趙豐田!你在那裡?

    這是一則真實的故事…… 「如果你可以來跟我見一面,我會很開心的!」想起恩人趙豐田(音譯)的義行與相處的點滴,來自花蓮的許美華露出了靦腆的笑容。18歲從花蓮嫁到宜蘭,結婚生子,公婆疼惜,今年已60好幾的許美華說:「我也曾過了一段很幸福的家庭生活!」不久,公婆因病相繼過世,先生不但沒有肩負起家計,還離家不知去向,為了生活,她只好帶著一對兒女回到花蓮娘家,獨力撫養小孩。 由於惦記著公婆生前對她疼愛有加,每逢清明,無畏路途遙遠,許美華總會帶著兒女到臺北墓園掃墓,祭拜公婆。某年,颱風將公墓沖毀,市府幾番寄發遷葬通知書,却因為仍寄至宜蘭舊址,而讓未接到通知的許美華在第二年前往掃墓時,找不到公婆的墳墓,歷經一番折騰,最還是讓她找到了,她將公婆火化後的骨灰安置在辛亥隧道附近的墓園。而後,因為經濟問題,原本只想暫時安置在臺北的骨灰,卻一放就放了10幾年,時間一久,對臺北不甚熟悉的她,也想不起來公婆的骨灰究竟是寄放在何處了…… 20幾年前的某日,許美華在娘家所開設的餐館中,與來自臺北拍攝二十四孝錄影帶的工作人員趙豐田先生閒聊提及此事,當時年約2、30歲的趙豐田偕同另一位陳姓朋友,竟願意開車載她到臺北辛亥隧道附近的墓園,一一詢問,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這兩位年輕人的幫助下,她終於再次找回公婆的骨灰。 「我跟趙豐田可說是素昧平生,但他竟然願意這樣幫助我,不但幫我找回公婆,還不忌諱讓我一路從臺北撒冥紙回花蓮,逢年過節,我終於可以再盡媳婦的義務,內心覺得踏實許多,心情也有所寄託,這重如泰山的恩惠,實在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事後,許美華與趙豐田也成了莫逆之交,後來,或因工作關係,或因路途遙遠,兩人也漸漸失去聯繫了。 許美華認為,冥冥之中,公婆都一直保佑著她,生意順遂,小孩也都平安長大,現今生活無虞,唯一掛念的就是趙豐田這位恩人、好友。手裡捏著兩張照片,反覆看著當年的合照,她對著鏡頭說:「趙豐田,你看!這是我們之前的合照,那時我40幾,長得很美(笑),你也才20幾,也長得很帥,我老了,你是不是也老了啊?(又笑)如果你看到段影片,希望可以儘快跟我聯絡,我家還是在老地方,沒有搬家。我現在坐的這張椅子,就是你以前最愛坐的那張籐椅,我想你看到它,應該就有印象了,如果你可以來跟我見一面,我會很開心的。」 這是一則感恩與尋人的故事! 這是許美華女士所分享的「感恩與尋人」的故事,這也是文化部「國民記憶庫:臺灣故事島」計畫所蒐錄的故事之一。訪談過程中,許美華女士一再重覆:「我真的很想再見到你!」多年來,憶往昔如昨日,那無法言喻的感激,發自內心的感謝,她希望藉此計畫,幫她找到念念不忘的恩人。

  • 百年汽車-從拼裝技轉到自主品牌

    百年汽車-從拼裝技轉到自主品牌

     7月17日,裕隆集團執行長嚴凱泰與行政院長吳敦義共同主持國人自行研發首輛自主品牌「納智捷」智慧電動車掛牌儀式,這不單是嚴凱泰圓了他父母親生前「想幫中國人造的汽車裝上輪子」的夢想,也象徵台灣汽車業跨向電動車研發的全新里程碑。  時光回到日據時代,在鐵路幹線貫通全線後,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規劃出貫穿南北的主要縱貫公路,各地陸運應運而生,客運及貨運公司負責鄉鎮與城市間運輸。民國10年後,全省主要大城市已有出租車、客運及貨運等公司負責內陸交通,這時車輛皆由歐美進口,轎車及摩托車被視為有錢人的玩具。那時個人交通以人力車為主,車夫穿梭在大街小巷。  台灣汽車業大老-現年83歲的和泰汽車集團總裁蘇燕輝因父親在彰化經營汽車運輸業,很早就接觸汽車,他回想起7、8歲時,台灣已有轎車及卡車,只是當時日本還沒有造車,都從美國進口福特及雪佛蘭,直到日本因應東北開戰所需,發布汽車事業振興法,獎勵汽車製造事業。  黃烈火代理豐田 開啟汽車史  第二次大戰時,豐田及日產先後開始生產汽車,當時全省客運公司所使用的巴士、大型客貨車都改從日本進口的豐田KC決戰號、日產180及80車款。日本並開始整併台灣各地方小型貨運及客運公司,鐵路局也在全省各地車站經營「局營巴士」。戰後國民政府來台,整併鐵路局的局營巴士,改制為公路局,經營客運業務。  戰後,和泰汽車集團創辦人黃烈火民國36年成立和泰汽車前身的和泰商行,取得美孚石油代理權,38年開始代理日本豐田汽車及橫濱輪胎,自此開啟台灣汽車發展史。光復後2、3年,物價膨脹,1輛3噸重貨車竟然要賣舊台幣18萬元,因此當時是以拼湊零件而成的拼裝車為主,車輛來源主要是大戰時遭擊之車輛,蘇燕輝家族也參與拼裝車事業。  嚴慶齡 創設首家汽車製造廠  同一時間,出身上海世家的裕隆集團創辦人嚴慶齡輾轉來台,先成立台元紡織,但他始終無法忘情發動機報國的夢想。  以當年台灣國民平均年所得台幣2,320元,離經濟學家認定國民所得超過500美元才具有購車能力,相差甚遠,且當時政府每年只增發50張汽車牌照。在市場、人才、技術、資金都付之闕如下,嚴慶齡照樣斥資200萬美元,創設裕隆機器製造公司,台灣終於有了第一家汽車製造廠。  民國46年 裕隆始與日產合作  裕隆成立之初,嚴慶齡不顧當時經濟部長尹仲容反對,延攬一批曾派到美國接受製造飛機技術訓練的空軍退役人員,展開籌備工作,他還跑遍德國多家汽車廠,尋找技術合作未果,黯然返台。他只好利用舊引擎及自行拼湊的零件在46年組裝出第一輛掛上裕隆標誌的軍用吉普車。裕隆不靠外力卻能拼裝出汽車,可是件了不起大事,遂在當年雙十節公開亮相。  嚴慶齡深知要在台灣造車,非得引進其他國家技術不可,經由國產汽車創辦人之一的張建安穿針引線,46年底與日產汽車技術合作,48年裕隆與日產合作的1200西西青鳥轎車正式量產,並獻給當時總統蔣中正,而成為首輛國人組裝的總統座車,也讓裕隆與國產車畫上等號。  50年代進口車 多美軍二手車  當年離開台鐵而進入和泰汽車任總經理的蘇燕輝表示,當時台灣全省汽車數2萬輛,又逢戡亂時期,當時車子可是扮演補給的角色,不能隨便移動。  50年代台灣接受美援,外匯受管制,只有機關首長才能進口轎車。反觀派到台灣等打越戰的美軍或國外人士,每人可進口一輛汽車,美軍二手車大量流入市面,當年美元兌新台幣40比1,每輛汽車權利金達1萬美元,不少人靠買賣二手車致富。  另一方面,台灣與日本簽訂每年1億美元的以貨易貨合約,從日本引進大量物資,其中包含汽車、汽車零件及機械零件。短短3、4年間,中信局兩度各開放2千輛轎車進口,日本豐田、德國福斯等得以長驅直入台灣。  蘇燕輝指出,中信局第1次開放2千輛轎車配額,可是要直接賣給消費者,和泰徵求客戶同意,以消費者名義到中信局申請,豐田進口到台灣一下子就賣掉。中信局覺得不錯,又開放第2批2千輛轎車進口,後來雖全面開放小轎車進口,但因中日貿易逆差擴大,乃下令禁止日車進口。  60年代,開放汽車執照申請,中華、三富及福特六和等汽車廠先後成立,三陽工業也從機車跨足生產本田汽車。70年代則是台灣汽車產業發展關鍵年代,政府推動年產20萬輛大汽車廠,延攬中鋼董事長趙耀東主導該案,並網羅辜振甫、王永慶、蔡萬霖及林挺生等台灣企業大老及和泰汽車參與投資。  民國70年代大汽車廠計畫 夭折  當時政府欲藉由設置年產20萬輛大汽車廠帶動其他產業擴大投資,這對接下裕隆汽車董事長的吳舜文來說,無疑是青天霹靂。吳舜文為了幫夫婿嚴慶齡完成工業報國的夢想,宣布斥資20億元(相當裕隆三分之一資本額)成立裕隆汽車工程中心,成果還未展現,讓她好不心急。  當時盛傳政府為制衡裕隆,選定豐田為合作夥伴,果然71年底經濟部公佈總投資金額達216億元的大汽車廠案,日資45%、台資55%,只是臨簽約前,趙耀東硬是加上豐田整車出口50%,雖經濟部官員勸說只是形諸文字,不會真的要求豐田付諸行動,但不為豐田所接受,宣告破局。  另外,政府在大汽車廠案前,找上美國通用合作設華同汽車廠生產大型貨車,全案因雙方對履行契約內容見解不同,導致通用撤資。此時,蘇燕輝認為20萬輛汽車案可能無法成局,轉而向已轉任經濟部長的趙耀東建議,由日野公司來接手華同汽車。由於談判順利,和泰汽車與日本日野重車於73年接手華同汽車,更名為國瑞汽車,豐田於75年入股國瑞。  漫漫50年 納智捷修成正果  大汽車廠未能成局,卻讓吳舜文鬆一口氣,但她執意開發飛羚汽車,讓日產高層光火。為延續雙方合作關係,吳舜文最後不得不讓步,74年同意讓日產入股裕隆25%股權。75年飛羚101正式生產,雖銷售不如預期,卻點燃國瑞、福特六和及中華等汽車廠競相投入研發,今日才有第一個自主品牌「納智捷」汽車誕生。

  • 粵企:2%升幅為容忍範圍

     人民幣逐步走升,重創長期依賴出口的廣東企業。廣東省經信委經濟運行處處長趙旭平坦言,人民幣年升值2%是廣東大部分企業能接受的範圍。但統計顯示,匯改以來人民幣升值幅度已超過2%。  亞幣齊升,不只廣東企業「凍未條」,日本豐田汽車社長豐田章男也表示,日圓持續走強是個「大問題」,可能威脅日本製造業的競爭力,並將使豐田半年的收入(10月到明年3月)減少1500年億日圓。  趙旭平指出,企業要消化人民幣升值壓力有3個途徑:一是承銷商承擔一部分;原料供應商承擔一部分;企業自身加強管理降低生產成本承擔一部分。  他也直言,產業結構升級及提升其附加值,在短時間內要發生根本性變化「是不可能的」,首當其衝的是沒有自主知識產權和品牌的企業,可能面臨停產或半停產。  不過趙旭平強調,儘管如此,未來仍將積極推動企業轉型升級,企業透過自己「苦練內功」,是可以消化人民幣升值帶來的衝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