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跑動式的搜尋結果,共02

  • 義大跨年跑動式煙火 全台首創

     今年是義大世界第四次舉辦跨年晚會,主辦單位搭配會場地形起伏特別規畫「跑動式煙火」,將以極速環場方式首度在台登場,並呼應「愛你一生、長長久久」主題,煙火施放時間約九分九秒,挑戰全台最長的跨年煙火秀。  義大世界每年跨年均重金禮聘國內外知名煙火團隊,量身打造跨年煙火表演,今年規模更勝以往,特別請來北京奧運煙火施放團隊獨家呈現「跑動式煙火」,環場煙火就像舞者繞著跨年會場飛躍,帶來不同凡響的視覺震撼。  主辦單位表示,今年跨年煙火表演項目區分為「火焰飛舞、山中傳奇、美麗傳說」三大樂章;其中,「美麗傳說」首創高空動態式跑動煙火,把超過兩種花色樣式的煙火放入同個煙火彈中,施放時將產生如同川劇變臉效果。  另外,義大世界趕搭跨年檔期,購物廣場周年慶業績強強滾。業者表示,因景氣不佳,消費者更精打細算,主打國際精品Outlet的義大世界購物廣場業績逆勢成長,周年慶開打首五天,營業額已比去年周年慶同期成長逾四成。  業者指出,今年為吸引中北部民眾到義大世界跨年、購物,首次推出高鐵優惠,持高鐵票根及滿三千元發票,即可抽刮刮券,最高獲得三千元商品購物券,活動開始後,每周六日高鐵左營站到義大世界接駁車幾乎班班客滿。

  • 南方朔觀點-當政治成了跑攤式電子花車秀

     台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政治已變成電子花車秀。到重要選舉時,這種電子花車秀演得更帶勁,政治人物像跑攤式的一天搞個好幾場,加上有辣媽辣妹豔舞助陣,真是把聲光化電的政治娛樂文化搞到了前無古人的程度。  近代西方學者早已指出,現在已進入了政治人物與影歌星搏版面、搏新聞時段的時代,於是政治人物遂愈來愈像影歌星一樣,已可改歸類為「影藝表演業」,因而當代政治愈來愈重視「表演政治學」。紐約大學媒體教授戴蒙(Edwin Diamond)在所著的《白宮進你家:虛擬美國的媒體與政治》中指出,在這個媒體的虛擬時代,務虛不務實,政治討論已被虛擬化,成了無休無止的口水戰爭;政治人物最大的政績已不是在興利除弊,而是致力於「形象塑造」和製造形象所需要的各種活動。  正因活動是如此的重要,當今的政治人物遂都得了過動症,像跑攤式的動作頻頻。但儘管如此跑攤,但它卻不是以前那種巡視災區或貧民窟,下達各種計畫命令,而是像電子花車秀一樣,搞些辣媽辣妹跳成一團。電子花車秀這種型態的表演,儘管與國計民生無關,但它至少提供了娛樂,當今的政治人物已沒有其他用處,提供娛樂正成了他們存在的最大價值。  幾年前,西方學者注意到兩個表演政治的天才,一個是菲律賓獨裁者的妻子伊美黛,另一個則是南非曼德拉的下堂妻薇姬。她們毫無任何公共事務本領,但卻經常打扮得花枝招展,到貧民窟造訪;她們每次出訪,都是老遠就下車,然後連跑帶跳歡天喜地尖叫著奔向貧民群眾,名貴的高跟鞋踩過水坑,濺濕她們名貴的衣服都無動於衷,她們就這樣和貧民打成一片。西方學者察覺到這種表演政治,所反映的乃是第三世界那種皇帝皇后下凡塵的模式,她們活在天上,貧民活在地底,中間的距離永遠不可能跨越;一旦皇帝下凡塵,貧民群眾就已感激泣零,縱使他們成了這種表演政治的佈景道具,他們也心甘。伊美黛和薇姬後來失勢,但菲律賓及南非窮人仍對他們懷念不已。這種打成一片的表演政治在西方不流行,只有在第三世界一直存在,即在於第三世界有著皇帝皇后下凡塵的迷思,當有些老百姓吃皇帝皇后下凡塵這一套,第三世界搞起電子花車式的表演政治,其肉麻程度就比西方更為精采厲害。  政治人物嫌自己時間太多,多得很無聊,寧願跑攤式的去搞電子花車式的表演政治,這是他們的自由,外人也不好去說三道四。只是政治人物大權在握,主掌了國家的前途及人民的福祉,這是何等艱鉅的志業,他們即使用全部的時間來思考國事,可能都力有未逮,那裡還會有多出的時間來跑攤?勤於跑攤的政治人物,要不是根本不知道該去做甚麼,就是已無法分辨甚麼重要或不重要。  由台灣的政治人物勤於跑攤搞電子花車式的表演政治秀,就讓人想到當代政治學所討論的「政治退化」(Political Degeneration),多倫多大學教授章伯林(J.Edward Chamberlin)及康奈爾大學教授吉爾曼(Sander L. Gilman)在編纂的論文集《退化:進步的黑暗面》裡,指出十九世紀儘管大英帝國一片興隆,但當時的英國思想家如彌爾(John S. Mill)就已領先全球提出政治及社會退化的警言。大思想家彌爾指出,一個國家與社會的統治精英,必須永遠不斷的努力,才有可能阻擋住退化的力量,而退化的動力就在精英人士的「愚蠢、邪惡、無知、怠惰及懶散」中。十九世紀全球都在退化,只有英美在加速進步,就是受到「退化」的警惕所致。  而今的台灣,由各種亂象交相出現,我們已可說由於政治人物的愚蠢無知,我們其實已進入大退化的時代,政治的退化又誘發了社會的退化。在這個大退化的時代,政治人物怎麼可以假裝一切都沒發生,而去跑攤搞電子花車秀呢?(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