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跨海打擊的搜尋結果,共07

  • 國戰會論壇》海馬斯與帕拉丁 超視距打擊戰(譚傳毅)

    國戰會論壇》海馬斯與帕拉丁 超視距打擊戰(譚傳毅)

    陸軍編列150億元向美採購11套射程300公里的M-142「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以及172億元向美採購100輛M-109A6帕拉丁(Paladin)155mm自走炮,以因應台灣防衛上的需求。 採購海馬斯火箭彈的目標是跨海壓制,特別是針對解放軍海岸炮兵、火箭彈系統、短程導彈陣地、港口與機場、雷達與偵搜站、指管中心等等,然而售台的火箭彈系統卻不包括衛星等偵搜系統的資料鏈。 超視距打擊之炮兵 超視距作戰是指藉助各種雷達和光學瞄準等探測設備,在目測距離之外攻擊敵人,提高作戰效率、減少己方傷亡與損失。超視距打擊一般利用多種作戰平臺在陸、海、空等領域進行。實施超視距打擊必須使用先進的偵察、跟蹤、定位和引導系統即時發現目標,進行不間斷的跟蹤和定位,並適時導引中遠端火力實施精確打擊。 視距外的距離沒有一定的規範,在台海戰場上,至少要有50公里以上射程。這個距離在M-142「海馬斯」多管火箭彈、和增程型國產雷霆2000打擊範圍之內,但是M-109A6帕拉丁(Paladin)155mm自走炮和國軍現有火炮最多大概在30公里,只能打擊登陸中的舟波,還沒資格談台海的超視距作戰。 只能打擊30公里之內的登陸舟波,好像已經晚了。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打擊舟波的母艦例如075兩棲攻擊艦打擊群,因為這些兩棲艦只恰好就在視距外大約50公里左右的攻擊發起線放出登陸舟波。此時正是攻擊的最佳時機,而M-109A6的射程30公里,完全構不著登陸舟波母艦。 由於射程問題,陸軍出現了兩種類型的武器,理論上來講,多管火箭彈及導彈進行跨海超視距打擊,如果解放軍登陸部隊繼續前進,接近到30公里範圍之內再交給M-109A6帕拉丁等火炮解決。這種機械化打擊方式是不是太理想化了?敵軍難道坐著不反擊? 超視距目標選擇 在反登陸作戰中,射程300公里的海馬斯火箭彈、射程200公里的雷霆2000火箭彈以及雄三導彈固然可以跨海打擊大陸沿岸,但是別忘了,解放軍擁有更多的導彈、射程400公里的火箭彈、察打一體無人機、攻擊直升機、轟炸機等等,足以壓制國軍導彈與遠端火箭彈系統。 這種敵我軍力關係產生了一種辯證:怎麼打?我們簡單的敘述打與被打的關係:A表示固定打擊平臺與固定目標。B表示機動打擊平臺與機動目標。作為固定打擊平臺的A可能是固定導彈陣地,固定目標A可能是港口、機場、工廠、行政中心等。機動打擊平臺的B可能是導彈和火箭彈系統等,機動目標則可能是航母、飛機、導彈發射車等。 從簡單到困難的打法可表示為:A→A、B→A、A→B、B→B。A→A最為常規,一戰的壕溝戰就是這種打法。B→A需要相當的射控技術,但也不困難,講究的是圓周率誤差(Circular Error Probable,CEP),例如二戰時期空軍轟炸城市或工廠等。最容易的就是打擊固定目標。A→B就需要相當的整合能力,固定平台必須準確的命中機動目標。最困難的就是B→B,就是機動打擊平臺打擊機動目標,例如反導。 從這個觀點來看:多管火箭彈應該打擊誰?當然是打固定目標例如港口、機場、行政中心等。可是現代軍事已經不會再有固定陣地,幾乎所有的軍事目標,從指揮所到基本的火炮陣地都是機動的,而我軍的火炮也是機動的。陸軍火炮做的恰好是最困難的B→B! 而在事實上,陸軍炮兵應該打的是最容易的A→A和B→A,這樣才能發揚最大的火力效率。除了港口、機場、行政中心等,有沒有固定而且是關鍵性的軍事目標?當然有,那就是解放軍的075、071和作為轉運兵力的半潛船。 視距外的固定目標 兩棲登陸作戰是一場大型戰爭,而兩棲攻擊艦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它是一個海上基地(母艦),登陸部隊在視距外換乘直升機或者快速登陸載具搶灘上岸。 由於兩棲攻擊艦可以進行垂直登陸,而不像船塢登陸艦平行裝載登陸,因此並沒有地形的限制。兩棲攻擊艦可以使用直升機,把部隊投送在任何地形,全球90%以上的海岸都可以發起攻擊,直接越過灘頭到縱深地帶,例如交通要道、指揮中樞、行政中心、軍事基地周邊作戰。 未來解放軍對台兩棲登陸作戰當中,一定會有075的角色,無論其部署在哪裡,都會攜帶071綜合船塢登陸艦及半潛船,在視距外50公里左右集結並轉運兵力。此時,這些大傢伙幾乎固定不動,變成陸軍炮兵唾手可得的目標,也就是A→A和B→A模式,是效率最高、最划得來的打擊。 攻擊方式表述如下:海馬斯跨海發起佯攻,起了打草驚蛇的效果,以利後續攻擊(如果有的話)。當075打擊群抵達攻擊發起線之後,我炮兵(含火箭彈)對著075打擊群火力全開。075打擊群應該是陸軍主要的打擊目標。如果解放軍舟波已開始衝鋒,M-109A6系列火炮接著打,這就變成比較困難的B→B模式,但若陸軍建構自動指揮管制系統,問題就解決了。 中間還有一個重要細節:075打擊群出動之前,解放軍必須掌握制海權、制空權與制電磁權,盡可能消滅所有的抵抗力量,才能保證打擊群任務順利執行。怎麼辦呢? 砲兵分散部署 把遠端打擊多管火箭彈全部放在本島似乎相當危險,因為在發起登陸作戰之前,解放軍必然盡可能先消滅島內的抵抗力量,除非陸軍打算把火箭彈部隊當作吸引解放軍火力的工具。因此,分散多管火箭彈車、並建立一支能夠獨立作戰的炮兵就顯得很重要。 作為防禦方,最好能分散自走炮兵力與火箭彈車,從多點打向定點,打了就跑,讓敵軍找不到我方炮陣地。本土炮兵(含火箭彈)可依靠遍佈本土的雷達站和通信站,炮兵和海軍的偵搜站與通信站必須非常的緊密組網,以保障陸軍炮兵系統。 但不可完全寄望於海軍偵搜系統,因為國軍跨軍種聯繫協調是出了名的遲鈍。與其依賴海軍,不如建構炮兵自己的C3I系統,或和反艦與防空導彈陣地連結以獲得目標資訊,至少讓炮兵可以獨立作戰。 基於超視距作戰,值得關注的是射程只有30公里的M-109A6帕拉丁。這種自走炮可以作為野戰炮兵射擊指揮車,形成一個自動化與數位化的小型炮兵C3I系統,把射擊目標資料傳給早期型號的M-109自走炮系列(A2和A5)打擊目標。這大概是陸軍採購海馬斯以及M-109A6帕拉丁的目的了。 最後一點,海馬斯和M-109A6不能集中在島內作戰區之內,而必須分散,至少要分散到075打擊群出現的地方。假設075打擊群出現在台海中部,必須有海馬斯和M-109A6部署在第一作戰區。如果075打擊群出現在南部作戰區,那麼在小琉球最好也要部署海馬斯和M-109A6就近打擊。若075打擊群在北部作戰區,那麼海馬斯和M-109A6最好部署在棉花嶼。 總之,防禦方最好分散火力集中打擊,前提是炮兵必須建構自己的C3I系統,這就可以遠端指揮。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金門警方打擊假酒 今年已跨海查獲4起

    金門警方打擊假酒 今年已跨海查獲4起

    金門高粱酒屢獲國際烈酒大獎,引來不法集團仿冒牟利,金門縣警局專案小組跨海赴台打擊假酒,今年已破獲4起查扣1萬2200餘瓶、侵權商標15萬餘張,成果十分可觀。 縣警局指出,不肖業者以在自製酒品貼上「幾近相似」、或「足使消費者混淆誤認」為金酒公司產製商標,魚目混珠的手法,鋪貨於地區型大賣場銷售,牟取不法暴利,侵損金酒公司商標權益,也帶來嚴重的食安問題。 楊鎮浯縣長上任以來,多次針對攸關金門經濟命脈的「金雞母」,在治安會報中要求警方加強打假能量,強力維護市場次序。縣警局長張國雄指揮專案小組,2019年至今分別於臺南市、彰化縣等地查獲侵權偽酒案4起,查扣各式侵權酒品1萬2200餘瓶、侵權商標逾15萬張,均由金酒公司陸續提告在案。 警方說明,在專案小組大力掃蕩下,台灣地區的偽劣高粱酒品幾已銷聲匿跡,金門地區更已未見違法個案,該局持續在各百貨通路、大型賣場佈線查緝,民眾若發現侵權及偽劣酒品,可撥打檢舉專線:警察局:110、金酒公司:0800-033-823、縣政府:0800-555-590,協力打擊不法。因而破案者,有獎勵金可拿。

  • 金門警方打擊假酒  跨海台灣再扣一批

    金門警方打擊假酒 跨海台灣再扣一批

    金門縣警察局協同金酒公司強力打假,最近再跨海前進彰化破獲1處假酒工廠,查扣各式侵權酒品293箱4365瓶、侵權商標8萬8800餘張,全案移送彰化地檢署偵辦。 金門縣警察局在2012年成立「偽劣金門高粱酒查緝專案小組」大力打假後,台灣地區偽劣酒品數量大幅下降,2016年起僅有零星的商標侵權個案,金門地區更已未見違法個案。 但因假酒有暴利可圖,不法集團最近又有死灰復燃跡象,該局專案小組連連出擊掃蕩,自2018年至2019年5月間,查緝違法個案共5件7人,查扣各式侵權酒品2萬7000餘瓶,並清查產製集團歷年已銷售侵權酒品紀錄高達新台幣1億500餘萬元,均由金酒公司提告追償。 縣警局長張國雄強調,全力打假絕不手軟,也呼籲民眾檢舉不法,協力打擊犯罪集團。檢舉專線:警察局110、金酒公司0800-033-823、縣政府0800-555-590。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澎湖檢警打擊販毒集團 跨海高雄破獲上游毒販

    澎湖檢警打擊販毒集團 跨海高雄破獲上游毒販

    上月底澎湖地檢署指揮偵辦,在澎湖查獲陳姓、李姓、張姓3嫌涉販毒案,查獲安非他命62.95公克;全案循線追查上游,日前跨海高雄再逮捕另涉案洪姓、李姓2嫌,涉嫌毒品案,查扣安非他命38.78公克等。  純樸離島澎湖縣近年來陸續傳出毒品滲入荼毒,尤其每年7、8月觀光旺季,遊客出入百萬人,不肖販毒集團伺機趁隙偷運毒品入境。  澎湖檢警積極佈線掌握販毒集團入侵澎湖,經蒐集確認相關販毒網絡事證,6月29日時機成熟,號召澎湖縣刑警大隊等總動員,兵分多路展開掃毒行動,同步搜索馬公市4處民宅,查獲陳姓、李姓、張姓3人涉嫌販毒,查扣安非他命62.95公克。  全案移送澎湖地方法院,以涉嫌販賣毒品裁定收押禁見,緝毒專案小組仍擴大積極偵辦,根據張嫌供稱等比對新事證,深入追查毒品來源的販毒集團上游,14日澎湖刑警大隊、馬公偵查隊跨海高雄,會同仁武分局偵查隊再前往苓雅區搜查。  果然,一舉逮捕涉嫌毒品案的現行通緝犯洪嫌、李嫌2人,當場查獲安非他命38.78公克、K他命1.54公克、一粒眠1779顆、咖啡包4包、電子秤、吸食器、分裝袋等。  嫌犯及贓物一併押回澎湖偵辦,洪嫌隨即發監執行、李嫌諭知限制住居、出境出海;澎湖檢警全力掃毒,一連兩波緝毒行動搗破高雄販毒根據地、分別逮捕張嫌及洪嫌等5人。 ★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中時新聞網與你一起拒絕毒害!

  • 提升精確殺傷力 陸力研對台掩體新戰法

    提升精確殺傷力 陸力研對台掩體新戰法

    今年是民進黨創黨30周年,也是民進黨首度在台展開全面執政,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28日針對總統蔡英文國慶演說可能提及的兩岸關係表示,台灣領導人無論如何表態,92共識「這個坎兒是繞不過去的」。 中國除了在政治上逼台灣表態外,在軍事上也沒放鬆腳步,《解放軍報》27日在「想打贏敵人先超越自我」一文中透露,身為攻台主力的第1集團軍火箭炮旅不久前進行的跨海射擊檢驗性演練。文中提及,解放軍火箭炮跨海攻擊,主要採用精確打擊戰法,為提高對海峽對岸部分堅固掩體的殺傷效果,專門研製了多發不同彈種,依序命中同一目標的戰法。 《觀察者網》的評論指出,這顯示解放軍火箭炮跨海支援登陸作戰,已經不是簡單的「打過去」,而是要追求有效打擊、精確毀傷。 《解放軍報》指出,去年一次實彈戰術演習,該旅火炮集群依據指令打擊「敵」工事目標,而兩輪射擊,8發火箭彈全部命中。不過,命中率雖達100%,但掩體內目標毀傷效果卻不好。 而命中了卻毀傷不了,等於白打。因此今年以來,他們專門抽調精幹力量,研究提升毀傷效果的多彈種複合打擊,邀請院校教授與專家集思廣益,先後克服了複合打擊在指揮協同,以及操作運用過程中的多項技術難題。 而多彈種複合打擊比單一彈種打擊的好處在於,能提升打擊效果。例如,同樣用手榴彈殺傷屋內敵人,一個是將手榴彈都扔在屋外,另一個則是將門打開,把手榴彈扔進去,殺傷效果的差別顯而易見。 實際上,複合打擊就是利用不同彈藥的性能,完成「開門-投雷」的過程。而不同彈種依序命中同一目標,某一彈種發射晚了,或是精度差了,都將導致打法失效,因此確保「開門-投雷」並不容易。 《觀察者網》指出,從文中看來,軍報已證實,不久前1軍火箭炮旅進行的「火箭炮對海上目標攻擊演練」,其實是火箭炮跨海射擊檢驗性演練。其次,先前報導提到的跨海偵察演訓,主要是該火箭炮旅下轄無人機分隊的遠距離偵察演練。此外,文中提及演習中設置的戰鬥環境,包括敵方進行反擊,遭遇敵特破壞、天氣不好、射擊陣地不理想等,都顯示這次演練充分貼近實戰, 評論指出,1991年1月17日,美國空軍A-6E和A-7E攻擊機先後發射兩枚AGM-84-SLAM巡航導彈,攻擊伊拉克一座水電站發電廠房,前一發導彈在牆上炸開直徑4米的大洞,後面一發導彈從洞中鑽入,一舉摧毀了發電設備。 如今,解放軍火箭炮也具備了類似的精確打擊能力。 不過,《觀察者網》指出,解放軍的目標可能是海峽對岸淺近縱深的藏兵洞,還有技術裝備掩體等目標。臺灣島上這類目標較多,而基本上,台灣的坦克部隊是「一車一洞」,在靠近解放軍可能登陸地段附近,也有不少炮兵、導彈掩體與碉堡。 而在未來的戰爭中,如果解放軍發現「敵方」部隊躲在淺近縱深的掩體內,伺機進行反登陸作戰,那就可以藉由上述戰法,在登陸前的火力準備中,先加以重創,再直接殲滅。 評論指出,由於解放軍新型火箭炮具備單炮可同時攻擊多個目標的能力,對台軍分散在灘頭淺近縱深的大量掩體碉堡而言,具有很高的殺傷效率。 解放軍空軍已經仿製並裝備類似法國「朗達迪爾」跑道破壞炸彈的空投彈,這種炸彈重量約100公斤(接近300毫米火箭炮戰鬥部重量),命中目標後會鑽入地下並爆炸,大面積破壞混凝土跑道。如果用原理類似的火箭彈攻擊工事目標,則可有效大面積破壞混凝土工事,掀開目標表面泥土層,大大降低目標強度。 而這時用小型侵徹彈藥再進行攻擊,可有效穿入目標內部爆炸,並毀傷其中裝備。 評論指出,大陸研製的100公斤的侵徹彈藥可擊穿4米混凝土,或是10米泥土層。 相較之下,為更加堅固的目標準備的KAB-1500pr鑽地炸彈、可擊穿25米鋼筋混凝土的東風-15C鑽地導彈等重型彈藥,主要用於打擊台灣軍隊的各級地下指揮部、後勤設施、地下機場與雷達陣地等目標。

  • 陸對台主力軍演練跨海打擊 可覆蓋新竹灘頭

    陸對台主力軍演練跨海打擊 可覆蓋新竹灘頭

    中國解放軍第一集團軍是對台備戰的主力,而據《解放軍報》29日報導,第一集團軍近日在東部沿海展開跨海登陸演習,並提及該部隊炮兵旅在訓練中,進行了「濱海列陣,夜間跨海偵察」,以及打擊目標等演練。而先前25日的《解放軍報》也曾報導,該旅進行了「對海打擊演習」。 《觀察者網》指出,由25日的報導,還有今天關於1軍炮兵旅的演練內容來看,可以說這是解放軍首度證實,陸軍火箭炮部隊已具備跨越海峽,直接攻擊登陸灘頭,以及灘頭淺近縱深各類目標的能力。 據報導,解放軍PHL-03火箭炮裝備了射程超過140公里的遠端制導火箭彈。而從福建沿海部分地區發射時,這種火箭彈的射程完全能覆蓋臺灣新竹灘頭附近數十公里範圍。 而從軍報文章中提到,「首次赴瀕海陌生環境」、「火炮大偏角側向射擊」等科目來看,這可能顯示,解放軍演練中利用的,是沿海某些原本並非為火箭炮專門設計的射擊陣地,因此需要讓火箭炮發射車採取特定的姿態進行發射。 《觀察者網》指出,《解放軍報》提及8月中旬,第1集團軍某師,其實就是兩棲機步師,進行了連續31個小時的攻防較量。而在新戰法方面,「兩棲戰車群即將抵近一線灘塗,某團團長朱偉依據海上偵察即時回傳的戰場情報,及時調整作戰部署,並傳到各作戰單位;特種兵機降至目標島嶼後,利用鐳射照射系統,精確引導陸航實施空中打擊;某炮兵旅濱海列陣,夜間跨海偵察、火炮大偏角側向射擊等一批高風險課目交替上演」。 《觀察者網》認為,1軍炮兵旅已將跨海打擊作為重要的演練科目。 第1集團軍屬下部隊包括一支裝備PLZ-05型52倍徑遠端自行榴彈炮的炮兵旅,以及一支裝備300毫米遠端火箭炮,還有122毫米模組化火箭炮的遠程火箭炮旅。 《觀察者網》指出,《解放軍報》29日提到的,很可能是其中一支部隊。 而《解放軍報》16日報導,1軍遠端火箭炮旅當時遠赴中國西北,進行實彈射擊演習。可以看到該部隊裝備的新型122毫米火箭炮,還有300毫米遠端火箭炮共同實施實彈演練。 文中提及,「首輪遠程火力突擊完畢,官兵迅速撤離陣地,在轉移途中完成滿管裝填後,再次對海上目標實施火力壓制。據瞭解,此次演練共設置7類44個實體目標,採集到300多組真實有效作戰資料,為陸軍遠端火力融入海陸聯合打擊體系趟開了新路」。 《觀察者網》指出,由文中提及的目標類型、數量等資訊來看,若說這是演練用火箭炮攻擊海上艦艇,顯然存在許多矛盾。可以推斷,「對海上目標實施火力壓制」,應該是「跨海火力打擊」的委婉說法。 當然,從演習情況來看,也可能是第1集團軍在駐地附近的基地訓練,而演練射擊的目標,確實是海域上的類比對岸目標。而從演練性質上來說,也確實屬於「對海上目標射擊」,但演練的實際內容卻是「跨海對岸攻擊」。 《觀察者網》指出,解放軍PHL-03遠端火箭炮在研製之初隻裝備了射程70千米,具備彈道修正技術的簡易制導火箭彈。雖然中國軍工部門後來研製了一系列射程100公里,甚至200公里以上的遠端火箭炮,如WS-1,WS-2,WS-2D,A-100,A-200等型號,但這些要麼命中精度太差, 只能出售給一些小國用於對鄰國進行「戰略威懾」,要不就是價格太高,只有少數「土豪」國家購買得起。因此解放軍自己一直到最近PHL-03配發的新型制導火箭彈列裝,才真正裝備了射程超過100公里的遠端制導火箭彈。

  • 朱宗慶打擊樂團2 6、7月赴陸巡演

    朱宗慶打擊樂團2 6、7月赴陸巡演

     台灣金牌啤酒瓶、「蠻牛」飲料瓶及牛奶瓶,到了「朱宗慶打擊樂團2」年輕團員手中,都成為另類的打擊樂器,17日城市舞台登場的「i Together」音樂會,曲目之一的《來杯音樂!》,即可觀賞到玻璃瓶如何入樂。9年前由朱宗慶打擊樂團藝術總監朱宗慶成立的「朱宗慶打擊樂團2」,充分見證「由e至i世代」的時光流轉。古典、前衛兼容並蓄,「朱宗慶打擊樂團2」此次推出的年度音樂會「i Together」,8首樂曲包括美國知名搖滾鼓手暨作曲家史蒂夫.萊利的作品《暴躁的眼睛》,歐洲作曲家伊格‧列斯尼克為四面小鼓而寫《號令四重奏》等。  自創全新曲目堪稱「朱宗慶打擊樂團2」年度音樂會一大特色,由團員腦力激盪而成的《來杯音樂!》,除藉由控制吹氣、力度及角度,才能讓裝水的玻璃瓶發出不同音高外,也將讓競技疊杯特別的節奏,配合鼓聲、成為樂曲的一部分,展現新e世代的創意以及活力。  「朱宗慶打擊樂團2」今年6、7月間將跨海進行「朱宗慶打擊樂團兒童音樂會大陸巡演」,預計巡迴北京、上海、廣州、杭州、南京、廈門6共個城市,每站2場、共計12場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