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跨越宗教的搜尋結果,共11

  • 慈濟「人醫會」關懷弱勢兒少 教堂義診跨越宗教籓籬

    慈濟「人醫會」關懷弱勢兒少 教堂義診跨越宗教籓籬

    慈濟中區「人醫會」16日前往南投埔里義診,台中慈濟醫院多位醫師加入守護弱勢兒少行列,共同秉持證嚴法師「愛是無國界、無宗教、無種族、無膚色的分別」精神,在基督教堂義診,協助台東基督教阿尼色弗兒童之家附設南投家園、陳綢兒少家園照顧院生健康。

  • 神明聯誼會 齊聚佛陀紀念館

    神明聯誼會 齊聚佛陀紀念館

     2018年世界神明聯誼會25日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舉行,有上千多尊神明齊聚一堂,包含菲律賓的天主教聖嬰,還有台灣大小宮廟神明甚至家神,都陸續抵達佛陀紀念館,不同宗教的信仰寄託齊聚一堂,規模比往年更盛大。 \n 這次神明聯誼會,不只跨越宗教,也跨國界,中華傳統宗教總會祕書長陳嘉隆表示:「讓這些神祇都能夠與佛相會,同時民間的這些信徒及主事們,大家也都能夠互相彼此交流。」 \n 今年參與活動的宮廟神尊,最大宗仍是以媽祖為多,另觀音佛祖、關聖帝君、土地公、三太子等,台灣最廣為人禮拜的菩薩和神明,也都齊聚佛館,參加神明聯誼會。 \n 如常法師表示,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2011年倡導與發起世界神明聯誼會,希望將世界和平的願景,不是訴諸於學術研討會或論壇,而是真正透過人與人、人與神、神與神的對話,乃至跨宗教、跨種族的對話來具體實踐。 \n 除神明間聯誼,逗熱鬧的信徒、香客們也要一起聯誼,佛陀紀念館志工則大動員,一大早就忙起來,要準備10萬份素齋請大家吃平安。這回的世界神明聯誼會,也將舉辦國泰民安祈福法會,匯聚各個宗教的力量來傳達和平理念。

  • 團結抗恐攻 穆斯林與天主教徒共同祈禱

    為了追思遭恐怖分子殺害的法國神父海默爾,並展現跨越宗教的團結,約兩萬名穆斯林31日在義大利各地的教堂中與天主教徒一起祈禱,並譴責恐怖分子的暴力。 \n 兩名伊斯蘭國(IS)聖戰士在7月26日早上闖入諾曼第地區城鎮聖艾蒂恩居胡費(Saint-Etienne-du-Rouvray)的1座教堂,高齡86歲的神父海默爾(Jacques Hemel)不願屈服,在被強壓跪下後,被恐怖分子割喉。 \n 為了避免原本就已經緊繃的社會氣氛,因為宗教而更加對峙,在義大利的穆斯林31日走入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為和平祈禱。 \n 北義布雷西亞(Brescia)的穆斯林教長巴拉濟(Ahmed El Balazi)說,「當我們聽到是『伊斯蘭』恐怖分子時,總覺得很難受,因為他們與伊斯蘭宗教根本沒有瓜葛。這些罪犯是失敗者,如同先知說的。」 \n 義大利伊斯蘭宗教會主席巴拉維奇尼(Yahia Pallavicini)說,「我們今天來到教堂,帶來簡單而明確的訊息:我們要告訴受到攻擊的弟兄們,我們陪在他們的身邊,希望擁抱他們。」但他也說,「與天主教的弟兄們,我們需要更緊密的對話。」 \n 義大利主教會聯盟(CEI)主席巴揚斯可(Angelo Bagnasco)則說,「這是新路程的起點,真正的宗教總是帶來愛、和平、照亮生命,沾染著死亡的從來不是宗教,要嚴厲譴責基本教義派的暴力。」1050801 \n

  • 拳王阿里跨宗教追悼會 數千粉絲參加

    數千人今天跨越宗教和國籍,參加拳王阿里為期兩天的追悼會,來見這位拳壇傳奇人物和民權運動英雄最後一面。 \n 法新社報導,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來到阿里家鄉肯塔基州,在自由堂體育館(Freedom Hall)擺放著20世紀最知名人物之一的靈柩前,向上週過世的阿里致意。 \n 政商顯要和一般粉絲參加在路易斯市舉行為期兩天的跨宗教追悼會,向在拳擊場上和社會運動都不輕易低頭的男人致敬。 \n 1名穆斯林艾德門(Makeeba Edmund)說:「看到不同國籍、文化、種族、宗教的人齊聚一堂真的很棒,儘管是在他過世這種非常悲傷的情況下,還是非常激勵人心。」 \n 3度世界重量級拳擊冠軍阿里與帕金森氏症搏鬥數十年後,於上週過世,享壽74歲。(譯者:中央社陳昱婷)1050610 \n

  • 跨宗教新春祈福 共創愛與和平地球家

     世界宗教博物館發起的「2016世界宗教新春和平祈福會」今天舉行,多名宗教領袖齊聚,共同祈禱,點燈祈福,一起守護世界,希望讓地球平安無災。 \n 心道禪師創設的世界宗教博物館,是各宗教的互動平台。逾百名宗教代表、駐台使節、政府機構、宗博館等各界貴賓,今天都參與這場祝福活動,祈願社會和諧、災難遠離。 \n 「春祈會」每年3月3日舉行,今天的春祈會祈禱文表示,絢麗的虹彩綻放於陰霾的雨後,覺醒的生命成就於苦難的試煉。走過黑暗,才能迎來光明;喧囂過後,才能體會寧靜。 \n 宗博館創辦人心道禪師致詞,感謝大家齊聚宗博館,連結宗教界愛與和平的力量。他說,每個宗教都是使者,將這份愛推廣出去。春節前的南台灣大地震及國際間的難民潮、地球暖化,這些無常與災難,奪走許多生命,必須轉化這個不和諧。 \n 所有宗教代表與貴賓,手持心燈一起念誦祈禱文,跨越宗教、種族、語言及文化藩籬,面對地球環境變遷,透過祈禱、祝福、共誦和平宣言,希望轉衝突為對話、化暴戾為祥和。 \n 心道禪師提及老友,宗教與和平協會理事長李子弋兩週前離世,深感不捨,但讚揚他長期推動兩岸宗教和平交流。 \n 內政部主任秘書黃麗馨致詞說,世界宗教博物館每年都獲頒國內績優宗教團體獎,相信跨宗教祈禱的力量,更可以促進世界和平。 \n 參加祈福會的宗教代表,包括中華回教協會代表倪國安、天地教總會理事長郝光聖、一貫道總會代表陳豐安、天帝教總會理事長郝寶驥、福爾摩沙學會會長初雅士、台灣基督教正教會神父李亮、天主教神父季進德、台灣聖公會主教賴榮信。1050303 \n

  • 三少四壯集-防堵:當信仰成為國家主義

     午後,轉到山頭另一側的陽光在台地上投射出修院的輪廓,圍牆和教堂的尖頂變形為壓扁與拉長的長方和三角形,高原上的空氣乾淨透明,雲影在空無的地面印出水彩一樣縹緲的痕跡,一位正走進修院的中年婦人拉上頭巾,背光拉出她修長的影子。 \n 共產主義解體二十年後,信仰在中歐、東歐和前蘇聯共和國的地位益形堅固。蘇聯版圖橫跨歐亞,中央集權才開始崩毀,獨立的小國便迫不及待地回歸各自的文化信仰,從波羅的海的天主教,喬治亞的希臘正教,亞美尼亞的使徒教會,到亞塞拜然與中亞的回教,損壞或拆毀的教堂與寺廟被重新修建起來,氣派甚至超越原有的格局。 \n 信仰在1990年代初期迅速抬頭並不全是信仰的緣故,更是國族的認同,一種在風雨中凝聚力量的方式。然而,進入二十一世紀,堅定不移的信仰卻在高加索──黑海地區形成一道道無法跨越的藩籬,強者用來圍堵,弱者用它防禦。宗教、政治互相綁架;對領導階層來說,宗教與政治形成利益共同體,對人民來說,則是政教不分的盲目的國家主義。或許,追根究柢,對於歐/亞,基督教/伊斯蘭交界帶的這幾個國家,最挑動敏感神經的仍舊是「歐洲人,還是亞洲人」這個老問題。 \n 該怎樣分界,分界的標準在哪裡呢? \n 如果說基督教屬於歐洲,伊斯蘭屬於亞洲,在亞美尼亞和喬治亞人的內心,這個二分法可能更簡單,也就是「基督教屬於西方白人,伊斯蘭則屬於東方有色人種」。 \n 如果說,歐洲的界線終於縱貫土耳其的勃斯普魯斯海峽,那麼,當你在伊斯坦堡穿越這個海峽,你便跨越了歐亞兩洲的邊界。這個界線若是明確的,為何比它更東邊的的亞美尼亞、喬治亞、亞塞拜然又亟欲擠身歐洲國家,甚至加入歐盟? \n 這不是地理,而是文化、經濟、宗教的分界。 \n 喬治亞人認為自己在猶太人將耶穌釘上十字架後,留下基督教最原始的種子,亞美尼亞人認定自己是挪亞的後裔,在洪水退卻後將生命繁衍到各個角落。而將這兩個國家夾在中間的土耳其和亞塞拜然,則認定自己是最能顯現現代化的回教國家(雖然伊斯蘭在這兩個國家並非國教)。 \n 我們從亞美尼亞裔旅遊作者卡普拉尼揚(Patrick Kaplanian)寫給法國前總統席哈克的一封抗議信,便能嗅到一絲「宗教衝突」的意味。這封寫於2006年的公開信,正值土耳其意欲再次申請加入歐盟,信中指出,1915年到1918年土耳其(時為鄂圖曼帝國)屠殺亞美尼亞人的行為,與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滅族對等。他使用「殉教」(Martyr)這個帶有宗教意味的字眼來形容亞美尼亞人的犧牲,更指出土耳其與歐洲的文化差異,懇請歐盟龍頭之一的法國審慎思考。 \n 卡普阿尼揚所指的「文化差異」其實帶有「宗教差異」的暗示,試圖用宗教來做政治勸說的一堵防火牆。 \n 我們可以說,在高加索這個複雜的地區,圍堵與防堵已不囿限跨國油管與鐵路的建設,更進入宗教意識的全面對峙。

  • 童跳攆轎舞 迎二結王公文化節

    童跳攆轎舞 迎二結王公文化節

     年度宗教盛事的二結王公文化節,14至17日於二結王公廟舉辦,為期4日的活動裡,除由傳統道教祭祀科儀揭開序幕外,歷年來重要的過火儀式,將於最後1天登場,逾1萬斤的木炭燒得火紅,信徒打赤膊扛著神轎跨越炭火,景象壯觀可期。 \n 向來是二結王公文化節重頭戲的過火儀式,每年總是吸引成千上萬名信徒參與,廟方需準備1萬2000台斤的木炭,由信徒扛著神轎跨越炭火堆,過程十分精采,是全國最盛大的過火儀式,更被內政部選入「台灣宗教百景」之一。 \n 14日登場的二結王公文化節,昨五結鄉公所及廟方率先宣傳,廣邀各方信徒一同參加這場宗教盛會,鄉公所請來鄉立托兒所幼童大跳「攆轎舞」,小朋友賣力扛轎熱舞,整齊畫一高喊:「王公過火,平平安安!」模樣十分可愛。 \n 鄉長簡松樹表示,14日活動開幕時,將由宜蘭縣二結祈安攆轎文化傳承協會示範道教祭祀科儀,晚上有二結王公廟歌仔戲團表演「陰陽配」戲碼,讓民眾重溫廟埕前看戲的回憶,15日另有成年禮儀式、傳統舞獅、火舞等民俗技藝。 \n 簡松樹指出,17日下午1時登場的過火儀式,活動前須先「抓童乩」,由三王公的乩童和攆轎親駕玩捉迷藏遊戲,找到乩童後才能開始過火,之後還有「鑽轎底求平安」活動,藉此推廣及傳承台灣多元豐富的傳統宗教文化。 \n 每年過火時,信眾總會拿衣物去火炭堆過火求平安,廟方將去年過火的木炭精心做成「平安炭」,民眾即日起可至二結王公廟擲3次聖筊後,索取「平安炭」過爐求保佑,廟方人員笑說:「有拜有保庇!」

  • 南投寫真情-跨越宗教百景

     內政部最近公布宗教百景徵選結果,南投縣7處宗教寺廟入榜,不僅打開宗教觀光大門,也擦亮宗教界招牌;引領我們踏入人文歷史、開發宗教文化觀光資源。 \n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南投山高水長,有仙有靈;全縣585處寺廟教堂,或藏諸名山之中,或座落溪潭水畔,暮鼓晨鐘、聖歌悠揚,即使教義不同、派別有分;但撫慰心靈、淨化人心的功能,都能讓人心領神會,同沐神恩。 \n 列入宗教百景的藍田書院,古蹟鑾堂,書院流長;埔里中台禪寺,雄偉壯闊、遊客不絕;社寮紫南宮,小小土地廟、大大有名氣;名間松柏嶺受天宮,有著台灣地區玄天上帝總廟之譽;國姓靈光寺山形奇特、氣勢不凡;草屯雷藏寺是真佛宗在臺灣的弘法中心;光慧文教館是一貫道發一崇德世界道務中心。 \n 未列入宗教百景的寺院、教堂,其實也有很多古蹟勝景,歷經歲月洗禮,成為地方文化的瑰寶,趁著年終歲末,新年走春,南投的宗廟之旅,也將蓄勢待發,洗滌一年來的辛勞。 \n 個人鼓勵民眾走訪南投宗教勝地,體驗宗教文化,推動宗教觀光外,也要感謝宗教界配合明年台灣燈會活動,出錢又出力,中台禪寺、紫南宮、雷藏寺等10餘寺廟提供現金捐贈,或各項物資的贊助,還有13盞燈的設置,讓台灣燈會更能發光發熱,宗教界功不可沒,在此一併致謝。

  • 《人神之間》跨越宗教 神父噴淚

     電影《人神之間》上月奪下法國凱撒獎最佳影片,日前試片邀3位外籍神父欣賞,他們說愛看電影,很愛國片《海角七號》,孰料《人》片劇情與他們切身相關,也聯想到耶穌「最後的晚餐」,讓他們感動落淚。 \n 目前擔任耕莘文教院院長的法籍神父杜樂仁,來台25年,對《人》的詩歌特別有感,他認為《人》片跨越宗教,也調皮地以台語呼籲「大家都來看」。曾任輔仁大學副校長的詹德隆神父則熱淚盈眶說,片尾一場隱喻耶穌在被送上十字架前「最後的晚餐」的戲,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描寫細膩,當場讓他噴淚。該片4月15日上映。

  • 我見我思-當政治模仿宗教

     退出民進黨之後,楊秋興說,「馬英九即使想要出賣台灣,他也沒能力完成最後一道修憲程序」;他還說,過去曾經扣人「賣台」的帽子,現在反被扣,終於體會到意識形態的可怕。 \n 這些話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們的平常,簡直就是常識。楊秋興為何要退了黨才能說?不少評論者認同楊秋興的真心話,但指出他最被人詬病之處在於,楊應該為了理念爭議而退黨,而不是退黨之後才來談理念之爭,這更凸顯退黨參選,不過就是權力之爭。 \n 其實,權力與理念有時是牽扯不清的;過去那些不完全是為了權力退黨的人,如許信良、施明德、沈富雄等人,當時被鬥臭的程度、遠甚於現在的楊秋興。一開始,他們為了要和對手(或敵營)談判,必須冒著被綠營唾棄的命運,最後也都走到無路可退的那一步:不退黨就無法說出真話。現在看起來,爭執的內容其實只是常識,但對抗的方式卻強烈到有如宗教教義之爭。 \n 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作品《沉默》,以小說的方式重構了十七世紀日本打壓天主教的一段歷史。當年天主教耶穌會教士千里迢迢從葡萄牙到日本長崎傳教,但豐臣秀吉改變政策、德川家族跟進迫害天主教徒後,很多耶穌會的神父在酷刑下被迫「棄教」。 \n 這些棄教者命運悲慘,不但被教會蔑視、驅逐而且遭歷史遺忘,而《沉默》這本小說的特別之處在於,遠藤周作為當年「被迫棄教」的神父平反。在小說中,這些神父是為了挽救信徒的生命,不惜讓自己成為教會的汙點,放下榮譽感,作出踐踏基督聖像的「棄教」行為。 \n 在天主教中嚴重褻瀆的「棄教」行為,在現代的民進黨中也並非不常見。例如,那一個民進黨公職人員若公開說,「透過九二共識、兩岸有機會找到合理的相處空間」;或是「ECFA提供台灣一種選擇」,最後可能會發展到「脫黨」的命運,並且冠上「賣台」的罪名。 \n 政客畢竟不是教士,不能要求他們輕易無謂的「犧牲」。在此雖批評民進黨政治人物無法「心口如一」,其實是對他們處於宗教般的環境,抱著一絲同情之心。只是,當政治如此模仿宗教、不到權力分裂無法說出心中的真話時,台灣藍綠的斷層線,可能永遠沒有跨越的機會。

  • 觀念平台-南非世界盃 牽動世界的足球盛宴

     辦公室的英國佬前幾天晃到我面前:「嘿,你準備好看世界盃沒?」要讓足球迷抓狂很簡單,我促狹地問:「是什麼運動的世界盃?我不知道耶。」不出所料,他立刻臉色一沉,正色回答:「當然是足球,是地球上最重要的運動…也是唯一同時是運動,也是宗教的體育活動。」 \n 美式足球是城市之間的戰爭,棒球是文學跟歷史紀錄的交集,籃球講究的是身體律動的節奏性,而足球,卻是唯一跨越界線,成為一種信仰的運動。基督教是地球上信眾最多的宗教,追隨者估計有二十億,許多人相信足球迷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而世界盃,就是這個宗教的耶路撒冷。難怪對於主辦國南非來說,這場首度在非洲舉辦的世界盃,有著莫大的意義。南非人說:「在我們的歷史上,有三件事情定義了我們的國家──一九九○年,曼德拉被釋放出獄;一九九四年,史上第一次民主投票;另外就是二○○四年五月十五日,國際足球總會選定由南非主辦二○一○年的世界盃。」 \n 以往,說到非洲,很多人會用TIA(This is Africa)來形容事情總會被百般拖延的無奈,還會告訴你跟非洲打交道不要有太高的預期心態。國際足球總會在六年前決定在非洲舉辦世界盃,並從五個非洲國家中選定南非,而非相較之下歐化較深、位在北非的摩洛哥,算是頗具冒險的抉擇。這六年來,一連串的罷工事件,讓足總對南非的準備程度打了個問號,也對當初的選擇大冒冷汗。幸好,可以容納將近六十萬人的五個嶄新場館跟五座重新整修的球場,加上為比賽加速趕工的鐵路與公車捷運系統,都已經在比賽前完成。 \n 除了硬體的準備,非洲國家在這次的世界盃中,也從黑馬變成動見觀瞻的勁旅。近年來,在歐洲職業聯賽參賽的非洲明星球員人數逐漸攀升,象牙海岸、迦納、喀麥隆、奈及利亞,甚至地主國南非,都有晉級第二輪的希望。 \n 在這場為非洲量身訂做的世界盃裡,亞洲國家並不被看好,像是沒有地主國裁判優勢的南韓,四年前的神話很難再重演。然而,儘管球員在世足賽上缺席,中國和台灣還是在比賽中占了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次世足賽的用球是愛迪達生產的Jabulani,上面有十一種花色,象徵南非十一個不同種族,當然是在愛迪達的世界工廠──中國製造。而台灣足以自豪的石化產業生產的TPU(熱塑性聚胺基甲酸酯)則是整顆球最重要的先進材質。 \n 除此之外,耐吉所生產的球衣,原料是來自台灣與日本資源回收站的廢棄寶特瓶(雖然耐吉聲稱是從掩埋場裡撿出來的),這些由台灣廠商生產,每件用八個寶特瓶做出來的再生球衣,將會被耐吉贊助的九隻球隊穿在身上。台灣這些年來雷厲風行的資源回收和再利用,在世足競賽場上也算有場另類的成果展示。在地球毀滅之前,台灣看來沒有甚麼希望可以踢進世界盃足球賽。可是在生產線的食物鍊上,我們還是占有一席之地。 \n 就這樣吧,南非,足球,世界盃,電視遙控器,從現在起到七月十一號,我們的時間,屬於足球之神。 \n (作者為運動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