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蹀躞帶的搜尋結果,共02

  • 金馬倒數13天 戰情觀測 美術設計 造型設計-黃文英製蹀躞帶救舒淇纖腰

    金馬倒數13天 戰情觀測 美術設計 造型設計-黃文英製蹀躞帶救舒淇纖腰

     「金馬52」最佳美術設計和造型設計獎項,競爭激烈;導演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呈現唐代氛圍的冷靜克制,而杜琪峰執導的《華麗上班族》則以現代摩登的辦公室,刻畫人生百態,兩片風格迥異,卻也最為突出。而幕後操刀者分別為與侯導合作近20年的黃文英,和已獲得11座金馬加持的張叔平,2獎可謂兩人的戰爭。 \n 參考古畫走訪故宮 \n 黃文英1998年和侯導合作《海上花》,該片替她贏得首座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身經百戰的她,面對簡約風格的《聶隱娘》時也備感困惑,劇本對聶隱娘的服裝只有「一身黑」3字,讓她決定熟讀劇本後,自行推敲唐代世界。 \n 她自2009年籌備《聶隱娘》至今,除參考唐代名畫外,更走訪故宮、京都、湖北、內蒙等地,最後建造出2棟仿唐鬥拱高台式建築;片中人物服裝也全由黃文英親自設計,某天飾演「聶隱娘」的舒淇對她抱怨,拍了一整天的武打戲後「腰快挺不直」,她立刻製作「蹀躞帶」(玉帶,音同蝶謝)讓舒淇穿戴在腰間,除支撐腰部,也使得主角身形更加挺拔。 \n 雖然《聶隱娘》挾11項入圍紀錄,氣勢驚人,但已是「金馬常客」的張叔平也非省油的燈;此次他在《華麗》中狠砸2億台幣打造攝影棚,光搭景就花了3個月,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氣派豪華的辦公室,和一座高達3層樓高的巨鐘,提醒上班族「時間即金錢」的概念。 \n 張叔平自己打自己 \n 服裝方面,張叔平替天心在《華麗》設計深V露溝小禮服,以深藍花襯衫呈現湯唯的幹練;另外也替張艾嘉打造足以壓倒他人氣魄的紅色西裝,再搭配簡約的珍珠項鍊,讓張艾嘉自然散發「女強人」氣場。 \n 張叔平另外還以姜文自導自演的《一步之遙》入圍最佳造型設計,呈現「自己打自己」的態勢,卻也增加得獎的可能性;他在片中替姜文設計20多套服裝,包括:中西禮服、鋼針面具,還有齙牙眼鏡等裝扮,各具特色。此外,他為該片設計超過1萬3762套戲服,只為再造1920年代上海的時代潮流,功力非凡。

  • 十大明星展件 耀眼迎賓(上)

    遼代大墓中的金銀文物,是千年前的繁華似錦,是太陽子民的千年榮耀。近六十件的國家一級文物,繽紛炫目令人眼花撩亂,本報將分兩天精選你不可不看的十大明星展件,讓您成為黃金旺族鑑賞專家。 \n公主銀鎏金高翅冠 \n西元一○一八年(遼開泰七年)或之前,遼陳國公主墓,冠呈高筒式圓頂,兩側有對稱的立翅高於冠頂。冠的正面和兩側立翅鏤空並鏨刻火焰寶珠、鳳鳥和變形雲紋等花紋。冠頂綴飾一件原始天尊像,頭頂花冠,高髻長須,寬袖長袍,盤膝座於蓮花之上,像後背光邊緣飾九朵靈芝。全冠先用鎏金薄銀片分片捶擊成各部位的形狀,然後鑲嵌組合,並用細銀絲縫綴加固而成,做工精細,外觀華麗。 \n鳥形步搖冠 \n金,西元一至三世紀,步搖與簪、釵一樣也是插在髮際的飾物,上面垂掛的飾物會隨著行動時亦步亦搖故稱為步搖。這件鮮卑族的步搖冠是出土的步搖冠中時間最早的,大約在東漢早中期,說明這時北方草原民族在吸收漢文化的基礎上開始戴步搖冠,這種冠飾在唐代以後逐漸消失。步搖冠的造型豐富多變,在內蒙古地區出土的就有花樹、牛首、馬首和鳥形等樣式,足見當時鮮卑民族審美的獨特性和多變性。此件作品用剪割、錘焊手法製成展翅欲飛的鳳鳥,站立在圓形底座上,雙翼及尾部掛垂圓形金葉,造型美觀大方。 \n陳國公主墓馬具 \n西元一○一八年(遼開泰七年)或之前,契丹鞍與端硯、蜀錦、定瓷被列為「天下第一」。遼陳國公主墓出土的兩套馬具保存完好,是目前所見最完備的遼代馬具。有絡頭、攀胸、馬鐙、馬鞍、障泥,蹀躞帶、鞧帶。兩副馬鞍鞍胎用柏木製作,外鍘鑲包銀鞍飾。其中一副馬鞍保存基本完整,前橋直立,後橋向後傾斜趨於平緩,前後木鞍橋和兩側鞍座板用榫卯拼接,鞍座呈凹弧形,前後鞍橋外側鑲包貼金銀鞍飾。馬鐙,一副為鐵質,一副為銅質。銅制馬鐙的鐙鼻與鐙體分體製作,鐙鼻和鐙體連接後可以活動,左右旋轉自如。絡頭、攀胸、蹀躞帶、鞧帶等均用薄銀片製作。馬具的絡頭、攀胸、蹀躞帶、鞧帶上均釘綴白玉圓雕獸形飾件,每套馬具所釘綴的玉飾件多達一百多件。兩副障泥也用薄銀片製作,正面彩繪祥雲瑞鳳。這些馬具有實用的鞍、鐙,有非實用的絡頭、馬攀胸、蹀躞帶、鞧帶,後者是專為隨葬製作的明器,但其形制大小與實用馬具相同。 \n三彩摩羯形壺 \n陶,西元一○五○─一一二五(遼代晚期),此件足以與唐三彩媲美的摩羯形壺,其釉色嬌豔光潔,整體造型為仰蓮托起一展翅跳躍的龍頭鯉魚,形象豐滿逼真,神態生動可愛,極富自然情趣。通體施黃、綠、白三色釉,色彩斑斕。這件三彩摩羯壺造型獨特,技藝精湛,色彩豔麗,是從其史料價值、藝術價值等方面看,都稱得上是遼代一件難得的文物精品。 \n透明玻璃高足杯 \n西元十世紀(遼代),吐爾基山遼墓,此件玻璃杯採用無模吹制法製成,通常出現於伊斯蘭地區,但卻在吐爾基山遼墓中發現,當時是現任內蒙古博物院塔拉院長挖掘,他曾驚嘆:此玻璃杯若非他親手處理,一定不會相信是出自遼墓。此玻璃杯杯壁很薄,內有氣泡,通體透明微泛綠色,口部呈不規則圓形,足微呈喇叭形,足平面也是不規則圓形,杯體與杯足不在一條中軸線上,微有偏差。該器物的出土,反映了遼與西方頻繁的經濟文化往來。(二之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