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身分象徵的搜尋結果,共15

  • 郭幫剃頭又刺字  拉抬中和李正皓

    郭幫剃頭又刺字 拉抬中和李正皓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今(9日)上午以「家長」身分,替親民黨新北市第八選區立委候選人李正皓輔選站台,郭台銘替李正皓剃頭又在背後寫上「精忠報國,不能貪汙!」期許李正皓未來進入國會,要好好替人民做事。 \n \n郭台銘表示,第一次幫別人剃頭,以前都是媽媽用剃刀幫忙剃頭,今天以「家長」身分來,利用剃頭儀式,來象徵李正皓未來進入國會,會盡力效忠國家、效忠人民。

  • 陸保時捷車主變心棄iPhone 打算換5G安卓手機

    陸保時捷車主變心棄iPhone 打算換5G安卓手機

    洛杉磯車展(LA Auto Show)展前活動AutoMobility LA,居然也跟蘋果(Apple Inc.) iPhone 有關係?在 2019 年蘋果秋季發表會後我們可以得知,蘋果沒有在今年跟上 5G 元年的浪潮,推出支援 5G 的 iPhone。在降價策略下,蘋果仍舊在今年收穫不錯的 iPhone 出貨成績單。不過,或許他們沒料到的是,在眾多 Android 手機都推出 5G 機種後,可能會讓蘋果高階 iPhone 面臨更嚴重的處境,就是恐怕失去金字塔頂端用戶的心。 \n \n保時捷執行長兼北美總裁 Klaus Zellmer 日前,在 AutoMobility LA 中亮相,他點到在北美地區有超過 91% 保時捷車主使用的都是 iPhone,同樣數字在大陸地區也有 80%。從 iPhone 11 Pro(999美元起跳)、iPhone 11 Pro Max(1099美元起跳)的價格來看,不難看出為什麼保時捷車主大多數選擇 iPhone。而保時捷方面發現,他們在中國大陸的車主在手機系統上的傾向出現轉變,8成目前使用 iPhone 的車主中,有高達 4 成的人有意在下一支手機選用 Android 5G 手機,離開 iPhone 陣營。 \n \n針對保時捷車主從 iPhone 轉移到 Android 陣營的趨勢,具體原因推測有可能是因為中國大陸在今年 10 月底開始推出 5G 商用服務有關。對此,包含華為、vivo、小米、三星等廠商都已經在中國大陸推出支援 5G 的機種,而 iPhone 若要做到這一點,得等到 2020 年秋季。第二,報導推測大陸的保時捷車主有意轉換到 Android 陣營,也跟華為 Mate X 以及三星 Galaxy Fold 等可摺疊螢幕手機都分別在大陸推出有關,畢竟這些手機數量稀少,奇貨可居,再加上價格高昂,拿在手中就跟開上保時捷一樣,是一種身分的象徵。除此之外,華為品牌在大陸的強勢表現,也被認為是推動大陸保時捷用戶轉向的可能原因,在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下,中國大陸民眾都更傾向選擇支援當地品牌華為。 \n \n過去,在北美市場,保時捷更為專注於提供相容 iPhone 的解決方案,但在官方察覺到中國大陸使用者的傾向轉變後,Klaus Zellmer 指出在未來他們也將順應使用者的需求,將 Android 列為解決方案。 \n \n在智慧型手機的功能越發強大,且涉及生活中越來越多層面後,品牌商也不再僅需要考慮產品在手機應用端的發展。近日華為、小米都各別公布了他們針對未來的產品戰略布局,在當中,IoT相關產品都被納入在其中,期待打造一個萬物聯網的境界。對此,蘋果並非沒有佈局,但是HomeKit生態系上的特性,相對於中國大陸物聯網產品的發展來說,還是相對薄弱。要如何全面的提升產品在各領域的競爭力,恐怕也將是蘋果未來必須要全面思考的領域。

  • 女人對鏡凝視 正視身分認同

    女人對鏡凝視 正視身分認同

     不同於許多超寫實雕像盡可能以層層塗色營造逼真的效果,美國藝術家喬治‧席格以單色雕塑聞名,他的單色雕塑品往往與周圍布置的真實生活物件產生關聯,讓觀者得以關注整件作品的精心布局,並將自身投射至場景中。喬治‧席格的作品即起在台北中正紀念堂開展的《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可窺一二。 \n 席格最早是習畫並以畫家之姿步入藝壇,他也曾迫於生計而在高中教授美術課程,但最終他明確地拋開畫布和教職,把家中的雞舍改建為雕塑工作室,開始著手嘗試各種雕塑表達方式。 \n 從咖啡廳前的顧客到公園里的同性情侶,都是席格作為雕像的人物,他曾評價自己的作品:「人們將我創造的東西叫雕塑,但我的反應是,它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在人體的處理上,席格是讓人體綁上石膏,直接展現其型,這樣的手法改變了過去的雕刻概念,但席格並不滿足,摸索新的手法而發展出如今頗負盛名的「繃帶纏繞技法」。 \n 作品《站著照鏡子的女人》女人對鏡凝視,象徵勇於正視個人的身分認同,席格藉作品也希望觀者能產生同樣的效果,這些雕像刻意選用單色,化身為普羅大眾的代言人,事實上席格選擇模特兒時便主張:「不求所謂的俊男美女,決心將自己所熟識的所有人作為模特兒,且不去改變他們長期形成的站姿、坐態。」讓雕像蘊藏著各自的生活經驗。

  • 豪車少「4D底盤」遜掉 近百萬的選配價是「身分象徵」

    豪車少「4D底盤」遜掉 近百萬的選配價是「身分象徵」

    少了所謂的「4D底盤系統」會讓人失控衝撞新車門市?原來這樣的系統可以透過車上按鍵,瞬間改變懸吊高低軟硬,讓跑車也能同時擁有房車的舒適性,選配價從40萬一路到逼近百萬,有時候更是種「身分象徵」,沒這樣的選配或許在同款車族群眼中,會讓人覺得「掉漆」。 \n \n「4D底盤系統」,駕駛在車上只要按一個按鍵透過車上電腦控制,就能兼顧跑車駕馭感還有房車舒適性,就算停車也能控制車身高低,讓底盤不會磨地受損,這逼近百萬的選配價有時候還是車主財力的象徵。但問題就在,這樣的高科技懸吊,光是個小小零件要價就要破十萬,而且事後無法加裝,只能從原廠來,但這樣的科技不只是單一車廠有,其他車廠也有,所謂的魔術懸吊系統,可以自動判斷路面坑洞,提早升降車身讓開車宛如作魔毯般舒適。還有車廠研發撞擊預測系統,萬一碰上側撞可以提前升高車身,避免車內乘客遭受嚴重撞擊。 \n \n頂級豪車要兼顧舒適跟性能,幾乎每個車主都會選配高科技懸吊,只是沒想到竟會有準車主因為少了這樣配備,氣憤衝動破壞門市,令人難以想像。 \n

  • 學者談馬習會 象徵意義大

     繼「王張會」後,「馬習會」能否成局?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昨表示,馬習會應達成實質成果,若只握手寒暄,意義可能變質。但亞太基金會董事長趙春山認為,雙方見面已有很大象徵意義,用什麼身分見面,比談什麼重要。 \n 台大社科院昨日舉辦「和平發展期兩岸政治關係」圓桌論壇。張亞中表示,若馬總統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只是握手寒暄,意義不僅不大,且可能受台灣選舉、東亞情勢等因素影響,成果可能遭曲解。他建議,馬習會可將「反對分離、尊重分治」作為共識提出,為兩岸政治關係定調。 \n 趙春山說,過去國際上重要領導人會面,都具高度象徵意義,至於談什麼,往往被忽略。馬習會是「人事時地物」問題,由於兩岸特殊,雙方領導人會面有很大象徵意義,「用什麼身分見面,比談什麼重要」。 \n 蘇起指出,兩岸關係發展要「三步走」,第一步黨內共識、第二台灣共識、第三兩岸共識。但當前台灣對大陸恐懼心理,卻連第一步都跨不出。 \n 蘇起說,大陸也要重視台灣這心理狀態,不要再加深台灣恐懼,而是要紓緩恐懼。他認為「馬習會」仍有機會,只是台灣也要考慮對岸需要,要懂雙贏。 \n 前海基會董事長、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洪奇昌認為,現階段兩岸差異仍大,領導人實不需為會面而會面,馬習會現在時機不成熟。前台聯黨主席蘇進強也表示,馬總統民調過低,現在與大陸領導人會面,恐未見其利先蒙其弊。

  • 照見春光 回顧同志電影20載

     導演李安拍《喜宴》、《斷背山》等同志電影,他坦率表示:「我只是喜歡男人戀愛的故事,他們的感情很動人。」電影探索同性異性情欲的蔡明亮,不認為他是透過電影做同志議題,而是因為「它的確在我們的生活裡面存在。」 \n 由大陸導演、影評人程青松主編的《關不住的春光:華語同志電影二十年》,集結兩岸三地重要華語電影人,訪談代表性導演、演員、影評人,搭配評論文章,綜觀二十來的華語電影脈絡。 \n 書中評析,李安一九九三年的《喜宴》引領華人乃至世界酷兒電影的潮流,之後關於「出櫃」的家庭倫理片蜂擁而出;後來《斷背山》紅遍東西方,也為同性戀在主流文化贏得「同情」,非同志身分的導演能拍出這種成果,實屬少見。 \n 碰觸同志題材的香港導演關錦鵬、許鞍華,則一致認為香港看似文明,骨子裡卻甚至比大陸還要保守,只是公開的尺度較寬。關錦鵬直批賣座港片《金枝玉葉》「倒退」呈現同志關係,讓觀眾嘲笑同志,「幾近無知」。 \n 在相對禁忌較少的台灣同志片,二○○三年以清新風格呈現同性情愫的《藍色大門》被視為典範,但它卻侷限了之後同志題材的主流商業電影,都沿著青春成長的路徑徘徊不前,如《17歲的天空》、《盛夏光年》、《渺渺》到今年爆紅的《女朋友‧男朋友》等。 \n 在賣座片外,台灣其他同志片拓展不同面向,如書中訪談紀錄片導演陳俊志,提到很多gay看了他在《無偶之家‧往事之城》的第一個鏡頭,老的少的一群gay在台北「漢士」同志三溫暖圍著圓桌吃飯,就哭到不行,「因為很多gay就是靠著這樣的自己造的一個家,才能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偏狹的異性戀家庭主義者,也許永遠沒有機會去思考一個比較遼闊的家的想像,家到底是什麼?」 \n 《關不住的春光》台灣版書封放上張國榮肖像,是對這位香港最早公開同志身分的演員的敬意。書中追憶他的戲劇人生與作品,也細數擔綱過同志的明星,一炮而紅的如《藍宇》中的劉燁、《蝴蝶》中的田原;蔡明亮電影中的李康生則超越同志身分,成為寂寥孤單都市人的象徵。

  • 我有話說-樂見謝長廷破冰

     政壇傳出謝長廷有意應國際調酒協會之邀,前往北京從事文化交流的破冰之旅;以其現任民主進步黨中常委的高階身分,若真能順利成行,似乎象徵兩岸關係互動境界提升。 \n 雖說綠營解讀此事儘量避免觸及政治敏感神經,而彼岸官方也淡定看待;不過由於謝的層級,加上「見面三分情」,北京方面應會遞出友誼的橄欖枝,當可預期。尤其是連台獨大老都表示樂見,更具有正面意義。 \n 回顧公元二○○○年下半年,台灣內部政黨首度輪替之際,謝長廷以高雄市長身分籌劃訪問廈門,曾經本諸「憲法一中」的論述基礎,公開宣稱「高雄與廈門是一個國家的兩個城市」;剛好跟今年海峽論壇賈慶林所講「兩岸同屬一個國家」說法不謀而合。據說當時國台辦陳雲林主任都已準備動身前往廈門相迎,可惜由於阿扁堅持不允,終致難以實現。而今時序相隔十二載,今番若能成真,甚至如可安排現任國台辦主任王毅,在適當場合握手寒暄,那麼,「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歷史滄桑,或可重現於台海景況! \n 猶憶距今剛好十年之前,大陸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曾經指出:「台灣同胞要求當家作主的強烈願望,與極少數人搞『台獨』是有區別的;歡迎廣大民進黨成員以適當身分,到大陸參觀、訪問,增進了解。」當年的清明節,李文忠以黨籍立委的身分應陝西省台辦邀請赴西安參加公祭黃帝陵典禮;如今李文忠已任職民進黨中央組織部主任。假使謝長廷此次北京行能夠實現,則十年歲月遞嬗,民共互動層次更上一層,對兩岸和平發展前景應有加分作用。 \n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唐朝詩人王昌齡的詩境,差可比擬此一氛圍。

  • 亞洲富豪升級 管家成新奢侈品

    亞洲富豪升級 管家成新奢侈品

     名牌奢侈品、華宅美屋、時尚派對,都已經無法滿足亞洲新興富豪的胃口,如今他們想要能夠更為匹配身分的私人消費,也就是更訓練有素,更貼心、更萬能的個人服務。受過專業訓練的管家原本只為西方富豪所獨享,如今,亞洲富豪也希望有個專業管家來打點他們的日常生活。 \n 西化 高級管家受歡迎 \n 據報導,隨著亞洲經濟飛快成長,亞洲富豪們也開始講究能夠匹配他們身分的日常生活服務,受過專業訓練的管家被亞洲富豪所爭搶,視為彰顯身分地位的必需品,相當炙手可熱。 \n 專業私人管家,比較亞洲與西方富豪對管家需求的差異,「在倫敦,你可能擁有數千萬美元財富,但還是自己洗車。不過亞洲人一但進入富豪階層,便會請個傭人在家裡打點生活,或是擁有專人司機。專門請人為你的日常生活服務,這是身分的象徵。」 \n 富豪擁有傭人並非不尋常,在中國,早就有名聞遐邇服務妥貼的上海管家與整潔好手藝的順德女傭。但亞洲富人與中國新富想要的是更西化,受過現代專業訓練的高級管家。 \n 英國家政服務公司Greycoat Placements從2008年開始員工成長了3倍,內部人員表示,增長原因在於很多亞洲富豪在西方擁有第二個家,而他們都指名要受過西式正統訓練的管家。而英國專業管家協會也表示,去年受培訓的人數比前年高了20%,市場強烈供不應求使更多人希望投入這個行業。為了順應西式高級管家的需求,倫敦城市行業協會與白金漢宮合作推出了英國第一個管家資格認證。 \n 女管家比較受追捧 \n 對亞洲富人而言,女管家比男管家更受追捧。亞洲女性更介意由男管家整理她們的私人物品,而女管家就避免了這種困擾,同時她們被認為更溫柔,更有耐心,除了提供專業的家務服務之外,她們也能夠成為年老富豪或家人們的陪伴者。 \n 對21世紀的亞洲新富而言,對受過完整西方訓練管家的渴望,更多象徵為凸顯品味與地位的企圖。這些由亞洲發跡的跨國富豪希望透過日常生活的西方品味與享受,來打進全球菁英的圈子裡,昔日的西方貴族必需品,如今搖身一變,成為亞洲新貴不可或缺的裝飾品。

  • 扮蛇演鳥 戴君竹 畫皮2過戲癮

     等著當6月新娘的戴君竹,因為準備結婚的瑣事有家人代勞,一點都沒有忙碌的感覺,反而跑到江蘇無錫拍電視劇《畫皮之真心無悔》(下稱《畫皮2》),還抽空代言眼鏡、珠寶、美容等產品,設計女鞋,並在網路開美容專欄。她幸福地笑說「別人不提,自己也沒感覺要結婚了,連婚紗照都還沒個影子。」 \n 雖說瑣碎的婚事不必操心,戴君竹還是保持一定的關心,透過電話、e-mail與未婚夫黃懷晨及家人溝通;此外,她強調,拍《畫皮2》的2個多月裡,不斷認真思考未來身分的改變,深思如何從一個受家人疼寵的女兒,成為妻子、媳婦的角色,有些害怕,也有許多期待。 \n 貼羽毛化鳥妝 \n 早就到大陸演藝圈發展的戴君竹,演的一向是民初戲、現代時裝劇,去年才與大陸男星任泉、沈曉海等人演出電視劇《又見白娘子》,扮演「青蛇」小青,首次以古裝扮相現身螢光幕,讓她有種莫名的喜愛,也深獲粉絲好評,因此,今年年初由台灣女星林心如製作的《畫皮2》找上門時,她即欣然同意演出。 \n 由於今年大陸氣候異常,冬天特別長,又特別冷,戴君竹初到無錫時,原本預期是漸漸回暖的春天,卻碰上陰雨濕冷的反常天氣,她的保暖措施沒做好,第一天拍戲就差點凍到手腳生瘡;幸好同戲的演員白冰、劉愷威和工作人員特別照顧她,才化解危機。 \n 劇中她飾演狐妖小唯的妹妹彩雀,顧名思義,是一個由雀鳥幻化人形的美麗妖怪,所以鏡頭前的她,少不了各色羽毛製成的頭飾,象徵這個角色原來的身分;而必須以妖形現身時,化妝師就得在她的臉頰邊貼羽毛,一根根慢慢黏,相當費工,但效果很好。 \n 戴君竹樂觀地表示,「剛開拍的時候,因為化妝師對這個妝不是很熟練,的確要花較多的時間慢慢琢磨,往往得比平時還要早起1個小時左右;至今已開鏡2個多月,化妝師對『鳥妝』已經駕輕就熟,大概2小時左右就可以完成,和處理一般古裝造型差不多。」 \n 想演後宮戲鬥心機 \n 雖說是自己喜愛的古裝戲,但戴君竹對角色卻有些不滿足,她笑說:「先是演條蛇,現在又演隻鳥,只是從爬蟲類進化到飛禽,所以希望下次能演個『人』,最好是現在最夯的皇室后妃『宮鬥』戲,每天穿綾羅綢緞的華美戲服,珠寶環翠不離身,打扮得美美的出場,和其它女人鬥心機,那才過癮。」 \n 《畫皮2》預計4月底全面殺青,戴君竹得以空出整個5月,回台灣全心投入婚禮,婚紗照也挪到5月再一口氣拍完;不用操心婚事,戴君竹全心投入演藝工作,卻更為忙碌,除了《畫皮2》拍攝緊鑼密鼓進行,還接了超多代言工作。

  • 木乃伊傳奇 埃及古文明特展

     這個飾板上有兩個分站在棕櫚樹兩旁的男性。右側人物早已受損,但從其他史料可判斷,右側人物除了左手臂的姿態,其餘部分應與左側人物相同。兩人均穿戴雙重頭冠與埃及法老王的典型短裙,右手也都持有一根飾有山羊彎角的權杖,象徵太陽神阿蒙。左側人物左手拿著一個細頸壺,右側人物則拿著古埃及十字架,但兩項物品都已磨損。 \n 這件文物原本鑲於埃及皇室涼亭上,簷部正面飾有雙翼日輪,沿著屋頂飾有一排共八隻古埃及聖蛇烏瑞。儘管這塊飾板上許多元素都直接取自埃及皇室象徵,但飾板卻是腓尼基作品。 \n 經過考證,發現拿著山羊頭權杖與倒出祭酒的人物圖樣自西元前13世紀便已出現在黎凡特地區,並用於腓尼基印章與其他尼姆魯德象牙製品上。在尼姆魯德的象牙製品上,棕櫚樹的出現是為了美觀考量,因為棕櫚樹能在視覺上提供飾板間的一致性。然而,在鐵器時代的黎凡特地區與塞普勒斯,棕櫚樹多與皇家的藝術、建築有關,顯示棕櫚樹如同此飾板所使用的許多埃及圖樣一樣,都能象徵王者的身分。 \n 時間/2011.06.12~09.23 \n (周一至周日09:00至18:00) \n 地點/國立中正紀念堂2、3展廳

  • 達沃斯年會 入場券 7.1萬美元起跳

     2011年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將在今(26)日召開,包含摩根大通執行長迪蒙(Jamie Dimon)、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以及U2主唱波諾等超重量級人士皆將與會,然而這1張世界級入場券的價格卻得從7.1萬美元起跳,相當於台幣206萬元。 \n 各國政府或企業首長之所以不惜花費鉅資換取1張達沃斯年會入場券,最看重的自然就是在會場中所能夠建立的人脈關係,還可以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與這些人物齊聚一堂,這便是身分地位的象徵。 \n 欲取得受邀參與達沃斯年會的機會,首先必須獲得邀請成為世界經濟論壇這個非營利組織的會員,然其會員資格不僅分成許多等級,且一律所費不貲。 \n 單是要收到1張年會基本級邀請卡,便得花費5萬瑞士法郎(約5.2萬美元),而門票本身則還要1.8萬瑞郎(約1.9萬美元)。換句話說,包含各項基本會員及活動入場資格的全額票價,合計就高達7.1萬美元。 \n 然而手持基本級門票只能進入達沃斯會場,與普遍大眾參與一般會程。若是想要與同業一同召開閉門會議,就得付出13.7萬美元將入場資格升級到「產業協會」等級,這再加上1.9萬美元門票,總額15.6萬美元。 \n 當然,多數首長通常還有隨行人員陪同,而年會主辦單位自然不准許隨行者僅購買單張1.9萬的門票,而是要求會員以26.3萬或52.7萬美元,升級到「產業夥伴」或「策略夥伴」等級,分別可開放2人或5人入場,同樣不含個別門票票價。 \n 除了入場費外,場外的周邊商家業者也無不趁著這個一年一度的良機,大賺一筆。例如某位投資大戶今年為自己與員工預訂了1間5房小木屋,住宿時間1周,房價總額竟高達14萬美元。而會場附近的波斯特酒店在年會期間,也訂出其餐廳低消為每人210美元。

  • 《阿諾費尼夫婦》畫中人親自導覽

     想像置身電影《哈利波特》的霍格華茲學院中,房子裡每幅畫裡的人物都會動、會說話,有多瘋狂?國立科學教育館展出的「蒙娜麗莎會說話─世界經典藝術魔幻展」,透過3D影像及互動技術等高科技,將六十六件世界經典藝術品動畫化、3D化,拉近民眾與藝術品的距離,畫家、畫中人都能現身說法。 \n 策展單位祥瀧公司副總經理趙靜波表示,這項展覽開創了「活的博物館」的概念,讓原本靜止的展品動起來,還能為觀眾解說其中細節,讓藝術教育和科學教育產生聯結。 \n 例如十五世紀荷蘭畫家揚范艾克(Jan van Eyck)的作品《阿諾費尼夫婦》,精細描繪當時貴族的穿著、居家擺飾及生活情趣,畫家還在畫裡頭埋藏了不少秘密。這次的展覽,這幅畫活了起來,畫中的阿諾費尼夫婦不但親自解說當時的時代背景,還把作者在畫中隱藏的各種祕密都說得一清二楚。 \n 揚范艾克是法蘭德斯(Flemish)畫派的創始人。《阿諾費尼夫婦》是他在西元一四三四年的作品,描繪義大利商人阿諾費尼(Giovanni Arnolfini)和太太在比利時布魯日家中的一天。 \n 畫中充滿各種細節,畫面正中大型的黃銅吊燈是當時昂貴的燈飾,後面牆壁上掛著一個凸鏡,凸鏡的木頭邊框有基督受難的圖像,牆上則有畫家的名字。妻子站在靠床的位置,意謂著女人居家照顧的身分,丈夫靠近窗戶,顯示男人主外的地位。狗象徵忠誠,脫下來的木鞋象徵家庭生活的平實。窗外的櫻桃果實象徵愛情的甜美,至於窗框上的橘子,在當時是非常昂貴的水果,顯示阿諾費尼的財力。 \n 阿諾費尼臉上神祕的笑容與妻子大腹便便的模樣,是否有什麼特別暗示?展覽中丈夫現身說法,說明他們新婚,沉浸在幸福氣氛中,妻子的大肚子並非懷孕,而是當時服裝流行的款式。 \n 畫中那個神祕的凸鏡,不但映照出夫婦倆的一舉一動,放大讓觀眾看個清楚,鏡子正中央竟然顯示出畫家揚范艾克的身影,還在阿諾費尼夫婦的引導下和觀眾揮手致意。

  • Cover Story-老字號轉型 王星記年賺千萬

     從光緒元年(1875年)創辦以來,杭州王星記已擁有135年的歷史。如同其他老字號,王星記的經營過程中也有著老字號的沈重包袱。不過, \n 在總經理孫亞青的帶領下,王星記近年來力圖轉型,不但在2000年時由一間國有企業轉制成為民營企業,營收也從虧損百萬走向年賺一千七 \n 百萬人民幣的佳績。本期《陸企周報》專訪王星記扇業總經理孫亞青,以下為採訪紀要: \n 問:許多人認為老字號企業跟不上市場潮流,你怎麼樣回應這樣的看法? \n 答:中國扇子有著五千年的歷史文化,一直被當成國粹保存,在以前扇子是是文人雅客身分的象徵,不是老百姓才能用,一直以來,既然是古代傳承下來,有其文化精隨的重要性。 \n 中國走向市場經濟以後,許多人都覺得國外的月亮比較圓,嫌棄中國產品太老土。不過我認為關鍵在企業怎麼樣看待這樣的問題,以前是市場服膺我們,但是現在卻是要企業適應市場,他們需要什麼,我們就給他們做什麼,扇子功能因此產生變化。 \n 不過,我認為即使傳統必須隨著市場改變,但是仍有許多文化性的東西是需要被保留下來。 \n 企業建立下來,有其精髓口碑在,但是許多部分可以創新,像是品牌創意、產品內涵的部份是可以創新的,為此產品也逐漸轉向時尚性、收藏性的地位。過去,有許多名人文藝家為王星記繪製圖畫,不過時間久了他們畫不動了,作品也就成為市面上罕見的珍藏品。此外功能上也有尋求創新的空間,製作材料也有突破的部份,像是紅木、檜木等原料都可以作為製作扇子的原料,這些東西也是越玩越值錢,因此扇子除了消暑之外,就有了把玩的性質,更成為身分的象徵。 \n 現代的人注重形象、表徵,因此需要藉著外在的飾品突顯身分,如果拿了這把扇子,就能夠配得上他身上的服裝搭配,體現身分地位,有人就曾說女人用扇子是一種時尚,男人用扇子是一種風度。針對不同客群,王星記開發出扇子的新功能,引領出新潮流,因此我們強調扇子是手繪的工藝品,唯有原創獨一無二的藝術才有生命力,複製品沒有生命力,這一點也恰恰是我們與其他企業不同的。 \n 問:歷經這麼多年,王星記遭遇到經營挑戰時,如何因應? \n 答:擁有135年歷史的王星記不免有歷經寒冬的時候,當時從計畫經濟走向市場經濟的階段,王星記渡過了經營的寒冬,許多老字號企業也都是在那個階段無法找到適應市場的方式,而無法存活下來。如何渡過這個冬天,在那個時候成為王星記最大的挑戰,因此從那個時候開始,王星記就不斷找尋定位,期望為找尋新的出路。 \n 過往,購買王星記扇子的人多半是年紀大的消費者,不過當一代代年輕消費者成為主流後,我們就要思考如何推出符合他們需求的產品,因此從管理模式到銷售模式,每一個環節都需要適應現代市場。 \n 身為老字號,若還是一直堅持舊觀念,堅持等人上門銷售,無法與時俱進,那麼過了一段時間市場就會逐漸淡忘你,即使產品推出也沒有辦法獲得消費者青睞。產品與市場是相輔相成的,當你看到市場時,就要自己主動出拳,為市場服務。 \n 問:哪一階段,王星記決定著手改革,朝轉型邁進? \n 答:意識到這樣的市場趨勢時在2000年的時候,當時王星記就決定大刀闊斧改革。此前在1994、1995年時期,王星記每年都要虧損一百多萬(人民幣,下同),當時岌岌可危,許多擁有傳統技藝的員工覺得公司沒有前景,不斷離職,直到2000年公司才開始有了變革。這一年,王星記從原有的國有體制走向民營,國有持股比例僅有16%,84% \n (文轉B3版)

  • 萬能保鏢 司機祕書兼看護

     (文接C2版) \n 除了保護雇主的人身安全,大陸私人保鏢的服務項目中,還包括處理日常安排以及簡單的文書工作或擔任司機,甚至是接送雇主子女上下學、照護老人等。除了安全顧慮,不可否認,大多數雇主尤其是名人,聘用保鏢並非因為遇到危險,而只是一種身分象徵。 \n 「雖然受雇於人,但是我們絕不會充當雇主的打手,我們有自己的原則。」陳永青說,「特衛」不是誰給錢就受雇於誰,雇主必須有正當合法的生意或身分,從事非法生意,或身分有問題,給多少錢也不幹。 \n 忠誠第一 身手是其次 \n 《長江商報》報導,私人保鏢一直是個神祕的行業。在大陸一家求職網站上,王昆(化名)的簡歷相當搶眼:某知名武校畢業、海軍陸戰隊退伍及各種武術冠軍。 \n 在公司裡,並沒有人稱呼他為私人保鏢,「大家習慣叫我王祕書」王昆說,他的公開身分是老闆的司機兼祕書。「司機這個活我還可以幹一下,但祕書的活我幹不來,我沒讀多少書。」王昆說:「對於一個保鏢來說,身手是其次的,忠誠才是第一位的,我們這個職業玩的就是忠誠!忠誠絕不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那是一種信仰。」 \n 受金庸武俠小說影響,王昆初中畢業後便不顧家人反對進了武校,短暫工作後,2000年進入海軍陸戰隊。「退伍後,發現自己除了這一身武藝外還是一無所有,所以就進了保安公司,跟隨現在的老闆至今。」 \n 「去年,公司要投一個很大的標,老闆在一家夜總會招待招標方的公司領導,結果中途有人來砸場搗亂,甚至要對招標方領導動手。我們先是好言相求,但他們還是很橫(蠻橫),老闆使了個眼色,我立馬出手,不到30秒,他們5個全趴了。」王昆說:「當時我最多只能在兩招之內制服一個人,否則他們就會傷到老闆和老闆的客人。」 \n 「有個傢伙被打趴下後還想跑,我一個杯子扔過去就砸了他的後腦勺,要不是當時老闆阻攔我,他們會多留幾個疤。」王昆說,「不過,事後想起來還有點緊張,他們中有兩人還帶了刀。」這是王昆來到老闆身邊4年來第一次出手,也是唯一一次。 \n 「不要看扁王昆,也別看不起這個行業,他們是真正的男人。」王昆的老闆蕭立國(化名)說,雖然這些年來他還算安全,但時常聽說各種各樣的綁架和敲詐,還是會擔心。「現在我每天坐在車上睡覺都很踏實,我很相信他,相信他的駕駛技術,相信他的細心,相信他能幫我處理好很多事情。」對蕭立國而言,這樣的踏實不是花錢能買到的。 \n 每日工作近20小時 \n 申小剛(化名)是一位地產商的私人保鏢,因為雇主的工作性質不同,他出手的次數比王昆多許多。「才幹了2年多,但感覺自己都有點『老江湖』了,每天如履薄冰,因為我們不想做違法的事,但又得忠於老闆。」 \n 申小剛很少主動出手,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防守,「我每月至少要動手好幾次。平時也得保持高度警惕,每天工作近20個小時,躺在床上有時候不脫衣服就能睡著。」 \n 「別人惹的是老闆,不是我,不恨對方且頭腦清醒時動手,其實很害怕。」申小剛說:「有次,老闆下班蠻晚,樓下幾個人看起來不對勁,我立刻拉老闆上車,開車狂奔。結果有個環衛工大叔出現在車前,來不及剎車,我就打方向盤,讓車撞到花壇上。」申小剛說,如果他反應慢一點,真要闖大禍。 \n 行業遊走法律邊緣 \n 事實上,由於沒有服務標準也無收費標準,大陸保鏢業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也尚未被法律正式認可,因此,保鑣公司多以保安或調查公司名義生存。以天驕特衛公司為例,在工商登記時,其公司的經營範圍為安全防範與勞務輸出,屬於服務類企業。 \n 有專家認為,客觀而言,私人保鏢填補了大陸社會治安管理機制中的空白。但是,大陸刑事辯護律師王萬雄則反對私人雇傭保鏢,「因為保鏢行業缺乏法律規範和基本的道德準則,根據我的瞭解,很多保鏢連什麼是正當防衛都不知道;所以,保鏢行業只能破壞社會秩序,而不是維護社會秩序。」

  • 大陸高爾夫 結合旅遊地產

    在傳出高爾夫可能成為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比賽項目之一後,對大陸的高爾夫運動可能產生重大影響。再加上南韓選手梁容銀贏得大滿貫冠軍,提高了亞洲人對高爾夫的風靡。特別是大陸未來對於高爾夫的關注度。 \n多樣化經營 大陸走自己的路 \n高爾夫在西方國家算是大眾都可以接受的運動,業餘愛好者也很多。不過,在大陸情況卻不同,現在還是有許多人將高爾夫視為洪水猛獸。如果高爾夫列入奧運會比賽項目,那麼一切都可能改變,至少專屬於成功人士的「貴族運動」的印象至少會改觀。高爾夫進入大陸之後,經營的方式並不全然移植來自西方。而是以結合房地產、旅遊、餐飲休閒等行業,形成了涵蓋球場、會所、酒店、餐飲、賣場、娛樂、行銷、房產、園林、旅遊等產業模式。這和西方國家專營在球場和和比賽有很大的不同。 \n以大陸目前最大也最具知名度的深圳觀瀾湖高爾夫球會為例,擁有由12位高球巨星設計的12個世界級球場,整座山頭和馬路都為球場而開設,除了在大陸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辦得到。 \n球場會員證 身分、權利象徵 \n一張個人會員證,價值接近200萬人民幣,更是難以想像。會員的組合幾乎囊括了財經界、體育界、時尚界、娛樂界的人士,它已經成為身分,甚至權利的一種象徵。不過還有很便宜而且平民化的球場,這在2008年北京奧運之後更為明顯。甚至有許多球場還是由地方政府出面招商及出資。不久前才來台灣招商的陝西寶雞市,還先完成9個洞的球場,作為招商引資的條件之一。雖然大陸政府不鼓勵在改變環境之下再增建球場,但大陸球場卻不減反增。如果2016高爾夫正式成為奧運項目,高爾夫球運動在大陸的發展,將更難阻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