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軀體的搜尋結果,共12

  • 恐慌男遭輾人肉泥 遺體修復至少10萬元

    恐慌男遭輾人肉泥 遺體修復至少10萬元

    49歲韓姓男子因恐慌症發作換人駕駛,下車卻在國道慘遭後車撞死輾成人肉泥,剩下手部可辨識,頭部壓扁只剩下頭皮和眼珠,初估修復難度高,遺體修復費用至少超過10萬元,工程約2天,有殯葬業者表示,軀體皮膚尚有70%留存,須透過矽膠、黏土等材料修復;頭、臉部修復約可恢復80%。 \n \n檢警相驗國道慘死的韓姓死者,發現韓男因高速撞擊又遭輾壓,軀體分離為4大塊,除右手有明顯手臂與手掌外,其餘上半身、下半身及左手、頭部都壓成人肉泥,死狀相當慘,很難分辨整個人形。 \n \n殯葬業者表示,軀體皮膚有70%是完整、韌性很高、仍能留存,將依據留存的皮膚進行修復。頭部與臉部修復難度較高,必須使用特殊硬質料做出顱骨支架,再以頭與臉部皮膚拉皮,最後將耳朵、鼻子器官縫合,即大功告成。 \n \n殯葬業者說,死者臉部已經壓扁,五官難以辨識,必須依照死者的遺照重建面貌,不足的五官與皮膚,用專業的材質重建、修補,盡可能恢復「原貌」,不過透過專業的遺體修復師的處理,臉部面容應可恢復80%。

  • 洪德忠新作國際展亮相 用花朵、軀體展現純淨一面

    洪德忠新作國際展亮相 用花朵、軀體展現純淨一面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26日至29日在台北世貿一館展出,今年匯集來自13國、135間畫廊作品,其中藝時代畫廊的洪德忠首次參展,帶來2幅新作品《窈窕》、《洵美》,希望藉由花與女性軀體的結合,展現人最原本、純淨的一面,要帶給欣賞畫作的人正面的力量。 \n \n洪德忠近年來與藝時代畫廊合作,經常參與國內外畫展,這次參展的作品《窈窕》、《洵美》以水彩畫呈現,洪德忠說,2幅新作創作用赤裸的軀體象徵人性最原本、純真的狀態,花則是生命力與美的象徵,花綻放是最華麗的階段,如同人的青春年華之時展現迷人成熟樣貌。 \n \n洪德忠說,《窈窕》作品中轉身的女性軀體,從肩到腰、臀呈現出女性含蓄柔美的姿態,玫瑰花象徵愛情,展現女性的魅力,同時也內涵向內觀看自己,向外觀看世界的含意。 \n \n《洵美》則有最真實的美意,取諧音「尋」,代表尋找真正的美,藉由花的悻悻美語隱約的身體做連結,如同我們與外在環境對話,歷經一班尋覓過程,找到最真實的美好。 \n \n《窈窕》、《洵美》將在世貿一館一連展出4天,展位號碼為L01,歡迎民眾前往觀展,透過畫作一同找尋人與環境最美的一面。

  • 支持家人捐大體 鄰居竟酸:這家真冷血

    支持家人捐大體 鄰居竟酸:這家真冷血

    37歲護理師駱君萍因肺腺癌過世,她選擇捐出大體為醫療奉獻,甚至不惜放棄治療捐贈完整軀體,家人雖然不捨,最終仍尊重駱君萍決定,鄰居聽聞卻冷嘲熱諷,酸「這家庭真冷血」,讓駱家備感委屈。 \n \n中央社報導,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的駱君萍,有感偏鄉醫療資源匱乏,先後到埔里基督教醫院、梨山衛生所等地服務多年,卻不幸於2015年診斷出罹患肺腺癌末期,因罹癌緣故,駱君萍無法完成捐器官夢想,但熱血助人的意願不滅,她決定捐出大體給北醫,供學弟妹醫療學習使用。 \n \n由於駱君萍骨頭缺血壞死,需要開刀取出壞骨,她擔憂軀體不完整恐會影響學生學習,不願開刀。駱家父母一開始不忍女兒捐軀體,駱君萍說服父母,「人死後什麼都沒有,捐出來還可幫助別人」,父母才從抗拒轉為選擇支持女兒遺願。 \n \n要當大體老師,往生後數小時內就要進行防腐工作,家人無須掛心火化、進塔等後事,駱君萍妹妹表示,曾有鄰居不清楚捐贈遺體的意義,批評駱家人冷血,「女兒死了都沒有傷心,也沒有辦後事」,讓他們相當難過。北醫昨進行教學英靈追思紀念會,學生們紛紛為12名大體老師獻上敬意,承諾會以專業態度學習,不辜負捐贈者家屬期望。 \n

  • 恐怖千年骨骸 軀體竟來自6個人!

    恐怖千年骨骸 軀體竟來自6個人!

    近期,考古學家在英國蘇格蘭克拉德海蘭(Cladh Hallan),發現兩具保存完好,且有近3000年歷史的木乃伊,但是這兩具木乃伊的身份,至今卻仍是個未解之謎,因為他們身體的各部分,竟然來自6個不同的人,實在讓人感到詭異且毛骨悚然。 \n這兩具被認為是英國現存最古老的木乃伊,軀體呈蜷縮狀,就像胎兒在母體裡的姿勢一樣,然而,考古學家對他們的遺體,如何被放入如此狹小的空間,皆感到非常不解。專家認為,木乃伊的身體各部分,也許是來自於他們的親屬。 \n考古學家表示,這一種奇怪的行為,可能和當地的風俗有關,但是把軀幹卸下再拼接其他人體,還是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究竟,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呢?當人還需要考古學家們去解答,才能讓謎底真正的解開。 \n

  • 晚清女官曝慈禧洗澡過程 脫衣後軀體太迷人

    晚清女官曝慈禧洗澡過程 脫衣後軀體太迷人

    在現代,洗澡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在古代,人們洗澡可沒就那麼方便了。據曾擔任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德齡公主回憶,在清宮,是沒有浴室這個名稱的,因為那時候的人根本不考究這些,要洗澡只需一個木盆便可了。不過即便如此,慈禧太后的洗澡方式,依然比許多現代人還舒服。 \n以下是德齡公主的親身經歷:一天晚上,她和4名宮女跟著慈禧太后一起去了寢宮。去後不久,2名太監就抬了一個很大的木盆來,這種木盆內部雖是木質,外面卻包著一重很厚的銀皮,所以永遠是很光明燦爛的。 \n盆內已有熱水,太監還捧來許多毛巾。那些毛巾也非常奢侈,白色的毛巾四周都用黃色的絲線扣著,中間繡著一條極精緻的團龍。這時太后已經坐在一張矮几上了,並把上衣解下,德齡公主很是吃驚,本以為像這樣一位老太太的身上,是乾癟的枯皮。 \n哪知道太后的身上不是如此,身段還是非常美妙,肉色又出奇的鮮嫩,白得毫無半些疤瘢,看去又是十分的柔滑。像這樣的一個軀體,尋常只有一般20歲左右的少女才能有此。那時候她不禁暗想,如太后面部能化得年輕一些,再配上這樣白嫩細緻的軀體,便可當選宮中最美麗的女性了。 \n而慈禧把上衣脫光後,4個宮女分4面蹲開,一個蹲在太后的胸前,一個站在太后的背後,一個蹲在太后的左邊,一個蹲在太后的右邊。並各自取起一方繡著黃龍的白毛巾,一齊動手給慈禧擦身。太后則興奮地和德齡公主閒聊,她已習慣這樣洗澡了,臉上沒有半些忸怩之態。 \n等到太后的身上和兩臂全部擦遍肥皂後,4名宮女就將手內的毛巾一起扔掉,然後再各自撿起一條新毛巾來,接著再在溫水內浸一遍就撈起絞乾,給太后擦淨方才塗上去的肥皂和污垢。這樣經過了3次的擦抹後,4名宮女取過一缸溫熱的耐冬花露,用4團純白的絲綿往太后身上塗去。侍各處塗遍了,再拿4條乾淨的毛巾來,給她輕輕的拍乾。 \n洗完後,宮女又給慈禧拿了一套乾淨的睡衣睡褲來,給慈禧換上睡衣,慈禧自己則會脫掉襯褲露出身體。隨後,宮女會將一個盛滿了溫水的浴盆抬進來,慈禧會將雙腳放入盆中,宮女則會重複之前為慈禧洗上身的過程。洗完後,4名宮女還得另取4條新毛巾來,給太后揩擦手指和面部,直到擦完後才算洗澡結束。 \n可以說,慈禧洗一次澡,用的毛巾都抵得上十幾家現代人的毛巾了。這種奢侈,是現代人所無法體會的。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下水道被沖走潛水員 遺體僅剩左手臂軀體

    下水道被沖走潛水員 遺體僅剩左手臂軀體

    (21:25更新:遺體尋獲運出)高市水利局汙水下水道維護工程發生意外,今天上午1名42歲潛水人員蔡宗華進入成功路、光復路口汙水下水道施工時,不慎被湍急水流沖走,警消正在下游成功路、擴建路一帶的三角公園處搜救;下午在旗津中區汙水處理廠發現殘破屍塊,只剩左手臂軀體,死狀悽慘。晚間8點半殘破遺體運出。 \n \n水利局表示,蔡宗華是專業潛水員,攜帶全套氧氣筒等設備,應可維持一段時間,警消人員正在全力搜救。搜救人員在污水下水道流經的成功截流站搜尋失蹤人員,死者殘破遺體晚間混雜在旗津污水處理廠垃圾堆中,經由二樓藍色漏斗槽往下傾倒,工作人員在場搜尋撿拾殘破遺體。 \n \n今天上午11點1分傳出這起意外,成功一路382號下水道工程有人溺水,該工程為水利局發包積一營造公司施工,工期從5日至15日止,溺水者蔡宗華為積一營造聘請2位潛水人員其中1名。

  • 測謊5小時、母探視 陳嫌未卸心防

     鹽漬人頭案,種種跡象直指陳佳富涉嫌重大,但陳嫌始終未卸心防。檢警為突破膠著的案情,對他進行五小時測謊,並特准母子短暫懇談,但親情攻勢不彰,檢警不排除循兩岸司法互助管道,促陳嫌的大陸籍配偶劉淼淼儘早返台協助調查。 \n 鹽漬人頭案爆發至昨天第七天,陳嫌對於十三日的行蹤、南北各二通的關鍵通聯記錄、監視器畫面的變裝男、為何出現在台北及嘉義車站、與妹妹陳婉婷的平日關係、妹妹平日的作息起居、為妹妹投保六百卅六萬元的動機、為何對看妹妹的頭顱感到痛心、為何不准妻子打掃房子等重重疑點,始終沒有清楚交代。 \n 刑事局經陳嫌同意,十九日下午三點起,進行約五個小時的測謊,刑事局特地派出鑑識科測謊組長林故廷南下協助。嘉義地檢署發言人陳昭廷表示,測謊及再次採集頭顱的毛髮、腦內組織化驗,由刑事局積極判讀、鑑識中。 \n 據了解,測謊題目經過縝密設計,不只單純問陳嫌有沒有殺妹、變裝搭車南下、棄置頭顱的「是非題」,還穿插犯案過程各種可能手法的「選擇題」,希望能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n 由於陳母很想了解兒子、女兒究竟出了什麼事,請求見兒子一面;承辦檢察官李志明特准,測謊結束後,在戒護下母子面會約十分鐘,陳嫌還押看守所。 \n 陳母看著面容憔悴的兒子,心情錯綜複雜,滿臉憂傷化為一句輕聲問話「你到底發生什麼事?」頭低低的陳嫌,見到陳母,略顯激動,聽到媽媽的話,遲疑一下,神色木然,望著母親,淡淡說「沒有」。空氣為之凝結,短暫的母子會,大多是沉默相對。 \n 陳婉婷頸部以下軀體,究竟到哪裡去了?專案小組研判她的軀體是在家裡被「處理」掉,刑事局鑑識中心主任程曉桂日前已率員到陳家採取各種微物跡證,正在化驗。

  • 上海台灣人 虛勞超過上海人

    上海台灣人 虛勞超過上海人

     大陸型氣候換季入冬,在滬門診近日來頗多季節應景型患者上門求醫,許多中醫院診所應接不暇。台資鼎瀚中醫院便統計,孩童以鼻炎哮喘、一般成人以感冒為主,其中男性患者多壓力大、應酬多引發皮膚疾病,女性則以生理失調為主要癥症。 \n 根據1份針對2011年10月到2012年9月統計上海地區台商及其眷屬的中醫調查報告顯示,孩童主要以鼻炎、哮喘與感冒為主;成人主要以腸胃疾病、感冒、骨病、虛勞,其中女性患者多生理失調、虛勞,男性患者可能由於工作壓力大應酬較多引起皮膚病較多。 \n 黃宗瀚指出,在滬台胞多數在上海工作、創業,工作壓力普遍較大,「虛勞」症狀的「亞健康」情況較多,幾乎是成人普遍多有的問題。所謂的「亞健康」,是指在西醫上沒有明顯疾病,卻呈現軀體、心理和社交方面感到不適等症狀,多數需要仰賴中醫調理。 \n 此外,還有統計指出,在滬台灣人「亞健康」在軀體方面呈現9種狀況,包括疲勞、消化不良、睡眠不佳、機能失調、免疫力降低、過敏傾向、衰老、疼痛和便秘,上海台灣人在許多項目都高過上海人,尤其過敏和疼痛表現較嚴重。不過他說,台灣民眾海外做生意的開拓性格,在適應能力方面會調適的較好,都會自行找尋適當紓壓管道。

  • 紀念解剖教學英靈北醫辦追思會

     臺北醫學大學日前於杏春樓大禮堂,舉辦「100學年度解剖教學英靈追思紀念會」,邀請大體捐贈者家屬參加追思活動,並接受同學獻花,會場充滿莊嚴、難捨與感恩氣氛,藉著這個有意義的活動,感念無語良師在天之靈,撫慰大體捐贈者家屬哀傷心情,同時致上北醫師生最誠摯的謝意與敬意。 \n 閻雲校長表示,卅多年前,大體捐贈風氣尚未普遍,大體來源很少,在他就讀北醫醫學系時,大體解剖課程,非常艱難。 \n 如今,有許多人身後奉獻,捐贈軀體成為大體解剖課的無語良師,學子透過無語良師的身教,探究身體的奧秘,從基礎醫學領域跨入臨床醫學領域,培養獨當一面的醫生,這是何等莊嚴與神聖的犧牲奉獻,無語良師及家屬的高貴情操,令人由衷欽佩,並且就精神層面而言已成為北醫人! \n 兩年多前來訪北醫的耶魯大學醫學院努蘭(Prof. Nuland)教授曾說:「一個醫學生初次面對身體的感受,將會決定他以後面對病人的態度」,尊重大體老師是醫學倫理教育的最好學習,北醫學生拜訪大體老師的家人,了解大體老師的生平事蹟,深刻認知老師的生前是一個有血、有淚、有思想、有生命故事的人,而不只是一具冰冷的軀體;涉獵大體老師生命軌跡,正是學子身教與言教的基石。日後,在行醫時,面對病人將充滿人文情懷,視病猶親,尊重生命。 \n 生命有開始,也有結束,就如同花開花謝;大體老師的慈悲,展延了生命的意義,在莘莘學子的腦海裡,注入生生不息廣博而深厚的慈愛,他們讓有形的軀體化為無形的大愛,讓不斷摸索學習的醫學生,探究人體結構的奧秘,得知病人往生的病理解剖研究,未來行醫能造福病人,戰勝病魔,對維護人類健康貢獻至鉅。 \n 追思紀念會上,播放訪問捐贈大體老師家屬的記錄片,細說當時捐贈大體的心路歷程,以及學生學習尊重,感恩大愛,與大體老師互動前後的心靈感受與變化。北醫師生致上虔誠的祝福,向無語良師在天之靈致敬與致謝,感謝所有大體捐贈者家屬的大愛成全,這些無語良師默默地以身教導一代又一代的醫學生,成為視病猶親的好醫師。

  • 高美館莫迪里亞尼展 捕捉時代容顏

     19世紀和20世紀交替之際,人類文明誕生了印象畫派與現代藝術的遞嬗,出現了佛洛伊德與心理學分析。在那個時代,工業文明與「現代性」越來越席捲全球。 \n 第一次世界大戰,讓人類看到現代武器屠殺生靈前所未見的慘況。美好田園一去不復返,生命如同幽靈般飄盪在蹂躪的大地上。因此,我們聽到了馬勒(Gustav Mahler)帶有歇斯底里症狀的音樂,也看到了莫迪里亞尼掛著哀愁面具的肖像,和宛如急著拋棄汙濁大地往天空飛升的人類軀體。 \n 捕捉那個時代的精神,並透過藝術予以昇華,高雄市立美術館將於今天(10日)起至7月31日,舉辦《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特展,除20世紀初肖像巨匠莫迪里亞尼短暫人生中的代表性作品外,也納入同時代藝術作品,分別來自法國、美國、瑞士、捷克等各地收藏,合計超過100幅。 \n 莫迪里亞尼儘管人生短暫,但體現出時代的複雜性,至今他的藝術仍然深深感動著我們,只因我們也置身於同樣的時代洪流中。出生於義大利貧窮的猶太家庭,他從小罹患疾病未癒,演變成肺病。身為被迫害的猶太人,又在貧困的家庭中成長,莫迪里亞尼只好藉酒精、鴉片來暫時逃避世間的不幸。 \n 所幸藝術讓他找到昇華的管道。雖然他的人物肖像彷彿總是帶著面具,以空洞的眼神看著世人,但他捕捉到另一種真實的人性與姿態。他拉長的人物軀體,讓我們聯想起西班牙繪畫巨匠艾爾.葛雷考(El Greco),但葛雷考是基於對天國的嚮往而欲使人子升天;但在尼采宣布上帝已死、最後一個基督徒已殞命於十字架上的20世紀,莫迪里亞尼描繪的是無所依歸、只能在塵世漂泊的靈魂。 \n 《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展品包含文獻史料及照片,重現20世紀初期集美好、癲狂與神秘於一身的巴黎藝術圈與時代心靈。高美館特別提供優惠的「雙人票」,相關訊息可洽該館售票專線07-5550331轉217,或於宏售票系網站http://www.kham.com.tw查詢。

  • 空心鋼鐵金剛 影射人類狀態

     提到金剛,一般人腦子立即浮現肌肉結實、孔武有力的大猩猩。台灣雕塑家劉柏村新作「金剛」系列,靈感便來自金剛猩猩充滿力量的形象。他以鋼鐵條製作出金剛般強壯的人形,乍看之下像是健美先生高舉雙手、皮肉緊繃時的姿態。矛盾的是,劉柏村只彎折出人的外型輪廓,軀體卻是鏤空的。 \n 劉柏村說:「人的內在呈現虛的狀態,就像虛胖一樣。」 \n 劉柏村目前是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主任,是頗具代表性的中生代雕塑家,作品大多探索現代人的生存狀態。最新個展「鋼鐵之森」目前在台灣藝術大學校園中舉辦,共展出四十組件、總重量達卅公噸的鋼鐵雕塑作品。 \n 去年劉柏村到苗栗東和鋼鐵廠當駐廠藝術家,首次踏進鋼鐵廠的他,被廠內特殊的景觀和成堆的廢鐵山吸引。「焊接時火花四射、煉鋼的大火燒熔和重機械撕裂拉斷的廢鋼鐵片,這些景象很像《機器戰警》裡的場景,是另外一個世界。」 \n 劉柏村也開始思考,「過去人類是在自然裡面,後來工業化和城市化快速擴張壓制了自然。」劉柏村說,工業化的過程當中,人類期待建立起一個理想世界,而大量生產出來的鋼鐵製品,就是架構起這個理想世界的重要元素。 \n 然而,人類社會不斷朝工業、科技化的方向發展,內心卻又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憂慮。於是,劉柏村利用鋼鐵條形塑人的輪廓,人像的軀體鏤空,名為「金剛」,以此比喻工業世界人類的狀態。其中他的《非金剛群像》由十六座三公尺高的金剛組成,擺設在廣場上相當壯觀。

  • 2009馬祖文學獎新詩首獎-芹仔(註一)

    我知道祢不會推移向我我知道我要謙卑的走向祢 \n自古以來祢就以緘默之姿俯臥 \n江浪翻濤亙古年 \n春去冬來多少代 \n手腳打結也算不得祢的歲月 \n歷史的遞嬗一如槍子兒呼嘯而過 \n大王宮在祢的胸膛上開山(註二) \n戍守的部隊在祢的肩膀上築壘(註三) \n騷動的子民如過江之鯽 \n在祢的周遭迴流往返 \n而祢如入定的高僧靜靜── \n管他雲兒南來北往飄 \n太陽月亮東來西去移 \n每一顆眨眼的星星都是祢撒在天上的珍珠 \n多少浪頭從祢的軀體上翻越億萬年 \n小小的芹仔祢龍蟠虎踞,穩比泰山 \n而祢的脾氣就是祢的軀體 \n堅硬頑固而且不妥協 \n然而我們知道祢的意志是向前的 \n風雨算什麼 \n浪頭算什麼 \n不動如山的芹仔 \n當眾聲喧譁 \n祢是惟一的智者 \n註一:芹仔,就是芹壁村澳口前的烏龜島,舊稱芹仔,部隊進駐之後因形似烏龜,將之稱為烏龜島。 \n註二:據傳說大王宮開山宮廟在芹仔島上,芹壁天后宮肇建時(西元一八七三年,清同治十二年)一併遷移至目前的地方,島上還有遺址在。 \n註三:部隊進駐芹壁之後,在芹仔島上設有崗哨一座,到了晚上天黑時即撤回戍守的衛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