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車諾比的搜尋結果,共58

  • 車諾比推出核災伏特加 首批500瓶

    車諾比推出核災伏特加 首批500瓶

    1986年的車諾比核子事故,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核外洩事件,往後的33年,電廠週邊都劃為禁區,人員限制進入。然而現在卻成了著名的參觀景點。現在,當地將研製車諾比伏特加,核災發生後的第一種土特產,首批限量500瓶。

  • 敢喝嗎? 全球最重要烈酒竟來自這

    敢喝嗎? 全球最重要烈酒竟來自這

    車諾比核災事件,是原蘇聯時期在烏克蘭境內修建的第一座核電廠,1986年發生爆炸後,核電廠停用外,當地更是無法居住,成為核災後的廢墟,而現在這裡釀出一款「全世界最重要的一瓶烈酒」。

  • 黑色旅遊 走進車諾比

    黑色旅遊 走進車諾比

     到核災區旅遊?一般人想必會聞之色變,但對愛好「黑色旅遊」者來說,可能擋不住想要嘗鮮的念頭。HBO頻道5月推出迷你影集《核爆家園》(Chernobyl),將史上最嚴重核災重現於觀眾眼前,掀起全球追劇熱,令前往車諾比一帶觀光的人數急增,但旅客在災區「打卡」的行為卻被指對死難者欠缺尊重,引起議論。

  • 奇!車諾比事件後 只有渺小的「牠」不受「核」影響

    奇!車諾比事件後 只有渺小的「牠」不受「核」影響

    科技日新月異,核風暴陰影何時能解除?1986年前蘇聯烏克蘭境內車諾比核電廠,發生了一場比日本福島核災還多出五倍的核能發電廠大爆炸事件,造成數千萬人死亡,將近有四分之三的歐洲大陸受到核污染,被稱作是史上最嚴重的工業災害!

  • 發「黑暗財」?烏克蘭重資打造車諾比觀光景點

    1986年發生的烏克蘭車諾比核災,堪稱是史上最嚴重的核事故。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10日為斥資近15億歐元(約台幣524億元)興建的核電廠外圍巨型防護罩,舉行揭幕儀式。他同日簽署法令,啟動核電廠外區域的水道、綠色走廊和檢查站興建計劃,打算將它打造成正式旅遊景點,開放予公眾參觀。

  • 車諾比最可怕機械爪!沒人敢碰它

    車諾比最可怕機械爪!沒人敢碰它

    1986年4月26日,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4號核子反應爐發生爆炸事件,大量的放射性物質被釋放到環境中,造成多數受害者因為高劑量的放射線而引發疾病甚至死亡,當地超過33萬的居民被迫撤離,該地儼然成為了無人居處、有些荒蕪的「鬼城」。

  • 世界唯一無紅綠燈國家 治安卻最好

    世界唯一無紅綠燈國家 治安卻最好

    維持一個城市的交通運作,最重要的就是紅綠燈,如果沒有紅綠燈,很難想像這樣塞車會有多嚴重,甚至發生交通意外,但在這國家就是沒有紅綠燈,而且也不會塞車,更是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

  • 車諾比核災 33年後拍到意外畫面

    車諾比核災 33年後拍到意外畫面

    1986年4月26日,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4號核反應爐發生爆炸,災難所釋放出的放射線劑量,是二戰時期廣島原子彈爆炸的400倍以上,導致大量放射性物質洩漏,成為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10幾萬居民被迫撤離,車諾比幾乎成為荒廢之城。

  • 車諾比核災33周年 環團:給孩子安全未來

    車諾比核災33周年 環團:給孩子安全未來

    今天是車諾比核災33周年紀念日,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多個環保團體,上午在立法院門口舉辦記者會,呼籲國人重視核電運作存在的風險,要給孩子一個沒有核災的未來,明天的廢核遊行全民一起走上街頭,表達反核的意願。

  • 影》德足打雪仗衰到他 超大空門卻踢不進

    影》德足打雪仗衰到他 超大空門卻踢不進

    德國上周末下起大雪,在北德城市漢諾威進行的德甲比賽,也於靄靄白雪中上演大混戰。漢諾威96的日本國腳原口元氣面對大空門,射門竟被積雪所阻,硬是在球門線前「剎車」不進,漢諾威最終也以2比3不敵勒沃庫森。

  • 俄羅斯「浮動車諾比」出海 要為北極周邊港市供電

    王嘉源/綜合報導 \n \n德國之聲中文網29日報導說,俄羅斯修建的海上浮動型雙核反應器已於28日離開俄國第二大城聖彼得堡的造船場,開始了前往西伯利亞漫長而緩慢的旅程。環保人士對此提出強烈批評,稱這個可移動的海上核反應器一旦發生事故,會給北極部分地區帶來危害。 \n \n這座名為「羅蒙諾索夫院士」的浮動核能發電廠在聖彼得堡港的港口修建完成後,被拖入海中開始了漫長的旅行。它將穿越波羅的海,經過挪威的北角到達俄羅斯西北部的莫曼斯克,並在那裏裝載燃料。然後,整個浮動核電廠將前往俄羅斯的遠東地區,進入楚科奇靠近北極的海岸。 \n \n該核電廠預計於2019年正式投入使用,其任務是為周邊一座港口城市、以及一個石油鑽井平台和海水淡化廠提供電力。預計,這座雙核反應器將能給西伯利亞一港口地區的20萬居民提供生活用電。 \n \n環保人士對這個浮動的核設施提出了激烈批評,綠色和平組織稱它為「浮動的車諾比」,又稱這是「冰上的車諾比」。1986年當時蘇聯控制下的烏克蘭加盟共和國車諾比核電廠發生事故,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災難,導致當地居民大規模撤離,並在烏克蘭和鄰國白俄羅斯留下了大片無法居住的地區。 \n \n俄羅斯正急於開採西伯利亞地區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這些資源的分布被認為延伸至北極。全球氣溫變暖導致北極冰川迅速融化,為俄羅斯開闢了通向北方的新航線。同時,克里姆林宮也正積極加強在該地區的軍事部署。

  • 被核爆23次 太平洋島礁70年後居然生意盎然

    被核爆23次 太平洋島礁70年後居然生意盎然

    科學家最近驚訝的發現,美國前核子試爆場、位於太平洋上的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儘管70年前因核爆被視為荒地,現在該處的海洋生態居然欣欣向榮,儘管人類仍無法在當地居住。 \n \n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科學團隊最近發現該環礁上核爆產生的坑洞附近,海洋生態意外的發展的相當繁榮,該校海洋科學教授Steve Palumbi說,過去從未深入研究輻射汙染海洋生態的情況,但現在他的團隊的初步研究發現海洋的恢復力驚人。 \n \n在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災變進行的動物研究,顯示當地出現畸形和異變的情況,但史丹佛團隊發現比基尼環礁的動物相較之下活得較好。 \n \n在1946到1958年間,美國在該環礁上進行了23次核子試爆,1954年還試爆了一顆比廣島原爆威力強1,100倍的核子炸彈。但現在科學家在炸彈留下的坑洞裡面和附近,發現多元的生態系統,如和車子一樣大的珊瑚,幾百種不同的魚類如鮪魚、鯊魚、鯛魚和專吃岸上被輻射污染的椰子的螃蟹等。 \n \n就肉眼觀察到的狀況而言,這些魚和螃蟹等看起來很正常和健康,有些珊瑚看起來已經有好幾十年了,科學家也找到證據顯示,這些珊瑚可能在最後一次核爆10年後就開始生長。 \n \nPalumbi說這個地方因其歷史而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受到保護,這裡的魚甚至發展得比其他地方好,因為沒受人打擾,這裡鯊魚數量眾多、珊瑚也長的很大,是個非凡的環境、相當奇怪。 \n \n目前其團隊主要研究當地的珊瑚和椰子蟹,因為這些螃蟹壽命相當長,可讓科學家研究動物的D曝光在輻射下多年來,它們的DNA如何受到影響。魚因為壽命相較下較短,數十年前受到影響最大的魚可能早就死亡,Palumbi說今日在比基尼環礁出現的魚只有暴露在低量輻射下,因為它們常常游出這個環礁。 \n \n但現在人類還無法在該環礁上居住和工作,只有少部分管理員會帶食物和飲水到礁上維護設施。當年居住在礁上的167名居民被迫離開家園,現在超過半數已過世,死前都還希望有天能回到家園。 \n \n喬治城大學輻射醫療副教授Timothy J. Jorgensen說,這些居民1960年代開始出現因接觸輻射導致的癌症徵狀,當年在爆炸下風處的人出現燒傷和血球低下的情況,在島上的人罹患甲狀腺癌和白血病則大幅增加。 \n \n鄰近其他馬歇爾群島(Marshall Island)的居民也因此被迫常常搬遷到不同島,試圖避開核爆遺留數十年的輻射,但在試爆後的數年中,住在輻射塵散播區域島民生活都遭到汙染,空氣、飲水和食物都含有相當多的輻射量。 \n

  • 車諾比藉綠能重生

    車諾比藉綠能重生

     烏克蘭政府計劃將車諾比核災禁區部分轉化為太陽能園區,甚至意圖使其再次成為該國能源供應基地。這個經歷了全球最嚴重核災的地方,果真能浴火重生? \n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colossal solar farm, Chernobyl will reclaim its place as the foundation for Ukraine's energy supply - but this time in a safer and more environmentally-conscious form. \n 1986年4月26日,烏克蘭北部鄰近白俄羅斯邊境的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發生4號核反應器爆炸、爐心熔毀的史上最嚴重核事故,超過8噸強輻射物質外洩,周遭6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遭受汙染,逾320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輻射傷害。核輻射落塵最遠甚至達到英國威爾斯地區,車諾比核電廠與周邊廣大區域迄今仍被畫為核災禁區。核災發生逾30年後,該禁區仍被認定為不適宜居住與農業的核輻射污染區。甚至有科學家估計,這個核災廢墟在未來2.4萬年內,可能都無法讓人類落腳安居。 \n 不毛之地的新生機 \n 雖然禁區內不宜長住,但除了屈指可數的幾個核輻射「熱點」之外,該禁區當前已相對安全。而且,拜人們好奇與當地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之賜,禁區如今已成可短暫停留的新興另類觀光景點。烏克蘭官方甚至在2011年正式宣布其為旅遊勝地。 \n 烏克蘭生態與自然資源部長塞麥拉克更於今年初宣布,當局計畫要在車諾比禁區內建造大型的太陽能園區。該部發言人說:「第1個階段將裝設裝置容量100萬瓩的太陽能板,未來並有數個提升裝置容量的方案。」 \n 在車諾比禁區建太陽能園區確實有其優點。這項計畫初期約需5,000公頃(將近8平方英里)的土地,而車諾比禁區內有廣袤的地可資利用。 \n 此外,據烏克蘭生態與自然資源部發言人指出,車諾比核電廠既有的輸配電網絡幾乎未被利用,在其鄰近地點建太陽能園區可以最小的成本連結電網。 \n 英國奧雅納(Arup)工程顧問公司能源部門全球主管湯森(Alan Thomson)說,太陽能板的製造過程相對複雜,但發電形式則相對簡單,且能抵抗干擾與劣化。使得太陽能板成為偏遠或難以抵達地區的理想發電裝置。 \n 重生之路指日可待 \n 不過,要在車諾比禁區建造裝置容量100萬瓩的太陽能園區,無論如何都將面臨一系列的工程挑戰。首要關鍵在決定確切的建造地點。烏克蘭當局將會考量多個可行處所,並須避開核輻射汙染熱點。雖然太陽能板的運作不致受到核輻射的影響,但建造與後續維修工作人員有曝露於高強度輻射而損害健康之虞。 \n 其次,車諾比核災外洩的放射性同位素已滲入土壤,工程人員必須竭盡所能避免攪動土地,如用巨型螺旋樁打造地基,以取代挖洞鋪鋼筋灌水泥。 \n 另一個重要議題在於維護太陽能板潔淨,確保其有效率地運作。考量車諾比禁區當前的環境,太陽能板安裝時可採30度的傾斜角度,以利排除積雪並同時藉此清潔面板。 \n 當代科技日新月異,可供選擇的可再生能源無疑將會不斷推陳出新。烏克蘭生態與自然資源部指出:「執行太陽能計畫是車諾比禁區當前發展最優先要項之一。諸如風力發電和生質燃料等可吸引投資人的項目,當局都不排斥。」 \n 未來發展到某個階段,烏克蘭當局可能會想要更多元異質的能源型態,而車諾比可能再度成為烏克蘭能源供應基地,而且是以更安全、更具環保意識的型態浴火重生。

  • 防核汙 車諾比核廠裝上地表最大金鐘罩

    全球最大可移動金屬結構體今天安裝在烏克蘭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受損的4號反應爐上,以確保歐洲各地未來幾個世代的安全。 \n 這座巨型拱形物高108公尺,更甚紐約自由女神像,重3萬6000公噸,是巴黎艾菲爾鐵塔(Eiffel Tower)的3倍,兩週前開始緩慢移動,於今天抵達目的地。 \n 這座造價21億歐元(22億美元)的結構體由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資助,將緩緩覆蓋於現存的石棺上。 \n 車諾比30年前發生核災後,蘇聯當時倉促建造的石棺正逐漸出現裂痕。工作人員如今將開始拆除舊防護罩不穩固的部分。 \n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總裁查克拉巴蒂(Suma Chakrabarti)在聲明中說:「我們樂見車諾比在轉型過程中建構這座里程碑,作為我們能以堅強、果決及長期承諾共同達成目標的象徵。」 \n 查克拉巴蒂說:「我們為烏克蘭夥伴和承包商喝采,也感謝所有捐助者對車諾比庇護體基金(Chernobyl Shelter Fund )的貢獻,讓今日的成就成為可能。」 \n 這座拱形防護罩仍需安裝輻射控制設備、通風和防火系統,料將於2017年底開始投入運作。(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1129 \n

  • 讓車諾比重生 陸企將興建太陽能電廠

    讓車諾比重生 陸企將興建太陽能電廠

    為解決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4號反應爐輻射洩漏問題,由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支持,耗資15億歐元(505億台幣)興建的金屬保護罩將於29日亮相,覆蓋於目前的石棺上。隨著防護罩啟用,中國太陽能設備商協鑫集成與成套工程兩家公司簽署合作,將在車諾比無人區興建太陽能電廠,讓該禁區重生,設計與建設預計從明年開始。 \n \n30年前的車諾比核災後,蘇聯倉促建造的石棺如今逐漸出現裂痕,引發各界對安全的關切,新的金屬防護罩長度近2座足球場,高度更甚紐約自由女神像的巨型拱形物,能承受芮氏規模6強震,而規模6以上強震在東歐相當罕見,另外,也能承受每百萬年才出現1次的強烈龍捲風。 \n \n據《環球時報》報導,中國協鑫集成與成套工程的合作計畫獲得烏克蘭政府支持,期盼緩解烏克蘭能源短缺問題並帶來經濟利益。協鑫集成工作人員指出,太陽能廠不在核心區,工程安全沒有問題,由烏克蘭負責環評,如果不安全,我們哪敢投資。 \n \n烏克蘭議會7月針對車諾比核電廠隔離區修訂法規,以太陽能作為重建方向,希望讓這片無人區再次成為能源生產區,預計2020年前在太陽能領域投入至少30億美元。

  • 隔絕核汙 車諾比核電廠將罩上巨型方舟

    全球最大可移動金屬結構體29日亮相,將覆蓋於烏克蘭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受損的4號反應爐上,以確保歐洲各地未來幾個世代的安全。 \n 法新社報導,這個長度近2座足球場,高度更甚紐約自由女神像的巨型拱形物,將緩緩覆蓋於現存的石棺上。車諾比30年前的4月26日發生核災後,蘇聯當時倉促建造的石棺正逐漸出現裂痕。 \n 由9萬人花費206天建造的石棺逐漸出現裂痕,引發各界對於安全的關切,促使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發起這項價值21億歐元(22億美元)的計畫,以安裝新的安全防護罩。 \n 蘇聯時期建造的防護措施使用壽命估計只有30年,然而損壞速度卻比預期快得多。 \n 烏克蘭核電廠安全問題研究所(Institute of Nuclear Power Plant Safety Problems)的帕斯克維奇(Sergiy Paskevych)告訴法新社:「結構體內的放射性物質透過裂縫外洩。」 \n 帕斯克維奇還說,在極端氣候下,現存的結構體可能徹底毀壞。 \n 他說:「這恐成為潛在問題,特別是當龍捲風或地震發生時。」 \n 新的防護罩應能承受規模6.0強震,也能承受每百萬年才出現1次的強烈龍捲風,而規模6以上強震在東歐實屬罕見。(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1127 \n

  • 核災後重生 車諾比擬建大型太陽能系統

    烏克蘭環境部長塞梅拉克提出遠大願景,要在世界上發生過最嚴重人為核子災變的地點車諾比,設立巨大太陽能發電系統,這構想獲得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等大型投資法人支持。 \n 法新社報導,1986年車諾比核電廠災變造成數千人死亡或瀕死,使得烏克蘭北部這個地區成為受污染的無人區,至今僅數百名老人繼續留守家園。 \n 核電廠周圍30公里「禁區」目前大都被森林覆蓋,高輻射量使得那裡生產的食物並不安全。 \n 但美國網路媒體「生態觀察」(EcoWatch)報導,烏克蘭相信,那裡還有約6000公頃空地可鋪設太陽能板,有朝一日可以生產與車諾比發生災變的第4號反應爐等量的電力。 \n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已表示願援助這項計畫,只要烏克蘭可吸引到計畫第一階段所需的10億美元資金。 \n 塞梅拉克(Ostap Semerak)告訴法新社:「全世界有相當多的不同公司表達興趣。」 \n 他說:「我想,如談判成功,這個計畫明年可全面啟動。」1050807 \n

  • 車諾比核災30周年 烏克蘭追思

     30年前的4月26日,蘇聯烏克蘭的車諾比核電廠發生核反應爐爆炸事件,當場造成數十人死亡,後續更有成千上萬的人因受輻射汙染致死。烏克蘭政府26日在首都基輔與距離核電廠50公里的斯拉夫提奇與舉行追思儀式,紀念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災30周年。 \n 基輔與斯拉夫提奇的多所教堂都舉行了燭光守夜祈禱儀式,以及一系列的紀念活動。許多罹難者家屬、撤離居民、災區清理人員前往參加,氣氛肅穆哀戚。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也親自前往災區,參加當地舉辦的追思儀式。斯拉夫提奇是核災後新建的小鎮,專供核電廠員工親屬移居。 \n 目前,覆蓋車諾比核電廠的第二層鋼製圍阻體已接近完工。這項全球最大的圍阻體工程從2010年開始,共使用2.5萬噸鋼材,高逾100公尺,長寬各為160公尺、250公尺,耗資21億歐元(約台幣766億元),預計可使用100年。建造資金來自40多個國家的捐款。各國捐贈者25日承諾將再度捐出8750萬歐元(約台幣31.9億元),協助烏國建造一座新的地下核廢料儲存設施。

  • 車諾比核災30年 烏克蘭人痛心憶慘劇

    烏克蘭人今天舉行燭光祈禱會,紀念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災變30周年,這場世界歷來最嚴重的核安事故導致輻射為害歐洲,並造成估計數千人喪生或命危。 \n 時鐘走到凌晨1時23分時,教堂的鐘聲響起,哀悼民眾在車諾比的紀念廣場獻花。就在1986年4月26日的這個時刻,車諾比核電廠的第4號反應爐爆炸,改變了這個前蘇聯共和國一代人的命運。 \n 退休老人烏魯帕(Maria Urupa)回憶當時的恐怖情景,表示可見輻射毒雲由電廠飄過來。她告訴法新社:「大家又哭又喊。」 \n 至少30人當場死亡,另外恐怕還有數千人因為輻射汙染喪命。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說:「這堪稱世界最重大的人禍。」 \n 由於蘇聯當局掩蓋有關核災的大部分資訊,確實死亡人數仍然是激烈辯論的主題。 \n 癱瘓的反應爐內仍有超過200公噸的鈾,散出的輻射波及歐洲3/4地區。外界一直擔心目前覆蓋住反應爐的老舊石棺若是破裂,會再出現輻射外洩,這促使全球推動資助興建新的巨型防護罩,應該可確保幾個世代的安全。 \n 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今天藉車諾比核災30週年警告指出,切勿對核能安全過於「自滿」。 \n 國際原子能總署署長天野之彌發表聲明說:「車諾比事件促成全球核子安全合作向前躍進一大步。」 日本2011年發生福島核災後,又有進一步改善。但兩起事件的「重大教訓」是,「永遠不能把安全視為理所當然」。 \n 不過,波洛申科表示,烏克蘭還在設法斷絕對前宗主國俄羅斯所提供能源的依賴,將無法停止使用核能。他也警告,俄國支持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叛亂勢力,恐將使得車諾比慘劇重演,因為烏克蘭的最大核電廠就在戰區邊緣。 \n 車諾比電廠的核反應爐爆炸後,燃燒了10天,這起災難震驚世界,但本地人當時只能透過謠言和遭到干擾的西方廣播對此事略知一二。 \n 蘇聯共黨當局當時恪遵傳統,透過封鎖消息或散播謊言,不讓外界得知這起慘劇,因為這可能玷汙這個冷戰時代超級強國的形象。 \n 直到4月28日瑞典偵測到境內輻射量異常升高,國際才開始懷疑出事。 \n 當局當時費了一天半時間,撤離附近城鎮普里雅特(Pripyat)的4萬8000居民。當年共由電廠周圍30公里的禁區遷走11萬6000人。 \n 當時當局出動約60萬名所謂「清理人員」,協助撲滅電廠內有毒的火焰,以及清理周圍地區。他們大都是緊急救護人員和國營事業員工,而且幾乎沒有任何防護裝備。 \n 聯合國2005年發布報告估計,最終可能有「多達4000人」會送命,死於烏克蘭以及鄰國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境內看不見的毒素。但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次年提出不同估計,認為已有10萬人因這起核災喪生。 \n 由於擔心車諾比受損反應爐上當年倉促興建的石棺會破裂,超過40個國家集資24億美元,在2010年開始打造新的鋼鐵防護罩,總重量達2萬5000公噸,是巴黎地標艾菲爾鐵塔(Eiffel Tower)的三倍,龐大的拱門結構長度和寬度足以蓋住巴黎的聖母院教堂(Notre-DameCathedral)。1050427 \n

  • 紀實書揭「核災現場」神祕面紗 車諾比生機盎然 回歸者:輻射才要怕我!

    紀實書揭「核災現場」神祕面紗 車諾比生機盎然 回歸者:輻射才要怕我!

     1986年4月26日車諾比核電廠爆炸至今30年,對於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核災,人們仍停留在畸形動物、廢墟死城的恐懼印象中。事實上,車諾比核電廠目前仍有2500名員工,居民撤離後的普里皮亞季(Pripyat)城內生機盎然,台灣第一本車諾比紀實書籍《半衰期》前進現場,揭開這座「死城」的神祕面紗。 \n 留學生探訪 大受衝擊 \n 《半衰期》出版是個偶然。現為倫敦大學生化工程學系博士後研究員的蔣雅郁,因為對車諾比現況好奇,在得知車諾比開放觀光客後,邀集多位同在歐洲留學的朋友,於2015年5月、9月兩次前往烏克蘭境內的車諾比。 \n 雖然兩次行程都僅兩天一夜,眼前所見卻讓他們大受衝擊,黃可秀表示當地除了廢棄建築,並無肉眼可見的「核災現場」,就連外界常見的滿地防毒面具、斷手玩偶影像,也是有心人擺設的,「其實這是冷戰期間,還屬蘇聯統治的普里皮亞季各學校都備有的防毒面具,居民撤離時沒帶走,現在竟成與核災相連的象徵影像,相當荒謬。」 \n 太陽輻射 比土壤還多 \n 當年封存爆炸反應爐的石棺今年30年期滿,烏克蘭向國際募資興建的新石棺,若非圖說,在陽光照耀下看起來像是個輝煌的新建築;外界以為死寂的管制區內,不僅樹林茂密,還有約三百名不顧禁令、回到老家生活的「回歸者」。 \n 例如團隊拜訪85歲獨居老太太羅莎莉亞,30年來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她的農地裡種滿馬鈴薯、洋蔥、草莓等作物,她朗聲說:「就算站在曾經被汙染的土地上,曬太陽所曝曬的輻射都比來自土壤的還多。」 \n 災後從農民變成清理反應爐殘骸的清理者伊凡,與太太住在矮小的平房裡,他們依然每天吃牛肝菌、家裡養著雞,被問到是否害怕輻射,他不假思索說:「輻射才要怕我!」 \n 與核災共處 沒有自憐 \n 蕭煒馨震撼的是烏克蘭從上到下「與核災和平共處的態度」,「他們以平和中立角度談論事件經過和結果,沒有自憐情緒,或是否使用核電的個人評價,如果有立場,他們唯一的立場是要跟蘇聯政府脫離。」 \n 這7位24歲到34歲的作者,來自理工、社會學、電影等相異背景,廢核或擁核立場也不同,黃獻永笑稱他們就像個小社會,「途中每天都在爭執。」蔣雅郁強調「核災」與「核能」必須分開,這也非一本擁核或反核書,「不論我們見到的車諾比是否政府或觀光業的刻意安排,至少這是第一手現場,先破除外界的迷思、補足資訊,接下來我們再討論,台灣需不需要核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