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軌道武器的搜尋結果,共49

  • 這款先進武器研發16年 美海軍準備認賠殺出

    這款先進武器研發16年 美海軍準備認賠殺出

     新聞網站「The Drive」1日報導,在美國國防部2022財政年度的國防預算要求中,美國海軍並未進一步請求任何用於電磁軌道砲(Electromagnetic Rail Gun, EMRG)計畫的新資金,可能代表這項歷經16年的先進武器研發計畫,將就此告一段落。  美國海軍表示,將於2021財政年度完成電磁軌道砲計畫的所有作業,並且未制定於2022財年的新目標,也不會繼續為該計畫申請經費;相關技術和資料將被保存起來,已製造出來的電磁軌道砲原型將接受調整,以最大化其可持續性,促進對未來的潛在使用。目前不清楚國會是否會自行加碼,要求計畫繼續進行。  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 ONR)2005年起展開電磁軌道砲研發計畫,並至少測試了由英國貝宜系統公司(BAE Systems)和美國通用原子公司(General Atomics)製造的2款原型;2017年宣布電磁軌道砲原型在發射35磅(約15.8公斤)砲彈時,速度已能達5.8馬赫,並成功研發出足以承受數百次射擊的電池,可望於2019年前交付。但之後美國海軍下達保密令,該計畫的狀況陷入迷霧之中,並多次傳出可能遭到取消。  值得注意的是,超高速砲彈(Hyper-Velocity Projectile, HVP)計畫也同時遭到海軍放棄;該砲彈雖然是作為電磁軌道砲彈藥開發,但也能由海軍127公厘艦砲、陸軍155公厘榴彈砲等其他火砲發射,且彈頭模式能夠調整,可應對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無人機,甚至極音速飛行器等不同目標。美國陸軍2020年便曾以XM1299自走砲搭配超高速砲彈,擊落模擬巡弋飛彈目標的BQM-167無人機。

  • 俄加緊軍備升級 聚焦亞太北極

    俄加緊軍備升級 聚焦亞太北極

     美國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統普丁可望在6月會面,兩國外交首長也已先行在冰島會晤,雙方希望藉此化解對立。然而華府和莫斯科之間的裂痕,使兩國再次陷入新一輪軍備競賽。俄羅斯最近不斷展示和推出各種新武器,同時起草未來10年的軍武裝備規畫。而在武器升級過程中,也顯示莫斯科對亞太地區和北極的重視。  俄宣稱 量產AI戰鬥機器人  據美國之音報導,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21日宣稱,俄國已開發出具備人工智慧的戰鬥機器人,如科幻電影中那樣能獨立作戰。他說,這些機器人已開始量產,並非僅停在實驗階段。  另外,俄羅斯大力開發的雷射武器已裝備部隊,且不斷完善升級。雷射武器不但能擊毀空中來犯目標,還可攻擊太空軌道中的衛星。俄軍2018年就已裝備雷射武器系統,主要用來保護行進中的車載洲際飛彈。目前已有5支戰略火箭部隊配備雷射武器。  俄軍還繼續部署可用洲際飛彈發射的「先鋒」式高超音速武器系統,同時在測試「鋯石」式高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紹伊古的說法透露出俄羅斯仍非常重視戰略核武力量。他宣稱俄羅斯的戰略核武力量,世界其他國家無法相比。  與此同時,俄羅斯已開始制定和起草2024年到2033年這10年的武器裝備計畫。負責軍工和武器裝備事務的俄羅斯副總理鮑里索夫表示,計畫會把發展高超音速武器、人工智慧、作戰機器人等作為優先考慮,將著重開發新式的非傳統型武器。俄羅斯目前也在開發由蘇-57戰機指揮控制的重型無人戰機系統,未來一架蘇-57戰機能指揮控制多架無人機。  對抗西方 不忘防備中國  俄羅斯《消息報》22日報導,新版武器裝備計畫中,可能考慮建造3艘航空母艦。一艘將部署北方艦隊,另一艘部署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第三艘部署在地中海。俄海軍目前僅有一艘航母,正在改裝升級。這艘航母是中國遼寧艦的同級艦。  美國之音稱,俄太平洋艦隊不斷有兩棲攻擊艦、戰略核潛艇等新式艦船加入,顯示俄軍日益重視亞太地區。俄羅斯在西部邊界雖與北約關係緊張,但普丁政府並未忽視對遠東地區的防禦,尤其是繼續防備中國。5月9日二戰勝利紀念日,位在黑龍江對岸的哈巴羅夫斯克市(伯力)舉行閱兵,首次展示T-80BVM主戰坦克。這款坦克是特別為包括俄中邊境的遠東地區,以及北極的嚴寒條件下作戰研製,坦克引擎能在低溫下輕鬆啟動。  俄羅斯還加緊開發北極地區使用的其它各種武器系統,包括直升機、戰機、海軍用的破冰船、搭載在雪地履帶牽引車上的火炮系統,防空系統等。戰略問題專家卡諾瓦羅夫稱,俄羅斯是個陸權大國,雖然它也可以進出世界大洋,但大陸強權對莫斯科顯然更重要。

  • 頭條揭密》中俄聯手挑戰美太空霸權 將共建太空站月球科研站

    頭條揭密》中俄聯手挑戰美太空霸權 將共建太空站月球科研站

    由於俄羅斯宣佈在2025年退出國際太空站(ISS)計劃,使得國際太空站面臨退役與重新建造的問題。不過,準備挑戰美國太空霸權的俄羅斯與中國,將運用俄國太空工業的專家及經驗,加上中國的資金與製造技術,共同進行太空探索合作。目前合作時機已經成熟,未來中俄兩國將聯手建立新的太空站與月球科研站,挑戰並超越由美國主導的太空霸權。 俄羅斯負責分管國防工業的副總理鮑里索夫(Yuri Borisov)日前在電視節目中指出,在莫斯科舉行太空會議中,俄總統普丁已決定在2025年正式退出國際空間站項目,並著手自建太空站。這個決定將迫使目前的國際太空站在2025年以後退役,因為逐漸老化的國際太空站近年已多次發生裂縫、氧氣洩漏及其他重要維生設備問題,俄方退出後,艙體維護費用愈來愈高,建造新站反而更划算。 過去國際太空站往返地球的運輸主要依賴俄國聯盟號運輸太空船,美方現已可改用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研發的天龍號可回收飛船,暫時能擺脫對俄國聯盟號太空船的依賴,美俄太空合作亦將順勢終止。俄航天部門表示,國際太空站退役後,俄國曾在2006年進行規劃但中途取消的「國家軌道太空站計劃」,以及配套的登月計畫都將重新啟動。此外,俄軍發佈《2018年至2027年國家武器裝備發展綱要》中,還計畫在2025年和2030年前,分階段完成天基預警「統一航太系統」和新型太空監視系統的構建,此一時程規劃和俄羅斯退出國際太空站的進程亦相吻合。 美俄在太空研究上經過20多年的合作,近年來雙方政治嫌隙擴大,2020年俄國航太集團拒絕加入美國主導的「月球門戶」項目,另2個計劃運往國際太空站艙體也一再拖延發射。早先外媒即已猜測,俄中能已達成協議,將在新建太空站以及共建月球科研站上進行合作,同時在軌道相關軍事科技上進行探索,建立足以對抗美國的太空作戰能力。 對俄國來說,中方成為其太空研究夥伴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也是計劃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中國近期計劃在浙江寧波新建第5個衛星發射場,用以滿足未來5到10年間大量商業衛星群的發射需求,這些商業衛星將提供從飛航需要的高速網路到全球運輸追蹤等各種服務。俄羅斯科學院航太研究所副所長盧托維諾夫接受俄《消息報》採訪時說:「中國太空計畫的雄心之大,令人印象深刻,但最主要的是,它完全是可行的。」 俄太空專家阿列克謝.彼得羅夫在中美俄太空競賽專文中也指出,中國和俄羅斯在太空資源方面的競爭日趨激烈,最終勢必會讓中俄聯起手來以遏制美國獨佔太空資源的企圖。他認為,美國現階段的太空政策根本就是以開拓殖民地的方式來進行資源掠奪。 據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大陸航天領域的支出將占GDP的2.42%,到2025年將占GDP的3%,約為7000億美元。中國為此投入的資金極其巨大,將中國的資金和製造技術與俄羅斯科學家的經驗能力相結合,將能解決太空探索中各種艱巨任務,而這樣的結合令美國非常擔憂。 中俄今年3月簽署合作建設國際月球科研站的諒解備忘錄時,俄航天集團表示,月球科研站將是一個對所有國家和國際合作夥伴開放的科研站,歡迎感興趣的各方來參與。俄國太空政策專家帕維爾·盧津分析稱,「美國擔心的不是中國人登陸月球,而是擔心美國在地球上受到挑戰。北京現在面向發展中國家,把自己打造成未開發國家的領導者,這才是讓華盛頓感到緊張的地方。」 俄中合作當然也為解決美國將太空軍事化的問題,目前美軍正積極設法在太空與地球軌道上部署武器,相關的軍備競賽不僅技術上很困難,研發與建造的價格也極其昂貴,這讓華盛頓有了遏制潛在對手俄羅斯和中國的機會,因為俄羅斯缺資金,中國則受制於技術。一旦中俄兩國形成在太空合作的機制,對於美國獨佔太空資源或藉此壟斷霸權,將會是一個極強大的抗衡力量。

  • 布局6G 中華電啟動衛星投資

    布局6G 中華電啟動衛星投資

     中華電信成立衛星策略發展小組,正式啟動投資衛星計畫!據了解,衛星策略發展小組將由執行副總經理林榮賜擔任召集人,小組成員包括國際分公司、投資事業處等高階主管,以跨事業部門協作評估投資事宜,至於投資方向則鎖定高軌道衛星、以及中低軌衛星。  中華電信董事長謝繼茂日前強調,投資高軌道衛星是從台灣的國際通訊戰略地位做整體考量,中華電信未來一定會再投資衛星事業。  中華電信與新加坡電信在1998年共同投資發射中新一號(ST-1),是台灣首次與國際電信業者合資發射的第一顆衛星,2011年雙方進一步攜手投資發射中新二號(ST-2)。中華電信與新加坡電信合資發射的中新二號已運作十年左右時間,面臨屆役在即,基於船舶等航海空運、媒體、偏遠地區等台灣整體對外國際通訊考量,必須提早規畫投資下一顆高軌道衛星。  當時ST-2投資規模3.5億美元約新台幣百億元,新加坡電信出資60%、中華電出資40%,市場推估,未來中華電信若再投資高軌道衛星,規模亦在新台幣數十億元左右。  除此,包括亞馬遜已投入Kuiper、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領軍Space X推動Starlink衛星連網計畫,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投資成立Kymeta,甚至波音公司規畫進軍低軌道衛星市場,都屬於中低軌道衛星。據了解,中華電信已著手布局低軌道衛星,正與中華電信研究院投入相關研發工作,由於中低軌道衛星是未來全球發展6G市場的關鍵武器,中華電信投入中低軌道衛星研發,正是為6G產業提前展開布局。  中華電信國際分公司總經理吳學蘭日前表示,新加坡電信已著手規畫中新五號(ST-5)衛星投資計畫,新加坡電信與中華電信每年固定討論衛星投資相關事宜,但截至目前仍不具體。吳學蘭強調,台灣固網光纖綿密、行動品質佳,但海上船舶、緊急救援通訊仍需靠衛星通訊,加上ST-2可供使用期限已近,必須近年做出是否再投資的決定。

  • 美可取而代之 陸正積極將太空武裝化

    美可取而代之 陸正積極將太空武裝化

    據《國防新聞》報導,美國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ODNI) 13日公布《2021年度威脅評估》報告。報告警告中國大陸正以美國與其盟友的衛星為目標,積極提升一系列能力,進而全面取代華府在太空中的地位;然而,這卻導致太空武裝化的結果。報告還提醒,擁有強大偵察、通訊與衛星導航網路的俄國,仍是美國主要太空競爭者。 ODNI報告指出,大陸軍方正計畫趕上甚至超越美國在太空的各項能力,以獲得軍事、經濟與聲望等利益,而這些好處正是華府藉由領先太空各項發展所獲得的。這也讓反太空作戰成為共軍想定的潛在軍事戰役中,不可或缺之元素;報告更稱北京為美國科技競爭中的「頭號威脅」。 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在參議會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坦言北京的138顆商業地球觀測衛星的確構成對美國領導地位的挑戰;但她不願意公開討論美國的能力。 其指出,「毫無疑問的,與美國相較起來,大陸更專注於追求太空領導地位。事實上,大陸持續在該領域展開各項不同的努力,以爭取競爭優勢」。海恩斯表示,目前政府正全力讓政策圈的人都能了解,華府如何努力協助太空軍,以維持美國在太空與其衍生的通訊、情報與國家安全等利益之領先地位。 過去情報界始終不願披露,美國在太空領域的地位與競爭狀態;但國會議員卻認為,政府過度保密太空軍的相關資訊,導致美國民眾完全狀況外;也因此,ODNI最新報告大膽地揭開大陸太空發展的神秘面紗。 報告中表示,2022至2024年間,北京將正式營運設立於低地面軌道的太空站,並持續對月球進行探險任務,好在月球上建立機器人研發站與之後的間歇載人基地。 報告也披露大陸增加反太空武器的研發與擴散。2019年,以太空為任務主軸的共軍戰略支援部隊,開始直升式反衛星武器的訓練,使其具備瞄準低軌道衛星的能力。報告還透露,北京已部署用於獵殺低軌道衛星的陸基反衛星飛彈,以及陸基反衛星雷射,使大陸擁有毀損低軌道衛星上敏感光學感測器的能力。 當然,報告也強調俄國的太空能力,並表示俄國與大陸正持續訓練太空軍人員,兩者也都部署新型破壞性或非破壞性反衛星武器。針對美國與其盟友的衛星,俄國武器具被干擾、網路能力、導能武器、軌道能力,以及陸基直升式反衛星武器能力,相當多元。報告中預測俄國強大的偵察、通訊與衛星導航網路,使其仍是美國主要的太空競爭對手。

  • 大陸測試中段反飛彈 美:反衛星武器

    大陸測試中段反飛彈 美:反衛星武器

     美國於2月底指責大陸測試反衛星武器,肇因於大陸在今年2月4日晚間進行的第五次陸基中段反飛彈測試,其實就是展現其反衛星武器力量的一環。儘管大陸國防部聲稱其試驗的目的是防禦性的測試攔截彈道飛彈,不針對任何國家。然而,此一攔截飛彈系統,美國認定同樣也可以作為反衛星武器使用。  有摧毀低軌衛星能力  「陸基中段反飛彈」意味從陸地發射攔截彈,在敵方彈道飛彈飛行中段時(一般在大氣層外)將其摧毀。其優點在於防禦方有較長的反應與預警時間;缺點在於中段是彈道飛彈飛行高度最高、速度極快的一段,因此它要求攔截彈必須配備大推力的運載火箭系統。這也意味彈道飛彈攔截彈也有摧毀低軌衛星的能力。  因此中段彈道飛彈攔截器與反衛星武器之間的界限非常狹窄。美國認為中國迄今為止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試驗,其實都是在為反衛星武器試驗進行掩護。陸基中段攔截彈試驗很可能本身就是對其「動能」系列反衛星攔截武器試驗的延伸,這些反衛星攔截器本身就使用了包括「東風-11」等東風系列彈道飛彈的助推器。  大陸軍方已五次對外公開宣布中國進行陸基反飛彈技術試驗,此前四次分別發生在2010年1月11日,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以及2018年2月6日。而大陸自研的「紅旗-19」防空飛彈系統被指參與了2013、2014年的第二、三次反飛彈試驗。美國國務院曾指責中方2014年的中段反飛彈試驗,其實就是展開了一次「反衛星試驗」,並在太空產生了大量的危險性衛星碎片。  「紅旗-19」在美國情報界被稱為「CH-AB-X-02」,其中的X表示該武器仍評估實驗性的,並未投入實戰。然而,這個命名慣例也暗示另一種反飛彈攔截器的存在是:CH-AB-01或CH-AB-X-01。可能即為由東風-21彈道飛彈助推器為基礎研製而成、中國最早於2007年進行反衛星武器試驗的「雙城-19」(SC-19)反衛星飛彈,當時「雙城-19」擊毀了位於軌道高度865公里,重750公斤的已報廢氣象衛星「風雲一號C」。  測試祕密服役紅旗-19  而大陸在2018年第四次中段反飛彈試驗,美國國防部認為使用的是「動能-3」型動能攔截器,同時具備有中段反飛彈及反衛星的能力;而今年2月初的第五次反飛彈試驗,美國及大陸官方皆未透露大此次試驗的彈種,但許多專家認為這次測試的是已正式祕密服役的「紅旗-19」。

  • O-RAN獲美大單+低軌道衛星量產 撥雲見日 台揚2021拚轉盈

    O-RAN獲美大單+低軌道衛星量產 撥雲見日 台揚2021拚轉盈

     受疫情影響,2020年基地站需求下滑,衛星電視市場也持續萎縮,拖累衛星通訊廠台揚(2314)2020年營運陷入赤字,前三季每股稅後淨損達0.24元,所幸拜O-RAN產品2021年下半年可望進入量產,低軌道衛星也即將在2021年下半年至2020年間開始貢獻營收,2021年毛利率有望向上,帶動營運浮現轉虧為盈的契機。  台揚在衛星通訊領域紮馬步多年,終於傳來佳音,日前傳出獲美國衛星廣播服務商Dish Networku青睞,成功拿下5G O-RAN RU(無線電單元)訂單,以Dish Networku既定的建置目標,於2022年上半年達到全美二成的人口覆蓋率,到2023年上半年,則上看七成的全美人口覆蓋率來看,即將引動的5G基地台需求即達到15,000台,現已成功打進供應鏈的台揚,在產品已進入測試階段的狀況下,預估2021年下半年應有望因應客戶的建置需求開始小量出貨。  法人指出,O-RAN產品內含軟體,毛利率一般均優於RRH,若O-RAN產品正式出貨將有助於台揚毛利率的改善。  不光只O-RAN產品是台揚明年的秘密武器,台揚深耕多年的低軌道衛星也可望在2021年下半年開始貢獻營收,並於2022年開始放量,且主力產品也將由既有的地面站擴增至使用者終端(UT, User Terminal)。  台揚今年營運受到疫情干擾,不光VSAT(小型衛星地面站)產品線因客戶將發射時間延後至2021年下半年之後,致訂單大幅下滑,前三季營收貢獻銳減47%,LNB(衛星天線集波器)產品線也因衛星電視持續被OTT產品取代,前三季營收呈年減32.6%,產品組合出現變動,其中VSAT佔比27%、LNB佔比37%、Mobile佔35%、其他1%,惟2021年因有O-RAN和低軌道衛星訂單加入出貨行列,法人推估VSAT業務將重回成長軌道,Mobile業務也將受O-RAN業務成長的帶動展望轉趨樂觀,營收佔比有機會持續向五成靠攏。

  • 中俄加強反衛星 美批太空軍事化

    中俄加強反衛星 美批太空軍事化

     繼北京上月發射「嫦娥五號」登月探測器、俄羅斯上周進行今年第3次反衛星導彈試驗後,美國太空軍司令部針對中俄行動發出警告,認為兩國正強化反衛星能力,威脅到美方太空系統,呼籲盟邦團結起來,攜手抵禦來自中俄的太空威脅。  美國太空軍司令官狄金森(James Dickinson)16日發布聲明表示,「俄羅斯公開主張,他們努力避免把外太空變成戰場,同時莫斯科卻繼續開發並部署軌道和地面能力,試圖破壞美國依賴的太空系統,將太空軍事化」。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此前也表示,俄羅斯在地面部署雷射武器,能讓美國軌道監視衛星的傳感器失效;北京則有能力在地球的同步軌道,即22000英里(35405公里)的高軌摧毀美國衛星。國防情報局去年2月發布的「太空安全挑戰」報告內亦提到,北京擁有多種反衛星地面雷射武器。  太空軍的雷蒙上將(John Raymond)強調,美國必須加強與盟友合作,共同對抗來自中俄的太空威脅。  大陸《環球時報》則發表評論回應,美方不斷渲染「中國威脅」,是為增加經費尋找理由。2018年美國成立太空軍時,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就曾重申,中國主張和平利用太空,反對太空武器化和太空軍備競賽。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稍早也表示,俄方一向主張並致力維繫太空非軍事化的立場。

  • 美太空司令部指控俄國進行今年第2次反衛星武器驗證

    美太空司令部指控俄國進行今年第2次反衛星武器驗證

    美太空司令部指揮官狄金森(James Dickinson)16日發布聲明稿,指控俄國15日進行新型直升式反衛星飛彈實彈測試。這是俄國在2020年第2次反衛星飛彈測試。狄金森痛斥,藉由測試太空與陸基武器瞄準並摧毀衛星的能力,俄國已讓太空淪為人類的戰場。 聲明稿表示,儘管莫斯科一再強調俄國試圖防止衝突擴散至太空領域;但其所為卻與所言相矛盾。聲明稿重申,「太空對於所有國家都至為重要,維持穩定、安全與可持續運作的太空環境」,是各國的共同利益,俄國應放棄反衛星飛彈的測試。 太空司令部表示,俄國這次測試的直升式反衛星飛彈是一種動能武器,能摧毀低空地球軌道的衛星。2019年3月,印度也測試類似反衛星飛彈,並摧毀該國在軌道上的衛星。不過,測試產生的碎片恐造成其他衛星的間接損害,引起其他國家抗議。 截至2020年4月,俄國多次完成「Nudol」彈道飛彈系統測試。「Nudol」違反衛星武器,能摧毀低空地球軌道上的衛星。根據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太空安全計畫《太空威脅評估2020》,2018年俄國才實施第7次「Nudol」的測試。 據「Defence Blog」報導,目前俄國擁有2種完全不同類型的太空武器。第1種為直升式反衛星飛彈(DA-ASAT),能摧毀低空地球軌道衛星;但隨之而來的碎片,恐危及商業衛星與造成太空汙染。 第2種為共軌組態反衛星武器(co-orbital ASAT),是一種太空系統,俄國分別於2017與2020年進行驗證。此外,2018年3月普丁還宣布研發陸基雷射系統,供俄國太空部隊使用,俄國軍方稱其為「戰鬥雷射系統」,恐為美國視為嚴重威脅。 狄金森警告,向美國太空司令部展現太空戰鬥與戰鬥支援的能力,是不合時宜的舉措。「我們隨時待命並努力制止侵略,並且捍衛我們國家與盟友免受太空敵對行為的威脅」。 「C4ISRNET」報導指出,美國宣稱由於中國大陸與俄國不斷研發與測試反衛星武器,讓美國決定於2019年成立太空司令部與太空軍。 事實上,代理防長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日前才發表類似言論,指責俄國將太空變成戰場。美方有必要讓國家安全組織、政策、戰略、準則與安全分類架構(security classification framework)適應新的戰略環境。過去一年中,美國已建立必要組織(指太空軍),確保我們制止敵人行動,並展現負責任行為,戰勝侵略與保護美國及其盟國的利益。 「C4ISRNET」認為,俄國在軌道衛星上的活動,才是更值得關注得重點。這在些衛星上,俄國測試有潛力的武器,讓美國斥之為「不負責任」且「極具挑釁」。 在2017年與2020年,俄國驗證自太空衛星高速發射物體的能力。在一次驗證中,俄國衛星「宇宙2521」以每小時250公里的速度,向太空發射「衛星2523」。專家表示,2年前俄國就已展示自太空衛星發射另一座衛星的能力;2020年7月又再度進行類似測試,讓太空司令部視此能力為「武器」。 此外,俄國雖然在聯合國推動不首先在外太空放置武器;但狄金森斥之為虛偽。「俄國宣稱正努力防止外太空淪為戰場。但與此同時,俄國卻利用美國的信賴,持續研發、部署軌道與陸基武器,並使得太空武裝化。俄國對這些系統的持續驗證已證實,其為美國的威脅而其太空系統正快速研發」。

  • 上帝之杖成真?陸秀寬域飛行器

    上帝之杖成真?陸秀寬域飛行器

     近日,大陸央視回顧2018年9月21日,中國首次進行「寬域飛行器」臨空投放試驗,首次展示參與此次試驗的三種寬域飛行器縮小模型,分別為D18-1S、2S和3S。  2018年於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進行的試驗中,三個模型被氣球運到高空後下落進入自由落體狀態,在加速中超越音速進入氣動彈起,最後開傘落地回收。獨特的投放試驗讓許多網友好奇,認為這可能是終極武器「上帝之杖」(Rod From God)將在中國問世。  冷戰提出 太空攻擊難防  所謂「上帝之杖」,是一種來自冷戰時期美國「星球大戰」計畫的一種太空動能武器的概念,在人造衛星上部署電線桿大小的鎢棒動能彈,從太空向地面目標投下後,鎢棒在末段能達到10馬赫的最大速度,擊中目標時能產生相當於11.5噸TNT的爆炸動能,不是戰術核武器又不會造成任何輻射汙染。  由於鎢棒極高的速度和較小的雷達截面積,武器極難防禦,但由於精準導引技術研發難題和將鎢棒彈藥定位在軌道上的高昂費用,「上帝之杖」始終無法實用化。  此次測試的「寬域飛行器」從其複雜外形看,應該僅是用於驗證高超音速武器氣動布局的自由飛模型,與「上帝之杖」完全無關,只是在投放方式上與後者相近而已。此次試驗獲得大量飛行資料,有助於第二代高超音速飛行器的研發,顯然高超音速武器無論在戰術使用還是費用上都遠比「上帝之杖」有優勢,也不用懼怕遭反衛星武器的攔截。  所謂寬域飛行器,是指飛行器的氣動布局能適應再入大氣層後的6馬赫以上的高超音速乘波飛行,也能減速至較低速度後在飛行末段進行瞄準和機動規避,提高突防能力並精準打擊目標。  為實現目標,D18-1S和-3S採用傳統的乘波體氣動布局,只不過1S是單垂尾,3S是雙垂尾,D18-2S則採用高超音速非常罕見的傘翼氣動布局,機身被懸掛在機翼下方,在內部載荷布置上具有更大優點。  具高升阻比 增加機動性  不論是哪種布局,寬域飛行器憑藉高升阻比特性能增大高超音速武器的射程和機動性,穿透現有反導防禦系統的攔截。寬域飛行器的研究還有助於中國太空飛機或超音速客機的研製。D18-1S、2S和3S三種模型被公開,說明中國已擁有更先進的設計。

  • 美指責陸售伊武器 華春瑩反擊:美退出2協議 沒資格說話

    美指責陸售伊武器 華春瑩反擊:美退出2協議 沒資格說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批評中國大陸售伊朗武器違反聯合國協議,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稱,美國已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與《武器貿易條約》,背信棄諾、出爾反爾,完全沒有資格對此說三道四。希望美方儘快重返維護安理會決議權威,不要在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 在17日的大陸外交部記者會上,有媒體問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責中方將於聯合國對伊武器禁運10月18日到後,對伊朗出售武器系統。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發言人華春瑩表示,蓬佩奧國務卿有關言論顯然是為美方推動聯合國安理會延長對伊朗武器禁運製造藉口,毫無道理。這是美國無視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規定和國際共識,單方面退出伊核問題全面協議,背信棄諾、出爾反爾的又一例證。希望美方儘快重返維護安理會決議權威、執行伊核全面協議的正確軌道上來,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華春瑩進一步表示,中方一向對武器出口採取慎重、負責的態度,堅持軍品出口三原則,即有助於接受國正當自衛能力、不損害有關地區和世界的和平安全與穩定、不干涉接受國內政。 她說,中方在不違反安理會決議等國際義務的前提下,同任何國家開展正常軍貿合作,均無可指責,美國沒有資格對中方說三道四。中方近日加入了《武器貿易條約》,而美國去年撤銷簽署這一條約,雙方對待國際規則的態度高下立判,不言自明。

  • 緊盯陸高超音速彈 美要大織衛星網

    緊盯陸高超音速彈 美要大織衛星網

    美國打算在2024年以前,發射150顆能追蹤高超音速武器的衛星上軌道。而觀察家認為,這旨在幫五角大廈掌控太空資產,並密切觀察中國大陸的活動。 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1日報導,美國太空發展局(Space Development Agency)上周徵求承包商,以設計並打造8顆有紅外線感測器的衛星,以追蹤高超音速武器。 據軍事新聞網「C4ISRNET」報導,太空發展局2022年以前將準備好首批20顆衛星,而這些衛星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未來美國將在低軌道部署數以百計能互通的衛星。而接下來兩年內,它打算加入更多先進衛星。 而早在2月時,美國飛彈防禦署(Missile Defence Agency,MDA)徵求建議書,尋求設計並打造攔截飛彈,以防區域高超音速武器威脅。上海政法學院太空防禦專家何奇松說,美國這衛星計畫將幫軍方監視中俄發展的武器。他指出,這150顆衛星組成的網路,是美國發射超過4.2萬衛星計畫的一部份。未來美方將透過外太空的衛星,監視從高超音速武器、反衛星飛彈,到中俄所擁有的一切尖端技術。 何奇松說,在太空發展局的衛星追蹤網協助下,飛彈防禦更能攔截,甚擊落中俄發射的各式武器。 而加州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計畫,要發射超過4.2萬衛星進軌道,以組建名為「星鏈」(Starlink)的無線網路服務。而這1月已向通訊當局提出申請的計畫,約是至今所有軌道衛星的3倍。何奇松認為,太空發展局可能和SpaceX聯手,而這也有助於飛彈防禦署建立區域性防禦高超音速滑翔階段武器攔截系統。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公開了飛彈防禦戰略,而何奇松指出,太空發展局衛星網可能是其中的一部份。事實上,川普一心要美國奪回並維持在太空的優勢,去年12月就成立了美國太空軍。

  • 中美俄太空戰 陸側重反衛星武器

    中美俄太空戰 陸側重反衛星武器

     美國安全世界基金會近日發布《年度全球太空對抗能力》報告。報告指出,中、美、俄在太空對抗上的側重點各有不同。但近年來中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都努力研究反衛星技術,其中包括雷射、核武器和反衛星武器等各種反衛星手段。  報告說明,當前太空對抗能力最強的三個國家分別是俄羅斯、中國和美國。其他國家如法國、印度、日本、伊朗和北韓也相繼在太空領域投入資金,有些國家的太空對抗項目是包含在其彈道飛彈計畫中,還有些國家採取非動能攻擊手段,例如用網路等虛擬攻擊手段攻擊衛星。  報告指出,俄羅斯是最重視太空對抗的國家。俄羅斯研製了一種陸基彈道飛彈,可摧毀低軌道上的目標,還研製了用伊留申-76運輸機運載的雷射武器,可以致盲或摧毀衛星,以及一種基於核動力的「火海」軌道無線電干擾機。  中國當前則關注於陸基反衛星武器,在多年前測試中就擊毀一顆太空中退役衛星,現在可能投資研製了1至3種動能反衛星武器,以及專用的太空對抗系統,其發展的中段反導系統也能用於太空對抗。  美國當前較重視太空態勢感知和防禦性太空對抗能力,這是因為美國的太空態勢感知能力世界最強,也是中美俄三個大國中,對太空系統最為依賴的國家,美國必須在未來與中俄潛在衝突中具有保護自己的能力;而在太空對抗能力上,美國持續發展X-37B空天飛機,該機不但可用來釋放衛星、執行情報偵察任務,也能用來試驗進攻性太空對抗技術。

  • 陸反衛星飛彈 可破壞美間諜衛星

    陸反衛星飛彈 可破壞美間諜衛星

     中國現在的軍事實力已經是很多國家遙不可及,不僅陸軍裝備,就連飛彈方面,也是很多國家達不到的水平,在現代戰場上,衛星的作用已從「重要」上升到「無可替代」,很多軍事行動都要通過衛星來鎖定,而中國在這一領域的成長無疑是最快,隨著中國航太實力增長,對於戰場的掌握已從制空權到制天權。  DN-2型反衛星飛彈是一種高軌道攔截器,以高速度撞擊衛星從而將其毀壞,是一款重要的戰略反太空武器,飛彈能破壞位於高軌道的戰略衛星,如GPS衛星和間諜衛星,2013年5月,美國認為中國在5月13日再次測試了反衛星武器系統,並稱中國首次成功發射一枚DN-2型飛彈。  對美國而言,中國可能會採取兩種方式試射DN-2飛彈,其一,試射最有可能只是展示精準導引飛彈飛出數萬英里的情景,一名美國官員表示,如果面對中國的高空反衛星飛彈,美國失去在高軌道上的戰略地位。也就是說中國這款武器的成功研製,讓美國感受前所未有的威脅。  美國的全球定位系統衛星位於中軌道,極易受到新型DN-2飛彈的攻擊,新型DN-2高空反衛星飛彈的發展表明,中國軍事正圍繞未來高軌道太空站作戰制定計畫,儘管北京也在尋求禁止在太空使用武器的國際協定。其二,未來試射DN-2飛彈時,中國可能會瞄準靶彈進行發射,這是2010年中國聯合反衛星飛彈防禦測試的一部分。DN-2是一種高軌道攔截器,以高速度撞擊衛星從而將其毀壞,即直接撞擊殺傷方式,是一款戰略反太空武器,殺傷力極大的武器能夠被中國研製,美國自然憂心。美國官員透露,中國軍隊正準備從地面基地試射一款能力更強的新型反衛星武器──DN-2直升式反衛星飛彈。  美國情報機構稱,該飛彈能夠破壞位於高軌道的戰略衛星,如GPS衛星和間諜衛星,情報機構表示,只要擁有24枚反衛星飛彈,中國便能通過破壞全球通信和軍事後勤、限制高科技武器所使用的空中導航系統,嚴重削弱美國的軍事行動,還能大幅減少美國針對全球目標的情報蒐集。

  • 美披露X37B太空飛機神秘特性「會讓對手抓狂」

    美披露X37B太空飛機神秘特性「會讓對手抓狂」

    雖然美國X-37B太空飛機至今已飛了10年,但是除了些無關痛癢的官方說法外,美國空軍極少透露有關它的性能與功用。因此到底它在太空中做什麼,外界都一無所知。不過已卸任的前美國空軍部長近最在一次論壇上稍為提到X-37B的操作特性,讓軍事與太空的業餘愛好者大為興奮。她甚至表示,這架神秘的太空飛機的能力絕對「會讓對手抓狂」。 據美軍《軍事》(Military)網站報導,在今年5月離開空軍部長職位的希瑟.威爾遜 (Heather Wilson)上周在亞斯平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討論太空感測與和威懾武力時,突然談到一向不會被提起的X-37B太空飛機。她說,「它看起來像是縮小版太空梭,但卻是無人駕駛的。」 她形容道,這架X-37B太空飛機「令人著迷」,它在一個蛋形的軌道上運行,並以自身的動力在對手看不到的地球另一面進行機動變軌,因此很難預測X-37B的軌跡。「我們知道這會讓他們抓狂,這真的讓我很高興。」 X-37B也被稱為軌道測試飛行器(OTV),本月稍早一位荷蘭業餘天文學家在軌道上首次拍攝到這架自動駕駛的神秘飛行器。 哈佛史密森天文物理中心(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學者麥克道威爾(Jonathan McDowell)認為,威爾遜對X-37B運行軌跡的說法可能是首次對外說明其軌道運行能力,這種能力可以在短時間內擺脫對手的追蹤。 報導稱,安全世界基金會(Secure World Foundation)的專家維登(Brian Weeden)表示:「X-37B的飛行速度比衛星慢,高度很低,大氣阻力很顯著。所以X-37B利用空氣阻力與特殊外形來改變軌道的說法聽上去很合理。」這種機動能力在時間與軌道上的變化會讓對手極難偵測或預測其路徑。 但是,維登也認為X-37B的神秘性會讓外界產生更多誤解,甚至擔憂美國會把它當做某種太空中的武器平台。這種現象會傷害美國利益,如果美國要指責俄羅斯和中共在太空有「異常行為」,並以此要求制訂太空規範時,X-37B的神秘性會為美國製造更多外交問題,俄中兩國會以此指控美國正在進行太空武器化。 報導說,X-37B在軌道上曾創下停留675天的記錄,它操作由空軍快速能力辦公室負責,科羅拉多州施里弗(Schriever)空軍基地的第3空間實驗中隊協助進行任務控制。

  • 重啟星戰計劃 美開發太空雷射武器防禦洲際導彈

    重啟星戰計劃 美開發太空雷射武器防禦洲際導彈

    過去曾在美前總統雷根的「星戰計劃」中短暫出現的太空雷射武器,最近隨著大國競爭態勢重回主流,又受到五角大廈青睞。得益於各種感知、追蹤與能源科技的進步,太空雷射武器可說已水到渠成,這種小型的無人雷射裝置將能以更快的速度偵測、追蹤、瞄準並擊落來襲的敵方洲際彈道導彈,同時也能摧毀對手的反衛星武器。 《權威戰士》(Warrior Maven)引述武器開發商的說法指出,太空雷射武器可能以無人操作方式運行,它操作上有許多可能性,包括偵測與擊落來襲的洲際彈道導彈,甚至摧毀敵方反衛星武器。目前研究的方向是如何在近地軌道或大氣邊緣部署武器,同時必須在一個小型裝置中發射高能雷射光束。 美軍退役中將、博茲.亞倫.漢彌爾頓諮詢公司執行副總裁奧伯林(Trey Obering)表示,如果太空雷射武器能擊落洲際彈道導彈,它同樣也能對付反衛星武器,這是一種新的防衛機制。 該公司在這個項目的研究報告指出,美國軍事工業的雷射武器技術研發與五角大廈的導彈防禦評估報告(MDR)。今年初這項報告曾要求對天基導彈攔截器進行開發與早期研究,其中就包括太空雷射武器的驗證。 報導說,在太空中偵測並瞄準來襲洲際導彈需要先進的傳感技術,雷射裝置的研發則集中在縮放技術、光束有效射程與功率,以便將來整合到小型且快速移動的設備或平台中。五角大廈官員表示,光束愈集中、功率愈大,就會愈致命。 米契爾航空航天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for Aerospace Studies)院長、退休中將德普圖拉(David Deptula)說,現在正於探索無人載具熱潮之中,目前在太空中運行的大多數系統也都是遠程操控載具。 奧伯林說,在太空中使用雷射武器是最佳的選項。這些載具因為較低空氣阻力可以飛得更高更快,雷射光束也因沒有空氣與水氣阻擋,衰減的程度較小。雷射安靜而隱蔽,以光速傳送、擴展性強,而且成本低廉。這是一種新的競爭力,就像本世紀初出現的導彈防禦系統一樣。 報導表示,新的雷射技術愈來愈常被使用在遠程成像、物體探測與自動控制的傳感裝置,因此地面、水面或高空武器平台也能使用高功率雷射做為傳感器,準確偵測來襲導彈的射程、形狀與速度等數據。雷射傳感器必須能清楚分辨導彈在飛行時脫離的飛行裝置碎片等非致命物體,使用這種新技術是美國空軍目前的核心戰略任務,以此為將來的太空戰爭做準備。德普圖拉說,太空一向是美國國家安全的強項,但現在必須面對俄羅斯與中國大陸積極挑戰。

  • 美軍5大最糟武器出爐 媒體最常報導的都上榜

    美軍5大最糟武器出爐 媒體最常報導的都上榜

    美軍近年來研製出多種新式武器,充滿了各種新科技與新戰術理論。不過,這些高科技武器總是波折頻生,總是要經過不斷地修改調整才能真正運行,甚至服役後還在不斷升級改進,自然相關預算也就水漲船高。美媒最近就列出一張現役5種最糟糕的武器,全數都是最新科技產品,且以海軍的項目最多。它們包括F-35、朱瓦特驅逐艦、福特號航母、瀕海戰艦與電磁軌道砲。 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站報導,這些新式武器之所以糟糕,幾乎都是犯同一個毛病:技術尚未發展完成就急著建造武器平台。美國海軍專家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這種狀況以海軍最多,目前以朱瓦特驅逐艦與福特號航母問題最嚴重。其他軍種也曾有過類似情況,例如卡曼契(Comanche)直升機與十字軍(Crusader)自走砲,陸軍也考慮設立類似「未來司令部」來掌理這類新武器發展的問題。 這5款最糟的武器排名第1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35閃電II戰機。美總統川普曾在推特發文指出,F-35的計劃與成本完全失控,美空軍中將波格丹(Chris Bogdan)在向川普報告指出該計劃面臨過早量產、成本不斷上升、交付拖延以及新技術應用問題等等。五角大廈指出,F-35的可靠性與妥善率問題嚴重,媒體也估計整個計劃的支出已達難以想像的1.196兆美元。現任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則稱F-35是個完全「搞砸了」的計劃。 排名第2的朱瓦特級(Zumwalt)驅逐艦,投入數百億美元、耗時20年進行研發,到現在沒有合適的彈藥,因為現有的遠程火炮彈藥每發花費100萬美元,價格太過嚇人而叫停。該艦至今仍無明確的功能與任務,發動機與電力問題頻生事故,可能影響其雷達隱形能力,最後美軍決定把建造計劃從30多艘縮小至3艘。 排名第3是瀕海戰鬥艦(Littoral Combat Ship),以英語的諧音被戲稱為「小蹩腳船」(Little Crappy Ship),它與其他糟糕武器一樣都有成本大量超支、延遲交付以及大量機械問題。該專案同樣也花了20年時間、投入300億美元。原計劃是快速輕型近海戰艦,但最後又加上反潛、掃雷與水面作戰,過多新增任務彼此衝突,至今還無法交付海軍使用,原訂55艘的計劃也因而刪減為35艘。 排第4的是福特級航空母艦(Ford-class aircraft carrier),其造價高達130億美元,至今還有一大堆問題未解決,該航母計畫在今年夏天交付海軍,但由於武器升降機和推進系統一直有問題,交付時間至少要延遲到10月之後。前幾天川普還批評福特級航母不該使用電磁彈射,應改回蒸汽彈射,但美海軍已經決定不理會川普的建議,將繼續使用電磁彈射,包括下一艘甘迺迪號與後續的2艘。 排名第5是艦載電磁軌道炮,專案至今已進行10年,花費超過5億美元,但一直只有實驗性質,並未考慮到用於實際部署。電磁炮至今仍面臨能源供應不足、技術安全等問題的困擾,顯然還無法成為新一代的火炮與導彈替代品。海軍作戰部長理查遜(John Richardson)曾自嘲道,這個案子的教訓就是讓海軍知道「哪些是不該做的事」,未來電磁軌道炮「希望還能用得上」。

  • 中俄雷射發威 五角大廈稱美衛星受威脅

    中俄雷射發威 五角大廈稱美衛星受威脅

    一份探討太空威脅的五角大廈新報告說,中俄都在開發戰力,以威脅美國的優勢地位,其中包括能瞄準並摧毀美國衛星的雷射在內。 據CNN新聞網12日報導,美國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DIA)在報告中指出,特別是中俄正在研發各式工具,以利用美國對太空系統的依賴,並挑戰美國在太空的地位。 這份名為「太空安全挑戰」(Challenges to Security in Space)的新報告是在11日發佈,其中檢視了中國大陸、俄羅斯,伊朗與北韓的太空戰力。 而從導航,武器瞄準到情報搜集,還有監視北韓核武計畫,以及中俄軍事活動在內,美國衛星都扮演了關鍵要角。此外,美國衛星中還裝設了能偵測敵方飛彈發射的感測器。川普政府指出,美國需要成立太空部隊,原因之一就在於要防衛美國衛星。 報告中詳述了中俄反衛星武器的細節,其中包括電子戰系統、導能武器,還有動能反衛星飛彈等。報告指出,北京與莫斯科「很可能」積極發展能中斷、干擾,或破壞衛星與感測器的雷射武器。 報告指出,解放軍很可能會在2020年時,部署陸基雷射武器,來對付低軌道太空感測器,而到2020年代中期到末期時,則可能會部署較高能量的系統,將威脅擴及非光學衛星架構。此外,報告說,解放軍可能已具備有限的能力,運用雷射系統來對付衛星感測器。 另一方面,報告指出,俄羅斯早在2018年7月以前,就將雷射武器交付航太部隊,而這很可能是要用來執行反衛星任務。「俄羅斯也在發展空用反衛星雷射武器系統,以對付空基飛彈防禦感測器。 美國國防情報局警告,解放軍已有能攻擊地球低軌道衛星的飛彈,而俄羅斯則正在研製。此外,報告說,解放軍已成立相關單位,就反衛星飛彈展開訓練。

  • 俄國反衛星飛彈陣地曝光 可擊落低軌道衛星

    俄國反衛星飛彈陣地曝光 可擊落低軌道衛星

    商業衛星圖像顯示,俄羅斯北部普列謝茲克太空港(Plesetsk spaceport, 莫斯科以北約800公里處),似乎正在興建新的設飛彈陣地,美國情報官員認為,那些飛彈是反衛星武器,可以擊落離地表350~800公里高度的低軌道衛星。 防衛部落格(defence-blog)報導,分析員表示在普列謝茲克部署的是PL-19 Nudol反衛星飛彈(俄國稱A-235),從照片來看,這個陣地應該是在2016年初就開始建造,目前該基地的西邊似乎已完成的差不多,東邊地點也稍後完成。 莫斯科方面則說 Nudol是反彈道飛彈系統,是蘇聯時代的A135的後繼者,將會與開發中的S-500,成為未來俄國全面綜合防空攔截系統的主體,可稱的上是俄國版的國家飛彈防衛(GMD)與薩德系統(THAAD)。Nudol在2015年底首次成功通過測試。 但美國情報官員堅信,該系統主要是反衛星任務,它有幾個族系,遠程版本51T6,能夠打擊800公里高度、離基地1500公里的目標;中程版本58R6,可擊中120公里高、離基地距離達1000公里的目標;短程版本53T6M,可獵殺40~50公里高、運行範圍350公里的低目標。遠程反衛星飛彈可能配備核彈頭,而其他族系將配備動能彈頭。 附帶一提,國際太空站運行在400公里高度的低軌道,也就是說,中遠程版本的反衛星飛彈可以打到太空站。 美國電視台CNBC報導說,俄羅斯去年12月曾對新的反衛星飛彈系統進行過一次試驗,飛彈發射17分鐘飛行3000公里(8.6馬赫),成功飛向目標區域。

  • F-35添利器!美空軍2021首測雷射武器

    F-35添利器!美空軍2021首測雷射武器

    長久以來,美國空軍一直想把雷射武器化為現實,如今他們正按照計畫,將在2021年以前首度測試空中雷射武器。 據《權威戰士》(Warrior Maven)網和《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網報導,這些裝在戰機、無人機,甚至運輸機上的雷射武器將以光速攻擊地面及空中目標,讓敵軍幾乎無法閃避攻擊。 美國空軍將先為C-130與C-17運輸機等較大型的飛機安裝雷射武器,等技術改良,進一步縮小武器後,再為F-15,F-16或F-35等較小的戰機安裝。 而目前研發的重點,在於提升火力與精準度上。研發人員希望,能把火力由10千瓦提高為100千瓦。此外,他們也正設法改良雷射的導引機制,以按照軌道攻擊特定目標。 理論上,對戰機來說,雷射是理想的武器,因為只要供電正常,射擊次數就沒有限制。此外,和昂貴的飛彈及其他精確導引彈藥相比,每發雷射的成本相對便宜。而由於雷射是以光速前進,秒速達18.6萬英里(近30公里),根本無法閃避。 不過,雷射很難研發,尤其是要讓小型武器產足夠的能量,以破壞或摧毀敵方目標,更是困難。然而,如今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Air Force Research Lab,AFRL)認為,從2021年起,就能在軍機上安裝雷射武器。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也推動了雷射武器革命。舊型雷射技術,如化學氧碘雷射武器雖然能驅動百萬瓦級光束,但體型大而笨重,得靠有潛在危險的化學品才能運作。相對的,新型液態、固態與半導體雷射武器夠小,工程師確信,它們終將能裝上軍機。 一旦雷射武器空中化,將能裝備各式軍機。顯然其中最科幻式的應用,就是空對空雷射武器。有朝一日,雷射很可能取代戰機的內裝砲,而取決於輸出功率的限制,甚至可能取代短程飛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