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軍機大臣的搜尋結果,共04

  • 兩岸史話-拒聲色 嘉慶奉行禁欲主義

    兩岸史話-拒聲色 嘉慶奉行禁欲主義

     每次出巡路上,只要遇到百姓攔轎喊冤告狀,他一定停下來,細細詢問,批示有關部門迅速辦理。他說,老百姓敢於攔御轎,一定是有比較大的冤屈,我再勞累也要及時處理。東巡盛京時,他甚至還親自審問民案,為百姓做主。 \n 解決人口問題,一個重要的手段就是發展工商業,嘉慶皇帝卻毫不猶豫地掐斷出現在他眼前的任何一根工商業之苗。然而,其實康雍乾時代除了鼓勵墾荒等傳統型政策外,已經在東南沿海某些省分採取了一些富有近代性內涵的新政策。 \n 堵死勞動力出路 \n 雍正年間,中國人口壓力最大的地區之一是東南沿海福建和廣東兩省,為了解決百姓的生計問題,雍正解除了南洋貿易之禁。於是,華商前往巴達維亞(今印尼雅加達,當時為荷蘭統治)的貿易,在閩廣等沿海省分重新興旺起來,從而解決了與外貿有關部分人口的生計,同時亦帶動了東南沿海地區外向型手工製造業的發展,吸納了部分過剩人口。 \n 乾隆在雍正的基礎上解除了廣東的礦禁,讓民間力量可以開採銅礦,也吸納了部分剩餘人口。廣東解除礦禁,標誌著清代國家產業政策具有某種嶄新意義的一次重大調整,其影響遠遠超出廣東一省。 \n 十八世紀初期,中國閩廣地區在人口壓力下最先出現解除海禁和礦禁,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可以看作尚處於農業社會的中國,迎向工業文明的一抹熹微曙光。 \n 如果嘉慶能在雍正乾隆的基礎上繼續解放思想,這一抹曙光也許會演變成朝暉。然而,嘉慶帝是堅定的禁礦者,穩定是他心中的頭等大事,他在這個問題上是毫不動搖的。 \n 嘉慶四年(一七九九年)四月十九日,宛平縣人潘世恩和汲縣人蘇廷祿,向地方官要求在直隸邢台等縣開採銀礦。這個事可不可辦?皇帝說,開礦不是件小事,需要聚集眾人,經年累月。而以謀利之事,聚集遊手之民,聚眾鬧事,勢在必然。即使是官方經營,也難以約束這麼多人,如果聽任一、二個老百姓集眾自行開採,更是非常危險。皇帝還說,朕廣開言路,不是要開言利之路,國家經費自有來源,怎麼可以窮搜山澤之利呢? \n 結果,潘世恩、蘇廷祿這兩個人,以開礦為由,思謀其利,實屬不安本分,俱令押送原籍地方,交地方官嚴行管束,不許出境鬧事。給事中明繩竟然把這樣不合規矩的事上報給朝廷,明顯是受了這兩個人請託,希望事成之後,分肥利己,實在卑鄙,也必須嚴加懲處。 \n 凡事以穩定為最高目標,導致嘉慶做出了這個錯誤決策。這一決定,是對雍正、乾隆時期新政策探索的開倒車,它堵死了大批剩餘勞動力的出路,加劇了社會動盪。 \n 最有人情味的皇帝 \n 如果綜合評價,嘉慶帝可能是清代帝王,甚至中國歷代皇帝當中私德最好的。他是個禁欲主義者,不給個人享受留一點空間。甚至到木蘭圍場圍獵,都完全是「遵守祖制」的需要,而不是因為自己喜歡打獵。他嚴格按照先祖們定下的時間、路線,一點也不走樣,打上兩件獵物,就立刻趕回去看奏摺,絕不因景致優美而多耽擱一刻。「欲望」在他看來是最危險的東西,他的一生,從沒有被聲色、珍玩、不良嗜好所迷惑。 \n 他也是清代除了康熙以外最有人情味的皇帝。他的心地確實很善良,也很善於用小細節表現自己的愛心和溫情,營造自己「親民」、「仁慈」的皇帝形象。 \n 每次出巡路上,只要遇到百姓攔轎喊冤告狀,他一定停下來,細細詢問,批示有關部門迅速辦理。他說,老百姓敢於攔御轎,一定是有比較大的冤屈,我再勞累也要及時處理。東巡盛京時,他甚至還親自審問民案,為百姓做主。 \n 他待人非常平易。有一年提督湖北學政楊懌回京覲見皇帝,正值酷暑,皇帝正揮扇不止。一見楊懌進來,皇帝立即將扇子放在一邊,非常詳細地向他問起地方上的種種情況。雖然汗出如雨,浸透紗袍,皇帝卻再也沒拿起扇子。因為按體制,大臣在皇帝面前不可以揮扇,所以皇帝寧願與大臣同甘共苦。楊氏晚年回憶錄中寫到此事時,仍然感動得痛哭流涕。 \n 嘉慶皇帝的心非常之細。親政不久,他就下詔說,乾隆皇帝曾賜一些功高的大臣們紫禁城騎馬的特殊待遇。然而,滿漢大臣有所不同。滿洲蒙古大臣平常習慣騎馬,漢大臣卻很少會騎馬的。所以,他特意下旨,規定享受紫禁城騎馬待遇的漢大臣,特別是那些年邁力衰或體弱多病之人,可以乘車到紫禁城。 \n 甚至在他最粗暴的一次表現中,仍然含有溫情的成分。雖然他對洪亮吉的奏摺十分惱怒,但是在洪亮吉被關進刑部大牢後,他不忘專門派太監到刑部,傳達一句「讀書人不可動刑」,讓刑部善待這個政治犯。這句話讓洪亮吉感動了一輩子。在他去世後,朝中大臣們無不對他充滿懷念。 \n 嘉慶皇帝深得乾隆皇帝真傳,生活起居,如同鐘表一樣精確,在位二十二年,沒有一天不早起。往往天還沒亮,他就已讀完《實錄》,開始秉燭批閱奏章。他事事躬己總攬,早膳後召見大臣,往往多達十餘人,為了批覽幾十件奏摺,常常忙得忘記吃午飯。遇到外出巡視,則更要早起數刻,提前把一天公事辦完。在勤政這點上,嘉慶頗有祖父雍正皇帝「工作狂」之風。 \n 自擔任皇子期間,便養成了每天大量動腦的習慣,工作已經成了嘉慶帝王生活中的第一要務,一天不辦公,不理政,他就渾身不舒服。嘉慶中期的某一天,他早起參加一個祭祀典禮,典禮完成後才上午十點鐘,他決定回乾清宮接見大臣,不料一問御前侍衛,侍衛說當天沒有官員請求接見。皇帝有些懷疑,一問軍機才知道本來是有幾名大臣要奏事,可是睿親王考慮到皇帝參加典禮已經很累,加上天氣十分炎熱,為了讓皇帝節勞,所以私自把他們的引見順延到第二天。 \n 嘉慶皇帝知情後勃然大怒,他申斥睿親王說:「朕年方四十,雖日理萬機,從不以此為勞。引見這麼幾人,本來也不足為勞。」睿親王如此大膽,擅自改動官員引見日期,意欲何為?一番訓斥之後,將他交宗人府嚴加議處。睿親王好心沒好報,被降職罰俸。和其他皇帝不一樣的是,別人是「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嘉慶帝卻從來沒有出現過「倦勤」的情況。(待續)

  • 名家-美中日動作頻 釣島爭端暫難解

     最近,美中日針對釣魚台爭議動作頻仍,各方均試圖尋求爭端解決之道,惟由於安倍晉三決定盡一切努力贏得7月參議院選舉,華府暫時也很難影響東京的政策走向,只能一方面配合日本的安保需求,另一方面希望北京自我克制,以免爆發難以收拾的區域衝突。 \n 美日謀劍指中國 \n 安倍訪問東南亞「劍指中國」也配合美國再平衡亞洲政策。針對中國大陸軍機頻頻進犯釣魚台的「領空」,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特別警告說,除緊急升空因應外,日本航空自衛隊在透過無線電警告大陸軍機無效後,將發射信號彈。無疑,安倍的每一項步驟都為他在選前贏得更多的選票,在選後都為他爭取更高的支持率。 \n 中國大陸則充分利用日本「國有化」釣魚台列嶼的機會,大事擴張自己的利益。除了宣稱釣島領海基線與東海「專屬經濟區」外,更讓海監船、漁政船駛近釣魚台周邊海域巡弋成為常態化。北京揚言,如果大陸軍機遭到曳光彈或信號彈擊落,日本也將付出軍機遭到擊落的代價。這與中國大陸軍方所稱「絕不開第一槍,但也不讓對手開第二槍」有異曲同工之妙。 \n 在釣魚台列嶼問題上,除非日本收回「國有化」成命,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不太可能在日本承認爭議就輕易妥協。國際上以和為貴,但是否要退此一步,卻關乎中國大陸未來10年的國運。兵兇戰危,一旦衝突,以大陸當前的軍力與戰力,是否有克敵制勝的萬全把握,美國究竟以何種規格介入,尤是未知數。更何況,一旦戰火燃起,經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是否就此斷送,也在未定之天。 \n 美國瞭解中日軍事力量對比,也深知習近平與安倍晉三都無意爆發戰爭。但華府更清楚中日對峙下擦槍走火的可能性是不能輕易排除的。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要出面制止日本航空自衛隊對大陸軍機發射曳光彈或信號彈。受到大陸戰機與美國海軍P-3C反潛機及美國空軍C-130運輸機糾纏的影響,美國空軍已決定投入空中預警機(AWACS)巡航東海上空,並與日本舉行空中聯合演習。此外,針對釣島爭端,美國已與日本空降部隊進行數次「奪島」演習。日本與美國於1月17日舉行《美日安保條約防衛指南》檢討修訂會議,為今後兩國安保合作定調。 \n 與美國綁在一起 \n 除了制止日本對大陸軍機發射曳光彈或信號彈之外,華府可說已多方配合東京的安保需求。首先,如果安倍領導的自民黨無法贏得7月參院的選舉,他的內閣就會成為短命內閣。從美國角度來看,自民黨繼續執政最符合華府的利益。 \n 其次,在歐巴馬第2任期中,再平衡亞洲戰略勢將有所調整,但無論怎麼調整,日本都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國。日本不僅能在周邊有事時提供美國必要的海空設施與後勤援助,或是參與美國主導的「空海整體戰」,且日本的陸海空自衛隊也足以獨當一面。 \n 美國並不樂見日本、南韓與中國大陸成立「東北亞自由貿易區」。同時,在大陸主導的「區域綜合經濟夥伴關係」(RCEP) 與美國主導的「泛太平洋夥伴關係」(TPP) 對壘的情況下,日本的參與對美國來說也不可或缺。 \n 顯然,為了贏得7月參院選舉,安倍政府已別無選擇,只有將自己在《安保》、「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再平衡亞洲戰略等議題上與美國綁在一起,成為生命共同體。由此觀之,適合解決釣島爭端的最佳時機應是在7月參院選舉塵埃落定後。(作者為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

  • 破冰又玩火 安倍對中兩面牌

    破冰又玩火 安倍對中兩面牌

     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昨天就任首相前,和中國駐日本大使程永華會談,頗有為兩國緊張關係「破冰」的味道;但安倍已任命在釣魚島問題上態度強硬的前外務副大臣小野寺五典出任防衛大臣,似乎又透露著不同訊息。 \n 會晤程永華 內容保密 \n 新華社報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昨天表示,中方希望日本新政權成立後,能和中方相向而行,克服兩國關係中的困難,並使中日關係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做出切實努力。 \n 近日,中國海監飛機及船隊,仍持續在釣魚台海空出現,日方也出動軍機攔截。日方認為中方此舉短期內並不會結束。中國除對日本提出嚴重交涉;港媒甚至直指日軍機介入釣島爭端,是在「玩火」。 \n 自民黨關係人士指出,程永華為祝賀安倍即將當選首相,25日前往自民黨總部拜會安倍,至於兩人談了些什麼,安倍在被記者問及此事時表示「無可奉告」。但相關人士說,兩人會談中並未談到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問題。分析家認為,安倍在就任首相前會晤中國大使,似乎可解讀為在緊張關係中,尋求和中國解凍的良好徵兆。 \n 軍機攔截 中日再放話 \n 儘管這項舉動被視為傳達善意,但從安倍任命前外務副大臣小野寺五典出任防衛大臣一事看來,似乎又透露著另種訊息,因為小野寺五典過去以在釣魚島問題上以態度強硬出名。 \n 2010年,中國漁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發生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巡視船碰撞事故,小野寺發現谷歌日文版地圖上有關釣魚島的標記中,寫有中國名「釣魚島」,於是直接到谷歌日本公司抗議,要求刪除中國名標記。小野寺還曾批判中國駐日大使館在東京購買土地建設新館舍。 \n 日中關係未見舒緩,釣島情勢依然緊繃。中國國家海洋局一架Y─12巡邏機,25日當天進入東海海域巡航,並曾接近釣魚島附近海域,日防衛省認為中方飛機有可能進入釣魚島「日本領空」,隨即命令航空自衛隊戰機緊急起飛「跟蹤監視」。與此同時,日方巡邏船也向相關海域的中國海監船發出「警告」。 \n 日防相森本敏在25日記者會中曾表示,中國仍會繼續派飛機接近相關空域,要求日防衛省加強在東海警戒。 \n 香港《文匯報》昨天則評論說,日本出動軍機攔截在釣魚島附近空域巡邏的中國海監飛機,是一種質變性的升級,是將爭端引向軍事對抗的「玩火行為」。中國不畏日本挑戰,必須採取強硬的反制措施,宣示中國政府捍衛釣魚島主權的決心,日方若敢輕舉妄動,必將承擔一切後果。

  • 英爵士揭與慈禧荒誕性史

     英國爵士巴恪思所著的《太后與我》(左上圖,印刻出版提供),描繪清末宮廷貴族間男男性愛、人獸性交,光怪陸離,聳人聽聞;巴恪思更細膩地回憶書寫他與慈禧多年的情慾性史,及他和諸親王間糾纏不清的男男性事,堪稱中外罕見的情色奇書;書中揭密慈禧死因係遭袁世凱槍擊身亡,顛覆傳統清史論述,同樣受到史學研究者議論。 \n 巴恪思在書中說,慈禧在他第一次以性伴身分祕宣進宮,從原本太后威儀與外國非正式使臣的對話,變成情侶裸裎的尷尬時刻(即使李蓮英讓他服了媚藥,並且繁複工序讓他沐浴、擦香膏,但他還是忐忑畏懼),太后對他說的第一句話竟是:「霜重衾冷,盼一解寂寞。」 \n 皇戚大臣 聚同志浴室開轟趴 \n 慈禧太后還曾當著皇后和宮女面前,探詢巴恪思有關維多利亞女王的戀史,在聽了英女王虐待其媳婦之八卦後,轉頭對光緒皇后說:「妳聽到了嗎?皇后,我是否虐待過妳?」「從來沒有,老佛爺,您對我比我親娘還好。」 \n 巴恪思在書中描述清末皇戚、親王或軍機重臣經常聚會尋歡作樂的男同性戀浴室,更是過去宮廷紀事與民間傳說極為罕見的聲色轟趴。 \n 有一回,巴恪思與恭親王及其侍寵在清淨浴室寬衣聊敘時,突然傳來一聲喝令:「跪下!」聲音威嚴,令人不敢不從,但是慶親王之子載扶由於任性慣了,回道:「放你的屁!」巴恪思聽命跪倒,恭親王及其男侍也都跪下,進來的正是慈禧太后,以風領遮頭,穿著黃色騎服、男式長褲和高底鞋,李蓮英和崔德隆攙扶著她,她步履穩健,惱怒地說:「誰敢出言不遜?」 \n 載扶嚇得魂不附體,其餘幾人代他答道:「是載扶,老佛爺,饒了他吧!」載扶不停地磕頭,老佛爺斥罵他自負妄為:「你驕縱無禮,爾父必也聽聞。跟你兄長離開這裡,外頭冷,先穿了衣服吧。下流東西,太不成事體!」 \n 「我素知老佛爺喜怒無常,看得出她此刻的怒火有一大半是做作。我們依然跪著,太后坐在矮轎上,讓我們平身,與我談了幾句話,顯是偏愛有加,我雖身分不如恭親王高,但當時獨享恩澤。」 \n 慈禧興起 觀同性調情開眼界 \n 「今晚我禁止你與任何人行樂,也不許任何人和你行樂。你若不從,我就要李蓮英當我和其餘人的面揍你,『從後面』。」再轉向恭親王說:「你和你這可人兒又摟在一起啦?」親王道:「回老佛爺,他不過是洗浴之時在旁伺候。」太后說:「我自然知道他正合你的特殊口味,不過別過度,你妻子會如何講?」 \n 此刻有人為老佛爺奉上茶,她賞我們坐下,又道:「我到這兒可不是執行禮法來啦,我想開開眼。你們這同性調情是如何做法?你們都該當去閹了,或者將屁股眼兒堵了,斷其迎送之路;不過這既無可能,你們、至少是你們其中幾人,須得給我好好演示一番。」 \n 慈禧開眼後,離開新淨浴室,示意李蓮英安排巴恪思進宮服侍。李蓮英拿了媚藥讓他服用。「經過相當長的等待,媚藥有足夠功夫將我的塔挑逗到新的高度,充滿淫慾,李稟報主人,我已經按時到了,回來急切地說道:「快點!她正等得心焦,別耽誤啦,不必通傳了。」 \n 巴恪思對他在太后寢宮的服侍過程描詳細寫道:「夜甚涼,但寧壽宮下有地窖,保持溫暖。電燈大放光亮,似新婚夜。我猜我二人的來往,此刻已經是公開之祕,再無需遮掩。接著穿過冰冷的露天長廊,到了裡面的廂房。」 \n 巴服媚藥 32歲二戰70歲老婦 \n 「我按李的指示除去衣衫,赤條條站著,直到我聽到那個熟悉的假聲:『你快來,等著幹嘛?我急啦!』我並不尷尬,只覺慾火焚心,怎會如此?卅二歲男子在七十歲老婦面前,我跪在新備的鳳床之前,那床的規格似龍床。『奴才在此,隨時效命於太后陛下之需。』」 \n 「很好。」太后說:「你有情慾,我也高興。我說得對不對:我猜我去新淨之前,你已經走身子啦?」「是的,陛下,我不能說瞎話。今晚早先時候,我與已故軍機大臣啟秀之子恒虞相處甚歡。」 \n 「我全心感激總管太監李蓮英,以及他那萬能的春藥,我感覺自己能排山倒海,就好像朝中飽馬一樣。一番徹底的放浪之後,兩人都是酣暢淋漓。此時已近三點,李進來,為太后奉茶,為我帶來第二劑媚藥。」 \n 「我們在一起很是喜樂。」太后言道。李蓮英答:「我看得出,老佛爺,看到侯爺能令您滿意,我也喜歡,且等這藥力發作,他好再顯威武,寬慰慈懷!」 \n 袁逼退位 開槍擊中慈禧腹部 \n 對慈禧的死因,巴恪思更有顛覆清史的說法。書中寫道:袁世凱與軍機大臣鐵良請求太后接見時說:「您應當在頤和園幽靜之所頤養天年。臣與鐵良同請太后再頒一詔,宣布您決意退位,任我二人為太師,共同攝政,輔助新帝處理政務。」 \n 老佛爺大發雷霆!她憤怒地叫道:「你這賊子,不,你們這兩個賊子,我待你們不薄,你們便如此報答?我這就罷免你二人,送到刑部去受審,你們千死萬死不足蔽辜,簡直惡貫滿盈,滾下去聽我吩咐!」 \n 軍機處的鳳山當時在側廳、鐵良跪在龍座前,二人都說,袁世凱拔出六連發手槍,向太后連發三槍。他們都說他原本想嚇嚇她,進而逼使她同意,最後近距離向她平射,打中腹部。太后並沒有立時不治,而是喊道:「反賊!拿下袁世凱,殺了他。逆子,為什麼我饒他這麼久?」 \n 英國政府聽聞慈禧太后死因真相,威脅巴恪思不可將實情大白於天下,因英國政府錯誤地信任「叛賊袁世凱」。巴恪思寫道:「一九一一年,袁世凱再回到朝中,他提出每年付我三千五百英鎊,直到我死,只要我能修訂《太后統治下的中國》,為他歌功頌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