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軍歌的搜尋結果,共62

  • 《九條好漢》傳唱 黃瑩寫詞不懈

    《九條好漢》傳唱 黃瑩寫詞不懈

    當過兵的人都唱過《九條好漢在一班》。這首傳唱近半世紀的軍歌,是作詞家黃瑩卅二歲時的作品。五月即將慶祝八十大壽的黃瑩,已不是當初「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的年輕人,他笑說,《九條好漢在一班》是他所有創作中「最沒有文采的作品」,當初是為了寫給不識字的阿兵哥演唱,才會寫得如此簡白! \n黃瑩畢業於政工幹校音樂系,一九六三年加入國防部軍歌創作小組。在校主攻作曲的他,理當進入小組中的作曲組,但當時能夠寫詞的人有限,同袍一句「作曲組有你不多、無你不少」,促使喜愛筆耕的黃瑩成為作詞組的一員。 \n創作半世紀 軍歌歌詞簡白易唱 \n上班的內容就是作曲譜詞,聽起來似乎愜意,但軍隊重紀律講效率,軍歌創作小組必須每日坐定辦公桌,交功課。黃瑩說,寫詞的主題與靈感,大都源自軍中生活點滴,如此阿兵哥唱了才會有感覺。 \n文筆靈活的黃瑩與音樂系同班同學黃健搭檔,一人寫詞一人作曲,不久完成了《九條好漢在一班》、《我有一枝槍》、《夜襲》等膾炙人口的軍歌。 \n黃瑩說,許多從大陸撤退來台的阿兵哥並不識字,詞寫的太艱澀就不易記誦,《九條好漢在一班》為他們量身而作,歌詞的使用就特別白話。「『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管他流血和流汗』,只要聽上幾次就會背了!」 \n為什麼是「九條好漢」呢?黃瑩指出,「班」是軍中最基本的單位,當時九人為一班,平時一起生活、接受訓練、出生入死共患難,對於這群從小離鄉背井的軍人來說,特別有感觸。只不過,後來軍方調整了「班」的人數編制,軍方也順應時代把歌詞中的「九條」改成「英雄」。 \n寫《夜襲》時發生過一段小插曲。《夜襲》描述的是當兵夜訓的氣氛。他原本寫的是「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歌曲發表後,調皮的阿兵哥把它改唱成「沒有信心,沒有力量」,他只好改成後來的「夜色茫茫,星月無光」。 \n慶建國百年 為三軍合唱團寫歌 \n事實上,《九條好漢在一班》、《我有一枝槍》也都出現過「歪歌版」。《我有一枝槍》的歌詞甚至被改成「我有兩支槍,長短不一樣,長的打共匪,短的打姑娘」。黃瑩搖頭笑:「實在是太壞了!」 \n《九條好漢在一班》傳唱好幾代,黃瑩鮮少把作品掛在嘴邊,倒是他的兩位公子服兵役,部隊分發工作時,長官看到父親欄上寫著「黃瑩」,特別照顧。「我的大兒子被調到福利社服務,小兒子調成營長的駕駛兵。」 \n至今八十歲的黃瑩,目前仍筆耕不懈,他現在最新的「任務」是為三軍官校合唱團寫首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歌詞。

  • 傳統軍歌賽玩創意 活潑不失莊嚴

    「英雄好漢在一班,英雄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現在要聽軍歌,只能在軍中。大德工商仍保有軍歌比賽這項悠久傳統,廿六日歌聲響徹雲霄,學生創意十足,耍槍、拼花、帶動唱、自詡「叫我第一名」等花招百出,威嚴不失詼諧。 \n基本歌聲、步伐外,學生在服裝打扮上也有創意,指揮身著迷彩裝,滿臉顏料,花俏、俐落的耍槍也上場,還有別出心裁的隊形變化,都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n不但評審看得目不轉睛,在場外觀摩的二、三年級學長、姊們,更是掌聲如雷,重溫一年級舊夢。校長涂金助表示,愛國歌比賽是該校傳統,唱軍歌可以激勵學生團結,有助凝聚向心力,並培養榮譽感,讓生活教育更加落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