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軍法機關的搜尋結果,共09

  • 軍法還在 只是如同關禁閉

     新聞幕後 高雄市長韓國瑜訪美時,談到台灣軍隊最大的困難在於沒有軍法,並用「太監穿Armani的西裝還是太監」來比喻。蔡英文總統要求韓收回「國軍是太監」這句話,雙方交鋒,猶如總統選戰提前開打。韓國瑜談到「軍隊沒有軍法」,起因6年前洪仲丘疑遭虐死一個月後,修正了《軍事審判法》,承平時期軍人觸犯刑案,由普通司法機關偵審,只有戰時才適用軍法機關。 \n 2013年6月28日,服義務役的陸軍下士洪仲丘,再8天就退伍,因違規攜帶拍照功能手機、MP3播放器回營區,遭部隊以違反資安規定,送禁閉室悔過,同年7月3日洪因在溼熱環境過度操練中暑,隔天死亡。事件傳出震撼全台,不但引發連串政治效應,還引發「公民1985行動聯盟」兩次號召抗議的「白衫軍運動」,時任國防部長高華柱請辭下台。 \n 當時朝野黨團雖都提案修正《軍審法》,但執政的國民黨版草案,是將凌虐部屬、縱容或阻撓部屬申訴、酒駕、妨害性自主等部分違法行為,交由司法機關審理。在野的民進黨,則是主張非戰時的承平時期軍人犯刑案,都回歸普通司法審理。 \n 行之有年的軍事審判制度,在洪仲丘死亡一個月的2013年8月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軍審法修正,現役軍人非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之罪,依刑事訴訟法追訴、處罰。意即軍人平時犯法,都由一般司法機關追訴、審理;只有在戰時,才由軍法機關偵審。 \n 軍人肩負保家衛國責任,職務特殊且有階級服從的內部管理性質,才獨立出一套「軍事審判制度」,如此修正,雖呼應民意,卻等同廢了軍法機關武功。 \n 曾任參謀總長、國防部長的前行政院長唐飛,就批評修法太草率,憂心會導致軍心渙散。姑不論正反看法,當時研修軍審法,並未經過公聽會等程序蒐集各界意見,也未廣泛研議討論,更沒有相關配套,或循序漸進,一步到位的修法,就因為洪仲丘案,短短一個月火速修正,這也是其他法律修正少有的情況。韓國瑜這次軍隊沒有軍法的說法,正是為此而來。

  • 沒軍法沒戰鬥力? 國防部:部隊紀律並未廢弛

    沒軍法沒戰鬥力? 國防部:部隊紀律並未廢弛

    高雄市長韓國瑜批評軍隊沒了軍法,就像太監穿西裝,沒有戰鬥力,引來總統蔡英文反擊,要求韓國瑜把話收回去。國防部對此回應表示,軍法案件平時移由司法機關處理後,在各級幹部努力下,部隊紀律並未廢弛,亦未影響戰訓本務,也確保軍法於戰時之功能於不墜。 \n \n國防部指出,軍事審判法是102年8月13日修正公布,將軍法案件移轉司法機關辦理。為貫徹依法行政與維繫部隊戰力,國防部在政府指導下,於106年起,分別採取下列相關配套措施: \n \n一、司法機關得借調具3年以上資格之軍法官,至各檢察署協助辦案。 \n \n二、修正軍事審判法第11條,擴大軍法官晉用管道,使已停辦6年之軍法官考試得以恢復,解決軍法人才斷層問題。 \n \n三、各聯兵旅以上部隊派駐法制官,協助部隊長強化領導統御,貫徹依法行政。 \n \n四、透過軍司法機關定期交流互動,使司法機關能夠掌握軍隊特性,有效強化辦理軍法案件效能。 \n \n五、軍法案件平時移由司法機關處理後,在各級幹部努力下,部隊紀律並未廢弛,亦未影響戰訓本務,也確保軍法於戰時之功能於不墜,特此說明。 \n \n 國防部強調,為快速提升防衛戰力,蔡總統已公開宣示,國防預算以不低於上年度預算2%為原則,逐年穩定成長,有利於兵力整建計畫整體性、長期性的規劃。以108年度為例,預算核列3,405億元,較去(107)年增加128億元,亦是近十年來最高額度,具體展現自我防衛的決心。

  • 蔡英文韓國瑜隔空互嗆 林濁水參一腳

    總統蔡英文今與高雄市長隔空互嗆,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今在臉書表示,一個是三軍統帥沒搞得淸楚,固然怪;一個當了職業軍官居然吵到現在都沒懂,更是草包。 \n \n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在臉書上指出,高雄市長韓國瑜嗆台灣沒有軍法,蔡英文總統嗆韓國瑜,把話吞回去,因為軍法執行面爭議已經解決,台灣還是有軍法官,平時有司法制度處理司法事情,戰時回歸軍法。韓國瑜再嗆總統沒有當過兵。兩人就這樣嗆來嗆去。 \n \n林濁水指出,蔡總統的回應怪怪的,好像說陸海空軍刑法現在凍結了,戰時才解凍。當過兵,還是職業軍官的韓國瑜更怪,硬是咬定沒有軍法。 \n \n林濁水表示,其實那會是韓說的沒有軍法,又那會是總統說的凍結,只不過修了審判法,平時軍人犯法由一般司法機關審判,仍然適用軍法。 \n \n他認為,一個是三軍統帥沒搞得淸楚,固然怪;一個當了職業軍官居然吵到現在都沒懂,更是草包,「希望他是軍官的特例,否則我們要為軍隊的素質擔心死了」。

  • 二二八真相  國史館呼籲清查機關政治檔案

    二二八真相 國史館呼籲清查機關政治檔案

    二二八事件今年滿70週年,但許多人仍認為真相未明。國史館館長吳密察說,經過2次政黨輪替,機關中立化程度一定比以前更進步了,應抓緊時機,徹底清查調查局、軍法局、軍情局、警察單位等重點機關政治檔案。 \n 二二八事件今年滿70週年,仍有許多學者專家、民間人士持續蒐集史料,要還原二二八事件真相。 \n 吳密察說,關於二二八事件的檔案,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國史館曾出過3冊檔案彙編;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後,國家檔案局動員數十位學者專家協助,到全國各機關徵集二二八相關檔案,國史館並陸續出版了18冊「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 \n 吳密察指出,今年是二二八事件滿70週年,國史館將再出版6冊「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其中的4冊就是從先前既有的檔案,再仔細整理出來的;另外2冊不是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檔案,而是政府歷年來如何處理二二八事件的過程。 \n 至於這次國史館出版的「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有何新的發現?吳密察舉例,以前大家知道有所謂的「清鄉」,這次從台中縣政府的史料,具體發現清鄉的細節,包括當初的盤查哨設置地點、如何鼓勵告密、造報清冊都在史料中呈現。 \n 為了還原歷史真相,落實轉型正義,有立委提出「政治檔案法」草案,希望藉此法,找出戒嚴時期的政治性檔案。 \n 不過,吳密察認為,政治檔案法不知何時會通過,再者,等法通過,要從各機關找出政治檔案,也要花很多時間,「若用當年(2000年)找二二八檔案的方法,鎖定幾個重要機關,去尋找檔案,會不會比較快?」 \n 2000年時也曾參與國史館檔案徵集的吳密察說,當時到各機關找檔案,「人家打開A門讓你看,你怎麼知道後面沒有B門、C門?」;現在經過了16年、政黨也輪替了2次,「機關的中立化,一定比以前更進步了」。 \n 此外,他說,檔案法實施後,機關的行政管理較上軌道,檔案整理也比較好;如果政府能責成檔案局,找幾個學者,再用當年調查二二八檔案的方式,努力地去對幾個重點機關進行清查,會比較快;至於所謂的「重點機關」,他認為,應該包括調查局、軍法局、軍情局、警察單位。 \n 不過,吳密察也說,根據現在的檔案法,還是有不足的地方,因為檔案法管不到國民黨的檔案,而二二八事件當時是「黨國不分」的年代,還是需要調查國民黨的檔案,這部分應該透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立法,向政黨要求調查檔案。1060223 \n

  • 軍審走入歷史 軍官明改編調任

    軍審走入歷史,外界關注軍事院檢及監所人員後續安置問題,國防部法律事務司司長周志仁中將指出,軍法事務工作包羅萬象,不是只有軍審院檢,國防部只是把偵審工作移交給司法機關,未來相關人力將全力協助國軍依法行政。 \n周志仁中將指出,相關人員1月14日完成改編調任,177位軍法軍官編配國軍聯兵旅級以上單位成立法律事務處,72員編成北、南部地區法律服務中心,其餘非軍法官科軍官及士官兵共476員,由國防部各兵監單位辦理調職,另有聘雇人員退休4人、官士兵退伍計64人。 \n另外,軍審機關平時不再辦理偵審工作,最高軍事法院及檢察署將編成北、南地區法律服務中心,處理刑事補償案件、行政院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案件等法定事項,並負責軍事院校教官支援、領導幹部法律職前講習,更將提供士官兵法律諮詢及其他服務工作。

  • 軍法轉型 部隊將設法律人員

     軍審移交司法後,軍法人員將到部隊擔任「法律諮詢」角色,未來聯兵旅級以上部隊將配置法律人員,解決官兵遇到的法律問題。 \n 陸軍今年發生下士洪仲丘疑遭虐死案後,立院8月三讀通過軍事審判法修法,現役軍人非戰時犯罪改由一般司法機關追訴、審理,分兩階段執行;第一階段已在今年8月15日移交,第二階段則在明年1月13日全數移交完畢。 \n 軍法體制變革後,除了少數刑事補償案件外,軍法官在平時將面臨無案可審的情況;高等以下軍事院檢的軍法官將分配到部隊擔任法律諮詢角色,負責解決第一線的法律問題。 \n 軍事審判法歷經多次修正,這樣的變革並不陌生;相關人員表示,民國88年軍審法修法前,陸軍設有軍法組,空、海軍設有軍法室,軍法人員的編制就在部隊裡。 \n 立法院88年10月三讀修正通過軍審法及軍審法施行法,軍法機關不再隸屬部隊,改設三級軍事法院,獨立於軍令體系外,取消軍事長官參審權,落實司法獨立精神,取消軍中原有書面審查覆判制度,改為上訴,保障人權。 \n 軍法人員表示,軍法官「走回部隊」能落實軍方一再要求的依法行政,部隊有專屬的法律人員,能協助解決更多法律問題;但對於違法案件偵辦,司法機關到部隊偵查等相關運作,仍有待觀察。 \n 此外,軍方擬在南部、北部各成立法律服務中心,北部以最高軍事法院為主,南部則以最高軍事檢察署為主,各配有檢察官和法官。相關人員表示,這些都屬於初步規劃,究竟部隊編組的法律人數是否足夠?能否發揮效用等,都需要時間驗證。1021229 \n

  • 士兵關禁閉意外死亡 陸軍移送軍法機關偵辦

    在陸軍542裝甲旅服役的洪姓士官,因為違規攜帶手機進入營區,遭到關禁閉的懲罰,但卻在昨天下午接受體能訓練的時候,疑似因為熱衰竭不幸身亡,陸軍司令部今天發佈新聞稿,對這個事件表示「遺憾」與「不捨」,陸軍司令部除了將全力協助家屬處理善後外,也已經成立專案小組調查意外發生原因,檢討相關違失人員,並將全案移送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偵辦。 \n陸軍司令部表示,陸軍將本案列為案例,要求各級部隊加強夏季的軍紀安全,並嚴肅部隊操客紀律,確實維護訓練安全。

  • 改正軍事審判 此其時矣

     江國慶案最近因檢察官又將涉嫌刑求逼供之軍方辦案人員處分不起訴,及國防部向當年失職人員求償,再度引起國人的重視。但討論之焦點,多聚集在追查失職人員之責任上,忽略了軍事審判制度在本質上無法避免軍事長官之權威凌駕於司法正義之上的根本問題。江國慶案之發生,正是此種結構性缺失所衍生的產物。 \n 正本清源之道,捨改正軍事審判制度無他。無論由權力分立的法治國家原則,還是依據憲法的規定,都不應容許逸脫於司法體系外,隸屬於國防行政機關之軍事法院繼續存在。遍觀各國軍法制度,也找不出非將審判軍人犯罪之機關設在軍中不可的理由。 \n 我國以往的軍事審判制度,深受統帥權說之影響,軍事審判機關隸屬於各級部隊,毫無審判獨立可言。民國八十六年間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三六號解釋宣示軍事審判機關所行使者,亦屬國家刑罰權之一種,其發動與運作,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的最低要求,包括獨立、公正之審判機關與程序,並不得違反憲法第七十七條、第八十條等有關司法權建制之憲政原理。我國軍法制度自此本可揚棄軍事審判權係附屬於軍事統帥的前法治時代觀念,使軍事審判機關朝司法體系下之專業法院或專業法庭之方向發展。 \n 但很可惜的是,民國八十八年間修正公布之軍事審判法,軍事長官與軍事審判機關間,依舊「藕斷絲連,欲斷還留」。軍事審判機關僅由隸屬制改為地區制,但主管機關還是國防部,而非司法院,軍事審判官仍然是業科軍官,具有與法治國法官特性不相容之職業軍人身分,而與一般之文職法官在考選任用、身分保障、俸給退養等重要事項上有著明顯的差異,讓人有軍事審判制度之改革未盡全功的遺憾,軍事審判仍然不能完全免於受軍事機關之干涉或影響,也與釋字第八十六號解釋所追求之司法權一元化之理念有所扞格。 \n 為維護軍人的訴訟權利,及完整國家司法權力的行使,促使軍隊更全面的法治化,軍人犯罪的審問處罰,應由司法體系下的法院為之;國防部轄下之軍事法院,應改隸於司法院或其所屬機關,或是加以裁撤,直接由普通法院審理現役軍人之刑事訴訟案件。原軍事法院之軍事審判官得在轉調為軍事檢察官,及在一定年限內繼續服務於軍事法院(如裁撤軍事法院,則在法院專辦軍法案件)間做選擇,選擇繼續服務於軍事法院(或專辦軍法案件)者,並宜由適當之機關、或單位輔導其在年限內通過考試或法官遴選委員會之遴選,俾取得普通法院或其他專業法院法官之任用資格。 \n 軍中之軍法制度改以軍事檢察與法務事務為主,軍事檢察官配置於旅級以上部隊及各級指揮部、以及各軍種司令部,併受軍事長官及檢察總長之指揮監督,普通法院檢察署之檢察官對於軍中刑案,亦具有與軍事檢察官相平行之偵查權,以兼顧維護軍事利益及整飭軍紀之需。未能擔任軍事檢察官,或年限屆至無法續任為法官之軍法人員,可以轉任隸屬於營級或旅級以上單位之軍法參謀即軍事法務官,為國軍奠立堅實的法治基礎。 \n 江國慶案究係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實繫於能否掌握改正軍事審判契機。執政者及主管機關宜正視之。(作者為台灣高等法院法官)

  • 熱門話題-林毅夫返台 應依軍法處理

     近期部分民意代表及學者呼籲政府應該同意林毅夫返台,國防部尊重相關看法,惟就法理而言,須予澄明。 \n 林毅夫在民國九十一年申請返臺奔喪,當時內政部、國防部、陸委會即於五月卅一日發布共同新聞稿,明確表明「人道考量同意入境、法律責任依法處理、叛逃行為嚴予譴責」三點立場。政府施政有其一貫性,前揭立場至今並未改變。總統府在三月廿二日針對林毅夫如果返台的法律問題,發布新聞稿表示,林毅夫目前仍由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通緝中,中華民國是法治國家,林毅夫如果返台到案,將由軍法機關依中華民國法律辦理。 \n 林毅夫現既依法由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通緝中,他若返台,應由軍法機關依循有關法律程序處理,不受政治或其他因素干擾影響;更何況他所涉犯之投敵罪嫌,牽涉到軍人應對國家忠誠之核心價值,國軍在處理上絕不容有絲毫模糊空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