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軍閥的搜尋結果,共75

  • 何超儀扮女軍閥 老公挑毛病被吐槽

    何超儀扮女軍閥 老公挑毛病被吐槽

     澳門賭王千金何超儀近日拍傳記史詩電影《Rajah》,全片在馬來西亞拍攝,她演出殺人不眨眼的霸氣女軍閥,一襲清代淺藍大襟衫並頂著一頭長假髮,整個人汗流浹背,她苦中作樂地說該造型遮臉顯瘦,更幾分神似已故歌手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

  • 何超儀扮女軍閥意外撞臉天后 叢林生死搏鬥好拼命

    何超儀扮女軍閥意外撞臉天后 叢林生死搏鬥好拼命

    澳門賭王千金何超儀近日正拍攝傳記史詩電影《Rajah》,全片於馬來西亞拍攝,她這次演出殺人不眨眼的霸氣女軍閥,一襲清代淺藍大襟衫並頂著一頭長假髮,整個人汗流浹背,她苦中作樂地說該造型遮臉顯瘦,更幾分神似已故天后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17日她與逾30名演員、工作人員擠在小空間拍攝,為了使廝殺場面更添緊張氣氛,劇組用汽油讓現場煙霧瀰漫,濃烈刺鼻的氣味加上悶熱的天氣,將空氣變得格外稀薄,何超儀直呼:「這場戲不停地來回跑,整天都沒出來透氣休息,讓我又想吐又沒食慾」,並表示導演相當嚴苛,追求完美的程度比王家衛、關錦鵬還瘋狂。

  • 中華民國台灣是共識 綠委:韓還在軍閥亂鬥

    中華民國台灣是共識 綠委:韓還在軍閥亂鬥

    蔡英文總統今日上午於總統府前國慶演說時表示,社會的最大共識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無論任何黨派,只要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都不能分割彼此。對此,民進黨立委何志偉表示,蔡總統從來沒有軟弱過,而這段演說也顯示了蔡總統對國家的溫柔。

  • 台大「新五四運動」 李嗣涔:現在政府比民初軍閥更可惡

    台大「新五四運動」 李嗣涔:現在政府比民初軍閥更可惡

    這一天,你我都是台大人!台大師生4日發起「新五四運動」,抗議教育部粗暴「拔管」,主辦單位估計現場聲援者5千人,把台大傅鐘旁的廣場包圍得水泄不通;多位師生上台演說,表示不只是為台大也不只是為高教,而是要為台灣的民主站出來。台大前校長李嗣涔更表示,「沒想到過了100年還要過五四運動,因為我們現在的政府比民初的軍閥政府更可惡!」 \n活動於4日下午4點開始,但下午2點多早已湧來不少民眾。駱女士帶著小學五年級、三年級和3歲的3個女兒,表示會來參加活動是為了孩子未來的成長環境,校園應該是淨土,不該有政治力介入;「父母也會做錯事情,也會向小孩道歉,教育部做錯事情怎能不道歉?」教育部長自己應該要做模範,否則上樑不正下樑歪。 \n下午4點21分,傅鐘響起21響之後,主辦單位先宣讀「新五四宣言」陳情書,並轉呈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發起人之一、台大學生林汶郁表示,4月27日那天她哭了很久,打娘胎出來沒看過這種事,一個過去推動民主法治的政黨,竟然崩壞到這種地步,查了3個月沒有證據,拍拍屁股就走,也罔顧「無罪推定」原則,竟說「現在抓不到,以後可能抓得到」。她表示今天是台大,明天可能是成大、清大、政大等任何學校,因此不只為了台大也不只為了高教,為了全台的民主,我們都要勇敢站出來。 \n台大中文系二年級學生蕭智鈞表示,教育部如果再不出來面對、台大教授如果再不硬起來,下周就會面對學生主動發動罷課。他表示教育部拔管根本沒有正當性,政府官員有種站出來辯論,「我不信有人講得過我,」教授把他當掉、讓他退學都沒關係,考10年他也要考回台大,「但民主法治不能在這裡止步。」 \n中文系教授張蓓蓓表示,幾個月煎熬過去了,一直以為教育部最後會通過聘任案,沒想到4月27日「把我們對國家最後一絲薄弱的信任全摧毀」。她表示管中閔不一定要當台大校長,但因為教育部粗暴破壞所有大學自主、校園自治的信念,「所以我們要說非『管』不可、『管』定了、『管』到底!」 \n台大前校長李嗣涔說,今天心情沉重,「沒想到過了100年我們還要過五四運動,因為現在的政府比民初的軍閥政府更可惡!」 \n李嗣涔說,教育部繞了一大圈現在又回到獨董爭議,用這個理由拔管,簡直無法無天!希望校務會議支持遴委會,走法律途徑且不重啟遴選,並呼籲全國民眾為了自由民主綁上黃絲帶。

  • 兩岸史話-元朝內亂和軍閥的崛起

    兩岸史話-元朝內亂和軍閥的崛起

     白蓮教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沃教)體系的民間宗教。教義主張這個世界是光明的善神陣營和黑暗的惡神陣營對抗的戰場,在時間的終點,光明將戰勝黑暗,與此同時,世界毀滅,然而在此之前將出現救世主,拯救光明的信徒,帶來幸福。一三五一年的紅巾之亂是從河北的中國人韓山童預言世界即將因發生大戰而毀滅,救世主就要降臨開始。 \n 這個期間,蒙古高原元朝領土西北邊境依舊持續與中亞的海都交戰,一三○一年,海都動員窩闊台家和察合台家的所有兵力入侵蒙古高原。戰爭最終由海都獲得勝利,但他在返回的途中病死。 \n 海都死後,窩闊台家的汗位由他的兒子察八兒繼承。察合台家的當家篤哇與察八兒商量,於一三○五年向元朝的鐵穆耳汗求和。鐵穆耳汗接受之後,全蒙古帝國在這裡首度承認元朝的可汗為宗主。 \n 弘吉剌派掌握實權 \n 篤哇和察八兒不久之後便鬧翻。遭到察合台家軍隊和元軍夾擊的察八兒走投無路,於翌年一三○六年投降篤哇。察八兒的窩闊台家領地被察合台家合併,窩闊台家就此滅亡。 \n 一三○七年鐵穆耳汗死後,由皇太后闊闊真可敦出身的弘吉剌氏族掌握實權。弘吉剌氏族為了保持與皇室的姻親關係而發動政變,甚至暗殺可汗,排除一切阻礙。 \n 一三二○年即位的碩德八剌汗計畫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但卻遭到害怕因此失去權力的弘吉剌派舊勢力猛烈反對,一三二三年九月四日,弘吉剌派的廷臣共謀殺害碩德八剌汗。 \n 由於碩德八剌汗沒有兒子可以繼位,因此弘吉剌派遣使前往晉王也孫鐵木兒處,希望他即位。也孫鐵木兒是晉王甘麻剌的兒子。 \n 殺害碩德八剌汗的弘吉剌派廷臣之所以推舉晉王也孫鐵木兒為下一任可汗,是因為也孫鐵木兒的母親出身弘吉剌氏族。也孫鐵木兒立刻於一三二三年十月四日,在克魯倫河畔的成吉思汗大斡魯朵舉行即位儀式(泰定帝,一三二三-一三二八年在位)。與此同時,新任可汗立刻派遣軍隊前往大都,逮捕殺害碩德八剌汗的廷臣及其黨羽,一一處刑。 \n 也孫鐵木兒汗自己於同年冬天的十二月十二日抵達大都,掌握元朝大權。在可汗離開後的克魯倫河畔的成吉思汗廟,於翌一三二四年開始編纂《元朝祕史》的續篇《元朝祕史續集》,記述從成吉思汗即位後直到一二二九年窩闊台汗即位為止的故事。 \n 一三二八年也孫鐵木兒汗死去,元朝發生內亂。也孫鐵木兒汗和弘吉剌氏的皇后八不罕可敦所生的皇太子阿剌吉八於上都即位(天順帝)。然而,在大都卻有人反對。九月八日,燕帖木兒指揮的欽察人軍團發動政變。這時,已故海山汗的次子圖帖睦爾從海南島被遷移到湖北的江陵,燕帖木兒於是把圖帖睦爾叫到了大都,立他為汗,與上都開戰。 \n 欽察人的軍團在蒙哥即位前從軍的拔都西方遠征軍中立下戰功,被帶回了蒙古高原,因此與出身北高加索的基督教徒阿速特(阿蘇特)人軍團一起,成為蒙哥的弟弟忽必烈的護衛隊。尤其在與海都的對戰當中,欽察人立下顯赫的戰功,其司令官土土哈甚至因為戰功而獲賜蒙哥汗的斡魯朵。土土哈的兒子是床兀兒,床兀兒的兒子是燕帖木兒。 \n 一三二八年的戰爭在持續二個月後的十一月十四日,大都的燕帖木兒軍攻陷上都,內亂勝負已定。阿剌吉八行蹤不明。 \n 燕帖木兒死後,宮廷的最高權力者是率領阿速特軍團的蔑兒乞人伯顏。一三三五年,伯顏鎮壓由燕帖木兒的兒子唐其勢所發動的政變,殺了唐其勢,手握獨裁權。 \n 伯顏的權勢甚至超越了元朝的可汗。心有不滿的妥懽貼睦爾汗於是煽動伯顏弟弟馬札兒台的兒子脫脫,讓他除去自己的伯父。一三四○年,由脫脫之手發動政變,伯顏遭到流放後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馬札兒台和脫脫父子。 \n 就這樣,當元朝的宮廷不斷發生政爭的時候,中國開始出現反抗蒙古人統治的活動。一三四八年,台州(浙江省天台縣)的鹽商方國珍發動反叛成為海盜,擾亂江蘇、浙江、福建的海岸。一三五一年,由名為白蓮教的宗教結社所組織的紅巾軍叛亂在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湖北一帶爆發,中國的穀倉地帶陸續落入反叛軍手裡。 \n 白蓮教的紅巾之亂 \n 白蓮教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沃教)體系的民間宗教。教義主張這個世界是光明的善神陣營和黑暗的惡神陣營對抗的戰場,在時間的終點,光明將戰勝黑暗,與此同時,世界毀滅,然而在此之前將出現救世主,拯救光明的信徒,帶來幸福。一三五一年的紅巾之亂是從河北的中國人韓山童預言世界即將因發生大戰而毀滅,救世主就要降臨開始。韓山童雖然遭到逮捕,但他的兒子韓林兒脫逃。後於一三五五年,韓林兒在毫州(安徽省毫州市)成立紅巾軍的中央政府,即位自稱大宋皇帝小明王。 \n 根據白蓮教的用語,救世主被稱為「明王」,代表是身為光明善神,抵抗黑暗惡神的王者。(待續)

  • 多元民族融合的中國文明──元朝內亂和軍閥的崛起(四)

    白蓮教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沃教)體系的民間宗教。教義主張這個世界是光明的善神陣營和黑暗的惡神陣營對抗的戰場,在時間的終點,光明將戰勝黑暗,與此同時,世界毀滅,然而在此之前將出現救世主,拯救光明的信徒,帶來幸福。一三五一年的紅巾之亂是從河北的中國人韓山童預言世界即將因發生大戰而毀滅,救世主就要降臨開始。 \n這個期間,蒙古高原元朝領土西北邊境依舊持續與中亞的海都交戰,一三○一年,海都動員窩闊台家和察合台家的所有兵力入侵蒙古高原。戰爭最終由海都獲得勝利,但他在返回的途中病死。 \n海都死後,窩闊台家的汗位由他的兒子察八兒繼承。察合台家的當家篤哇與察八兒商量,於一三○五年向元朝的鐵穆耳汗求和。鐵穆耳汗接受之後,全蒙古帝國在這裡首度承認元朝的可汗為宗主。 \n \n弘吉剌派掌握實權 \n \n \n篤哇和察八兒不久之後便鬧翻。遭到察合台家軍隊和元軍夾擊的察八兒走投無路,於翌年一三○六年投降篤哇。察八兒的窩闊台家領地被察合台家合併,窩闊台家就此滅亡。 \n一三○七年鐵穆耳汗死後,由皇太后闊闊真可敦出身的弘吉剌氏族掌握實權。弘吉剌氏族為了保持與皇室的姻親關係而發動政變,甚至暗殺可汗,排除一切阻礙。 \n一三二○年即位的碩德八剌汗計畫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但卻遭到害怕因此失去權力的弘吉剌派舊勢力猛烈反對,一三二三年九月四日,弘吉剌派的廷臣共謀殺害碩德八剌汗。 \n由於碩德八剌汗沒有兒子可以繼位,因此弘吉剌派遣使前往晉王也孫鐵木兒處,希望他即位。也孫鐵木兒是晉王甘麻剌的兒子。 \n殺害碩德八剌汗的弘吉剌派廷臣之所以推舉晉王也孫鐵木兒為下一任可汗,是因為也孫鐵木兒的母親出身弘吉剌氏族。也孫鐵木兒立刻於一三二三年十月四日,在克魯倫河畔的成吉思汗大斡魯朵舉行即位儀式(泰定帝,一三二三-一三二八年在位)。與此同時,新任可汗立刻派遣軍隊前往大都,逮捕殺害碩德八剌汗的廷臣及其黨羽,一一處刑。 \n也孫鐵木兒汗自己於同年冬天的十二月十二日抵達大都,掌握元朝大權。在可汗離開後的克魯倫河畔的成吉思汗廟,於翌一三二四年開始編纂《元朝祕史》的續篇《元朝祕史續集》,記述從成吉思汗即位後直到一二二九年窩闊台汗即位為止的故事。 \n一三二八年也孫鐵木兒汗死去,元朝發生內亂。也孫鐵木兒汗和弘吉剌氏的皇后八不罕可敦所生的皇太子阿剌吉八於上都即位(天順帝)。然而,在大都卻有人反對。九月八日,燕帖木兒指揮的欽察人軍團發動政變。這時,已故海山汗的次子圖帖睦爾從海南島被遷移到湖北的江陵,燕帖木兒於是把圖帖睦爾叫到了大都,立他為汗,與上都開戰。 \n欽察人的軍團在蒙哥即位前從軍的拔都西方遠征軍中立下戰功,被帶回了蒙古高原,因此與出身北高加索的基督教徒阿速特(阿蘇特)人軍團一起,成為蒙哥的弟弟忽必烈的護衛隊。尤其在與海都的對戰當中,欽察人立下顯赫的戰功,其司令官土土哈甚至因為戰功而獲賜蒙哥汗的斡魯朵。土土哈的兒子是床兀兒,床兀兒的兒子是燕帖木兒。 \n一三二八年的戰爭在持續二個月後的十一月十四日,大都的燕帖木兒軍攻陷上都,內亂勝負已定。阿剌吉八行蹤不明。 \n燕帖木兒死後,宮廷的最高權力者是率領阿速特軍團的蔑兒乞人伯顏。一三三五年,伯顏鎮壓由燕帖木兒的兒子唐其勢所發動的政變,殺了唐其勢,手握獨裁權。 \n伯顏的權勢甚至超越了元朝的可汗。心有不滿的妥懽貼睦爾汗於是煽動伯顏弟弟馬札兒台的兒子脫脫,讓他除去自己的伯父。一三四○年,由脫脫之手發動政變,伯顏遭到流放後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馬札兒台和脫脫父子。 \n就這樣,當元朝的宮廷不斷發生政爭的時候,中國開始出現反抗蒙古人統治的活動。一三四八年,台州(浙江省天台縣)的鹽商方國珍發動反叛成為海盜,擾亂江蘇、浙江、福建的海岸。一三五一年,由名為白蓮教的宗教結社所組織的紅巾軍叛亂在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湖北一帶爆發,中國的穀倉地帶陸續落入反叛軍手裡。 \n \n白蓮教的紅巾之亂 \n \n \n白蓮教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沃教)體系的民間宗教。教義主張這個世界是光明的善神陣營和黑暗的惡神陣營對抗的戰場,在時間的終點,光明將戰勝黑暗,與此同時,世界毀滅,然而在此之前將出現救世主,拯救光明的信徒,帶來幸福。一三五一年的紅巾之亂是從河北的中國人韓山童預言世界即將因發生大戰而毀滅,救世主就要降臨開始。韓山童雖然遭到逮捕,但他的兒子韓林兒脫逃。後於一三五五年,韓林兒在毫州(安徽省毫州市)成立紅巾軍的中央政府,即位自稱大宋皇帝小明王。 \n根據白蓮教的用語,救世主被稱為「明王」,代表是身為光明善神,抵抗黑暗惡神的王者。(待續) \n

  • 他是軍閥 但他把姨太太嫁給了情敵

    他是軍閥 但他把姨太太嫁給了情敵

    資深主播戴忠仁日前到中正紀念堂參觀「大器磅礡展」,見到了許多珍貴的書法作品,其中包括著名的軍閥段祺瑞,他表示,段祺瑞不但字寫得好,同時他也是中國最早的軍方海歸派,因為段祺瑞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考試被送到德國留學。段祺瑞還曾經把他的姨太太嫁出去。 \n曾經執掌中國政權的段祺瑞有好幾個姨太太,其中四姨太最具姿色,而她在嫁給段祺瑞前就有意中人,後來還藕斷絲連,段祺瑞聽說此事後並沒有斃了他們,而是準備豐厚嫁妝,張燈結綵的把四姨太嫁給她心愛的人。 \n《國寶檔案》主持人戴忠仁說,篤信佛教並且在晚年自號「正道老人」的段祺瑞辦起國家大政可不是吃素,中華民國成立至今,只有在他國務總理任內,命徐樹錚揮兵把外蒙古收了回來! \n戴忠仁主持的《國寶檔案》將推出「民國那些人」專輯,並且在11月27號週一晚間11點於人間衛視首播。 \n

  • 黃埔軍人北伐東征記——逐步討伐各地軍閥(十三)

    革命軍作戰大方針,於民國十五年七月一日軍事委員會頒布集中計劃訓令中得窺其旨趣。本軍為繼承先大元帥之遺志,貫澈國民革命之主張,基於國家與民眾的利益,以打倒軍閥及反革命派,爰集大軍,先肅清湖南,然後再會師武漢。進而與我友軍(馮玉祥的國民軍)聯合,以期統一中國,完成國民革命。 \n民國十五年間,軍閥之大者,藉口武力統一,把持中央;武力小者藉口聯省自治,把持地方;其唯一目的在掠奪國家及人民之利益,其唯一手段,在擁兵自據。 \n消弭湘省內戰爭鬥 \n此時湖南省長趙恆惕所屬四個師,第一師師長賀耀祖、第二師師長劉鉶、第三師師長葉開鑫、第四師師長唐生智。其時湘軍中當推唐生智實力最為強大。而唐所據防地,自衡陽展至柳州永州一帶,又密接粵、桂。 \n唐生智參加革命,並不是對北伐有何信心,更談不上對國民黨、對三民主義、對國家民族的前途有什麼抱負。他是為著個人富貴顯達,想趕走趙恆惕,占有湘省地盤,派了三個代表赴廣州向國民政府輸誠革命。國民政府得唐生智來歸,實有裨益於北伐大業,當然歡迎。即派陳銘樞、白崇禧二人答覆。唐經陳、白二人勸導,接受國民革命軍第八軍軍長,兼前敵總指揮之任命後,即率軍攻下長沙。 \n湖南省長趙恆惕,被唐趕走,到漢口求吳佩孚來為他復仇。而湘軍第一師師長賀耀祖,退據湘西,觀望形勢,一面拜受吳佩孚援湘之命,一面又派其保定同學查荷生赴粵活動,道達輸誠革命之誠意。蔣、譚二公,頗予慰勉,對賀部隊的安頓事宜,則電令時正行經郴縣的代總參謀長白崇禧相機處理。譚公派祕書胡某由查某伴同赴賀部駐地慰問。 \n適逢唐生智,協同黔軍改編之國民革命軍第九軍彭漢章部,以武力迫賀耀祖退出石門慈利,賀既受唐、彭兩軍壓迫,正陷於窮途無歸之苦境,洽獲譚延闓由粵來電,催胡促賀接受國民革命軍獨立第二師師長之任命。賀遵命就職後,由石門移駐津市,距灃縣之第九軍第二師賀龍(共匪)師部僅廿華里,為爭防地,時有衝突。 \n此時適逢學富道經長沙,晉謁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行營主任陸福廷先生。蒙其面託說:帥參謀,你這次奉命赴江西高安總部,見到總司令時,代我報告湘西兩個新編師,即賀耀祖與賀龍兩個部隊,為爭防地時有衝突,請你建議總司令,要將兩賀調一赴贛立功,即可消弭湘省內戰。 \n後來我到達高安,此時總司令部駐天主堂,我先將陸主任託我報告兩賀自相殘殺情形,並向總司令蔣公建議,總司令當面問我調誰最為適宜?我對兩賀都未謀面,隨口答應調賀耀祖,總司令說好吧,你去擬一個電報,將賀耀祖師調來江西德安縣若溪待命。我答是,回到參謀處,我將總司令意調賀耀祖來贛參戰情形,報告處長張定璠,張處長當即展開地圖計算行軍日期,限該師於某日到達若溪。命令擬好,親送總司令批可後,即送電台拍發,後來賀耀祖師到達德安若溪,歸第七軍李宗仁指揮,在德安馬迴嶺等地戰役表現良好,對於北伐參戰,實有其貢獻。 \n後來聞說賀耀祖乃書記出身,再入保定,畢業日本仕官,日文能寫信,英文能看報,榮獲總司令信任,官升憲兵司令。抗戰時做過委員長辦公廳主任,紅極一時。我則到達南昌,父親迫我去做縣長,藉光門第。因此脫離總司令蔣公,我的生命史,從此鑄下不可挽救的錯誤,以至落伍。 \n民國十五年八月十二日,我總司令到湖南長沙,即召開軍事會議,總合各方情報,知敵情如左:吳佩孚、孫傳芳之情勢:1、南口戰事,吳佩孚於七月廿日,下達總攻擊令,是時正在吃緊之吳氏,一時萬難南下,令湘鄂軍堅守汨羅江之線,並調軍增援,請孫傳芳出兵入贛、主持戰事,以冀暫維現狀。俟南口戰事解決,再以全力對付湘鄂。然豫軍為樊鍾秀所牽制,調動不易,孫氏此時亦不願投入戰爭漩渦,想坐看雙方苦鬥,便宜獲得「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好處。 \n2、孫傳芳自信其五省兵力,可以獨立一戰,惟與魯張(張宗昌)雖經靳雲鵬之斡旋,尚未完全諒解,鄧如琢因非孫之嫡系,恐孫兵入贛,奪其地盤,復存猜疑之心。孫氏此時北牽於魯張,前阻於贛鄧,故請吳氏將南口戰事交與奉張,迅速南下主持湘鄂。己則於暗中積極準備,並運用其狡滑手段,聯湘趙(趙恆惕)黔袁(袁祖銘)以期牽制我軍,乘機坐收漁人之利。 \n北伐征途探詢敵情 \n湘鄂方面之敵情:1、湘鄧之敵以汨羅江為第一道防線,羊樓司、五里牌、雲溪為第二道防線。2、宋大霈之姜、孫、余三個旅於汨羅江北岸,占領汨羅江口,長樂街、張家牌之線。陸澐部扼守平江,董政國部之李旅分布於五里牌、羊樓司、雲溪附近,王旅分部於桃林、西塘、楊林街等處,婁雲鶴部集中於岳州,王都慶部分占澧州、安鄉一帶。 \n贛西方面之敵情:1、鄧如琢以蓮花、萍鄉、萬載為第一道防線,安福、袁州、上高為第二道防線。2、萍鄉、花蓮之線為唐福山部,萬載、上高為謝文炳部,吉安駐有蔣鎮臣部,樟樹駐有鄧如琢之第一師。 \n(待續) \n

  • 明星裘莉獻美人計 助逮烏干達軍閥

    明星裘莉獻美人計 助逮烏干達軍閥

    歐洲媒體日前取得國際刑事法庭約4萬封電郵,接露前主任檢察官歐坎波(Luis Moreno Ocampo)在任內怠職行為。其中歐坎波和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來往頻繁,裘莉也更曾獻美人計,由她邀約已遭起訴的烏干達軍閥康尼(Joseph Kony)共進晚餐,再設下陷阱,讓美軍特種部隊將康尼逮捕。 \n56歲的阿根廷律師歐坎波在2003至2012年間擔任國際刑事法庭(ICC)主任檢察官,他被控曾傳送敏感資訊給一名可能犯下戰爭罪的嫌犯,並收取顧問費。由於關心人道議題的裘莉曾出席法庭旁聽,歐坎波便巴結裘莉,稱讚她自編自導電影《愛在血淚交織時》很棒,我看了四次,「妳真是天才」。 \n後來2012年一支呼籲美軍緝拿烏干達軍閥康尼的影片引起關注,裘莉此時曾提議由她邀康尼共進晚餐,設下陷阱由美軍將他逮捕。不過電郵中沒有後續細節,康尼目前仍還沒被逮捕。

  • 軍紀崩? 伊軍將摩斯爾IS軍閥遭丟下懸崖再射擊

    軍紀崩? 伊軍將摩斯爾IS軍閥遭丟下懸崖再射擊

    伊拉克政府正在調查一部網路影片,內容顯示數名伊軍士兵不顧一名疑似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戰士的男子求饒,將他丟下懸崖後又對他的屍體開槍。當地人權組織也通報,摩蘇爾的伊軍傳出折磨和非法殺害IS嫌犯的消息。 \n \n影片顯示幾名揮舞著步槍的士兵挑釁和毆打一名驚慌的男子,將他逼到懸崖邊緣,然後將他丟下、掉在另一具男子的屍體上,然後這些士兵又對他的屍體開了幾槍。 \n \n這種處決的手段和IS之前做過的如出一轍,IS過去將同性戀男子從高樓上丟下,活活摔死。伊拉克內政部表示如果今這部影片證實是在摩蘇爾拍攝的,這些士兵一定會被繩之以法。 \n \n伊拉克總理周一才興高采烈地宣布從IS手中奪回摩蘇爾,但當地人權組織已接到數起虐待和非法處決的事件。非營利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 Watch)說,已經透過衛星照片證實,影片拍攝地點就在摩蘇爾,伊拉克一名常在網路上公布摩蘇爾軍事消息的男子也通報了另外三起違反人權事件。 \n \n該組織高級伊拉克研究員Belkis Wille表示,在伊軍最後幾周在摩蘇爾西部的戰鬥中,許多士兵只想趕快結束戰爭,不再遵守戰爭法。不少目擊者通報看到武裝士兵虐待、甚至法外謀殺IS嫌犯的事件,士兵認為現在他們不需要再掩飾這類行為。Belkis說伊政府慶祝解放摩蘇爾,又再加深了這些士兵認為自己有免責權的想法。 \n \n一名目擊者看到兩個反恐隊人員將一具備綑綁在電線桿上的IS嫌犯屍體拿下來,拿石頭痛擊屍體後再和屍體合照,另一名反恐隊人員也給他看射殺拘捕犯的影片。瑞士報紙Expressen訪問的伊名伊拉克聯邦警察說,他拿刀至少砍下至少50人的頭顱,還毆打許多人,並提供照片和影片佐證。 \n \n人權觀察也說伊拉克軍隊假借要檢查上千名男性和男孩是否IS有牽扯,在未對他們起訴任何罪名的情況下,將他們拘捕在不人道的環境中。人權組織周四也發現,至少有170個被懷疑和IS有關的家庭被送到摩蘇爾東邊的營區,進行心理和思想的重建。 \n

  • 革命哲學家章太炎──對聯諷軍閥 差點被槍斃(三)

    章太炎亦厲聲反擊:「你敢槍斃章某嗎?連竊國大盜袁世凱尚且不敢,你小小陰溝翻得了船嗎?」 \n唐繼堯也穿著上將軍服,親自到昆明火車站迎接。當天,章太炎一行人被安排在昆明八邑會館居住。唐繼堯對章太炎的接待甚為熱情周到,每天下午都請章太炎一行到督軍署歡宴,常至深夜,如此長達半個月之久。但談話卻東拉西扯,不接觸實質性問題。 \n遠在廣州的孫中山不斷來電催詢,章太炎只得向唐繼堯攤牌,以朋友絕交相威脅,唐繼堯才勉強收下了元帥證書、印信和有關文件。然而,唐繼堯仍不公開宣布就元帥職,所發公文、號令,仍稱「滇黔靖國聯軍總司令」。11月4日,唐繼堯率師赴貴州畢節,準備向四川進軍,特聘章太炎為「滇黔聯軍總參議」,一同前往。章太炎任務尚未完成,只好同行。 \n \n重慶講課提倡文學 \n \n \n出發前,章太炎特製一大旗,上「大元帥府祕書長」幾個大字,頗引人注目。章太炎藉此表示自己雖然表面上接受「總參議」之職,卻不就職,打出的旗號仍然是「大元帥府祕書長」。而且這個大旗,比唐繼堯主帥的旗幟還要大三分之一,以顯示其地位更高。 \n此後章太炎又多次做唐的工作,希望唐改弦易張,揮軍北伐,章太炎一再向唐繼堯進言:「南北相恃,不得湖北,不能取均勢。今桂軍方援湖南,荊襄黎天才、石星川亦思獨立,君必待破重慶、定成都,然後東下,則歲時淹久,事將中變。且川人怨雲南深,未可猝下也。宜分兵自貴州出湘西,取辰、沅、常、澧為根本,北與江陵相望。黎、石一起,計時湘中亦已下矣,乃與桂軍會師武漢。敵人震聳,形勢在我。」 \n但是唐繼堯根本聽不進章太炎的意見。此後,章太炎又多次勸告唐改變原有的作戰計畫,仍無結果。1918年1月,章太炎終於離開唐繼堯,去了四川。後又到老同盟會員熊克武駐守的重慶,為尖銳複雜的護法運動組織動員和出謀畫策,完全執行了孫中山的革命方針。在離開貴州、前往四川之前,章太炎在貴州畢節寫下了《發畢節赴巴留別唐元帥》一文,這表明章太炎在去四川之前,仍然對唐繼堯的出兵北伐抱有一絲幻想。 \n1918年1月至5月,章太炎在重慶講學。在對重慶學界的一次演說中,章太炎在對四川和民國初年的歷史、文化作了評論,大力倡導文學,第一次明確提出他所謂史書的「棋譜」作用。在重慶講學期間,章太炎於1918年1月10日來到鄒容的家鄉四川巴縣。章太炎專門來到鄒容祠憑吊好友鄒容,並與鄒容家人合影留念。後來,章太炎又於1924年寫下了《贈大將軍鄒君墓表》一文,並賦詩一首以誌紀念:「落魄江湖久不歸,故人生死總相違。只今重過威丹墓,尚伴劉三醉一圍。」 \n離開鄒容的家鄉後,章太炎隨即開始遊覽著名的長江三峽。當汽輪駛入西陵峽里的秭歸,正是1918年農曆5月初5端陽節。船到屈原沱,章太炎觀北岸屈原廟內外民眾過端午的氣氛特別濃,便利用汽輪暫泊屈原沱的機會,上岸入廟拜謁屈子。他第一次在秭歸躬逢其盛,屈原憂國憂民雖九死而猶未悔的精神頓時點燃他滿腔激情。不久,章太炎又來到了鄂西重鎮湖北恩施。 \n1917年,張勳復辟帝制,靖國軍第一軍由唐克明率領,轉戰到恩施。當時的恩施,由於長期封閉,經濟落後,土豪劣紳橫行霸道,百姓生活苦不堪言。靖國軍的到來,使土豪劣紳受到一些打擊,加之軍隊參與販賣布匹、食鹽、百貨,民眾生活和交通狀況有所改善。 \n唐克明還在政治上採取措施,實行軍地分治,受到孫中山大總統的親函嘉勉。唐克明因此沾沾自喜,自我陶醉,對下屬的各自為政、互相傾軋等劣跡視而不見,每天歌舞昇平,安於過小朝廷的日子。章太炎在恩施所見所聞,大失所望,遂向唐克明直言勸告。唐不但不聽他的諍言,反而惱羞成怒,在一次宴會上拍案叫罵,要將章太炎槍斃。 \n章亦厲聲反擊:「你敢槍斃章某嗎?連竊國大盜袁世凱尚且不敢,你小小陰溝翻得了船嗎?」唐克明暴跳如雷,拔槍相向。好在章太炎「剛直狂傲」已有「瘋子」之稱,在座軍官認為他的瘋病又犯了,力勸唐克明不必計較,章太炎才保住性命。 \n \n借對聯嘲諷大軍閥 \n \n \n章太炎在恩施訪遊月餘,臨走時,他記起在秭歸領略的屈子風範,便藉此撰寫對聯一副,送給唐克明。聯語是:去秭歸不遠;正端午來遊。橫批是:新亭努力。 \n唐克明乃一介武夫,以為章太炎贈聯是感謝他免殺之恩,便用楠木雕刻,懸掛客廳。後來,經人解釋,唐克明才知道上聯是指唐與三國蜀漢先主劉備兵敗秭歸,退居白帝城,終日「憋氣煩悶」相差不遠。下聯是說章自己來時正值五月初五屈大夫投身汨羅江祭日,自勵弘揚屈原的清烈之風,斥責唐等小人。橫批用的是「新亭楚囚對泣」的典故,說楚人不努力恢復中原,恰似新亭的楚囚對泣,坐以待斃。唐克明大怒,當即將對聯砸毀,後悔沒有將章太炎槍斃。(待續) \n

  • 兩岸史話-民國呂不韋 奇人張靜江

    兩岸史話-民國呂不韋 奇人張靜江

     張靜江也密切地注視著孫中山和蔣介石在廣州的動態局勢與狀況。 \n 在1924年,蔣介石無論在國民黨內的資歷,以及在政治上所處的地位來說,他還不可能進入國民黨政治層面的決策機構,那時的他,不論是孫中山個人或他領導的決策機構,在當需要聽取蔣介石對政治的看法時,抑或採納他的某些建設性意見,蔣的一些主張和理論都不可能被當作命令和指示來執行的。 \n 可是,當蔣介石被任命來訓練當時國民黨的第一支真正的軍隊時,情況就大不同了,蔣的影響則在國民黨內逐步建立了起來,當蔣開始組建和領導孫中山非常重視的新的軍隊時,自然使蔣走進了最高的決策層,使之只聽命於實際存在的中央權威,而不再如以往那般、只是聽任中國大地上去滿足某個軍閥的強權和貪婪的野心。 \n 蔣介石地位直上升 \n 在1924年6月16日舉行的開學典禮上,孫中山的簡潔明瞭的講話,倒確值得回味,也可算是國民黨聯俄聯共以後一個新時期轉折的到來,也可以說是從1905年成立同盟會至1924年時期,他領導革命的一個小小的總結: \n 「我們共和國的基礎幾乎沒有存在過。道理很簡單,因為我們的革命一直是以革命黨的鬥爭而非依靠革命軍隊而開展和堅持的。由於缺乏一支革命的軍隊,我們的革命一直由軍閥和官僚操縱著。這種狀況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我們的革命是決不會取得成功的。從現在起,我們的革命已經開始了一個新的時期,這所學校是革命軍隊的基礎,而革命軍隊是以諸位同學為核心的。」 \n 從孫中山這一段講話,也可看出蔣介石自擔任軍校校長後的地位了。當然,這地位的攀升,蔣心裡是很明白清楚的,如若沒有張靜江這位當時有財有勢的中央執行委員的極力推薦和在孫中山面前的美言,很可能就輪不到他了。當然,對張靜江來說,在日後幾年能在國民黨決策機構中,特別是在孫中山逝世後逐步使他走向了權力的巔峰,確也是離不開蔣介石的知恩圖報的。 \n 張靜江在廣州開完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後,在會議結束後的第二天即離開廣州返回上海。行前,他特地去孫中山寓所辭別,孫中山也和他談了一席話,但和他談話的主題主要是北上之事。 \n 當時,張力勸孫中山要謹慎行事,理由是,剛成立的在廣州的「中央政府」,還未站穩腳跟,而作為國民黨建立自己的軍隊、培養軍隊幹部的事還剛剛起步。同時國民黨中央政府雖與莫斯科有了一點合作,但列寧緊接著就逝世了,蘇聯政權的交接究有誰來執掌當時還是個未知數,是托洛茨基,還是史達林,在1924年的年初確誰也難於預料。 \n 而歐洲各國,很重要的英、美、法主要國家未能接上很友好的關係。孫中山在英國工黨政府1924年1月上台後,曾以國民黨的名義向英國發了賀電,但當時的麥克唐納還未承認中國的國民黨。另外,當時的廣州商界權力人物還以特別厭惡的眼光來對待孫所領導的「中央政府」,他們甚至威脅說:如果中央政府對他們徵稅,他們就要罷市,他們還組織武力,購置槍支,反對孫中山的中央政府。 \n 而當時無論是北方的軍閥,抑或是南方的大小軍閥均各自為政,無法無天,他們所做的,就是依仗掌握的武力,掠奪國家財富和欺壓老百姓。以致,中國當時無論是北方或南方同樣處於混亂的狀態,故張靜江在離開廣州時,無論是告別時的一席長話、還是會議其間偶爾碰面時的短話,他總時時勸說孫中山無論在廣州或北上均要處處小心並保重自己。 \n 張靜江與孫中山分別後,即返上海居住。此時的他,一方面繼續治療自己的骨痛病,並時時要關注他的通運公司在國外各公司的商貿上的事務,當然,在他心中更時時關注著的主要是當時的時局和形勢。身在上海,對張靜江來說,他極為關注控制著北方政權的3個主要軍閥的微妙變化,當時吳佩孚控制了北京及其周圍的省分,張作霖是東北軍閥,他的頭銜是「東北各省總司令」,他控制著整個東北地區。馮玉祥是吳佩孚的部屬,但他已成了控制著西北地方的軍閥。 \n 各地軍閥不服孫文 \n 張靜江也密切地注視著孫中山和蔣介石在廣州的動態局勢與狀況。這時在廣州的蔣介石也時而向居住上海的張靜江發信告知一些局勢,蔣告知他廣州商人正在武裝一支有9千支來福槍的外國船隻,很快將駛入廣州港以武裝商人。英國駐廣東總領事也插手這件事。這時的孫中山已感到難於在廣州發展,就將指揮部和部分忠於他的軍隊調集到廣東惠州,並委託胡漢民為名義上的軍事指揮。 \n 而蔣介石仍駐紮在廣州。這時在江東,陳炯明又發動新的進攻,雲南與廣西的軍閥也不順從孫中山的領導。孫中山的這種想法和號召,響應者卻寥寥,連蔣介石也不太樂意接受,而當時在上海的張靜江呢?當蔣介石把孫中山的這些話轉告給他時,他從上海寫信給蔣,也認為時機不成熟,不能感情衝動,應予靜觀形勢而動。說真的,蔣在心中是願意接受張靜江當時對北伐的態度與看法的。(待續)

  • 清末大內高手!曾任慈禧貼身侍衛 連軍閥也仰慕

    清末大內高手!曾任慈禧貼身侍衛 連軍閥也仰慕

    清朝的大內侍衛,原本只在滿洲八旗子弟當中挑選,直到康熙上任之後,才開始有漢人侍衛。不過即便如此,其入選的門檻依舊非常高。今天,要為大家介紹一位了不起的漢人侍衛——宮寶田,在那個崇尚武藝的年代,他不僅當上了大內侍衛,更是成為了侍衛總管,其武功造詣可見一斑。 \n宮寶田於1870年出生於山東乳山市,因為家境貧寒,13歲便從私塾輟學,轉而到北京的一間米行當學徒。因為送米的工作,讓宮寶田遇到了人生中的伯樂——尹福。尹福是京城某王府中的護院,當他第一眼看到上門的宮寶田時,便認定這是一個練武的奇才。之後,宮寶田給尹福行了拜師禮,做了他的徒弟。 \n由於宮寶田是窮苦人家出身,對於尹福的看重,他更是尤為地珍惜,為此,他開始沒日沒夜地練武。而尹福對他的照顧也是頗為用心,除了親身教他武藝之外,還將宮寶田介紹給了自己的師傅,八卦游身連環掌始祖董海川。而宮寶田在董海川手下勤學苦練多年,終成正宗八卦游身連環掌的第二代傳人。 \n光緒二十三年,宮寶田被召入清廷,擔任護衛首領,封四品帶刀侍衛,先後任慈禧及光緒的近身侍衛,可以說是清宮大內護衛總管。後來,宮寶田看清了清廷的腐敗無能,心灰意冷的他,最終選擇告老還鄉。滿清政府倒臺之後,各地軍閥崛起,而其中的奉系張作霖,還曾與宮寶田有過一段故事。 \n在得知宮寶田尚在人世的消息後,張作霖便立刻派人,請他來做自己的保鑣,一開始,張作霖因為宮寶田的瘦小身材有些輕視,宮寶田也是聰明人,為了讓張作霖看到自己的實力,他先是走到離張作霖二十步遠的地方,再請張作霖開槍射他,張作霖先是開了兩槍未中,想再開第三槍之時,沒想到宮寶田已經繞道他身後去了。 \n就這樣,宮寶田便成為了張作霖的保鑣,曾多次幫助張作霖化險為夷。直到1928年,張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用火藥炸死,當時未隨其同行的宮寶田,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感到悲傷萬分,不久後,他便辭職返回山東故鄉。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孟加拉警斃四軍閥 包括七月咖啡廳恐攻主謀

    孟加拉警斃四軍閥 包括七月咖啡廳恐攻主謀

    孟加拉安檢部隊周六擊斃四名軍閥,其中一人就是加拿大籍、但在孟加拉出生的喬杜里(Tamim Ahmed Chowdhury),他據說就是上個月發生在首都達卡(Dhaka)咖啡廳、針對外國人的恐怖攻擊的主謀。 \n \n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這些軍閥是在警方突擊他們在首都外、位於納拉揚甘傑市(Naraynganj)的躲藏處時,因為拒絕投降遭到警方擊斃,其中一名軍閥就是喬杜里。 \n \n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雖然喧聲他們策畫這起卡啡廳恐攻,但是孟加拉政府否決這項聲明。安全專家指出這起攻擊的規模和複雜度顯示,主使者和跨國組織有關。分析師也說,IS在四月就已經將喬杜里視為孟加拉的指揮官。 \n \n7月1日喬杜里等軍閥闖入達卡外交使館區一間名為Holey Artisan Bakery的咖啡聽,特意挑選出非穆斯林教徒的外籍客人並發動恐怖攻擊,在這些軍閥挾持這些人的12小時內,他們殺死多名義大利、日本、美國和印度籍的人士,最後軍閥遭孟加拉安檢部隊攻堅擊斃。 \n \n孟加拉警方在7月16日逮三名將Bashundhara住宅區一處公寓租給這些在咖啡廳恐攻軍閥的人,同月26日警方在凱揚普爾區(Kallyanpur)攻堅一個公寓、殺死9人並且逮捕2人,警方懷疑這些人和在咖啡廳發動恐攻的人屬於同一個組織。 \n

  • 古天樂演反派笑得好累 劉青雲心疼

    香港動作片「危城」今晚首映,香港演員古天樂飾演大反派,金馬影帝劉青雲坦言心疼古天樂常要笑,笑是很累的,「演個反派演得那麼痛苦」。 \n 「危城」是香港動作名導陳木勝與武術設計大師洪金寶聯手打造,由劉青雲、古天樂、彭于晏主演,背景設定在民初軍閥割據時期,講述普城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帶領眾人與殺人狂軍閥「曹少璘」開戰的故事,19到21日口碑場,25日在台上映。 \n 首映會晚間在台北西門町樂聲影城廣場舉行,彭于晏說,電影拍攝是5、6月,角色服裝很多層有點熱,但直呼拍得很過癮,再辛苦都值得。 \n 談起古天樂飾演大反派軍閥,劉青雲表示,古天樂不輕鬆,常要笑,還笑到眼淚都流出來,看得都心疼,「演個反派演得那麼痛苦」。 \n 陳木勝說,古天樂片中是很奸的大反派,要尋找什麼樣的笑法最適合角色,就要古天樂笑多給幾種版本,收工後古天樂都喊頭很疼;劉青雲笑稱「拍完這個戲以後,古天樂也不會笑了」。 \n 身穿針織上衣的劉青雲要推薦電影看點時,被活動主持人黃子佼虧「你好性感,激凸耶」,劉青雲也開玩笑接說「我就用性感的形象來告訴大家」,不僅有武打戲,也有「感性和性感演出」,逗笑全場。1050818 \n

  • 劉青雲練鞭常自打 彭于晏耍刀掉了

    香港動作片「危城」今晚首映,金馬影帝劉青雲重現耍鞭功夫,笑認練鞭時常會打到自己,演員彭于晏帥氣耍刀時沒接好掉了,直喊是刀太輕。 \n 「危城」是香港動作名導陳木勝與武術設計大師洪金寶聯手打造,由劉青雲、古天樂、彭于晏主演,背景設定在民初軍閥割據時期,講述普城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帶領眾人與殺人狂軍閥「曹少璘」開戰的故事,19到21日口碑場,25日在台上映。 \n 首映會晚間在台北西門町樂聲影城廣場舉行,陳木勝稱讚台前幕後人員都很棒,能和好演員一起合作,坦言「危城」是他最滿意的作品。 \n 飾演保衛團團長、打戲多,劉青雲表示,體力還OK,且拍戲這麼多年,終於能和洪金寶合作,「大哥是非常專業、厲害的武術指導」,片中他是耍長鞭,鞭子裡面是鐵的;連拍10天打戲,拍完瘦4公斤,但一回家就馬上胖回來。 \n 彭于晏扮演浪人,片中「改頭換面」,以大鬍子、雀斑和黃牙齒造型亮相,他笑稱有些是自己想法,最主要是導演希望有個不一樣的彭于晏,還開玩笑說是想和古天樂、劉青雲一樣有男人味,「毛愈多愈 Man」。1050818 \n

  • 《危城》吳京救人 30秒打戲一鏡到底

    《危城》吳京救人 30秒打戲一鏡到底

    陳木勝執導,洪金寶擔任動作導演的動作片《危城》,由劉青雲、古天樂、彭于晏、袁泉、江疏影等人主演,今天(8月12日)已在大陸上映,台灣將在8月19~21日上映3天口碑場,8月25日正式上映。電影公司今天特別曝光一段吳京以一敵十的電影片段,30秒打戲一鏡到底,360度環繞拍攝的視角,更添刺激感。 \n該片以軍閥割據的亂世為背景,軍閥少帥「曹少璘」古天樂因殺害3條人命,普城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劉青雲企圖將之繩之於法。但曹家財雄勢大,以強權震懾居民,曹家上校「張亦」吳京為了救人,勇闖普城,卻在城中遇見多年不見師弟「馬鋒」彭于晏義助普城居民,與吳京面臨正義與兄弟情的抉擇。 \n在這段吳京闖普城救古天樂的片段中,吳京從頭打到尾,動作乾淨利落、招招制敵、拳拳到肉,配上量身定做的背景音樂,展現吳京的紮實功夫,視覺效果也非常震撼。

  • 民國最風流軍閥 90歲還娶17歲妻生子

    民國最風流軍閥 90歲還娶17歲妻生子

    民國時期有很多軍閥,盜墓賊孫殿英、狗肉將軍張宗昌,還有嗜殺成性的西北馬幫。但是有一個軍閥楊森,在生命力方面,絕對是中國軍閥之最。據不完全統計,楊森共有12個妻妾,生育了43個子女,生育能力與康熙皇帝不相上下。但是,康熙皇帝子女多,壽命卻不是很長,只活了69歲,而楊森卻活了93歲。 \n話說,在楊森90大壽的時候,一位老鄉後來活過100歲的張群來看望他。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楊森喟然歎息說:「哎,我這個人啊,就喜歡跟年輕人待在一起,這樣才有活力,才有朝氣。」張群開玩笑說:「那你再娶一房年輕的唄。」 \n張群以為這只是一句玩笑,沒想到卻一語點醒夢中人,楊森果然又找了個年輕老婆。17歲的女學生張靈鳳,以應聘秘書為名,進了他的府上,遂成為他的第12房姨太太。更為神奇的是,張靈鳳居然很快懷孕了,誕下一女。年過九旬的楊森,再一次震驚了世界。 \n楊森生於1884年,是著名的四川軍閥,抗日名將。他經歷過辛亥革命、護國戰爭、軍閥混戰等。楊森曾經和朱德元帥是同事,他在擔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時,朱德是該軍黨代表。紅軍長征期間,路經四川,和楊森達成了一個愉快的約定。楊森不攔截紅軍北上,紅軍也不打楊森。大家互不侵犯,井水不犯河水。 \n楊森身上有兩個標籤,一個是四川軍閥,一個是抗日名將。四川窮啊,在抗日戰爭中,楊森率領川軍穿著破爛的衣服,徒步數萬里,出川抗日,真的是打出了聲望。 \n當楊森率部到達上海後,迅速與日軍交上了火,參加了淞滬會戰,他與日軍血戰4個晝夜,堅守陣地不退。楊森一共帶了18,000個川中子弟,僅此一戰,就傷亡7,000多人。陣地上深達2公尺深的戰壕,最後堆積的屍體比戰壕都高。感動的蔣介石,又是給他頒佈嘉獎令,又是給他的部隊發新軍裝。 \n在三次長沙會戰中,楊森表現不殊。尤其是在第二次長沙會戰中,日軍失利撤退。這是一個擴大戰果的好機會,可是誰敢去追擊日軍呢?日軍的撤退肯定是有序的,楊森敢,他率領川中子弟瘋狂地追殺日軍,幾乎全殲日軍負責打掩護的聯隊,再次受到蔣介石的嘉獎。 \n解放戰爭後期,楊森鬧了一個笑話。作為一個看慣了風雲變幻的舊軍閥,楊森善於見風使舵,他看到解放軍節節勝利,也想起義,還想面見負責解放大西南的劉伯承元帥,但是有個條件,必須保證自己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 \n劉伯承元帥卻冷冰冰地轉告楊森說:「我不見他!你們去跟他談去,轉告楊森:有多少槍繳多少槍,就是繳械,別的一概不談。」楊森熱臉貼個冷屁股,起義之事也就胎死腹中,後來只好跟著蔣介石到台灣。1977年,楊森這位最具傳奇色彩的軍閥,在台北去世。享年93歲。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突襲IS軍閥會面 伊拉克士兵遭炸彈埋伏9死9傷

    突襲IS軍閥會面 伊拉克士兵遭炸彈埋伏9死9傷

    伊拉克士兵週三突襲一間可能是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軍閥的聚會地點時,觸動屋內裝設的爆炸物後,造成9名士兵死亡、另外9名受傷,本周伊斯蘭國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一帶設置的炸藥已經造成170人死亡。 \n \n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當時伊拉克部隊獲得線報,表示這間位在距離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約40公里遠的城鎮Latifiya的屋子,可能會有重要軍閥領導級人士在此會面,不料這間屋子已遭人事先裝置炸藥。在同天同一城鎮,一台伊拉克軍隊悍馬軍車遇到路邊炸彈,造成車上一名軍官死亡,三名士兵受傷。週二巴格達才發生三起自殺炸彈攻擊,造成至少77人死亡,是今年起伊拉克首都死傷最慘重的一天。 \n \n最近不斷攀升的炸彈攻擊,讓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倍感壓力,他必須一邊重整內閣力圖解決政治危機,一邊又要防止巴格達部分區域被IS軍閥控制住。IS在2014年控制了伊拉克北部和西部、約占全國三分之一的領土。目前以美國為首、對IS進行的聯軍空襲,週二前進到了西部城鎮Rutba。

  • 是否廢除日本天皇制?老蔣竟這樣回答…

    是否廢除日本天皇制?老蔣竟這樣回答…

    看過劉嘉玲、胡軍主演的電影《開羅宣言》嗎?它真實地反映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英中三國開羅會議時的情景。蔣介石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會晤了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邱吉爾,並與之進行零距離交談。 \n眾所周知,開羅會議主要討論的是對日本作戰問題,以及打敗日本帝國主義以後的善後問題。為了充分彰顯大國風範,蔣介石給自己定調為,寬容大度,不要小肚雞腸,以德報怨,不要落井下石。讓美英兩國看到,中國人是如何地既往不咎睦鄰友好。 \n作為同盟國,美國給中國提供了大量的物資援助,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美國沒有往中國派來一兵一卒幫助打日本,這也是事實。即便是在中國遠征軍入緬甸作戰時,美國也只是派來了一位讓蔣介石非常反感的指揮官,而沒有派美國軍隊。 \n中國人很不理解,既然是大家協同作戰,你為什麼不派軍隊?眼睜睜地看著中國人在前線犧牲,美國於心何安?中方以此質問美方。美方的回答是,兵力有限,除了不能派兵之外,中國人要什麼,美國都會無償滿足的。說到底,美國是不想讓自己的軍隊犧牲,美國有的是錢,可美國人金貴,而中國人多呀!就讓中國人在前線和日本人廝殺,美國要錢給錢,要武器給武器。對此,蔣介石認了。胳膊擰不過大腿,中國人不給你計較太多。 \n更匪夷所思地是,當羅斯福問蔣介石戰後是否永遠廢除日本天皇制度時,蔣介石的回答讓羅斯福都大吃一驚。在羅斯福看來,日本侵略中國,屠殺中國人民,無數中國軍隊犧牲在日本人的槍炮下,中國人包括蔣介石在內應該非常痛恨日本人,一旦日本戰敗,蔣介石應該痛打落水狗,狠狠地懲罰日本,包括廢除的日本天皇制度才對。 \n可是蔣介石是這樣回答的:此次日本戰爭的禍首,為其若干軍閥。我以為除了日本軍閥必須根本剷除,不能讓其預聞日本政治之外,至於它國的國體如何,還是讓日本人民自己決定吧。作為同盟國,我們還是不要造成民族間永遠的錯誤為好。 \n聽一聽,蔣介石是多麼地大度。只懲罰發動戰爭的日本個別軍閥,其他人就不要追究了吧。至於日本的天皇制度,還是由日本人自己決定吧,我們不要干涉了,以免造成對日本民族永遠的傷害。這就是蔣介石的以德報怨。 \n後來,蔣介石的確是這樣做的。日本投降後,確實只懲罰了幾個罪大惡極為首的戰犯,如東條英機、岡村甯次諸人。對於日本的國體,絲毫沒有干預,對於批准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本天皇,我們也沒有懲辦,甚至連一毛錢的戰爭賠款都沒有要。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