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載他回家的搜尋結果,共13

  • 載人妻回家被抓包 名車遭醋夫持拐杖鎖狠砸... 男子竟開車輾斃他

    載人妻回家被抓包 名車遭醋夫持拐杖鎖狠砸... 男子竟開車輾斃他

    嘉義縣民雄鄉昨日發生一起男子遭到車子輾斃的死亡事件,一名王姓男子因目睹妻子從別一名林姓男子的車上下來,因此覺得自己被戴綠帽,怒火中燒拿起拐杖鎖上前對凌志轎車的車頭燈和引擎蓋猛砸,但沒想到竟被林男狠踩油門壓在車底。警消和救護人員趕到現場後將車體抬起,將王男送醫急救,但王男仍宣告不治,林男被帶到警局後稱,是一時緊張才會踩下油門,而且並沒有幫別人戴綠帽。 \n \n根據附近監視器畫面顯示,王男因為目睹自己的妻子(黃女)從林男的凌志轎車上下來,醋勁大發拿起拐杖鎖狠砸車子的車頭燈,但下一秒卻遭到林男狠踩油門加速衝撞,整個人被壓在車底動彈不得。警消和救護人員到現場後將車體抬起,將王男從車底拉出,但傷重的王男生命跡象微弱,送醫後仍然不治身亡,陪同到醫院的王男妻子得知噩耗後,在醫院內情緒崩潰。 \n \n林姓男子案發後向警方表示,和黃女是透過網路遊戲認識的網友,認識兩年多都以姊弟相稱,並不是情侶。昨天下午黃女與她的妹妹到台中拜拜後,眾人約好一起去唱歌,晚間由他載黃女返回嘉義,在路上黃女接獲丈夫電話,並向丈夫表示林男會開車載她回家,結果沒想到一到家門口,車子就被「不名男子」攻擊,一時緊張才會踩下油門。林男說,他並不知道那個砸車男子就是黃女的老公,對於自己的行為,他也坦言相當後悔。

  • 6人麵包車擠27人 成都司機超載創刑拘首例

    6人麵包車擠27人 成都司機超載創刑拘首例

    好會塞!汽車廣告為強調大空間,常會以擠進多人手法呈現,現實中可就十分危險,大陸四川成都發生一起可載6人的麵包車,硬擠入27人的誇張事件,司機因嚴重超載被刑拘和罰款。 \n \n據《成都商報》表示,刑事法修正案(九,陸稱《刑九》)實施後,針對嚴重超載等行為入刑,此次超載違規事件遭刑事處罰也是成都的第一例。 \n \n警方表示,執勤時發現該麵包車行駛有異樣且車窗四周貼了不透光的隔熱紙,加上底盤壓得很低,行駛起來很笨重,因此將車攔下,結果往車內一看,裡頭黑壓壓一片全是人,而且一層疊一層,竟然塞進27人,超載21人。 \n \n知道面臨刑事處罰,駕駛姚姓司機不禁落下淚來。他辯解表示,原要分批載運,但工人都想早點回家,不聽勸全擠上車,雖知不能超載,但沒想後果這麼嚴重。而且,姚姓駕駛因超載逾20%以上,將面臨被記點並罰款2000元人民幣,折合約台幣1萬元,駕駛證降級的處罰。

  • 喝醉酒叩男網友載她回家 事後卻控他性侵

    范姓男子去年9月接到喝醉酒的女網友來電,要求范男載她回家,但兩人沒回家,卻去賓館開房間,隔天她酒醒後,怒控范男性侵;台北地檢署調閱賓館監視器畫面,發現她與范男登記住宿時,意識清楚,看不出遭性侵跡象,認定范男罪證不足,將范男不起訴。 \n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8旬騎士迷途 警載他回家

    家住高雄市前鎮區和祥街的81歲洪老先生,騎著150cc.重機在中山四路北上車道迷途,因為天色漸晚分辨不清方向,跟路人問路,卻又反向騎到前鎮區明鳳三街朝天宮前,老先生說不清楚年籍、住址,隨著夜色漸深只好招手向巡邏路過的警察求助,巡邏警察巡佐吳志裕、警員范浩仁以警用電腦查詢老人所騎乘的重機車車籍,查出22年次的洪老先生住址,吳巡佐騎機車載老先生返家,家人已經在門口張望多時。

  • 惡弟騙兄助竊電線 雙遭逮

    惡弟騙兄助竊電線 雙遭逮

    惡弟騙兄助行竊!三重36歲周姓男子下手偷300多公斤的銅電線,因為自己載不完,更騙親哥哥幫忙載,最後連累哥哥一同背上竊盜罪嫌。 \n三重1名素有竊盜、贓物前科的36歲周姓男子,日前多次勘查,發現三重仁義街上1處資源回收場門禁鬆散,又囤放總重300多公斤、市值6萬元的銅電線,遂動歹念。 \n3日凌晨,周嫌下手行竊,卻因所竊銅電線太多,共14布袋又7捆,他僅騎乘機車,須分多批載送,嫌費時費力,索性騙不知情的38歲親哥哥幫忙載送回家。 \n不料5時許,警方發現形跡可疑的周嫌,發現他用膠帶黏住車牌,掩耳盜鈴,遂當場查獲並逮捕,調閱監視器畫面後,並前往逮捕當時已回家呼呼大睡的哥哥。 \n周嫌哥哥頻喊冤,表示周嫌請他幫忙載貨,他載了一趟之後起疑,不肯繼續,回家睡覺。但警方仍依竊盜罪嫌將2人送辦。

  • 澳醉漢 讓7歲兒子載他回家

    喝酒後不能開車,但一名澳洲男子卻把自己的兒子送到了方向盤前面,要兒子載他回家;然而在回家的路上被警方發現,該男子遭到逮捕。 \n澳洲警方表示,當地12月30日淩晨3時左右,一輛行駛中的汽車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因爲它並沒有開車燈。隨後,警察示意其停在道邊並準備進行檢查,警察看向車內時發現了開車的男孩和後排座位上他醉酒的父親。最終,這名41歲的男子將因嚴重交通違法行爲而面臨起訴。

  • 疑誤闖鐵道 醉男被撞亡

     湯姓土木包商十二日晚間結束應酬,搭乘友人車子準備返家,途中兩人因細故口角,湯男負氣下車疑誤闖海線鐵路,十三日凌晨傳出他在通霄段遭北上電聯車撞擊,傷重送醫不治。湯父表示兒子喝到半夜且有醉意,打電話要媳婦載他回家,媳婦生氣拒絕,不料竟釀悲劇。 \n 檢警昨下午會同法醫相驗,發現撞擊點是死者背部,致腰椎和肋骨骨折,法醫初步研判因神經性休克及嚴重內出血致命。電聯車司機員說,發現前方有人曾持續鳴笛示警,卻未見理會,緊急煞車已來不及。 \n 檢警調查,昨凌晨零時許,台鐵由彰化開到通霄的北上電聯車,行經通霄鎮五北里路段時,司機員發現撞到人,即停車並報案。通霄消防分隊派四人趕往搜救,因照明不佳且事故地點不夠明確,救護人員徒步走了七、八百公尺,才尋獲受傷的卅九歲湯姓男子。 \n 湯男背部有些微血跡外,並無明顯外傷,獲救時還不斷呻吟,因傷重到院前已無生命跡象。他從事土木營造,是家中獨子,育有一雙分別就讀國中和國小的子女;其健康狀況正常,亦無財務或其他問題,初步排除尋短可能,研判是酒後誤闖鐵道。 \n 面對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湯父悲慟表示,兒子前晚搭友人車外出應酬,直到半夜才打電話要媳婦載他回家,媳婦氣他喝到酒醉才回家而拒絕,沒想到發生悲劇。 \n \n★(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 遭網友性侵 call友求救留言成證據

     出獄不久的宋姓男子,在網路認識國中少女「小珍」(化名),兩人才第一次見面,就把女方帶回住處猥褻;小珍驚恐之餘,撥電話向朋友求救,對方卻始終未接,幸虧電話進入語音信箱,錄下小珍抗拒聲音,成為檢方認定宋男罪行的重要證據,板檢昨依強制猥褻罪嫌將宋男起訴。 \n 檢警調查,宋姓男子(卅餘歲)七月在交友網站「愛情公寓」,認識十五歲小珍,兩人相談甚歡,相約見面吃飯,宋男竟向初見面的小珍提出到旅社性交的要求,被小珍斷然拒絕。 \n 宋男不死心,仍將小珍載回住處,摸黑要求小珍幫他打手槍,小珍大呼「不要」、「我不會」、「我要回家」,趁亂打電話向友人求救,但朋友始終沒有接電話,小珍因而被宋男猥褻得逞。 \n 事後小珍回家向父親哭訴遭網友性侵,在父親陪同下,向警方報案。小珍原苦無證據證明宋男惡行,事後友人發現小珍的未接來電和語音信箱通知,一聽語音信箱,裡頭傳來小珍大叫不要的聲音,原來性侵過程全被錄進語音信箱,成為有力證據。 \n 偵查時,宋男坦承犯行,檢方認為宋男為累犯,對懵懂無知的小珍假裝要交往,實際卻是猥褻小珍,對小珍戕害甚深,將他依妨害性自主罪嫌起訴,具體求刑一年四個月。

  • 坐警車回家

     來台十幾年,對於台灣人的善良、美好我早已習以為常,以至於忘了最初的感動,如今因〈太平洋的風〉再度輕輕地吹進我心裡,勾起了我暖暖的回憶。 \n 有一次搭上紅10公車,我在社子站下車,當車門關上後,我才意識到放在口袋裡的手機不見了,直覺應該是滑落到座椅上了,望著急速駛離的公車,心裡真是懊惱極了! \n 回到家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撥打自己的手機號碼,一會兒有人接起,是司機先生,司機說他循著鈴聲才發現掉落在座椅縫隙的手機。 \n 但他現在已停在總站,司機告訴我,他過一會兒,會從中國海專發車開往劍潭站,要我在社子站等他的公車,再上車拿回手機,當我順利尋回手機時,真是感動莫名! \n 我一直都是超級路癡,就算現在來台十幾年了,和朋友逛百貨公司,我總要緊緊跟在朋友後面,因為一出了百貨公司,我就暈頭轉向、分不清東西南北了。那時剛來台灣不久,在家裡悶得慌,想一個人出去繞繞,不知走了多久,才驚覺忘了回家的路。 \n 剛好看到路旁有一家派出所,有員警在外面講電話,於是我趨前問路,警察先生告訴我要從哪條路走,再往哪條巷子進去,但我還是聽得霧煞煞,好心的警察先生見狀,說他剛好要往那方向辦事,可順便載我,就這樣我坐上警車回家,還讓家人嚇了一大跳。而當我跟朋友提起我曾坐過警車這事,朋友總是瞪大眼睛,因為大多數人腦海裡總會閃過這樣的畫面:就是犯了罪,被帶上警車的嫌犯。 \n 許多難忘的往事掠過心頭,希望太平洋的風吹過兩岸,溫暖每個同胞的心。

  • 爛醉遭小黃拒載 男砸救護車

     男子林彥甫在酒店徹夜喝酒到爛醉,二日上午光著上身在路邊攔計程車,小黃司機見狀都拒載;他竟當街發酒瘋,狂砸猛撞路過的工程車玻璃窗,把自己割的滿身是傷,還辱罵毆傷員警並砸損救護車,直到酒醒才連聲道歉,被依妨害公務等罪嫌送辦。 \n 警方指出,廿五歲的林彥甫,從前晚開始偕友在中山區酒店連喝了數攤,直到昨天上午九時五十分,他已醉到搞丟手機,衣服也脫掉;由於身材壯碩,且後背有大片雷神刺青,計程車沒人敢載,連路人都紛紛走避。 \n 林嫌酒醉失控,攔下一輛有線電視台的工程車,要求載他回家,車內兩名工人根本不敢開車門,林嫌氣得用頭猛撞車窗玻璃,再瘋狂用手砸車,被破碎玻璃割傷鼻樑、下巴和雙手。 \n 派出所員警獲報到場,遭林嫌辱罵推打,救護車前來時,林嫌非但拒絕就醫,還用頭撞擊救護車後擋玻璃窗,用手敲凹車體,員警被迫將他壓制在地,上手銬帶回派出所。

  • 不滿女友提分手 男舉槍自殺

     卅一歲男子賴家宏不滿交往多年的廿五歲朱姓女友提分手,抱怨不再給他機會,昨日上午憤而開車到朱女家門口,先在電話中拉槍機給朱女聽,不久就在車內舉槍朝太陽穴開了一槍,子彈貫穿腦部,滿臉是血,生命垂危。 \n 朱女表示,兩人八年前在工廠認識後開始交往,但一年後就吵架,其間分分合合,最後都以再給賴某機會為由而在一起;前幾天,她去賴某家烤肉,在他房間又吵架,後來他載她回家途中,又打她的頭。 \n 朱女父母不滿女兒被人毆打,隔天拿著驗傷單到派出所備案,並叫女兒別再和賴往來,也不要再接賴的電話。朱父還說,雙方父母都認識,也曾坐下來溝通過,兩人雖然交往多年,但還沒論及婚嫁。 \n 警方表示,賴某昨天上午七點多打電話給朱女,氣憤朱女不再給他機會,還要她等著收屍;甚至在電話中故意拉槍機給她聽。九點多賴某開車到朱女家門口打開車窗,突然「砰」一聲,賴某右手舉槍朝太陽穴開了一槍,子彈貫穿腦部,擊中左方民宅鐵捲門才落下,幸好沒有傷及無辜。 \n 警方表示,鄰居發現轎車內有人滿臉是血後,趕緊報警。賴某送醫後,昏迷指數四,生命跡象雖穩定,但如果開刀,很可能成了植物人,家屬決定放棄開刀急救。 \n 警方發現,賴某所持的槍是德國八釐米制式手槍,只打出一槍,警方將全力追查槍枝來源。

  • 暴力拒斬情絲 男求刑16年

     恐怖情人黃男不甘女友要求分手,竟將她綁在副駕駛座載往汽車旅館毆打,第二次甚至駕車拖行女友,將全身是傷的女友載往汽車旅館囚禁性侵。警方循線找到兩人,黃男否認性侵、坦承打人。檢察官認為黃男涉嫌殺人、性侵等罪,犯後說詞避重就輕,昨建議法官量處十六年徒刑。 \n 卅七歲黃男與小他十多歲的張姓女友同居多年並生有一名幼子,去年二月,因小孩問題發生爭吵,黃男憤而痛毆張女;同年五月,黃男不甘女友要求分手,認為她劈腿,駕車前往女友公司談判,隨即將她載往高屏大橋下,在車內毆打她。 \n 之後又以塑膠繩把女友綁在副駕駛座,載往鳳山某汽車旅館,拿女友身上現金支付住宿費。女友趁他睡覺偷跑回家,黃男竟又強行將她抓回汽車旅館,退房後他發現女友傷勢嚴重,送往醫院治療,院方發現疑似家暴,報警處理。 \n 女友經過這事件,對黃男非常恐懼,搬回父母家中;沒想到六月中旬,黃男又到女友父親家樓下守候,見她返家竟強行抓住,開車拖行數十公尺,過程全被民眾目擊,隨後將她載往台南某汽車旅館囚禁。 \n 這時女友全身是傷幾乎昏迷,遭囚禁六天期間遭黃男性侵兩次,家屬無法與她聯絡,報警後警方循線找到兩人,張女在醫院就醫時,還被迫說「身上傷勢是騎機車摔倒」。 \n 警方調查,黃男囚禁女友期間,威脅說「如果被關出來,不是要女友死,就是要女友家屬死。」才讓女友不敢說出實情。

  • 殘而不廢的文學人生

    從民國六十二年中風殘障後,張拓蕪告訴自己:「好死不如賴活,多活一天算一天」。沒有人能想像他這一挨,竟然已熬過三十八年,其間還寫出「代馬輸卒」一系列膾炙人口的大兵作品。 \n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后,我依約定的時間到了台北榮總,把車停在第一門診大樓對面等張拓蕪。不久就看見不良於行的他,頭戴草帽穿著唐衫,吃力地踱步過來;我馬上後悔幹嘛為了自己停車方便,不把車開到另一邊載他呢。 \n我趕緊過去攙扶他老人家過馬路上車,堅持送他回家再進行訪談。路途中他一再向我道謝,不忘調侃自己現在不行了;中風後,左半邊癱瘓不說,還摔斷過左手、左大腿,「差不多一年總要來個一摔」。而且現在三高(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的症狀都來了,常常要來榮總看病拿藥。 \n正常人走一步路,張拓蕪必須吃力地撐著拐杖走三步。送他回到新店偏僻的「后山居」,我無法想像他得花多少時間、費多少氣力,才能輾轉到達榮總。他脫了唐衫,也不休息,光著身子就進廚房煮水餃與酸菜湯;客廳沒有冷氣,我們滿身大汗,但我吃得出感動。 \n別人覺得逃兵丟臉,他卻頗為自豪 \n張拓蕪這一生,是在貧窮與苦難中熬過來的。民國十七年,他出生在安徽涇縣后山鄉一戶小康農家,念過小學、私塾,但母親早逝,十歲父親續弦,後母對他不好,書也不念了,離家去油坊當學徒,卻又飽受凌虐,天天被打得混身是血,竟致耳朵半聾。 \n十四歲那年,一個遠親看他可憐,就帶他去游擊隊當娃娃兵。不到十個月,游擊隊被打散了,一個老兵帶他去投靠中央軍(後來的國軍)。當時的張拓蕪又瘦又小,一度被拒收,幸而連長知道他念過幾年書,終於收留他。張拓蕪說,當時一個連三百多人,只有三個半的官兵識字,他是其中那半個,勉強會抄會寫。就那樣,他展開了將近三十年的軍旅生涯。 \n張拓蕪最出名的經歷就是「代馬輸卒」;沒有當過兵的人大多不知那四個字的意思。原來軍隊養有軍馬,拉大砲、軍糧等重物,但因當時國軍腐敗,從上到下把馬的飼料貪污光了,馬沒東西吃全被活活餓死,只好編了幾十個兵,代替馬來扛砲、拉砲,負責運輸任務;衣服上繡的名牌就是「代馬輸卒」四字。天底下有這個名號的兵種,也真是空前絕後,偏偏被張拓蕪給遇上了。 \n在戰場上過著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活著的日子,張拓蕪在軍隊待久了,也混成了老油條,那個單位待不好、吃不飽,他就「開小差」,逃到別的單位去頂缺。別人覺得逃兵是丟臉的事,張拓蕪可不覺得,特別是民國三十八年撤來台灣後,軍隊內部更亂,缺兵嚴重,張拓蕪「伺機而動」,到處跳槽。他頗自豪的說:「我是全中華民國最會開小差的兵,算算總共有十一次之多。」 \n(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