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輕慢的搜尋結果,共07

  • 輕慢電動自行車 旅客自助接駁到綠博

    為鼓勵民眾低碳旅遊,宜蘭縣政府在今年綠色博覽會期間,推出「自助接駁輕慢線」方案,只要憑大眾運輸票根可在指定地點免費租電動二輪車1個小時,悠遊蘭陽平原。 \n 為鼓勵遊客搭乘大眾運輸、減緩暖化,宜蘭縣政府在3月起與冬山鄉中山、梅花及大進三個社區及休閒農業區還有相關業者合作,設置完成共13處電動腳踏車充電站,提供相關輕旅遊套票,獲得不錯回響。 \n 宜蘭縣環保局說,配合目前正在蘇澳武荖坑風景區舉辦的宜蘭綠色博覽會,縣府與租賃業者合作,推出「自助接駁輕慢線」方案,鼓勵民眾低碳旅遊。這項方案在冬山、羅東火車站、綠博園區分別設置電動二輪車服務站,遊客只要憑外縣市到宜蘭的大眾運輸票根,就可在服務站免費租1個小時;若想繼續參觀其他景點,超過時間則第2個小時起每小時新台幣100元計算,憑綠博門票還可享8折優惠。 \n 環保局表示,3處服務站平日共計有50輛電動車,假日80輛,並提供「甲地租、乙地還」服務,也節省去在轉乘點等待其他接駁車的時間,歡迎遊客利用。 \n 電動二輪車業者說,各服務站都設有免費充電站,充足電力約可行駛40公里;冬山火車站到綠博園區約4公里,羅東火車站到綠博園區約10公里。遊客可沿著省道台9縣或其他鄉間小道,慢遊蘭陽平原風光到綠博園區。1050404 \n

  • 發言輕慢高雄氣爆惹爭議 侯友宜澄清

    壹電視的「正晶限時批」昨天在節目中公布一段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談話的錄音檔,其中有一段提及高雄氣爆與八仙塵爆人數相比,侯友宜今天表示,那是他先前和八仙氣爆的傷患家屬座談時,其中有一句話被網友曲解為他不關心高雄氣爆的受災者,完全不是他的本意,深表遺憾,也盼社會對家屬多點愛心與同理心。 \n \n當時侯友宜是與家屬座談,他說:「現在愛心的捐款,我跟各位報告,這幾天比較冷了,我看到那個累積數目,越來越少、越來越少,這個熱度沒有了,熱忱沒有了,這個不對的,不對的。我們不要讓這個熱度冷掉,我們希望更有一股愛心的力量去幫助很多,今天是500個,不是像高雄氣爆才40多個,500個,要走的路還那麼長,我算一算,我說一個粗估,500個,你算一算,一個人差不多要200萬,是要怎麼走下去,你也拜託一下。」 \n \n侯友宜表示,由於當時多數傷患都在加護病房,家屬心急如焚,對於未來也相當無助。他向家屬承諾新北市一定會盡全力協助家屬,也提及高雄氣爆與八仙氣爆在受傷人數方面的差別。 \n \n侯友宜當時向傷患家屬表示,高雄氣爆的燒燙傷患者共有73人,其中中重度的共48人;八仙氣爆的傷患499人,中重度燒燙傷的則是將近八倍於高雄氣爆的376人。他強調,他只是向家屬說明兩場氣爆不同規模的受災人數,並且向家屬保證新北市政府一定會盡全力協助病患與家屬,完全沒有對高雄氣爆受災者輕慢的意思,因為人命無價。他日前去向高雄市長陳菊致謝時,也充分感受到高雄市政府對於照顧氣爆受害者的用心與同理心。 \n \n侯友宜強調,他當然關心八仙氣爆的受災者未來是否能獲得足夠的照顧,也當然希望有更多來自社會的愛心捐款能夠用於傷患與家屬。他認為媒體和網友若是能把重點放在呼籲更多民眾向受害者伸出援手,台灣會是一個更好的社會。 \n \n侯友宜表示,他也許有用辭不夠週延之處,有時候家屬的發言也難免關心則亂,盼大家能有更多的同理心。

  • 社論-聽憑官僚輕慢細節 壞了兩岸經貿大局

     一向喜歡用數字計算政績的馬政府,上周五再添一筆新數字,喜不自勝地宣布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成為五年來兩岸間的第十九項協議。然而馬政府的「戰功」,對台灣社會卻是突襲:負責審議的國會事前完全被蒙在鼓裡,負責監督的在野黨不知協議絲毫內容;而經營利益直接相關的產業界,更在未予告知的情況下被迫迎接市場中新的競爭者。就因為談判團隊的專擅,導致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情況,兩岸繼ECFA之後最重要的經貿協議,不僅未彰顯其正面效益,反而成了人人喊打的箭靶。 \n 服貿協議並不是兩岸簽署的第一個協議,而是第十九個。這數字應該呈現的不是馬政府的涉外談判績效,而是在談判過程中累積的經驗。這經驗包括事前的產業分析、影響評估,以及談判策略的研擬;包括談判過程中深入了解產業界的需求、與利益相關者的溝通,和可能衝擊的因應方案;更包括與協議相配套的產業政策和經濟法規,以及後續立法流程的準備。 \n 上述流程,在ECFA談判及簽署過程中已有過一次完備的演練。當時儘管只是架構性協議,其中的血肉都還有待未來補強,但政府拿著型塑出的架構,已足以讓民眾了解未來兩岸經貿往來將是何種樣貌;得利的是誰、會得什麼利,受衝擊的是誰、政府又如何保護,立法流程與政經影響,都依府院戰略逐步推進。 \n 或許是託選舉在即之福,當時馬總統不但親上火線與在野黨辯論,學界有影響評估報告,經濟部有產業說帖,陸委會也周周下鄉說明。儘管許多人對鋪天蓋地的文宣感到疲乏,對政府大張旗鼓地大開兩岸經貿之門也有微詞,但在遊說和批評交錯之下,公眾溝通和產業預警也隨之展開。 \n 相較之下,在總統順利連任之後,做為ECFA最重要後續談判之一的服貿協議,便淪為草率行事的官僚作業。馬總統在每一個公開場合沾沾自喜地預告著協議即將完成,但上至立法院、下至產業界,沒有人知道內容涵蓋多廣、影響多大。而當協議終於簽署,竟已是一整個包裹要求立法院背書。 \n 平心分析服貿協議,大陸開放的產業項目及規模,不見得比台灣少;而台灣開放的產業,也有足夠實力面對外來競爭。然而這些成果,大至金融業如何布局在大陸市場的戰略地位,台灣服務業如何因應不同社會背景競爭對手的挑戰,小至廣告、美容業是不是開始準備和大陸老闆的巷戰肉搏,都必須向利益相關者充分說明。 \n 然而,在談判團隊的專擅下,該做的評估與溝通完全付之闕如。主事官員私下透露,不同於ECFA時部會「拚業績」的士氣,這次協議的談判過程中,本應協同作戰的陸委會和經濟部,竟只有陸委會管協調開會、經濟部管談判內容的簡單分工;立法院從經濟部要不到協議內容,陸委會也不知如何與產業溝通。整個過程中,一句「內容保密為國際談判慣例」,推掉了立法委員和媒體想一探內情的要求,也關上藉此與公眾溝通的大門。影響所及,一向支持ECFA的產業界,氣政府不把業者需求放在眼裡,連行政院高層也忍不住私下起疑:為什麼經濟部對如此重大的協議,竟無一人出面主導公眾溝通,放任業者疑慮擴大,而在野黨更趁此掌握民眾恐慌情緒? \n 在馬政府的行政傲慢之外,在先天上,理應負責督導兩岸談判的國安會,僅有副祕書長鄧振中一人專責經濟大政,其餘盡是緊守政治、戰略思維的學者,自然沒有能力與心思顧及產業經營和人民生計等「細節問題」。於是除ECFA由總統親自緊盯外,後續從海關、投保到如今的服貿協議,國安會做的只有定期聽取經濟部、陸委會等相關部會的進度報告,聽憑官僚對「細節」的輕慢,壞了兩岸經貿往來的大局。 \n 對每一個跨境貿易談判來說,協議的完成正是產業調整的開始。馬政府對服貿協議的最大誤判,在於從一開始就把「簽協議」視為完成任務,對後續台灣民生及產業的衝擊反而撒手不顧。這樣的誤判,導致政府無視產業需求、輕忽民眾疑慮,更導致立法與行政部門的對立。影響所及,服貿協議立法流程的曠日廢時,將只是傷害的開端;未來兩岸經貿環境健全化與正常化受到的影響,以及台灣在國際談判上的不良紀錄,將成為馬政府融入國際經濟體制的最大障礙。

  • 新華社評論 菲之輕慢來自寄望美國撐腰

    大陸新華網今天在首頁發表一篇《菲律賓的“習慣性”輕慢從何而來》的評論文章,他們認為菲律賓如此輕慢,不排除是寄望於「菲美同盟」關係在背後撐腰。但是文章說,實際上這只是馬尼拉畫餅充饑而已,菲方應該認清形勢,立即放下輕慢態度,真心實意地道歉賠償、認真嚴肅地徹查事件真相,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 \n \n評論文章中指出,在類似事件中菲律賓的輕慢態度早已有之。2006年臺東籍漁船「滿春億」船長遭菲律賓水警開槍射擊死亡事件,懲兇、道歉和賠償全都不了了之。2010年8月的馬尼拉人質事件導致香港遊客8死7傷,菲律賓警察事發時應對失據,盡管承諾會徹查事件,但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罰卻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對香港政府的不滿充耳不聞。 \n \n對於這次「廣大興28號」漁船事件,菲律賓泡製的「越界說」和「自衛說」根本站不住腳,但菲方至今沒有改變這套說辭,這種蠻橫態度,讓人懷疑菲方正在開展的調查,最終究竟能夠還原幾分真相。 \n \n評論中結論指出,面對海峽兩岸的嚴正表態,菲方應該認清形勢,立即放下輕慢態度,用實際行動給兩岸民眾一個滿意的答復。 \n

  • 龍應台托腮備詢 評價兩極

     文化部長龍應台在國會備詢時,以托腮的招牌動作應對被批判;這樣的動作,在堂堂國會殿堂即使並非「矯揉造作」,但確是「標新立異」,能不讓人做過多的聯想嗎? \n 龍部長托腮的形象,段委員嘲諷,是在拍沙龍照?管委員更批輕慢。但細思衡量,倒像是憧憬少女面對心儀的老師陷入遐思;就這麼一個動作,引發網友熱烈討論,的確是一種異數,不過深入探討,龍部長恐怕是想藉由這樣的舉動,傳遞她另類訊息;看似虛心聆聽,卻是以制高點睥睨國會議員的問政? \n 或許對照著名學者摩理斯在《行為語言》一書中的細說,更能一窺堂奧,經由實例列舉人們的一舉一動透視了他們內心的世界,類似龍部長的心路歷程自然也全都露了,只是她運用的技巧更細膩,尤其敏感的「凝視」更凸顯了「無聲勝有聲」。 \n 記得前新聞局長姚文智在備詢後,以手比擬手槍的「形式姿態」,和熟識的媒體朋友打招呼,這種自以為善意的習慣性動作,同樣惹來國會議員「輕慢」的指責,逼得他非道歉不可,相較於龍應台採「憧憬」式的舉措回應,即使堂堂的國會有潛規則,卻未必約束得了她充分掌握的「軟實力」呢!

  • 夢想背後 不可承受之輕慢

     耗費二‧一億台幣打造、號稱百老匯規格的建國百年音樂劇《夢想家》,推出後起各界批評,這些批評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經費兩億多這個數字令人咋舌,另一層次則是音樂劇內容的藝術性探討。 \n 一部音樂劇演出的合理花費是多少? \n 上個月在小巨蛋上演的超大型歌劇《阿伊達》,雖遇主角意外猝逝、臨陣換角,但來自羅馬劇院的豪華佈景、百年歷史經典戲服,以及來自法國的專業音響團隊,加上國際知名的歌劇導演、指揮及演員,兩場演出預算四千萬元,總共吸引超過一萬人觀賞。拿《夢想家》的預算來比較,《阿伊達》可連演十場有還有找。 \n 文建會的說法是,《夢想家》不只是音樂劇、舞台劇,它還是大型晚會,那就來看看近年來台灣兩大最具指標性的活動花費。二○○九年高雄世運標案總金額九千萬元,動員人數包括國內外知名歌手、團體及演職人員超過七千人,與會觀眾達五萬五千人。同年,聽障奧運部分同樣動員七千多人,在超過兩萬人欣賞的場地舉行,花費金額兩億。 \n 《夢想家》事件引人爭議的,不僅是花費驚人,也不僅是音樂劇內容的爭議,畢竟一流導演也有失手的時候,更讓人痛心的是文建會與賴聲川的回應態度,凸顯出藝術家與文化行政者令人「不可承受之輕慢」。 \n 大眾對《夢想家》兩億多的花費反彈,文建會不公布細項,始終以「程序合法性」作為唯一也是終極的防線,實在難以服眾。 \n 花納稅人的錢,就要顧及社會觀感,也要承擔社會責任,面對質疑也要承擔來說明。 \n 賴聲川是台灣表演藝術界的大老,稍微具備常識的人都知道,導演在構思作品時,需要多少預算才能執行創作理念,爭取到的經費能將作品處理到什麼程度,是製作一齣戲劇最基本的條件與邏輯思考。這點道理,就連初出茅廬的新人藝術家去跟文建會、國藝會申請補助,都會明白,更何況是賴聲川這樣經驗豐富的前輩。 \n 既然身為《夢想家》的總導演,既然拿納稅人的錢作戲,就不該規避自己與社會的關連性與責任。一出了爭議,就跳進「藝術家」的保護罩裡,說聲「我不碰預算、只管創作」,這種態度令人失望。

  • 社論-政府統計問題也應提升至國安層級

     馬英九總統日前表示少子化問題必須提升至國安層級妥為因應,然而長期觀察內閣對政府統計的輕忽與輕慢,其對經濟的衝擊更甚於少子化,我們認為馬總統也必須把當前政府統計的問題,提升至國安層級加以檢視。 \n 不論藍綠執政,都喜歡用統計來宣示施政績效,於是昔日有所得倍增計畫,今日有六三三願景,未來還有黃金十年目標。就以大家熟悉的六三三來說,所指的正是經濟成長、人均所得及失業率三項統計,政府若不給予統計部門足夠的奧援,如何能獲得可信賴的數據;沒有可信賴的數據供內閣檢視,這些願景目標縱使再恢宏,又有何用? \n 過去這一年內閣高層們如何對待政府統計?說來令人難過。去年四月行政院高層會議決定隨著政府組織再造,擬把二十多個中央部會的統計部門併入會計部門;這個決議最後雖然在輿論大聲疾呼下作罷,但決策思維的背後,說明了內閣對統計部門的輕忽與無知,已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n 去年八月行政院主計處發布台灣原始所得差距創下8.22倍新高,長久以來政府對富人減稅的作為,隨著這份調查的發布引來舖天蓋地的批判。行政院隨後居然指示主計處日後發布重要統計數據之前,應與經建會保持橫向聯繫。這真是聞所未聞、中外罕見的指示,行政院完全無視政府統計的獨立性,其荒謬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n 今天在野黨每每質疑政府所發布的失業率、通膨率等數據,政府決策高層豈不更應明白統計獨立性的重要?發布前就算是總統、院長也絕不能先一步取得數據。唯其尊重政府統計的獨立性,才能免於瓜田李下之議。主計處若果真在發布前先與經建會橫向聯繫,豈非授人以柄,日後遭人訾議,也是咎由自取。 \n 今年一月內政部已發布十二年的房地產景氣動向調查,忽然決定停辦。這項決議毫無配套,負責辦理調查的內政部建研所只宣稱自己非住宅主政單位,預算有困難即決定加以停辦。政府相關調查停辦並非不可,但基於對統計的尊重及日後相關數據的銜接,至少得於半年前預告,並有完整的配套方案才行。遺憾的是,這項關乎國內房地產景氣的調查非但建研所沒有預告、沒有配套,連內政部高層被詢及此事時也只能以要建立一個周全的新平台支吾其詞。內政部如此荒腔走板的決策過程,其無知與輕慢,為歷來所僅見。 \n 或謂這份房地產景氣調查樣本數太少、其代表性不足,或謂這項燈號不夠精緻,因此才予喊停。但內政部高層在面對這個統計上的問題時,難道不會事前尋求改善之道?難道不能事前預告?如此輕率喊停,只說明了一件事:就是內政部高層對政府統計的輕慢與無知。政府長期以來所努力建立的統計公信力,勢將為之重創。 \n 我們僅以這一年發生的幾件有關政府統計的事件為例,讓馬總統知道內閣是如何輕慢政府統計。當組織再造時,「併掉它」;當數據難看時,「聯繫它」;當缺經費時,「廢掉它」。這就是今天我們內閣高層對待政府統計的態度。說來可悲,但這卻是事實。以這種態度對待政府統計,統計品質如何提高;沒有正確的數據,還談什麼六三三?還規畫什麼黃金十年? \n 歷史上對於明朝覆亡有諸多不同的論述,但閱讀明史可以發現,政府統計的失真,實為根本原因。據明史記載,關乎賦役征調的人口、房屋及田產調查,至明代後期官員們對調查日漸輕慢,自明初每十年調查一次所攢造的黃冊幾乎難以為繼,正所謂「黃冊攢造,違誤期限,處處有之」。缺了這些國勢統計,在上位者非但不了解各省土地兼併的情況,更讓有錢人得以規避重徭,而貧者反須代巨富之役,如此民怨豈能不鼎沸?明朝看似亡於闖賊,實則亡於官員們對政府統計的漠視。 \n 唐朝杜佑也在所撰的《通典》一書,強調政府統計的重要。他認為如果政府無法掌握正確的統計,則「家之以乏,國之以貧,奸冗漸興,傾覆不悟」。 \n 政府統計的重要,連古人也知之甚詳,但看近一年來內閣對政府統計的輕忽與輕慢,實令人憂心。莫看這小小的統計數字,其重要性更甚於一切有形的政府建設。如果讓這種對政府統計的輕慢態度在各部會相衍成風,則奸冗漸興,災難豈能不來?我們籲請馬總統應加關注,並儘速以國安層級的高度,審慎檢視當前政府統計的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