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輕音樂家的搜尋結果,共03

  • 重影像輕音樂 配樂家難維生

     台灣在「電影配樂」一環向來不受重視,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包括政府整體大力推動數位內容產業之際,難脫重「影像」,輕「音樂」的窠臼,讓不少電影音樂工作者只能堅持理想、孤軍奮戰。梁啟慧感嘆,在台灣做配樂難以維生,吃力不討好,有時甚至得要自己補貼,才能夠完成一部電影的產出。  電影配樂目前是電影、音樂科系裡的一門課,梁目前在台灣藝術大學、台南藝術大學等校任教,她坦言在台灣,也許是環境影響,一年教下來學生約1、200位,真正有熱情投入這行業的可能只有1、2位。她建議年輕學子若行有餘力,不妨到國外看看,至少待上半年,感受文化衝擊和技術調教。  由於台灣缺乏系統訓練,不少業界人士也鼓勵學生到業界實習,「與業界工作者相互腦力激盪。」少數配樂家與學界保持常態合作,實際上,業界對音樂人才的缺乏也感到相當頭痛。  提到進入業界的門檻,梁啟慧說實際上很難,加上台灣電影在這環給予空間並不大,少數如導演齊柏林、魏德聖對音樂的重視極高,不然多數在這方面相對缺乏。而為節省經費,部分導演或製作公司會選擇現成歌曲安插,配樂家的工作環境遭無形擠壓,除非導演對電影配樂有所堅持。

  • 香港中樂團6名團員來自台灣

    香港中樂團6名團員來自台灣

     台北市立國樂團團長、作曲家鍾耀光,長年致力於國樂曲目現代化。他的最新作品《匏樂》笙協奏曲,23日由香港中樂團(簡稱港中)於香港藝術節演出。音樂會上擔綱獨奏的陳奕濰是香港中樂團的台灣團員。台灣國樂演奏家前進香港發展,陳奕濰並非首例,鍾耀光指出目前在港中服務的就有6位。  這6位演奏家,在陳奕濰外,包括笛子演奏家巫致廷和林育仙、笙演奏家黃郁軒和大阮演奏家劉心琳等。台灣年輕演奏家相繼赴港發展,是人才流失還是絕地反攻,鍾耀光以正面態度看待。他說,港中不像北市國屬公立樂團,因此人員聘任並沒有國籍限制,徵才以全球為對象,由於港中的薪水甚為優渥,對兩岸的演奏家頗具吸引力。  鍾耀光分析,過去台灣國樂的演奏技巧,平均落後大陸,如今這些年輕音樂家,能夠打敗來自大陸、港澳等地的能手,可見台灣的國樂演奏水準已有大幅進步。而年輕音樂家水準的提升和學校教育、樂團訓練有關。以這6位團員為例,其中兩位是台南藝術大學7年一貫學制培育出來的新秀,還有兩位是台北市立國樂團旗下學院國樂團的成員。  北市國學院國樂團的成立,主要效法歐洲樂團的音樂學園制度,提供年輕音樂家與樂團團員同台演出的機會。鍾耀光指出北市國學院樂團的成員,在專業訓練之餘,也透過專場音樂會加以磨鍊,5月3至5日樂團就有一場與如果兒童劇團合作的《青年P的幸福冒險》。

  • 音樂新秀 羨韓、中團結作戰

     第5屆(文建會)音樂人才庫成果音樂會今在中山堂登場,台灣年輕鋼琴家陳孜治、林奕汎和小提琴卓家萱將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同台展技。長年在歐美就讀、征戰各級比賽的他們,擁有共同的心聲,面對「團結作戰」的韓國與大陸,「單打獨鬥」已成台灣音樂家的特色。  亞洲學生近年已成歐美校園的「生力軍」,在交流的過程中,自然發現彼此所處環境的不同,尤其是背後所擁有國力及企業力支持的差距。  目前在喬治亞州立大學,師事范克萊本大賽金牌得主寇柏林的陳孜怡指出,韓國企業對於年輕音樂家的支持令人咋舌。她舉例韓國的錦湖集團下設基金會支持音樂人才,不僅興建音樂廳提供演出機會、設立獎學金,還扮演年輕音樂家交流平台。之前她於歐洲參與Darmstadt國際蕭邦比賽,相較於單槍匹馬出征,大陸展現集體能量。在這樣的生態下,台灣音樂家尋求機會,可說是各憑本事。目前在波士頓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就讀的林奕汎,則在大陸經紀公司樂之津安排下,與德國新生代流行歌手搭配,之前登陸跨界演出獲得不錯迴響。  陳孜怡與林奕汎已是人才庫入圍四屆的「老同學」,他們表示人才庫的設立,的確有其效用,也是政府支持音樂家的表現,只是在有限的預算下,難以充分使力,在資源整合上也可更積極,例如他們在外國受邀演出,在曲目上被要求安排台灣作曲家的作品,但選曲和樂譜的取得並不容易,如果人才庫能與同屬文化部的台灣音樂館加強合作,台灣的作品也可經由人才庫的成員傳播出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