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輝煌年代的搜尋結果,共15

  • 8旬嬤編織藺草好手藝   辦展傳述古早輝煌年代

    8旬嬤編織藺草好手藝 辦展傳述古早輝煌年代

    苗栗縣苑裡鎮早期是藺草編織重鎮,也是台灣的「藺鄉」。藺草編織工藝流傳近300年,在苑裡仍有許多長輩延續傳統手作藺草編織技藝,劉蔡腰就是其中之一,為讓傳統技藝不失傳,87歲的阿嬤首次舉辦個展,呈現多年功夫,展出的藺草編織作品精緻且豐富,更有濃厚世代風情。 \n \n 家住苑裡得劉蔡腰生於日治時期1932年,因家境因素,7歲跟隨母親學習藺草編織,無機會上學導致不識字,在編織圖案及字體上更加吃力,她全靠對編織的執著與毅力,排除萬難靠創意編織,塑造獨特的創作風格。長達80多年的編織歲月,她不斷創作,作品包含草帽、手提包、掛蓆等。 \n \n 文觀局指出,藺草又稱蓆草、三角藺草、龍鬚草等,獨特的三角草莖與高達150公分的挺草,相當適合編織,藺草散發出的特殊芳香更是一大特色,60年代是藺草工藝行業發展的最高峰,隨著工業發展,加上與日本斷交的衝擊,藺草編藝品的銷售通路日益減少,導致藺草的藝品產業逐漸沒落。 \n \n 劉蔡腰肩負傳承藺草編織工藝的使命,在文觀局2樓山月軒舉辦「阿嬤的藺草世界.劉蔡腰女士藺草編織展」,70多件作品傳述了古早苑裡藺草輝煌歲月,「不重生男重生女」、「編織手藝高、人人搶著娶」的榮景,從析草、槌草、揉草、噴草、編製、丈量等工法,感受阿嬤的率真與時代的感動。

  • 小孩畫漫畫給大人看 游龍輝憶武林盛世

    小孩畫漫畫給大人看 游龍輝憶武林盛世

    在1980年代鄭問、陳弘耀等漫畫家以武俠漫畫聞名之前,台灣在1950、60年代也曾經歷一番「武林盛世」,舉凡葉宏甲的《諸葛四郎》、陳海虹的《小俠龍捲風》,游龍輝的《仇斷大別山》等都曾是當年漫畫迷的必追連載,掀起武俠熱。游龍輝回憶當年爆紅時,他才17歲,全台就有35個以他為名的漫畫俱樂部,還被出版社笑是「小孩畫漫畫給大人看!」 \n \n 這批葉宏甲、陳海虹、淚秋、游龍輝、許貿淞的早期武俠漫畫的珍貴手稿近日在華山文創園區展出。策展人、交大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王佩迪表示,50到60年代是台灣漫畫的輝煌時期,類型多元,有鄉土、幽默等題材,獨樹一格的就是武俠漫畫,「在當時政治氛圍比較嚴肅的情況下,讀武俠漫畫、看大俠們伸張正義打擊犯罪有舒壓的作用。」 \n \n 1958年,葉宏甲的《諸葛四郎》和陳海虹的《小俠龍捲風》開始連載,成為當年的武俠代表。游隆輝表示,他從小愛看書,喜歡讀聊齋、武俠小說,也愛畫畫,課本滿是塗鴉。讀初二時看到陳海虹的漫畫,心裡很嚮往,初三決定休學去向陳海虹拜師學藝。 \n \n 游龍輝回憶,「陳海虹一次只收一個徒弟,剛開始只讓我塗色、畫分鏡。有閒時間,我就拿白紙來畫自己的漫畫,再拿去給師父請教。待了一年,老師看我能畫,就叫我不用當助手了,去畫自己的作品吧!」 \n \n 游龍輝表示,當時其他漫畫家多半都30、40幾歲,只有他17歲,剛開始出版社還不相信他能編能畫,要他改編別人的武俠小說,「我偏偏不喜歡,只想畫自己的東西。後來出版社知道我畫的故事都是我自己編的,爭著回來找我。」60年代警察一個月月薪才420元,游龍輝20歲不到,光靠畫漫畫就月入5、6000元。 \n \n 可惜好景不常,70年代國立編譯館的漫畫審查制度,幾乎讓漫畫家失去發表空間。游龍輝也不再畫漫畫,進入宏廣動畫公司擔任美術指導,負責畫背景,在台灣動畫公司大量代工美日動畫的年代,80年代美國「藍色小精靈」的動畫背景就出自他手,作品還得過艾美獎。 \n \n 「台漫時光機——畫武談俠」展除了武俠漫畫手稿和出版品,也展示蔡志忠(當時筆名蔡志昌)等人繪製的武俠漫畫彩色書封。漫畫藏家紀厚博就透露,當時出版社若覺得漫畫家不擅長畫彩稿,便會將封面交給其他知名漫畫家代筆,像是不少漫畫書封其實是由蔡志忠所繪。 \n \n 王佩迪表示,台灣的武俠漫畫承襲當時租書店流行的武俠小說、上海連環圖和日本兒童故事的影響,造就一段漫畫歷史上的全盛時期,可惜在審查制度之後,許多漫畫都被銷毀,沒有妥善保存。

  • 香蕉大樂透 回顧輝煌年代

    香蕉大樂透 回顧輝煌年代

     香蕉曾是台灣外銷日本的重要農產,而主要推手「香蕉大王」吳振瑞卻因「金碗案」入獄,從此讓台蕉消失在國際舞台,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即日起於旅遊文學館策畫名為「香蕉大樂透」展覽,不僅實現轉型正義,也帶領大家重溫台灣香蕉的黃金年代與傳奇事蹟。 \n 策展人黃旭初表示,台灣香蕉早在1902年即出現在日本九州商店,1908年縱貫鐵路貫通,大幅改善運輸能力與包裝品質後,香蕉貿易從此在日治到戰後的台灣社會占有重要地位。 \n 1960年出身屏東的吳振瑞就任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將香蕉貿易推往高峰,1967年賺取外匯6200萬美元,無奈「金碗案」讓這黃金歲月一去不復返。縣府文化處長吳錦發指出,歷史可以被寬恕、但不能被遺忘,不管光明或黑暗的過去,都將一一攤在陽光下,讓執政者作為借鏡,避免再有同樣事情發生。 \n 65歲蕉農之女曾秋梅開展首日特地前來,她說,看到文物呈現,幼時記憶又湧進腦海裡,那些交易香蕉留下的單據在家裡櫃子還保存完整,印象非常深刻。 \n 吳錦發說,香蕉曾經造就高屏農村富麗榮景,盼藉由展覽回顧高屏過往產業的歷史記憶,尋找農業文創發展的可能性。

  • 金曲獎》老蕭、郎朗和鳴《夢不到你》致敬特別貢獻獎 黃鶯鶯:把獎獻音樂輝煌年代

    金曲獎》老蕭、郎朗和鳴《夢不到你》致敬特別貢獻獎 黃鶯鶯:把獎獻音樂輝煌年代

     出道42年、出超過51張專輯的歌手黃鶯鶯,昨晚獲頒特別貢獻獎,她表示自己的人生因為音樂而豐富:「有幸參與台灣流行音樂最輝煌的40年,是我莫大的幸福!」愛狗的她也同時為毛小孩請命:「支持領養不棄養!」 \n 感恩身邊貴人 \n 蕭敬騰和鋼琴家郎朗跨界合作,以黃鶯鶯的經典作品〈夢不到你〉歌頌她的成就;上月特別貢獻獎名單公布時,人在美國的她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是誰要害我?」前幾天特別把發行過的所有專輯排好、回顧,覺得它們都像是自己的孩子。 \n 「我幾十年身邊貴人無數,他們為我的歌唱生涯屢創高峰,這個獎不應該是給我個人,而該給那個年代。」她看到讀大學的姪子,收集好多原版黑膠唱片,令她十分感慨,想起一段話「要創新未來就是要研究過去、回顧歷史」,認為無論是黑膠或數位音樂,唱片只是一種模式,「現在它可能已經沒落了,但內涵、智慧、精神還是永恆的!」 \n 經典作品無數 \n 黃鶯鶯學生時代時就參與「雷鳥合唱團」受矚目,畢業後與蘇芮,一起到台中美軍俱樂部駐唱,奠定唱英文歌的基礎。後來獲劉家昌賞識,1974年推出首張國語專輯《雲河》,之後發片橫跨國、英、粵語,知名音樂人曹俊鴻、馬兆駿、鈕大可、李宗盛等人曾與她合作,〈哭砂〉、〈日安我的愛〉、〈雪在燒〉、〈留不住的故事〉等無數經典金曲傳唱至今。她去年5月首度站上台北小巨蛋,可惜結縭39年的新加坡富商老公於前年底過世,沒能參與她登上小巨蛋、以及獲頒金曲特別貢獻獎榮耀的一刻。

  • 《輝煌年代》熱血踢出足球魂 多元族群隊員磨合宛如大馬版《KANO》

    《輝煌年代》熱血踢出足球魂 多元族群隊員磨合宛如大馬版《KANO》

     馬來西亞電影《輝煌年代》由「千萬票房」名導周青元執導,片中靈感取自真人實事,描述1980年馬來西亞國家足球隊,從瀕臨解散到奮力爭取奧運比賽資格的過程,故事勵志、催淚。周青元說:「拍攝該片最大的啟發,就是告訴觀眾有夢就去追,要相信自己!」 \n 4000萬拍出大場面 \n 周青元憑著自己對足球的狂熱拍《輝煌》,「堅持」與「拚戰精神」絲毫不輸片中球員,《輝煌》有眾多足球比賽大場面戲,又因以1980年代為背景,必須考究當年場景,初步估計製作費用可觀,他卻只用50天就殺青,最後僅花4000萬台幣,他說自小夢想長大當足球員,「當不成國家代表隊球員,起碼要拍出一部好看的足球電影,這部片多達268個特效鏡頭,我們很認真在做出好品質。」 \n 周青元為省錢,每位拍攝球員只發一件球衣、一雙球鞋,因此,往往每天晚上收工後就得勤洗衣服,隔天才有乾淨球衣穿,「白天拍片,晚上洗衣服,很艱辛。」 \n 他笑說:「片中氣勢磅礡的交響樂配樂,聽起來像有60個人在演奏,其實只有十幾個,就不停彈不停拉,一定要做出整個交響樂團的感覺。」談到拍攝《輝煌》有趣的事,他「足球魂」大爆發,「開拍前,我跟投資方說要找資料,賺到免費去巴西看世界盃的機會。」 \n 台灣精英幕後加持 \n 《輝煌》結合多元族群,描述當年國家隊球員熱血奮戰的精神,被封大馬版《KANO》。有趣的是,《輝煌》找來《KANO》攝影師秦鼎昌掌鏡,杜篤之負責音效,幕後團隊群集台灣、澳洲各國精英。該片今年1月在馬來西亞上映,短短6周票房突破6400萬台幣,打破周青元過去個人票房紀錄。《輝煌年代》6日在台上映。

  • 貼近歷史細考究 改寫結局添說服力

     《輝煌年代》講述大馬國家足球隊熱血故事,周青元強調該片不是紀錄片,人物故事純屬虛構,不過有「大馬言承旭」之稱的朱俊丞飾演的男主角周國強,卻讓當地觀眾猜想故事的主人翁,是以知名足球員蘇進安的故事為腳本。 \n 周青元開拍前1年半就至各報館、國家檔案局找資料、照片,更親自訪問當年風雲人物蘇進安、黃才富、拿督山都星、哈山沙尼等前國家球員,透過足壇前輩口述經驗,讓電影更貼近歷史。 \n 不過史實中,馬來西亞靠著華人球員黃才富攻進致勝球,在《輝煌》中卻被改寫為馬來球員攻進致勝球的結局,引發爭議,招致華人觀眾的不滿。有影評人表示,安排該結局,或因為周青元是華人,因此放棄再現華人之光,更顯難能可貴,讓各族裔放下,更具說服力。 \n 周青元也提到過去的國足白天上班,晚上踢球上軍訓課,「把大部分人的生活背景放在片中的球員身上。」而老球員也讓他留下難忘印象,「他們守時、守紀律,對足球的熱情依然如昔。」

  • 素人演出族群融合 多國口音溝通無礙

    素人演出族群融合 多國口音溝通無礙

     周青元在《輝煌年代》中要拍的不僅是足球,而是希望拍一部能夠啟發馬來西亞同胞的電影。該片被馬國冠上「全民電影」稱號,更有媒體形容有《我的少女時代》的懷舊感覺。包括片中懷舊的披頭四髮型,背景牆壁上的李小龍海報等等,懷舊場景能迅速帶領觀眾融入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中。 \n 該片主要角色都是素人演員,自然不浮誇的演出,突顯80年代馬來西亞年輕人的樸實與青澀感,更逗趣的是,片中可以聽到許多奇特的腔調和口音,包括前一句用中文加英文及廣東話聊天,後一句變成馬來語穿插福建話與淡米爾語吵架,不過眾人說著自家語言,卻能溝通無礙,也不斷明示「我們是一起吃椰漿飯長大」。 \n 該片日前入選金馬奇幻影展,周青元在映後座談中表示,以往馬來西亞電影多半是華人拍給華人看,像《輝煌年代》在放映廳中見到各族群齊聚一堂的情景確實罕見,「可見不同族群間的文化界線正在消弭中。」

  • 周青元「傾家蕩產」拍處女作

    周青元「傾家蕩產」拍處女作

     熱愛足球的周青元從國小到高中都是足球校隊,他為籌備《輝煌年代》遠赴巴西找靈感,體驗與著名球星踢球互動,讓他讚歎:「只有巴西這個足球王國,才如此完善保留足球史料。」令他大開眼界。 \n 《輝煌》票房成功,讓他回憶起2009年拍首部電影《大日子》時曾傾家蕩產。他說拍攝《大》片時超艱辛,「開拍前2個月,投資商對該片沒信心,決定撤資。最後只好把房子抵押出去,到處跟人借錢,湊足100萬令吉(約808萬台幣),真的很慘。」 \n 《大日子》是馬來西亞首部中文賀歲片,當時馬國本土電影的票房普遍不佳,周說:「我心裡已做好失敗的準備,每個月慢慢還債,直到我老為止。」是否擔心害怕?「我當然怕,不過當時沒有退路,因為演員、場景都已籌備好,只好往前衝,尤其感謝妻子沒有過問太多」! \n 《大日子》成功大賣,在馬國近40家戲院放映,場場爆滿,狂收420萬令吉(約3360萬台幣),第2部電影《天天好天》突破650萬令吉(約5200萬台幣)票房,2片成功為他往後的電影之路打了一劑強心針。

  • 70年代輝煌一時風靡美國、奢靡至極的夜總會俱樂部

    70年代輝煌一時風靡美國、奢靡至極的夜總會俱樂部

    上世紀70、80年代風靡美國的Studio 54俱樂部裡糜爛的夜生活的老照片被攝影師Tod Papageorge公開。從來都沒有一個夜店的歷史可以如此輝煌,從1977年到1981年,雖然僅開放了33個月,Studio 54仍然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俱樂部。 \nSTUDIO 54的俱樂部作為一個「臭名昭著」的淫靡場所曾經吸引無數人,紐約城最耀眼的超級名模、搖滾巨星、製片人都是俱樂部的座上賓。在那裡,除了明星們,只有那些長相姣好穿著出眾的人才有資格被挑選進入Studio 54,如果你長的不算美,身材不夠火辣,穿著不上檔次,排隊對你來說都是件困難事。 \n差不多耗費了一年的時間,用大約$ 640000把這個地方裝潢成俱樂部的樣子,他們找來了當時最著名的建築設計師承接整個裝修,即使是酒店內的燈光設計,也請來當時百老匯名震江湖的Brian Thompson.Jules Fisher.Paul Marantz來坐鎮。 \n這個由steve Rubell和lan Schrager一手催生的淫靡場所,在兩年後的12月關閉,在Studio 54俱樂部關閉前,它充當著迪斯可音樂的關鍵發展場所。之後多次易主。在這最重要的兩年,它的影響力無遠弗屆。 \n以前這兩種俱樂部是各自分開Happy的,所以有很多名人在這裡遇到了Gay或變成了Gay,要知道,70年代是崇尚自由的年代,這自由也包括了性。 \n如果說紐約哪裡美人密度最大,那非該俱樂部莫屬。來自全世界各種年齡段,各種階層的人都對Studio 54俱樂部慕名而來,可見,當時它已風靡全球,名聲在外了。 \n中國在90年代才興起的迪斯可舞廳鼻祖就是Studio 54,其內部設計一直是許多夜店模仿的物件。 \n每天晚上都會有無數奇裝異服的人聚在俱樂部門口,他們高舉著手,嘴裡喊著:看我,看我。每個在夜晚尋歡作樂的人都害怕在天亮前變老,所以他們要耗費所有值得耗費的夜晚來尋找他們所謂的快樂。 \n

  • 打狗鐵道故事館 見證輝煌年代

     隨著時代與產業變遷,鐵道貨運轉運功能弱化,高雄港車站曾面臨存廢問題,如今重生為「打狗鐵道故事館」,短短5年吸引百萬人次參觀,館內保留低式月台、國音電碼、構內路線圖等珍貴史料,軌道上可見蒸汽機車等車體,承載著高雄百年鐵道史。 \n 走出高雄捷運西子灣站2號出口,右側就是打狗鐵道故事館。回過頭瞧瞧,西子灣站別名還加註著「哈瑪星」,用古早地名提醒旅人,這裡曾是高雄最繁華的地區。 \n 打狗鐵道故事館保留舊時模樣,館門好似時光隧道,引領著旅客重溫鐵道運輸百年風華。 \n 高雄舊稱「打狗」,戰前稱為「打狗驛」的高雄港站是高雄第一個火車站,是臨港線系統最重要的控制樞紐,全盛時期有近400名員工,港口碼頭進出口貨物與原料後,依靠鐵道運送到目的地。 \n 2008年時,見證南台灣近代史發展的高雄港站正式停止營運。打狗鐵道故事館館長陳建竹回憶,台鐵原本希望將此變更為商業開發用地,經過在地文史團體、公民聯盟等奔走,鐵道文化協會也向高雄市文化局溝通,希望把廢站打造為微型鐵道博物館。經文化局與台鐵溝通,終於為高雄留下重要的鐵道歷史紀錄。 \n 打狗鐵道故事館內保留著列車停止標、縱貫線最後一根里程標、貨單木櫃等,站長室中還可窺見過去屬於機密的構內路線圖,清楚描繪當時高雄港站與港區路線,上頭還可拉上布簾覆蓋,陳建竹笑說:「傳統就是拉上布簾,就是怕機密外洩」。 \n 鐵路運輸因資料量龐雜,鐵路電報曾以ㄅㄆㄇㄈ編碼,稱為「國音電碼」,例如「ㄍㄍ」代表「高雄港站」,「ㄍㄞ」則代表30噸篷車,除了方便記錄,也能保密防諜。 \n 五歲迷上火車,陳建竹一輩子都是鐵道迷,他說:「我們希望民眾推開故事館大門進來,就像進入小叮噹的時光隧道,回到1970、1980鐵路貨運最輝煌的年代。」 \n 他們也希望,車體未來可做動態行駛,讓老一輩的人能回憶,也能教育下一代,真正達到文化資產保存的歷史連結。他感嘆說,「如果當初變成商業開發用地,所有的軌道都會清除、蓋起高樓商場,我們就看不到現在這個樣子了。」

  • 我見我思-輝煌年代不再?

     上周和海基會前董事長江丙坤喝春酒,同桌好友都是1990年前後主跑經濟部的新聞界同業。當時江丙坤擔任經濟部政務次長,部長則為蕭萬長,爾後老蕭升任經建會主委,江丙坤隨即接任部長職務,3位次長分別是掌管工業政策的楊世箴和李樹久,以及國貿老兵許柯生。 \n 1990年代,台灣經濟實力傲人,經濟部兵分多路推展經貿政策,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以及和美國談判特別301條款,再到開放大陸市場。江丙坤帶著經濟部記者全球跑透透,政績一項項的端上檯面,真是一個台灣經濟輝煌的年代。 \n 比較過去和現在的政務官,柯文哲所說的「官不聊生」實在非常貼切。江丙坤擔任經濟部長時,部會首長可以為國家作出非常大的貢獻,在民間受到敬重,在立法院得到尊重,那時民進黨委員在立法院的人數不多,最出名的悍將是「長扁二人組」─謝長廷與陳水扁。長扁兩人在立法院問政犀利,而攸關國家發展的重大政策,民進黨即使有意見,也絕對不會以杯葛手段達成政治目的。 \n 至於現在呢?部長一個換過一個,藍綠對抗置國家發展於不顧,執政的無能,在野的無理,官員輪流大風吹,每每號稱「無縫接軌」,但最後總是「掉漆」收場。 \n 江丙坤說,在經濟部任職那8、9年,是他公職生涯最美好的時光。公務員領的是人民納稅錢,「做好、做滿」是本分,立委也是如此,但現在年輕人考取公職,圖的是永不生鏽的鐵飯碗,能不能做好,要不要做滿,再看看,反正騎驢找馬,走一步算一步。 \n 民意代表也別五十步笑百步,選上議員心裡想著立委,選上立委盤算登大位,天天船過水無痕。公務員與民意代表是國家進步的兩大動力,但這兩大動力卻停擺。單靠企業拚死拚活,台灣絕對打不贏南韓,難道那個輝煌的年代,真的永不再來?

  • JOHNNIE WALKER黑牌 重現30年代輝煌

    JOHNNIE WALKER黑牌 重現30年代輝煌

     1930年代,威士忌領導品牌JOHNNIE WALKER早已席捲全球超過120個國家並蔚為風潮,更於1934年榮獲英皇喬治五世親自頒授象徵卓越品質的皇室認證(Royal Warrant);在獲頒此榮耀80年後的今天,JOHNNIE WALKER黑牌睽違六年,再度推出令人驚豔的限定版新作「JOHNNIE WALKER 黑牌1930恆耀限定版」,以30年代的潮流設計,引領感受黃金年代的光輝榮耀,運用1930年代的裝飾風格及元素,所全新打造眩目精緻的一公升裝JOHNNIE WALKER黑牌限定版,7月起將於指定酒類專賣店推出,建議售價新台幣1080元。 \n 帝亞吉歐台灣分公司威士忌品類行銷總監張維揚表示,JOHNNIE WALKER黑牌不論在品牌發展進程或在市場上皆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n 「JOHNNIE WALKER黑牌1930恆耀限定版」的設計靈感啟發於1930黃金年代。限量黑色瓶身的透明部份和細緻醒目、華麗藝術風格的金色線條及字體相互輝映,呈現慶祝式主題,經典斜標以電影膠片作為裝飾,呼應1930年代,而黑牌琥珀色酒液隱約從黑色瓶身穿透而出。透過「JOHNNIE WALKER黑牌1930恆耀限定版」,帶領消費者通往美好1930年代。

  • 紡織業的輝煌年代

     民國76年(1987)新台幣大幅升值後,紡織業成本墊高,業者紛紛外移至中國大陸等低成本地區,紡織產業變成上、中游在台灣,下游在大陸或東南亞,僅在台灣保留設計、接單、運籌的功能。 \n 中國大陸因擁有龐大勞動人口,加上低廉人力成本、同文同種等文化優勢,成為台灣紡織成衣業的投資重地,而中國大陸13億人口的大量需求,也使中國大陸成為台灣紡織業最大出口市場。 \n 民國99年(2010),兩岸簽署ECFA,開啟了全新的貿易局面,這是台灣在國際貿易自由化當中最重要的一步。其中有136項紡織品列入ECFA早收清單,但只占1,100多項紡織品的12%,紡拓會將在後續的談判中,協助台灣數千家業者爭取更多開放項目,開拓市場,開創台灣紡織業第二春。 \n 今年欣逢建國百年,台灣紡織工業也歷經百年發展,目前已構成以人造纖維為主之產業結構,以上游產量充裕、品質穩定的化纖原料,支援中、下游紡紗、織布、染整及服裝服飾等產業的發展茁壯。回顧紡拓會成立36年來,成員雖不多,但始終根據時勢掌握正確發展方向,服務台灣紡織業度過黑暗的歐美進口配額限制、後配額時代區域經濟體興起的排擠,不僅使台灣紡織業在狹窄及競爭激烈的國際市場立足,且越行越穩,前景璀璨。 \n (摘自本書「董事長的話」)

  • 「康熙與路易十四」 看見中法輝煌年代

     十七世紀至十八世紀之間,中國與法國各出現一位雄心霸略的偉大君王,分別是中國清代的康熙皇帝與法國的路易十四。兩位君王身處於同一時代,各自領導東、西方逾半壁江山。兩位君王同樣幼年繼位、在位統治時間長、都具有文治武功的雄才大略,兩人在藝術文化的豐碩成果也同樣影響後世甚鉅。雖然兩人素未謀面,卻透過耶穌會傳教士往來認識彼此。 \n 國立故宮博物院將於十月三日推出「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特展—中法藝術文化的交會」大展,近兩百件展品呈現兩位君主開啟的輝煌時代。 \n 「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特展」由故宮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共同策畫,兩百多件展品中,除故宮珍藏的康熙時期文物,也向法國凡爾賽宮、羅浮宮、吉美博物館、北京故宮博物院、瀋陽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及香港收藏家李景勳等共十八個單位借展。 \n 「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特展」規畫出「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法國耶穌會士:君王間的橋樑」、「中法文化與藝術的交會」、「交會的燦爛火花」四大主題,呈現三百年前康熙皇帝與法王路易十四之間的交流面貌,尤其路易十四曾派遣五位數學家到中國,開啟中法兩國官方交流。 \n 展覽藉由圖書、手稿書信、版刻等文獻,展現耶穌會傳教士在中西之間扮演的橋樑,另透過康熙時期模仿歐洲製作的科學儀器,以及法國揣摩中國青花瓷器生產的器皿,呈現出兩國從相互學習到彼此影響的結果。 \n 「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特展」十月三日起在故宮文獻大樓展至明年一月三日。即日起至十月二日在統一、萊爾富、OK等便利商店,以及兩廳院、博客來等售票系統購買預售票,即可享有兩人同行、第二張半價(即雙人套票三七五元)的優惠活動。 \n 此外,預售購票期間在統一便利超商i-bon售票系統,獨享購買雙人套票兩組,即贈送乙張十月十六日「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歌劇門票,限量一千兩百張,索完為止。這齣歌劇由作家張大春執筆操刀、京劇大師吳興國擔綱演出康熙大帝,另邀請在巴洛克音樂領域中頗具盛名的法籍演員Jean Francois Novelli演出太陽王路易十四,重現兩位君主在中國紫禁城與巴黎凡爾賽宮的生活、人格、情感和治國策略,為今年度最受矚目的歌劇藝術盛宴。

  • 投書-再創清華下一個百年輝煌

     從「留美預備學校」到現代化綜合性大學,清華大學已走過整整百年。毋庸置疑,清華這個百年是輝煌的。 \n 上世紀20年代,「四大國學導師」、「終身校長」梅貽琦、新儒學家馮友蘭以及成績卓著的各界人士,都是清華大學百年的見證者。 \n 但是,百年校慶,不只是一個總結,還是「下一個百年」的開始,尤其是喊出「10年之內建成世界一流大學」豪邁目標的清華。 \n 清華「下一個百年」,在筆者看來,至少應該包括兩個層面。一個是如何發展學術、培養大師的問題。清華教授錢學森著名的「錢學森之問」,仍然迴盪在耳畔,目前大陸論文大國、學術小國的現實以及學界大師的匱乏,是亟待面對的問題。 \n 其二,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的問題。今年3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清華考察時指出,「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清華這樣的學校應該走在前面」。但問題是,10年時間能不能建成世界一流大學,靠的是現有體制的改革。 \n 舉例來說,清華的學者是喜歡開公司,還是當教授?學生是喜歡做學術研究,還是喜歡當班幹部?行政化的問題如何減勢?教授治校的預期能否實現?諸多的問題,都是清華通往世界一流大學路上必須要解答的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