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輪椅伯的搜尋結果,共10

  • 鮑伯

    鮑伯

    往事,只要不傷筋動骨,說起來都是甜蜜的,但如果事情發生時刻骨銘心,那就成了一輩子抹不去的苦澀和傷痛。 一九九一年,我們在八月下旬搭乘已不復在的西北航空經底特律來到波士頓。那時地球暖化並不明顯,北美許多房子都還沒有冷氣。波士頓八月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並不讓人難受。我們習慣了臺灣夏季隨時的大汗淋漓,這樣的陽光雖然有些刺眼,感覺卻非常和煦。 波士頓是美國最有歐洲風情的都市,這和它是獨立革命的起源地有關。獨特的歷史履歷讓市裏到處有古蹟,每個角落有故事。此外,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婉婉地從中闢出一條綠帶,隔開了麻省理工及波士頓大學,兩邊離河較遠處則分別有哈佛及東北大學,市區裏還有塔夫茲,再加上郊區的波士頓學院,整個都市散發著濃濃的書卷味和沉穩的內斂。古樸不張揚,讓人錯覺每個穿風衣戴呢帽的行人都是飽學之士。 來到波士頓後,我一頭栽入了學業的準備。倒是學霸老婆因為還未決定讀什麼學校而每日無所事事。說自己老婆是學霸,可能讓人覺得太誇口了,但她是外文研究所的榜首,還隨手就考了一個幾近滿分,「據說」是當年亞洲託福最高的成績。至少在我們家裏,她當之學霸無愧。 當我每天忙進忙出時,老婆大人卻是快樂地盯著美國的肥皂劇過日子。她看戲時一定有個本子在手裏,邊看邊記下劇裏所講的字詞和俚俗語。等我晚上鐵著張緊繃氣餒的臉回家時,她卻滿臉歡欣地想跟我分享當天的劇多狗血。除了肥皂劇外,她還蒐集了各種店家的傳單及折價卷仔細研讀,恨不得在短時間內把二十幾年沒在美國生活沒學到的都給補上。 這時,她聽說在市區的Park Street Church有個免費的英文班,於是二話不說就開始勤跑教堂上課,努力的程度比我這在修學位的人還積極。這個英文班的學生大多是來陪讀的留學生太太們,程度參差不齊。為了教學方便,教會把學生按程度分成七級上課。我告訴老婆大人,以她投入的程度她應該可以輕易被分到第十五級。但在她堅定的勸說下(說是威脅較貼切),很快地我也在周末和她一起去教堂上課。 教我們的是一位鮑伯‧莫里森先生。鮑伯原本是個高中老師,退休後自願在教堂教英文。他從沒遇過有人把這種免費的英文班當博士班在讀的。難得遇到這種學生,當然他就樂得勤於施教。漸漸地,上課時他老是追問我倆這該怎麼說,那要怎麼解釋,甚至在周間只要想到了就打電話來問我們,知不知道這個成語、那個俚語的解釋。鮑伯又特別注重我們的發音,時時糾正我們長短及輕重音的分別,經常把電影《窈窕淑女》裏奧黛麗赫本糾正發音的歌唱橋段拿來讓我們練習。 和鮑伯相熟後,我們慢慢地知道了一些老先生的故事。 鮑伯是個愛爾蘭人,他有七個兄弟姊妹,父親是個鐵匠,母親在他四、五歲時就過世。由於父親沒有續絃,所以他是由長他十幾歲的大姊帶大的。鮑伯說他們兄弟姊妹裏,最終只有一個人成了家。問他為什麼,他說雖然有姊姊的照料,可他們上學時很難和別人一樣穿著乾淨,所以他們總是害羞地躲著人,打小自卑不敢與人來往。 鮑伯在十三歲時他住在波士頓也是一輩子單身的姑姑把他接到美國,扶養資助他一路讀到碩士,還把她的一套房子留給他。飄洋過海的他從此和兄弟姊妹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鮑伯在紐約教高中,退休後回到波士頓住在姑姑留給他的房子,只有偶爾會回愛爾蘭探視他那些留在鄉下的手足,我們遇到他時剛過七十。 很快地一年過去了,學霸老婆決定到維吉尼亞大學讀博士,我們因而必須跟波士頓告別。在八月一個下著小雨的晚上,鮑伯送我們兩個到波士頓的火車站。我們和他擁別,鼻腔裏滿是離情不知何時再見,不過等我們到了夏洛斯維爾,我們和鮑伯的聯繫並沒有中斷,從此他就像我們的遠距老師,不時打電話來考問我們英文的進展。 來到維吉尼亞後,我們最終在德州落腳。又過了三五年,兩個小孩相繼報到。為了感念鮑伯的情誼,我們用他的名字當兒子的中間名(Middle Name)。沒有子女的鮑伯知道這件事滿心歡喜,說他是我們小孩的Grandpa Bob。 鮑伯在佛羅里達有棟度假屋,冬季北方寒冷,他就到佛州的聖彼得堡市過冬。一到佛州,他每每就寄給我們整箱的柳橙。此外,每年兩個小孩生日他也會各自寄給他們幾十塊美金的支票。十幾年間他還總是在電話那頭糾正我們的發音,問我們文法及成語的用法,他不但是我們的老師,實際已是我們的家人。這之間,我們也多次到波士頓和佛羅里達探望鮑伯。每次見面他都會驕傲地跟身旁的人介紹我們,說我們是他教過最得意的學生,兩個小孩是他平白得來的孫子。 時光苒荏,二○一三年,鮑伯已經九十三歲,此時他已近全盲,幾年前已將房子賣掉住進波士頓市郊的養老院。即使到這時他每年小孩生日的支票還是沒有間斷,只是字跡愈見潦草,我們收到支票也早已只把它保留下來不再存進銀行。這年夏天,就讀高三的兒子獲得美國國務院的獎學金到蘇俄遊學,回來後團體會在紐約解散。此時又是大學參訪的季節,所以我們決定全家藉這機會到養老院探視鮑伯。 那一天,鮑伯西裝筆挺精神奕奕地坐在輪椅上,告訴我們他在療養院的正式餐廳訂了一個桌子,邀集了院裏的好友們和我們共進午餐,來參加的有退休的律師、法官、布朗大學的教授、工程師……等。我們和他共三代人與他的朋友們圍坐一個大圓桌,愉快的談天,聽這些老者談論他們豐富的人生故事。到了該告別時,我們依依不捨地抱著他約定隔年再見,告訴他一定會再回來看他。他說,一定堅持等我們的再會。 那年年底,十二月三十日,父親在與胃癌搏鬥半年後過世。我回臺後過了兩個多禮拜在一月中拖著疲憊的身子和沉重的心情回到美國。次晚,老婆神情慼慼地靠到我身邊來,輕聲的說:「我跟你說件事,你要堅強。」原來在父親過世後的第三天,一月二日,鮑伯在護士的協助下打電話到家裏來,說他覺得身體疲累,生命已到盡頭,他已經準備好要回天國和他的父母兄姊團聚,特地打電話來告別。隔天,一月三日,鮑伯即離開人世。 這個連續的打擊,讓我沉浸在悲傷中很長一段時間。有一次自己開車到了海邊,下車走在沙灘上,望著無垠大海,無助與惆悵瞬間襲來,這時原是春風拂面的季節,但那刻間藍天碧海卻全然與我無關。天地悠悠間心中的愁苦錐心地無言可喻。 我們和鮑伯的關係至此還沒結束。時間又過了大約五個月,有一天我們回到以前居住的小房子去打掃。這是我們買的第一棟房子,後來因為工作關係搬到別處,我們捨不得賣,就把它留下來租給房客。此時房客約滿搬出去已三、四個月,我們因為一連串沉痛的事,直到那時才打起精神過去整理。 我們抵達時看到的首先是透過門上投郵口丟進來一地的廣告單,還有一些寄給原房客無關緊要的信。我正一把抓起想將全部信件一併丟掉時,突然看到一封平信,信上名字的拼寫似乎是我的名字,又有些不同。狐疑間,我把它拆開來看,一看,我們頓時愣住了。原來信件是一位信託受託人寄來的,他顯然也寄了掛號信到這個地址,但因為沒人居住掛號信被退回去。一看郵戳,信發出來已兩、三個月。信的內容是,鮑伯給我們兩個小孩留了一筆金額做為他們的大學教育基金。 我們搬離這房子已十餘年,這之間接連換了兩、三個住處,鮑伯也都知道每個地址,小孩的生日支票我們也都收到,信怎麼會寄到十幾年前的舊地址去?思索之後,我們明白了,因為鮑伯在十幾年前我們小孩才剛出生就已經把信託文件寫好,連同我們的聯絡地址一起交給受託人,只是他之後雖然有我們的新地址,卻因年邁忘了把新地址交給受託人。 鮑伯走後,我時常想起小孩剛上初中時我們有次到佛州探視他住在他的度假屋。那一早,鮑伯看到我就著晨光在看他留在餐桌上的報紙,就問我願不願意陪他出去散步,於是在大家還在睡覺時我們兩個披了衣服走出門。散步中我們聊著我的工作,小孩的課外活動,還有鮑伯以前在紐約的生活等,之後鮑伯頓了一下,突然問我準備好要接受主了嗎?我們認識那麼多年間其實他幾乎未曾和我談過宗教,但他既提起來了,我便回答我不知道何時,或這輩子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他很好奇的問我為什麼,我說我認為宗教是靈魂的維他命,服用它的人也許會讓靈命更堅強,但就像人的體魄,有的人不需要額外的維他命本身就已夠強壯。他聽了說就這樣嗎?我覺得你應該還有別的要說。我說,是的,就像某些藥品,也許藥原本的發想和最後的成品本身很好,但它的研究開發和推廣的過程可能違反了倫理,或者被庸醫濫用,坑害或犧牲了許多無辜的人,這藥吃還是不吃呢?我原本以為鮑伯會對我的坦白生氣,可是他卻哈哈笑了出來,說我講的幾乎是他年輕時也有過的想法,但他最終選擇了服用這帖維他命,而且他覺得受用無窮,他也希望有一天我會和他做一樣的選擇,而過了那次之後,鮑伯和我再沒談起過宗教。 就這樣,我和他,一個來自西方,一個來自東方,年紀相差四十餘歲,兩個毫無干係來自地球兩端的人,卻在先後移居美國後在他國結下有如親子般的厚誼。每個人的生命序列有數,也許交叉相會,也許錯身而過從此再無交集。緣起無名,緣盡有時,我們和鮑伯再會的約定,是永遠無法實現了。時光雖逝,我們對鮑伯的感念,卻是無以復加,與時俱增。鮑伯在我遠行之際過世,讓我無緣隨侍與他道別,那終究是一輩子無法平息的苦澀與傷痛。 本文作者:林志豪

  • 彰化89台長照車 接送失能者

    彰化89台長照車 接送失能者

     老人家常需要上醫院,許多偏遠、行動不便的老人家要上醫院,就先被龐大交通費用給絆住,彰化縣衛生局積極布建長照交通接送服務單位,已和30家交通特約服務單位合作、共駛出89台長照交通接送車輛,截至4月份已服務2萬5340人次。  彰化縣長王惠美表示,老人就醫在許多偏遠地區都特別艱難,這是特別需要關懷、照顧的領域,為解決失能長輩就醫、復健等交通問題,服務對象為經長照中心評估失能程度4級以上之失能者,縣府特別提供交通補助,可到台中、南投及雲林等縣市的22家醫療院所就醫,每月最高8趟服務、來回4次。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這項服務不僅有可乘載輪椅的交通專車到家裡接送失能長者,司機還會貼心協助長者上下車,並繫上輪椅安全扣及安全帶,使失能長者能更安全及便利到醫院就醫,減輕子女們的照顧負擔。  此外,提供長照C據點65歲以上長者視力、憂鬱症、失能、失智及骨質密度檢測等健檢,去年10月至今年3月底止,已服務27場、683人,篩檢出疑似憂鬱33人、疑似失智80人、疑似失能7人,皆已轉介就醫,其中骨質密度巡迴篩檢服務更是全國首創。  為預防及延緩失能發生,更利用衛生所現有空間打造不老健身房,彰化縣已設10家,從去年10月至今年3月共2萬7005人次參與。

  • 好心助輪椅伯如廁!他硬著頭皮幫捧「那話兒」結果竟射了

    熱心助人的故事經常能夠喚起人們對於「幫助」他人是件好事的意識,近日就有一名男網友在臉書上po出一篇自己熱心助人整段過程的文章,但因故事內容出現的「插曲」引起網友熱議。 該名男網友在臉書「爆廢公社」中PO文表示,陪女友到北市北投的醫院看醫生,在醫院的廁所內遇到一位坐輪椅且右手有些萎縮的阿伯,阿伯開口向男網友求助,希望男網友能「幫忙他」上廁所,「麻煩你幫我把拉鍊拉下來,幫我拉出來好嗎?」男網友雖是一陣錯愕,但眼看阿伯很需要幫忙,他也不好意思拒絕,於是他真的硬著頭皮將手伸進去阿伯褲內,「我這輩子真的還沒碰過其他男人的那話兒」。 過了一分鐘後,阿伯始終沒有尿出來,後來阿伯突然說「幫我抓著我的睪丸好嗎,捏它,然後快一點。」這句話讓男網友超傻眼,直接問阿伯「你是想尿,還是想射?」豈料阿伯竟回答「都想」,讓他崩潰指數破表,。 男網友說,「最後他射了,帶著尿液一起...這真的是個很他X的特別的...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但算是幫助了他吧,某程度來講,可能變成手天使了...畢竟廁所只剩我和他了,他也算提起勇氣,不然我全身刺青的...中間有一度想揍人是真的,但人家不方便,想想不要有下次了...。」 許多網友看完後,忍不住笑翻大讚男網友「是手天使欸,好心有好報!」、「不管對方的想法是什麼,但是你是真的做了善事」、「勇氣天使」、「今年你最狂的寶座應該非你莫屬了!」、「你人真的很好,只是我笑了...抱歉」、「神射手」、「太有畫面了...」「看完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十大傑出青年!」 事實上,台灣在2013年時,成立「手天使」組織,全屬義工性質,專門為重度肢體殘疾者和視障男性,提供「手交」的性服務。

  • 行動不便輪椅伯困路中 警熱心護航

    行動不便輪椅伯困路中 警熱心護航

    日前晚間10點,高雄市有民眾行經九如高速便道東側路,發現有名行動不便老人,乘坐輪椅疑似失智迷途路,需警方協助急忙報警。轄區三民二分局覺民派出所巡邏警組巡佐陳登盛與警員蘇峰億到場後發現老人無助呆坐輪椅眼見穿流不息的車輛呼嘯而過,情況險象環生,立即下車指揮交通,即刻趨前協助老人並將其推至一旁安全處所,確認老人安全無虞。 幾經警方熱切詢問,老人均答非所問,所幸透過M-POLICE之人臉辨識系統順利確認許姓老伯身分,今年69歲、設籍台北,巡佐陳登盛憑藉從警多年經驗推估,許姓老伯獨自乘坐輪椅外出判斷應係附近居民,又因老伯設籍台北推估非高雄人,直覺走訪九如路上一家養護之家,恰逢該養護之家工作人員正準備外出尋找許姓老伯。 該養護之家人員表示,許姓老伯喜性獨自乘坐輪椅外出於附近散心,是日久候老伯未歸趕緊出動尋人,巧遇波麗士大人熱心服務平安護航,感謝人民褓姆神般走訪。

  • 國民黨主席選戰 5強爭霸 吳伯雄籲放下「小我的盤算」

    國民黨主席選戰 5強爭霸 吳伯雄籲放下「小我的盤算」

     國民黨主席選戰開打,前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昨喊話說,希望大家君子之爭,多考慮「大我的成敗」,放下「小我的盤算」,選後仍要為本黨生存發展努力,黨有生存發展空間,個人才有舒展抱負機會。  人民使黨變小 一語成讖  吳伯雄昨抱病出席李建榮新書發表會,在兒子吳志揚和吳志剛推著輪椅下進場。現場競選黨主席的吳敦義、洪秀柱座位相隔,互動相當冷。吳伯雄表示,他2008年勝選之夜時曾強調,「沒有一黨獨大,只有人民最大」,人民可使黨變大,也可使它變小,之後他率團赴南京謁陵,題「天下為公 人民最大」八字,「坦白說,那時不相信本黨會慘到這地步,非常唏噓。」總統選舉慘敗,國會變在野黨,8年前說的話,不幸一語成讖。  吳以自身為例 盼黨團結  吳伯雄以自身為例說,馬前總統選前曾表明要專任總統,不兼任黨主席,但之後為有效整合黨政要兼任,他為團結和諧,放棄競選連任。  詹啟賢說,吳伯雄大公無私,整合黨內外力量,造成政黨輪替及立委選舉獲3分之2席次,體會黨主席是不容易的工作。他隨後話鋒一轉說,誰都沒料到黨會有今天,「是我們大家努力不夠,我們現在要共同承擔。」  吳敦義表示,國民黨是百年大黨,有時起、有時落,國民黨要轉弱為強,一定要因緣俱足,包括執政喪失民心;國民黨要轉強;要有好的領頭羊、路線跟方向,及團結友黨與黨員,組成在野陣線,才能跟有實質資源的執政黨公平競爭,國民黨只要因緣俱足就可重新執政。  柱籲競爭為主 不要鬥爭  洪秀柱則喊話,主席選舉有競爭但不要鬥爭,透過民主競爭程序凝聚全黨團結力量,而不是造成分裂,四年後才可能「百年政黨,浴火重生」。  洪秀柱強調,寶劍鋒從磨礪出,沒磨礪就不會鋒利,她希望在困境中「有競爭不要鬥爭、有論述不揭短」。  郝龍斌推崇吳伯雄是他心中主席的典範,他說,吳伯雄無私無我、全力以赴、「凡事只為國民黨好」的精神,讓國民黨創下有史以來最輝煌戰績,以及對後進提攜與愛護,讓他感動。

  • 觀點》吳伯雄坐輪椅也要挺老部屬 這才是「郝吳柱」該學的國民黨精神

    曾任吳伯雄辦公室主任的李建榮今(13)日舉行《百年大黨,十年風雲》新書發表會,已宣布角逐國民黨下屆主席的現任黨魁洪秀柱、副主席郝龍斌、前副總統吳敦義以及外傳也將宣布參選的詹啟賢皆出席致詞,他們理所當然成為現場鎂光燈焦點;但要論全場獲得最多掌聲的,則非「伯公」吳伯雄莫屬。 坐著輪椅進到會場的吳伯雄,一上台就先調侃自己,「我口才本來是不錯的,但現在是恢復階段。」坐在椅子上致詞的他還說今天有點不禮貌,因為都得坐著講話;最後,伯公更語重心長地呼籲大家要保重身體,「沒有健康,很多事情都辦不了。」 上面提到的這些,在今天的相關報導中,應該不太會有版面,但和黨主席之爭的話題相比,其「人味」要來得多許多;不知其他在場的國民黨下屆主席候選人,是否也有同樣感受。 雖然「郝吳柱」口口聲聲要以黨的團結為重,郝龍斌今天致詞時,還在推崇吳伯雄當年擔任黨主席很大公無私後,盛讚他為「我心中主席的典範」,但他們三人最近各自的對外放話,其實已然揭開了黨魁之爭的口水戰序幕,且恐怕只會越演越烈。 高齡77歲的吳伯雄,理論上已過了政治生涯高峰期,儘管仍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但絕對無法與往日相比,無論挺誰或不挺誰,對他自身的權力跟往後生活,恐怕也不會有太多影響。 而吳伯雄的身體狀況不如前更是鐵一般的事實,因此今天就算不出席,也沒人會說什麼,但他仍選擇坐著輪椅前往,在我看來,今天的伯公與其說是「政治人物」,更像是個單純力挺昔日部屬的長輩,而這種精神與態度,不也正是「郝吳柱」口中無私、團結的另外一種展現方式嗎?但他們當中又有誰能真正做到呢?

  • 無障礙坡道被擋 店員暖心解救輪椅伯

    無障礙坡道被擋 店員暖心解救輪椅伯

    有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PO文表示,苗栗南庄老街的超商外,明明是紅線卻停了一大排的機車,連無障礙坡道都被擋死,讓坐著電動輪椅的阿伯沒法使用,只能在門口不停徘徊,幸好超商店員看到,立刻詢問店內是否有車主,卻無人回應,店員立刻上前詢問阿伯需要什麼?並幫他取貨結帳,原PO直批「沒公德心的人!」並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最讓人無言的也是人!」 網友看到也怒了,「這裡是紅線耶,眼睛放家裡嗎?」、「拜託警察讓他們吃罰單」、「自己的方便,造成別人的不便,自私」、「要是我力量夠大的話,我絕對會不客氣的把車子往外推」,也有網友指出「那裡一直以來都被當成機車停車位」。原PO則表示,已拍照存證,向警方檢舉,沒多久車主也前來取車,但才清空的位置,卻又被另一名騎士停走,真的讓人無言。

  • 輪椅嬤獨行15公里 警伯帶回家

    輪椅嬤獨行15公里 警伯帶回家

     81歲林姓老婦行動不便,日前到小港醫院復健後,獨自推輪椅欲返回林園區住家,途中迷失方向,攔車也沒人理她,5個小時推輪椅行進15公里,累得臉色發白不斷喘氣,幸好巡邏員警伸出援手,透過臉部辨識系統替她找到回家路。  林園分局中芸派出所警員許景超、洪立夫上周五下午2時巡邏,在漁港路看到白髮蒼蒼老婦人,坐在輪椅朝經過車輛招手,但一直沒人停車協助,2名警員上前詢問,老婦神色慌張,面對警察一句話都不肯說。  員警動用警用電腦臉部辨識系統,查出老婦家住在林園區西汕路,開車送她回家,當時只有老婦的孫子在家,看到阿嬤趕緊出門迎接,並不斷向警方道謝,原來家人以為老婦失蹤,全員出動去找人,不料正打算報警時,警方已將人送回來。  家人事後表示,老婦雙腳動過手術,當天早上家人原本要開車載到小港醫院復健,但老婦拒絕,趁家人不注意時溜出門,自行搭計程車到小港醫院,上午10時做完復健,便坐著向醫院借用輪椅想要推回家。  豈料老婦中途迷路,想招手攔車請求協助,卻始終沒人搭理,只好咬著牙繼續推輪椅往住家方向前進,幸好遇上巡邏員警幫忙。警方調出地圖估算,小港醫院到林園距離至少15公里,8旬老婦坐輪椅如何辦到,至今仍令警方及家人百思不解。

  • 賈伯斯復活?是長相神似啦

    賈伯斯復活?是長相神似啦

    蘋果電腦前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死後已經3年多,迄今他的概念仍為3C迷津津樂道而懷念不已,網友TheHorseSizedDuck在社群網站Reddit分享了一張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自拍照,照片後面出現一名坐著輪椅的男子,竟然和賈伯斯有近90的相似度,讓人一時有點時空錯亂。 照片中,這名坐著輪椅男子,不論臉型、神情,甚至眼鏡,都幾乎與最後幾次出現在蘋果發表會的賈伯斯一模一樣。有網友興奮的說,是不是賈伯斯「回來了」! 不過也有網友說,「照片中酷似賈伯斯的男子不可能是賈伯斯啦,人死不可能復活。」,但也因為這名長相很「賈伯斯」的男子,又讓蘋果迷懷念起這位被稱世紀奇才的賈伯斯。

  • 截肢阿伯坐輪椅種菜 自得其樂

    截肢阿伯坐輪椅種菜 自得其樂

     「要活就要做」,台東縣關山鎮八十一歲的獨居阿伯潘添財,遭逢兩次重大意外,下半身癱瘓、右腳截肢,仍守著一小畝田,操作著輪椅種菜,自給自足,在既殘又貧的晚年,添財伯臉上始終帶著微笑。  添財伯滿手厚繭的有力雙手,駕馭著他的輪椅,有如越野車般,在面積一分多大的菜園裡「翻山越嶺」,腳旁有他剛剛才用夾子一粒粒放進土裡的大蒜苗,他笑說,再過三個月後就可以收成。  因為在輪椅上彎不下腰,他自製了加長版的剷子,可以用來翻土、除草、施肥,他也自己搭棚種絲瓜,遇到颱風,還為菜園做好防颱工作,添財伯在田園生活裡自得其樂,想吃什麼就種什麼,不用假手他人;他說「要活就要動」。  八十一歲的獨居老人潘添財,年輕時是伐木工人,四十五歲那年,被倒塌的木材壓到,下半身癱瘓,出院後就嘗試坐在輪椅上種菜,雖然行動不便,還是喜歡騎著機車四處趴趴走,三年前騎機車外出,不幸又出了車禍,右腳截肢。  已經當曾祖父的添財伯,兒孫都不在身邊,平日靠慈濟基金會與殘障補助過活,昨天關山獅子會及慈濟的志工都去探望老人家,對添財伯坐輪椅種菜的精神無不動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