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輻射濃度的搜尋結果,共65

  • 日福島縣外海捕獲魚隻輻射超標 已禁出貨

    日福島縣外海捕獲魚隻輻射超標 已禁出貨

    日本福島縣漁會表示,22日在福島縣外海進行實驗性捕撈所捕獲的許氏平鮋魚類輻射物質超標,已決定停止這種魚出貨。這是日本時隔2年檢查出魚類輻射物質超標。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福島縣漁會表示,在福島縣新地町外海8.8公里、水深24公尺處捕獲的許氏平鮋驗出輻射物質超標。 福島縣的研究所檢測的結果,這種魚含有輻射銫的濃度平均每公斤含500貝克,高於日本國家食品標準平均公斤100貝克。 福島縣漁會自主嚴格規定的標準是平均每公斤含輻射銫50貝克,福島縣漁會決定,在許氏平鮋確定安全性之前停止出貨。日本政府的原子力(原子能)災害對策本部今後可能下令限制許氏平鮋出貨。 許氏平鮋的漁獲量去年一整年約3噸,占福島縣外海實驗性質捕撈整體漁獲量的1%以下。 上一次日本的魚類含超標輻射物質是2年前的2月從斑甕鰩檢查出輻射物質超標。去年2月福島外海的所有魚種的出貨已解禁。 福島縣水產海洋研究中心持續針對福島縣外海的魚介類測量含輻射物質的濃度。這個研究中心表示,現在從魚隻檢查出所含輻射物質的數值大幅低於2011年3月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核災後的數值。 研究中心去年一整年調查4261條魚的檢體,沒查到有輻射超標(平均每公斤輻射物質100貝克)的魚,99.9%低於檢查機器可驗出的上限值。針對許氏平鮋的50個檢體進行調查的結果也是低於可驗出的上限值。 不過,東京電力公司前年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港灣內,從所捕撈到的調查用的許氏平鮋身上檢驗出平均每公斤約900貝克的輻射物質。 東京電力公司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港灣出入口設置了防止魚隻進出圍網,研究中心正在調查是否許氏平鮋從港灣內游到圍網外,才檢查出輻射超標。 福島縣水產海洋中心輻射研究部的部長(主任)神山享一表示,不清楚為何從魚隻身上檢查出數值那麼高的輻射銫,將調查魚隻是否進出核電廠港灣。(編輯:高照芬)1100223

  • 日本福島撈到輻射超標魚 PTT鄉民酸:可以賣給覺青

    日本福島撈到輻射超標魚 PTT鄉民酸:可以賣給覺青

    根據日媒報導,22日在福島縣海域實驗性捕撈時捕獲的許氏平鮋,經檢驗後發現輻射物質超標,而福島縣漁業聯合會也已決定停止這種魚類出貨,福島縣水產海洋研究中心指出,這可能和有魚群進出核電廠港口有關。而此事也在網路上引起網友熱烈討論,還有網友直言,「可以賣給覺青啊」。 NHK報導,福島漁業聯合會22日在新地町外海8.8公里、水深24公尺下的漁場中捕獲的許氏平鮋身上,檢測到輻射物質。福島縣研究所詳細測量的結果顯示,這種魚類身上的放射性銫元素濃度,為每公斤500貝克,遠高於日本國家食品安全標準,以及福島縣漁業聯合會的自訂標準。 在能夠確認安全性之前,福島縣漁業聯合會決定停止許氏平鮋出貨,同時,日本核災對策本部未來也可能下令限制出口許氏平鮋。對此,福島縣水產海洋顏竟中心放射能研究部部長神山享一表示,「新地町海域的海水以及海底的放射性物質濃度很低,不知道為何會檢測到這麼高濃度的放射性銫元素,考慮到魚群可能進入核電廠港灣,將針對此方面進行調查」。 福島發現輻射魚,也在PTT上引起網友討論,有網友表示,「海洋那麼大,輻射竟然不會被稀釋,真的很神奇」、「日本人真的不知道變通,不會直接參考台灣的做法嗎?直接開後門別檢查不就好了」、「標準調高不就沒事了?大驚小怪,不知道在見獵心喜什麼」。 還有網友揶揄,「可以賣台灣,歐一夕」、「可以賣覺青啊」、「吱吱最愛講日本沒輻射了,給吱群吃輻射魚、萊豬,剛好」、「覺青吵著要吃核食」、「覺青:還不買爆」。

  • 福島核電廠內高輻射恐數小時致死 廢爐工程可能延後

    福島核電廠內高輻射恐數小時致死 廢爐工程可能延後

    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今天公布福島核災期中調查報告指出,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與3號機反應爐附近有相當高輻射量,若人員進入,恐幾個小時就會死亡,這可能導致廢爐工程延後。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2011年3月發生的福島核災即將屆滿10週年,根據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公布的調查報告書,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與3號機反應爐建物5樓附近,相當於反應爐圍阻體頂蓋的混凝土設備受到高濃度輻射汙染。 推算2座反應爐的放射性銫分別約2到4京貝克(1京等於1萬兆),若換算成放射線量,每小時很可能高達數西弗,一旦人員進入,恐會在數小時內死亡。 台灣游離輻射防護安全標準規定,輻射工作人員每年曝露的有效劑量不得超過50毫西弗,而1西弗則等於1000毫西弗。 經營福島核電廠的東京電力公司規劃,要先取出2號機反應爐中的熔融核燃料團塊,進行此作業必須先移除圍阻體頂蓋,頂蓋不僅受到高濃度輻射汙染,且重達465噸,是廢爐工程上的重大課題。

  • 歐立得生態負離子機 淨化空氣

    歐立得生態負離子機 淨化空氣

     歐立得科技是國內專業從事空品環保健康,及產製生態設施科技的企業,長年致力於室內空品環保、畜牧養殖與農業種植有機肥相關之研發產製。近年來,更積極重視研發,針對室內空氣品質及人體健康之最佳精進「生態負離子機」產品。  日前,為因應新冠病毒疫情危機下的新式醫療4.0,結合台中科大智慧醫療產業學院所推計畫(由林文燦院長所領導研究團隊),建構出完整的未來智慧新型負壓隔離病房雛形,將歐立得科技生態負離子機,納入室內醫療空氣品質環境改善應用計畫。藉由生態設施測試應用效益,來提升及符合醫療空品解決方案。  自新冠肺炎(COVID-19)爆發後,已影響全球多國經濟民生問題,及國民的病毒感染與死亡事件無數,這對整體全球環境及經濟影響衝擊,遠高於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事件,如何提升改善醫療院所現況空品環境。  據歐立得科技董事長侯玉表示,頃推負離子空氣淨氧設備「生態負離子機」,能在短時間內快速地產出高濃度生態離子,及快速改善惡臭污濁的室內空氣環境,即是當前疫情眾所關注焦點。  自2020年新冠病毒,延續爆發到開始蔓延全球至今,新冠肺炎在全球各地肆虐,至今仍未尋求到一有效解決之道,僅以防疫與控制感染來因應。雖憑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專業與國民良好的防疫意識控制得宜,台灣目前仍未大爆發,甚至疫情逐漸趨緩。  但危機仍未解除,仍需謹慎做好防疫工作。而飛沫傳染是新冠病毒主要的傳播途徑,因此環境的空氣品質抑制改善則是格外重要。  侯玉說,在空氣污染愈趨嚴重的時刻,空氣污染幾乎已達到威脅國人生命健康的程度,因此家庭中均需備有一台功能齊全的空氣清淨機。  Olide生態負離子機,則有別於市面上的空氣清淨機,克服傳統創新技術,捨棄了傳統馬達、風扇式與濾網的設置,獨家採用鈦合金集塵管。透過高壓無聲放電產出大量的高濃度生態負離子,即能快速除菌率98%、淨化空氣的作用,亦能產出32,000萬負離子、其耗電量僅12w。使PM2.5沉降,且獨有的高濃度生態負離子機,改善空氣品質環境,猶如讓人如置身於森林裡所釋放出的芬多精等級濃度。  除省電外,也減少了輻射污染的憂慮和濾網更換後的二次污染疑慮,機器的清潔與保養更加快速便捷。  Olide生態負離子,可以無間斷地連續開機而無壞損的憂慮,只要有定期清潔保養,機器至少可運行五年而無壞損的顧慮。隨著用途的不同,Olide生態負離子機分別的機種有;家居型A-168、個人/大型車用型A-06、一般車用型A-03,與最新研發的工業/養殖/種植型I948,消費者可依照需求的不同自由選購。  在國內醫療人力嚴重短缺的現況問題下,未來醫療服務問題預將更加嚴峻,這不僅將是護理人力的工作負荷、壓力過大外,為維護患者得到有良好的照護服務品質環境,這將是成為醫療相關部會及機構所界所應重視思維。若能有效減輕醫務人員的負擔,降低流動率、提高醫病工作安全效率,因此,在疫情危機下的醫療4.0,藉由智慧醫療產學擬定,結合室內空氣環境生態負離子機應用計畫推行,將可提升醫療環境照護品質典範。02-2952-5296。

  • 北歐發現不尋常輻射量 俄國否認與他們有關

    北歐發現不尋常輻射量 俄國否認與他們有關

    歐洲核能單位發現有一波輻射值突然神秘上升,無法確知來源,也沒有任何國家出來承認,其中俄羅斯特別澄清,境內的核電廠與核能研究中心都沒有事故。 科學警報(Science Alert)報導,歐洲輻射監管測站宣布,北歐的大氣中有一些放射性核種出現不尋常的增加,濃度不算高,對人體無害,但足以被輻射監測站查覺到。 瑞典輻射安全局在星期二發推文說: 「確知的放射性物質包括銫134、銫137、鈷60和釕103。不過測量的數值並不高,以至於不會對人或環境造成危險。」 除了瑞典,挪威和芬蘭的輻射防護機構,也得到類似的報告。 此事警動到「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組織」(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 Organization),其執行秘書拉斯納‧澤爾波(Lassina Zerbo)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輻射範圍圖,概述了異常輻射的範圍以及可能來源區域,其中大部分位於俄羅斯境內,但也包括芬蘭、瑞典、丹麥和挪威。 澤爾波在推特上說: 「這些放射同位素,很可能來自民用核能產生,也就是核反應爐的副產品,而不是核武器。」 根據現有證據,該組織表示,檢測到的放射性粒子,來自俄羅斯西部方向,但這並不意味著一定就是俄羅斯核電廠的事故。 俄羅斯國家核能公司(Rosatom State Nuclear Energy Corporation)的發言人回應,這事件與俄羅斯無關,俄國在該地區的兩座核電廠都正常運轉,輻射值也都正常。 2017年也有類似情況,在歐洲發現了一波輻射物質,但是調查沒有結果。

  • 車諾比事件再現?北歐國家陸續偵測「輻射量異常」…從俄羅斯飄來

    愛沙尼亞、芬蘭、挪威等北歐國家近日陸續偵測出空氣輻射量異常,經過分析後,荷蘭當局指出輻射物質可能來自俄羅斯的西部,因此引發熱議,令人不禁聯想到當年的「車諾比事件」,同樣是由北歐國家瑞典率先發現異常。針對以上的傳言,俄羅斯方則是駁斥,表示國內核電廠都正常運作,沒有輻射物質外洩。 綜合外媒報導,愛沙尼亞環境保護局發現,近日在哈庫輻射監測站偵測到少量的輻射物質,像是銫(Cs-137、Cs-134)、鈷(Co-60)、釕(Ru-103)等放射性同位元素的濃度上升,雖然不會影響人體健康,但仍引發一陣討論,而在不久後,其他北歐國家芬蘭、挪威和瑞典等等,也都相繼偵測到。 對此,一名荷蘭的官員就表示,這些少量的放射元素可能來自俄羅斯西部,不過此番言論馬上遭俄方打臉;俄媒《俄塔社》引用俄羅斯核電站電力和熱能生產公司代表的說法,他們稱位於西北部的2座核電廠運行正常,周遭的輻射水平也符合標準,也沒有接到任何事故消息。 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組織負責人澤爾博(LassinaZerbo)27日也在推特分享一張圖片,圖中呈現黃色的區域是放射性同位素可能來源的範圍,其中包含了俄羅斯西北部、芬蘭、瑞典南部以及波羅地海地區。 更多 CTWANT 報導

  • 爭執核災輻射殘留 日本公布福島首爾輻射濃度

    日本駐南韓大使館於上週起在使館的官網,每天張貼日本福島與首爾的輻射濃度,此前兩國因2011年福島核災的輻射殘留而再度爆發齟齬。 日本駐南韓使館在官網發布聲明說,披露輻射濃度的資訊反映「近來各方日益關注日本輻射濃度,尤其是南韓」。 日本駐南韓使館指出,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3座城市的輻射濃度,幾乎與日本境外包括首爾在內的各大城不相上下。 使館由上週起於網站張貼輻射濃度的資訊,並顯示兩座在福島縣的城市和東京與首爾的輻射濃度數據。 最新張貼的資訊指出,福島市的輻射濃度是每小時0.135微西弗(microsieverts),首爾則是0.120。 2011年3月規模9.0的強震引發威力強大海嘯,摧毀福島第1核電廠(Fukushima Daiichi)的冷卻系統。福島第1核電廠位於日本東北部太平洋沿岸。 而距離福島第1核電廠30公里的福島縣磐城,輻射濃度則是每小時0.060微西弗,至於距離電廠超過200公里的東京,則是0.036。 日本駐韓使館官網張貼的數據,取自於兩國的輻射監控當局及福島當地的機構。 使館網站張貼日文與韓文版本的聲明說:「由於我們持續提供基於科學證據的正確資訊,並且明確完整解釋公告在網站的訊息,日本政府希望南韓民眾對日本輻射濃度有更深入了解。」

  • 福島百萬噸氚化水怎解 加拿大有辦法

    福島百萬噸氚化水怎解 加拿大有辦法

    2011年發生嚴重事故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因為爐心熔毀造成的輻射水,目前只能以上百座大型水槽貯放著,但是廠區空間有限,到2022年就會再也裝不下,於是目前正在討論怎麼排放才能將影響降到最低,但是排放的疑慮仍然強烈,仍然懸而未決。一間加拿大的水蒸餾公司表示,他們已有不錯的處理辦法,能夠將帶放射性的氚水給分離出來。 世界核能新聞(WNN)報導,加拿大的湖人能源處理公司(Laker TRF Ltd )表示,他們公司正在試驗的先進水蒸餾技術(Advanced Water Distillation ,AWD),可以解決福島輻射水問題,該技術最初是為加壓式重水反應爐開發的。目前測試廠正安大略省奧克維爾市已經運行了一年,顯示AWD淨化輕水的效率,比原本的重水分離技術還要好上五倍,該公司決定在2020年,建立更具規模的示範工廠。 氫原子是宇宙間最常見的原子,它的氣體叫氫氣,由2個氫原子與1個氧原子結合的分子就是普通水,也叫輕水。氫還有兩個同位素,一個是重氫「氘」(Deuterium ,符號D或是2H,讀作「刀」),另一個是超重氫「氚」(Tritium;符號T,或是3H ,讀作「川」)。以氘 為材料化合的水稱為「氘化水」,由於它的原子核性質比氫來的重,所以又叫「重水」;至於以氚為材料化合成的水就是「氚化水」,因為它更重,也稱「超重水」,不管哪一種重水,在外觀與物理性質上,都與普通水都很相似,因此一般的過濾技術是無法將輕水與重水分離的。 重水在核能發展中相當有用,以重水為減速劑的核電廠,可以將鈾燃料應用的更徹底,甚至可以填充天然鈾為燃料。加拿大就有重水核電廠,比如達林頓電廠(Darlington Nuclear Generating Station)就是。加拿大的重水電廠用的是氘化水,要是裡頭混入了氚,會使反應出現誤差,因此加拿大很早就有反應爐中去除氚的設施,主要是偵測。 湖人公司表示,他們的AWD技術,比傳統水蒸餾更有效率,設備高度降低5倍,耗能降低80%,淨化水的整個過程在真空下完成,從而消除了洩漏和環境排放的可能性。 湖人公司首席執行官克里斯‧漢斯(Chris Hughes)說:「AWD技術可以應用到處理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中存儲的輻射水,他們已知福島輻射水已經通過ALPS(高級液體處理系統)進行處理,只是不能分離氚化水。這部分就是湖人公司擅長的。其AWD技術,可以有效地將輻射水裡的氚化水濃度降低,到自然雨水以下,也就能夠安全地釋放到海洋中。」 漢斯說:「我們認為這是負責任地處理福島輻射水的唯一可行途徑,我們很高興將這種技術應用於國際核能應用上,也包括國際熱核融合實驗反應爐ITER等未來項目。」

  • 南韓要求日提輻射汙水排放計畫

    南韓外交部氣候環境科學外交局長權世重19日上午因福島核電廠的汙水排放問題,召喚日本駐韓公使西永知史,除傳達南韓政府對此事的憂慮外,還要求日本政府正式說明今後輻射汙水的處理計畫。 權世重以外交召會的形式向日本提出要求,文中指出,輻射汙水處理結果對兩國國民的健康與安全以及國家整體都造成影響,是非常嚴峻厲的問題。南韓要求日本官方正式回應汙水排放的相關報導、核實國際環保團體提出的有關輻射汙水排放的主張,以及今後的處理輻射汙水的計畫等。  權世重向日方提案,希望兩國共同模索可以不對南韓國民健康與安全造成不良影響,也不對周邊海洋生態系造成影響的輻射汙水處理對策。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德國辦事處的首席核能專家在英國雜誌《經濟學人》中撰文指出,「日本安倍內閣和東京電力公司正在推動將福島第1核電廠的100萬噸高濃度輻射汙水排放到太平洋的計畫。」文中強調,「尤其是南韓,很難逃離危險」。 南韓外交部發言人金仁澈1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南韓政府將積極應對日本福島核電廠汙水排放排入海的問題。日媒指出,日韓經濟報復措施使兩國對立的情形越來越激烈,有人認為,南韓此舉也是希望能讓日本改變態度所打的1張牌,將此問題當成談判的籌碼。

  • 日擬用低輻射汙染土建公共設施遭福島縣民反對

    《朝日新聞》報導,日本政府擬將福島核災後產生的,低於輻射濃度標準值的汙染土重新用在福島縣內的公共工程上。日本政府估算,最多有99%的低汙染土可回收再利用。此舉是為了減少移至縣外做最終處分的汙染土的總量,但仍引起福島縣民對輻射的恐慌與不安。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1核電廠核災事故發生後,福島縣內經除染挖出的汙染土有超過1400萬立方公尺。汙染土的中間儲藏設施4年前開始搬進汙染土,至2月19日已達235萬立方公尺。預定至2021年度將搬進1400萬立方公尺的汙染土,相當於11個東京巨蛋。 這些汙染土在2045年3月以前將搬至設在福島縣外的最終處分場,但由於日本各縣對建設輻射汙染土最終處分場都十分排斥,故遲遲無法展開設置最終處分場的談判和討論。 學者專家會議討論後認為,每公斤輻射濃度低於8千貝克的汙染土的回收再利用不僅可減少最終處分的量,還可以用在公共建設,如道路、防波堤的地基等。 隨著降低輻射濃度等技術的開發,將來1400萬立方公尺的汙染土幾乎都可重新利用,需最終處分的汙染土的量估算將降低至0.2%,減至3萬立方公尺左右。然而儘管計畫再好,仍遭福島縣民的反對。

  • 福島核災污水輻射超標2萬倍 環團籲日本放棄排至海洋

    福島核災污水輻射超標2萬倍 環團籲日本放棄排至海洋

    日本福島核災迄今將近8年,輻射污水問題仍未解決。綠色和平今(22)發布調查報告指出,日本政府及東京電力公司當初選擇最便宜的污水處理方式,採取的除污措施未能有效降低核電廠周邊污水的輻射量,累計超過100萬公噸的輻射污水,部分放射性物質仍超過標準值2萬倍。呼籲日本放棄把輻射污水排放至海洋的計畫,避免對太平洋生態與漁業造成傷害。 綠色和平表示,福島核災後,東京電力公司採用「多核種去除設備(ALPS)」系統進行污水處理,但至今在89萬公噸已處理,且儲存於1000多個儲存桶的污水中,仍有高達80%(75萬公噸)的放射性物質濃度超出官方容許排放到海裡的標準。 輻射污水裡的放射性物質包括銫(cecium)、鈷(cobalt)、鍶(strontium)、銻(antimony)及氚(tritium)。其中6.5萬公噸污水中的「鍶-90」濃度超出安全標準100倍,部分儲存桶甚至出現超標2萬倍的情況。資料更顯示,東京電力公司至少五年前便已發現ALPS系統除污的計畫不如預期,卻隱瞞到去年9月才公開承認此結果。 綠色和平能源專案經理李之安指出,東京電力公司當初在五種可能的除污方式中選擇以ALPS系統處理後於近海排放,完全是基於成本考量,並未採用針對輻射污染物最有效的方式,這些核污水一旦排放至太平洋,首當其衝的會是當地的社群及漁民,對環境更有長遠的傷害。 福島核災去污處理經費也節節升高。截至2017年,這場災難造成的損失高達6兆4千億美金,依照日本經濟研究院2017年的估算,福島核災未來從除役、除污到補償的總花費,恐落在4490至6280億美金之間,福島核災將成為人類史上最昂貴的一次工業災難。 綠色和平強烈要求日本政府不能將輻射污水排入太平洋,也希望臺灣能夠記取前車之鑑,謹慎制定未來的能源規劃。

  • 手機都放在床頭嗎? 小心甲狀腺病變成癌症

    手機都放在床頭嗎? 小心甲狀腺病變成癌症

    每天睡覺時,你都會把手機放在哪裡?大多數的人都會將手機放在床頭,有醫師指出,手機會釋放出微量的輻射,而這樣微量的輻射會導致甲狀腺病變,有可能也會進而演變成癌症的產生。 根據《優活健康網》報導,安南醫院暨亞大附屬醫院副院長溫義輝表示,近年來體檢逐漸盛行,在甲狀腺超音波檢查時,可能發現一些腫瘤仍很小的甲狀腺瘤,甲狀腺瘤有分良性與惡性,但良性的甲狀腺腫瘤大多無明顯病症,不過隨著腫瘤日益增大,壓迫氣管、食道和喉返神經,就會出現呼吸困難、吞嚥困難、聲音嘶啞等情況,且良性甲狀腺瘤仍有10%至15%的病變機會,發現後應盡早治療。 溫義輝提醒,甲狀腺瘤病發可能與輻射線、碘攝入量、雌激素血中濃度、家族併發使、不良情緒有關,而甲狀腺組織只要接收到少量的輻射就有可能會「癌變」,且年齡越低,輻射的傷害就越大,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就能避免受到輻射侵害的,就是將手機遠離床頭,減少頸部X線檢查。

  • 水下車諾比核災:俄K27潛艦核外洩事故

    水下車諾比核災:俄K27潛艦核外洩事故

    2002年,美國上映一部電影「K19」,讓大家知道前蘇聯在冷戰期間第一艘核彈潛艦的輻射事故。但K19事件卻還不是蘇聯最嚴重的潛艦核外洩事故。發生在1968年5月,另一艘實驗性潛艦K-27所發生的嚴重核子事故還更加慘重。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National Interest)報導,蘇聯第一代核潛艦是1957年完成的N級潛艦(亦稱Project 627),是一款壓水反應器為主動力的魚雷攻擊潛艦,與美國的鸚鵡螺號技術能力相當。但一心追求趕超美國的蘇聯不滿足於現況,所以想要在核反應器技術上更進一步,研發可應用在潛艦上的液態金屬冷卻式反應器,以達到更長的潛航時間。而命運多舛的K-27潛艦,就是加裝了VT-1液態金屬冷卻反應器的實驗性潛艦。 液態金屬冷卻反應器,是一種快中子滋生式反應器,它與一般以鈾做為燃料的核反應器很不同,而是以鈽做為燃料,甚至可以裝填高階核廢料做燃料使用,加上體積更小,所以極具開發前景,似乎很適合用在空間窄小的核潛艦上。但是裝載這種實驗爐的K-27潛艦最終卻演變成一場災難。 K-27潛艦首次啟航是在1958年6月15日,它搭載的VT-1反應器是一種以熔融鉛鉍合金為循環冷卻劑的快中子滋生式反應器。在啟航後就有極好的表現,它是第一潛航時間超過50天的蘇聯核潛艦。 雖然它的首航看似表現不錯,卻在航行過程中有一個小小的不起眼問題,就是這它的液態金屬冷卻系統曾經出現故障,由於溫度降低導致一段冷卻迴路中的液態金屬凝固,阻塞了冷卻管道。但幸運的是,阻塞很快融化,反應堆重新正常運行。這個事故卻並沒有被重視,僅視為首航時期的小小插曲而已。 結果到了1968年5月24日,更換核燃料的K-27再次出航,結果兩具反應器的其中一具再次遇到循環迴路凍結,有氧化的顆粒在管線中阻塞,造成反應器攻率極速下降,電力從從87%輸出,下降到僅剩7%,同時爐心開始熔毀,無法循環系統的鉛鉍合金混入蒸氣渦輪機,含有高能γ射線的蒸氣立刻大量外洩到反應器艙間,變成高能輻射汙染區。 而且輻射外洩的警器被關閉,當時艦上官兵並沒有太在意輻射的傷害,只想著如何修復潛艦,因此艦員們沒有完全理解嚴重程度,一直到警報發起的兩小時後,輪機員才被送到隔離室休息,潛艦後來靠著另一具未受損的反應爐提供動力回到母港莫曼斯克港,原先碼頭方面還勸他們不要入港,先在港外讓輻射濃度降低,但是艦員們多待在艦上都是危險,艦員稱,如果再晚幾個小時靠岸,就沒有足夠的活人能操艦了。因此艦長無視碼頭命令而強行入港。最終144名艦員過暴在輻射中,有9個艦員因輻射中毒而死亡。 K-27的事故宣告實驗失敗,不過這艘艦沒壞的那一具反應器還是繼續當實驗平台再使用,直到1973年宣布退役,但並不是被拆毀,而是將其鑿沉。1982年9月6日,K-27鑿沉於新地島附近。但是許多環境科學家認為,帶有高能輻射汙染物的K-27,不應該如此隨便的棄於海洋裡,它已經成了環境定時炸彈。 K-27確實是一場災難,不過從正面角度來看,它的鉛鉍技術最終仍完成了實用化,應用到蘇聯阿爾發級攻擊潛艦上,使得阿爾發級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快速和深潛能力,是美國同類型潛艦所比不上的。但是液態金屬反應器的危險與複雜,仍然使俄羅斯將其全數除役,至於美國則很早就因為後勤考量,沒有把液態金屬反應器應用到潛艦上。 最後,不可諱言的,在K-27事故後的50多年,核子工程師依然致力於開發液態金屬反應器,並稱其為未來核電技術。除了俄羅斯以外,包括美國、法國、中國大陸都還在進行相關的研發。大陸在10月間,公布的「核電寶」迷你核反應器,就是一款液態鉛合金反應器,據稱將會用在南沙群島的相關開發上。

  • 福島核災5年 太平洋輻射量 驟降至標準值

     日本福島核災發生至今已逾5年,由世界各國海洋專家組成的「海洋研究科學委員會」(Scientific Committee on Oceanic Research)4日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太平洋一帶一度超出標準值數千萬倍的輻射量,現已急速降低到正常標準值。  2011年3月11日發生芮氏規模9級的東日本大地震及海嘯,導致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1核電廠的核子反應爐爐心熔毀,含輻射物質的氣體大量排出,原本要用來冷卻破損核爐的海水,卻形成了世界海洋史上規模最大的輻射汙水並流進太平洋。  報告中指出,經調查日本沿岸至北美的太平洋的輻射銫濃度後發現,福島核災釋放出的輻射物質已到達美國本土。不過,在分析過20份有關福島核電廠的輻射物質研究數據後發現,核災剛發生時,輻射量達正常時的數千萬倍,現在已急速降到標準值。  這份刊載在《海洋科學年刊》(Annual Review of Marine Science)的報告之共同作者,澳洲西澳省伊迪斯科文大學環境放射化學系教授馬斯克(Pere Masque)指出,「舉例來說,2011年在福島沿岸捕到的魚,有一半以上檢測出危險輻射物質,但到了2015年超過輻射標準值的魚急速減少,已減到1%以下。」  報告中指出,福島第1核電廠附近的海底和港口的輻射量仍高。馬斯克強調,「仍必須繼續監視此地區的輻射量和海洋生物。

  • 福島核災後遺症飄散東京 未來40年內恐現畸形兒

    日本福島核災發生至今已五年,先前因為當地的第一核電廠反應爐廠房受到地震帶來的海嘯衝擊造成損壞,隨後導致放射性物質外洩到空氣中,福島全區瀰漫著輻射汙染,16萬名的居民被迫離開家園,即使五年過去,核災現場仍然處於危險狀態,就連東京首都圈也受到波及! 根據日本《周刊PLAY》雜誌報導,日前日本政府相關單位對東京市、取手市都內及其近郊的 河流、公園進行核輻射汙染檢測,結果發現地區放射性物質濃度已超出管理標準3.9倍,雖然附近區域濃度不到0.23毫西弗,地球上普通人受到輻射纍計的平均值為每年2.4毫西弗,而一般人造成之年劑量規定是不超過1毫西弗,但住宅區的排水溝測得超標4倍的汙染物。 報導指出,水元公園與柏之葉公園的池塘也測出泥土汙染物含量超標,兩者大幅超過基準線。其中,水元公園超標4.5倍,而柏之葉公園超標8.9倍。另外,在這次檢測中,測得松戶市住宅區是最高汙染指數的地區,已超越日本國家標準10倍。 日本長崎大學研究生院工學研究科的小川進教授就指出,「在福島已有166人被判定為甲狀腺癌及疑似病例,而現在已有多位研究學者指出,核輻射不僅對身體造成影響,像是智力低下、精神疾病增加、流產與畸形兒的出現等現象,更嚴重的是福島以及已被汙染的東京首都圈內,未來30至40年後可能會出現核輻射的後遺症。」

  • 日本輻射污染持續擴散 恐危及全北半球

    根據先前的報導指出,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反應堆容器出現部分破損,這表明可能導致更為嚴重的核洩漏。另外,據外媒報導,日本輻射污染持續擴散,有專家指出,福島核電站事故已產生「放射性煙羽」(radioactiveplume),很可能擴散至東京,甚至數天內將抵達北美,最終遍佈整個北半球,但專家均強調,其中所含的輻射量非常低,不會危害人體健康。 報導表示,由福島核事故洩漏出來的放射性物質,會像煙霧般隨風擴散,稱為「放射性煙羽」。瑞典國防研究機構研究主任海爾表示,據國際監測站網路的資料顯示,低濃度的輻射微粒,正從核電站朝東飄散,數日之內將抵達北美,最終整個北半球都將偵察到輻射塵,他表示「平常不會看見這種情況」,但他同時強調,輻射量非常低,人們無須擔心。 此外,為確認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內部的損毀情況,駐日美軍昨日表示,將出動「全球鷹」無人偵察機,飛往核電站進行近距離偵察。另外,美國正運送一批地面監測裝置前往日本,以幫助監測當地地面的核輻射水準。美國環保署表示,將在美國西部及太平洋領域,部署更多輻射監控裝置,測量空氣、飲用水、牛奶和雨水的輻射值。

  • 輻射汙水外洩 東電高層32人被函送檢方

    輻射汙水外洩 東電高層32人被函送檢方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所引起的高濃度輻射汙水外洩至海洋的問題,福島縣警已將東電前後經營高層幹部等32人以及東電公司以涉嫌違反公害犯罪處罰法函送福島地方檢察廳偵辦。 日本媒體報導,將被函送檢方偵辦的包括東電社長(總經理)廣瀨直己、前會長(董事長)勝俣恆久、前社長清水正孝、前副社長武藤榮等32人。他們被指控涉嫌疏於職務上必須的注意,導致輻射汙水流至外海。 有關輻射汙水外洩問題,由福島縣民等組成的原告團體以東電幹部們涉業務過失致死傷嫌疑,向檢察當局提起告訴,2013年9月又以東電疏於採取對策,導致輻射物質流入海洋,涉嫌違反公害犯罪處罰法,向福島縣警提出刑事告發。 訴狀指出,日本政府在311核災事故發生後,曾指示東電建地下水遮蔽牆,以阻擋地下水流入核爐機組廠房下方而遭輻射汙染,但東電卻以經費等理由,表示會在2011年6月擬出中長期對策,並沒有立刻採取因應對策。 此外,東電採用強度較弱的水槽儲存輻射汙水,加上監視體制和防止汙水外漏措施不夠完善,使得外洩情形發現得晚,導致漏水量增大,至2013年7月共有約300噸的輻射汙水外洩。

  • 福島核電廠輻射濃度又飆新高

    福島核電廠輻射濃度又飆新高

    東京電力公司宣布,位於福島第1核電廠1、2號機組東側,用來汲取地下水的水井,13日採樣的地下水中所含的輻射銫等濃度創新高。東電說明指出,「可能是因為施工使汲取量滅少的關係」。 東電表示,13日的地下水與10日汲取的地下水相比,銫137高出333倍,約1公升約3000貝克;發出伽瑪射線的錳54則約2倍,相當於110貝克;銫134則達到920貝克。 東電研判,是因為改良工程施工過程的關係,6日起便開始將汲取地下水量減少約10分之1,因而使輻射銫濃度升高。

  • 福島第一核電廠地下水 輻射銫濃度創新高

    東京電力14日宣布,13日在福島第1核電廠2號機組東側的水井汲取的地下水中,檢測出每公升約25萬1000貝克的輻射銫,與前次9日汲取的地下水相比,高出3.7倍。這也是從該觀測用水井汲取的地下水中,被檢測出輻射銫濃度最高的1次。  東電指出,在福島第1核電廠境內的排水規定是,銫134必須未滿15貝克,銫137必須未滿25貝克,而13日水井中含輻射物質的地下水中,銫134卻達6萬1000貝克,銫137則達19萬貝克。  東電的原子能立地本部長代理白井功在記者會上表示,可能是因為颱風過境使地下水位上升,輻射汙水混入地下水而檢測出高濃度的輻射物質。

  • 溫室氣體濃度創高 地球氣候將更極端

    溫室氣體濃度創高 地球氣候將更極端

     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MO)9日發布的報告指出,2013年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濃度都創下歷史新高。該組織首長賈羅德說,「我們毫無疑問的確知,拜燃燒石化燃料等人類活動之賜,地球氣候正在改變,天氣變得更極端」。  二氧化碳是造成全球暖化的主嫌,根據上述報告,2013年二氧化碳在大氣中濃度達396ppm,比2012年增加2.9ppm,創下30年來增加最快的記錄,比起前工業化時代(1750年之前)的水準,則高出42%。  另外兩個主要的溫室氣體甲烷和一氧化二氮也持續增加,2013年甲烷(暖化效應僅次於二氧化碳)在大氣中的濃度達到1824ppb,一氧化二氮濃度達到325.9ppb。  報告說,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造成地球暖化的所謂「輻射效應」(radiative forcing),從1990年至2013年增加34%。  報告進一步指出,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約1/4被海洋吸收,每天吸收量每人平均約4公斤,這些二氧化碳在海洋長期滯留,增加海洋酸化程度,目前海洋酸度達到至少3億年的最高點。酸度增加會改變海洋的生態。  聯合國氣候變遷高峰會本月23日將在美國召開,世界氣象組織選在此時發布前項報告,顯然希望有助於與會國營建共識,從而在明年的法國巴黎氣候變遷高峰會簽署預定2020年生效的氣候公約,將地球暖化限制在不高於工業革命前攝氏2度之內。  但科學家指出,以目前的排放趨勢看來,地球溫度在本世紀前可能升到比工業革命前高攝氏4度。  賈羅德說,我們必須將地球溫度升高限制在攝氏2度之內,才能給地球一個機會,給後代子孫一個未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