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轉型正義的搜尋結果,共995

  • 林德宇重視轉型正義與歷史意義 教育局:各校民主機制妥善處理

    林德宇重視轉型正義與歷史意義 教育局:各校民主機制妥善處理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上週公佈全國公共空間威權象徵處理進度,台中市議員林德宇22日在議會質詢中指出,台中市共有91處公共空間威權象徵,其中50處屬於校園中的兩蔣銅像,他希望教育局在處理時能夠重視轉型正義的歷史意義,並藉由此過程重新賦予這些銅像公民教育的意義。

  • 轉型正義對撞美國第一

    轉型正義對撞美國第一

     過去兩年間,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國務卿蓬佩奧在公開演說中揭舉了冷戰後的「反共」大旗,同時也否定了過去40年美國對華的親善政策,並要求各盟國參與對中國大陸的抵制行動。從台灣海峽到南海,進一步再延伸至印度洋,形成「新冷戰」反華戰略同盟的新態勢。

  • 寰宇管見:周陽山》轉型正義對撞美國第一

    寰宇管見:周陽山》轉型正義對撞美國第一

    過去兩年間,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國務卿蓬佩奧在公開演說中揭舉了冷戰後的「反共」大旗,同時也否定了過去40年美國對華的親善政策,並要求各盟國參與對中國大陸的抵制行動。從台灣海峽到南海,進一步再延伸至印度洋,形成「新冷戰」反華戰略同盟的新態勢。

  • 大法官自食惡果

    大法官自食惡果

     明朝惡名昭彰的特務機關東廠府衛內,供奉著岳飛的雕像,堂前還立有「百世流芳」的牌坊,意在期許人與事效法忠義,並足以流傳後世,只是東廠的所作所為與這些擺設,顯然是天壤之別。近來高舉「轉型正義」大旗頻頻出招的促轉會,不僅將手伸進校園,甚至還劍指司法院,比起東廠只怕是不遑多讓。

  • 何展旭》大法官自食惡果

    何展旭》大法官自食惡果

     明朝惡名昭彰的特務機關東廠府衛內,供奉著岳飛的雕像,堂前還立有「百世流芳」的牌坊,意在期許人與事效法忠義,並足以流傳後世,只是東廠的所作所為與這些擺設,顯然是天壤之別。近來高舉「轉型正義」大旗頻頻出招的促轉會,不僅將手伸進校園,甚至還劍指司法院,比起東廠只怕是不遑多讓。

  • 快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快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促轉會在兩年前六都市長選舉時,當時的副主委張天欽自比為東廠,形容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為「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錄音檔曝光鬧得沸沸揚揚,結果侯打敗蘇貞昌高票當選市長。事隔兩年,沒想到促轉會再次東廠上身,只是這回膽子更大,毫不避諱直接把手伸進司法院。

  • 觀鑒談》當黨史遇上轉型正義 檔案保存與正義只能轉型?

    觀鑒談》當黨史遇上轉型正義 檔案保存與正義只能轉型?

    日前,促轉會以質疑國民黨可能藏匿史料為辭,帶隊衝入政治大學校園,將國民黨委託寄存於政大的台灣省黨部資料就地封存,輿論為之譁然。針對促轉會粗暴的舉動,輿論批評焦點有二:一、國民黨身為一個合法政黨,將其黨史資料委託大學進行保管、數位化、研究、開放閱覽,政府能否假「正義」之名,逕行將檔案封存,妨害黨史資料的研究及利用?二、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高呼的大學自治,遇到轉型正義,是不是也得轉彎?

  • 誰縱容黨產會嗆法官

    誰縱容黨產會嗆法官

     司法院大法官8月底做成釋字第793號解釋,宣布具有高度爭議性的《黨產條例》相關條文全部合憲,引發輿論及憲法學界一陣譁然之後,黨產會旋即於9月3日,具狀要求聲請釋憲的7位行政法院法官迴避,態度之囂張,令人側目。黨產會主委更氣焰高張地指謫行政法院法官「時空倒錯」!部會首長公然對法院以及法官嗆聲,實在是匪夷所思!

  • 大法官成黨產會代言人

    大法官成黨產會代言人

     釋憲大戰的戲,就這樣結束了。大法官會議針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作出第793號合憲的解釋,《中華民國憲法》所要保障政黨存續與人民自由財產權利的基本價值,也隨著徹底崩毀瓦解了!

  • 黨產條例合憲的悲哀

    黨產條例合憲的悲哀

     28日大法官做出第793號解釋,宣布《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全部合憲」,可說是跌破不少公法學者的眼鏡。畢竟,《黨產條例》涉及到「溯及既往」及「個案立法」等重大憲法爭議,又破天荒地有7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停止審判、提出釋憲聲請。大法官宣布全部合憲,不禁令人困惑:是大法官的憲法太好,還是行政法院的法官太不懂政治?

  • 葉慶元》黨產條例合憲的悲哀

    葉慶元》黨產條例合憲的悲哀

    28日下午4點,大法官做出第793號解釋,宣布《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全部合憲」,可說是跌破不少公法學者的眼鏡。畢竟,《黨產條例》涉及到「溯及既往」及「個案立法」等重大憲法爭議,又破天荒地有7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停止審判、提出釋憲聲請。大法官宣布全部合憲,不禁令人困惑:是大法官的憲法太好,還是行政法院的法官太不懂政治?

  • 《黨產條例》合憲  民進黨:大法官用法治方式實現轉型正義

    《黨產條例》合憲 民進黨:大法官用法治方式實現轉型正義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今宣布《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全部合憲一事,民進黨表示,大法官的解釋不僅讓台灣有機會能以法治的方式來實現轉型正義,更進一步肯認到國家應該要能積極、勇敢地面對,以及處理過往威權體制下對於憲政及財產秩序所造成的侵害。

  • 賴清德:轉型正義需共同面對

    賴清德:轉型正義需共同面對

    促轉會上午舉行「縫隙裡有光:促轉會平復杜孝生、廖麗川司法不法」記者會。副總統賴清德致詞時表示,以促轉條例平反的首宗原住民案件,代表在威權時期的當下沒有一個族群倖免,所以未來追求轉型正義必然也要不分族群共同面對。

  • 賴清德訪花蓮 助推原民轉型正義

    賴清德訪花蓮 助推原民轉型正義

     副總統賴清德前晚參加玉里哈拉灣部落、光復太巴塱部落豐年祭,昨日參訪劉一峰神父的安德啟智中心、安德怡峰園與二手物流館,以及玉東國中特有的木工班。賴清德除感謝劉一峰奉獻一生,此次走訪花蓮主要了解原住民相關議題,推動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

  • 美國軍艦也要「轉型正義」?卡爾文森號被點名

    美國軍艦也要「轉型正義」?卡爾文森號被點名

    美國反種族主義的聲浪方興未艾,在李將軍、石牆傑克森被拆除銅像之後,美國陸軍接著被檢討,軍營基地的名字竟是用當年分裂國家的南軍將領,下一步歷史清算會到哪裡?可能就是海軍了,因為美國海軍也有以南方邦聯為名的軍艦,甚至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CVN-70 ,USS Carl Vinson)、史坦尼斯號(CVN-74 ,USS John C. Stennis)也政治不正確,他們雖然生前大力幫助海軍,卻也是種族歧視者。 \n \n聖地牙哥論壇報報導,在美國海軍當中,有2個名字與南北戰爭的南方邦聯有關係:分別是錢德勒維爾號( CG-62,USS Chancellorsville),錢德勒維爾是個地名,位在維吉尼亞州,是1863年4月30日至5月6的錢德勒維爾,在此戰中,南軍統帥李將軍,以劣勢的6萬部隊,擊敗優勢的13萬北軍部隊,是一場以少勝多的罕見戰例。 \n另一個爭議名字將會是莫里,現在美國海軍觀測艦有一艘莫里號(USNS Maury T-AGS-66),不過在過去,有好幾艘作戰艦也是莫里號。這以美國拓荒時代的海洋學家馬修莫里(Matthew Fontaine Maury)為名,莫里被稱為「現代海洋學之父」,洋流調查、風向調查就是他開始的。不過,他是維吉尼亞人,在南北戰爭爆發後,維吉尼亞屬南方邦聯,所以莫里從美國海軍辭職,加入邦聯海軍。 \n另外兩艘船也可能有爭議,分別是卡爾文森號(CVN-70 ,USS Carl Vinson)、史坦尼斯號(CVN-74 ,USS John C. Stennis),卡爾文森擔任民主黨眾議員達50年之久,對美國海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作出了很大的貢獻;而約翰史坦尼斯是民主黨參議員,任內積極爭取海軍預算,是海軍的堅定支持者,因此以他們兩人命名軍艦。然而他們也是個種族主義者,有過很多種族不平等的言論,也在1960~1970年代一直阻止黑人平權運動。 \n有意思的是,南北戰爭時的北方,是共和黨的林肯政府,而種族偏的卡爾文生與約翰史坦尼斯,都是民主黨議員;然而如今喊著種族平權最力的,又是民主黨為主要。 \n相對的,在這股正名運動中,共和黨的川普總統,認為改名是沒有必要的。川普嚴厲的表示,有關命名問題的立法,是對歷史的誤導。但是,眾議院和參議院均以足夠多的多數票通過了法案。 \n如果要更改名稱,將會進入一個複雜的,具有爭議歷史的美國早期開發段,大陸會議於1775年首次決定要海軍,至於軍艦名字如何取,在當時就頗有爭議。 \n最早時期,為了對英國關係的致敬。第一艘美國軍艦取叫阿弗列大帝號(Alfred),他是英國歷史上第一個「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國王」,曾經對抗維京人的侵略。 \n1819年,國會任命海軍部長,負責艦船的命名工作,當時提出了這樣的想法,分成三級,第一級以美國各州命名,第二級將以河流命名,第三級以主要城鎮命名。 \n隨著歲月的流逝,戰爭的進行,美國海軍不斷壯大,有了更多的分類和更多的命名類別。包括著名的戰役、已故的戰鬥英雄。也有以魚類、鳥類為名的軍艦。 \n事實證明,這些立場都不能免於人為的操作,或是政治原因的改動 \n1869年,海軍部長認為,為美洲原住民命名的船隻過多,並將其中幾艘改為神話的人物,例如梅杜莎(USS Medusa ,AR-1,1924年至1946年的修理艦)、哥利亞(USS Goliah,SP-1494,1917~1919年的巡邏艇)與阿特拉斯(USS Atlas ,ARL-7,1943~1946年的修理艦)。 \n其他的命名準則也已出現。比如有很長一段時間,美軍攻擊潛艇以魚來命名,巡洋艦以城市命名,戰鬥艦以州來命名。 \n在將近160年的漫長時間裡,海軍大多時候避免以為活人命名。但是到了1973年,卡爾文生成為第一個活著的人,成為海軍艦名,之後類似情況愈來愈多。比如布希號(USS George H.W. Bush CVN-77),或是劉易斯號(USS John Lewis,T-AO-205)。 \n這種不符命名原的做法,往往會使傳統主義者感到沮喪,他們覺得歷史沿革被中斷了。國防顧問兼分析師諾曼·波爾瑪(Norman Polmar)就說:「船舶命名已經變得既政治又愚蠢。」 \n他舉例說,2012年,海軍決定為亞利桑那州女議員加布里艾爾·吉福德(Gabrielle Giffords),命名一艘濱海戰鬥艦,她在一年前,於圖森的一次活動中被槍殺,對此,當時的海軍部長雷·馬布斯(Ray Mabus)認為,為了紀念她,就可以用她的名字為軍艦命名。馬布斯說:「她以非凡的韌性鼓舞了整個國家,並展示了人類精神的可能性。」 \n對此,波爾瑪不以為然,他認為紀念好人是一回事,但是濱海戰鬥艦,應該以區域重要城市和社區的名字命名。 \n今年1月,海軍決定第3艘福特級航艦,以多里斯·米勒(Doris Miller)命名,他是二戰時期的海軍廚子,在1941年珍珠港事變中,奮勇的操起防空機槍還擊而獲得海軍十字勳章。(這段故事在麥可貝電影「珍珠港」有呈現,小古巴古丁飾演米勒)之後在雷伊泰灣海戰殉國。戰後,美國海軍諾克斯巡防艦有一艘米勒號(USS Miller,FF-1091)。 \n現在他的名字將成為CVN-81航空母艦的名字。海軍部長湯馬斯·莫迪(Thomas Modly)在宣布任命時說:「他的故事值得紀念,無論如何,我們的人民今天都應該記住。」 \n波爾瑪也同意紀念米勒,只是不同意用他的名字命名航空母艦。他說:「他是一個真正的英雄,別誤會我。但是我們過去都是以驅逐艦或巡防艦來命名戰爭英雄。現在又變了,這是在做什麼?」 \n然而,這種突然改名的事並不少見,1971年,鱘魚級攻擊潛艦「紅魚號」(Redfish,SSN-680)正在建造中,此時一名堅定的海軍支持者,國會議員威廉·貝茲(William H. Bates)在前一年過世了,於是決定將紅魚號改名叫威廉·貝茲號,但是此舉就打破了原本潛艦以海洋生物命名的慣例。 \n據報導,當時的美國海軍部長海曼·李高佛(Hyman Rickover)同意改名,他的理由很直接:「魚又不會幫我們投票。」 \n目前的情況是,由於有關種族不平等和警察不當行為的街頭抗議仍在持續,全美國各地的都在反思歷史和英雄,並相應地調整紀念碑與銅像,當然也有名字。 \n作家威特海姆(Eric Wertheim )說:「在整個歷史中,我們對於歷史人物的看法經常是變化的。標準也經常浮動。比如南北戰爭的北軍統帥,也是後來的美國總統尤利西斯‧格蘭特(Ulysses S. Grant),應該頗受崇敬吧!但是他針對印第安人的強制遷移令,又使他不再受到人們的尊敬。」 \n他補充說:「我們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隨之而來的是不變化。這也許是進化的一部分,這就是歷史的運作方式。」

  • 陸一特案轉型正義? 林錫耀:協調立院黨團研商

    陸一特案轉型正義? 林錫耀:協調立院黨團研商

    民進黨秘書長林錫耀今在民進黨假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所舉行第19屆第1次全代會中表示,針對陸一特的保障和彌補,將建請黨中央協調立院黨團,研商處理。 \n \n陸一特為民國56年至75年間,因一紙行政命令而將陸軍裝甲兵、通信兵等5項兵科列為第一特種兵,並發給1年臨時召集令,以致抽中陸一特之役男,兵役期限由2年變成3年。 \n \n林錫耀回應,針對黨代表鄭凱元提議「傾聽陸一特補償聲音,透過民進黨立院黨團爭取權益」。在2016年時也曾有黨員提出類似的提案,但陸一特的權益保障和彌補一直都沒有處理。建議黨中央協調立院黨團,邀請相關團體及專家學者研商。 \n \n林錫耀另表示,黨代表曾國進所提案「入黨滿30年停止再收黨費」,與黨章有所牴觸,必須提案修改黨章「黨員有繳納黨費的義務」,而非提案即可。因此將交付中執會處理。 \n \n林錫耀也指出,有關黨代表吳中豪提案「修正公布公職候選人民調軟體程式碼供外界檢視」,其相關內容交由中執會處理。

  • 促轉會辦社會對話展 今舉行開幕儀式

    促轉會辦社會對話展 今舉行開幕儀式

    促轉會於今天舉行「 彼時影未來光」社會對話展開幕儀式,由該會主委楊翠親自主持。促轉會解釋,為了直視歷史的暗影而舉辦本次展覽,並將同步舉辦多場推廣活動,希望能促進社會對話,與大家一同認識轉型正義。 \n \n楊翠表示,促轉會要向社會證明轉型正義對台灣是必要的,面對過去的暗影,才能迎來未來的光明,過去的事不會自動不見,除非我們願意去面對。 \n \n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表示,自己是嘉義人,住水上鄉,小時常去八掌溪玩水,有次他伯父叫他不要去玩水,會被水鬼抓交替,因為228事件時附近死了很多人,流血流到河水都會結凍。長大後知道當年是許多年輕人因為攻打水上機場的「義舉」而死亡。促轉要做的就是讓大家認識各類不當遺址。此外立委范雲、林昶佐、賴香伶也出席本場開幕儀式。 \n \n本項展覽於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展出,展出時間從7月10日到26日之間,展區分為五大類:何謂轉型正義、威權統治的人權侵害、成長過程中萌生抗爭意識的人們、獄外之囚以及留下的人們、台灣轉型正義的開端。 \n \n蔡瑞月基金會董事長蕭渥廷指出,蔡瑞月舞蹈社除了關心藝術外,素來關心人權議題,當年蔡瑞月從綠島出獄後在這教舞,國防部卻派人每天監視她。希望本次展覽能帶來良好的社會對話。

  • 抱川普大腿的自我殖民

    抱川普大腿的自我殖民

     在今年美國獨立紀念日前夕,川普刻意跑到「總統石像國家紀念公園區」,在刻有四大前總統頭像的拉什摩爾山下,發表演說,他痛罵要求移走「南方聯邦」人物銅像的抗議群眾,是企圖抹殺美國歷史與價值的「左派側翼暴徒」。他的演說被美國媒體批判為「黑暗且具分裂性」,企圖發動一場全面性文化戰爭,製造種族社會分裂。 \n 7月4日在白宮舉行的國慶派對上,川普更變本加厲地誓言要「打敗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煽動者和搶劫者」。然而,發動雕像移除運動的人,真的是川普所說的「激進左派」嗎? \n 如眾所知,這次移除雕像運動首當其衝的是15世紀的義大利人哥倫布。在西方學校教科書裡,他的形象原本是發現「新大陸」的航海家,但是許多人認為他促使原住民種族滅絕。1937年,美國把10月的「哥倫布日」訂為聯邦假日,近幾年來,己經有數十座城市將這天改為原住民紀念日。 \n 在16至19世紀,大西洋上獲利最大的貿易是「販售黑奴」。6月7日,英格蘭布里斯托市的群眾將科斯頓(E. Colston)的銅像推倒並扔到港口。他是一個奴隸商人,曾經把8萬名黑人從非洲運到美洲,為他的家鄉賺得鉅大財富。幾個世紀以來,當地居民一直引以為榮,現在卻被譴責為「奴隸販子和殺人犯」。 \n 整體而言,這次運動的主軸在於:以「人本主義」反省西方「殖民帝國主義」的歷史。當美國維吉尼亞州決定拆除一座建於1890年,紀念南北戰爭期帶領南部各州聯軍,支持奴隸制的李將軍(Robert E. Lee)銅像時,州長諾森說:「雕像已經在那裡很長時間。它過去是錯的,現在也是錯的,所以要把它拆除。」 \n 這種由下而上的「反殖民主義」運動,是西方式的「轉型正義」,它跟蔡英文執政後,由上而下推動的「轉型正義」完全不同。民進黨「轉型正義」的打擊對象是國民黨,對於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不僅是避口不談,而且是刻意加以美化。 \n 比方說,在兒玉源太郎擔任總督期間,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採用「糖飴與鞭子」的兩手政策,一面以「專賣制度」收買辜顯榮等士紳,一面用「匪徒刑罰令」,製造「歸順式慘案」,屠殺抗日民眾。但是今天台北館前路的歷史博物館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兒玉和後藤兩個人的銅像。 \n 第五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以「理蕃總督」自命,任內最重要的政績是制定並實現「五年理蕃計畫」,帶領數千名部隊,用「以蕃制蕃」的策略,討伐太魯閣原住民97社。歷史博物館只展出他跟各族頭目的合影,對他用什麼手段討伐各族,卻完全避而不談。 \n 美國蒙莫斯大學民調中心主任莫瑞說:「川普的選戰策略是迫使民眾選邊」、「現在有愈來愈多的人跟他不同邊」。當台灣人民發現蔡政府的對外政策是緊抱川普政府的大腿,「轉型正義」則是扭曲歷史的「自我殖民」,大家還會選擇跟他同邊站嗎? \n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 黃光國》抱川普大腿的自我殖民

    黃光國》抱川普大腿的自我殖民

    在今年美國獨立紀念日前夕,川普刻意跑到「總統石像國家紀念公園區」,在刻有四大前總統頭像的拉什摩爾山下,發表演說,他痛罵要求移走「南方聯邦」人物銅像的抗議群眾,是企圖抹殺美國歷史與價值的「左派側翼暴徒」。他的演說被美國媒體批判為「黑暗且具分裂性」,企圖發動一場全面性文化戰爭,製造種族社會分裂。 \n 7月4日在白宮舉行的國慶派對上,川普更變本加厲地誓言要「打敗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煽動者和搶劫者」。然而,發動雕像移除運動的人,真的是川普所說的「激進左派」嗎? \n 如眾所知,這次移除雕像運動首當其衝的是15世紀的義大利人哥倫布。在西方學校教科書裡,他的形象原本是發現「新大陸」的航海家,但是許多人認為他促使原住民種族滅絕。1937年,美國把10月的「哥倫布日」訂為聯邦假日,近幾年來,己經有數十座城市將這天改為原住民紀念日。 \n 在16至19世紀,大西洋上獲利最大的貿易是「販售黑奴」。6月7日,英格蘭布里斯托市的群眾將科斯頓(E. Colston)的銅像推倒並扔到港口。他是一個奴隸商人,曾經把8萬名黑人從非洲運到美洲,為他的家鄉賺得鉅大財富。幾個世紀以來,當地居民一直引以為榮,現在卻被譴責為「奴隸販子和殺人犯」。 \n 整體而言,這次運動的主軸在於:以「人本主義」反省西方「殖民帝國主義」的歷史。當美國維吉尼亞州決定拆除一座建於1890年,紀念南北戰爭期帶領南部各州聯軍,支持奴隸制的李將軍(Robert E. Lee)銅像時,州長諾森說:「雕像已經在那裡很長時間。它過去是錯的,現在也是錯的,所以要把它拆除。」 \n 這種由下而上的「反殖民主義」運動,是西方式的「轉型正義」,它跟蔡英文執政後,由上而下推動的「轉型正義」完全不同。民進黨「轉型正義」的打擊對象是國民黨,對於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不僅是避口不談,而且是刻意加以美化。 \n 比方說,在兒玉源太郎擔任總督期間,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採用「糖飴與鞭子」的兩手政策,一面以「專賣制度」收買辜顯榮等士紳,一面用「匪徒刑罰令」,製造「歸順式慘案」,屠殺抗日民眾。但是今天台北館前路的歷史博物館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兒玉和後藤兩個人的銅像。 \n 第五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以「理蕃總督」自命,任內最重要的政績是制定並實現「五年理蕃計畫」,帶領數千名部隊,用「以蕃制蕃」的策略,討伐太魯閣原住民97社。歷史博物館只展出他跟各族頭目的合影,對他用什麼手段討伐各族,卻完全避而不談。 \n 美國蒙莫斯大學民調中心主任莫瑞說:「川普的選戰策略是迫使民眾選邊」、「現在有愈來愈多的人跟他不同邊」。當台灣人民發現蔡政府的對外政策是緊抱川普政府的大腿,「轉型正義」則是扭曲歷史的「自我殖民」,大家還會選擇跟他同邊站嗎? \n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n \n \n \n

  • 張若彤》傅斯年是學生救援者還是加害者?許多台灣史學者誤讀史料

    張若彤》傅斯年是學生救援者還是加害者?許多台灣史學者誤讀史料

    前陣子,台灣大學學生會提議,要對台灣大學歷史進行「轉型正義」,其中包括前校長傅斯年在當年四六事件的作為,可能連帶要拆除傅鐘。在校務會議遭到多數反對而暫停。但也僅是暫停,相關的議案在往後還會出現。 \n \n那麼,這些學生所知的傅斯年究竟正不正確?在四六事件中,傅斯年的角色,到底是救援者、還是加害者?這個問題在今年稍早成為焦點的時候,我也很好奇,於是網購了幾本書,跑了一趟國圖,也沒做什麼,就是很枯燥的把相關的專書或論文註釋中所引用的資料,在能夠找得到範圍內盡可能查一下作者說法的源頭。 \n讓我找到了如下的東西。 \n傅斯年為加害者的論述中,有一個說法,就是傅斯年在事件之後「當起了言論警察,處分了未經師長同意召開記者會的學生代表。」 \n \n其實這個說法是台灣史學者歐素瑛,在2011年提出的。「大學當局以學生自治聯合會未經校長和訓導處同意,擅自召開記者會,將學生代表盧覺慧記大過2次、林榮勳記申誡1次。」 \n(資料來源:歐素瑛,〈四六事件對臺灣大學之衝擊〉,收錄於《臺灣學研究》第12期,2011年12月,頁32) \n \n7年後,另一台灣史學者陳翠蓮,也使用同一說法。「記者會後,校方認為『校長與訓導處事前毫無所知』,盧覺慧、林榮勳分別遭到兩大過與申誡處分。」 \n(資料來源:陳翠蓮,〈白色恐怖時期的臺大校長傅斯年(1949~1950)〉,收錄於《臺大歷史學報》第62期,2018年12月,頁230-231) \n \n到了去年,又有周馥儀(台大歷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再用同一說法。「在反共前提下,台大校長傅斯年同意警備總部進入校園逮捕學生,四六事件發生後,台大校長傅斯年對四六事件救援會保持距離、處分主要幹部。」 \n(資料來源:周馥儀,〈台灣校園失聲記:四六事件70週年與你不知道的傅斯年〉,《思想坦克》網站,2019年4月6日) \n \n那麼,這樣的論點從何而來?好奇之下,我去找了這個說法所根據的原始資料〈國立臺灣大學佈告,卅八卯刪校第六九四一號〉,發現其實學生被懲處,並不是因為他們「未經校方同意召開記者會」,而是因為學生代表擅自「使用校長室召開記者會」,並欺騙校方說是他們自己開會要用。(佈告的全文我放在文後) \n \n換句話說,這個指控傅斯年「當起言論警察」、「與學生代表劃清界線」的說法,根本是明顯的錯誤。而這個錯誤,從歐素瑛開始到陳翠蓮到現在,九年的時間,中間或許還有同行審查,居然無人挑戰。 \n \n我覺得這真的是個警訊。 \n \n將傅斯年描述成加害者的說法中,最致命的資料,實際上是引用陳誠的回憶錄,有一段是這樣說:陳誠回憶傅斯年告訴他:「你做,我有三個條件:要快做、要徹底做、不能流血。」 \n(《陳誠先生回憶錄:建設台灣(上)》,頁449) \n這似乎是要說傅斯年不但沒有保護學生,還要求陳誠趕快抓、徹底抓。 \n但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早期的研究早就有可信的結論,傅斯年對於官方提出的要求是「速辦速決、被捕學生先送法院、軍警不得開槍避免流血事件」。 \n(資料來源:李東華,《光復初期臺大校史研究》,頁152) \n兩個放在一起比對就知道,其實是完全一樣的意思。 \n「要快做」對應「速辦速決」 \n「要徹底做」對應「被捕學生先送法院」 \n「不能流血」對應「軍警不得開槍避免流血事件」 \n \n所謂的「要快做」,其實並不是指立刻抓、馬上抓的意思,而是指「不能以冗長的程序羈押耽誤學生課業與學籍」之意,這絕不是我擴張解釋,如果去對照當時臺大的校務行政會議紀錄、佈告,就會知道這段話的實際上的意義。而且陳誠的確也在傅校長的要求下,飭所屬連夜偵查訊問,在4月10日就把案件移送了法院。9日臺大就復課,相較之下,當時同樣出事的師範學院,直到4月23日才復課。 \n \n而「徹底做」的涵意也模糊不清,大家可能把它理解成傅校長主張地毯式的、大規模的逮捕學生。同樣去看當時的會議記錄,傅校長一再主張「案件必須送法院審理」、「本校當儘量設法使此事成為純粹的法律事件解決」、「除發生新事件外不得再次以此為由拘捕學生」,因此所謂「徹底做」,自然應該是「#要有真憑實據今後不得再以同一理由找學生麻煩」之意。 \n臺大被捕的學生大約四十餘,遠少於師院的百餘,不但逮補的過程中學生沒有流血(陳誠回憶錄中的說法是「反倒有一名警長被學生打破頭」,卻不見持加害者論的人引述),不但只要不在最初名單上的要求政府必須一律交保,事後傅校長也以一人擋下了對教職員的「連保制度」: \n「凡是在臺大任教和服務的教職員,每個人都思想純正沒有左傾思想,我一個人進行保證,有問題發生,我願意負全部責任。」 \n(資料來源:黃得時,〈傅斯年與台灣大學〉,《聯合報》,1968年11月15日) \n \n台灣史學者歐素瑛說:「傅斯年並非是一個自由主義者,而是站在國家民族的立場,支持政府的掃蕩行動,致使臺大深陷白色恐怖的漩渦。」 \n(歐素瑛,〈四六事件對臺灣大學之衝擊〉,收錄於《臺灣學研究》第12期,頁40) \n \n但是,大家不妨聽聽傅斯年自己怎麼說,傅說:「自由主義的方法,絕不能毫無憑據指人為共產黨,亦絕不能不重視在法律內的學術自由。」(語出〈傅斯年校長再一聲明〉,《傅斯年全集》第六冊,頁166) \n \n「我不能承認『無罪學生為有罪、有辜學生為無辜』」(語自〈幾個教育理想〉,《國立臺灣大學校刊》,1950.2.13) \n \n看完實際資料以後,我不知道各位怎麼看,我自己是感覺,聲稱自己是自由主義者,又不至於落入你可以顛覆我、但我不能動你的腦殘狀態的,真的不多,傅斯年可算一個。 \n \n前幾天又看到林芳玫在《思想坦克》的文章〈當傅鐘成為喪鐘:用媒體與校友的手,甩學生會幾個耳光〉,他是這麼寫的:「傅斯年提出的條件是『不能流血』,也就是校園內不能流血,出了校園,那就讓軍警特務機構來處理了。『不能流血』在建構神格化傅斯年的過程中,被善意曲解為傅斯年全心全意保護學生。陳翠蓮教授與其他專業學者的研究成果啟發了學生會成員,卻被反智的老校友斥責為「拉下神壇」,暴露出這群校友從來不關心知識與真相之追求,擺明了就是要造神與敬神。面對國民黨的日益衰敗渙散,這群中老年泛藍校友發出悲鳴,傅鐘成了他們自己的喪鐘,敲響著某些校友求知精神之死亡。」 \n \n我實在建議林教授看看以下的史料,看看這麼簡單的史料竟然一直被錯誤解讀,然後錯誤引用,這麼多學者都追隨同樣的錯誤!為什麼長達將近十年,在台灣史學圈子中,居然無人發現、無人挑戰,還受到多少學生的盲目追捧?然後再想想看,這些高大的歷史學者們,是否有資格指控某些校友求知精神之死亡。 \n(作者曾為桃園市平鎮區議員參選人) \n--------------- \n \n國立臺灣大學佈告 \n \n卅八卯刪校第六九四一號 \n \n今晨見報載:本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于今日上午十時在本校校長室隔壁招待記者,此事斯年與訓導處事前毫無所知。查目前之不幸事項,目下已進入法律範圍,本校亦正循法律途徑努力。此時學生自治會諸君,如招待新聞記者,理應于事前向校長或訓導長商量。且所借之地方,實為校長辦公室之一部分;即開此會,此地亦至為不便,因其可能即變為校長招待記者。昨日下午四時餘,學生代表盧覺慧、林榮勳來校長辦公室向黃主任秘書(黃仲圖)借房,只言學生自治會欲自行開會,並未言招待記者之事,瞞其目的而不說,事近相欺,尤為痛心。查林榮勳君語言似有隔閡,當時與黃秘書接洽時,並未發言,盧覺慧國語純熟,實不能有所推諉。盧覺慧君著記大過兩次,林榮勳著嚴予申誡,務望以後本校師生之間相見以誠,然後本校方可進步,至要。 \n \n此佈 \n \n校長傅斯年 \n \n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十五日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