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辜汪的搜尋結果,共124

  • 黃崑虎籌組大聯盟 力挺蔡英文連任

    黃崑虎籌組大聯盟 力挺蔡英文連任

    台灣之友會總會長黃崑虎等人發起的守民主護台灣大聯盟,今日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中國推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並宣布將於11月10日上午舉行千人成立大會,象徵台灣社團團結抗中、守護民主的決心。

  • 破冰序曲 辜汪會談後的兩岸溝通

    破冰序曲 辜汪會談後的兩岸溝通

     在跌宕起伏的兩岸關係中,1993年4月被歷史標誌成劃時代的轉捩點。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首度在新加坡會面,在數百名中外媒體的見證下,海峽兩岸分隔44年展開第一次的高層會談。這奠定了兩會聯繫與會談制度的基礎,開啟兩岸以對話代替對抗的新時代。

  • 兩岸史話-海協會突提三通 如炸彈般震撼

    兩岸史話-海協會突提三通 如炸彈般震撼

     汪老的致詞長達五十分鐘,又提及了「三通」議題,使得會談扭緊了發條,可能面臨破裂後果。他說,「三通」是經濟性議題,希望能夠盡快「三通」,至少也要從定點直航開始做起。這個問題一提出來,像是又投下炸彈一樣震撼。 \n 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時,歷史性的辜汪會談終於開始了。 \n 我方出席的是:辜振甫、邱進益、石齊平、李慶平、朱榮智、張宗麟、許惠祐、張金聲、林源芳、何武良 \n 海協會出席的是:汪道涵、唐樹備、鄒哲開、劉剛奇、孫亞夫、徐志勤、李亞飛、周寧、劉建中、馬曉光 \n 根據我們事先的約定,第一場會議的座位因為汪先生為主人,因此在座位安排上,由大陸代表團面門,而我們背門。 \n 京劇話題聊開了 \n 待坐定之後,雙方互相握手,全場兩百多名記者開始照相,辜汪兩個人為了回應記者照相要求,總共就握了四次手。辜汪二老坐下之後便相互寒暄,因為兩人都喜歡京劇,所以就從京劇的話題聊開了,閒談了十幾分鐘,時間差不多了才請記者離席,開始正式談判。會談時是由擔任主人的汪老先致詞,汪老有備而來,洋洋灑灑地講了五十分鐘左右。他說:「首先,我代表江澤民先生、李鵬先生,向李登輝先生、連戰先生,和贊成辜汪會談的郝柏村先生(那時,郝已於當年二月份辭去行政院長一職)致意。」對我們而言,這句話真是一顆震撼彈,完全在我們沙盤作業的推演之外。這次會談再三界定是民間性質,會務性質,我們所要努力清除的,即是任何牽涉政治意涵的議題和語言,這也就是唐樹備在前幾天大談特談政治議題時,我不予回應的道理。汪老的演講牽涉到了雙方領導人,兩會之間的談判好像也有意無意地涉入了政治層次,似乎也暗示了國共之間的某種關係。問候語中又提及了郝柏村,這分明有某種離間的陰謀存在,聞之真的不寒而慄,民進黨前所懷疑的國共和談,豈不是真的?如此,倒不能怪民進黨當時的過慮了。 \n 兩岸情況不同,大陸方面諒亦未料到,此種形同多餘的問候語,可能又增加不少辜老的壓力。汪老的致詞長達五十分鐘,又提及了「三通」議題,使得會談扭緊了發條,可能面臨破裂後果。他說,「三通」是經濟性議題,希望能夠盡快「三通」,至少也要從定點直航開始做起。這個問題一提出來,像是又投下炸彈一樣震撼。 \n 海基會盡失機先 \n 汪老講完了,接下來由辜老發言。辜老以他一貫的平靜語調,慢條斯理地宣讀我們為他準備的講稿。辜老發言時並無向大陸領導人問候之語辭,而是實事求是地逐條說明預備會議達成的共識。 \n 首先說明舉行此次會談之背景,繼盼在兩會聯繫與協商制度方面,能在此次會談中建立高層會談、事務性協商及緊急聯繫等各種不同層次與功能的聯繫制度。至於非法入境人員之遣返,我方提出可考慮空運或由我方派船送人等方式,盼海協會認真考慮。海上犯罪與漁事糾紛,亦屬危害台灣地區安寧之事,不能不設法予以處理及解決。尤其最近漁船在海上遭受打劫者,已不下三十多起。至於漁事糾紛,大陸漁民在糾紛中為求償心切,在責任未明之前,常有扣人或自行取償之行為,致演變成刑事案件。「閩獅漁二二九四、二二九五」、「閩連漁○九四五、○九四六」均屬其例。 \n 經濟方面,辜老提出更具體主張,指出兩岸不宜在目前情勢進入「直接」、「雙向」投資階段,但仍盼大陸方面善盡保障台商的責任,諸如優惠待遇、徵收之限制及補償、戰爭騷擾之損害賠償、經濟利潤及撤資等之匯出、不當費用攤派之禁止、人身及財產安全、相關法規之透明化、融資及幣券使用之困難、爭端之公正解決及成立聯誼組織等問題,盼能達成協議並落實保障。海基會亦同意促成兩岸工商界人士之互訪及與海協會「共同研究」籌辦民間性質經濟交流會議之可能性。海基會願意與海協會討論能源、資源交流等問題。最後盼在青少年交流、新聞界交流、科技交流,雙方切實探討云云。 \n 辜老四平八穩的敘述,其實也是緊抓著北京預備會議的共識發言,亦針對海協會提出的兩岸工商人士互訪及召開經濟會議做出回應。唯一缺少的是未曾向江澤民及李鵬問候,及回應汪道涵會長提出的「三通」問題。如此,張力與震撼力自然不夠。發言結束之後我和辜老講,現在汪老提到「三通」問題,我們勢必要有所回應。 \n 因為我們的稿子都是陸委會逐字逐句核定的,實在無法回應突然出現的「三通」議題,因此我建議他向媒體說:在國際談判的場合中,當對方提出要求而另一方不予回應時,就代表一種暗示性的拒絕!同時,因為台北方面始終認定「三通」是政治性議題,我又奉命不能接話政治性議題,自然只有置之不理。 \n 說實話,我自北京預備會議之後,即積極籌備正式會談,大部分時間精力又在應付陸委會、民進黨、工商界及媒體界,以致在辜老發言內容與排比上未嘗著力。如今辜汪發言相較,我方氣勢較弱。加上海協會又搞了個小動作。按照第一次預備會議的協議,第一次會談的目的是讓雙方各自表達自己的立場,等到雙方發言完畢回房間休息後,再把雙方談話的內容告知媒體記者。但沒想到海協會居然在汪道涵先生發言一結束時,隨即對外發出發言稿;台灣記者又推波助瀾,紛紛報回國內,謂大陸已在做政治性的問候,又提出政治性的三通問題,而海基會居然毫無回應與反擊,可謂盡失機先。(待續)

  • 兩岸史話-一句「這種人」辜汪會險破局

    兩岸史話-一句「這種人」辜汪會險破局

     當時的民進黨團幹事長陳水扁突然指責:「辜的家屬有賣台的紀錄,要『這種人』代表中華民國去談判實在難以信任。」辜老對此一謬論相當震怒,但還是很有涵養地說:「我在光復初期因為參與維持治安的士紳委員會,被陳儀認為是台獨分子而坐過一陣子牢,竟然還會被懷疑是賣台,甚至侮辱我的先人!」聲言將辭去海基會董事長一職並放棄新加坡之行。 \n 李副總統當時在訪問過程表示對外交事務有多方面的興趣,只要一有時間便會與我討論外交相關事宜。因此,幾天相處亦多少培養出默契與增進瞭解。我與李登輝先生就此結緣。 \n 巴國授勛及時挽顏面 \n 李登輝任副總統時,再次出訪目的地是烏拉圭和巴拉圭。一九八五年二月間,烏拉圭新總統桑吉內提就職,經國先生又派了李副總統做他的特使去祝賀,兼訪問我國在南美洲的友邦巴拉圭。因為此行有著祝賀新總統就職的任務,我這個禮賓司司長必不可少,於是我又陪他去了。當時訪問團的成員包括行政院政務委員郭為藩、外交部次長邵學錕、經濟部國際合作處處長吳興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處處長黃正華,外交部顧問練日扶及我。參加了烏拉圭總統就職典禮後,李副總統又代表總統到巴拉圭訪問,訪問結束後過境美國舊金山、日本東京返台。從二月二十四日到三月十六日,前前後後大概有三個禮拜,這是我第二次陪同他出國訪問。就在同年九月,經國先生又派李副總統去訪問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瓜地馬拉三個國家;從九月四日到九月二十四日,我又陪同前往。 \n 訪問巴拉圭時,有件事值得一提。巴拉圭好意要授勛給我們李登輝副總統,我們當然接受了,可是對方出席授勛典禮的是外交部長,不是元首或副元首。巴國外交部官員說,授勛典禮向來都由外交部長主持。典禮開始前一個小時,我去看他們如何布置授勛的典禮會場,也詢問巴拉圭外交部禮賓司官員關於授勛的過程細節。他們告訴我,接受勛章的人在台下,授勛章的人站在台上。雖然兩人的距離在實際的會場上只差一步,但從上面的台階授勛下來,我立刻就覺得不妥。我告訴巴拉圭官員,若是總統來授勛,因為總統位階比較高,這樣的高下位置安排還可以接受;但巴拉圭是外交部長授勛,以外交部長的位階用上對下的方式授勛給我們副總統,這是不合禮節的。我堅決要求按照我們授勛的方式,即授勛人與受勛人兩人並排,而且我們一定要在地位較高的右邊。此外,授勛典禮會場沒有我們的國旗,這也很失禮。經過反覆交涉,巴拉圭方面同意按照我提議的方式處理,我們總算挽回了體面。當時的駐巴拉圭大使王昇特別跟我說:「邱司長,我真要特別感謝你,否則我的臉面就丟光了。」 \n 對於李副總統來說,這件事也是個非常不同的體驗;因為李副總統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覺得外交部禮賓司在處理這類禮儀方面很具專業,也很可靠。否則,授勛照片一旦傳回國內,民眾觀感立刻就不好了,會認為巴拉圭看不起我們,派一個外交部長頒個勛章給我們副總統;他們在台上高高在上,我們竟然還不顧體面地去領受人家的勛章。所以,這些細節都是很重要的。我認為,國際外交上的儀式和典禮,必須讓雙方都感覺受到尊重,若忽略了這些小地方,也就會發生失禮之處了。 \n 三次陪同李出訪 \n 前前後後三次出訪,我與李登輝先生大概相處了五、六個禮拜時間。據我事後瞭解,他對我的為人處事、細節考慮,都認為非常周到,覺得外交界有這麼一號人物,也是滿不錯的。這是我所得到的一個印象。 \n 四月二十三日,我抵達新加坡準備與唐樹備舉行第二次預備會議。辜振甫先生則預定在二十六日抵達新加坡。但此前卻發生了一個插曲。 \n 二十五日那天,立法院請辜振甫先生前去報告,當時的民進黨團幹事長陳水扁突然指責:「辜的家屬有賣台的紀錄,要『這種人』代表中華民國去談判實在難以信任。」辜老對此一謬論相當震怒,但還是很有涵養地說:「我在光復初期因為參與維持治安的士紳委員會,被陳儀認為是台獨分子而坐過一陣子牢,竟然還會被懷疑是賣台,甚至侮辱我的先人!」聲言將辭去海基會董事長一職並放棄新加坡之行。李總統獲悉此事後,找了許多人去安撫辜先生,希望他以大局為重,不要因此而打亂了種種安排。 \n 二十五日我在新加坡時,記者還追問我辜先生隔天是否會來,我答覆說辜老向以大局及國家利益為重,必定會如期啟程,但說實話,我真的也深怕辜先生因此不來。所幸,辜先生還是按照原訂行程於二十六日抵達新加坡。我終於放下了心。 \n 在正式會談之前,尚有兩個儀節性的問題需要解決。一是進入會場的次序,誰先誰後;二是辜汪兩人雖前曾見面,但在正式會議前仍應作正式的介紹。當時,會談地點之海皇大廈曾提供二十六樓兩個相鄰房間,作為雙方代表團休息之用。我與唐磋商再三,最後確定:因此次會談,汪老乃出面邀請之主人,辜老為客人,且汪又長辜兩歲,依中國傳統,辜老應先拜會汪老。但亦不宜由辜老逕扣汪門,進行拜會,故宜由唐代表汪老請辜老前去。 \n 當辜老一到海協會代表團房門口,汪老即刻出迎,而由邱唐兩人為雙方介紹。之後兩人握手,不作寒暄,隨即率領雙方代表團平行而同時進入會場,各自就座。這樣一來,雙方均已顧及禮貌而又解決了進場次序問題。(待續)

  • 邱進益的台灣情與中國心──一句「這種人」辜汪會險破局(二)

    李副總統當時在訪問過程表示對外交事務有多方面的興趣,只要一有時間便會與我討論外交相關事宜。因此,幾天相處亦多少培養出默契與增進瞭解。我與李登輝先生就此結緣。 \n \n \n \n李登輝任副總統時,再次出訪目的地是烏拉圭和巴拉圭。一九八五年二月間,烏拉圭新總統桑吉內提就職,經國先生又派了李副總統做他的特使去祝賀,兼訪問我國在南美洲的友邦巴拉圭。因為此行有著祝賀新總統就職的任務,我這個禮賓司司長必不可少,於是我又陪他去了。當時訪問團的成員包括行政院政務委員郭為藩、外交部次長邵學錕、經濟部國際合作處處長吳興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處處長黃正華,外交部顧問練日扶及我。參加了烏拉圭總統就職典禮後,李副總統又代表總統到巴拉圭訪問,訪問結束後過境美國舊金山、日本東京返台。從二月二十四日到三月十六日,前前後後大概有三個禮拜,這是我第二次陪同他出國訪問。就在同年九月,經國先生又派李副總統去訪問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瓜地馬拉三個國家;從九月四日到九月二十四日,我又陪同前往。 \n訪問巴拉圭時,有件事值得一提。巴拉圭好意要授勛給我們李登輝副總統,我們當然接受了,可是對方出席授勛典禮的是外交部長,不是元首或副元首。巴國外交部官員說,授勛典禮向來都由外交部長主持。典禮開始前一個小時,我去看他們如何布置授勛的典禮會場,也詢問巴拉圭外交部禮賓司官員關於授勛的過程細節。他們告訴我,接受勛章的人在台下,授勛章的人站在台上。雖然兩人的距離在實際的會場上只差一步,但從上面的台階授勛下來,我立刻就覺得不妥。我告訴巴拉圭官員,若是總統來授勛,因為總統位階比較高,這樣的高下位置安排還可以接受;但巴拉圭是外交部長授勛,以外交部長的位階用上對下的方式授勛給我們副總統,這是不合禮節的。我堅決要求按照我們授勛的方式,即授勛人與受勛人兩人並排,而且我們一定要在地位較高的右邊。此外,授勛典禮會場沒有我們的國旗,這也很失禮。經過反覆交涉,巴拉圭方面同意按照我提議的方式處理,我們總算挽回了體面。當時的駐巴拉圭大使王昇特別跟我說:「邱司長,我真要特別感謝你,否則我的臉面就丟光了。」 \n對於李副總統來說,這件事也是個非常不同的體驗;因為李副總統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覺得外交部禮賓司在處理這類禮儀方面很具專業,也很可靠。否則,授勛照片一旦傳回國內,民眾觀感立刻就不好了,會認為巴拉圭看不起我們,派一個外交部長頒個勛章給我們副總統;他們在台上高高在上,我們竟然還不顧體面地去領受人家的勛章。所以,這些細節都是很重要的。我認為,國際外交上的儀式和典禮,必須讓雙方都感覺受到尊重,若忽略了這些小地方,也就會發生失禮之處了。 \n \n \n \n前前後後三次出訪,我與李登輝先生大概相處了五、六個禮拜時間。據我事後瞭解,他對我的為人處事、細節考慮,都認為非常周到,覺得外交界有這麼一號人物,也是滿不錯的。這是我所得到的一個印象。 \n四月二十三日,我抵達新加坡準備與唐樹備舉行第二次預備會議。辜振甫先生則預定在二十六日抵達新加坡。但此前卻發生了一個插曲。 \n二十五日那天,立法院請辜振甫先生前去報告,當時的民進黨團幹事長陳水扁突然指責:「辜的家屬有賣台的紀錄,要『這種人』代表中華民國去談判實在難以信任。」辜老對此一謬論相當震怒,但還是很有涵養地說:「我在光復初期因為參與維持治安的士紳委員會,被陳儀認為是台獨分子而坐過一陣子牢,竟然還會被懷疑是賣台,甚至侮辱我的先人!」聲言將辭去海基會董事長一職並放棄新加坡之行。李總統獲悉此事後,找了許多人去安撫辜先生,希望他以大局為重,不要因此而打亂了種種安排。 \n二十五日我在新加坡時,記者還追問我辜先生隔天是否會來,我答覆說辜老向以大局及國家利益為重,必定會如期啟程,但說實話,我真的也深怕辜先生因此不來。所幸,辜先生還是按照原訂行程於二十六日抵達新加坡。我終於放下了心。 \n在正式會談之前,尚有兩個儀節性的問題需要解決。一是進入會場的次序,誰先誰後;二是辜汪兩人雖前曾見面,但在正式會議前仍應作正式的介紹。當時,會談地點之海皇大廈曾提供二十六樓兩個相鄰房間,作為雙方代表團休息之用。我與唐磋商再三,最後確定:因此次會談,汪老乃出面邀請之主人,辜老為客人,且汪又長辜兩歲,依中國傳統,辜老應先拜會汪老。但亦不宜由辜老逕扣汪門,進行拜會,故宜由唐代表汪老請辜老前去。 \n當辜老一到海協會代表團房門口,汪老即刻出迎,而由邱唐兩人為雙方介紹。之後兩人握手,不作寒暄,隨即率領雙方代表團平行而同時進入會場,各自就座。這樣一來,雙方均已顧及禮貌而又解決了進場次序問題。(待續) \n

  • 處處都是眉角 邱進益揭25年前辜汪會談的台前幕後

    處處都是眉角 邱進益揭25年前辜汪會談的台前幕後

    在辜汪會談的過程中,由於我方談判的策略得當,幾乎所有細節都是由我來主導,對方予以配合。細節之所以重要,因為很多不是問題的問題,在臺灣看來都是問題。譬如雙方代表下榻酒店問題,已如前述。 \n \n另外,新加坡政府好意邀請,希望雙方代表抵達的當天,能做東道主宴請雙方,以盡地主之誼;我對新加坡表示,好意只能心領。因為光是宴會時誰先代表致答謝詞,就是問題,更不用提辜汪兩人誰坐第一主位了。 \n \n諸如此類的細微之處,我必須處處用心,需要顧慮一般國際談判時不會顧到的部分,因為絕對不能讓臺灣有被矮化的感受。西方人很實際,不似東方人那麼在意面子問題,尤其是中國人。尊卑上下的觀念,經過中國傳統幾千年的傳承,在中國人的觀念中非常重要。 \n \n從兩岸談判中也可看出來,雙方的決策、執行過程很不相同。大陸方面,從授權到人事安排都是一條鞭式的,不會有相異的想法。而我們則是幾路人馬,海基會是海基會,陸委會又是陸委會,可說是多頭馬車,且又具有歇斯底里的恐懼症,在心態上就不太平衡。 \n \n大陸方面對談判代表幾乎是充分授權;反觀我們則處處受限,陸委會還在立法院全部公布談判的底線,這在全世界談判歷史與經驗中幾乎未曾見過。雖然陸委會必須應付立法院中之民進黨,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但談判底線必須保持祕密,也不能公開談判過程。陸委會的此種作為非常不可思議。 \n \n而我與陸委會的另一個認知上的差異,是海基會成立的宗旨與性質。依照海基會的章程,政府的捐助款約占二分之一左右,其他則為民間捐款。所以我認為基本上海基會是民間單位,只是接受政府委託處理某些特別事務。 \n \n在政府委託的事務範圍內,當然應該受政府的指揮與監督,但海基會本身仍然是個半獨立運作的組織。然而,陸委會卻欲將海基會納為下屬的行政體系,這是不合理的。黃昆輝即明言,如要解決這些決策上的糾葛,就應將海基會納入陸委會之下。 \n \n此外,就個人關係來看,黃昆輝對於我出任海基會祕書長,本來就心生不滿,因為他本想安排葉金鳳出任祕書長,結果卻被辜振甫擋駕;再加上我是總統府副祕書長下放海基會,他對我很有意見。黃心胸不夠寬大,缺乏做為一個政務官應該有的氣度與擔當,我實在也看不出他主掌陸委會期間,有什麼特別的表現。之後,黃還是透過監督條例,充分掌控了海基會。 \n \n其實,有關海基會定位的爭議,對當時的兩岸談判確實造成負面影響。例如我與唐樹備磋商臺商的相關問題時,唐也承認臺商確實有些實際問題需要處理,問我可否安排兩週時間來大陸訪問;海基海協雙方共同帶領一個混合小組,實際去臺商投資地訪查。 \n \n若臺商面臨的問題主要是由於大陸方面,就由大陸方面設法處理;若問題根源於臺灣方面,則由我帶回處理。唐的提議,在當時的時空環境中可謂是釋出了相當的善意,也提出了實際的解方。 \n \n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肺腑之言:我的臺灣情與中國心,邱進益回憶錄》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 劉結一:辜汪證明九二共識重要

     昨天是「辜汪會談」25周年,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表示,25年的歷程證明了堅持「九二共識」的重要意義。他強調,堅持九二共識,兩會商談就能夠順利開展,兩岸關係就能改善、發展,否則兩會商談就沒有政治基礎,兩岸關係就面臨挑戰。 \n 央視報導,劉結一昨出席海協會第4屆理事會第一次會議時表示,1993年4月,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在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基礎上,舉行了著名的辜汪會談,開啟了兩岸高層接觸對話和平等協商的先河,體現了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協商促進合作的精神,彰顯了「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協商基礎的重要地位,邁出了兩岸關係歷史性重要一步。然而,2016年5月以後,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破壞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致使兩會協商聯繫機制中斷。 \n 他還表示,大陸方面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主導兩岸關係,管控台海形勢,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 辜汪會談25周年 海基會籲:兩岸共尋互動新模式

    「辜汪會談」本月27日是25周年。海基會表示,兩岸皆應珍惜並維護過去30多年雙方交流協商累積的成果,秉持雙方25年前「擱置爭議、務實協商」的精神,透過溝通化解分歧,以共同努力維繫兩岸和平穩定現狀。 \n \n海基會27日晚間表示,25年前,兩岸在開放交流初期,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尚能在不預設政治前提下,求同存異,開啟對話之門,時至今日面對新的情勢,即使雙方仍有歧見,也仍應繼續對話,共同尋求互動的新模式。 \n \n海基會強調,兩岸交流30年來已累積許多豐碩成果,這些成果都是兩岸和平繁榮的基礎。儘管目前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但雙方仍應以兩岸人民福祉為念,將維繫台海和平與穩定視為最高原則,擱置爭議、相互尊重,透過溝通尋求兩岸互動的改善與突破。

  • 辜汪會談25週年 劉結一:堅持九二共識 兩會商談就能展開

    今天是「辜汪會談」25週年,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表示,「辜汪會談」25年的歷程證明了堅持「九二共識」的重要意義,並再度強調「堅持九二共識,兩會商談就能夠順利開展」。 \n \n大陸央視新聞客戶端27日報導,大陸海協會第4屆理事會第一次會議27日上午在北京召開;劉結一說,1993年4月,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在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基礎上,舉行了著名的辜汪會談,開啟了兩岸高層接觸對話和平等協商的先河,體現了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協商促進合作的精神,彰顯了「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協商基礎的重要地位,邁出了兩岸關係歷史性重要一步。 \n \n他表示,回首最近5年的兩岸關係,從2013年到2016年間,兩會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舉行3次兩會領導人會談,簽署5項協議,解決了一批兩岸同胞迫切關心的經濟、社會、民生等問題。然而,2016年5月以後,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破壞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致使兩會協商聯繫機制中斷。 \n \n劉結一說,辜汪會談以來,兩會商談屢經曲折,幾度中斷。25年的歷程證明了堅持「九二共識」的重要意義,「堅持九二共識,兩會商談就能夠順利開展,兩岸關係就能改善、發展,否則兩會商談就沒有政治基礎,兩岸關係就面臨挑戰。」 \n劉結一還表示,大陸方面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主導兩岸關係,管控台海形勢,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 辜嚴倬雲被犧牲 藍議員憂兩岸關係雪上加霜

    辜嚴倬雲被犧牲 藍議員憂兩岸關係雪上加霜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簡稱婦聯會)與內政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協商行政契約破局,婦聯會主任委員辜嚴倬雲遭撤換,國民黨新竹市議員鄭正鈐表示,辜嚴倬雲是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妻子,因為拒做不當轉型正義幫凶被犧牲,民進黨政府此刻選擇對一位德高望重的主委開刀,對於嚴峻的兩岸關係,勢必雪上加霜。 \n \n內政部上周五宣布撤換辜嚴悼雲,婦聯會前天召開臨時常委會,推舉前立委雷倩接任。辜嚴倬雲兩度發出聲明,強調自己求仁得仁,永遠堅定站在公理和正義的一方。 \n \n鄭正鈐接受中評社訪問時指出,看到辜嚴倬雲強調「婦聯會可解散,不做不當轉型正義幫凶」,內心相當震撼,民進黨政府基於處理不當黨產與轉型正義,把婦聯會視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讓我們看到,蔡政府在達到政治目的之前,包括法律與憲法都可以踐踏。」 \n \n鄭正鈐說,婦聯會是大時代產物,以現在角度回頭檢討70年前的婦聯會,當然看到當時很多作法不適宜,不過歷史已經翻了一頁,解除辜嚴倬雲的主委職務,只讓外界看到,台灣在民主時代,不僅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嚕」。 \n \n他表示,辜嚴倬雲是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妻子,辜振甫1993年4月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了舉世矚目的「辜汪會談」,1998年10月又在上海會晤,因為辜家的努力付出,兩岸關係才能有進展,現在蔡政府為了轉型正義,找辜嚴倬雲開刀,怎樣不讓外界聯想,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就算了,連九二共識也要推翻。

  • 弔唁辜成允 曾銘宗推崇貢獻兩岸和平

    國民黨籍立法委員曾銘宗今弔唁台泥前董事長辜成允,大力推崇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辜成允父子對兩岸和平與經濟發展的貢獻,盼兩岸關係冷凍之際,政府能有所作為。 \n 曾銘宗除對辜成允意外過世感到不捨,也透露自己在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委任內,辜成允曾對他提出許多有關兩岸經濟、國內發展很好的意見。 \n 辜振甫擔任海基會董事長時與中國大陸海協會長汪道涵會談,「辜汪會」歷史性的一刻,仍是兩岸關係重要的里程碑;辜成允力促台泥在對岸布局,則是帶動兩岸經濟發展的實例。 \n 曾銘宗強調,辜家父子對兩岸和平、經濟發展有很大的貢獻;期盼政府在兩岸關係冷凍時,能讓兩岸重新有更穩定的發展。 \n 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是辜成允的母親,也就是辜振甫的夫人。對於政府追討國民黨不當黨產,矛頭指向婦聯會之際,辜成允意外過世,不免令人感慨。 \n 對此,曾銘宗認為,婦聯會有歷史的淵源,政府檢討過去的歷史,依法處理,應更審慎。尤其婦聯會有其歷史背景,因應當時國情的需要,對軍方的發展有很大貢獻,應給予高度肯定,政府處理這件事應合情、合理、合法。1060125 \n

  • 辜成允憶父親 曾自比「九二共識」傳人

    辜成允憶父親 曾自比「九二共識」傳人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驟逝,外界震驚、不捨。回顧辜成允生前最後一次媒體專訪,曾提及台泥大樓15樓是特別為第三次辜汪會談打造的招待所,當時台泥正好在裝修大樓,辜振甫就想,不如會談就在這座大樓舉行吧。懷念父親的他也說:「雖然政治的事我不懂,但我覺得,我可能算是九二共識的傳人。」 \n去年10月,辜成允接受鏡傳媒專訪、也是最後一次媒體訪問時表示,父親為了籌劃第三次的辜汪會談,計畫將舉行地點設在台泥大樓第一會議室,15樓招待所則為會談後的餐敘地點。只是,隔年兩岸關係遽變,第三次辜汪會談胎死腹中,「裝修完沒派上用場,一直是老董事長心中最大的遺憾」辜成允說。 \n辜成允直言,「從某個角度來看,九二共識的存在是模糊的,而這個模糊可能是大家最能接受的」,他說,所謂的「一中各表」就是各說各話,把實際面的東西、把人民的事情,能有一個方式進行,雙方互不否定,「讓時間跟兩岸人民一起決定要往哪裡走,這不是一個最好的事嗎?」他不諱言,九二共識走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現在可能走一大圈,但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

  • 辜成允辭世 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表哀悼

    海基會董事、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23日意外辭世,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表示哀痛,聞訊後萬般不捨,表達沉痛哀悼。 \n \n田弘茂表示,聽到這個消息心裡非常難過與不捨,他與辜成允熟識20年,海基會請他來擔任董事職務,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n \n田弘茂說,辜成允係海基會創會董事長辜振甫次子,辜振甫在會期間,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舉行「辜汪會談」與「辜汪會晤」,為兩岸兩會協 商、交流與服務工作奠定堅實的基礎,辜振甫故董事長訓練及培養許多海基會的同仁,成為維護兩岸和平的尖兵。辜成允繼承父業,是位善良、盡責、努力的企業家,身為海基會董事,辜成允也致力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為兩岸各項交流貢獻良多。

  • 辜成允逝世 海基會表哀痛

    對於海基會董事、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於昨不幸過世,海基會田弘茂董事長今表示哀痛,聞訊後感覺如有巨石壓在心頭,萬般不捨,並藉23日晚間海基會迎春餐會會同出席的董監事及海基會同仁悼念辜董事長。海基會也在今日發布正式新聞稿,表達沉痛哀悼。 \n \n 田弘茂董事長表示,聽到這個消息心裡非常難過與不捨,他與辜成允董事熟識20年,海基會請他來擔任董事職務,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n \n 田弘茂說,辜成允董事係海基會創會董事長辜振甫之次子,辜故董事長在會期間,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舉行「辜汪會談」與「辜汪會晤」,為兩岸兩會協商、交流與服務工作奠定堅實的基礎,辜振甫故董事長訓練及培養許多海基會的同仁,成為維護兩岸和平的尖兵;多年來海基會能夠在各種不同情況下,替台商、台生及其他各界兩岸朋友提供服務,辜故董事長貢獻卓著。辜成允董事繼承父業,是位善良、盡責、努力的企業家,身為海基會董事,辜董事也致力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為兩岸各項交流貢獻良多。 \n \n 田董事長除了對家屬表達關切慰問之意,並指示海基會同仁,視家屬需要協助辦理治喪等事宜。

  • 辜成允辭世 陸國台辦海協會發唁電

    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今天辭世,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海協會長陳德銘分別向台泥與辜成允家屬發唁電,表示慰問。 \n 中國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下午公布,張志軍在唁電中表示,辜成允經略台泥發展,熱心公益事業,恪盡社會責任,為推動兩岸經濟合作貢獻卓著。 \n 中國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德銘則在唁電中說,辜成允「以謙沖致和、開誠立信美名兩岸」,為謀和信企業發展、促兩岸經濟合作,不畏困阻、盡心勉力,堪稱典範。 \n 辜成允21日晚間從台北晶華酒店3樓樓梯滾摔至2樓平台,造成腦部大量出血,今天清晨過世,享壽62歲。 \n 辜成允的父親辜振甫曾任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1993年4月與時任大陸海協會長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辜汪會談」,兩人1998年10月在上海舉行「辜汪會晤」,是開啟兩岸交流的重要人物。1060123 \n

  • 美首次宣稱 辜汪未提九二共識

    美首次宣稱 辜汪未提九二共識

     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薄瑞光日前接受美媒專訪時表示,過去他與辜振甫(海基會董事長)及汪道涵(海協會會長)的會面中,兩人從未使用「九二共識」,因為這個名字不存在,而辜振甫有時會用「九二諒解」(1992 Understanding);雖然他強調美方對「九二共識」沒有意見,但這卻是美國官員首次質疑「九二共識」。薄瑞光也指出,北京決定不再繼續或暫停和台灣對話是不幸的;他呼籲兩岸繼續溝通。 \n 美國之音是在22日專訪薄瑞光,但直到25日才公布訪問全文,薄瑞光將於蔡英文總統回程過境洛杉磯時負責迎接。由於正值蔡英文出訪,過境美國之際,美方這番談話,格外引人注目。 \n 薄瑞光指出,「九二共識」這一說法是直到2000年才開始被使用,是馬英九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國安會祕書長)蘇起首次使用這個說法,來描述1992年達成的這項共識;在那之前,在所有他和汪道涵,還有辜振甫的會面中,他們從沒有管它叫「九二共識」,因為這名字不存在,辜振甫有時候會說「九二諒解」(1992 Understanding)。 \n 九二說法 與美沒關係 \n 薄瑞光強調,無論它是辜振甫口中的「九二諒解」或「九二共識」或其它說法,這跟美國沒有關係,美方不應該發表意見;兩岸要用哪種形式來對話,這是他們要解決的問題;這個問題根植於台灣和大陸關係的歷史和中國內戰的歷史,美國試圖捲入談判進程或者在到底用哪種形式的問題上發表意見是不合適的。 \n 蔡就職演說 展現彈性 \n 在評價蔡總統520就職演說中的兩岸論述時,薄瑞光表示,她在講話中展現相當的彈性,說法比訪美時又往前走了幾步。 \n 薄瑞光也針對目前兩岸暫停對話表示,北京決定不再繼續或暫停和台灣對話是不幸的,希望雙方能找到一些方式來溝通。 \n 薄瑞光還透露,此次蔡總統過境,對美方來說很有用,可讓美方與「台灣總統」對話,也可以跟台灣國安顧問和外交部長同車而行,雙方有很多議題要討論。

  • 薄瑞光 辜汪沒對他說過九二共識

    美國之音網站今天公布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專訪,他說,在他過去和辜汪的會面中,兩人沒對他講過「九二共識」,辜振甫有時會說「九二諒解」,美方對此不應表示意見。 \n 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22日在華府接受美國之音(VOA)衛視專訪,暢談台美與兩岸關係。曾經擔任美國駐上海總領事的薄瑞光,期間多次與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會面。 \n 薄瑞光就「九二共識」歷史背景的問題表示,他記得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所有中國人都知道「九二共識」的說法是「直到2001年才開始被使用,不,是2000年」,前總統馬英九的第一任國安會秘書長蘇起,首次使用這個說法來描述1992年達成的共識。 \n 薄瑞光說,在那之前,在所有他和汪道涵與辜振甫的會面中,兩人從沒有叫它「九二共識」,因為這名字不存在。辜振甫有時候會說「九二諒解」(1992 Understanding)。 \n 他強調,無論是辜振甫口中的「九二諒解」、「九二共識」或其它說法,這跟美方沒有關係,美方不應發表意見。兩岸要用何種形式來對話,這是雙方要解決的問題。這個問題根植於兩岸關係和中國內戰的歷史,美國試圖捲入談判進程或者在到底該用哪種形式的問題上發表意見是不合適的。 \n 薄瑞光引述美國前駐北京大使羅德(Winston Lord)的說法,「美國人不夠聰明,無法想出辦法,幫助兩岸的中國人解決他們的關係。」薄瑞光覺得這句話現在依然適用。 \n 他說,美國在1982年對台灣作出幾項承諾,其中一條是美國不會在中間斡旋,也不會在兩岸談判的問題上,用任何方式對台施壓,他認為這些承諾是好的,相信北京也不會反對。 \n 薄瑞光還回憶當年與汪道涵往來的過程表示,有件事對美方來說很特別,那就是汪道涵和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關係非常親近。美方後來意識到如果想解決問題,只要和汪道涵講就可以了,其中包括中國加入世貿的美中雙邊談判與1998年柯林頓總統訪問中國的安排。 \n 他說,當美方和北京談判遇到困難時,就會去找汪道涵,當雙方達成共識後,汪道涵會說:「好,我去通天。」大家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汪道涵說會去找江澤民,問題解決了,而北京的外交部從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n 此外,薄瑞光不認為與國民黨或民進黨打交道有所不同。 \n 他表示,國民黨,尤其是在馬英九的領導下,對中華民國的歷史、在二戰的貢獻等議題非常關注,但這些對於和美國的關係可能沒有根本的重要性,只是美方注意到這個黨比較關注這些問題,歷史敘事對於國民黨很重要。 \n 至於民進黨,薄瑞光說,台灣出現民主與爭取民主,這是民進黨的歷史敘事,但這些更像是美台關係的背景而不是核心。經濟、貿易、安全、台灣的國際地位、協助台灣爭取國際地位與自主決定未來,這些關鍵政策與目標不會改變。1050526 \n

  • 辜汪會談23周年 馬英九向蔡英文喊話:付出才能維持現狀

    辜汪會談23周年 馬英九向蔡英文喊話:付出才能維持現狀

     馬英九總統昨在「辜汪會談」23周年紀念日赴金門主持「台海和平繁榮永續」紀念碑揭幕儀式時,再次向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喊話,他強調,過去8年主張不統不獨不武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都是台海和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維持現狀」不是空話,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必須付出努力才有可能。 \n 馬總統並表示,「九二共識」最早是由我方提出,當時陸方表示尊重,「如果這不是共識,什麼才是共識?」再說「九二共識」是從憲法衍生而來,如果認同憲法,就不會覺得認同「九二共識」有什麼困難,他也無意以此去框限誰。 \n 座落於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內,鐫刻「台海和平繁榮永續」的紀念碑,敘述1949年「古寧頭戰役」開啟兩岸隔海分治,以迄2015年底的新加坡「馬習會」期間,兩岸推動和平往來的歷史進程。這也是馬總統繼太平島、彭佳嶼之後立下的第3座紀念碑。 \n 碑文中指出,2008年5月以來,政府堅持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兩岸不統、不獨、不武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雙方主管兩岸事務首長至今7度會晤,並互稱官銜;8年來,雙方已簽訂23項協議,每周航班增為890班,來台陸客及陸生分別成長13倍及50倍。兩岸和解,全球肯定,也有利改善台灣對美、日等國關係及參與國際組織,形成良性循環。 \n 1993年辜汪會談在新加坡簽署4項協議,開啟兩岸制度化協商新局,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遺孀辜嚴倬雲與子女辜成允、辜懷如應邀到場見證。她推崇馬總統8年來為兩岸和平盡了很大力量,也獲致很好成果,而和平是兩岸人民的共同願望,未來應繼續往前邁進。 \n 馬總統在揭碑後也帶領大家高呼「和平兩岸,讚!」並敲響用當年對岸打過來的炮彈鑄造的和平鐘,呼應紀念碑文中「金門昔為殺戮戰場,今為觀光勝地」的記載。

  • 辜汪23周年 馬重申九二共識

    辜汪23周年 馬重申九二共識

     馬英九總統昨在「辜汪會談」23周年紀念日赴金門主持「台海和平繁榮永續」紀念碑揭幕儀式時,再次向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喊話,他強調,過去8年主張不統不獨不武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都是台海和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維持現狀」不是空話,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必需付出努力才有可能。 \n 馬總統並表示,「九二共識」最早是由我方提出,當時陸方表示尊重,「如果這不是共識,什麼才是共識?」再說「九二共識」是從憲法衍生而來,如果認同憲法,就不會覺得認同「九二共識」有什麼困難,他也無意以此去框限誰。 \n 坐落於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內,鐫刻「台海和平繁榮永續」的紀念碑,敘述1949年「古寧頭戰役」開啟兩岸隔海分治,以迄2015年底的新加坡「馬習會」期間,兩岸推動和平往來的歷史進程。 \n 這也是卸任在即的馬總統,繼太平島、彭佳嶼之後立下的第3座紀念碑。 \n 碑文中指出,2008年5月以來,政府堅持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兩岸不統、不獨、不武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 \n 雙方主管兩岸事務首長至今7度會晤,並互稱官銜;8年來,雙方已簽訂23項協議,每周航班增為890班,來台陸客及陸生分別成長13倍及50倍。兩岸和解,全球肯定,也有利改善台灣對美、日等國關係及參與國際組織,形成良性循環。 \n 1993年「辜汪會談」在新加坡簽署4項協議,開啟兩岸制度化協商新局,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遺孀辜嚴倬雲與子女辜成允、辜懷如應邀到場見證。 \n 她特別推崇馬總統8年來為兩岸和平盡了很大力量,也獲致很好成果,而和平是兩岸人民的共同願望,未來應繼續往前邁進。 \n 馬總統在揭牌後也帶領大家高呼「和平兩岸,讚!」並敲響用當年對岸打過來的炮彈鑄造的和平鐘,呼應紀念碑文中「金門昔為殺戮戰場,今為觀光勝地」的記載。

  • 紀念辜汪會談 馬總統揭碑敲鐘

    今天是「辜汪會談」23週年紀念日,總統馬英九在金門和平紀念園區揭開「和平台海繁榮永續」紀念碑,並敲響和平鐘,彰顯兩岸和平穩定發展的意義。 \n 揭碑儀式上午10時50分在金門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舉行,副總統吳敦義陪同總統出席,觀禮者還有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辜振甫遺孀辜嚴倬雲、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金門縣長陳福海等人;前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前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陳長文等人也在場見證兩岸由戰轉和的歷史進程。1050429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