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辯方律師的搜尋結果,共30

  • 讀書會變共諜會 王炳忠批思想檢查

    讀書會變共諜會 王炳忠批思想檢查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人被控違反國安法,台北地方法院26日開庭勘驗4段「共諜祕密會議」錄影光碟,王等人強調是新黨的社團活動,卻被當成通敵關鍵證據,質疑檢方如同電影《返校》劇情所演,對讀書會進行「思想檢查」。

  • 國安私菸案 少校吳宗憲限境8個月

    國安私菸案 少校吳宗憲限境8個月

     台北地院昨開庭審理國安私菸案,前總統官邸侍衛室少校吳宗憲的律師再次為了扣押物槓上檢察官,律師王振志指稱,檢方查扣的9797條私菸是花錢買的、不是犯罪所得,所以應該要發還,檢方反嗆私菸屬依法查扣,並建議律師另有主張可以循法律程序具狀聲請索回。

  • 鍾萬學褻瀆宗教案 27日續審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涉及褻瀆宗教案,雅加達地方法院今天繼續開庭審理此案,由檢方對鍾萬學的陳述做出回應。法官裁定於12月27日繼續審理此案。 \n 鍾萬學將參加明年2月選舉,尋求連任。他日前在演講中提及一句可蘭經文,認為是對手利用宗教影響政治,「愚弄」大眾,引發若干伊斯蘭團體認為此話「侮辱可蘭經」並提出控訴。警方調查後將他列為褻瀆宗教案嫌犯,並將案件移送檢方起訴。 \n 鍾萬學今天在大批律師陪同下,前往雅加達北區地方法院出庭受審。今天庭審的主要內容是讓公訴檢察官針對鍾萬學的辯詞陳述做出回應。 \n 此外,檢方也拒絕鍾萬學的律師再提出抗辯。檢察官阿里(Ali Mukartono)表示,鍾萬學和他的律師提出抗辯沒有法律基礎,法庭應該拒絕。 \n 鍾萬學的律師團隊今天在庭審結束前,要求對檢方的說法做出回應,不過,遭到法官拒絕。法官也拒絕讓鍾萬學再做出抗辯。 \n 主審法官德威雅索(Dwiarso Budi Samitarto)裁定將於12月27日繼續審理此案,屆時將決定是否繼續處理這宗褻瀆宗教案。 \n 鍾萬學13日首度出庭受審時聲淚俱下表示,對於被控褻瀆宗教感到非常難過。他說,他在雅加達唸大學時,照顧他的寄養家庭就是穆斯林,這個穆斯林家庭很愛他,他也很關心這家人,他不會去侮辱伊斯蘭。 \n 鍾萬學被控觸犯刑法第156條騷擾及第156a褻瀆的部分,若觸犯刑法第156條判罪確定,他將面臨最高5年有期徒刑;若觸犯刑法第156a判罪確定,他將面臨最高4年有期徒刑。1051220 \n

  • 達人心法-用事實說故事 從等待找樂趣

     學歷史、新聞採訪工作的學、經歷,黃朗倩認為,對她擔任執業律師有著相當的大幫助。 \n 學歷史的人,都知道一個常識:歷史可為借鏡,而法律案件多半都有案例,因此,當面對法律事件時,學歷史的她,很懂得「以史為鑑」;而記者的訓練,當面對法律事件時,不管事件多複雜,她都能很快的抓到要點。 \n 新聞寫作要求的「要讓小學四年級的人都讀得懂」的訓練,讓黃朗倩有辦法將艱澀的法律術語,用「白話文」告訴客戶問題在那裡?又該如何用法律解決。 \n 律師工作,她說,有時候和記者工作還滿像的,例如,在法庭訟訴時,不管是辯方律師還是檢方,陳述的重點都在說服法官,而陳述的內容,她認為,其實主要是說「故事」:用事實、證據,以法律概念來說故事,而記者,就是要會說故事。 \n 還有,黃朗倩說,記者工作,有很大一部分的時間,是在等待:等採訪對象、等會議結束,等適當時機…。律師工作,也一樣,曾有資深律師對她說過,訴訟律師是10年律師9年等,等開庭時間。 \n 就像當記者時,「等待」的時間,得自己想辦法從中找「樂趣」,黃朗倩在法院「等」開庭時,以「逛」法院為樂趣,還因此「逛」出心得,並在《在野法潮》刊物中闢了一個很受歡迎的欄-〈法院美食〉。

  • 刀鋒戰士淚灑法庭 脫義肢求輕判

    南非殘障跑者「刀鋒戰士」佩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今天第3天為槍殺女友案出庭,律師要他脫去義肢,以他是弱勢族群為由,懇請庭上輕判。 \n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7月6日法庭重新開庭時,佩斯托瑞斯就會知道庭上做出什麼判決。 \n 辯方律師今天在庭上描述2013年情人節晚上的事件經過時,要求曾在帕拉林匹克運動會(Paralympic)勇奪金牌的佩斯托瑞斯脫掉義肢站起來。佩斯托瑞斯當年射穿自家浴室的門槍殺女友,後來宣稱以為門後站的是闖空門的歹徒。 \n 看來有些虛弱的佩斯托瑞斯脫去西裝,換成T恤和短褲,搖搖晃晃地由人扶持在法庭裡走了幾步。他的眼睛直視地板,律師提到殺人部分時,佩斯托瑞斯不禁啜泣起來。 \n 在南非,殺人最輕判刑15年,但辯護律師主張佩斯托瑞斯身有殘疾,情緒也有狀況,主張有減刑因素,請求庭上輕判。 \n 佩斯托瑞斯槍殺女友時沒穿義肢,律師主張,那時的佩斯托瑞斯不過是身有殘缺的男人,害怕地想保護摯愛的人。1050616 \n

  • 鄭性澤案開庭 蘇憲丕家屬委託律師發表聲明

    被控於14年前涉入十三姨KTV殺警案、遭判死刑定讞的鄭性澤,台中高分院上月裁定重審後,今天上午召開準備程序庭,多日來未發聲的死者蘇憲丕家屬首度委託律師到場,並宣讀四項聲明。 \n \n蘇憲丕家屬代理人、律師徐承蔭表示,透過台中犯保協會委託,本周四才接下此案,昨天與今晨分別與家屬會談,對於司法開啟重審,家屬感到不能諒解。 \n \n「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以蘇軾的《江城子》闡述家屬心情,徐承蔭說,本案從判決至今已10年,家屬無法諒解,案子走到現在還無法確定,不論人是誰打死的,難道被害人就該被打死? \n \n徐承蔭轉達家屬說法指出,司法的反覆讓人民心寒,叫人民如何信賴?且被害人是警務人員,司法本該是他最大的後盾與保障,但今天的未來,叫第一線執法的警務人員如何勇於任事?家屬並強調失去家人的心情難以平復,不希望受外界打擾。 \n \n上午,法官針對此案相關人證、事證,與辯、檢雙方重新整理,檢察官陳幸敏並提出希望以1比1比例重建現場的意見,也獲得辯方認同。 \n \n而被關押14年的鄭性澤對於家屬委託律師到場,強調「自己也是被害人,對家屬心情能感同身受」。律師羅秉成說,鄭性澤目前還在適應外界生活,但很希望邀家屬一同來重建當年事發現場,找出真相。

  • 美林姓軍官間諜案 律師要求行政處理

    涉及間諜案的美國林姓軍官辯護律師團指出,涉案人並未犯下媒體報導與官方聲明所指的罪行,辯方希望全案以不涉及法庭的「行政手段」來處理。 \n 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USNI News)2日引述林姓軍官律師團的聲明報導,辯方認為愛德華.林(EdwardLin)並未犯下被指控的間諜罪、違法行事,以及官方錯誤聲明所指的行為。 \n 此外,林姓軍官也未違反「統一軍法典」(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的規定,特別是當中的第134條。 \n 前美國空軍律師,林姓軍官辯護團成員楊格爾(Larry Youngner)表示,辯方仍在等待當局決定是否正式開庭審理,辯方評估認為,以「行政手段」處理案件是最佳的方案。 \n 台灣出生,中學時移民美國的林姓軍官中文名為「Chieh-Liang Lin」(音譯:林介良),2015年9月因涉及2項間諜罪與3項意圖從事間諜活動被逮捕,律師團在首份聲明中否認美國多家媒體報導的犯行,認為他是無辜的。 \n 前美國軍法律師布拉克奈爾(Rob Bracknell)分析,辯方提出以行政手段處理案件,指的是希望指揮官戴維森(Phil Davidson)放棄軍法審判,以非司法形式處理.例如要求林姓軍官離職退役。 \n 他說,處理林案不涉及軍事法庭的行政手段,可能包括暫停現職或另行安排其他職務,或者是除役。1050503 \n

  • 頂新噁油辯論 恐戰到天亮

    頂新噁油辯論 恐戰到天亮

    (03:10增法庭現場狀況)彰化地院12日召開頂新案辯論庭,檢辯展開攻防,連夜過招,直到13日凌晨2點,已經超過16小時,還有10名律師尚未進行辯護,這場馬拉松式辯論,預計可能戰到天亮。 \n魏應充的3名辯護律師均採魏無罪辯論。強調檢方不能「大膽假設,不用求證」,不是自譽為「食安英雄」,就可以「站在人民同一邊」而恣意推斷,根本是先射箭再畫靶。 \n律師們說,魏身兼17家公司的董事長與8家公司的董事,如果不分層負責,充分授權,而要事必躬親,大概只能像諸葛亮那樣「鞠躬盡瘁」,活活把自己累死。所以魏沒有犯意聯絡,也沒有行為分擔。 \n辯論過程,魏的律師一度質疑4名到庭論告的檢察官,把法庭當偵查庭的延續,未經地檢署指派蒞庭,執行職務有疑義,引來檢方抗議,要求道歉;律師說,因地檢署公文只見指派1名公訴檢察官蒞庭,未見其他公文。後來審判長裁定4名檢察官蒞庭並未違法,才平息風波。 \n \n \n稍早消息: \n頂新案審理過程中,檢方一直被辯方律師團壓著打,但12日晚上在辯論庭論告中火力全開,抓住越南vinacontrol檢驗報告的疑點,指出採樣日期隔天,貨櫃才到港並有「清艙證明」,顯見大幸福提供的檢驗報告造假,頂新從頭到尾都是詐欺的積極行為。 \n頂新案今晚辯論,審理期間一直未蒞庭的主任檢察官林漢強,率承辦檢察官姚玎霖、莊佳瑋與施教文輪翻上陣,對頂新展開全面反攻。 \n檢方以頂新身為國內數一數二的食品大廠,應負有食品來源安全的把關責任,對消費者應有「食得安心」的最基本保障;但頂新卻在無法證明來源安全的情況下,仍然將來源可疑的原料油透過精煉變成食品販售,不僅沒有道德,還明知故犯。 \n檢方表示,彰檢近年來以維護食安為目標,在許多食安案件中努力不懈,一直設法突破業者習以為常、積非成是的「陋習」,建立食安新秩序;頂新案要打破的就是:當來源安全無法確保時,即不適合民眾食用,不應納入食品製造產業。

  • 頂新案 檢辯攻防油品檢驗

    頂新案 檢辯攻防油品檢驗

     彰化地院合議庭28日開庭公布5月間前往頂新屏東廠採驗油品的檢驗結果,絕多大數的重金屬與黃麴毒素均未檢出,總極性化合物也只有6至8;這項結果對頂新有利,雖然檢方當場質疑與之前的數據差距甚大,但辯方認為檢方根本是蓄意抹黑頂新,簡直是「張飛打岳飛」。 \n 檢方去年10月底起訴頂新後,辯方律師即強烈質疑檢方對頂新的指控根本是「誤解」,並於元月前往越南拍攝提供原料的大幸福在當地蒐購原料油的過程,訪視當地養豬場,要證明頂新買的原料油是沒有問題的。 \n 檢方稍後也透過台越司法互助,於4月間前往越南,在當地官方單位的陪同下,取得大幸福負責人呂氏的筆錄證詞;受命法官呂美玲則於5月間南下屏東廠親自監督油品採樣,送往食工所檢驗。 \n 辯方認為,根據之前專家證人的證詞,總極性化合物在6至8之間,不僅沒有檢方所稱的大於40,也低於食藥署所定的標準25,也就是排除頂新的原料油是使用回收油或其他劣質油品可能性。 \n 雖然檢方仍質疑,沒有檢驗銅,而且之前的鉛也超標10倍,可見得是採樣點的問題;檢方舉例,許多人罹癌,檢驗時都沒發現腫瘤,發病時卻已第3、第4期。 \n 但辯方認為,之前專家證人即說得很清楚,銅不是重金屬,還說重金屬可以透過精煉加以去除;檢方一味以當初快篩且未經複驗的檢驗結果,並一再引用食安法針對販售成品油的標準,來指控頂新這些未在市面販售的原料油,簡直是「張飛打岳飛」。

  • 法官5月採驗頂新油結果出爐 正常

    法官5月採驗頂新油結果出爐 正常

    彰化地院28日上午再度開庭審理頂新油品案,合議庭公布5月間法官前往屏東廠採驗油品的檢驗結果,絕多大數的重金屬與黃麴毒素均未檢出,總極性化合物也只有6至8;這項結果對頂新有利,雖然檢方當場質疑與之前的數據差距甚大,但辯方認為檢方根本是蓄意抹黑頂新。 \n \n 檢方去年10月底起訴頂新後,辯方律師即強烈質疑檢方對頂新的指控根本是「誤解」。辯方率先於元月前往越南拍攝提供原料的大幸福在當地蒐購原料油的過程,並訪視當地養豬場與菜市場,要證明頂新向大幸福買的原料油是沒有問題的。 \n \n 而檢方稍後也透過台越的司法互助,於4月間前往越南,在當地官方單位的陪同下,取得大幸福負責人呂氏的筆錄證詞。 \n \n 受命法官呂美玲則於5月間南下屏東廠親自監督油品採樣,送往食工所檢驗;結果已於稍早出爐,合議庭並已分別送達檢辯雙方,已知悉結果對己方有利的辯方律師,上午到庭時,個個臉露喜色,只有魏應充到場時,仍低頭不發一語步入法庭。 \n \n 針對此一結果,辯方認為,根據之前專家證人的證詞,總極性化合物在6至8之間,不僅沒有檢方所稱的大於40,也低於食藥署定的標準25,也就是頂新的製油原料可以排除不是回收油或其他劣質油品。 \n \n 至於少數1、2個樣本有驗出鉛超標,專家證人也說,可以在精煉過程中去除,所以頂新的產品完全沒有問題。 \n \n 雖然檢方仍質疑,沒有檢驗銅,而且之前的鉛也超標10倍,可見得是採樣點的問題;檢方並舉例,許多人罹癌,上一次的檢驗都沒有腫瘤,發病時卻已第3第4期。 \n \n 但辯方指出,之前專家證人做證時即已說得很清楚,銅不是重金屬;辯方認為,檢方一味以當初自己快篩且未經複驗的檢驗結果,並一再引用食安法針對販售成品油的標準,來指控頂新這些未在市面販售的原料油,簡直是「張飛打岳飛」。

  • 桶屍案生死辯 死者母親當庭跪求法官主持公道

    桶屍案生死辯 死者母親當庭跪求法官主持公道

    發生在前年的桶屍命案,主嫌陳祐豎、鄭志偉一審都被判處無期徒刑,但二審將陳男改判死刑,最高法院今天召開生死辯,律師主張陳男不應判死,但檢方駁斥,陳的手段凶殘應判處極刑,死者母親當庭跪求法官主持公道,將凶手判死。

  • 蔡京京弒母 檢斥惡行重大

    蔡京京弒母 檢斥惡行重大

     孽女蔡京京與男友曾智忠聯手殺母,歷審將蔡、曾各判處無期徒刑、死刑,最高法院昨進行生死辯,檢方痛斥兩人犯行重大、人神共憤,應維持原審判決,但律師辯稱,原審沒讓蔡、曾對質有許多程序瑕疵,應發回更審。審判長諭知全案辯結,7月24日上午宣判。 \n 由於蔡京京與曾智忠歷審都對法扶指派的律師相當有意見,且出現無法溝通的情況,在沒有適合人選下,最高法院此次指定北捷殺人案凶手鄭捷的律師黃致豪、梁家贏分別擔任蔡、曾在終審生死辯的律師。 \n 最高法院昨日召開辯論庭,曾的律師主張,原審沒有讓曾男對蔡京京行使對質權,違反訴訟法規定,再加上曾男並非殺害至親,只殺死一人不應判死;蔡的律師則表示,蔡女以上廁所為由拒絕接受法官訊問,但原審法院卻在蔡未到庭情況下進行審理,有違法裁判之虞。 \n 聽到律師屢以程序問題及廢死教授的學說為蔡、曾2人辯護,蒞庭檢察官在結辯時痛斥,最近許多殺人凶手,都將犯罪推諉社會因素造成,但社會大眾並沒有允許他們殺害生命,這些卸責的說法,法院不應輕信,仍須究責依法重判。 \n 2012年5月間,蔡京京因不顧家人反對,與52歲的曾智忠交往,在失去金援後,竟聯手將蔡母以鐵絲勒斃,租車載往花蓮縣豐濱鄉海邊棄屍。歷審都認定蔡女有教化可能將她判處無期徒刑,曾男則判死。2人還在去年母親節當天於花蓮看守所登記結婚,讓蔡父怒罵女兒「母親節前這樣報答媽媽,真的太可惡了!」

  • 頂新案 楊振益爆檢方上周到越南查廠

    彰化地方法院合議庭今天再度審理頂新案,越南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突然爆料說,檢察官上周曾到越南查廠並訊問妻子呂氏幸,辯方律師群起質疑檢方在審理期間到越南訊問證人是不尊重審判長,檢方則強調並無不當。 \n \n 審理庭依檢方聲請將頂新前總經理常梅峯以及越南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轉為證人傳喚,希望透過交互詰問,釐清頂新購買越南的油品流程,以及購入的油品是飼料油或是食用。 \n \n 庭訊才開始,楊振益的律師就爆料,檢方上周跑到越南查廠,而且還偵訊呂氏幸,律師要求檢方提示到越南訊問的筆錄,希望過程要透明。 \n \n 檢方的越南行也引發頂新案被告委任律師群的不滿,頂新製油及魏應充的律師余明賢就說,「現在是審判庭,不是偵查庭,檢察官到越南訪談證人,是不尊重審判長」。羅豐胤律師則接著表示,「他們偷偷去,不尊重合議庭,嚴正抗議」。

  • 檢方太大意 黃景泰羈押撤回

    檢方太大意 黃景泰羈押撤回

    檢調4日再度大動作約談基隆市議長黃景泰所涉弊案,檢方指出,黃景泰在擔任議長期間,在月眉路工程弊案中收賄,並透過人頭行賄多名市議員轉而支持工程預算,另外還以不實發票、虛構採購詐取公款,粗估詐取金額超過千萬元,在當天下午向法院聲請羈押。但案情在5日凌晨急轉直下,令眾人出乎意料。 \n5日凌晨檢方先行主動撤回聲請羈押,再將黃景泰帶回地檢重開偵查庭。基隆地院庭長王福康指出,檢方在逮捕黃景泰後,僅告知他所犯之罪為貪污治罪條例,卻未告知所觸犯法條之細則,例如為收賄、行賄或是違背職務等貪污罪嫌,使得黃景泰無法得知自己觸犯何罪,以致於無法為自己辯護。 \n而黃景泰律師以此作為攻防,羈押合議庭原本對此將要做出評議,但評議會結束後,檢方主動撤回聲請羈押,法官便無須再說明評議結果。之後黃景泰仍遭檢察官帶回地檢繼續複訊程序召開偵查庭,而律師當場則稱,檢方撤回羈押後再度召開偵查庭疑有觸犯人權之嫌,並指檢方是犯下「低級錯誤」,卻又要羈押黃景泰,實在無法猜透檢方辦案動機和想法。 \n而基隆地檢署檢察官周啟勇則稱,黃景泰的律師對此案有所誤解,黃景泰案是先行「撤回」而非「撤銷」聲請羈押案,而承辦檢察官在進行逮捕程序時,就曾向黃景泰告知涉及貪污罪嫌,但辯方律師針對此項提出質疑,檢方為維持案件完整性,才先撤回聲請羈押,暗指辯方僅在作「困獸鬥」,凌晨隨即召開偵查庭訊問後,又重新向地院申請羈押黃景泰。 \n檢方再次偵訊後,於今凌晨2點半向法院聲請羈押,法院預計今早8點半召開羈押庭。

  • 辯方律師稱薄熙來2005年起 就不再貪腐

    薄熙來的律師發表辯護意見,提到薄熙來由普通幹部升任到政治局委員,除了妻子谷開來,持續讓大連實德集團董事長徐明報銷機票外,薄熙來的犯罪行為從2005年起已終止,之後他雖然不斷升遷,但卻不再貪腐,對於薄熙來是有所悔悟,抑或之前的貪腐另有隱情,值得深思。 \n律師又說,谷開來是案中關鍵證人,但她被判死緩,是正在考驗期的人,針對這件案件作證,是否要承受某種壓力,值得關注。谷開來的精神問題,也值得法庭注意。

  • 孔傑榮專欄-薄熙來案與四人幫公審

     (文接昨日)對「四人幫」的審判未能在法律圈贏得尊重,並非是毛澤東遺孀江青一個人的責任。中國共產黨臨時組建的特別法庭也暴露出多個破綻。事實上,一些觀察人士和江青本人也對其合法性提出質疑,聲稱這個案件應該由常規的法庭進行審理。另外,這也很難說是一場公平的審判。儘管不同於目前中國檢察官們僅在法庭上宣讀開庭前所採集的證人證言這一慣常作法,當年公審時,一些控方證人親自出庭作證,但是作為辯護律師的知名學者及律師並沒有機會對證人進行有效的交互詰問,而且他們也未獲准傳喚辯方證人出庭。相比之下,法官對被告所採用的糾問式提問倒使檢察官的存在顯得是畫蛇添足。 \n 既然有罪判決已成定局─這在中國是常態,唯一所剩的問題是量刑。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費孝通法官踏上了頗為怪誕的巡講之旅,他在若干北美法學院作講座,不僅公開對這個案件進行評議,而且甚至向聽眾詢問他們認為恰當的刑罰是什麼! \n 儘管如此,考慮到目前中國刑事司法制度所存在的各種缺陷,「四人幫」公審的某些特徵卻值得重新評價。例如,去年的谷開來案件號稱「公開審判」,不過是精心編排的一天表演,對身為其夫心腹的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和他下屬完全不公開的審判,都使人反而更加欣賞「四人幫」審判所具備的相對公開性和詳情披露。而且,「四人幫」案件的審理程序雖然複雜、時而混亂,其中所出示的證據儘管有時並未清楚地與被告相關聯,但是似乎大都具有可信性,較之谷開來審判,疑點相對較少。在法庭上指證江青及其同案被告的證人說詞雖然經過細心指導,但是他們和法官以及被告之間的對話卻是自然流露,並無照本宣科,閃耀出人性一面。當然,江青女士並沒有懺悔供述,她在整個審判過程中負隅頑抗,力圖為自己辯護,並在最後進行了長達兩小時的辯護發言,試圖把責任推到毛主席的身上,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n 此外,「四人幫」公審使人們牢記一個的主要教訓,值得在今天的中國進一步放大,因為公安和其他政府工作人員本應專注於實施旨在保護犯罪嫌疑人的新刑事訴訟法,但實際上卻經常從事非法的搜索扣押、毆打、綁架、「黑監獄」非法羈押、在「祕密地點」「監視居住」,以及酷刑。正如費孝通教授在他為關於「四人幫」公審的一本書的前言中所提到的,這些類似的不法行為「泛濫全國」,儘管「一九五四年,我國就制訂了第一部社會主義憲法,憲法裡曾經明文規定了公民的人身自由、居住自由等等」。 \n 對薄熙來的審判絕對不會像「四人幫」公審那樣漫長、透明或混亂。如果通常不甘於忍氣吞聲的被告屆時已經通過某種方式被制服,能指望其會按計畫坦白和表示懺悔,那整個程序可能會類似於名義上「公開」但是實質上經過精心安排並受到諸多限制的谷開來審判。這意味著簡短、或許為期僅一天的演出,即使被告和他的家屬被允許聘請自己選擇的律師,法庭不會傳喚關鍵證人出庭作證,更不會允許律師對其展開交互詰問。法律規定被告和他的家屬有權聘請自己的律師,但是在實踐中,這一權利卻經常被侵犯。檢察官會按照劇本,當庭宣讀庭審前採集的證人書面陳述,這些證言都是經過刻意雕琢,僅會披露中國共產黨認為有用的信息。因此,儘管中國過去三十年間在信息傳播技術和刑事立法方面取得長足的進步,比起「四人幫」案件,中國的人民群眾很有可能對薄熙來的案件反而知之更少。(本文完) \n (孔傑榮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英文原文請參www.usasialaw.org。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劉超譯。)

  • 孔傑榮專欄-谷開來受審 聚焦中國死刑

     一九九八年,谷開來出版了一本有關美國法律制度的書,當時她已是冉冉升起的政壇新星薄熙來的妻子,同時也是一名成功的律師。她讚揚了中國對謀殺嫌疑犯的死刑追訴快速且具有確定性,相較之下,死刑案件在美國法院受到的是冗長且詳盡的審查。無疑,谷從來未曾想到她可能成為代表中國刑事司法制度缺陷的世界性標誌人物。然而,她因謀殺英國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將在合肥受到的審判,必然會將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聚焦於中國刑事訴訟的不公平,即使她大多數的同胞由於政府的信息封鎖并不知道這些令人不快的現實。 \n 為什麼千里之外的安徽省省會合肥成為了審理地點?犯罪行為發生在重慶。可以理解的是為什麼在重慶進行審理會招致對審判公正性的種種疑慮,因為處理案件的檢察官和法官可能在她丈夫不久前作為市委書記實施恐怖統治時期得到任命、提拔或是遭到了負面的影響。但是為什麼是合肥而不是其他數十個法制更為成熟的管轄區?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安徽法院比起其他大多數中國法院更不傾向於保護刑事案件被告及其律師的權利。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在安徽有深厚根基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先生試圖在此案中將自己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儘管缺乏法律教育背景和審判經驗,王曾主管控制當地警察、檢察官、律師和法官的安徽省委政法委員會多年。 \n 為什麼僅對谷開來提出謀殺指控,而不根據據稱導致她和被害人心生齟齬的祕密且可能違法的跨國金融交易提出指控?她丈夫的命運還有待至今已將其隔離監禁逾四個月的共產黨紀律檢查委員會作出決定,後一指控是否會牽涉她仍然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丈夫?除上述罪名外,是否會對這對夫婦另外追訴其貪汙罪嫌,對二人進行合併審理? \n 谷開來和她目前作為同案被告的前勤務人員會得到什麼樣的審判?庭審是否會對公眾和國內外媒體公開?到目前為止,起訴書尚未得到公布,該案的庭審是否已經被正式定性為涉密,我們尚不得知。如果當局認為存在信息披露風險,例如,被告是如何如媒體所報導的獲取氰化物殺害了被害人,或者有關薄、谷、海伍德及其他人之間私人和業務關係的駭人聽聞的細節,那就很有可能進行不公開審理。公開審理還存在著被告暴露情緒失控的風險。即使法院宣布進行「公開」審理,中國庭審常常會對旁聽進行限制。 \n 被告人是否會有獨立能幹的辯護律師?他們已經被剝奪了自己選擇律師的權利。數周前,他們的家人為其聘請了經驗豐富的北京律師,但是律師和家人均未獲准接觸被告。相反,據悉合肥當局為他們指定了顯然受政府控制、為政府信賴且唯政府之令是從的當地律師。這是針對「敏感」中國案件的慣用伎倆,目前以故意殺人罪對陳光誠的侄子提起的公訴也使用了同樣的手法。 \n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辯護律師勇敢且幹練,其所能發揮的作用還是會受到嚴重限制。控方證人很少在中國的刑事法庭中出庭作證。取而代之的是,檢察官僅僅只是當庭宣讀證人審前作出的證言,由法庭記入庭審筆錄。這樣可以防止辯護律師行使交互詰問證人的權利。另外,如果控方證人不出席,法官通常會拒絕允許辯方證人出席,有時候還荒唐地聲稱,只聽取一方證人現場證詞是不公平的! \n 而且,對於律師而言,開庭前極短的時間內才受指派準備辯護,這具有相當的挑戰性。政府的偵查人員和檢察官已經為提起指控準備數月,而這一複雜的死刑案件的辯護律師看來卻是最近才接受指派。即便允許律師在開庭前接觸控方證人和證據,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如大家所期待的該案馬上進入了庭審,被告辯護律師也根本不可能在一個公平競爭的場合與公訴方抗衡,尤其是當他們與當事人的會面時間有限且受到了嚴密監控。 \n 我們無從得知被告律師是否會被允許進行無罪辯護,或者受到限制只能對可能導致刑罰量減少的從輕處罰情節作出辯護。外界普遍謠傳谷開來長期以來深受憂鬱症所苦,這暗示著她的律師或許會以精神病為由,要求法院判定被告僅具限制刑事責任能力。儘管中國法院很少以精神障礙抗辯成立為由判定涉嫌謀殺的被告無罪,但有時不會對精神病人處以死刑,而是判處無期徒刑或是十五年有期徒刑。 \n 谷女士更有可能會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這是一項獨特的具有中國共產黨特色的懲罰,如果被告在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間沒有實施故意犯罪,則死刑將轉化為無期徒刑。儘管有關她被提起公訴的官方消息並沒有提及精神病,該新聞卻暗示存在著另一個可能的從輕處罰情節。新聞報導稱,其子的人身安全受被害人威脅,谷實施謀殺是為了保護她的兒子。她也可能通過變成控方證人指證她的丈夫和其他人來「立功」。 \n 不論她被判什麼刑罰,辯方若從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至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也不太可能改變判決結果。事實上,高級法院很有可能祕密地指揮下級法院進行審理。無論如何,考慮到中國最高領導人將基於政治考量決定其刑罰,判決結果將不可變,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對此也無能為力。 \n 有人會猜測谷開來是否仍然對美國死刑案件被告所享有的法律保護懷有其早年所持的疑慮。也許她現在會更加重視毛澤東的告誡--毛在殺人問題上絕非外行--「殺頭不能像割韭菜那樣,韭菜割了還可以長起來,人頭落地就長不攏了。」 \n (作者孔傑榮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兼任資深研究員。英文原文請參 www.usasialaw.org。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劉超譯。)

  • 影城槍擊案凶嫌 曾看過精神科醫生

    影城槍擊案凶嫌 曾看過精神科醫生

     為上周科羅拉多州奧洛拉市影城槍擊慘案的凶嫌赫姆斯(見下圖左,路透)辯護的律師團,廿七日向法院提出文件,指稱赫姆斯在犯案前看過專精精神分裂症的科羅拉多大學精神科醫生,是「精神科病患」。 \n 法律專家認為辯方律師是想在審判時,以精神失常為由替赫姆斯辯護。 \n 辯方律師首度指出該精神科醫生名為琳恩‧芬頓(見下圖右,美聯社),她任教於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且擔任學生心理衛生中心主任。 \n 赫姆斯曾在科羅拉多大學攻讀神經科學博士學位,不久之前才退學。新聞報導指赫姆斯曾寄包裹給芬頓,裡頭有筆記本,詳述自己的殺人計畫還有草圖。 \n 辯方律師提出的文件指稱,赫姆斯是芬頓的「精神科病人」,兩人之間的通信受到「保護」,包裹的內容物不應被拿來當物證。控方則表示,新聞報導指包裹裡頭有筆記本詳述赫姆斯的殺人計畫,這並不正確,記者的消息來源可能有問題。

  • 社評-律師效忠法律 不需要宣誓形式

     大陸司法部日前出台《關於建立律師宣誓制度的決定》,要求未來取得律師執業證書人員,應參加律師宣誓。誓詞的重點是:「我保證忠實履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的神聖使命,忠於祖國,忠於人民,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n 律師宣誓,是希望確保其謹記專業倫理的標準,有其形式上的意義。但誓詞內容非著重律師的專業與道德,反而強調應忠於國家、人民與共黨。和國際律師從業標準格格不入,顯的不倫不類。尤其,誓詞內容更讓大眾質疑法治不如人治、行政統治司法的趨勢,無法回應社會對司法改革與獨立的要求。對希望到大陸執行業務的台灣律師而言,更陷於兩難,究竟應不應該宣誓忠於共黨。 \n 近幾年,大陸許多知名的政法學者都早已公開呼籲,司法應與政治分離,司法獨立是司法改革的價值。日前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江平接受香港《明報》專訪時公開批評,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在人大會議報告時只提「司法公正」,不提「司法獨立」是很大的倒退。江平同時指出,最高法院報告中提到要關切民意是出於「穩定壓倒一切」的思想,但這會導致「人治」復辟,公安權力過大,十分危險。 \n 這種人治高於法治的思想,也展現在大陸近年的司法改革運動中。司法改革本應追求「司法正規化,法官專業化」,但這些概念正被「調解為主,法官大眾化」所取代。「走調解不走司法」,也就是避開正統的司法程序;「法官大眾化」,也就是希望法官審判脫離法律、依隨大眾民意。這些發展,和上述最高法院的報告不謀而合,但卻對司法形象有害無益。 \n 司法體制中,律師扮演非常重要的位置。追求司法獨立,就需要賦予律師專業一定的獨立性。但一直以來,大陸政府對律師業的發展仍然多所限制。一方面,由於商業環境日趨複雜,政府鼓勵商業法律事務的發展,但另方面,對律師為民爭取權益的動作,則相當敏感。於是,當商業律師供不應求之際,一些敢於接手警方刑訊逼供或強制拆遷的維權律師,則走在鋼索之上,必須小心翼翼。 \n 其次,法律規定對代表國家的檢方有利,而對代表人民的律師不利。大陸獨有「律師偽證罪」,指的是在刑事訴訟中,若律師自己或幫助當事人毀滅或偽造證據,或威脅、引誘證人做偽證,即會成罪。但該罪只針對被告律師卻不及於公檢,且律師即使是幫助不會成立偽證罪的當事人作虛假證明,仍構成律師偽證罪;如此讓原本就因公權力支持而享有極大優勢的檢方及公安,額外掌握一個威嚇辯方律師的武器,雙方地位更加不對等。 \n 以上都說明,由於司法獨立尚待努力,律師業在中國,也處處受限。誠然,規定律師執業宣誓,有提升律師職業操守與倫理的正面意義。但宣誓不過是一種形式,過度強調忠黨與人民,效果十分有限。何況,在一個司法獨立的社會,律師只要宣誓忠於法律,則因為法律本身代表了國家機關經過立法程序所展現的民意,就等於是愛國與愛民的表現。 \n 中國司法部這份誓詞內容,無法因此提高律師們的愛國心與專業,卻讓社會質疑人治高於法治,黨意高於法律,實在多此一舉。

  • 父殺妻女4人 「保回教家族清譽」

    父殺妻女4人 「保回教家族清譽」

     加拿大一個阿富汗移民家庭,因為花樣年華的女兒交男友,被認為不遵守回教戒律,女孩的父母及兄長在兩年半前以捍衛家族清譽為由,殺害三個女兒與父親的大老婆,震撼加國社會。經長達四個月審訊,當地法院廿九日判處凶手一級謀殺罪成立,屬無期徒刑,廿五年內不得假釋。 \n 安大略省金斯頓市的法院陪審團經兩天討論,判決五十八歲的沙菲亞、他四十二歲的妻子亞雅及廿一歲的兒子哈米德有罪。沙菲亞透過翻譯大聲喊冤:「我們不是犯人,也沒有殺人,這判決不公不義。」亞雅則高呼:「我不是殺人犯,我只是個母親。」三人的律師表示,他們會上訴到底。 \n 法官瑪蘭傑以「敗壞道德」形容被告的罪行:「會發生這樁冷血可恥的殺人案,顯然就是因為這四個無辜的受害者,抵觸你們扭曲的家族清譽概念。在文明社會,這種病態的觀點沒有立足之地。」 \n 二○○九年六月,有人在金斯頓附近的運河閘口,發現一輛沒頂的汽車,十九歲的札娜布、十七歲的莎哈、十三歲的吉蒂和五十歲的蘿娜均陳屍車內。檢方認為,四人是在遭加工溺斃或失去意識後,凶手先把她們移至汽車內,再把車推入水中,布置成意外事件,以掩蓋所謂為保家族名譽而殺人的「光榮處決」(honor killing)犯行。 \n 據檢方取得的錄音證據,受害者長年生活在恐懼中,多次遭死亡威脅,部分起因就是札娜布和莎哈未經父親同意交男朋友。在沙菲亞眼中,三個女孩舉止輕佻、穿著暴露,偷偷和男性打交道,並向師長通報在家受虐,簡直敗壞門風。沙菲亞更曾以「娼妓」、「叛徒」形容三個女兒。 \n 檢方告訴陪審團,在札娜布頂撞男性親友,躲至收容所後,沙菲亞三人決定動手。蘿娜則因為想要離婚,且支持女孩們過西方世界生活的心願,也送掉了性命。 \n 但辯方強調,四人之死純屬意外。律師指出,住在蒙特婁的沙菲亞一家,前往尼加拉瀑布一遊後,返程下榻金斯頓的旅館,札娜布半夜臨時起意駕車兜風,才發生憾事。 \n 自二○○二年以來,加拿大已發生十三起類似的殺人案。這類案例在歐洲地區的伊斯蘭移民之間也時有所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