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農村人口的搜尋結果,共326

  • 大陸30省流動人口數據:廣東流入最多、河南外流最多

    大陸30省流動人口數據:廣東流入最多、河南外流最多

    據大陸今年公布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大陸流動人口為3億7582萬人。與2010年相比,流動人口增長69.73%。而從省分來看,廣東的流動人口超過5000萬人,在全大陸中遙遙領先,同時廣東的省外流入人口也是最多;反觀戶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則有1610萬人的流出省外人口,同時是流出人口最多的省份。

  • 湖北大鬆綁城市落戶限制 除武漢外全取消

    湖北大鬆綁城市落戶限制 除武漢外全取消

    湖北省省發改委近日印發《2021年全省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工作要點》,其中明確指出,將深度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取消除武漢市外全省其他地區落戶限制,進一步降低武漢市落戶門檻,實行省內戶口遷移一地辦結機制。據《工作要點》將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以城市存量農業轉移人口為重點,全面取消不合理落戶限制,實行基本條件准入制度,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全面融入城市。 此外,也將推動武漢市全面落實取消進城就業和居住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穩定就業生活的新生代農民工、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人口等重點群體落戶限制條件,改進積分落戶辦法,確保社會保險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根據人民網報導,在新政之下,湖北省將推動城鎮基本公共服務覆蓋非戶籍常住人口,完善以居住證為載體、與居住年限等相掛鉤的基本公共服務提供機制,擴大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學位供給,落實全國統一的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支持將實際居住的常住人口納入普惠性學前教育保障範圍。 同時也將完善異地就醫結算機制,基本實現異地就醫備案和門診費用跨省直接結算「跨省通辦」,加大商品房配建籌集公租房力道。

  • 暨南大學3青年蹲點有成效 獲國發會肯定

    暨南大學3青年蹲點有成效 獲國發會肯定

    國發會從全國374個青年團隊中,核定30處「青年培力工作站」,通過率只有8%,每案最高可補助300萬元;南投縣是唯一通過3處的縣市,而且都是暨南大學培育的青年領袖,包括就讀新興產業博士班陳巨凱、公共行政博士班王嘉勳、及畢業於東南亞學系人類學碩士班的吳宗澤。 暨大校長武東星指出,由於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USR推動中心也設於該校,讓暨大成為台灣推動地方創生與在地人才培育的重鎮。 在埔里經營「順騎自然」單車租賃的陳巨凱,與暨大通識中心R立方學堂合作,在埔里推出認識文化與歷史的單車小旅行,進而發現環境髒亂與友善路權問題,因此連續舉辦埔里無車日、環境日、生態城鎮園遊會、森林逐燈祭、嘉年華會、木生昆蟲博物館百周年等,累積鎮民的認同感。陳巨凱以近10年的經驗,提出埔里鎮的5個議題,分別為青年返鄉的自生能力與商業模式、空間與土地活化受限、不切實際的人口想像、地域品牌振興與世代觀念差異等。 穀笠合作社吳宗澤,提出「營造農村放伴圈」,希望培養以農村為主體的青年行動者,在各農村蹲點生活,同時引入交換的放伴(早期農忙時互相幫忙)機制,強化原有互助的社群支持系統,藉此打造移居的社會條件,吸引更多願意到農村的行動者,同時傳承農村文化。 仁愛鄉東岸部落產業促進發展協會、賽德克族的王嘉勳,921後在原鄉蹲點超過20年,透過特用作物苦茶、茶葉、咖啡的栽種,建立返鄉創業支持體系,建構在地青農組織循環合作經濟「溝通+共識+共同合作」機制。媒合外界專業師資,輔導返鄉及留鄉青年學習友善農耕技術,重新凝聚農村協力、互助發展意識,並融合地方產業特色文化,創意行銷型塑產業亮點,開發創新商業模式,協助青農降低產銷成本,從而創造青農脫貧契機,增加返鄉意願。 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指出,青年工作站是一個接納無論是U turn或是I turn支持與陪伴的平台,大學則扮演最有力的支持者,建立資源、研發、與創新的聯繫紐帶,期待這些青年工作站,能夠成為暨大學生的實習據點,培育下一代的青年領袖,讓地方更具有韌性,成為落地深耕、開枝茁壯、永續發展的新典範。

  • 冷靜期奏效 大陸Q1離婚數減逾7成

    冷靜期奏效 大陸Q1離婚數減逾7成

     大陸官方資料顯示,在經過持續多年上升之後,受到大陸近期開始實施離婚冷靜期制度與整體人口年齡結構等因素下,2020年離婚登記人數首次出現下降,尤其2021年第1季的離婚登記對數更是大減超過7成、僅29.6萬對。從各省份數據來看,今年第1季以四川、河南和廣東的離婚人數位居前3多。  大陸最新發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顯示,大陸整體男性比女性多3490萬人,大陸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付淩暉表示,這實際分佈在不同年齡,其中分布在20至40歲適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多出1752萬人,性別比為108.9。  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以「可婚人口性別比」進行說明,觀察到大陸的大城市可婚人口性別比有趨於女性化,也就是大齡未婚女性較多,而農村特別偏遠地區的可婚人口性別比,則有男性化趨勢。  但在大陸男女比例出現落差之餘,離婚數據近期也出現減緩。回顧去年第4季的單季離婚登記人數是106.3萬對,以今年第1季離婚登記人數僅29.6萬對的單季變化來看,減幅高達72.15%。  若以年度同期比較,由於2020年第1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數據不具可比性,因此跟2019年第1季的離婚登記人數104.8萬對比較的話,降幅也同樣超過7成來到71.76%。觀察今年大陸第1季離婚大數據,分區域來看有12個省的離婚登記人數超過1萬對,其中排名前10的省份分別是四川、河南、廣東、江蘇、山東、安徽、湖北、湖南、貴州和重慶。其中,四川以2萬3995對位居第1,河南以2萬2049對位居第2,常住人口第一大省廣東則以1萬9166對位居第3。  至於四川、河南為什麼今年第1季離婚人數較多?據第一財經引述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分析,這兩地在外務工人員多,有些夫妻已經長期分開,面對感情冷淡要離婚但工作期間不便請假,最後則是商量春節回家一起去辦理離婚手續。  董玉整也說,整體離婚人數下降有多方面原因,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離婚冷靜期制度的實施,讓原來一些衝動型離婚可能因此取消。例如在江蘇從今年1月1日在離婚程序中增加冷靜期後,截至4月15日有1萬303對申請離婚的夫妻宣告放棄。  從年齡結構上看,現在離婚的有不少是近幾年結婚的人,但近幾年結婚人數總量下降較快。近幾年結婚的人不少是上個世紀90年代出生的人,同時是大陸實行計畫生育政策、出生人口持續下降的時候,結婚總人數當然也在減少。  據了解,所謂離婚冷靜期制度,是雙方自願離婚的,應當簽訂書面離婚協議,共同到有管轄權的婚姻登記機關提出申請,並需要經過申請、受理、冷靜期、審查、登記(發證)等五個步驟。而在30天「冷靜期」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持相關證件材料,向受理離婚登記申請的婚姻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自離婚冷靜期屆滿後30天內,雙方未共同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  此外,婚姻登記機關將不再受理因脅迫結婚而請求撤銷的業務。大陸「民法典」規定,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的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 大陸人口300萬以下城市 開放落戶

    大陸人口300萬以下城市 開放落戶

     大陸國家發改委網站日前印發《2021年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提出,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政策,讓赴城市生活5年以上的民眾能落腳。  《重點任務》提出,有序開放大陸城市落戶限制,根據環境承載能力和經濟社會發展等依據,制定落戶條件,推動「進城就業生活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穩定就業生活的新生代農民工、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城人口」等重點人群便捷落戶,並實行積分落戶政策的城市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針對促進農業轉移人口有序融入城市,《重點任務》稱,為推動城鎮公共服務覆蓋未落戶常住人口,鼓勵城市擴大公立學校的招生量,優化事業編制調配、增加教師編制數量,並支持有條件地區將未落戶常住人口納入普惠性學前教育保障範圍。  對於地區發展不均的情況,《重點任務》要求,應增強中心城市對周邊地區輻射帶動能力,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增強城市群人口經濟承載能力,形成都市圈引領城市群、城市群帶動區域高質量發展的空間動力系統,並稱,在債務風險可控前提下,加大中央預算內投資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等財政性資金統籌支持力度,有序發行縣城新型城鎮化建設專項企業債券。  至於城市高房價的問題,《重點任務》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穩定地價、房價和預期,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並加快發展租賃市場,擴大租賃住房供給,完善長租房政策。以人口流入多、房價高的城市為重點,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著力解決困難群體和農業轉移人口、社會新鮮人等新市民住房問題。

  • 脫貧攻堅後 首要防止返貧

    脫貧攻堅後 首要防止返貧

     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日發布《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強調當今任務,是要防止農村人口返貧,現在的脫貧戶和一些邊緣戶有返貧的風險,在五年的過渡期將陸續實施30多項配套政策。此外,白皮書指出,大陸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013年的6079元(人民幣,下同)增長到2020年的12588元,年均增長11.6%;改革開放後,中國7.7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中國減貧人口占同期全球減貧人口70%以上。  振興鄉村 監測收入狀況  白皮書還指出,到2050年,中國將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鄉村全面振興。在發布記者會上,針對外國記者有關「如何防止農村人口返貧?」的提問,中央農辦副主任、國家鄉村振興局局長王正譜指出,未來將從5個方面著手防止農村人口再次返貧。一是建立長效機制。這個長效機制就是防止返貧的監測和幫扶機制。主要是監測收入狀況、「三保障」狀況、飲水安全狀況,這也是我們在脫貧攻堅主要解決的問題。監測有一個原則,就是「三早」:早發現、早干預、早幫扶。二是保持政策的連續和穩定。中央決定對脫貧縣設立5年的過渡期,在這5年當中,主要幫扶政策保持穩定並不斷完善,也就是要「扶上馬、送一程」。  易地搬遷 做好後續扶持  三是繼續做好易地搬遷後續扶持工作,有針對性做好產業幫扶、就業幫扶,加強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建設。四是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積累了非常重要的經驗,就是匯聚社會各方的力量集中攻堅。這些政策、措施還要繼續執行。五是繼續要求工作責任。在過渡期內,繼續堅持五級書記(從中央總書記、省委書記一路到村書記)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進一步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的責任。總的要求是,堅決守住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底線。  此外,大陸國家鄉村振興局副局長夏更生表示,貧困戶認定不是一次識別定終身。2014年啟動實施建檔,全大陸識別了2948萬貧困戶,8962萬貧困人口。從2015年8月到2016年6月進行了「回頭看」,對不符合條件的貧困戶予以清退,對符合條件的、最初沒有納入的予以納入。從2017年之後,每年進行動態調整。  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國新辦主任徐麟上午在記者會也強調,「中國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開發中國家,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縮小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仍然任重道遠」。

  • 陸邁入老齡化社會 林毅夫:產業升級 人口紅利還會持續

    陸邁入老齡化社會 林毅夫:產業升級 人口紅利還會持續

    針對大陸生育率崩跌、往老齡化社會發展,可能影響經濟成長,成為今年大陸人大、政協「兩會」上受關注議題。來自台灣的大陸全國政協常委、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表示,现在中国农村劳动力达到总劳动力的30%左右,而发达国家在农业上的劳动力一般低於5%,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制造业的空间,經濟發展的人口紅利還會持續下去。 據《澎湃新聞》報導,在今年大陸全國「兩會」上,人口紅利問題引發社會各界關注,林毅夫也由全國政協會議新聞中心安排了網路視頻採訪,他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人口老齡化代表人口增長速度比較慢,目前中國人口自然增長率達到0.3%,跟其他國家或跟我們過去相比是較低的。解決這一問題的一個方式,就是延長退休年齡。 林毅夫說,「在其他國家,退休年齡一般在65歲甚至70歲,但是在中國的退休年齡,男性是在60歲,女性是在55歲。」因此,中國可以用延長退休年齡來增加勞動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 林毅夫指出,從深層來講,更重要的是人口品質。提高人口品質就是要提升教育、培訓水準,讓勞動者有更高的素質,這是克服人口老齡化最重要的措施。 至於中國還有沒有人口紅利,林毅夫坦言,這在國內學界有一些爭論。過去說「人口紅利」,是指農村的剩餘勞動力轉移到製造業,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比農村的剩餘人口勞動生產率高,所以只要把這種勞動力重新配置,就會有紅利,這是人口紅利相當重要的一個來源。 林毅夫指出,當前中國農村勞動力占總勞動力的比重仍高於30%,發達國家在農業上的勞動力占比一般低於5%,像美國現在只剩下大概1%,也就是說中國還能把農村勞動力轉移到製造業來,這樣轉移,同樣的勞動力能夠創造的產值就在增加,這是一個紅利。 林毅夫還說,大陸可以不斷進行產業升級,從勞動力密集型轉移到資本密集型產業,再進一步轉移到技術密集型產業,從低附加值的製造業不斷往高附加值的製造業去轉移,這樣同樣有紅利。因此,中國產業升級的空間很大,利用不斷的產業升級,人口紅利就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 陸卸任部長鍾山、鄂竟平、韓長賦退居二線 履新全國政協

    陸卸任部長鍾山、鄂竟平、韓長賦退居二線 履新全國政協

    澎湃新聞網4日報導,多名剛剛卸任的大陸國務院部長在開幕前夕,履新全國政協新職。其中,前任商務部部長的鍾山擔任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前任水利部部長的鄂竟平擔任了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前任農業農村部部長的韓長賦擔任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 大陸央視網報導,政協第13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15次會議3日在京閉幕。會議經過表決,通過關於免去鄒曉東第13屆全國政協副祕書長職務的決定;增補鄧小清、劉永富、李玉賦、張敬安、歐青平、鍾山、鄂竟平、韓長賦為第13屆全國政協委員。 增補張敬安為提案委員會駐會副主任,鍾山、夏德仁、韓長賦為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永富為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歐青平為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駐會副主任,鄂竟平為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徐立全為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鄧小清為港澳台僑委員會駐會副主任,李玉賦為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陳因不再擔任提案委員會駐會副主任,尹宗華不再擔任港澳台僑委員會駐會副主任;通過關於免去郝遠同志第13屆全國政協常委職務,接受其請辭委員的決定。追認關於撤銷張金紅第13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的決定。

  • 城鎮化率達75% 農村轉移人口約2.2億

    城鎮化率達75% 農村轉移人口約2.2億

     大陸國家統計局2月28日公布「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20年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超過60%。「十四五」規劃中強調加快新型城鎮化,預計「十四五」期末城鎮化率約為65%左右,到2035年城鎮化率將達到73%~75%之間。以此推算,新增農村轉移人口約為1.9億至2.2億。  2020年大陸農民工總量2億8560萬人,比2019年下降1.8%。大陸國務院參事室參事、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特聘教授徐憲平表示,2019年農民工的人均年收入是4萬7544元(人民幣,下同),在全大陸居民5等分收入分組中,已經超過中間偏上收入組3萬9230元的水準,是農村居民收入的約3倍,是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潛在對象。  研究測算,每1個農民工帶1個配偶和子女在城鎮定居,大約能夠拉動消費支出4.4萬元、固定資產投資約5萬元。「十四五」期間聚焦進城10年以上的農民工,與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戶口制度的改革相呼應,開啟「一人進城、舉家定居」的模式,預測可以帶動隨遷家屬6400多萬人,提高城鎮化率4.6個百分點。  同時,農民工也是城市產業工人的主體,所占比重約70%。徐憲平表示,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是最大的內需,是暢通國內大循環的基點,有利於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啟動投資消費需求,提升產業工人生產技能、生產效率,穩定產業鏈、供應鏈。  徐憲平指出,目前進城的農民工有1.35億人,在同一城鎮居住10年以上的農民工有5200萬。他建議,以「存量帶增量」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減少農民才能富裕農民,富裕農民才能擴大內需。  為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徐憲平建議,加快租賃住房市場創新發展,鼓勵園區和企業建設農民工住房,透過城市舊城、老舊社區及城中村改造提供房源,以及政策支持農民工自購房需求。  他認為,還應採取綜合措施保障隨遷子女教育,對存量農民工規模大、跨省農民工比例高的農民工集聚城市,在土地指標、教師編制、掛鉤資金等方面予以重點支援。應加大力度補齊教育設施和學位供給短板,支持社會資本辦學和「公辦民營」辦學模式,建立以「本地居住年限+本地連續受教育年限」為依據的「學籍+常住地」報考制度。  徐憲平說,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戶籍制度改革的核心,是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只有城鎮常住人口與戶籍人口,以及城鄉居民之間實現了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大陸城鄉分割的戶籍制度才會終結。

  • 中國全面脫貧 下一步振興農村

    中國全面脫貧 下一步振興農村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5日表示,歷經8年,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他還說,要對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積極參與和支持脫貧攻堅的各界人士表達感謝。  大陸涉台人士透露,習近平之所以會感謝台灣民眾,除了不少台商向貧困區捐助不少物資與善款,在福建廈門市海滄區擔任社區主任助理的台青,不少人都至寧夏、甘肅幫助扶貧工作。  建黨百周年重要任務  大陸「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習近平發表重要話稱,2012年年底,中共十八大召開後不久,拉開了新時代脫貧攻堅的序幕。8年來,黨中央把脫貧攻堅作為治國理政的重要任務。今年正值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時刻,完成全面脫貧。  習近平表示,中共十八大以來,平均每年1000多萬人脫貧,相當於一個中等國家的人口脫貧。貧困人口收入水平顯著提高,全部實現「兩不愁三保障」,脫貧群眾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飲水安全也都有保障。他強調,貧困地區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通信難、上學難、就醫難等問題得到解決。  8年投入1.6兆人民幣  習近平強調,8年來,中央、省、市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累計投入近1.6兆元(人民幣,下同),其中中央財政累計投入6601億元。打響脫貧攻堅戰以來,土地增減掛指標跨省域調劑和省域內流轉資金4400多億元,扶貧小額信貸累計發放7100多億元,扶貧再貸款累計發放6688億元,金融精準扶貧貸款發放9.2兆元,東部9省市共向扶貧協作地區投入財政援助和社會幫扶資金1005億多元,東部地區企業赴扶貧協作地區累計1兆多元等。  全面脫貧是大陸兩個一百年(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與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百年)的第一個百年目標之一。大陸在農村消除絕對貧困後,下一步是要振興農村,成立於1986年5月16日的「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功成身退。25日16時,「國家鄉村振興局」招牌在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正式掛出。  扶貧辦改組成振興局  大陸「國家鄉村振興局」由「國務院扶貧辦」改組而來,為國務院直屬機構。新機構的人員編制、內設機構及行政關係,與國務院扶貧辦基本一致。國家鄉村振興局將成農業農村部代管的國家局,行政級別為副部級不變。  5年過渡扶上馬送一程  今年大陸中央一號文件指出,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完成後,對擺脫貧困的縣,從脫貧之日起設5年過渡期,做到「扶上馬送一程」。  中共中央農辦主任、大陸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解讀中央一號文件稱,要把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擺在首要位置,守住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底線。脫貧地區、脫貧群眾雖然已經實現脫貧,但發展基礎和自我發展能力仍然不強,鞏固成果防止返貧任務仍然很重。

  • 習近平宣告: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

    習近平宣告: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

    中國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今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稱,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時刻,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這是中國人民的偉大光榮,是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光榮!

  • 編‧輯‧室‧報‧告-大陸農村消費市場受重視

     大陸中共中央21日發布了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內容依例與「三農」工作有關,不過在強調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之餘,大陸專家指出,值得關注的是,文件特別強調農村消費的重要性,這意味著有著6億人口、龐大基數的農村消費市場,首度被擺上大陸擴大內需的重要位置。  這份文件提到,要全面促進農村消費,並且要加快完善物流體系,深入推進電子商務進入農村和農產品出村進城,推動城鄉生產與消費有效對接,以及促進農村居民耐用消費品新換等。再對照2020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內容,2021年的工作八大重點中,最受關注的無疑是「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以及堅持擴大內需」兩大項,做法包括「注意有序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費購買的規定,充分挖掘縣鄉消費潛力。」  疫情衝擊之下,2020年第四季大陸GDP增長達到6.5%,高於市場預期,也將GDP年增推升至2.3%。分析指出,這當然是大陸成功遏制新冠疫情、重振企業活力的證明,但側重於恢復工廠生產和防止中小企業破產,對消費者的直接支持卻相對較少,在2020年收入增速嚴重放緩、消費大幅下降之際,當年全中國消費也出現近40年首次負增長,與工業表現迥異。  與此同時,路透引述多項數據顯示,大陸仍是外商投資的優選地,主要原因在於供應鏈穩定程度。根據畢馬威中國發表於2021年初的報告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陸很多行業的產業鏈受到衝擊,讓企業重新思考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的重要性,這成為企業全球佈局的重要考慮因素之一。  最明顯例子是,大陸今年春節鼓勵「就地過年」,以大陸蘋果供應鏈為例,富士康、立訊、和碩等業者均在春節假期前祭出各類獎金與優惠措施留人,業者表示,發錢留人除了配合官方政策,也為滿足產能緊張、急需工人的實際需求。無形之中,大陸已順勢強化供應鏈的穩定性。  大陸「兩會」下月登場,目前傳出官方仍可能維持不設GDP成長目標,主要原因除了弱化唯GDP至上的舊制,還在於透過綜合指標實現穩定成長才是主要思維。以外資及大陸專家的分析來看,疫後大陸經濟要走出緩步復甦,內需市場是關鍵,刺激消費也將是今年中國經濟重點政策。  依照大陸國家統計局2019年數據,全大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逾人民幣41兆,城鎮消費約人民幣35兆,鄉村消費零售額僅人民幣6兆,可以說,占大陸四成的鄉村人口的消費品零售額,不到城鎮的五分之一,農村的人口規模消費比重遠遠低於城鎮人口,雖難以農村消費想像這塊餅有多大,但以政策力量提振農村收入並激發農村消費力,勢必成為重中之重。

  • 城市剩女配農村剩男 專家見解惹議

    城市剩女配農村剩男 專家見解惹議

     大陸女性自主意識逐漸抬頭,許多立基於傳統男尊女卑意識的言論,在大陸開始會引發不少批評。最近的例子是,由於新房、新車與聘金等「三大件」往往在大陸辦場婚禮就要上百萬人民幣,導致不少農村大齡男子「結婚難」。為改善相關問題,有大陸專家建議,城市「剩女」多、農村「剩男」多,應縮小城鄉差距,讓城市女青年不把農村視為畏途。但也引來不少反方意見,例如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則認為,「剩男剩女」問題與城鄉差異關係不大,不能簡單透過兩兩匹配解決問題。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更認為,農村男青年結婚難問題,背後有著深刻的社會與經濟原因,不解決這些深層問題,例如單單靠禁止收天價聘金很難有實際成效,聘金更可能走到幕後甚至變本加厲。  近年大陸農村「剩男」成為社會現象備受關注。截至目前大陸單身成年人口超過2.4億人,有超過5800萬人選擇獨身生活。單身人口既包括「剩男」也包括「剩女」。目前對「剩男」、「剩女」雖沒有明確定義,但在網路上有較一致的認知,將27歲以上的未婚女性視為「剩女」,30歲以上的未婚男性成為「剩男」,自願或被迫過著單身生活,對傳統社會及家庭結構造成變化。  對此,山西省智庫發展協會副秘書長吳修明表示,「從長遠看,縮小城鄉差距、地區差距才是治本之策。」他表示,城市「剩女」多,農村「剩男」多,應結合鄉村振興工作,發展農村產業經濟來促進農民增收,進而縮小城鄉差距、促進城鄉人口雙向流動,讓城市女青年不把農村視為畏途。據《中國青年報》引述吳修明說,地方政府也可採取適當措施,例如將農村「剩男」進行技能培訓,「輸出」到女性集中的行業和地區,並也可組織跨區域的鵲橋相會等聯誼活動。  但針對「城鄉輸出入」建議,呂德文認為「剩男、剩女」背後是兩個問題,單身原因的性質不一樣,因此不能簡單的兩者作匹配。他更指出城市「剩女」情形,大多是對婚姻觀念變化的表現,並不把婚姻當成唯一選擇,引導城市「剩女」往農村去的說法有點想像過多。大陸輿論也強調,婚戀不是進城配對,城市未婚女性更多和農村剩男多兩者並無直接關聯。

  • 【史話】專欄:龍城飛》從《難忘歲月》看解放後東北農村 一個女農民的生命歷程(二)

    【史話】專欄:龍城飛》從《難忘歲月》看解放後東北農村 一個女農民的生命歷程(二)

    在大躍進前,梁書香的哥哥們已經經過考試離開農村,在城市生活。農村人口獲取糧食的問題主要源於黨中央從農村徵購糧食分配給城市居民,一旦一個人得以進入城市生活,在大躍進期間也不會平白地餓死。這樣的情形非常重要,家庭在最困難的時候扮演人們得以生存下去根本的力量,梁書香因為有哥哥在城市,全力照顧父母和家人,全家幾乎可以走過災難,而許多階級正確的貧下中農反而因為沒有外援而餓死。梁書香回顧三年飢荒,說:「當時農村為吃的分家成普遍現象,婆媳分,父子分,哥倆分,兩口子分。這場大饑荒,孩子不如大人耐磨,老人不如年輕人耐磨,男人不如女人耐磨。三年飢荒中,農村因飢餓而死的大都是孩子、老人和男人。」 \t在這段過程中,有一件事非常關鍵,就是農村戶口的無法移動。梁書香說:「在改革開放以前,城市農村被一個戶口制度嚴密隔成兩個世界,農村想靠自己到城裡找份工作,哪怕是掏大糞,卻門都沒有,他們的出路,除了讀書考學,就是參軍服兵役。大部分農村青年想尋求一個好的出路就指望服兵役。每年到了徵兵期,村里再也不用召開服兵役動員大會,農村青年現在頭削尖要求去當兵,而且希望去了不再回來。但能去當兵的必須是社會關係清白的貧下中農子弟,四類子弟乾看白想。」中國農村到1955年6月,中共開始建立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將城市農村隔開,農民成為附著土地的「農奴」,再也不准離開農村。 \t1967年1月,臘月二十九,此時,文化大革命已經開始,往常這個時候,家家戶戶都在請家譜貼對子掛紅燈準備熱熱火火過大年,可是那天梁書香描述:「全大隊的四類分子正被集中在一起,戴著各種形狀的高帽子遊大街,父親當然也在這個行列裡。四十多個四類,四十多頂紙糊的高帽子形成一片高帽子林,花花綠綠顫抖在嚴冬尖溜溜的寒風裡,倒也煞是好看,高帽子兩旁是掛敲鑼打鼓押著他們遊街的紅衛兵,再兩旁就是密密麻麻圍觀的人群。鑼鼓聲、口號聲夾雜著看熱鬧人群不停的笑聲,把個節日前的小村弄得不倫不類,既像開來了當年打土豪分田地的農友隊伍,又像來了伙雜耍班子在耍把戲。大人們表情複雜,孩子們則拍著手又跳又笑。黑牌敲鑼示眾,似乎成了鄉村娛樂。」 \t1967年秋收前,為配合「抓革命促生產」,梁書香描述:「和我村只一山之隔的鄰公社的革命組織搞了游鬥四類分子和殘渣餘孽的活動。可能覺得像以往那樣只遊遊街打幾拳踢幾腳不過癮,不夠刺激,這個公社的造反組織頭頭就翻新了花樣,把全公社的『類』們都集中到公社中心的集市上游鬥。只見人稱秋老虎的毒日下,全公社的四類分子和殘渣餘孽們被站成一個圈圈,兩人一組互相對打,要使勁打,誰不使勁,革命組織就修理誰。結果,互相對打的人打來打去都打上了仇,一個比一個出手狠,不一會兒都鼻青臉腫,口鼻淌血,年歲大的體質弱的都倒在地爬不起來了。再看看逼著四類們互相格鬥的幾個造反派,站在一邊竟看得眉開眼笑,樂不可支。」 \t1968年秋,全國在最高指示下,城裡人口下放,知識青年下鄉。對梁書香家來說,新的災難是在知青來了之後,他們鬧革命的第一步也是從鼓搗四類分子開始。知青們先在生產組組織了幾次批鬥會,把他們在學校在社會上鬥爭當權派和牛鬼蛇神的看家法寶都使了出來。梁書香說:「每次批鬥會都是二對一地把四類噴氣機的按頭扭胳膊,然後旋風一般捲上台,捲上台還要把胳膊用力地往上擰,痛得四類們嗷嗷叫。下洼子生產隊的群眾大部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凶猛激烈的場面,……幾個沒心沒肺的小青年看著覺得很新鮮,很刺激,以後他們很快也加入知青一伙,也玩起貓戲耗子的折磨四類的遊戲。」 \t城裡來的知青還將城市已經強制推行的侵入人們日常生活之中的政治文化推向農村。在他們村,知青帶來的「新花樣」是社員上下工都要在毛主席像前繁瑣地請示匯報,跳忠字舞。四類分子只能在毛主席像前「請罪」,規定「請罪」時,必須一躬到底,頭要低於屁股,還要背長長的「請罪詞」,如「我是地主分子某某,我有罪,我罪該萬死,向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偉大導師毛主席請罪,向林副統帥請罪,向工人階級請罪,向貧下中農請罪。」如有一人背錯,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其餘人都要重新「請罪」。還規定從生產隊回家的路上也要大聲背誦請罪詞。每天,幾個四類分子就這樣白天請,隊裡請,路上請。 \t1969年5月,文化大革命的氣焰降溫,4月份,支左部隊撤走,青年的革命熱情一落千丈,從此再也看不見青年組織政治學習,再不見他們眼睛盯著四類,四類們當然也不用一天數次請罪了。青年們開始怠工、曠工、大忙季節頻繁地回城,生產隊倒也不指望他們幹什麼,甚至希望他們回去後就不要再回來。對生產隊來說,青年們的到來是個沉重的包袱。(待續)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 5天增234例!新冠在河北農村隱匿傳播 曝大陸防疫最薄弱環節

    5天增234例!新冠在河北農村隱匿傳播 曝大陸防疫最薄弱環節

    河北省成為這波新冠疫情的重災區,新年伊始,短短5天內就新增了234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石家莊市藁城區增村鎮小果莊村成為全大陸唯一的高風險地區。專家認為,大陸農村地區,成為新冠疫情防控的最薄弱環節。在即將來到的春節假期的人口大遷徙中,大陸各地農村也將面臨自武漢疫情後的最嚴峻考驗。 據河北省衛健委統計:1月2日,河北,新增1例確診病例;1月3日,河北,新增4例確診,13位無症狀感染者;1月4日,河北,新增14例確診,30位無症狀感染者;1月5日,河北,新增20例確診,43位無症狀感染者;1月6日,河北,新增51例本土確診,69位無症狀感染者。 短短5天內,河北省新增了234例新冠病毒感染者(除去部分無症狀轉歸確診病例)而去年新冠疫情在中國大陸各地大規模擴散時,河北省一年才不過339個本地確診病例。河北省234例感染者勾勒出的地理範圍之大,一時間,令人驚慌。 官方公佈的病例行動軌跡可以窺見一二,確診病例的軌跡從1110萬人口的石家莊市擴大到739萬人口的邢台市,石家莊市又處於中國鐵路交通主幹線上,連接著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陝西。確診病例遍布大型場所:醫院、商場、集市、酒店等等。 病例的活動聚集時間與發病時間相隔較長,足以說明此次疫情隱匿傳播時間之長,溯源難度加大,讓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在內的一些專家直言,「這不是多點散發,這是多點爆發的疫情」。 據《八點健聞》報導,從去年初的武漢,去年中的北京新發地,以及秋冬以來爆發的幾次地方性疫情,城市一直是疫情的中心。而農村,因為相對稀疏的人口密度,以及與外部世界不算頻密的接觸,曾一度得以幸免。 但這次河北省疫情的爆發,打破了此前的幻象。農村已經成為新冠病毒一個可能的突破口,和防疫的薄弱環節。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在去年12月的一次會議上曾說,疫情防控最大的挑戰是如何第一時間發現病例,而早期病例若無症狀或者症狀輕微,自我購藥或到私人診所,未能及時發現,疫情可能會很快擴散。 而這恰恰是農村疫情防控中最不利的因素:一來對於農村的村民而言,有頭疼腦熱時,常規的選擇不是去醫院,而是自行服藥,或者就近到鄉村衛生院、衛生室和診所,找鄉村醫生診治。二來農村的診所和醫療機構,具備新冠診斷和識別能力的極少。 陝西省山陽縣衛生健康局副局長徐毓才觀察,村民尤其是老年村民不習慣到大醫院去看病,他們認為冬天的感冒咳嗽都是小問題,習慣到鄉村衛生室和診所就診。而另一方面,這些基層醫療機構的自然條件有限,鄉村醫生的防控意識也參差不齊,容易產生防控漏洞。 徐毓才指出關鍵點,「通常一兩天不見效,就不應該繼續打點滴了。」他說,農村診所醫生偏愛給病人打點滴治療(與收入相關),而在診所打點滴時,個人防護很難做好。於是,當病毒達到鄉村,鄉村衛生室和診所反而成了一個病毒的中轉站,更多的交叉感染在這裡出現,加速了疫情的擴散。 因此,自農村而始的疫情容易「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就如同本次河北疫情一樣,當被發現時,直接越過了疫情的早期階段,進入多點爆發階段。 眼下春節假期將至,大陸農村地區將迎來一次大規模的人口流動,更容易引起疫情爆發。到那時,中國大陸的疫情防控,將迎來自武漢疫情後最為嚴峻的考驗。

  • 乾旱受惠 新港麻油品質勝往年

    乾旱受惠 新港麻油品質勝往年

     嘉義縣新港鄉板頭村南笨港雜糧生產合作社近年致力種植台灣芝麻,面積約6公頃,今年透南風麻油組榮獲農村好物,未來有機會在百貨公司上架。目前合作社的台灣芝麻已經收成完畢,因遇乾旱,品質超越以往。  過去北港溪畔遍植芝麻,板頭村西南邊有許多油廠,每逢南風吹來,村內彌漫著純正台灣麻油香味,後來開放外國芝麻進口,因低價攻占市場加上勞動力老化,漸漸不再聞到純正麻油香。現任合作社理事主席謝東哲2018年即邀請好友共同成立合作社,讓麻油再次飄香。  透南風合作社的麻油組今年獲農委會水土保持局「2020農村好物」,高品質的芝麻製品得到不少民眾青睞。謝東哲指出,芝麻從收割、綑束、敲打果莢、篩濾雜質都需要人工,由於農村人口老化,願意投入的人力更少了,目前合作社共種有6公頃左右的芝麻,但仍不夠製作成商品,因此,部分向台南西港農民高價收購。  謝東哲指出,水稻、甘藷以及馬鈴薯為本地主要農產糧食作物,花生、芝麻則是較傳統又富有高經濟價值的作物,卻少人推廣,合作社因應政府農業政策,鼓勵農產品走向高品質高單價契作,並彙整在地農特產品推廣與行銷。

  • 中國歷史上首次百姓皆得溫飽

    中國歷史上首次百姓皆得溫飽

     大陸宣布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人口較少民族全部實現整族脫貧,中共列為「三大攻堅戰」之一的精準脫貧攻堅戰收官在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倒數時刻,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所有人都能溫飽,兒童能接受教育。大陸脫貧成果受到包括西方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肯定,就連一向反華的澳洲總理莫里森都直言,「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一樣,讓這麼多人脫貧」。  大陸經過30多年的扶貧開發,7年的精準扶貧成績斐然。從貧困人口來看,回顧剛開啟改革開放的1978年,大陸有2.5億的貧困人口;2011年大幅提高貧困標準後(接近世界銀行的國際貧困標準線),還有近1億的貧困人口。根據統計,大陸連續7年每年減貧人口都在1000萬人以上,至2019年年底貧困人口已降至551萬人。從貧困縣數量來看,大陸於2014年公布832個貧困縣名單。從2016年開始,貧困縣逐年脫貧,至今年11月23日,最後52個縣全部脫貧。  大陸完成全國交通基礎工程建設後,開始幫助農民擺脫貧困,加快農村建設,改善農村人居環境。近些年推行的「美麗鄉村建設」已有顯著成績。今年9月,農業農村部舉辦2020年中國美麗休閒鄉村旅遊精品景點線路推介活動,現場推介246個2020年中國美麗休閒鄉村。歷年來,農業農村部累計推介了1216個的中國美麗休閒鄉村,官方所用的產業引領、生態宜居、風貌美麗、人文和諧、業新民富這些辭彙,並不誇張。一個很好的例證,便是YouTube上反映農村田園生活的大量影片,李子柒、滇西小哥、華農兄弟等都成為走紅國際的知名YouTuber。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高速發展,大陸的城市基建水準、經濟景氣程度實現質的飛躍,成效有目共睹。但伴隨城鎮化建設的迅速推進,大陸2019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超過60%,農村人口持續減少,導致農業勞動力下降、農村發展後勁不足等問題出現,也是不爭的事實。城鎮和鄉村在教育、醫療等重要民生問題上的差距之大,更不容忽視。今年新冠疫情的衝擊,也加重了大陸農村外出務工人員的就業壓力,同時,部分已脫貧人口依賴政策性收入、自我發展能力相對薄弱,很可能「重返貧困」,大陸如期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難度增加。  有消息指,大陸官方可能將公開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時間推遲至明年,無論今年或明年,在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陷入負成長的當下,大陸都將提前完成「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消除極端貧困的任務,更標誌著中華民族歷史上首次徹底擺脫絕對貧困、實現全面小康,這對兩岸乃至全球華人而言都是一件大事。我們應樂見對岸這一歷史性成果並給予祝福。  大陸主管農業副總理胡春華日前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署名文章,主題落在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這是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以來,首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在黨報聚焦「三農」問題(農業、農村、農民問題),可見大陸將加速推進脫貧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實現「三農」政策方向轉軌。  胡春華文章指出,接下來要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推動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等全面振興;接續推動脫貧地區鄉村全面振興,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群眾生活改善,讓脫貧群眾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逐步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大陸處理「三農」問題的政策連貫性、靈活性及針對性由此可見一斑。  台灣農業現代化水平領先大陸,精緻農業更是聲名遠播。近年來大陸農業發展快速,網路上向台灣農業取經的文章不勝枚舉。大陸農村擁有巨大發展潛力,可成為台商台企發展農業技術合作、拓展新商機的廣闊市場。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今天,兩岸業界應共同探索恢復交流的可能,亦不妨多到大陸農村走一走、看一看,感受農村的真實變化,尋找未來合作空間。

  • 性別失衡 社會男題連環爆

    性別失衡 社會男題連環爆

     大陸媒體早在公布第五次人口普查(2000年)資料時就警告:「到2020年我國將出現3000萬(男性)光棍大軍,且尤以農村最為嚴重。」這支龐大的男性光棍大軍湧現後,人口拐賣、買賣婚姻、家庭暴力、農村早婚惡化、冥婚習俗復燃等一連串後遺症也隨之而來,婦幼人身安全、權益保障的問題也應該提到檯面上討論。  11月,山東的法院重審了方洋洋案,有智力障礙的女性方洋洋因遲遲未育被丈夫一家虐待至死,死後屍體還被安排冥婚。也是11月,河北魏縣精神康復醫院的一名女性患者「小雨」(化名)因醫院男護工郭某性侵被查出懷孕。3月,雲南昭通市15歲的殘疾少女被人持刀脅迫賣淫,不從,從五樓跳下受傷。  計畫生育下的後遺症  2019年,廣東茂名信宜市12歲殘障少女被性侵,且一年內兩度被發現懷孕,警方調查發現多名男子涉及性侵,其中包括一位82歲的老年男性。2016年,甘肅兩名精神殘疾的婦女被謀殺,殺害者的目的是為了出售她們的屍體用於冥婚。  連續爆發的婦幼被虐、被害事件,是單個社會事件,或是重大社會問題的冰山一角?「澎湃新聞」指出,這些事件本質是極具典型性和系統性的現代社會問題:性別篩選和計畫生育深刻地改寫了人口結構,造成男多女少的性別失衡;同時,城鄉二元和不斷拉大的貧富差距中,農村最底層的男性在層級梯隊序列中被排擠出婚姻市場。  換言之,3千萬名找不到老婆的男光棍是這些社會慘案的原爆點。  女性成為發洩工具  根據大陸媒體的深入報導,「小雨」生活在河北魏縣,當地適婚男女性別比高達159:100,男人比女人多出一萬一千餘人,自然形成人肉市場,小雨的母親就是被拐賣到魏縣;小雨從小就被賣掉,結過兩次結婚(都是買賣婚姻),又因不孕最終被送入精神病院,遭到性侵並懷孕。  至於涉嫌性侵的郭某和小雨的丈夫都是3千萬光棍大軍的一員,兩人老家相隔二十華里,郭某31歲還打著光棍,小雨丈夫22歲因為娶小雨負債20多萬人民幣,必須外出打工。  從社會學的分析,人口結構的「男多女少」,加上擇偶條件的「男高女低」,女性比男性更可能通過婚姻的方式從農村流動到城市,留在農村的男性則越來越難找到老婆。  在這種情況下,非主流的婚姻模式就成為農村光棍解決性需求和傳宗接代的另類選擇。大陸許多田野調查已經發現入贅、招贅婚姻、買婚以及收繼婚(弟收兄妻的轉婚)現象普遍存在。而男性婚姻遭擠壓的另一個後果就是女性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女性面對的失蹤、拐賣和暴力的風險上升,巫山童養媳馬泮豔就是大陸民眾熟知的典型案例。

  • 農地工廠納管慢2/「辦公室裡作業」 立委批規定與現實有落差

    農地工廠納管慢2/「辦公室裡作業」 立委批規定與現實有落差

    遭前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指使用「萊牛」的「皇家傳承年肉麵」連續遭檢舉,指控該店在新北市新莊生產冷凍料理包的廚房是未登記的地下工廠。事實上,政府修訂《工廠管理輔導法》,規定在2016年5月20日以前就已設立的地下工廠,符合相關規定的可以申請登記,但之後的新設地下工廠就須強力斷水斷電;環保團體認為篩選原本的地下工廠予以納管有其正面效果,但也批評,政府對於在此之後的新設違法工廠遲遲未有處置,喪失了《工輔法》原本的精神。 「我們是配合政策,努力取得合法,絕不是所謂的就地合法」,「高雄田園工廠創新協會」理事長李榮坤說,成為特登工廠需經過15個不同政府單位的審查,需要投入資源進行各項改善工程;以他自己為例,工廠製造各類紙箱成品,屬於低汙染事業,但為符合包括消防、綠化及建築建蔽率的規定,至少就花了新台幣五百萬元。李榮坤說,台灣的經濟不只是憑籍工業區裡的大工廠,像他這樣的小工廠們就像是小石頭,「但做土窯不僅需要大石頭,也需要小石頭,大工廠的產值有八成是靠外面的工廠OEM製造。」 立委蘇治芬表示,政府投入大量資源要振興經濟,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更編列了數百億元的預算幫助產業,而這些在農村的低污染工廠也是政府應該輔導的對象。她指出,台灣許多位在農村的工廠是台灣產業鍊中重要的一環,也多是與農村深度結合的傳統產業,符合輔導條件的工廠在農地存在多年,不僅不會傷害到農地,也能為當地注入經濟活力,並提供農村更多的就業機會,解決人口外移的問題。 「工廠有意願要被管,但政府卻不接受,不納管違章工廠,後續要怎麼處理?強制拆除還是遷廠?有經費、地點還是經費嗎?」「嘉義縣特定工廠發展協會」理事長陳瑞霖說,有許多農地工廠請登記納管,卻因為所在地被劃為「農業群聚區」而無法申請,不僅如此,遭到退件後還立刻還環保、水利、水土保持、消防、建築、地政及都市計劃等單位調查,出現「自首有罪」「抓不到沒事」的怪現象。 該會總幹事鄭翔元也指出,許多座落在農村的工廠已存在二、三十年,與附近的農業聚落相安無事,更有不少是加工農產品、出售農業機具或是雇用農村人力,早與農村緊密結合,因為被認定處在農業群聚區段就無法納管,並不合理。 立委蔡易餘指出,《工輔法》立法的時候並未限制工廠座落的位置,而是以「是否造成污染」做為納管與否的篩選條件,但農委會卻在未與地方溝通的情況下,就以實行細則裡設定「農業產業群聚」的區段限制,匡列了不得適用《工輔法》的地理範圍,造成一樣是工廠、同樣屬於低污染產業,但卻有些人因為地段不同就被排除,導致莫名其妙的不平等,招致廣大的民怨,應該要重新檢討相關的規定。 對於「農業產業群聚」的不合理,蔡易餘舉例說,嘉義布袋與東石部分地段,因為地層下降與地壤鹽化,已經被判定為不適合農業耕作的地區,卻也被劃進「農業產業群聚」;蔡易餘直言,「有夠奇怪的,這就是單靠在辦公室裡作業,卻沒有到現場做地調與現勘所造成的結果。」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佳昇指出,目前經濟部對於國內7500家臨時登記工廠依《工輔法》輔導納管的進度,並不對外公布,只能從側面了解,大約進行到五至六成;他說,《工輔法》排除對環境傷害的污染產業,除了有幾項過去因時空背景未被列入污染源的項目需要重新檢討外,是一種亡羊補牢的正面措施,但在輔導符合《工輔法》規定的工廠合法化的同時,政府也應該積極處理在2016年5月20日之後才設立的非法地下工廠,否則就喪失推動《工輔法》的意義。 更多 CTWANT 報導

  • 中國奇蹟 5年來5千萬人脫貧

    中國奇蹟 5年來5千萬人脫貧

     大陸在「十三五」期間,實施貫徹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從2015年到2019年,全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從5575萬人減少到551萬人,貧困發生率從5.7%降至0.6%,脫貧攻堅取得成就,創造了人類反貧困史上的中國奇蹟,精準扶貧理念被寫入聯合國大會文件。  《人民日報》28日發表評論員文章指出,「十三五」期間,大陸民生工作不斷加強,以民生事業的「升級版」不斷增進人民群眾的「獲得感」。這5年,城鄉居民生活質量顯著改善,2019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30733元,比2015年增長約40%;城鄉居民生活水準差距大幅縮小,形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降至28.2%,居民衣食住行達到更高水準。  新增就業超6000萬人  報導指稱,這5年,多層次、多樣化公共服務體系已實現居民全覆蓋,就業更加充分,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累計超過6000萬人,世界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進一步織密紮牢,教育現代化總體發展水準邁進世界中上行列,醫療衛生服務水準持續改善。  「十三五」期間,大陸超過5000萬農村貧困人口擺脫絕對貧困。今年4月,雲南正式宣告拉祜族等9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族脫貧。當前,大陸對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全大陸貧困人口建檔立卡數據顯示,貧困人口人均純收入由2016年的4124元增加到2019年的9057元,年均增幅30%。貧困地區特色產業不斷壯大,產業扶貧、電商扶貧、光伏扶貧、旅遊扶貧等較快發展,貧困戶就業增收渠道明顯增多。  實現基本醫保等保障  5年來,貧困人口自主脫貧能力穩步提高,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90%以上得到了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支持,三分之二以上主要靠外出務工和產業脫貧,工資性收入和生產經營性收入占比上升,轉移性收入占比逐年下降,增收可持續性穩步增強。  全大陸具備條件的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貧困地區群眾「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的夢想成現實;村村都有衛生室和村醫,貧困人口基本實現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保障,因病致貧返貧人口大減。10.8萬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辦學條件改善;易地扶貧搬遷近1000萬貧困群眾,貧困地區群眾出行難、用電難、上學難、看病難、通信難等長期沒有解決的老大難問題普遍解決,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了保障,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明顯加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