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農民定價的搜尋結果,共09

  • 暖化讓玉米往北生長

    暖化讓玉米往北生長

     氣候暖化雖對全球環境造成嚴重衝擊,卻也意外讓加拿大玉米田耕種面積向北擴增。 \n ■Agricultural and weather researchers say warming is having a demonstrable effect on Canadian farming. \n 加拿大北亞伯達省一年當中有多數時間都處在嚴寒氣候。沿著前往拉克里特(La Crete)的高速公路兩旁,隨處可看見警告麋鹿出沒的警告標語。過去農民多在此種植小麥、油菜與大麥等。由於夏季太過短暫,卓傑(Dicky Driedger)經常嘲笑他的妻子在此種植玉米是浪費時間。 \n 沒想到,事隔幾年,卓傑如今也成為專種玉米的農民之一。當地許多農民甚至砍掉森林,只為擴大玉米田的面積。氣候逐漸暖化,使得加拿大玉米田的耕種面積能向北方推進,目前在拉克里特附近一英畝土地,售價已是10年前的近5倍。 \n 溫度影響作物生長 \n 農業與氣候專家指稱,氣候暖化症對加拿大農業帶來重大影響。地球觀測組織全球農業監測計畫負責人賈維斯(Ian Jarvis)指出,「我們現在看到許多作物生長在過去從未種植的地區」。 \n 位於亞伯達省的萊斯布里奇大學研究團隊曾在2015年預估,亞省每年的種植季節已延長兩到5周,至於平均年溫也比1950年高出華氏2到5.5度。 \n 以拉克里特為例,受氣候變遷影響,附近氣溫已比1950年高了華氏3.6度,影響所及,作物種植季節則比過去多出兩周。 \n 56歲的卓傑說,溫度升高幾度雖然對小麥或油菜差別不大,不過對種植玉米的農民而言,卻有極大的意義。 \n 除了玉米外,黃豆種植面積也拜暖化之賜擴大。根據加拿大政府資料顯示,該國玉米田面積在過去十年已增加兩成,至於黃豆田也增加近1倍。多倫多投資公司Area One Farms執行長福克納(Joelle Faulkner)表示,他現在正在尋找過去無法種植,但如今卻終能種植黃豆的地區。 \n 儘管目前還難以準確預測氣候變遷對地球將造成何種影響,不過商界已嘗試為此定價。農業在這些產業當中位於第一線,因為氣候暖化改變農民種植的作物,並影響產能與土地的價值。 \n 地球過熱 反而不利作物 \n 農業巨擘拜耳、嘉吉、陶氏杜邦與邦吉現今正積極研發更耐寒的作物、計劃新的流通網路與提高農民新的技術等。生產Pioneer品牌種子的陶氏杜邦表示,科學家正研發生長時間較短與在乾燥氣候下能存活的作物。它還針對農民促銷氣象預測服務,協助他們能準確預測風暴與企後造成的作物病害。 \n 杜邦提到,除了水源的供應,「對我們產業與我們世界而言,沒有任何挑戰比氣候變遷來的更重要」。 \n 根據Nature Climate Change期刊在2018年發布的一分研究顯示,氣候暖化已讓適合葡萄生長的地區面積擴大。這可能需要在法國的葡萄園,可轉換較耐熱的品種在希臘生長。 \n 另外《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日前發布的報告也提到,氣候溫暖讓美國玉米收成大幅增加,使得玉米帶種植區的收成率自1981年來已增逾4分之1。 \n 不過專家也警告,若地球溫度再度升高,當前的收成增加恐怕將難以持續。整體而言,氣候變遷帶來的高溫、乾旱與土地侵蝕,反而對農業收成造成不利影響。

  • 鳥嘴潭低價徵地 地主難接受

    鳥嘴潭低價徵地 地主難接受

     經濟部中區水資源局11日在草屯鎮北勢里活動中心舉行「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取得協議價購會議」,首日2場次土地權益人都普遍認為協議價購價格偏低,而有微詞;縣議員簡賜勝也認為,回饋機制亦應再提高,否則地方及農民都將是最大輸家,協議價購會議等於白開。 \n 估價公正性遭質疑 \n 水資局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取得協議價購會議,自11日起至15日將連開9場;首日有縣議員簡賜勝到場力挺民眾,他質疑不動產估價公司對價格評估客觀與公正性,造成估價偏低,要求水資局應接受農民意見,再提高徵收議價空間,否則只是相關單位說了算,怎能談得上是「協議價購」? \n 會議現場因民眾到場踴躍,且對訂出的徵收價格普遍不滿,警方擔心出現脫序行為,草屯警分局長婁自強特率大批警力到場維護秩序,過程雖略有小爭議及出現民眾情緒高昂、激動的場面,但在警方嚴密戒護下仍圓滿收場。 \n 編2億元回饋草屯 \n 鎮代簡萬梓也批協議價購淪為定價;農民林國鈞也指出,農民將成為公權力下的弱勢,充滿無奈。水資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表示,鳥嘴潭人工湖開發計畫比照其他重大水資源工程,編列直接工程費3%(約2億元)作為周邊環境改善經費回饋地方,該經費會全部用在草屯鎮。 \n 至於協議價購價格訂定,是依徵收地段市場正常交易價格,實價登錄及政府公告現值和不動產仲介相關資訊,委由華信不動產估價公司進行綜合評定,取其較高金額作為評定價格,比原說明會預估價格全面提高,會再爭取給農民有關農保補貼及農具補償等各方面補助。

  • 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協議價購會議  民眾為徵收價格偏低抒發不平之鳴

    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協議價購會議 民眾為徵收價格偏低抒發不平之鳴

     經濟部中區水資源局今11日在草屯鎮北勢里活動中心舉行「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取得協議價購會議」,首日兩場次有近200位土地權益人參加,民眾普遍認為協議價購價格偏低,而有微詞;縣議員簡賜勝到場除為農民權益力爭,並認為回饋機制亦應再提高,否則地方及農民都將是最大輸家,協議價購會議也等於白開。 \n \n 水資局鳥嘴潭人工湖工程用地取得協議價購會議,自11日起至15日將連開9場;首日首場有鎮民代表簡萬梓對徵收價格前後不一,質疑議價作業有瑕疵、農會代表林國鈞認為議價過程未公開,僅由水資局和不動產估鑑公司私箱作業,未讓農民代表參加,表示不滿。 \n \n 下午首場會議因有縣議員簡賜勝到場,並力挺民眾,質疑不動產估價公司對價格評估的客觀與公正性,造成估價偏低,要求水資局應接受農民的意見,再提高徵收議價空間,否則只是相關單位說的算,訂出的價格不變,那怎能說是「協議價購」,召開協議價購會議只是徒具形式,那有開和沒開又有何兩樣,豈不等於白開? \n \n 今天的會議現場,因民眾到場踴躍,且對訂出的徵收價格普遍不滿,警方擔心出現脫序行為,草屯警分局長婁自強特率大批警力到場維護秩序,過程雖略有小爭議及民眾情緒高昂激動場面,但在警方嚴密戒護下仍圓滿收場。 \n \n 會中針對民意代表簡賜勝議員的建議及鎮代簡萬梓的協議價購淪為定價以及農民林國鈞訴出農民將成為公權力下的弱勢與無奈;水資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也提出說明,鳥潭人工湖開發計畫,比照其他重大水資源工程,編列直接工程費3%(約2億元)作為周邊環境改善經費回饋地方,該經費會全部運用在草屯鎮。 \n \n 至於協議價購價格訂定,是依徵收地段市場正常交易價格,實價登錄價以及政府公告現值和不動產仲介相關資訊,委由華信不動產估價公司進行綜合評定,取其較高金額作為評定價格,比原說明會預估價格全面提高。 \n \n 汪主任工程司並對簡議員提出,協議價購價格應再提高之事,表示會再爭取給農民有關農保補貼以及農具補償等各方面補助,再給農民彌補措施。

  • 體育老師廖本民攜妻當農夫 重新找回農產價值

    體育老師廖本民攜妻當農夫 重新找回農產價值

    「那些年,我們一起務農的日子。」中國醫藥大學體育老師廖本民,帶著妻子林菁菁一起種茶、種田,兩人堅信「你的價值只有自己最清楚」,夫妻倆跑遍全台,尋找代耕良田,希望透過「農民定價」的代耕方式,擴大自然農法的面積,重新定義農產價值。 \n \n 廖本民原在中國醫藥大學擔任體育老師,9年前,因緣際會租下荒廢的茶園,與太太林菁菁當假日茶農學種茶,採「秀明自然農法」耕作。林菁菁回憶當年,她從家庭主婦變農婦,要將荒蕪的小土坡到平整的茶園,光是墾地就吃盡苦頭,還要捉蟲、採收、焙茶、包裝、賣茶,雖然樂在其中,但非常「苦不堪言」。 \n \n 2013年廖本民卸下教職,成為專職農夫。他表示,當初種茶葉是為建立農業「價格體系」,堅持不走低價路線,但茶葉不是糧食,於是小面積試種玉米、地瓜、花生、芋頭、馬鈴薯和芝麻、高粱、米、麥等雜糧作物。 \n \n 台灣農友多屬小農,夫妻倆跑遍全台,說服農夫轉型自然農法,並擴大「農民定價」的良田面積。廖本民曾與大雅稻農相約在當地媽祖廟見面,靈機一動說「你這麼做,媽祖婆一定會支持你的。」農夫一聽便當場簽下契約。 \n \n 家庭主婦出身的林菁菁,巧手製作純露、精油、茶子油,或用花生油渣做成豆腐、沙茶醬。最近大雅麥農輪作的稻米收成了,倉庫多出3千公斤乾穀,她雙手捧起稻穀,讚嘆「我的米真香啊!」從未煩惱賣不出去,就是這麼阿Q又樂觀的個性,讓他們夫妻倆樂於務農。

  • 全國第一家農民直銷站 花蓮農會起跑

    國內許多小農因生產規模小,農產品銷售管道有限,由農糧署輔導的第一家農民直銷站今天(27日)在花蓮市農會揭牌營運,提供農民自產自銷,並由農民自行定價,減少中間流通成本,縮短食物里程。 \n農糧署輔導的第一家農民直銷站,經過一年的籌劃,已有21位農戶參與供貨,由農民從產地直接運送到農民直銷專區銷售。農民直銷站有別於一般零售通路,直銷站由農會管理,審核農民供貨資格,並由管理單位按月定期抽驗,另由輔導單位作不定期抽檢,價格及控管則由農夫自行管理。 \n行政院農委會農糧署李蒼郎署長表示,過去花蓮蔬菜運輸到北部市場,過程造成一些損耗,農糧署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地產地銷,對環保及農民都是一大利多。 \n東區分署長王長瑩表示,「農民直銷站」與「農夫市集」不一樣之處,在於「長久性」,由農民自訂自治管理規範、農會協助營運,小農當「頭家」,讓小農有多一處可以自主的銷售管道。 \n未來市農會將視試辦成效與農民需求擴大販售區域,未來自強超市與田埔超市也將一併納入農民直銷服務平台,創造農民與消費者雙贏。

  • 經濟參考報-中國急需根本性農改

     又一輪菜賤傷農現象在各地屢有報道。從表面上看,氣候的好轉,菜地的擴大,產量的豐收,是此輪菜價下降的直接原因;進一步分析,銷售渠道的狹窄,中間環節的增加,物流成本的提高,也在「倒逼」菜價的下降。但是,這些都還不是最根本性的原因。 \n 30多年來,政府和企業紛紛加入到農村改革的進程中,減稅讓利、新農合、「菜籃子工程」、「公司+農戶」、「農超對接」等,讓農民享受到了政策與新生產方式所帶來的喜悅與滿足。 \n 但是,一家一戶的經營模式始終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在市場上的弱勢地位始終讓農民很難取得價格話語權。 \n 這些年的「榖賤傷農」、「菜賤傷農」現象,就是農民在定價權上的弱勢地位的極端體現。我們一直在呼籲加快農村改革進程,加大城市反哺農村力度,但是,許多可以有效提高農民定價權的改革模式,都未能在實踐中很好地加以推開。 \n 例如,農村的各種專業合作組織。國外農村自發形成的各種專業協會,普遍實行公司化運作,全力包攬農產品的資訊搜集、生產協調和產品營銷,下對農民,上對政府,內對生產,外對市場,農民作為個體的弱勢在其間已不復存在。 \n 這一種形式,對中國那些種養專業村、品牌產品和特色區域其實具有很大的推動作用,而且可以很好地保護農民,讓一家一戶的作業方式彙成強大的力量。 \n 又比如,完善的土地流轉制度。土地向種田、種菜能手集中,以規模效益抵禦分散經營的風險,應該是一種很好地抵抗市場波動的形式。 \n 但是,各地農民在操作上普遍缺乏一套科學規範、合乎社情民情的程式和標準;甚至在土地轉讓、鄉村城市化方面,也因為現實缺少完善且強有力的徵地補償體系,而不敢輕易讓出維繫自己生命的一畝三分地。其結果就是土地的粗放經營,高投入低產出,高風險低效益。 \n 再比如,種類齊全、保障有力的農業保險。因自然災害頻繁、價格波動大,保險公司多不願在農村拓展業務,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果擁有保險這種避險工具,農民就可以更好地分配自己的各項投入,提高經營信心,進而增強定價底氣。 \n 上海去年推出了「冬淡青菜成本價格保險」產品,在中國率先建立財政支援體系下的綠葉菜成本價格保護體系,就很好地保護了農民的定價權,統籌兼顧了市民和菜農的利益。 \n 這些工作,僅靠農民自身的力量顯然是很難做到的,需要各級政府的參與、引導和扶持。政府不僅在政策上要大力傾斜,在資金和人力資源上也要傾力相助。上海的農業保險覆蓋率之所以全中國第一,與此不無關係。我們一再強調反哺農業,其實並不是把工廠建到農村、把超市通到田間就算完事,對農民的發展,也不是喊句口號、提個想法就行了。

  • 財經-讓農民有自由選擇權

     評論解讀如何真正讓農民富起來?《財經》雜誌記者許瑤采採訪了大陸知名經濟學者茅於軾,從城鄉二元結構、「三農」問題談起,城市化、農民進城的關鍵,在於尊重農民的意願、農地產權私有化,與提供社會保障。 \n 中國的城鄉二元結構是一個大問題,在新中國建立前就已經存在了。不過,當時無論城裡人到農村打工或當地主,還是農民進城打工、居住,都有一定的自由度。但後來城鄉戶口限制把農民變成「二等公民」,這個政策非常糟糕。 \n 這種糟糕政策的進一步延續,認為農業應該為工業化提供積累,導致農村長期補貼城市,農民財富增長的速度追不上城裡人,最終擴大了城鄉差距。 \n 中國的「三農」問題,從根本上講還是一個收入問題,農民收入的增加不在農業,而是農民從事第二、第三產業。發達國家的農民只占其總人口的5%以下,它們的農業很發達,農民吃穿不成問題。一個人的收入增加後,他不會再增加吃方面的消費,而會把錢用在住宅、娛樂等方面。 \n 所以,解決農業問題還是要靠非農。也就是說,解決農民的問題需要依靠城市化的發展,為農民多提供一條出路,使願意進城的農民能進城,並且安居樂業。 \n 農民有進城的選擇權 \n 從根本上講,要讓農民有自由選擇權。他們願意進城,就可以進城;不願意進城,就可以留在農村。這並不是強制農民做什麼,而是給他們增加一個選擇。目前各地進行的城鄉一體化改革,包括成都的城鄉一體化實驗,一個基本原則就是要完全自願。 \n 中國過去有很多好心辦壞事的經歷,政府認為好的事情,老百姓不一定這麼認為。而政府又要強制執行,就容易把事情搞糟。當年搞農業合作化便是如此。農民不願意政府就強制,從高級社最後搞到人民公社。農民變相罷工,全國人民挨了許多年的餓。 \n 農村改革後,這個問題沒了。1978年包產到戶,農民積極性提高,糧食問題很快就解決了。為什麼?因為農民有了自由選擇權。市場為什麼要自由,是同樣的道理。每個人都會選一個最有效的辦法去利用各種關係和資源,這種組合對社會是有好處的。 \n 儘管重慶目前的政策表明農民可以自由選擇,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也有強迫農民轉戶的措施。例如,農村孩子上重慶的大學,來的時候戶口是農村,必須轉成城市戶口,不然就不能申請獎學金等。這是很不公平的,也違反了自由選擇的原則。重慶以土地換城市公共服務的設想,雖然比完全僵化好一些,但裡面的問題也很多,我們不能重蹈好心辦壞事的覆轍。 \n 成都關於城鄉統籌最近也出台了一個辦法,就是取消城鄉差別,把自由選擇的障礙拿掉。也就是上面所說的增加選擇權,城裡人可以選擇到農村去,農村人可以選擇到城裡來,沒有什麼城鄉區別。 \n 農地與產權應私有化 \n 如何處理土地、農地,是農民進城過程中的重要問題。土地問題比較複雜,主要是體現在土地的用途上。例如,究竟是什麼用地,是城市用地,還是工業用地等等,政府的權力特別大,由它說了算,而不是由市場來配置。 \n 但現在全國各地的一個普遍現象是,土地配置不合理,造成浪費。這就需要調整用途,具體的問題需要靈活調整。成都的改革叫要素的自由流動,不只是土地,還包括資本和人員都能流動。所謂的流動就是有自由選擇、自由搭配的機會,從而提高效率。 \n 土地的使用一定要具備以下幾個要素:土地的所有權,可以交換,有價格,沒有選擇的障礙,效率才能提高。這就需要土地能被定價,土地質量不一樣價格就不一樣。有了價格,農民就可以得到補償,如果壞地變好地就再花點錢。 \n 政府此前的補貼妨礙了市場,起到負面作用。此前政府投入支持農業的資金中,有很多錢花得很冤,產生了負面作用。這其中也不乏產生正面效果的政策,比如取消農業稅就很好,不但沒有破壞市場,還能幫助市場。 \n 需要謹記的一條道理是,市場要能夠有效地配置資源。資本和勞動力沒有障礙地流動,是提高效率的最好辦法。 \n 從長遠看,把阻礙提高效率的政策取消,該兼併就兼併,該分散就分散,它會自己找到一種合適的解決辦法。但收入問題如何解決?這就要靠社會保障。社會保障的另一條路,就是政府、社會團體去幫助有困難的人。如此一來,兩頭就都能兼顧到了。 \n 政府有義務提供住房 \n 發達國家大部分的稅收都用到了社會保障方面,民間的各種幫扶組織都很發達。體現在城市化上,社會保障最大的問題就是住房問題。很多人沒意識到住房是人權的一部分,這個權利是必須要具有的。 \n 那麼,住房由誰來提供呢?要由政府提供。政府有義務給百姓提供房子住,但沒有義務幫百姓買房子,滿足你對住房的占有欲,當然也沒有義務保證你能住好的房子。住房的不公平,是人類社會不公平的集中表現,永遠存在。從奴隸社會到現在,不管是資本主義社會還是社會主義社會,不管是計畫經濟還是市場經濟,住房問題都很難解決。 \n 政府只能保證你有一個起碼條件的住房,而這個「起碼條件」是什麼條件,要看國家的經濟實力。農民進城沒有地方住,或者住宿條件極差,要想消除這種城鄉二元結構,政府應該在住房方面多下功夫。當然,有很多方案,比如建廉租房、給進城農民發補貼等。 \n 農民自己找房住,開發商會開發一批適合他們的住房。農民花錢去住,開發商掙錢,政府給一定補貼,這是最好的方式,由市場來解決配置資源的問題。 \n 這就涉及一個人們普遍關心的形成城市貧民窟的問題。 \n 有沒有減少貧民窟的辦法?有,發住房補貼。政府給低收入人群一些錢,讓他們自己去找合適的房租下來。拿北京來講,如果一個月政府補貼1000元(人民幣,下同),自己再補貼300或500元,就可以租一個有廚房和衛生間的住處了。 \n 要想避免貧民窟的產生,就要給他一個比貧民窟更好的選擇,並且使他能選擇得起。只有自由選擇,才會有最好的城市化。 \n (摘自《財經》雜誌2011年第03期2011-1-31,作者茅於軾現為天則經濟研究所常務理事)

  • 東方早報-大蒜暴漲與香蕉暴跌的隱憂

    評論解讀 \n大陸大蒜價格暴跌,在一些評論將矛頭指向H1N1或是商人炒作時,大陸著名「三農問題」專家李昌平卻聯繫近期香蕉價格暴跌事件,從國家糧食安全戰略的高度,指出中國政府要加強應對「短缺農產品爆炒」和「農產品武器化」的研究。 \n最近幾天有兩則與農產品有關的熱點新聞,一是山東的大蒜減產,導致價格暴漲;另一是廣西的香蕉增產,導致價格暴跌。 \n據報導,山東2009年的大蒜減產了40%,廣西2009年的香蕉種植面積較上年增加了16.5%,產量增加40%。增產了,價格適當下降;減了產,價格適當上漲,實屬正常。但大蒜價格漲幅高達10多倍就另當別論了。 \n如何判斷價格漲跌是否適度呢? \n以彈性係數判斷漲跌幅 \n我們知道,多數農產品的價格彈性係數都低於0.5,香蕉估計在0.2,即供需平衡之後,假設需求基本不變,供給增長1%,價格下降5%。如果廣西的香蕉確實增產了40%以上,價格下降為去年的1/4是非常正常的。 \n倒是山東的大蒜暴漲就很不正常了,大蒜的價格彈性係數估計在0.3以上,即供需平衡之後,假設需求基本不變,供給減少40%,價格上漲不應該超過120%,但山東的大蒜價格上漲了10多倍。這顯然是囤積居奇的結果。 \n農產品炒作之風不可長 \n由於農產品有價格彈性係數偏低的特徵,所以,自古以來,農產品都是投機商天然的投機對象。大蒜並不是人人每天都必需的食物,囤積居奇居然能夠暴漲10多倍,要是糧食短缺了,有人趁機囤積居奇,價格漲幅恐怕要數十倍了。偶然囤積居奇也就罷了。但是,此風決不可長,更不應該受到媒體的追捧,應該譴責之! \n農產品囤積居奇之風一旦盛行,後果很嚴重:當今世界,已經是資本嚴重過剩的時代,假如嚴重過剩的資本,用來不加節制地自由炒糧食、炒棉花、炒豬肉等等,什麼減產炒什麼,結果是可想而知的!當然是經濟不穩定,消費者利益受損,甚至會導致社會不穩定,政治不穩定!因此,在一國之內,防止資本對主要農產品囤積居奇是國家經濟安全戰略的重要內容。 \n防範他國使用農產品武器 \n讓資本不加節制地自由投機農產品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別國自由地對我國傾銷農產品,後果會更可怕。香蕉雖然也不是人人每天都必需的食物,但我國生產香蕉的農民有數千萬,假如有國家在我國香蕉價格暴跌的同時,向我國傾銷香蕉(哪怕是很小的量),也可引發我國數千萬計的農民瀕臨破產,導致眾多生產者民不聊生,危及社會安全、國家安全!因此,防止別的國家對本國使用「農產品武器」是國家安全戰略的重要內容。 \n大蒜價格暴漲和香蕉價格暴跌,這兩個事件雖然是孤立發生的,但暴露了我國農業生產制度和經濟安全制度中存在的嚴重缺陷。建議有關方面高度重視,亡羊補牢: \n第一,要趕快制定或完善《農產品安全法》或《食物主權安全法》。一方面要依法防止資本對農產品囤積居奇;另一方面要依法應對WTO框架下的「農產品武器化」趨勢。 \n第二,農業政策要從幫助農民「追求產量增長收益」轉向幫助農民「追求價格增長收益」。從1985年開始,大宗農產品供求基本平衡之後,增產往往會導致農民減收,農民減收往往會導致千家萬戶分散農民漫無目的的結構調整和農產品產量的大幅波動。我們的農業政策應該及時轉向以「追求價格增長收益」為第一目標,確保農民收入穩步增長。 \n助農追求價格增長收益 \n追求價格增長收益關鍵要在提高農民組織化上下工夫──增強農民的定價權,並高度重視各地農民合作經濟組織或新集體經濟組織的比較優勢的發揮,大力扶持「一鄉一品」、「一社一品」的特色農業發展,以此穩定各地的農業產業結構、產量和農民所得的持續穩定增長。 \n但20多年來,我們一直沒有實現這一轉變,導致最近20年農民增產不增收和永無休止的結構調整──你砍梨樹種李樹,我砍李樹種杏樹,他砍杏樹種梨樹。在農產品總量過剩的情況下,千千萬萬的分散小農經常性的結構調整只會造成農產品的產量和品質的經常性不穩定,不僅會增加農民生產成本、減少農民收入,還會為資本「爆炒」或他國「傾銷」提供機會,並危及經濟和社會安全。 \n扶植千家萬戶小農組織 \n第三,要扶持千家萬戶的小農組織起來,優先發展合作經濟和新集體經濟。要在新合作經濟、新集體經濟的基礎上,重建新的全國性或區域性的購銷合作體系。要特別扶持城市社區消費合作社和農村社區生產合作社的聯盟。 \n禁外資涉農產品收儲加工 \n第四,除國家對糧棉油等主要農產品專儲外,同時要注重發揮供銷合作社和農民合作經濟組織、新集體經濟組織對一般性農產品的訂單生產經營和收儲功能。 \n第五,城鄉農資和農產品批發市場只能由國家、農民集體聯合籌資建設和經營管理,必須對已經存在的外資和私人資本獨資建設和經營的農資和農產品批發市場進行改造。外資不能涉足我國境內的糧食棉花等主要農產品的收儲和加工。 \n第六,主要農產品的進出口權,要相對集中、可控。要提高外資在境內建農業園的門檻,嚴格管理外資企業的農產品進出口權。 \n第七,要扶持大型龍頭企業出海搶占國外農產品市場份額,而不是扶持龍頭企業搶農民的國內市場份額。 \n官方應主動應對防範 \n第八,最近幾年香蕉賣0.2元一斤、西瓜賣0.03元一斤、蒜苗分文不值和豬肉、大蒜暴漲暴跌等事件經常發生,不少各級政府都並不知道如何應對,更不知道如何預測和預防。因此,政府要加強應對「短缺農產品爆炒」和「農產品武器化」的研究。 \n第九,「大蒜暴漲」和「香蕉暴跌」這類事件,可能比一般性的自然災害所造成的損失或恐慌大很多,要引起足夠重視。要在國務院內設權威機構──農產品安全辦,在第一時間協調應對類似農產品安全事件。(摘錄自《東方早報》2009-12-08,作者李昌平、袁野在河北大學中國鄉村建設研究中心工作。)

  • 中國證券網-要讓進城農民買得起房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亮點之一是要推進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發展。但城鎮化有兩大前提條件:進城的農民要買得起房;通過農村土地流轉能為農民提供經濟保障。城鎮化對增加城市住房需求和調整供求關係等都將產生深刻影響。 \n中國成了世界上城市化增長最快的國家。加快城鎮化進程將成為現在和將來中國經濟發展之動力,因為「城鎮化」包括兩方面:一是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即通過大規模的基礎建設來帶動城市經濟發展;二是基本住宅建設,以住房產業來帶動整個經濟發展。此外,城鎮化還有助於集約性使用土地和解決當前土地矛盾問題。 \n值得注意的是,以農民進城的方式帶動房地產業發展,必須基於農民有支付能力去購買他們希望進入城市的住房。但近幾年來房地產市場的繁榮與火爆,就連中小城市的房價也出現快速上漲。 \n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0年《經濟藍皮書》,85%以上城鎮家庭無能力購買住房。城市居民的房價收入比已達到8.31倍,農村居民的房價收入比更是高達29.44倍。城市中都有85%以上家庭購買不起住房,那麼要想讓進城農民購買住房更是「天方夜譚」。所以,加速城鎮化進程,最為關鍵的前提條件是讓進城的農民購買得起住房。 \n另外,要讓進城農民真正能在城市中「生根落地」,還要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土地流轉,由此形成有效的農村土地市場。因為,農村土地市場不僅可以增加土地供給或給土地定價,而且也可以為農民進城提供一種經濟保障。 \n只有在上述兩個前提條件都得到滿足的情況下,放寬中小城鎮居民戶口限制才能達到推進城鎮化的預期效果。否則,這個制度改革的作用將是十分有限的。 \n放寬中小城鎮居民戶口限制的城鎮化,對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影響也是多方面的。如果農村土地能夠流轉的話,土地資源就能起到增加住房供給的作用,並能改變當下大陸房地產市場的供求關係。當然,這個市場方向究竟會向何處發展,還要看下一步政策細化而定。(摘錄自中國證券網2009-12-10,作者易憲容為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發展室主任,原題《城鎮化對房地產市場影響究竟有多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