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農田工廠的搜尋結果,共49

  • 逾40天零確診 嘉義一天爆9個!這件事最令人擔心

    逾40天零確診 嘉義一天爆9個!這件事最令人擔心

    國內疫情於本周二降回二級,不料嘉義縣30日爆發工廠群聚感染,單日9人確診。儘管縣府認為疫情仍在控制範圍內,問題是工廠確診者一週前就出現症狀,這段期間還跑去藥局拿藥或診所看診,足足讓傳染風險多暴露了5天!

  • 苑裡非法鑄造廠 夜排粉塵雨

    苑裡非法鑄造廠 夜排粉塵雨

     苗栗縣苑裡鎮山柑里與社苓里間,有1間金屬工廠常在夜晚排放不明粉塵,附近居民形容就像「下雨」,雖然有水灑式汙染防制設施,但煙霧仍清晰可見。工廠鄰近住宅、良田,甚至150公尺內就有1所國小,縣議員陳品安會同環保局稽查,環保局23日表示,將給予業者7天內陳述意見,否則要求停工。  縣議員陳品安指出,有民眾陳情,在苑裡山柑里與社苓里間,有1間工廠常在夜晚排放奇怪的煙霧,原以為是前方另間合法工廠出包,經會同環保局稽查人員到場稽查,才發現原來後方還躲了1間非法金屬工廠,這間工廠以回收廢鐵熔化成鐵液後,再重新鑄造零件,不僅沒有操作許可,廠內汙染防制設施也很簡單。  陳品安表示,據居民指出,這間工廠排放煙塵是近1年的事,非法工廠隱身在合法廠房後方,不僅涉及廢棄物回收處理登記問題,廠內設有好幾個鍋爐且有明火,設備看起來簡單,沒有完善的汙染防制設備,產製的鐵球要打磨的更圓,粉塵直接由一般工業用排風設施排出,非常簡陋。  陳品安說,工廠附近有民宅、有機農田,不到150公尺就有國小,粉塵飄散嚴重影響空氣品質,希望環保局稽查後能夠盡快遏止業者行為。環保局長陳華盛23日指出,環保署已公告做這種廢鐵重製品,須取得固定汙染源設置操作許可證,將行文業者7天內陳述意見,否則要求停工。

  • 苑裡非法鑄造廠夜排粉塵 距離國小不到150公尺家長憂心

    苑裡非法鑄造廠夜排粉塵 距離國小不到150公尺家長憂心

     苗栗縣苑裡鎮山柑里與社苓里間,有1間金屬工廠常在夜晚排放不明粉塵,附近居民形容就像下雨一樣,雖然有水灑式汙染防制設施,但煙霧仍清晰可見,工廠鄰近住宅、良田,甚至150公尺內就有1所國小,縣議員陳品安會同環保局稽查,環保局23日表示,將給予業者7天內陳述意見,否則要求停工。 縣議員陳品安指出,有民眾陳情,在苑裡山柑里與社苓里間,有1間工廠常在夜晚排放奇怪的煙霧,原以為是前方另間合法工廠出包,經會同環保局稽查人員到場稽查才發現原來後方還躲了1間非法金屬工廠,這間工廠以回收廢鐵熔化成鐵液後,再重新鑄造零件,不僅沒有操作許可,廠內汙染防制設施也很簡單。 陳品安表示,據居民指出,這間工廠排放煙塵是近1年的事,非法工廠隱身在合法廠後方,不僅涉及廢棄物回收處理登記問題,廠內設有好幾個鍋爐且有明火,設備看起來簡單,沒有完善的汙染防制設備,產製的鐵球要打磨的更圓,粉塵就直接經由一般工業用排風設施排出,非常簡陋。 陳品安說,工廠附近有民宅、有機農田,不到150公尺就有1所國小,粉塵四處飄散,嚴重影響空氣品質,希望環保局稽查後能夠盡快遏止業者行為。環保局長陳華盛23日指出,環保署已公告做這種廢鐵重製品,需取得固定汙染源設置操作許可證,將行文業者7天內陳訴意見,否則要求停工。

  • 防農田受汙 桃園推灌排分離

    防農田受汙 桃園推灌排分離

     桃園市農田因灌溉水源不足,長期引灌民生、工業廢水,導致農地受重金屬汙染,歷年列管農地為342公頃,目前288公頃農地已整治完畢,預計明年底可全數歸還地主種植。另為防農田受汙,桃園市環保局推動灌排分離,開發水源成挑戰。  桃園市歷年列管農地數量較多為大園、蘆竹及中壢區,除了大溪、龍潭及復興區沒有列管農地外,其餘行政區皆有少數農地列管。環保局自2003年向環保署申請經費,採分年分期執行改善計畫,原桃園市共有342公頃列管農地,截至今年8月已完成整治288公頃,相當於84%,目前仍有54公頃的農地尚未解列,預計明年底可整治全數農地並交還給地主種植。  設置水質監測系統  環保局水保科長朱健瑋提到,桃園市有一半農田都是引灌河川或區域排水,由於重金屬具有累積性,長期引灌仍會導致農地重金屬汙染,因此環保局向環保署申請改善農地再復發的防治策略,對於已完成汙染改善農地畫定汙染復發風險地圖,並針對汙染再復發的潛勢區推動防治措施,包括設置水質監測系統、評估替代水源、源頭減量及改排工程。  開發水源是新挑戰  為防範農田受重金屬汙染,桃園市政府極力推動灌排分離,將灌溉及排水的管道分開,同時不斷開發新的水源,也特地成立「工業搭排戶協處專案小組」,專門輔導搭排戶改善排放管道或歇業,目前已輔導133家既有的搭排戶改排完成或協調歇業。  朱健瑋坦言,桃園的產業特性無法改變,工廠即便符合放流水標準並取得水汙染防治許可證,但排放量大時仍會導致農田受汙染,灌排分離的實施重點在於足夠的水源,因灌溉的水源有限,需不斷開發找尋水源,其中包括埤塘、地下水及戰備水井,而發掘新的水源也是目前的新挑戰。

  • 外埔農田成汙泥加工廠致秧苗枯死 環保局要查

    外埔農田成汙泥加工廠致秧苗枯死 環保局要查

    台中市外埔區二崁路巷弄農田露天堆置工廠汙泥,農民群起激憤,懷疑汙染物流入自家農田,造成稻作秧苗枯死,市議員吳敏濟29日要求環保局稽查大隊派員採樣送驗,大隊長羅文龍表示將依法開罰,並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當地鄰長鍾文輝指出,這座露天堆置場原來也是稻田,面積約有7分地,一年多前被挖深達一、二層樓,接著運送一車車不明物質進場堆放,並利用夜間及清晨攪拌再運出場,四周社區經常會聞到惡臭,且運輸車輛沒有覆蓋,散落物對場外道路上的機車騎士構成很大威脅,經常有民眾騎車滑倒。 農民李素梅表示,前一陣子下大雨,汙染物流入稻田,造成二期大片稻作秧苗枯死,補插後稻作生長狀況很差,連抗藥性很強的福壽螺都很少見,顯見汙泥具有很強毒性。 現場數十位居民群情激憤要捍衛家園,有人拿著磁鐵測試發現,汙泥中含有疑似大量重金屬成分,懷疑是工廠出來的汙染物。吳敏濟則安撫群眾,要求稽查人員確實採樣,依法追究相關責任。 稽查人員現勘後初步研判,該堆放物質可能是工廠汙泥,由於場內不見管理人員,現場採樣後,將依地號追查地主、場地負責人以及汙染物來源。環保局稽查大隊長羅文龍表示,將先針對運送物未妥善覆蓋進行開罰,化驗後依廢棄物管理法處理,並追查土方來源,一定嚴格追究相關責任。

  • 彰化火大米示警 盼落實拆違章

    彰化火大米示警 盼落實拆違章

     彰化縣產出一款「火大米」讓人心驚!去年8月彰化縣埔心鄉橡膠工廠大火,廢煙落塵與灌救廢水流入周圍農田,地球公民基金會擔心汙染米流入餐桌,集資收購並包裝成「火大米」。彰化縣議員吳韋達指出,這沒人敢吃的米用意在喚起省思,但彰化縣拆除違章工廠卻原地踏步。縣府表示,拆除經費有限,只能從公共危險性排先後次序。  寄大米 訴說農人憂慮  近來立委、各縣市首長都收到地球公民寄送的「火大米」,成分是「農人滿滿的擔憂、稻米、汙染」,希望喚起落實新增建即報即拆,重新檢討違章工廠相關法規。  吳韋達指出,這包原產地埔心鄉違章農地工廠旁的「火大米」,對彰化是很糟糕的行銷。違章工廠大火不是特例,各縣市都有,台中大雅去年10月犧牲2名消防弟兄,但台中加快拆除腳步,去年10月至今年4月已拆除428件,彰化縣農地蓋工廠,只配合中央拆8件,為什麼彰化辦不到?  吳韋達指出,農地違章工廠釀成汙染,讓救災困難,大型消防車開不進去,更不見得有消防栓,卻一切歸給歷史共業、要輔導,《工廠輔導法》是過了,但輔導立案是2016年5月20日以前就存在的未登記工廠,之後若仍放著孳生,怎麼也輔導不完。  釀汙染 增加救災困難  地球公民基金會吳其融表示,違章工廠像怪獸肆虐農地,加總和彰化環保聯盟的檢舉數量,從2016年以後,農地增建上百件,居各縣市之冠,卻只拆8件。  建設處表示,「違章工廠」不是法定名詞,必須處理的是違章建築,違章工廠是違章建築和未登記工廠2個管理系統,違建下場只有拆一途,無論在農地或都市,只是編列拆除經費有限,只能從具公共危險性排序先後,拆除幾件還待統計。

  • 火大米讓人火大!大火燒不盡彰化縣拆違章工廠牛步化

    火大米讓人火大!大火燒不盡彰化縣拆違章工廠牛步化

    彰化縣產出一款「火大米」讓人心驚!去年8月凌晨,彰化埔心鄉橡膠工廠大火,廢煙落塵與灌救廢水流入周圍農田,地球公民基金會擔心汙染米流入餐桌,集資收購包裝「火大米」,議員吳韋達指出,這沒人敢吃的米在喚起省思,但彰化拆除違章工廠卻原地踏步。 近來立委、各縣市首長都收到地球公民寄送的「火大米」,成分是「農人滿滿的擔憂、稻米、汙染」,希望喚起落實新增建即報即拆,重新檢討違章工廠相關法規。 吳韋達指出,這包原產地彰化縣埔心鄉,違章農地工廠旁的「火大米」對彰化縣是很糟糕的行銷。違章工廠大火不是特例,各縣市都有,台中大雅去年10月犧牲兩名消防弟兄,但台中市加快拆除腳步,去年10月至今年4月拆除428件,彰化縣農地蓋工廠,就只配合中央拆8件,「別人辦得到,為什麼彰化辦不到」。 吳韋達指出,農地違章工廠,釀成汙染,讓救災困難,大型消防車開不進去,更不見得有消防栓,卻一切歸給歷史共業、要輔導,《工廠輔導法》是過了,但輔導立案是2016年5月20日以前就存在的未登記工廠,之後若仍放著孳生,怎麼也輔導不完啊? 地球公民基金會吳其融表示,違章工廠像怪獸肆虐農地,這次寄送的火大米,違章工廠大火過後,協助農民,集資收購1.5分農地包裝製作,喚起違章工廠危害的省思。總和彰化環保聯盟的檢舉數量,從2016年以後,農地增建上百件,居各縣市之冠,卻只拆8件。 建設處表示,「違章工廠」不是法定名詞,必須處理是違章建築,違章工廠是違章建築和未登記工廠兩個管理系統,而違建下場只有拆一途,無論在農地或都市,只是編列拆除經費有限,只能從具公共危險性排序先後,至今拆除幾件還待統計。

  • 取締農田違法「種鐵皮工廠」  中市府強制拆除農地違建

    取締農田違法「種鐵皮工廠」 中市府強制拆除農地違建

    台中市府都發局查報台中市霧峰區丁台路巷內特定農業區內,有業主雇工在228連假3天內搶蓋2間鐵皮違建廠房,經通知限期改善,仍未改善,12日出動大型機具執行強制拆除。都發局長黃文彬表示,為維護良田、杜絕違建公安憾事,持續嚴格取締農田違法「種鐵皮工廠」,民眾不要心存僥倖。 這處鐵皮違建工廠坐落在區域計畫特定農業區內,面積約1800平方公尺、高度約7公尺,業主未經申請許可,雇工利用228連假期間火速趕工搶建,短短的3天2間大型鐵皮違建就佇立在稻田間,疑將作為廠房出租。 都發局通知業主限期在2周內於4月底前拆除,恢復原狀,但仍未改善,屬違規重大。都發局12日出動大型恐龍嘴、吊車、燒焊車等各式機具及10名工作人員,執行強制拆除,都發局長黃文彬、農業局副局長蔡勇勝也到場督導。 黃文彬表示,去年中市大雅區農地違建鐵皮工廠發生火災造成傷亡,為維護良田、杜絕農地違建公安憾事,台中市持續嚴格取締農田違法「種鐵皮工廠」,以維護公共安全及農地合法使用,呼籲業主不要心存僥倖。 都發局表示,農地使用應依農地及建築相關法規,申請使用許可及建築執照,此類農地違規興建工廠使用,已嚴重危害農地合法使用,市府將貫徹公權力,新建農地違建鐵皮工廠即建即拆,依法強制拆除展現執法決心。

  • 民眾黨擬提水利法修法版本 主張灌排分流民生用水優先

    民眾黨擬提水利法修法版本 主張灌排分流民生用水優先

    立法院日前通過「農田水利法草案」初審,不過民眾黨立法院黨團認為,政院版本草案欠缺國家願景的長遠規劃,灌溉制度等關鍵條文,朝野還未有共識,而且草案中沒有明定用水僅供農業使用,有開後門的嫌疑,呼籲修法避免因工業用水優先影響農業灌溉用水,民眾黨也將會提出相關草案修法版本。 張其祿指出,根據「水利法」第18條規定,原本的用水先後順序,工業用水是排第4,民生及農用優先,但近年來民生及農業用水大多犧牲給工業使用,原因出在2000年修法時,新增後門條款,主管機關對於某一水道,或政府劃定之工業區,得酌量實際情形,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變更,因而導致工業用水優先供應變成常態。 張其祿說,每年10月到4月是南部枯水期,隱藏後門工業優先的後果,不僅造成南部有缺水危機,現在疫情導致全世界很多地方鎖國,恐會引發糧食危機,我們應該超前部署,農田水利法為農業用水專法,應該修法以農業及民生用水優先。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表示,農田水利會改制是藍綠爭奪權力歹戲拖棚的結果,水利會雖然有歷史包袱,但部分地區水利會也有很好鑑識,像是花蓮台東發展小型水力發電等,改制不能簡化改革跟反改革,必須制度化處理工業及農業用水問題,同時也要解決灌溉跟排放式的問題。 「拒絕搶樁,回歸專業」,民眾黨團強調,未來朝野協商時,將會提出讓農田水利設施專門用於農業灌溉;針對工廠、工業區廢水直接排入農田灌溉渠道,灌排不分影響環境與食品安全疑慮部分,也會提出相關修法條文。

  • 國土法爭議 林淑芬:開啟讓民間業者彈性變更的巧門

    國土法爭議 林淑芬:開啟讓民間業者彈性變更的巧門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今日於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時批評,政院版的國土法修正草案,竟拿出2015年就已經審議過也認為不恰當的第15條中,開啟讓民間業者投資可以彈性變更的巧門。另若真的要修法第45條,可接受內政部改為3年,不接受政院政委提出的一定期限。 行政院於今年2月20日提出國土法修法草案,其中第15條部分條文「全國國土每十年通盤檢討一次、直轄市、縣(市)每五年通盤檢討一次,並做必要變更。但必要情事時得適時檢討變更,其內容及程序予以簡化,簡化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政院版的國土法第45條部分條文「中央主管機關於本法施行後兩年內公告施行全國計畫,直轄市、縣(市)於公告後一定期限內,完成擬定及審議作業。而一定期限由中央主管定之。」此兩條修正條文引發外界質疑,認為將會造成空白授權的問題。 林淑芬表示,2015年時,就已和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邱文彥在議場三讀通過國土法,讓國家空間管理有最上位的指導法律。但非常訝異在短時間內又提修法版本。 林淑芬指出,內政部的國土法版本,是因中央國土計畫法提出後2年內,地方也要提出國土計畫,而地方政府反映,擔心計畫變更的期程會有所延宕,來不及。因此部送到院時提出的意見是,希望可以修法延長為3年,結果政院的政委一看,直接改為不用具體期限,只要一定期限內就可以。因此引發社會反彈。 林淑芬說,若要修法,由內政部反映地方憂慮,因此將2年改為3年的意見可以認同,但絕不接受行政院的一定期限,因為「一定期限就是永無期限」。無論是中央或地方需求,若需要彈性,現在的法律就做得到,現在是為了「民間業者的彈性需求」,而修法大開方便之門。 林淑芬指出,如果連民間業者都可以「想變就變」,那國土法等同不需存在。而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很多國家禁止糧食輸出,台灣也要超前部署。我們絕不需要在農田中央放幾個工廠,放出對農作物有害的水,吃到我們的肚子裡面。 林淑芬表示,依個人意見,地方國土計畫和未來功能區的劃設可以延長,但不可以永無止盡的延長,必須要有具體時間的限制。

  • 工廠大火 人民火大

     農地工廠是環境的毒瘤,健康的殺手,綠野的傷口,也就成了罪惡的淵藪。10月3日台中大里農田裡的地下工廠大火,兩名年輕消防員慘烈殉職。數十年前政府推動「客廳即工廠」的德政現在變成揮之不去的噩夢!  養癰貽患,許多縣市中的違章工廠數以萬計,而這3年來政府的政策傾向於輔導後就地合法,這次失火的工廠本來也準備就地合法。工廠大火,打火英雄碳化於鐵皮屋中,人民火大。公權力放水,救不了惡火,人民要自力救濟了!  當年推行「客廳即工廠」,十數年後,農田出現許多小型電鍍工廠,美國賣的水龍頭幾乎全部「台灣製造」。小工廠為了節省成本,薄利多銷,電鍍廠的廢水直接排入灌溉渠道,汙染農田,重金屬侵入食物鏈,不時傳出「鉻米」事件,農業單位動輒銷毀上萬公斤的重金屬汙染稻米,原來的良田被公告為汙染整治場址,鄰居繞道,十數年不得翻身,而農民無辜,無語問蒼天。  環保單位整治多年,奈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偷排廢水事件層出不窮。民國103年3月我初任環保署長特地南下彰化視察一起剛破獲的電鍍工廠偷排廢水案件。在案發現場聽簡報時,有位立委帶著幾位地方民意代表也來了,他站在我旁邊,親切地提醒我:「這兩家小工廠都是合法登記的。」我想都沒想就說:「但是他們做了違法的事!」從此以後,每次立院質詢他都從別的委員會趕過來,東罵西罵,冤家路窄,分外眼紅。  第二年,我修正《水汙染防治法》,對故意汙染,致人於死的老闆和環保負責人祭出刑罰,不只罰錢,還要關起來!但是,光罰光抓,貓捉老鼠,也不是治本之道。同年8月,我們頒布了《汙染防治基金收支辦法》,次年3月,開始徵收水汙染防治費,頭一年打折收,而後逐年增加,算是給各工廠逐年改善設備的緩衝。工廠若減少汙染物排放,就可以少繳防治費。這個作法給了工廠改善誘因,因而更新設備,定期檢測,也免於機件失靈而誤排被罰,一舉兩得。  另方面,我們研發新型偵測方法,在3個農地汙染熱區布下天羅地網,完全改變以往的辨識手段,連續破獲一堆工廠,幾年下來,罰鍰上億。更重要的是,田間的工廠紛紛自動遷入環保工業園區,因為,在園區裡政府已經設立完善的集中汙水處理的設施,他們不必偷排、繞排,也不再擔心受罰,或被抓被關。  把違規工廠趕出農地,不能光靠環保署。經濟部、農委會與建管單位應以地理資訊系統建立「違規工廠雲」,開放大數據,也開放給媒體與民間,讓全民監督,「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風起長林,違法工廠將會像一陣煙一樣,消失無蹤。(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行政院環保前署長)

  • 魏國彥》工廠大火 人民火大

    魏國彥》工廠大火 人民火大

    農地工廠是環境的毒瘤,健康的殺手,綠野的傷口,也就成了罪惡的淵藪。10月3日台中大里農田裡的地下工廠大火,兩名年輕消防員慘烈殉職。數十年前政府推動「客廳即工廠」的德政現在變成揮之不去的噩夢!  養癰貽患,許多縣市中的違章工廠數以萬計,而這3年來政府的政策傾向於輔導後就地合法,這次失火的工廠本來也準備就地合法。工廠大火,打火英雄碳化於鐵皮屋中,人民火大。公權力放水,救不了惡火,人民要自力救濟了!  當年推行「客廳即工廠」,十數年後,農田出現許多小型電鍍工廠,美國賣的水龍頭幾乎全部「台灣製造」。小工廠為了節省成本,薄利多銷,電鍍廠的廢水直接排入灌溉渠道,汙染農田,重金屬侵入食物鏈,不時傳出「鉻米」事件,農業單位動輒銷毀上萬公斤的重金屬汙染稻米,原來的良田被公告為汙染整治場址,鄰居繞道,十數年不得翻身,而農民無辜,無語問蒼天。  環保單位整治多年,奈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偷排廢水事件層出不窮。民國103年3月我初任環保署長特地南下彰化視察一起剛破獲的電鍍工廠偷排廢水案件。在案發現場聽簡報時,有位立委帶著幾位地方民意代表也來了,他站在我旁邊,親切地提醒我:「這兩家小工廠都是合法登記的。」我想都沒想就說:「但是他們做了違法的事!」從此以後,每次立院質詢他都從別的委員會趕過來,東罵西罵,冤家路窄,分外眼紅。  第二年,我修正《水汙染防治法》,對故意汙染,致人於死的老闆和環保負責人祭出刑罰,不只罰錢,還要關起來!但是,光罰光抓,貓捉老鼠,也不是治本之道。同年8月,我們頒布了《汙染防治基金收支辦法》,次年3月,開始徵收水汙染防治費,頭一年打折收,而後逐年增加,算是給各工廠逐年改善設備的緩衝。工廠若減少汙染物排放,就可以少繳防治費。這個作法給了工廠改善誘因,因而更新設備,定期檢測,也免於機件失靈而誤排被罰,一舉兩得。  另方面,我們研發新型偵測方法,在3個農地汙染熱區布下天羅地網,完全改變以往的辨識手段,連續破獲一堆工廠,幾年下來,罰鍰上億。更重要的是,田間的工廠紛紛自動遷入環保工業園區,因為,在園區裡政府已經設立完善的集中汙水處理的設施,他們不必偷排、繞排,也不再擔心受罰,或被抓被關。  把違規工廠趕出農地,不能光靠環保署。經濟部、農委會與建管單位應以地理資訊系統建立「違規工廠雲」,開放大數據,也開放給媒體與民間,讓全民監督,「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風起長林,違法工廠將會像一陣煙一樣,消失無蹤。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行政院環保前署長)

  • 觀策站:王翔正》農地工廠就地合法 嚴重危及民眾健康

    觀策站:王翔正》農地工廠就地合法 嚴重危及民眾健康

    2015年經濟部推估農地上既存的未登記工廠約有3萬8960家,其佔用農地筆數高達13萬4500餘筆,佔用農地面積達1萬3859公頃,可見農地工廠問題十分嚴重。 違章工廠臨時登記證即將於2020年6月2日到期,屆時未合法化工廠將無法再營業,迄今仍有3.8萬家應登記卻未登記的工廠,其中僅7421家取得臨登,成功遷廠業者僅有少數46家。 然而,2019年蔡政府藉由新立法規大開方便門,現階段規畫農地既存的低污染未登記工廠,須在2年內申請納管、3年內提工廠改善計畫,10年內取得「特定工廠登記」,給予新的落日期限則為20年,立法三讀通過後,20年內3.8萬家農地工廠頓時就地合法,成功續命。 此等一口氣特赦農地工廠的政策,簡直是棄平民百姓生命財產於不顧,不草率荒誕令人詫異,更讓許多謹守規範的合法工廠情何以堪。 農地必須農用是基本原則,農地一旦開闢成工廠使用就難以恢復農用。現下農地工廠大多是中小企業,無力購買工業區的土地,只得以低廉成本購買農地,再以違章搭起偌大的廠房,這猶如寄生蟲不斷地吸取土地資源,侵蝕土地正義;尤其近年來,矗立在農田中央的農地工廠如雨後春筍般快速冒出,不僅突兀,更令人害怕的是工廠旁常為農作物生產地,倘若違章工廠永續寄生於農地,持續排放工業汙染,極可能藉由食物或空氣等媒介回到人體,嚴重危及全民身體健康,不可不慎。 建議防制農地工廠滋生可朝以下三個方向邁進: 1.由於農地工廠數量仍然持續增長,政府應成立地區性稽查小組,強勢執法嚴格取締,避免違法工廠不斷入侵農地。 2.以往經濟部將水泥製品製造、鋼鐵鑄造業、瀝青混凝土、電子管製造業等爭議行業都納入「低污染」業別,為管制應污染源,應重新訂立污染標準,以維公允。 3.針對中高污染工廠輔導遷廠或訂立關廠期限,以利嚴格納管,並增訂吹哨者條款的檢舉獎勵規定,俾使違法農地工廠無所遁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 張善政:20190627是農地最黑暗的一天

    張善政:20190627是農地最黑暗的一天

    立法院昨日三讀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草案」,對此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痛批昨日是農地最黑暗的一天,民進黨政府不是愛台是黑台。 張善政今日(28日)在臉書發文指出,政府在2016年5月1日施行國土計畫法,並依規定2018年4月30日公告實施「全國國土計畫」,要求地方必須掌握未登記工廠資訊,擬定未登記工廠管理(輔導及清理)計畫,對於零星、新增的未登記工廠,應優先拆除或恢復原狀,群聚者才整體規劃、就地合法。言猶在耳,昨天立法院卻強勢三讀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草案」,不但讓合法設置的期限從2008年延到2016年,而零星農地違規工廠竟然也在就地合法之列。農地違規工廠無差別就地合法,罔顧農業環境和食安,不但替違法在先的既得利益者解套,更無法遏止後續違規行為的發生。這樣只會加速台灣美麗、寶貴農地的流失。 這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張善政表示,違規工廠面積1.4萬公頃,違規家數3.8萬家。台灣平地法定農業用地近62萬公頃,也就是有2.25%的農地被違規工廠佔用了。 張善政說,表面上,看似政府很有決心要把違章工廠合法納管,其實卻是選舉放水。何以見得?修法後要求既有低污染工廠三年內提出改善計畫,十年內完成環保等改善。既是低污染,需要十年才能完成改善嗎?這十年間,接臨農地種植的農作物食安問題如何讓人放心?再看中高污染的工廠,要輔導轉型、遷廠或關廠,也是看似合理,但是完全沒有年限。最糟糕是,二十年內才要完成工廠合法登記,所以,各政府單位可以繼續怠惰二十年,反正那時也不知道是誰執政,急什麼?所以未來執行,勢必亂象重生,經濟部、環保署和農委會,加上地方政府,大家互踢皮球,台灣農地亂象只會更亂了。 張善政認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至少應該: 1. 現有違章工廠即刻著手輔導改善污染,讓鄰近農田恢復安全生機。若是政府輔導能量不足,就該趁機培養環保產業,設法引進利用民間力量。 2. 農地違章工廠出現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許多工業區土地被業者炒作養地,造成土地閒置不用,但有土地需求的中小型工廠卻又無力負擔,被迫只能違法使用成本較低的農地。所以政府必須瞭解違章工廠的地理與成本需求,據此檢討工業區土地的地理分佈和土地釋出、回收政策。甚至應該賦予國土計畫法更多的彈性,增設更多符合需要、成本合理的工業區。 3. 列出具體按年執行方案,每年都必須要有輔導、遷廠、關廠的具體進展目標,各部會與地方政府都有明確責任,編列具體預算。現在目標時程太籠統,執行績效上根本無法究責。 張善政說,日前立法院通過把大選與公投脫勾的公投法修正案,創下台灣民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這樣還不夠,6/27,針對農地上的違章工廠,立法院又通過了「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案。又是一個創紀錄毀滅台灣農地的黑暗日。民進黨政府,只會濫用全面執政的優勢,一而再、再而三創造民主、愛台的黑暗一頁又一頁。 張善政最後稱,由前一陣子的禁用巴拉刈,到現在違章工廠放行,從來沒有一位農委會主委,做出這麼多違逆農民的事。真是「農陣出身,農地送終,工輔三讀,吉仲高升」啊!

  • 水泥瓦廠土方堆置如山 居民舉報疑有毒

    水泥瓦廠土方堆置如山 居民舉報疑有毒

    雲林縣虎尾安溪里靠近145乙線縣道、一處水泥瓦工廠被推置大量黑竭色土方,附近居民指會飄出臭味,經雨沖刷泥水流入溝渠,擔心有毒汙染,提出檢舉,但業者提出土方來源及去處證明,強調無毒合法,且縣府環保局也稽查過,請居民放心。  居民指出,該水泥瓦工廠看似已歇業許久,被堆置了大批黑竭色的土方,表面看上去和一般土方差不多,卻飄出陣陣惡臭,尤其僅以薄薄黑網蓋住,近來天天下雨,經雨水沖刷,泥水流入溝渠,擔心可能含毒或者有其他有害物質,汙染農田,也影響生活環境。  安溪里長蔡朝忠前往關切,水泥瓦工廠老板林卿表示該工廠仍在運轉生產,只是因用不了太多土地,所以將空出的土地出租給土方業者做為暫置的轉運場,租約3年。  林姓土方業者也主動出示多項土方來源及去向的合法文件,說明這些土方是用來填土造路及建地填充的「粒料級配」,租用堆置的場地是工業用地,是乾淨安全且合法的土方,也通過環保人員的稽查。  縣環保局副局長林武宏指出,初步稽查未發現不法,該局會再仔細核對土方來源,若來源沒問題,也會要求業者做好防塵防汙措施,讓居民安心。

  • 毒蟲開車遇攔檢心虛逃竄 彰警保安隊員跑百米追回

    毒蟲開車遇攔檢心虛逃竄 彰警保安隊員跑百米追回

    毒蟲未定期向警察機關報到驗尿,遇攔檢下車心虛跑給警察追!彰化縣警局保安隊員警和毒蟲在田間追逐近600公尺,將人逮回除依交通違規告發開單,並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送回警局驗尿。 警方說,本月7日下午近3時,50歲洪男開著借來的車載著48歲余姓友人,因車牌欠稅遭註銷,在大村鄉美港路,遇上彰化縣警局保安隊員警林世賢和許銘華上前攔檢,洪男將車開至附近一家工廠外,乖乖下車接受盤查,但坐在副駕駛座的余男一下車就立刻躲進工廠內,發現警察入內隨即衝進工廠旁的稻田。 保安隊副隊長許自強表示,因為查詢發現洪男是毒品人口,巡邏員警依經驗判斷認定余男可能也是,不料余男因為未定期主動向警局報到採尿送驗,且另有一販毒案件在法院審理中,一時心虛躲在工廠內的貨箱後,看見員警走進來,火速衝出去,還翻出工廠外牆往農田裡逃跑。 他說,員警林世賢一見余男翻牆立刻拔腿追上去,兩人在田埂間以跑百米的速度上演追逐大賽;最後在一處果園將余男壓制,滿身泥巴的他還辯稱因還要上法院開庭才會逃跑。

  • 工廠重油汙染道路 環保局告發

     台南市山上工業區某家工廠,2日疑似排放重油,造成附近道路和溝渠大面積汙染,當地居民拍照PO網,引發民眾撻伐。台南市政府環保局派員到場稽查,發現確實有汙染,除依法告發,也要求廠商限期恢復原狀。  鄭姓居民表示,山上區明和里北勢洲共有3家工廠,每逢下雨天不時會看到黑色油漬隨著雨水流出路面,甚至流進溝渠汙染附近農田,過去居民檢舉多次,卻毫無下文,儼然成為當地公害。  鄭姓居民說,2日上午他又發現,北勢洲道路浮上一層黑色油漬,甚至將溝渠、鄰近農田雜草也染黑,懷疑又是附近工廠肇禍,於是拍照PO網,上傳「我是山上人」臉書社團獲得回響。  鄭姓居民表示,當地工廠不時排放廢油,不僅害當地20戶農家提心吊膽,不敢種田;還可能造成下游的曾文溪汙染,希望市府拿出強硬作為,要求工廠作好預防汙染措施,別再讓民眾受害。  環保局水域及毒物管理科指出,2日中午接獲輿情,馬上派人到現場稽查,從某家工廠內的鍋爐2公升重油溢出路面和溝渠,汙染面積共400平方公尺,至於是否流進農田尚待勘查。

  • 山上工廠重油釀汙染  環保局要開罰

    山上工廠重油釀汙染 環保局要開罰

    山上工業區某家工廠,2日疑似排放重油,造成附近道路和溝渠大面積汙染,當地居民拍照PO網,引發民眾躂伐。台南市政府環保局表示,當天派人到場稽查發現確實有汙染,除依法告發,也要求廠商限期恢復原狀。 鄭姓居民表示,山上區明和里北勢洲共有3家工廠,每逢下雨天不時會看到黑色油漬隨著雨水流出路面,甚至流進溝渠汙染附近農田,過去居民檢舉多次,卻毫無下文,儼然成為當地公害。 鄭姓居民說,2日上午他又發現,北勢洲道路浮上一層黑色油漬,甚至將溝渠、鄰近農田雜草也染黑,懷疑又是附近工廠肇禍,於是拍照PO網,上傳「我是山上人」臉書,獲得不少回響。 鄭姓居民表示,當地工廠不時排放廢油,不僅害得當地20戶農家提心吊膽,不敢種田;還可能造成下游的曾文溪汙染,希望市府拿出強硬作為,要求工廠作好預防汙染措施,別再讓民眾受害。 環保局水域及毒物管理科指出,2日中午接獲輿情,馬上派人到現場稽查,從某家工廠內的鍋爐2公升重油溢出路面和溝渠,汙染面積共400平方公尺,至於是否流進農田尚待勘查。 據調查,肇禍的食品工廠已將廠區賣給新業主接手,這幾日正收拾廠區物品,其中一只鍋爐尚殘留燃料用重油,推測這幾日下雨,重油隨著雨水溢出造成汙染,環保局將依水汙染防治法第30條告發,最重可開罰300萬元。另外,要求廠商限期恢復原狀,不要讓汙染擴大。

  • 嘉義農田旁水溝冒恐怖「黑油」  農民懷疑兇手是...

    嘉義農田旁水溝冒恐怖「黑油」 農民懷疑兇手是...

    嘉義縣水上鄉大崛尾一處農田旁水溝,疑遭工廠任意排放的黑油汙染,不僅排水溝全是漆黑油污,現場還散發濃濃油氣味,空氣有些難聞,附近農民透露,4月26日就發現被偷排黑油,這兩天因下雨,黑油持續往下游流,實在很擔心油汙擴大,會影響附近稻田,痛批業者惡質,沒天良。 附近工作的農民透露,去年就發現農田旁水溝被排放汙油,當時也曾請環保局來調查,這次又發生,怒指不肖工廠「無法無天」,希望環保局趕快抓到倒黑油的人,並幫忙處理這些油汙,否則雨持續下,汙染範圍只會愈來愈大。 嘉義縣環保局獲報後,稽查人員會同民眾及農田水利會人員前往,發現溝渠約有300公尺明顯油汙,因天雨,環保局應變人員先以吸油索攔阻油汙繼續往下游擴散,並舖設吸油棉吸附油汙。 環保局清查發現附近某飼料工廠可能是汙染來源,表示若經查證該廠為汙染行為人,將依違反水汙防治法第30條規定,裁處3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罰鍰,並限期改善,至於本案因汙染水體為農田水利會管理的灌溉渠道,環保局現場要求農田水利會負起善良管理人責任,以免下游農民引用該水源而擴大汙染及衍生其他汙染事件。

  • 不滿被桃園汙染 關西人抗議

    不滿被桃園汙染 關西人抗議

     不滿3月12日新竹縣關西鎮牛欄河疑遭桃園市龍潭區牛欄河上游化學工廠在火警後產生的化學泡沫汙染,至今桃園市政府公部門沒有公布任何的調查汙染數據及廠商懲處罰款資訊,牛欄河自救會19日決定25日北上桃園市政府抗議,要求給地方一個交代。  斥桃園市府放任廠商  關西鎮代表會主席劉德樑氣憤表示,針對此次牛欄河汙染事件,事發至今桃園市政府沒有公布任何的汙染調查數據,也沒有嚴懲廠商,幾乎無任何作為,年年放任桃園市轄內的工廠汙染關西,結果錢桃園賺,牛欄河的溪魚遭殃,沿岸農田受害,地下水遭殃,更別說喝下游鳳山溪水的新竹縣民。  此次地方組成「牛欄河自救會」就是針對桃園市政府放任廠商汙染關西,關西人要發出怒吼,讓沉睡的桃園市府驚醒,給受害的關西牛欄河和全新竹縣民1個合理的交代。  漠視百姓的生命安全  他說,牛欄河上游的化工廠大火事發後,審核執照工廠營運許可證的桃園市政府該負完全責任,地方質疑桃市府怎麼可以許可高汙染的化工廠設在水源地又無廢水處理廠設施的地方,這完全漠視下游關西鎮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  自救會認為,牛欄河一再受到汙染,所造成的生態浩劫是不可逆的過程,魚類死亡、稻米農田汙染,此次是忍無可忍希望透過抗議行動,集結大家力量一起對桃園市政府、汙染廠商發聲,集結公民力量一起行動。  25日北上要求給交代  劉德樑指出,這次的行動是「我們要1條乾淨的牛欄河─要求龍潭水汙染工廠遷廠聯署」活動的延伸,目前已有上千位公民參與,希望讓更多人來參與。  至於抗議行動則有3大訴求,包括要求桃園市政府確實公布312汙染事件調查過程、檢驗數據與結果;針對汙染廠商公布懲處內容,並予以最高罰款之懲處;以及3個月內提出牛欄河上游水源頭工廠之遷廠輔導計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