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的搜尋結果,共04

  • 蔣經國死後曾回家?床頭白開水頭七少一半

    蔣經國死後曾回家?床頭白開水頭七少一半

    資深媒體人鄭佩芬近日出版新書《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1945~1988軼事見聞錄》,其中有一部分提及蔣經國疑似在過世後還曾返回家中,聽來雖帶有些靈異色彩,但也讓人感受到,即使身為一國元首,但他心中最掛念的始終還是家庭。 \n \n鄭佩芬指出,蔣經國過世後,管家阿寶姊一直不願相信他已過世的事實,每天都還是會放一杯白開水在其床前櫃,但就在第七天,她發現水少了一半,於是很興奮地跑去告訴蔣方良,「太太,先生昨晚回來了。」而這個小故事,是蔣經國的孫女蔣友梅親口告訴鄭佩芬。 \n \n另外,鄭佩芬還提到,蔣經國過世當天,本來應該要去開國民黨中常會,但坐上車後,他卻說不要去中常會,要去看關渡大橋,「那個橋在80年代是很高的科技,蔣經國覺得是很大的成就。」 \n \n※《中時電子報》不鼓吹迷信 \n

  • 蔣家也分階層? 鄭佩芬:蔣緯國與徐乃錦可歸「弱勢族群」

    蔣家也分階層? 鄭佩芬:蔣緯國與徐乃錦可歸「弱勢族群」

    隨著解嚴30周年的話題與「兩蔣日記」爭議,蔣氏家族一生功過,又成為庶民論戰的焦點。在蔣家的聚光燈投射在蔣介石與蔣經國身上時,其它的蔣家成員也被外界歸入特權份子看待。知名作家鄭佩芬在《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書中提到,其實與中國歷朝歷代的皇室或皇親國戚家庭相同,「蔣氏家族中也有主流與非主流的差別,全看家族成員中,是否有人掌權或得勢而定」。鄭佩芬表示,若是根據這個定義,蔣家的成員中,「蔣緯國與徐乃錦可以歸類為蔣家的弱勢族群。」 \n以蔣緯國來看,鄭佩芬表示,她曾在一個朋友家的聚會裡,見識過蔣緯國與賓客們的互動。不同於蔣經國給人陰沉、高深莫測的距離感;蔣緯國雖然長年受到蔣經國的打壓,儘管內心抑鬱,在與人相處,或出現在公開場合時,表現在外的是一位聲音清亮、言談風趣、反應敏捷、見聞廣博,極為優雅、魅力十足的蔣家二公子。 \n鄭佩芬還提到,一次在軍中集會的場合,蔣緯國應邀上臺致詞,不過他並未走階梯上臺,而是走向臺前,一手撐住臺面,翻身躍上講臺,贏得全場官兵一致叫好之聲。 \n不過縱使蔣緯國在軍中、民間都非常受歡迎,又有極高的聲望,但處處受到蔣經國的壓抑。鄭佩芬表示,蔣緯國當然心知肚明,黨政軍高層也瞭然於胸,儘管接受蔣緯國,卻不敢違背蔣經國的指示,因此蔣緯國堪稱蔣家弱勢族群的代表人物之一。 \n另外一位蔣家弱勢代表,則是徐乃錦。鄭佩芬說,「自從夫婿蔣孝文病倒,生活起居無法像正常人後,蔣經國的家規又不許媳婦出任公職或介入公眾事務。徐乃錦雖貴為長媳,女兒友梅又極得蔣經國夫婦的疼愛,畢竟,當一切生活開銷必須全仰仗公婆時,注定就會落入弱勢一族。」 \n鄭佩芬表示,徐乃錦雖處弱勢,但她與朋友相處或交往,總是保持一定的友善與溫和的態度。也許因為和蔣緯國在蔣氏家族中都是弱勢,因此平日互有往來。兩人的好朋友們,當然可以感受到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處境,私下聚會時,常戲稱「蔣緯國與徐乃錦是蔣家的弱勢族群」。鄭佩芬說,「也正因為他們居於弱勢,能夠享有的特權有限,黨外雜誌或民進黨人對他們的批評也比較少,特別是徐乃錦,所以也算對她很公道」。 \n

  • 于美人從她家的紅燒肉 參透「兩蔣功過」得這樣看

    于美人從她家的紅燒肉 參透「兩蔣功過」得這樣看

    「恐怕以後也只能『近看兩蔣』,因為遠看連雕像都沒有了,都被砍頭了。」知名主持人于美人此話一出,引起了全場笑聲。不過接下來她說的話,雖然話中伴隨著濃郁的色香味,卻也讓全場為之靜默深思。 \n于美人今(22)日為名嘴作家鄭佩芬的新書《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一九四五~一九八八軼事見聞錄》見面會友情站臺,由於稍早又傳出台北市陽明山花鐘公園旁的蔣介石銅像遭人潑漆砍頭,兩蔣功過的話題在現場引發熱議。于美人此時自曝,自小生長的環境相當特別,她從小到大每天不停的功課,就是要「學習尊重不同族群的歷史記憶」。 \n于美人說,因為她的母親生長在台灣苗栗海線地帶,父親來自山東即墨,「爺爺從來沒想過在台灣置產,相信著總有一天要反攻大陸;外婆是日據時代的小學老師,大舅公是228賠償名單之一」,在這麼兩極化的身家背景之下,于美人說:「我從外婆這邊聽到日據時代的故事,跟從爺爺那邊聽到抗日的故事,是不一樣的。」她家的紅燒肉也隨著父母的背景出身,而有兩種版本。 \n「我外婆的紅燒肉裡是放大蒜,爺爺的紅燒肉是放八角,吃起來都是紅燒肉,可是味道是不一樣的。」于美人接著回憶,蔣介石過世消息傳出的那天,她看見爺爺表情嚴肅反背雙手,兩眼無神在狹小的客廳裡來回踱步,嘴裡喃喃念著「完了完了」,同一天她剛好來到外婆家,外婆卻帶著小于美人買了一件好漂亮的紅色毛衣,于美人傻傻又開心的穿著紅毛衣到學校,結果老師告訴她:「這個月不可以穿紅的」,叫她回家換衣服。 \n就在這麼錯亂的時空背景下,于美人從她家的紅燒肉,參透了尊重族群的關鍵,「可以吃放了八角的紅燒肉,也可以品嘗放了大蒜的紅燒肉,不要因為不喜歡某個味道,就覺得這不是紅燒肉!」 \n對於兩蔣功過的論戰,于美人直言,「我不知道誰的歷史經驗才是對的,因為兩邊的歷史經驗都這麼真實,而這不就是台灣的精采嗎?」,她希望民眾能夠學習「尊重不同族群的歷史記憶」,因為「不論是八角或大蒜,不也都是很好的味道?」

  • 鄭佩芬近看兩蔣 老蔣貢獻勝小蔣

    鄭佩芬近看兩蔣 老蔣貢獻勝小蔣

     「蔣介石對台灣的貢獻恐怕比蔣經國還大!」資深媒體人鄭佩芬,父親曾當過台北市議員,與雷震家僅隔一個竹籬笆,出入往來多見國民黨政要,親自拜見過蔣宋美齡,又曾跟隨辜嚴倬雲參與社會工作,她有感於近來台灣社會大喊「去蔣」,但對蔣家事多半道聽塗說,實際對這些人知之甚少,她以親歷、親睹者的角度,寫下《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一書。 \n 蔡政府高喊轉型正義,「去蔣」之外,救國團、婦聯會都是鎖定名單。鄭佩芬看那個年代,「有沒有白色恐怖,確實有,但想想老蔣一生南征北戰的人,失掉大陸是一朝被蛇咬,沒有什麼比保護政權更重要。」有人問她李敖把兩蔣罵得如此不堪也沒大事,雷震何以就入獄10年?她認為:「李敖沒有革命,雷震要組黨,那就是和政權有關了。」 \n 坊間蔣宋美齡的傳言不少,早年留學生圈內盛傳她能保持容顏不衰,全靠拉皮與戴假髮,但鄭佩芬曾於1990年在士林官邸正式晉見蔣宋美齡,「我站在她身旁非常近,她的皮膚白晰無斑,沒有動手術拉皮的痕跡;頭髮挽了髻,可以清楚看見髮根,顯然也沒有戴假髮。」近年很多傳言稱是宋美齡近身者觀察,晚年她口紅畫歪、畫眉參差,鄭佩芬一笑:「不可能嘛、孔二都貼身照顧著。」任何人晉見,鄭佩芬甚至以「監視」形容其嚴謹。 \n 「永遠的第一夫人」在鄭佩芬看來,最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得宜的裝扮及氣勢,例如旗袍樣式雖傳統,但她巧心設計活動盤扣,以便在配戴不同首飾時,裝上材質相同的盤扣;蔣孝嚴四度求見「祖母」都無法如願,亦可看出她的行事,她曾向辜嚴倬雲提及,不接見蔣孝嚴的原因是:「方良未接納他之前,我不會見他。」 \n 今人多稱讚小蔣而批老蔣,但鄭佩芬指出:「十大建設是在老蔣時就定案的;李國鼎、沈君山這些人是他帶來台灣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