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迷你蘭花的搜尋結果,共08

  • 迷你同安國小打造蘭花生態 師生種下千株蝴蝶蘭

    迷你同安國小打造蘭花生態 師生種下千株蝴蝶蘭

     位在八卦山半山腰的彰化縣芬園同安國小,校園裡綠樹如蔭,全校僅36名學生,是座迷你的森林小學;紅螞蟻休閒園區、員林東北扶輪社14日贊助提供1000棵蝴蝶蘭苗,齊力移植到校內老樟樹等大樹樹幹上,盼明年春天迎接繽紛的蝴蝶蘭盛開。  員林東北扶輪社社長張嘉六與社友們精心規劃石斛蘭專案,特別結合紅螞蟻休閒園區董事長林敏錡的專業技術,進行同安國小石斛蘭栽種教學與研習。張嘉六說,希望讓全校師生體驗大自然的亮麗生命與絢爛光彩,並學習環境教育在經濟及社區發展的深層價值,未來也希望能進一步推展到其他校園。  校長施皇羽校長,孩子們在員林東北扶輪社及紅螞蟻休閒園區林明錡董事長的指導下,親自栽種石斛蘭,不僅能美化校園,也為自己的家鄉種下希望,打造彰化縣最美校園的新景點,希望能增加孩子們對家鄉、土地的認同感與凝聚力,未來有能力是也願意將資源分享、回饋給所愛的故鄉,延續偏鄉的教育發展。  林敏錡說,這時節石斛蘭的生長期已經錯過,因此改為捐贈1000棵蝴蝶蘭苗,約有10多種花色,明年4月就會開花,屆時校園裡將呈現不一樣的景致,保證驚艷。之後還將另行提供石斛蘭苗給同安國小,打造139縣道上獨一無二的蘭花瀑布新景點。  張嘉六表示,在林董事長親自講解後,大人陪著孩子一起將蘭花苗移植到樹幹上,十分有意義;未來石斛蘭的各項培育設備,都將由員林東北扶輪社捐助經費建置,成為同安國小校園美景,也豐富139縣道的區域景觀,促進山區農村的經濟發展。

  • 清明前後 找找綬草在哪裡

    清明前後 找找綬草在哪裡

     「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由已故文學家胡適白話詩改編的經典民歌《蘭花草》,在60年代風靡台灣校園,歌曲的主角正是每年清明節前後開花的綬草,又有清明草、盤龍蔘等別名,因香味淡雅、花形奇特,還可作為中藥材,近年野外數量稀少,清明時節掃墓、踏青不妨留神,說不定有幸一睹綬草的美麗風采。  綬草之所以能成為校園經典民歌,要追溯到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他一盆蘭花草,胡適每天悉心照顧,但直到秋天都沒有開花,他懷著殷殷期盼的心情寫下《希望》這首小詩,後來在80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修改並配上曲子,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傳唱至今。  有趣的是,儘管許多人對這首經典校園民歌朗朗上口,卻鮮少人知道蘭花草的廬山真面目就是綬草,也因綬草尚未開花前,就如同一般野生雜草,在人工維護的草地上,經常來不及開花就慘被「剃頭」,又因可當作中藥材,野生蘭花草也常被人採摘,數量越來越少。  北市工務局表示,綬草是台灣最小的平地野生蘭,一般株高約13至50公分,花梗有葉狀鞘,莖直立盤旋,招牌的螺旋花序讓它有龍抱柱、紅龍盤柱、一線香等別名,提醒民眾如果在野外草地發現這些可愛的迷你蘭花,請勿任意摘植。

  • 發現最小的蘭花 花朵與火柴棒差不多

    發現最小的蘭花 花朵與火柴棒差不多

    台灣生態豐富,分布大量原生蘭科植物,其中綬草、台灣風蘭,常被視為最迷你野蘭。近日,魚池鄉蓮華池山區各種蘭花陸續綻開,其中有種「蜘蛛蘭」,花朵就開在台灣風蘭旁,兩相比較,蜘蛛蘭明顯小了好幾號!專家說,這才是台灣最小朵的蘭花之一! 林試所蓮華池研究中心主任許原瑞、植物學者李沛軒表示,蜘蛛蘭另稱帶葉蘭,在分類學上為蘭科、帶葉蘭屬物種。除了台灣,也見於大陸福建、湖南、廣東北部、海南、四川東北部、雲南南部海拔480至800公尺的森林中。 它們著生於喬木樹幹的溫潤潮溼處,因植株極小且常與苔癬類長在一起,不惹眼、很少人會去留意到它們,直到春天開出黃綠色小花朵,才會發現其存在。 蓮華池這處蜘蛛蘭群落,生長分布在研究中心停車場旁的光臘樹幹上,位置在根部起算40公分至3公尺之間,觀察容易,其中有1棵與台灣風蘭比鄰且同步開花。以往被視為最迷你蘭花的台灣風蘭,花徑約0.8到1公分,相較於蜘蛛蘭的0.2公分,明顯大了許多。

  • 迷你蘭獨步全球 二代返鄉接父業

    迷你蘭獨步全球 二代返鄉接父業

     台灣「迷你蘭花」栽培技術,獨步全球!世界上9成迷你蘭,出自南投縣名間鄉「千姿蘭園」,年產量200多萬株,居全球迷你花卉之冠;行銷歐、美、日韓、非洲及大陸等數20多個國家!  千姿蘭園由曾獲神農獎的葉世賢所創立,研發很多新品種蘭花,不時有國際人士前往取經;30歲的葉乂彰,放棄在都會的工作,返鄉協助父親管理蘭園,樂在其中。  千姿選育迷你蘭,已有10多項品種獲專利,去年就有「天女散花」、「江南春」2種;兩者具花期長達1.5個月、清香及花朵密集共同優勢,利於海外行銷。

  • 珍奇花票選 吊桶蘭稱王

    珍奇花票選 吊桶蘭稱王

     「2012臺南蘭花博覽會」串聯來自台灣各地蘭花育種家所精心培育出來的珍奇蘭花特展、花藝設計名師佈置的花藝主題景觀區、蘭花比賽大獎獲獎作品展示區等互別苗頭;而在珍奇花票選活動部分,象徵男性尊嚴的「吊桶蘭」為優勝冠軍。  臺南蘭花博覽會端出萬紫千紅的蘭花饗宴,結合了花卉景觀、花藝主題、蘭綴家具與蘭繪生活教育等多元化的內容,在南紡世貿展覽中心開幕後,便吸引上萬名遊客入場參觀。  珍奇蘭花特展、花藝主題景觀區、蘭花比賽大獎花的展示區,以及來自海內外蘭花海報比賽參賽者的作品展示區、蘭花與家具的生活主題展示區,及蘭花互動教育展示區等,都在會場互別苗頭。  值得一提的是,由民眾票選現場展覽最特別的珍奇蘭花活動,有花朵最大的蘭花、花朵最迷你的蘭花、像變型金剛的蘇拉維西豆蘭花、像張大嘴的章魚哥的飄唇蘭花、像響尾蛇尾巴的響尾蛇豆蘭花、如同男性尊嚴的吊桶蘭花以及像白髮貞子的神仙豆蘭花等,現場民眾反應相當熱烈,並選出象徵男性尊嚴的「吊桶蘭」為優勝冠軍。  同時,搭配這次夢幻的童話與萬聖節主題,中華花藝設計協會台南分會的花藝老師,布置驚悚萬聖節景觀,將高雅的蘭花融入陰森的萬聖節氣氛,以墓園、鬼娃等恐怖道具將現場氣氛營造出鬼屋的陰森感覺及鬼魅氛圍,玩出不一樣的蘭花創意設計,帶領大家走入另一個奇幻的蘭花萬聖節之旅。

  • 飯店情報-菁鑽聯盟

    菁鑽聯盟集合國內北、中、南、東11家知名飯店及格上租車,提供遊客經濟且多樣的旅遊假期。菁鑽聯盟聯合貴賓券,每張3,800元,4月持菁鑽住宿券入住有海洋精品飯店之稱的台北長榮桂冠酒店,即加贈限量獨家桌上型景觀「迷你蘭花」一盆,盡情享有靜謐獨特的精品氛圍。菁鑽聯盟網站:www.elitetw.com。

  • 蘭花辭

    蘭花辭

    我就像那蘭花,因天涼後,身體日漸好轉,還吐出兩個花苞。那是黑暗的花苞,因無光無溫長出的蒼白之花。芝蘭之屋滿室幽香已成笑話,現在台糖的溫室蘭花像紙鶴般無聲無臭地開,鼻子湊再近都沒用。 如果這是逃亡路線,我是不是來到終點? 這屋子與院子種了些花木,園丁說門口種竹是對的,竹報平安。那院子進來的那棵梅樹怎麼說?還喜上眉梢咧。梅蘭竹菊四君子全到齊,我不排斥這文字遊戲與迷信,遂在後院弄了個迷你網室養蘭,卻連養蘭的常識也沒有,把蘭花曬得紛紛死去。 ● 現在只剩菊了,但我對菊花沒感覺。 對你漸漸也沒感覺。 我想我會死在這個終點。 搬到這房子天天躺在床上呻吟,其時還是夏末秋初,天氣蒸熱,房間到了下午嚴重西曬,我感到身體日漸朽壞乾枯,如同這個行將朽壞乾枯的老屋。 過了五十,該有的都有了,連兒子也回到身邊,一切太像夢,讓人罪惡,人生再無目標,這就是所謂的終點嗎? 有時狀況壞的時候很想把抽屜所有的藥一起服下,這樣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或許不配過這樣的生活,幸福對我而言太沉重,自己作自己的心理醫生常常是死路一條。 撐到最後掛了門診才知病情加劇,藥量壓不住。這是因劑量不足而引發的種種不適,原來如此簡單。果然加重一倍藥量,恢復正常作息。 連一點刺激都受不住,身體脆弱如紙糊人。 多年來拒絕接受是病人,說自己只有口乾症,只需要一點八仙果與一些肌肉鬆弛劑。 醫生說,陽光讓病情加劇,而這個夏天特別長。 是啊,從七月到九月,每隔一天或兩天,在盛大陽光下奔走於中港路上,為了定時澆花澆草,通常過午到達,等到太陽西斜才澆花,這應該是件愉快的事,但等待的時間覺得房子像火燒,汗流不止,進入還在裝修的房子,感到黑沉沉的憂鬱。 原來我連陽光都曬不得,就像走廊上的蘭花,因過多的陽光折了腰萎了花瓣,一點也無花的形貌神采。 只有擺在客廳中的白蘭花,來了四個月還硬挺著一路開花,常來的客人都說:「這花都不凋,是假花吧?」好像為了反駁,不久又生出兩個花苞,那時已入冬,陽光甚少來訪,寒流低至五六度,窗戶緊閉,一室闇然,越多的陰影讓它越強壯。 我就像那蘭花,因天涼後,身體日漸好轉,還吐出兩個花苞。 那是黑暗的花苞,因無光無溫長出的蒼白之花。 芝蘭之屋滿室幽香已成笑話,現在台糖的溫室蘭花像紙鶴般無聲無臭地開,鼻子湊再近都沒用。 ● 背向你很久了吧,沒有罪惡感的我,自覺良心破了大洞。 先背向異性,再背向同性,再背向異性,也許我兩者皆是,兩者皆不是,情感自有它的紋路,岔出去並非到頭,而是再岔出去又岔出去,如同掌紋,直到紋理淡去。 你包藏著自己的慾望,逃到陌生的城鎮,也許連有沒有慾望都不確定,是不是背叛也還說不定,因為還有聯絡,你的東西還在他(她)那裏,他(她)的東西還在你這裏。 需要確定的實在太多,就讓它懸宕,如同一封封寄出的電子郵件,常常沒回音,而你也不想回。 活越久叛逃的人越多,時間越久,再也分不清誰是叛逃者,誰是被叛逃者,反正我們都是孤身一人,在不同的城市擁抱各自的孤獨,有什麼差別呢? 所有道德的譴責到最後都跟掌紋一樣越岔越淡。 剩下的只有草原上的風,街道上的雨,還有各自擁有的窗口。 你的窗口緊閉,一絲風也透不進,還加了遮光簾,你不需要光也不需要空氣;而我的窗口明亮,窗外有花木草原,大量的光線與風沙像海浪湧進來,但我沒比較快樂,跟你一樣日日老去。 連性別也不那麼重要,人到一個年紀,女身男傾,男身女傾,再也無分別。 一切無分別,事物的兩面性,其實只有一體,痛苦與快樂,幸與不幸,男與女,生與死,皆無分別。 喲!說是這樣說,我還沒老到看破一切。 ● 現在的小孩,性別不再是問題,雙性才是麻煩,先愛男人再愛女人,或愛女人之後才確定愛男人,或者電流亂竄,愛上網戀,三劈四劈,婚外情或老少戀。 網戀最可怕的是,若有似無,只要離開電腦幾天立刻折損,或者不宅之後,也就沒電了。 有一度我跟同性站在一邊,甚至幻想建造自己的王國,現在想來那是如何虛幻的烏托邦。 或者只是老到沒有性慾也沒有性別。性慾對於任何性別都是平等的,早則五年,晚則十年,還在一起的伴侶都過著無性的生活。 異性戀者有了孩子,先是一個孩子夾在床中間睡,生了兩個,各擁一個睡不同房間,孩子長得好慢,可倏忽過了十幾年,無知覺長期中止性生活,許多夫妻都是這麼過來的。 至於那同性的本不以性慾為主,主要是生活的伴侶,一起買菜比一起作愛更幸福圓滿,久而久之,也只剩睡在一起的形式。 有一對在一起十幾年,才三十歲就沒性生活,成天鬧分手,鬧了十年還住一起,不知是什麼綰住對方,是恐懼吧,再也找不到一樣好的人,同性能找的對象更少。 另有一對領養一個女孩,生活跟異性戀一樣緊張忙碌,接送安親班才藝班暑期夏令營,講故事哄孩子睡,為了孩子的將來,神經兮兮買了棟豪宅,讓我們病的不是性別也不是性慾,是孩子,是老死。 ● 人只要有了孩子,想的都是虛胖的未來,孩子明明並不那麼需要你,男孩子長到十幾二十,滿腦子精蟲,女孩子則每一吋肌膚都在保養打扮中。 你開始厭惡油水汪汪的眼睛,動情的嗓音,顫抖的嘴唇,香水太香,費洛蒙比灰塵可怕,危機四伏,超短迷你裙下少女白豔又纖細的腿,你從不知那有多煽情,或者少男的眼鏡後那雙充滿肉慾的眼睛,這世界太色情了,讓人躲無可躲。 ● 那晚學生來過聖誕夜,飯後玩「真心話大冒險」,你尚且還不知那是什麼遊戲,真心話就開始了,同性戀男問處男:「你的電腦裏有多少A片?」,「很多」,「上一次手淫是什麼時候」,「就前天」;處男反擊「你被從後面作,不會放屁嗎?」「有時會。」「是水屁還是滾屁?」,「狗屁啦!」我紅著臉自言自語:「這樣會有快感?」,同性戀男順便答了真心話「快要嗯出來時會有水噴出來,那就點點點囉……」「厚,不可省略」,同性戀男接著逼問異性戀男:「你最久一次作幾個小時?」異性戀男說:「不知ㄝ,記得有一次一邊作,一邊放帶子,結果電影放完了還沒作完,作太久其實不那麼舒服啦。」(低調得意),「什麼片?下次我也要看。」一陣火燒騷動,「成龍的啦!武打片。」同性戀男緊接著問「那你那裏一定很可觀,多寬多長?」,許多人阻止「你可以不用回答這個問題,真的。」,被問的人是我認為很有深度的男孩,他真愛回答,用真心在木頭地板上畫著長寬,還好中間有人隔著沒看見,好真心啊,為什麼我們以前不真心,這麼真心還會有性問題嗎?還有自動爆料的,大一時在學校水塔作愛,作完去聽某作家的演講。咦,那場轟動的演講,大家幾乎都在場,的確是中場才趕到,大家聽了一點都不詫異,我的下巴要掉下來了,怪不得兒子不讓我參加他死黨的聚會。 ● 話語一但被說出,意義開始分歧,一切的開始就是延異、差異、延宕、衍異……。所謂的真心話跟真心往往沒關係,跟冒險比較有關。 ● 那夜之後我急需心理治療,找六年級問:「你們玩真心話嗎?」 「玩啊,總有十來年了,青春期的小孩才玩,你學生有退化的傾向。」 ● 真的沒有純純的愛,純純的小孩,連純愛小說、漫畫都不純。 這徹底殺傷我對學生與兒子的迷戀。 我對兒子說:「沒有承諾不要佔女孩便宜。」 兒子說:「你不要管那麼多。」 ● 我輩就是退化,就是愛純純的愛,白色恐怖時代的特產,連愛也變得蒼白恐怖,也就是愛在心裏口難開,不敢真心的年代,男女約會連手也沒敢碰,共撐一把傘就算達到高潮。 那時最開放的性冒險,男女雜處一棟公寓三天三夜,沒什麼事發生,男孩為女孩點菸(聽說有性暗示);那個超長髮女孩聽說很開放(但從沒撞見她親吻或愛撫場面);那個長髮男孩聽說會嫖妓(女朋友抄到保險套因而分手,但誰也沒見過);只有一個風騷女孩(背後被罵公共汽車)光腳ㄚ子勾來勾去,然後問:「如果存在是虛無,活著只為等死,這麼荒謬的人生,只有死亡才能對抗嗎?自由真的存在?」「實有的世界是生命的一次元:存有的世界才是二次元,那麼除去自由還有責任……」,如果我們早一點知道長寬,或者上一次手淫是什麼時候,也許不用摸索那麼久才懂得愛情。 (上)

  • 手作農情-迷你蘭花 卡哇伊

    「好可愛喔!」初見南投千姿蘭園老闆葉世賢栽植出的迷你文心蘭,每個人都發出超可愛的驚呼。一般而言,可愛這個形容詞不會用在氣質高雅的蘭花身上,然而養蘭達人葉世賢運用南投縣名間鄉的好土壤、好氣候以及高超的技術,育種出全球第一棵迷你文心蘭,把正經八百的蘭花變MINI了! ■品酒師變養蘭達人 長得很靦腆的千姿蘭園負責人葉世賢30年前在南投酒廠服務,負責微生物管制業務,必須精準的檢驗出酒有沒有變質、變壞,再加上敏銳的嗅覺、味覺,若沒有走上養蘭路,他應該會成為頂尖的品酒師。 葉世賢說:「當時我常在在無菌培養空間裡工作、檢查菌種,那個無菌空間其實跟培養蘭花的無菌空間是相同的。」 30年前台灣的養蘭風氣很盛,葉世賢一玩不能罷手,專業的無菌培養技術剛好可以精準的移植在蘭花身上,初次嘗試就育種成功,從此告別酒廠、踏進養蘭的花花世界,創意加上技術讓他獲得1993年的神農獎,最代表性的作品就是迷你蘭花。 ■蘭花變小 產值變大 葉世賢表示,蘭花一直給人高貴的形象,甚至讓人有僅能遠觀、不能褻玩的想法,不過,他認為多姿多采的蘭花其實是很活潑的,不同的顏色、造型可以深入在生活空間,比方在餐桌上、床頭邊、書桌旁若能擺上一小株蘭花,就能讓空間有全新的感受。 他笑著說:「一整盆蘭花會讓人有壓力的端正坐好,但若是一小株只有巴掌大的蘭花,就可給人活潑的心情。」 為了讓蘭花有多元的裝飾性,葉世賢積極的培育迷你蘭花,將文心蘭、蝴蝶蘭、拖鞋蘭全部變小,在兩甲的土地上,種了三百萬株蘭花。由於蘭花變小了,所以生長期也縮短、同樣的土壤面積可以栽植更多蘭花,蘭花變小的結果是讓葉世賢產值成長數倍。同時,小巧的蘭花定價多在250元上下,可愛的外型、大眾的價格,很容易讓人心動購買。 ■蘭花禮盒像極娃娃屋 近期葉世賢積極開發迷你蘭花的禮品市場,他指出,送禮送蘭花是很風雅的事情,若是以禮籃的方式呈現,過於老氣,但若把這些可愛的迷你蘭組合成一個禮盒,就非常別致。 因此他特別用壓克力打造了如同娃娃屋般的蘭花玻璃屋,在小巧的房子裡放了六小盆迷你蘭,精巧的模樣宛如藝術品。葉世賢表示,蘭花禮盒的觀賞期可達一個半月到兩個月,花謝之後,只要給植物充足的陽光、適量的水、通風的空氣,迷你蘭也會再次開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