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追捕的搜尋結果,共318

  • 躲花圃避追捕 打鼾現形

     被列為治平對象的男子吳坤達,廿六日凌晨被警方圍捕,吳嫌將大樓社區內花圃的花草拔光,鋪在身上偽裝藏匿,竟能躲過十餘名員警五個小時的搜捕;警方準備收隊時,突然發現累趴睡著的吳嫌,因打鼾把草吹動露出頭髮,順利揪出。 \n 檢警事前雖已監控吳嫌行蹤,但他相當狡滑,見警方拘提立即摸黑爬牆逃逸,十餘名警力追捕時看見他爬入光華街一處社區,但展開地毯式搜查,仍不見嫌犯蹤影。 \n 光華里長張慶榮夫婦及六、七名熱心里民也加入圍捕,但近廿個人逐層逐棟搜索,從凌晨近三時找到早上八時,還是沒有發現吳嫌,警方集合在社區中庭準備收隊。 \n 當時,市警局第二分局偵查隊小隊長陸秋煌站在嫌疑人躲藏的花圃旁講電話時,突然聽到打鼾聲,眼光往花圃瞄去,發現野草竟動了好幾下,並露出一撮黑髮,一把手伸過去,赫見吳嫌正躺在裡面。

  • 行搶露出車牌168 馬上抓

     「168」並非「一路發」!上月間才因詐欺及竊盜案被關出獄的廿七歲男子朱子豪,昨天下午騎車行搶在路邊餵貓的解姓婦人皮包,得手後還回頭嘲諷追不到,結果車牌後三碼168露了餡,被路人記下報警追捕,不到六分鐘就被逮獲,搜出剛得手的五千多元贓款。 \n 解姓婦人說,她假日常到公園餵養流浪貓。昨天帶著一袋貓食,騎車到中山北路二段的小公園餵貓,沒想到大白天會遇到搶匪。 \n 昨天下午三時許,解婦餵完貓後洗手,一名騎車搶匪竄進巷內,一把搶走掛在機車把手上皮包逃離;解婦在後面追趕並高喊搶劫,搶匪還回頭朝她冷笑。 \n 案發後,路人記下搶匪機車後三碼168報案,中山警分局線上警網展開圍捕,中二所副所長林建澤正好在附近巷弄督勤,發現搶匪騎機車呼嘯而過,立即通報追捕;正巧中一所巡佐林進南也巡邏經過,不一會兒,林建澤與林進南就在長安東路一段五十三巷,順利將搶匪攔捕到案,並起獲五千四百元贓款,訊後已依搶奪罪嫌送辦。

  • 二菜鳥警押解 人犯撞車門逃脫

     新店警分局警備隊兩莊姓、林姓菜鳥員警昨天晚上押解嫌犯蔡孟修至台北地檢署,蔡嫌下車時戴著手銬趁隙脫逃,北市中正一、中正二及新店警分局正全力追捕。 \n 晚七點五十分,新店警分局警備隊員莊晏銘、林俊男押解廿三歲竊車嫌犯蔡孟修至台北地院。莊晏銘負責開車,林俊男在後座戒護,蔡嫌戴手銬、未佩腳鐐,到了地院門口,林俊男先下車,要押解蔡嫌下車時,蔡嫌用身體撞車門,林姓警員被車門彈退一步,蔡嫌再趁隙往重慶南路方向逃逸。 \n 新店警分局說,林姓警員在後方緊追,因跌倒而讓嫌犯逃走,另一名開車的莊姓警員本欲開車追捕,但當時車多,擔心衝撞造成交通意外而作罷。 \n 蔡嫌昨天凌晨在新北市烏來區觀光大橋被警方臨檢,查獲他駕駛贓車,蔡嫌辯稱車是向朋友所借,卻說不出朋友的名字,由於蔡嫌有多起竊盜前科,警方依竊盜罪嫌移送。

  • 台商遭勒贖案 追捕「阿富仔」

    台商遭勒贖案 追捕「阿富仔」

     廣東台商夏崇惟遭綁勒贖台幣三億元獲釋後,對於案情語多保留,檢警查出,該擄人集團組織分工細膩,幕後全由在逃主嫌「阿富仔」一人單向連絡,所以落網嫌犯彼此並不清楚其他人的身分。目前已知「阿富仔」人在台灣,而夏被擄在船上期間由三人看管,刻全力清查身分並分頭追緝中。 \n 檢警表示,從事廢五金的夏崇惟,早年和其他六名股東到大陸投資廢五金生意,賺了不少錢,彼此平分利潤。後來夏自己出來創業,開了家報關行進口廢五金,每進口一只貨櫃就有卅萬人民幣的利潤。尤其這幾年銅鐵價飆漲,夏愈賺愈多,加上本身節儉成性。賺的錢除了做公益,也都存下來,至少有十數億的身價。 \n 其他股東雖然也賺錢,但因愛賭輸了不少錢,就連輸錢的名號,在縱貫線都被視為肥羊,於是想向昔日股東夏某分紅;而夏認為報關行是自己創業,不讓他們分紅,引起前股東不滿,在覬覦夏的財富下,策畫綁架案。 \n 檢警查出,主嫌「阿富仔」在幕後操控安排找人,先由台中的徵信業者到大陸夏的住處勘查,裝設監視器掌握作息,然後由落網的蔡錦雄、鄭祤祺從台灣到大陸綁人。綁人後,再交由三名在逃綁匪,直接把肉票送上一艘大陸籍的遠洋漁船載往公海控制。 \n 三名綁匪在公海因一直未接獲指示,擔心被逮,遂把船開往菲律賓、越南一帶。因油料有限,加上被害人態度配合,才決定把肉票載往澎湖丟票。 \n 不過被害人獲釋後,對於被綁五十三天仍心有餘悸,對案情也有所保留,僅表示被綁時,因為掙扎反抗而遭到對方暴力相向,並矇上眼,隨即被押往船上,對方才拿下眼罩,期間並未對他凌虐。他強調,未與人有債務糾紛。 \n 據了解,三名綁匪中有大陸人、也有台灣人,因為主嫌之後未與他們聯繫,其他落網的嫌犯並不知道他們身分,才會在兩岸警方逮捕其他共犯後,供稱也不知道肉票的下落。 \n 檢警指出,這起綁架案的策畫縝密、分工細膩,綁架和看管、聯繫的綁匪之間並不連絡,也不知道彼此身分,算是完美的綁架行動;但因在香港開立贖款帳戶後,又不敢提領轉帳,才未能取贖成功。由於部分證據仍由大陸公安調查掌握,刑事局將循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機制繼續合作偵辦,追緝其他共犯。

  • 付不起房租 中輟生搶劫被逮

     家住台南市南化的余姓單親高三中輟生,繳不起每月三千五百元房租,昨上午在嘉義市民權路郵局提款機前搶劫汪姓婦人提領的四萬元,與婦人拉扯,鈔票散落一地,得手四千元,被警民合力追捕到案。 \n 昨天上午十點卅六分,汪婦到嘉義郵局忠孝支局提款機提款,余姓少年在汪姓婦人後面排隊佯裝要提款,汪婦提領四萬元由吐鈔口吐出後,余姓少年從身後行搶,婦人受到驚嚇高聲喊叫,余姓少年緊張,手上的錢灑滿一地,只搶走了四千元就趕忙逃離現場。 \n 汪婦及多位目擊民眾立即追逐,執行勤務的警員余信儀騎機車抵該支局簽巡邏箱,將機車停好後也加入追捕行列,由民權路追到忠孝路,追了近兩百公尺在中山路稅務局前將余姓少年制伏,帶回偵訊。 \n 昨天下午余父趕到派出所,訓斥兒子不學好,余父說,他每個月都有給兒子生活費,百思不解為什麼兒子為了繳房租鋌而走險犯下搶劫罪?余姓少年低頭無言以對。警方調查,余姓少年年紀輕輕已經犯下竊盜、恐嚇等多項前科。

  • 追捕逃逸外勞 女警遭狠咬

     北越船員莊胡柳(譯名),四月時在高雄港跳船,逃竄至北部打工,三日下午他騎車在林口長庚附近閒晃,被巡邏警員攔查,警員發現他逾期停留,正準備逮捕之際,他竟咬傷女警柯素惠的手指逃逸,警員追逐數百公尺才將他制伏逮捕。 \n 受傷的柯素惠右手食指深可見骨,幸無大礙。警訊後將莊胡柳依妨害公務、逾期居留等罪嫌移送法辦,龜山警友會辦事處主任呂信達傍晚至派出所慰問柯素惠並致贈兩千元慰問金。 \n 龜山警方指出,三日下午大埔派出所警員柯素惠、邱振淵巡邏,行經龜山鄉文化二路,發現一外籍男子騎重機車,形跡可疑上前攔查,男子企圖謊報姓名身分被拆穿,警員準備將他帶回派出所查證,他突然發狂似地咬傷柯素惠右手食指與中指,並打傷邱振淵頭部逃逸。 \n 兩警不顧身上傷勢,奮力追逐約三百多公尺將其攔下、壓制逮捕。警訊中,莊胡柳(廿一歲、北越籍)坦承原是受雇船員,可入境台灣限期九十天,他為貪圖長期打工,竟在四月卅日於高雄港跳船,逃竄北部找工作,警方將追查幕後有無集團操控。 \n 柯素惠雖然手指傷勢深可見骨,但她樂觀地說,當下不覺得痛,只想上前追捕逃逸外勞,到醫院包紮才隱約覺得疼痛,她說沒大礙。

  • 香蕉灣偷渡 逮到8名越南人

     十多名越南籍男女,昨日凌晨趁著夜黑風高,企圖從墾丁的香蕉灣偷渡,埋伏多時的岸巡人員一湧而上進行圍捕,偷渡客嚇得四散逃跑,經一陣追捕後,共逮到四男四女八名偷渡客,目前恆春半島各路口都已設置攔檢點,以查緝其他逃竄的偷渡客。 \n 岸巡六三大隊昨日凌晨零時接獲通報,在墾丁香蕉灣海域,有不明船隻形跡可疑,立即派員前往埋伏。一時許船隻突然順著海浪衝上礁岩,十多名越南籍男女,馬上從船中跳出,分散朝周邊的海岸林逃竄。 \n 岸巡人員立即上前追捕,不過因為當地珊瑚礁岩地形崎嶇,又布滿了刺人的林投及瓊麻,追捕不易。經一陣搏鬥後,共逮捕四男四女八名偷渡客。 \n 被逮捕的偷渡客表示,他們是十月一日,以觀光的名義搭火車到大陸,之後每個人以一千三百元美金的代價,一起買了一艘破舊木殼船,十一日從大陸的港口出發,在海上航行卅六小時後,才抵達墾丁。

  • 韓寒:傳媒不該被任何人控制

    韓寒:傳媒不該被任何人控制

     今年七月,雜誌《獨唱團》出刊後,創辦人作家韓寒獲頒傳媒人獎。但是,他對這個嘉勉並不感到驕傲。韓寒3日在博客上發文稱:「什麼是傳媒人,我深深的思考過,在我們國家,其實就是做一個傳達一下領導意思的媒人,做的不好就送你一個傳票,然後就挖煤,這就是傳媒人。」 \n 這是「文壇壞小子」首度對大陸傳媒的言論管制發出最嚴厲且直接的批評。韓寒表示,他所說的傳媒,包括廣電、網路、平面媒體及電話、海報。這篇博文已經有超過16萬網友點閱,更有網友害怕這番言詞遭到政府「和諧」,趕快擷取螢幕畫面珍藏。 \n 合法出版社要有黨委 \n 韓寒說,「今年,我成了一個所謂的傳媒人。好在這個獎項是年度傳媒人,不是年度最成功傳媒人,我自認為是年度最失敗傳媒人。」 \n 韓寒指出,很多人宣稱「辦一本雜誌」、「做一份報紙」,都是理想的展現,但是在大陸這些是非法的,大陸出版界的現況是──「某個擁有黨委(中共組織)的國有出版社或者雜誌社聘請你的團隊來打理他們的雜誌」。 \n 韓寒認為,這是非常不健康的傳媒生態。在韓寒心裡,「傳媒不該控制在任何人手裡,他應該是一片開放的天地,只要善待,誰都可以使用和擁有它,它的上司只有一個,法院,它的罪名只有一種,誹謗」。 \n 韓寒說,他原本想去北京領年度傳媒獎時親口講這些話,但是他忙不過來,這幾天是《獨唱團》第二輯上市的時間,編輯團隊在為更好的質量和空間而努力,也為使他變成合法的月刊(由於無法通過審查,《獨唱團》以書刊號出版),而不是居無定所的絕唱團。 \n 問候被跨省抓捕記者 \n 韓寒強調:「這個年度傳媒人獎我委由老朋友黑狗達代我領獎。在此,僅為頒獎給我的傳媒人問好,也為被跨省抓捕的文人謝朝平先生問好。」 \n 地方政府「跨省追捕」言論犯,是大陸特有的現象,網路流行語簡稱「跨省」。這3個月以來,大陸許多媒體人受到官方追捕。繼《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遭到全國通緝後,記者謝朝平因為出版探討三門峽移民問題的《大遷徙》一書,日前被陜西渭南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調查。 \n 在這種氛圍下,韓寒獲《GQ》雜誌頒發年度最佳傳媒人獎,但是韓寒無法出席領獎,便在博客上發表一篇言詞辛辣的得獎感想,並在網路上聲援謝朝平。

  • 倫敦傳真-末日殺手 扭曲了社會價值觀

     以撰寫犯罪小說著稱的英國女作家珍姆絲(P.D.James),曾表示,「真實生活和小說故事間的分界,往往可以如此的模糊與危險。」周前,發生在英格蘭北方寧靜市集小鎮路斯伯利的「殺手莫特」(Raoul Moat)事件,再度使人想起小說家的話。 \n 卅六歲的莫特有家暴紀錄,因傷害罪坐牢十八個星期出獄後,槍殺前女友和她的新男友及一名交通警察。造成一人死亡、兩人受傷,其中受傷的交警因為莫特朝著他的臉部開槍,導致終身失明。開槍射殺三人後,莫特公然向警方宣戰,誓言「見一個,殺一個。」 \n 為了追捕莫特,英國警方發動了歷史上最大的人肉追捕行動,上百名武裝警力、蒙面狙擊手,加上軍方特種部隊SAS野外專家和皇家空軍「旋風」戰機,紛紛加入這項緝凶行動。連續六天,卻連莫特的確切行蹤都掌握不到,到了第七天,才團團圍住現身在小鎮河堤上獨行把手槍掛在脖子前的莫特。 \n 經過六小時對峙,雙膝跪在地上的莫特舉槍自盡。這一切,盡收在電視現場報導和平面媒體攝影下,如真似幻,如幻似真。莫特的故事並未因此結束。除了莫特的老母親說,「他最好去死!」外,他的哥哥譴責英國警方「公開處死」莫特;他的朋友說,莫特是個好人。不認識他的人,對他產生巨大同情,莫特自盡的草地上,放滿了鮮花和卡片與留言。從英國各地開上數小時車程,前往路斯伯利獻花者,大有人在。警方公布莫特最後出現在CCTV上的面孔,成了熱買T恤的新圖案,每件八英鎊,才出爐就缺貨。 \n 一位廿一歲的單親母親,為莫特在臉書設立了一個哀悼網頁,稱他為「傳奇」,四十八小時內,超過三萬八千人回應,一片擁護稱頌和同情莫特聲音,震驚了英國首相卡麥隆。卡麥隆跳出來在國會中指出,「我的觀點,莫特是個殺人凶手,一個謀殺犯,如此而已。看一下他的受害人和他們的家屬…」,英國政府要求臉書拿下哀悼莫特的網頁,但遭到臉書拒絕。在唐寧街首相府和臉書相持不下,設立該網頁的單親媽媽最後同意取下哀悼網頁,但堅持,「莫特在我家是傳奇。」 \n 一個殺手如何會變成傳奇呢?英國犯罪學學者把這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現代英國社會經驗,與一九九七年黛安娜王妃猝逝,渲染式的公眾情緒相比,指出類似廣大同情的背後,反射的往往是許多個人的壓抑與不滿,人們或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藉此宣洩自我情緒。莫特在戲劇性的追捕行動中,成功的把自己化身為求助無門的「受害者」,成為社會邊緣人的「戰士」。 \n 這種現象,在英國並非首見。一九五○到六○年代,發跡倫敦東區的著名黑幫雙胞胎首腦「克雷兄弟(Kray Twins),持槍搶劫、暴力謀殺,無所不幹,卻是當代英國社會名人,大眾對他們既愛又怕。而以「克雷兄弟」為背景拍攝的影片、發展的文學作品,不勝枚舉。「哈利波特」作者羅琳曾透露,自己筆下的「Lord Voldemort 」,就是受到「Kray Twins」的名號一度是禁忌的啟發。羅琳書中大部分的巫師因為太畏懼「Lord Voldemort 」,而不敢直呼其名,只說「你知道是誰」(you -know-who ),或者,「他,不可呼其名」(He-who-must -not-be named )。 \n 「火車大盜」畢格斯(Ronnie Biggs )是另一個例子。畢格斯一九六三年和同夥搶劫郵政列車,受害火車司機終身成為植物人。服刑一年後,畢格斯越獄大逃亡,從法國、澳洲、巴拿馬到巴西,整整三十六年,英國警方追捕無效。畢格斯從搶匪搖身變為傳奇,他在巴西的居所,成了觀光勝地,旅客爭先恐後的跟他合影,畢格斯自己也以英雄自居。 \n 這樣故事,重覆在真實生活中上演。上周發生在英國的殺手莫特事件,只是再度提醒大眾類似的社會扭曲現象而已。而在這種謀殺者與傳奇英雄混淆的分界間,或許,我們該思考的是,到底什麼是真正的悲憫之心? \n ([email protected]

  • 路見不平 富豪上天下海追盜

     東莞劉姓富豪日前看到一名路人遭兩名搶匪搶奪皮包,路見不平,他不惜出動「海陸空」裝備追賊,先以保時捷轎車追人、再開直升機與賊對峙、最後透過汽艇與公安局合作圍堵,歷經3個多小時抓到搶匪。 \n 據《廣州日報》報導,7月15日傍晚,劉姓富豪看見路人遭搶,並騎乘機車逃逸;為了抓賊,他開著保時捷轎車狂追3公里,將摩托車逼倒在地。兩名搶匪見狀棄車分頭逃跑,劉先生先下車追捕騎車男子,然後叫兒子去追搶包的匪徒。 \n 歹徒跳水 企圖潛逃 \n 搶包的男子在他兒子和民眾的追捕下很快伏法,但是劉先生追的那個搶匪很難纏,為甩開劉先生,搶匪縱身跳進路邊的大水塘打算「潛逃」。 \n 據劉先生表示,他看見搶匪跳進水塘,想到了自己的直升機,他說,「我開著直升機,一邊靠近水面,想用風把水浪捲起來,逼他上岸。」劉先生說,他一邊逼近搶匪,一邊找棍子打他;但是棍子被搶匪搶走,還使勁敲打他的直升機。劉先生說,他擔心直升機被打壞,就放棄了用飛機追賊的行動。 \n 會同公安 汽艇圍捕 \n 雖然直升機抓人未果,但是劉先生並沒有放棄。他急中生智,開出一艘私人汽艇,此時,常平公安分局特警隊也調來了一艘汽艇。經雙方圍捕,終於將這名搶匪抓到汽艇上。

  • 逃亡7天 英頭號要犯飲彈亡

     英國軍警發動大批武裝力量追捕的頭號要犯莫特,十日清晨與警方對峙六小時後,飲彈自盡,結束七天逃亡生涯。 \n 莫特九日晚間七時現身英格蘭市集小鎮路斯伯利河堤。發現行蹤曝光後即伏身草叢,與警方展開六小時談判,十日凌晨一點十五分開槍自殺,送醫不治。 \n 警方表示並未對莫特開槍,也無人受傷。目擊者指出,在大批重武裝警力環伺下,莫特無處可逃,他把掛在脖子上的短槍取下,抵住自己的頭,盤腿席地,與警方喊話。警方希望他棄械投降,強調不會傷害他,但莫特仍選擇以最後一顆子彈自盡。 \n 警方透露,原先表示不會傷害一般民眾的莫特,八日留下一卷錄音帶對媒體報導不實強烈不滿,表示「看到一則錯誤報導,就殺一個人。」致使警方對公眾安全更加顧慮。 \n 過去七天英國警方出動號稱英國史上最強大的警力,除百名武裝警察和狙擊手外,特種部隊野外追蹤專家、武裝裝甲車、皇家空軍旋風戰機,均加入追捕。

  • 「藍波」真人版 英軍警裝甲車大追捕

     席維斯史特龍主演的電影《第一滴血》(The First Blood)真人版,彷彿在英格蘭北方的一個小鎮上演。為追捕一名揚言屠殺警察的凶手,英國軍警聯合,出動上百名武裝警力、廿輛裝甲車和特種部隊SAS。六天下來,殺手依然行蹤渺茫。 \n 現年卅七歲的莫特(見右圖,路透)原為俱樂部警衛,肇事入獄期間女友移情別戀。他出獄後,前往英格蘭北桑布蘭小鎮路斯伯利,先槍殺女友和新男友,再射殺一名交通警察。 \n 莫特把怨恨全部歸罪於警察,犯案後寫下長信,指警方毀了他的一切,誓言對警察「見一個殺一個」。但他也告訴民眾,「不用怕我」,因為他不會傷害普通平民。 \n 警方研判莫特藏匿在樹林內。但上百名重武裝警察封鎖整個村鎮,地毯式搜索數日不果後,英國警方七日從北愛爾蘭調動了廿輛武裝裝甲車和防恐專家,前來支援。這些裝甲車過去是英軍對抗愛爾蘭共和軍(IRA)的主要裝備。 \n 警方並從特警部隊C019調動超過四十名蒙面狙擊手,外加英軍特種部隊SAS的菁英,合力追捕這名警方形容「極危險」的殺手。 \n 出動如此大陣仗武裝軍警勢力,追捕一名逃犯,英國媒體形容為「創新歷史紀錄」。莫特的友人透露,身材高大精壯的莫特自認為「藍波」,精通野外求生技能,「除非他投降,警方很難抓到他。」

  • 前男友求合不成行凶 護士命危

    前男友求合不成行凶 護士命危

    女子蔡佳縈疑似和黃姓前男友相約談判復合,一言不合惹來殺機,遭黃持利刀刺傷頸部深及動脈,倒臥血泊奄奄一息,黃嫌帶著凶器逃逸,蔡女經送醫緊急輸血仍有生命危險,警方已鎖定黃嫌追捕當中。 \n警方調查,在某醫院擔任護士的女子蔡佳縈,昨天傍晚五時許,和交往多年、同一間醫院擔任看護的黃姓前男友(四十歲)約在鳳山市青年一路一處巷口談判,男方想挽回戀情,蔡女多次遭黃男暴力相向不肯復合,騎機車準備離開。 \n黃嫌不甘心追向前去,拉住蔡女,再從身上拿出預藏刀子,朝蔡女頸部刺入,蔡女奮力抵擋,左肩和右手腕也遭刺傷,血流如注,倒臥血泊當中,黃嫌則帶著凶刀逃逸,許多在重劃區運動的民眾看得都嚇傻了,趕緊報警求救。 \n蔡女被緊急送往國軍八○二醫院急救,急診室醫師顧孝文表示,傷者大量出血,到院後呈現休克狀況,頸部傷口深及動脈,另左肩和右手腕都有五至十公分的傷痕,經輸血急救,仍有生命危險。 \n警方指出,警消人員趕到現場時,蔡女有說出被黃嫌砍傷,經向親友訪查,到黃嫌鳳山住處不見人影,目前追捕中。

  • 飆仔撞車1死1傷 指警追捕才肇事

    高雄市警方廿日凌晨掃蕩飆車族時,發生飆車族撞上汽車一死一重傷車禍;莊姓車主供稱,是警車追緝飆車族才導致車禍,但警方初步調查飆車族早已逃逸,並非因警車追捕而發生車禍,全案將深入調查釐清真相。 \n三民二警分局昨天凌晨四時許執行防飆勤務時,發現民族路、九如路口有廿多部機車集結,立即派出一輛警車、二部警用機車進行驅離。 \n飆車族見狀沿九如路逆向往鳳山方向逃逸,逃至陽明路時一哄而散,竄入附近巷道躲藏,警方搜尋未果後收網返隊。 \n騎機車的鼎金所李姓警員行經陽明路時,見二百公尺外的陽明路一百一十八巷口發生機車與汽車相撞車禍,趨前處理時,發現倒臥在地上機車就是剛才正追捕的機車。 \n李姓警員召來救護車將二名機車騎士送醫急救,凌嘉甫(十九歲)送高醫急救至昨天上午九時宣告不治,柯姓男子(十八歲)右腿骨折送往國軍總醫院急救後,轉送義大醫院加護病房。 \n莊姓汽車駕駛宣稱是警方追緝才發生車禍,但李姓警員堅決否認,強調肇事機車早已失去蹤影,要收隊回派出所行經該處發現車禍。 \n警方偵訊後,先將莊姓駕駛依過失致死函送偵辦,是否因員警追捕造成車禍部分,警局正展開內部調查外,檢方已指示,待重傷的柯姓男子能夠說話再做進一步釐清。

  • 開槍追捕誤殺人命 員警被判1年半

    北縣警蘆洲分局五工派出所員警林冠宏,九十七年九月廿九日凌晨追查以紅毛巾蓋住車牌的機車時,朝騎車男子周士紘連開六槍,當場轟爆後座乘員吳廷男後腦。板橋地院認定林冠宏執勤過當,但以他賠償五百廿二萬元和解,判決一年六月並宣告緩刑三年。 \n前年九月廿九日凌晨五時許,十九歲男子周士紘騎車載朋友吳廷男行經三重中山路,周男因日前車牌遭警吊扣,把哥哥車牌裝在自己車上,還特地拿了條紅毛巾蓋住車牌,一路遮遮掩掩,反而引起員警好奇。 \n蘆洲警局警員林冠宏等三人接獲勤務中心通報,指稱有贓車自八里往三重、蘆洲方向逃逸,遂在三重中山橋下執行攔截勤務。正巧周、吳二人騎著蓋住車牌的機車經過,林冠宏等人見狀攔檢,但周士紘卻加速逃逸,林冠宏等人立即上車追捕,並在一陣追逐後,開槍打爆了吳廷男後腦。 \n警方第一時間護「自己人」,表示林冠宏是「對空連開六槍示警」,卻因子彈擊中一處公寓四樓的分離式冷氣機,「反彈」打中後座吳男後腦致死。 \n為了圓謊,連續搬出了「跳彈」、「對空鳴槍」、「遠程射擊」等說詞,引發家屬不滿,最後請來刑事局鑑識中心主任程曉桂,使用國內首見價值六百萬元的「三D雷射掃描儀」,搭配電腦建構現場空間,還原真相,證實致命子彈是從右耳後穿進後腦,直接打爆吳廷男頭部。 \n檢警調查發現,事發時林冠宏僅在第一槍對空鳴槍,之後五槍幾乎都是朝人射擊,許多官警因此遭連坐處分。 \n板院承審法官認為,林冠宏執行勤務時本應為高度注意義務,卻在用槍時機、用槍方式有所疏失,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並宣告緩刑三年。

  • 連偷3車跨年 4阿兵哥加霸王油

    竟有如此不顧軍紀及法令的軍人!包括四名現役軍人等男女六人為了參加跨年晚會,竟結夥偷了三輛車,開著贓車到處玩,開到車子沒油了,再到加油站加「霸王油」後逃逸,高雄市警方據報圍捕,將涉案嫌犯全部逮捕。 \n警方在車上查獲K他命殘渣,將驗尿調查是否吸毒。 \n陸軍現役軍人黃松豪、張嘉仁、李建陞及海軍簡義文等四人,都十九歲,有的是同學或同袍關係,四人前晚與廿歲男子鄭俊傑及十六歲何姓少女共六人,先到台南市偷了兩輛汽車,開到高雄縣再偷一輛,後來其中一輛開到沒油,被丟在高雄市楠梓區東鄰路。 \n黃松豪等六人再開兩輛贓車,到台南市參加跨年晚會,於昨天凌晨二點四十八分回到高雄市時,由張嘉仁駕駛的車子汽油用盡,開到左營區自由三路「上豐加油站」加油,共一千多元,不料,張某在加油後不付錢,反而加速離去。 \n加油站人員立即向左營分局新莊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根據被害人所記車號,立即通報勤務指揮中心,由巡邏警網攔截圍捕,一小時後在左營區新下街發現這輛贓車,三輛警車展開攔截追捕,開車的張某看到警車,立即棄車逃逸。 \n警方隨即追捕逮人,將兩輛贓車上六人全部緝捕到案。 \n警方並在車內查獲K他命殘渣及吸管、K盤。

  • 珠寶搶案大追捕 逮四盜主嫌兔脫

    桃園縣林姓珠寶商十天前遭買家設局,持槍搶走價值七百多萬元的名表與鑽石,大園警方案發後從監視器鎖定嫌犯,一路追緝到四百公里外屏東恆春的歹徒租屋處,在歹徒偷渡前逮捕四名共犯,黃姓主嫌及接應的黃姓男子趁隙逃逸。 \n珠寶中盤商林姓被害人,十四日下午三點接獲主嫌黃盛德(卅四歲)電話,表示要購買珠寶,雙方約定六點到黃嫌經營的建材行見面,由於之前已經有兩次成功交易,珠寶商不疑有他,準時赴約,卻沒看見黃嫌身影,珠寶商打電話給黃嫌,對方表示在加油,請他等兩分鐘。 \n當時建材行內有黃敏孝(廿三歲)、賴承恩(十九歲)、陳三榮(卅一歲)三人在場,他們請珠寶商到二樓等待,這時男子何富立(卅五歲)持槍衝進來,喝令珠寶商不要動,並以膠帶捆綁被害人,四人就把珠寶商帶來的七百萬珠寶及身上財物洗劫一空,由司機黃盛華(卅三歲)接應逃逸。 \n六名歹徒隨即會合,前往蘆竹鄉租一部BMW轎車做為當逃亡工具,嫌犯還將租來的轎車車牌換掉,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身影早已遭監視器錄下來。 \n六人案發第一天藏身台中,警方一路尾隨,但後來又更改藏匿地點,跑到屏東恆春的湖光山莊躲藏,研議偷渡事宜。 \n據了解,嫌犯躲藏期間足不出戶,全都由接應司機的楊姓女友負責打點吃住,楊女為一名平面模特兒(警方列為關係人),由於偷渡費用一人要七十萬,黃姓主嫌認為太貴,拖延十天還未行動。 \n警方眼見時機成熟,昨日展開逮捕行動,黃嫌等四人落網,主嫌黃盛德攜帶大批贓款及槍支逃亡,司機黃盛華也趁隙逃逸。警方現場起出贓款卅三萬三千九百元及鑽錶一只、鑽戒兩枚,正全力追緝在逃兩人。

  • 特勤小隊長:中槍疼痛 如被拳擊

    「還好有這件防彈衣!」保大特勤中隊小隊長馬延德在槍戰後,形容中彈的感覺說,「就像胸口被重拳痛擊,當時追捕沒感覺,等卸下裝備才覺得痛」,有點命大、死裡逃生的感覺。 \n槍戰結束後,馬延德手扶著左胸口,在同仁協助下前往大同醫院檢查,X光檢查肋骨沒受傷,不過醫生擔心內出血,還是請他住院觀察,醫生檢查結果為「右側胸腹部紅腫挫傷」。 \n馬延德中彈後仍持續追捕,直到回隊上繳回裝備才覺得胸口疼痛不堪。他說,當時距離嫌犯僅兩公尺,中彈後也沒想太多,只想先把嫌犯制伏,結束後沒想到會這麼痛,好像被人痛擊一拳。 \n特勤中隊長張峰銘說,多年前發生在麗尊酒店的槍戰,馬是先到場支援的保警,他聽到槍聲就覺得苗頭不對,判斷不是一般的短槍而是長槍,要求同仁提高警覺,準備防彈盾牌因應,是個很有膽識,經驗又豐富的好員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