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逆來順受的搜尋結果,共07

  • 工商團體連三嘆! 有苦難言、逆來順受、雪上加霜

     基本工資定案,工商團體負責人連三嘆:一嘆有苦難言、二嘆只能逆來順受、三嘆雪上加霜,無語問:「企業的難題,誰來解?」 \n 昨天定案的基本工資,超乎工商團體原先預期,會中勞資雙方分別演出退出、又勸回的戲碼,整場會議雙方都扯開嗓子吼來喊去,商總理事長賴正鎰因而嘆道,政府每年都要來這麼一次,這實在不是很好的談判方式。 \n 他接著大大的嘆了一口氣說,既然政府這樣決定了,企業也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唉,政府這樣搞,企業實在是、實在是、有苦難言!」 \n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也嘆,全體雇主初估將因此每年增加160億元的薪資成本,還要再多負擔約30億元的勞健保費支出,但是,企業也只能逆來順受,無力不服從政府的決策。 \n 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李育家則嘆,根本就是是雪上加霜,無語問:「中小企業的難題,誰來解?」 \n 他說,基本工資對政府來講,可能只是算數題,但是,對7成是5人以下的微型企業,其中又有5成新創企業是處於賠錢狀態的中小企業,卻是雪上加霜的難題,苦到恐怕連逆來順受的能力都沒有。 \n 他因而想問,政府在調升基本工資之後,有沒有想到這些中小企業的苦處、難題,「誰來幫助解決?」

  • 成本增200億 企業嘆錢從哪來

    成本增200億 企業嘆錢從哪來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今(16)日召開,政府擬將月薪調漲到2萬2800元,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副理事長鄭富雄表示,加薪800元,企業一年將增加200億元薪資成本,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更無奈表示,若政府還是要調,企業也會配合、服從,甚至「逆來順受」。 \n 鄭富雄昨(15)日參加三三會,受訪時表示,政府希望把基本工資月薪從2萬2000元調到2萬2800元、加薪800元,1年就增加近1萬元;勞動部統計,適用於基本工資的勞工約有208萬人,全體企業成本相當於每年多出200億元,這還沒算進勞健保及福利。 \n 而勞團喊出月薪調漲到2萬8862元,鄭富雄說,就是增加將近2000億元成本,「國防預算也才3000億」,他大嘆:「錢從哪來?」他認為,企業尊重勞團主張,但也要同時站在事業體經營立場討論,調漲要「合理」。 \n 林伯豐則指出,在陸美貿易戰、土耳其金融危機等眾多不利因素下,希望政府慎重考慮是否調漲,不要因為少數因素,造成企業負擔、失業率增加;當然,若政府還是要調,企業也會「配合」、「服從」,不得已時「逆來順受」。他更建議,目前勞保雇主與勞工負擔比例為7成和2成,希望參考健保,雇主負擔6成,勞工負擔2成。 \n 據專業人士計算,領基本工資的月薪勞工約有170萬人,薪資漲800元,會增加14億元成本,算進勞健保、勞退,以及獎金福利,企業年增200億元成本;領最低時薪勞工約38萬人,以時薪150元、每周工作20小時計算,企業每年約多發近60億元薪水。 \n 而面對企業反應,甚至外傳工資漲幅約5%,讓產業界心驚驚。經濟部次長龔明鑫昨表示,經濟部會在討論會議上盡量表達工商業界想法跟心聲,並會提出基本工資調漲產業衝擊初步分析報告,包括受衝擊產業、行業成本增加金額概估等,讓外界了解。但龔明鑫也說,如果通過報准行政院核定實施,該部也會有相關因應措施。

  • 林伯豐:就算逆來順受 還是遵守政府決策

    工商協進會今天舉辦大會,受邀的總統蔡英文不克到場,工鬥團體至場外抗議,要求公開辯論工時,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盼政府接受資方立場,但「就算逆來順受,也是要遵守」。 \n 「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第24屆第3次會員大會」今天上午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邀請總統與會致詞,並請經濟部長李世光以「打造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發表專題演講。 \n 總統不克到場,反倒是李世光演講時,工鬥團體在場外舉牌抗議,質疑資方是「過勞兇手!」,並要求資方至場外公開辯論工時議題。 \n 大會結束後,林伯豐接受聯訪時說,「我們沒有立場跟他公開辯論,我們都不知道他是誰。工商界要表達,是跟政府表達,不是要跟人家辯論,這事情不值得辯論。我們的建議,希望政府要採納,政府的決策,工商業界就是遵守」。 \n 林伯豐也說,「勞團的講法,我們聽到、也知道了,企業界有我們的想法、做法,這些事應該是政府出面解決,讓勞資雙方都接受,這是我們所期待的」。 \n 勞動部今天同時間召開勞資協商會議。林伯豐堅持立場表示,「政府過去跟勞資協商的承諾應該要兌現!如果這樣的承諾、協商結果都會有變化,我們對於協商的效果跟效率會有所疑質,所以我們不參加開會」。 \n 但他也說,政府通過的法案,原則上都會遵守,「就算逆來順受,也是要遵守」。 \n 他說明,現在勞工關心勞動時間,資方的立場是不能連續工作超過7天,希望配套加班每個月增至54小時,以及國定休假跟公務員一致,「這是我們的訴求,我認為是合理的訴求」。 \n 對於總統未能出席,他說,工商協進會不會給總統府製造困難,如果總統願意見面,工商界當然樂意,如果總統有她的觀點立場,也會配合總統府的決定;他希望能儘量讓總統傾聽民間工商業界的建議,但不希望造成總統府的困擾。 \n 遠東集團董事長、工商協進會常務理事徐旭東離去時受訪指出,他支持週休二日為一例一休;但勞工希望放7天有爭議的國定假,「則要多考慮」。 \n 他並說,拚經濟最重要,「放假大家都喜歡嘛!我也喜歡放假。但是拚經濟要有這個成本,放得起、放不起,要思考」。有媒體詢問今年經濟成長率可能連1%都不保,「增加放假會否影響競爭力?」徐旭東說,「你講的完全正確。放得比人家多,要考慮一下」。1050726 \n

  • 社論》應該對日本逆來順受嗎?

    「台灣哪有能耐不開放美豬?」準農委會主委曹啟鴻1周前釋出這顆轟天雷,各界譁然,咸認為民進黨立場大變,「換位置就換了腦袋」,合理推論,這是在為蔡準總統兌現開給美國的支票打預防針。但另外還有一張更急迫的支票要兌現,就是日本輻射農水產品開放進口,更需要國人關切。 \n美豬進口問題暫時還不緊迫,美國總統大選兩黨的主要候選人都反對TPP,台灣加入TPP相關問題至少可以拖到美國新政府成立後再表態;但民進黨開給日本的支票,卻必須立刻兌現。從民進黨勝選後,幾乎每周都有日、台政界人士奔走東京、台北間,幾乎每一場拜會都要提到福島核災農水產品解禁問題,密集到形同「擠兌」。 \n日方急於要求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關鍵原因是巨大的政治利益。日本7月將舉行參議員選舉,自民黨為了勝選急於營造利多,台灣是日本僅次於美國的進口食品大戶,自然會被自民黨高度重視。日方因而對台灣進行不成比例的施壓,甚至以待簽的雙邊貿易互惠協議為要脅。兩天前日本公務船遠赴沖之鳥礁粗暴扣押台灣漁船東聖吉16號,可視為施壓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的插曲。 \n基於保障國人食安而限制某些產品進口,原本應該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就連施壓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的日本,同樣緊握這一安全閥,而世界貿易組織也不禁止因為食安而實施的進口限制,只要有足夠的科學支撐,確認不是貿易保護行為,就可對國際及國人交代。因為輻射疑慮未解,至今除台灣限制日本5縣農水產品進口,至少還有韓國、香港、美國、中國大陸禁止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且限制區域遠超過台灣的僅5縣,甚至對高達13縣設限。日本不時要求這些國家解禁,但因福島輻射汙水持續偷排入海被抓包,去年又發生產地千葉偽標為東京事件,讓日方要求設限國恢復進口的聲音大不起來。 \n在這情況下,台灣當然有權設立食安安全閥,其關鍵在於科學依據。日方堅稱5縣的農水產品已無輻射汙染疑慮,但迄今提出的科學鑑驗都是日方自行製作,並非國際上客觀權威第三方的查核。對此政府必須堅守立場,雖然日方也可能不承認我方的鑑驗標準,政府也不必跳上火線認定日本食品安全與否,而應該尋找國際公正第三方進行科學鑑驗,並以此為依據,決定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限制的開放與否。如此日本也無法再在此問題上糾纏,台灣亦可贏得更大迴旋空間。 \n更重要的是,台灣需檢討現今對日本「逆來順受」的做法,日方有關沖之鳥礁的經濟水域界定並不符合國際法,也不為周邊各國所承認,我方亦不承認其為島,更不承認其周邊經濟水域。只可惜政府考量台日關係大局始終不敢採取過激舉動,而新政府也因為長期的友日傳統而自失立場、未戰先敗,始終不敢強硬以對。日本也正是抓住台灣的弱點而予取予求,加上新政府對日態度曖昧不清,日方由此認為可以通過製造事端的方式對台灣施壓。 \n國際關係的互動從來就不應該是單方面的讓步換取對方的友善,相反,過多的讓步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雖然國際情勢對我不利,友日的政策基調也難以改變,但台灣仍可因勢利導,在中、美、日之間採取平衡策略,馬政府的「和中、親美、友日」策略就證明可為台灣贏得更大的國際空間,台灣在西太平洋區域的地位也大為提升。新政府也許不願意承接馬政府的政策,但也必須展現智慧,在深入了解日本政情的基礎上尋找機會為己所用,謀取自己的國家利益。 \n在食品進口問題上是日方有求於我,施壓的背後其實是在隱藏自己的虛弱,因此我方應有更大的談判空間爭取最大利益,只要政府能夠頂住壓力,最後讓步的只會是日本,因此,政府應該果斷決策,堅持基本主張。 \n東聖吉16號事件也應視為我方契機,在商談解禁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問題時,積極爭取台灣在相關水域的漁權。在有關沖之鳥礁的經濟水域問題上,新政府應堅定否認日方的論述,甚至持續派出護漁艦船表達立場,才能獲得更大的談判空間。 \n逆來順受不應該成為台日互動的基本模式,馬政府和新政府都應做到有為有守。

  • 社論-應該對日本逆來順受嗎?

    社論-應該對日本逆來順受嗎?

     「台灣哪有能耐不開放美豬?」準農委會主委曹啟鴻1周前釋出這顆轟天雷,各界譁然,咸認為民進黨立場大變,「換位置就換了腦袋」,合理推論,這是在為蔡準總統兌現開給美國的支票打預防針。但另外還有一張更急迫的支票要兌現,就是日本輻射農水產品開放進口,更需要國人關切。 \n 美豬進口問題暫時還不緊迫,美國總統大選兩黨的主要候選人都反對TPP,台灣加入TPP相關問題至少可以拖到美國新政府成立後再表態;但民進黨開給日本的支票,卻必須立刻兌現。從民進黨勝選後,幾乎每周都有日、台政界人士奔走東京、台北間,幾乎每一場拜會都要提到福島核災農水產品解禁問題,密集到形同「擠兌」。 \n 日方急於要求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關鍵原因是巨大的政治利益。日本7月將舉行參議員選舉,自民黨為了勝選急於營造利多,台灣是日本僅次於美國的進口食品大戶,自然會被自民黨高度重視。日方因而對台灣進行不成比例的施壓,甚至以待簽的雙邊貿易互惠協議為要脅。兩天前日本公務船遠赴沖之鳥礁粗暴扣押台灣漁船東聖吉16號,可視為施壓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的插曲。 \n 基於保障國人食安而限制某些產品進口,原本應該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就連施壓台灣恢復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的日本,同樣緊握這一安全閥,而世界貿易組織也不禁止因為食安而實施的進口限制,只要有足夠的科學支撐,確認不是貿易保護行為,就可對國際及國人交代。因為輻射疑慮未解,至今除台灣限制日本5縣農水產品進口,至少還有韓國、香港、美國、中國大陸禁止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且限制區域遠超過台灣的僅5縣,甚至對高達13縣設限。日本不時要求這些國家解禁,但因福島輻射汙水持續偷排入海被抓包,去年又發生產地千葉偽標為東京事件,讓日方要求設限國恢復進口的聲音大不起來。 \n 在這情況下,台灣當然有權設立食安安全閥,其關鍵在於科學依據。日方堅稱5縣的農水產品已無輻射汙染疑慮,但迄今提出的科學鑑驗都是日方自行製作,並非國際上客觀權威第三方的查核。對此政府必須堅守立場,雖然日方也可能不承認我方的鑑驗標準,政府也不必跳上火線認定日本食品安全與否,而應該尋找國際公正第三方進行科學鑑驗,並以此為依據,決定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限制的開放與否。如此日本也無法再在此問題上糾纏,台灣亦可贏得更大迴旋空間。 \n 更重要的是,台灣需檢討現今對日本「逆來順受」的做法,日方有關沖之鳥礁的經濟水域界定並不符合國際法,也不為周邊各國所承認,我方亦不承認其為島,更不承認其周邊經濟水域。只可惜政府考量台日關係大局始終不敢採取過激舉動,而新政府也因為長期的友日傳統而自失立場、未戰先敗,始終不敢強硬以對。日本也正是抓住台灣的弱點而予取予求,加上新政府對日態度曖昧不清,日方由此認為可以通過製造事端的方式對台灣施壓。 \n 國際關係的互動從來就不應該是單方面的讓步換取對方的友善,相反,過多的讓步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雖然國際情勢對我不利,友日的政策基調也難以改變,但台灣仍可因勢利導,在中、美、日之間採取平衡策略,馬政府的「和中、親美、友日」策略就證明可為台灣贏得更大的國際空間,台灣在西太平洋區域的地位也大為提升。新政府也許不願意承接馬政府的政策,但也必須展現智慧,在深入了解日本政情的基礎上尋找機會為己所用,謀取自己的國家利益。 \n 在食品進口問題上是日方有求於我,施壓的背後其實是在隱藏自己的虛弱,因此我方應有更大的談判空間爭取最大利益,只要政府能夠頂住壓力,最後讓步的只會是日本,因此,政府應該果斷決策,堅持基本主張。 \n 東聖吉16號事件也應視為我方契機,在商談解禁核災區農水產品進口問題時,積極爭取台灣在相關水域的漁權。在有關沖之鳥礁的經濟水域問題上,新政府應堅定否認日方的論述,甚至持續派出護漁艦船表達立場,才能獲得更大的談判空間。 \n 逆來順受不應該成為台日互動的基本模式,馬政府和新政府都應做到有為有守。

  • 靠爸標籤撕不掉 歐陽妮妮:逆來順受

    靠爸標籤撕不掉 歐陽妮妮:逆來順受

     《We People東西名人》雜誌28日主辦名媛「成年禮」活動,受邀的10位名媛,父母皆為政商名流或藝人後代。以歐陽妮妮來說,靠父母名氣起家接活動、演出,不怕被貼上「靠爸族」標籤?她無奈說:「沒辦法避免,只能逆來順受,沒辦法,我的臉就寫著歐陽龍3個字啊!」她說盡量正面以對,努力做自己。 \n 王羚是王偉忠大女兒,目前在美念書,她說不想當藝人、想當公關。她不會因爸爸是名人而覺得綁手綁腳,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但坦言盡量不讓人知自己是王的女兒,小時候得獎或當幹部,總有人會說:「因為妳是王偉忠的女兒。」 \n 謝沛恩和媽媽賴佩霞出席,謝說從小看媽媽在表演上的堅持,感染她的熱情,從媽媽身上得到正向力量,「我得到父母滿滿的鼓勵!」不受媽媽盛名影響。

  • 政治干擾網路 外資逆來順受

    境外搜尋功能被禁、免費MP3下載遭官方嗆侵權、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的離職,最新則是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公告,提醒大陸作者查看作品是否被谷歌盜用,並發動官方媒體痛批其為文化霸權。谷歌在大陸市場,伴隨的似乎永遠是爭議。 \n谷歌就算在大陸搜索引擎市場,牢不可破站穩三成分額,並穩定成長中,但大陸外資網路公司圈都心知肚明,「任谷歌再怎麼發展,就是不易超越大陸自主成立的百度」。大陸網路業者說,其實谷歌有很不錯的制度,像如果出現點擊詐欺,達一定金額,谷歌會將費用打回企業帳戶,但百度就不會。之前百度出現可用錢刪負面新聞一事,至少谷歌是不允許的。 \n政治態勢成為境外網路公司在大陸的罩門,就以大陸最近連封Facebook、twitter、Youtube為例,新加坡最大網路廣告公司在上海分公司—藝赫廣告公司總經理吳瑋凡說,藝赫集團在亞洲就是做Facebook廣告獨家代理,在大陸所受影響很大,「我現在只好全力推廣Facebook海外市場,因為大陸上不了Facebook」。 \n吳瑋凡說,大陸對於網路有自己的政策,他也曾上過北京,也有人告訴他,或有其他方式可以解決此問題,「但我想的是,即使跨出這一步,若根本問題得不到徹底解決,極有可能收到反效果,得不償失」。 \n他強調,雖然無奈,但入境隨俗,堅持待變就是在大陸從事網路業,面對政治變化最好的良方,其他旁門左道都非長久之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