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逝者之城的搜尋結果,共03

  • 逝者之城 手繪古納村剷平過程

     法國漫畫家郭龍最新著作「逝者之城手記」,書中記錄埃及古納村因觀光而被剷平的過程,台灣版也獨家收錄「埃及革命紀實」。 \n 郭龍(Golo)是在歐陸漫畫新浪潮孕育出的法國漫畫家,在1970年代的漫畫新浪潮(特別指在法國與比利時地區)打破了「漫畫」只限小孩子閱讀的限制,涵蓋傳統文學的類別,以圖文並呈的嶄新方式來表達。 \n 郭龍的創作以圖像小說、圖像散文、圖像報導為類型,2000年信鴿書店曾邀請郭龍來台,希望藉由他的畫筆來介紹台灣,郭龍先後繪成了「製造台灣/ Made in Taiwan」、「製造台灣2」,作為法國人認識台灣歷史與文化的入門書籍。 \n 郭龍的親密伴侶蒂布(Dibou)大學主修文學,畢業後雖從事高壓力高報酬的行銷工作,卻從未忘情過文藝,與郭龍在埃及相遇後,醉心於古納小城,毅然收起位於巴黎自行開業的公司,遠赴埃及過著藝術家般的生活。 \n 郭龍在埃及居住30多年,今年無境文化也出版郭龍和蒂布(Dibou)共同創作的「逝者之城手記」,書中描述他們在古納小村15年來的生活紀事,但因埃及政府推廣觀光,使得古納村被迫剷平,郭龍透過圖像報導,記錄古納村在被拆毀之前,以及到現在逐漸被人們遺忘的歷程。 \n 「逝者之城手記」堅持使用手寫文字,而非以電腦字體排版印刷,這是為了符合法國、比利時漫畫的手做傳統,閱讀起來別有風味。1021019 \n

  • 埃及古納滅村 逝者之城揭密

    埃及古納滅村 逝者之城揭密

     埃及古納村是臨近國王谷帝王陵墓的小村落,知名的圖坦卡門、拉美西斯陵墓都坐落在此,居民世代與陵墓共存,是守衛帝王陵墓者的後代及修建古殿古墓專家。沒想到,1940年代起,這些居民卻被政府塑造成「盜墓者」,計畫性驅逐出城,因為政府為了觀光利益要將這裡發展成「法老王主題樂園」,村落被拆遷殆盡。 \n 為捍衛世代居住權,展開革命,結果是居民與家園都被怪手殲滅,這段歷史卻無人知曉。法國漫畫家郭龍(Golo)與伴侶蒂布(Dibou)合作圖文報導書《逝者之城手記》,將這段驚人的歷史記錄下來。這本書就像埃及古代壁畫,充滿文字與對話,2011年於法國出版時,對歐洲造成極大衝擊。 \n 藝術村變鬼城 \n 郭龍說:「這是各國觀光客團進團出,永遠看不到神殿古墓之外的真實世界。」 \n 這本書打破了世人對文明古國埃及的美妙想像,也才明白,埃及政府的決策長期以觀光為導向,古納人只能靠務農、替國外考古團隊工作、販賣紀念品維生。有些已有家小的年輕男子,為了得到經濟援助,誘娶有錢的歐洲寡婦。當地10歲的孩子總是光著腳在沙地上跑,拿著紀念品纏著觀光客喊價。這本書便呈現了古納從藝術之村,逐漸變成人煙稀少鬼城的過程。 \n 「看到古納村變成鬼城,我們完全不能忍受!」郭龍與蒂布2008年開始著手創作這本書,花了兩年完成,「雖然我們是外國人,但這也是我們生活了10多年的家。」 \n 記錄風土民情 \n 郭龍從70年代開始創作不輟,以描寫社會風情、政治現象為主題。他往返法國與埃及30年,15年前定居埃及古納,畫出代表作《我在開羅的一千零一夜》,獲得阿爾及利亞漫畫節最佳劇本獎。蒂布原本是在巴黎擁有兩家行銷公關公司的女強人,卻因在埃及結識郭龍相戀,放棄巴黎的一切,與郭龍定居古納,為當地的孩子舉辦手藝工作室,自己也鑽研雕塑。 \n 《逝者之城手記》不僅記錄古納村的慘痛歷史,也記下這個「逝者之城」的風土民情。在他們筆下,古納村民見到外人總是熱情問候、用天花亂墜的言語誇獎對方;邀請客人到家中作客,卻讓客人獨自吃飯,直至飯後才會全家人出來喝茶聊天。 \n 畫出真實埃及 \n 郭龍說,因為蒂布的加入,讓他第一次對自己的作品「充滿信念與堅持」,「跟過去不同,我沒有懷疑過自己的作品,就這樣不停的畫、不停的寫,為了這些人,為了埃及。」 \n 《逝者之城手記》在台出版中譯本,獨家收錄郭龍在2011年埃及革命爆發後,繼續為《義大利新聞周刊》(Internazionale)繪製的「埃及革命紀實」系列圖像報導。

  • 「逝者之城」漫畫家對抗遺忘的見證

    「逝者之城」漫畫家對抗遺忘的見證

    戲稱自己是「口足畫家」的法國漫畫家郭龍(Golo)與蒂布(Dibou),將旅居埃及多年的記錄與觀察,聯手創作了「逝者之城手記」,以作為對抗遺忘的見證。Golo本名Guy Nadaud,除了替雜誌、書籍畫插畫,作品也廣見於埃及、突尼斯、法國的各家報章媒體及漫畫雜誌,是70年代末期法國漫畫新浪潮的重要代表漫畫家;Dibou本名Edith Viet,在2000年來到上埃及的村落古納,目睹古納的毀滅;兩人因此聯手完成著作「逝者之城」。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