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造字的搜尋結果,共10

  • 造字寫天書 徐冰把藝術概念化

    造字寫天書 徐冰把藝術概念化

     「一位好的藝術家定必須也是一位好的思想家。」早年在山區插隊務農,大陸藝術家徐冰的創作之路從傳統袖珍木刻版畫到日趨概念化,關注語言、文化、全球化、監控等議題,今秋在印尼的努桑塔拉現當代藝術博物館,《徐冰:思想與方法》將成為他在東南亞最大型回顧展,從文化角度提出他對當代現象的探討。

  • 藝術家徐冰的探索 從造字到監視器拍片

    徐冰是中國大陸當代知名藝術家,1980年代以自創漢字「天書」系列作品聞名,作品常展現跨界思考。今年他首度涉足電影,用1萬多小時公共監視器畫面剪輯出90分鐘「蜻蜓之眼」。 \n 徐冰1955年生,今年61歲,曾獲得1999年美國文化界最高獎項「麥克阿瑟天才獎」在內多項國際榮譽,目前是大陸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 \n 關注當代藝術的台灣人對他並不陌生。2014年1月台北市立美術館曾為他舉辦大型回顧展,是當時藝壇一大盛事。 \n 徐冰生長在一個變動的時代。文化大革命時被抄家,他的父母都在北京大學工作,同學也都屬於「家裡問題多」的北大子弟圈子,父母不是「走資派」就是「反動學術權威」。他自言,這樣的經歷讓他們這群人沒有一個是玩世不恭的性格。 \n 或許這也能說明,為什麼儘管徐冰作品充滿打破常規的創意,卻也有十足的嚴肅思考。 \n 就以他最有獨特感情的造字來說,他曾花4年時間,運用「康熙字典」的偏旁造了4000多個假字,這就是「天書」。 \n 他也曾用毛筆寫下「ART FOR THE PEOPLE(藝術為人民)」,但打亂這些字母的位置,重新組合後,看起來竟然像是一個個陌生的漢字。 \n 徐冰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對文字敏感,因為中國文字是特殊的,影響了民族的性格、文化基礎、哲學方法與視覺方法。他的創作就是在發揮、激活中國文化的優質部分,「過去我們一直都是對西方有興趣,較缺少使用中國文化的經驗。」 \n 字不像字,那麼徐冰的畫呢?他所創作一幅看起來是傳統山水畫的作品,背後燈箱暗藏玄機。仔細一看,除了簽名,沒有一筆是畫的,全是燈箱上貼滿了樹枝、樹葉和不同顏色的塑膠袋,透過燈光投影,從前面看起來,就像上了不同色的山水畫。 \n 這個系列就叫作「背後的故事」。正面的美好和背面的廢棄物,形成強大對比。他曾在展覽圖冊中寫道:「我們是會被事物的表面現象所蒙蔽,特別是美的東西,只有努力找尋隱藏於外表下深層次的東西,我們才可以探究其不為人所知的內在。」 \n 徐冰很強調挖掘和探索。今年9月他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說到了自己的電影「蜻蜓之眼」,認為身處在快速變化的時代,法律、道德和文化都在不斷重構,這部關於監控的作品,就是在探索環境當中一些大家還沒有意識到的東西。 \n 從版畫造字、裝置藝術山水到監視器電影,媒介對徐冰來說不重要,用藝術表達出對時代的思考才是重點。1051210 \n

  • 大陸網路熱詞合併新字體 受矚目

    大陸網路熱詞合併新字體 受矚目

    「高富帥」、「白富美」、「土豪」等網路流行詞彙,如果要用一個字來表達,你能認出它們嗎?來自華農藝術學院的大四學生方潔浩,將這些網路熱詞合併成一個字, 受到關注。 \n \n「流行語就是省力原則才流行的,所以我用一個字代替就更簡約了」,方潔浩表示,古代就有合體字,比較不簡約,因此他運用造字六法中的形聲和會意,將文字簡化,並進行趣味性的融合。「用書法來表現流行語的重構設計,這本身就是一種調侃」,他說。 \n \n「設計完全可以帶點黑色幽默」,方潔浩原本打算做一套柳體字,但指導老師唐鑠認為,「柳體的字架形式已經比較完善」,因此建議他「還可以做得好玩一點」,進而開啟了方潔浩決定造字的念頭。 \n \n「方潔浩同學大學四年沒把毛筆丟下,這是他能做成這次設計最大的底蘊」,他的字體啟蒙老師,同時也是「廣州十大平面設計師」之一的徐先鴻指出,方潔浩創造的字體不單是形態上的設計,這些工整的柳體字也是他的書法作品,他在寫完後移植到電腦進行後製,曾在書畫比賽中屢獲佳績的方潔浩,將特長展現在新科技上。

  • 陝西現唐造船大使墓誌 刻武則天新造字

    陝西現唐造船大使墓誌 刻武則天新造字

    中新社報導,陝西西安碑林博物館近日公布《唐遜墓誌》:其中,誌主唐遜曾被任命為揚州道造船大使,碑文中出現10餘個武則天新造字,為研究「則天新字」提供了珍貴資料。 \n \n武則天當皇帝時,曾造過19個字,把原來已有字的字形加以改變,以誇耀其高明、偉大、博學、睿智,是表達她皇統萬年、長治久安心願的一種手段。 \n \n《唐遜墓誌》長、寬均為58公分,志文38行,滿行39字,楷書,志四邊飾蔓草紋。志主唐遜,一門世代為官,家世顯赫。唐遜一生奉獻唐王朝,從武德初年,隨軍南征北戰,先後經高祖、太宗、高宗三朝。 \n \n公元645年,唐太宗親征高句麗。647年至648年,唐太宗下令先後從陸上、海上進攻。戰爭對船隻的需求大增,約647年,唐遜被任命為「揚州道造船大使」。 \n \n墓誌記載,「由是水路二軌,舳艫千計,大人憑於利楫,汝濟巨川;將軍美於造舟,我浮於海。」以此可見造船的水平高,規模大。 \n \n唐遜卒於唐龍朔三年(663),36年後,與後夫人合葬於京師城東南鳳棲原。該墓誌刻於武則天主政時期,故出現一批武則天造的新漢字。

  • 北市推造字系統 特殊名不缺字

     許多人使用特殊字取名卻常遇上戶政系統缺字困擾。台北市民政局今天表示,已完成8961個特殊字造字,全市現已通用。 \n 民政局長黃呂錦茹表示,戶政業務從民國86年9月起採全面電腦化作業,但早期戶籍資料均為人工謄寫,有少部分特殊文字在電腦上無法顯示,只好先以「■」代替,成為電腦缺字。 \n 她指出,電腦缺字原因包括在民國90年才修法制訂姓名條例,之前並未規定姓名使用文字範圍,因此出現「身短」、「口母子 」、「九十百千」、「淼金」等特殊組合字,不但市面字典都未收錄,甚至發音或意義都不可考也「莫宰羊」。 \n 另外,還有因為個人書寫文字習慣不盡相同,例如「黃」或「龍」字,經常出現多一點或多一撇的異體字,以及像是越南文等外文字使用,都是造成缺字原因。 \n 黃呂錦茹表示,考量民眾申辦戶籍謄本或相關資料時,若遇資料內有「■」,常因需人工查詢原始資料而造成辦理時間加長,因此,台北市大安戶所為減少民眾等候不便,去年起開發出電腦掃瞄缺字搜尋系統,並經民政局提案通過,9月起已推廣到北市各戶所。 \n 台北市大安區戶政事務所秘書李慶龍說明,台北市特殊字有8961個,經過戶政人員發揮柯南精神,仔細蒐集、確認、造冊,最後陳報行政院研考會及內政部,終於完成造字任務,預計明年2月起,將推出功能更強的戶役政電腦作業系統上線使用。 \n 他說,屆時戶政電腦系統缺字情形僅限於越南文等外文字,未來核發戶籍資料文件將更便利;此外,這套便民系統開發,近半年的前製作業加上近1年的試辦推廣,全靠戶政所人員齊心齊力,完全沒有花費額外經費支出。1021023 \n

  • 第35屆時報文學獎新詩組首獎-造字的人

    第35屆時報文學獎新詩組首獎-造字的人

     我會離開「無」的孤寂, \n 視你為「一」, \n 或者是你唯一。 \n 我們。 \n 是一體的;啊每個愛人與被愛者的環抱都是 \n 土星的形貌。 \n 視「我」為支點……你開展的力臂 \n 以內;皆是「你」 \n 獨裁的圓 \n 規劃保護的疆界 \n 你的愛是水母般的,假動作; \n 有時幸福的升空、或者 \n 溫婉的降落。 \n 「書寫者」皆連番離去── \n 唯有床還再列印、昨夜 \n 潦草的字跡。 \n 你未置一辭, \n 在心的硯台上、反覆復返…… \n 推磨我黑色的眼淚 \n 我們的關係於冷暖之間;是喉內 \n 了悟過後的白開水 \n 乏愛,無味 \n 而我們極易困窘,也自覺 \n 貧窮、內心的撲滿 \n 滿滿滿是孤單的贗幣。 \n 我們甚至處於。隨時 \n 斷滅的危機。 \n 我是。鎢。 \n 是因為愛而引致的。憂慮的金屬。 \n 心的腐木、不可 \n 以為柱 \n 曾經愛過的人,有著 \n 白蟻一般的本能。 \n 早先那些死,心的田畝 \n 後來也沒能保住……惟紛紛蛀蝕的 \n 憂鬱的蟲族,將「我」架空 \n 至無、架空至荒蕪 \n 所有「他者」的團聚,終又成形 \n 「我」的孤獨。 \n 新詩組決審記錄詳見中時電子報「人間副刊」部落格。 \n 得獎感言 \n 孤獨,以及勇氣 \n 感謝生活的總和皆如此有機。 \n 先有不好言說的孤獨,然後有字,才有自製文明的勇氣。(波戈拉) \n 評審意見 \n 繁而不亂的驚喜意象 \n 以土星、獨裁者、水母、書寫者、硯台、膺幣、鎢絲、白蟻等比喻,寫戀情與戀人,寫情愛的架構或架空,意像波波湧現,繁而不亂,讓人驚喜。 \n 分別只有三、四行的十二小節,層次清楚,理路環扣,而其個別完整性,幾乎可以各自獨立成篇。 \n 卡爾維諾「輕、快、準、顯、繁」的寫作要訣,在此充分呈現。(陳育虹)

  • 席慕蓉《以詩之名》幫時間造字

    席慕蓉《以詩之名》幫時間造字

     放眼台灣詩壇,恐怕少有一部詩集能打破席慕蓉《七里香》的暢銷紀錄。在第一本詩集《七里香》出版三十周年之際,席慕蓉推出新作《以詩之名》,她不改浪漫地說:「寫詩就像在幫時間造字,把每個當下給拉住,所以回看舊作我感到不後悔,很慶幸把年輕的心情都留下來!」 \n 昨天席慕蓉在誠品信義店舉辦《以詩之名》發表會,除了藝文圈好友隱地、陳義芝、林文義、汪其楣等人熱情捧場,排隊簽書的書迷更大排長龍,從中學生到銀髮阿伯都有。她笑稱最常聽到人家說:「我是從小讀妳的詩長大的。」讓她既驕傲又有點打擊,但她仍感激和她「一起長大」的讀者,「每次出詩集都是在整理自己,卻總能在角落找到共鳴的知音。」 \n 《以詩之名》為席慕蓉第七部詩集,收錄二○○五年後作品以及零星舊作,如廿多年前題獻給丈夫劉海北的詩作,她在丈夫過世後的現在讀起,「竟然像預言式。」寫完最快樂的是以蒙古原鄉為題材,由三首詩組成的〈英雄組曲〉篇。近十年投入探索蒙古文化的她說,靠著一次又一次的行走,終於可以把草原上那明亮的月光引入詩,「寫出屬於我們可以觸摸、可以感受的故鄉。」 \n 席慕蓉祖籍蒙古,生於四川,成長於台灣,她是詩人也是畫家,詩作浪漫感性,深受年輕讀者歡迎。作家好友隱地笑說:「詩在台灣讀者少,但席慕蓉一個人就占去了一半。」汪其楣則回憶有一次在北京機場,席慕蓉因錯過班機急得哭起來,引起武警注意,「後來他們一知是席慕蓉,從樓上下來一整隊的人,說在軍官學校讀書時,人手一本她的《無怨的青春》。」 \n 席慕蓉至今還會像年輕人一樣自問:「我適不適合走這條路?」她自述五十年來唯一沒改變的是,對讀過的詩的敬畏,為什麼繼續寫詩?她沒辦法回答,但感覺寫詩有兩種,「一是詩來找我,一是我去找詩,前者就是對於時間、錯過的感悟。」 \n 她鼓勵有心創作的年輕人,隨身準備一本不給別人看的小本子,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我相信詩人的詩都寫給自己看的,不要去想好壞,需要熱情、安靜且無所求。」

  • 謝宗和傳授 文字打造好運

     迎接金兔年來臨,不少人苦惱家中的風水要如何佈置?以及個人運勢要注意哪些?12/18(六)特邀中國易經姓名學師協會理事長謝宗和老師,以淺顯易懂方式,教你陽宅「旺風水」佈置秘訣,同時以六書探討字裡乾坤、文字靈動力,學會取好名、用好名,不受罡氣文字影響,有興趣者也可培養第二專長,創造職場新契機。 \n 謝宗和老師表示,中國文字源於倉頡造字,倉頡造字之時,仰觀天象、俯查地紋,靜看蟲魚鳥獸,結合五行八卦而創造文字,一筆一畫都含有天地之靈動與影響力。後代的人把文字歸納為「六書」,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等六種造字。想要擁有一個好的名字,需要六韜勘天輿地之哲理詮釋、六十甲子納音、陰陽消長三分增一、三分損一的原理,再避用語音八音煞及罡氣文字,如此才能取一個好名字。 \n 選好文字、取好名為何重要?謝宗和老師表示,「文字可左右一個人的磁場,好的名字使人擁有好的理解力、好的人緣、並得到上司的賞識,就算遭遇困難,也能遇到貴人、迎刃而解;若錯用文字,則會招來失敗,甚至找不出真正原因所在,多走冤枉路、多花冤枉錢而不自知。」 \n 「教你旺風水、用文字量身打造好運勢」上課時間為12/18(六)早上9:30-下午4:30,總計共6小時,費用3,600元,報名費還可抵初階課程費用,洽詢電話:(02)7725-5599、7725-5577。

  • 本字優先避免造字

     閩南「語」要落實為「字」,經過一番爭論;過去幾年教育部台灣閩南語教材用字計畫工作小組列出幾個選字標準,綜合如下: \n 1.本字優先 \n 只要本字好認就用本字,大多數推薦用字也是本字,如:山、瘦、膨。 \n 偶爾閩南語用字與古漢語一致,就用古漢語,如:箸(筷)、晏(晚)、才調(本事)、毋(不)、佇(在)、(美)等。 \n 2.借用漢義 \n 若是閩南語本字不清楚,而華語用字接近台灣閩南語字音與字意,則採用「訓用字」即接近中文漢字本義者,如:戇、挖、會等。 \n 3.借用漢音 \n 若是閩南語本字不清楚,再加上華語用字不接近閩南語字意,則採用民間慣用的近音之字,如:嘛(也)、佳哉(幸虧)、磅空(隧道)等。 \n 4.多義分形 \n 有些閩南語本字音義相當多,如「香」港、拿「香」跟拜、「香」水的音義都不同,此時就盡量用不同漢字。例如爆米「香」閩南語用磅米「芳」。 \n 5.避免造「會意字」 \n 過去「不會」有人依其意義自行造出「◆」,易與民間慣用「袂」混淆。現在多採後者,廢掉「◆」字。

  • 漢字繁簡演變 古來互相影響

    漢字繁簡演變 古來互相影響

     (文接B2版) \n 迷思2 簡體字 並未依照造字規範 \n 事實:任何發明都不可能憑空出現,必須有現實的既存事物為依託。大陸現在使用的簡體字,可概分為三大類:一是民間久已使用的,二是新字,三是假借字。後兩者或多或少都依循了六書造字原理(見表2)。 \n 民間久已使用的,又可分為: \n 1.古本字,即最早的造字,如「●(雲)」、「气(氣)」等; \n 2.古通用字,如「才(纔)」、「后(後)」; \n 3.異體字,即音義相同但字形不同,如「●(淚)」、「洒(灑)」、「●(塵)」; \n 4.草書楷化,如「●(書)」、「●(為)」等。 \n 新字,除偏旁簡化外,可分為: \n 1.把形聲字聲符換成簡體,如「●(藝)」、「●(進)」。 \n 2.改會意字為形聲字,或改形聲字為會意字,如「●(陽)」,「●(陰)」。 \n 3.依六書原則另外建構,如「●(護)」,「●(滅)」。 \n 假借字,主要是只留下形聲字的聲符,如「面(麵)」。不過這種字由於繁簡體各有意義,容易混淆,因此最容易引起爭議。 \n 迷思3 大陸不用繁體字 台灣不用簡體字 \n 事實:比較正確的說,是兩岸的繁簡體「地位」不同,在大陸是簡體為主流、在台灣是以繁體為主流。但日常書寫或應用上,大陸對繁體字有一定的認識和接觸,例如書法仍以繁體字為主;台灣人也常常使用簡體字。 \n 金榮華指出,1949年以前已經就學的大陸學子及文史研究人員,對繁體字有一定的認識和接觸;且目前大陸日常書寫中包括銀行單據上的錢數和某些文化人的名片也用繁體字,出版社也會因書籍的性質而以繁體字出版。 \n 至於台灣民間使用的簡體字,有很多跟大陸的簡體字完全一樣,它們雖不是台灣正式文書中的印刷用字,但在日常生活也長期流通。 \n 不只是日常使用,台灣知識份子也愈來愈多人接觸簡體字。過去在解嚴之前,台灣嚴禁簡體書;大約1990年代起,政府開放簡體書進口,簡體字書店開始出現在大學校園周邊巷弄,只是當時是低調進行;10年之後氣氛丕變,簡體字書籍已成為流行,目前光是台北就有20、30家專賣簡體字書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