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進化密碼的搜尋結果,共01

  • 社評-兩岸關係的進化密碼

     兩岸關係輕舟已渡萬重山,民進黨黨中央的兩岸政策卻不動如山,引起謝長廷、許信良兩位前主席的焦慮。 \n 謝長廷不斷闡釋「憲法一中」,希望爭取大陸的認同,得以加入兩岸關係賽局。許信良則將眼光放在台灣內部,日前發表「台灣現在怎麼辦?」萬言書,呼籲藍綠共組聯合政府展開兩岸政治對話。他指出,兩岸關係遠重於其他對外關係,「台灣不可能不和對岸作政治接觸、進行政治對話、甚至達成某種雙方都可接受的政治諒解」。 \n 兩岸關係已進入深水區,許多經濟性議題必須開始面對政治分歧問題。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揭示,希望就「兩岸未統一前的特殊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後,大陸積極邀約台灣學界和智庫人士交流,希望就「兩岸特殊關係的安排」展開對話。 \n 不過,馬政府顯然認為政治對話時機尚未成熟,因而多所排拒,國民黨黨內卻有不同意見,大老連戰與胡錦濤和習近平兩位前後任中共總書記進行會談時,曾就兩岸關係的持續推展交換意見,但會談共識並未獲得馬總統的認可。 \n 民進黨也呈現類似態勢,黨中央冷,內部卻愈來愈焦慮。2012年總統大選敗選,民進黨曾一度計畫在兩岸議題上開始著墨,但蘇貞昌就任黨主席後,思想依然封閉,又遷就陳腐守舊的派系勢力,兩岸政策反而愈見保守。「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成立只是虛應故事,沒有實質作用。黨內務實派只好跳出來積極作為,謝長廷不但親自登陸展開尋根之旅,大談兄弟之誼,也派代表出席平潭研討會,闡述「憲法各表」內涵,又提出「一個中華」理念,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尋求突破。 \n 看來目前是個僵局,而大格局回顧兩岸關係的發展,確實「一路走來,步履艱辛」,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雙方抱持務實態度,不斷妥協的結果。 \n 表面看來,大陸自1979年葉劍英代表全國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提出和平統一基本政策,之後鄧小平具體提出「一國兩制」架構,「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成為對台基本政策, 1995年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提出「江八點」,2008年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發表「胡六點」均不脫「一國兩制」舊思維。 \n 但理解、判斷大陸政策,更應該重視中共全國代表大會的文件。十六大政治報告提出「一中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十七大提出「四個決不」: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決不動搖,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決不放棄,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決不改變,反對台獨分裂活動決不妥協,都是對既定對台政策的務實修正。回顧近20年大陸對台政策,確實可以看出政治報告成為日常政策指導的變遷軌跡。 \n 觀察兩岸關係歷史軌跡可以發現,中美、兩岸及台灣藍綠爭吵了超過半個世紀的所謂「一中原則」,其實早已「變身」。 \n 「一中原則」原本是中國代表權之爭,「一中三段論」提出後就「變身」為「兩岸中國人」的制度之爭。兩岸為進行制度競爭必須恢復協商交流,於2008年確定了「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兩個概念,大陸偏重「一中」、台灣鍾情「各表」,各取所需後兩岸關係突飛猛進。 \n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其實也具有「發展性」。1991年該黨第五屆第一次全代會修訂黨綱,確定採取台獨路線,但1999年以《台灣前途決議文》修正台獨路線,有條件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2007年十二屆二全大會又制定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回到台獨路線,可以看出民進黨「中國政策」的選舉工具性。 \n 我們不能認定謝長廷的「憲法各表論」是選舉操作,他在黨內重重壓力下能堅持至今,必須肯定他企圖連結民進黨「台獨黨綱」與大陸「一中原則」的創意與努力。最早主張大膽西進的許信良,希望馬政府和民進黨攜手與大陸政治協商,雖然眼前並不存在可能性,但也反映了黨內的部分意見。謝長廷與許信良都代表了黨內部分意見,民進黨「趨中」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n 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不再使用「一國兩制」字眼,提出更具彈性的「一中框架」。「一中框架」是「一中原則」的進化,中共十六大提出的「一中三段論」,對台灣已經具有包容性,十八大以「框架」代替「原則」,包容性更為擴大,「一中兩區」、「一中兩憲」、「一中三憲」甚至「憲法各表」在「框架」下都有討論的空間,大陸已經為「統一前特殊的政治安排」做好準備。 \n 「台獨」與「統一」仍然是民進黨與中共發展關係的罩門,但回顧兩岸關係史可以發現進化現象的存在,「進化密碼」就是「發展」兩字。兩岸三黨,尤其民進黨,只要打開閉鎖的心,拋棄既定的成見,「進化密碼」自會帶領兩岸關係前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