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遊說的搜尋結果,共203

  • 怕陸美撕破臉! 台積電防斷供貨華為找來遊說大將

    怕陸美撕破臉! 台積電防斷供貨華為找來遊說大將

    陸美貿易戰延燒至今,雖雙方將在本周簽定首階段的貿易協議文本,然而,大陸設備巨頭華為去年遭到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迫使美企暫停與華為業務往來,當時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因美國技術含量未超過標準門檻逃過一劫,然而,近期又傳出美國有意再降門檻,外媒就指出,台積電找來前英特爾(Intel)法律事務副總Peter Cleveland幫忙遊說美國政府。

  • 搶歐5G市場 華為積極遊說

     受美國政府封殺影響,中國電信龍頭企業華為正加緊布局歐洲市場。華為近年正加大遊說歐洲各國的力度,在2017年~2018年,在歐盟的遊說花費便增長了30%。此外,該公司除了尋找公關公司、政治人物當說客之外,更贊助歐洲各國文化體育活動,以藉此擴大其在歐洲市場的地位。 \n 根據法國世界報報導,華為近期向歐洲議會議員釋出善意、出版研究報告、舉行研討會、圓桌論壇等,希望藉此擴大影響力。事實上,華為在2017年~2018年,在歐盟遊說花費增長了30%,達280萬歐元,雖然這筆花費相較谷歌、微軟等美國科技巨頭並不算太多,但對於一家中國企業而言,其所耗的時間與金錢仍在前列。 \n 報導指出,華為在法國採取多個行動改善形象,譬如:華為找來法國最具影響力的公關遊說與顧問公司Boury, Tallon & Associes、政治人脈等,以敲開法國部會的大門。此外,華為也透過贊助巴黎歌劇院、各種文化體育活動,及提供大學研究獎學金和創投基金等,逐漸擴大自身的網絡。 \n 為了換取歐洲各國政府的信任,華為更打出「經濟牌」。華為11月在英國研究和諮詢機構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發布最新報告,指出華為在2018年為歐洲經濟帶來128億歐元的貢獻。 \n 據悉,華為在歐洲布局已近20年,在歐洲電信商尚未崛起之際,以低價產品進軍市場。目前,華為在歐洲電信設備市場上的市占率高達40%,其中,英國4G硬體設備有七成便是來自華為。 \n 不過,美國近期以國家安全考量禁用華為,並對歐盟施壓。目前英國、德國等部分歐洲國家,均表態不會排除華為在當地建設5G網路。而法國5G電信法12月初上路,不直接禁止華為,但電信商建設5G網路前,須向有關當局取得核准。 \n 另一方面,華為的子公司杭州華為企業通信技術公司近日發生一系列高層人事變更,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由田興普接任。此外,孟晚舟退出董事,新增董事龐雲光。

  • 沒在怕!誓師歐洲 華為出奇招狂打美

    沒在怕!誓師歐洲 華為出奇招狂打美

    儘管遭遇美國從中阻撓,大陸科技巨擘華為仍積極搶攻歐洲市場,以保有在當地的一席之地,華為甚至利用歐洲對美國的不信任感,一邊大撒遊說經費,一邊狂打美國,標榜自己和歐洲享有共同價值以突破重圍,外媒報導,這項策略似乎已經奏效。 \n \n《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即便美國屢屢向歐洲盟友施壓,循序善誘要求他們拒用華為設備來建設當地5G網路,華為似乎已找到突破的方法,在歐盟支出的遊說經費達數百萬美元,向各國歐洲議員傳遞的訊息也更為直白、甚至明目張膽,華為利用歐洲人對美國的不信任感,凸顯自己和歐洲享有共同價值觀,明確表達出以下訊息:川普政府不可預測、不可信賴,但是華為是隱私、透明及全球化的守護者。 \n \n報導指出,在一場與歐洲議會議員的會議上,當被問及華為會否協助大陸政府進行間諜活動時,華為歐盟首席代表劉康(Abraham Liu)立即回應華為是完全獨立運作的公司,沒有義務為大陸政府當間諜,甚至指出這麼做完全就是自殺。不過劉康稍後話鋒一轉,稱華為才真正享有和歐洲的共同價值,暗諷美國不是,他說,「歐洲崇尚開放、創新、守法的價值讓它成為手機通訊領域的強權,而華為也具備這些價值觀。」 \n \n根據華為向歐盟揭露的數據,今年華為在歐盟投入的廣告及遊說費用超過300萬美元(約新台幣9,014萬元),比其他歐洲5G競爭者諾基亞(Nokia)及愛立信(Ericsson)加起來還要多,甚至遠超過美國競爭者高通(Qualcomm)。 \n \n華為利用這筆經費在歐盟總部所在地比利時布魯塞爾各大重要地點投放廣告,大型看板上寫著「投給5G、#聰明投票」;在給數百名記者的新聞稿中,華為強調,「歐洲應該要用歐洲的方式推出5G、符合歐洲的價值觀,而華為能夠確保這些價值。」 \n \n沒有人沒注意到華為傳遞的這些訊息,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的史密斯(Julianne Smith)表示,「華為開始明目張膽地宣稱大陸才和歐洲享有更多共同價值,不是美國,大陸研究人員及官員也經常提醒歐洲人,和美國不同,大陸相信氣候變遷及多邊主義,這類訊息在德國特別管用。」 \n \n為說服歐洲客戶,華為還出奇招,今年10月特別為歐洲議員舉辦公開辯論會,會上劉康和他們談論「價值」,會議全程線上轉播。 \n \n《紐時》說,遊說策略似乎發揮了作用,儘管美國屢次在各大場合公開呼籲別用華為,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明確表示將華為排除在當地5G建設之外。12月倫敦北約峰會上,川普施壓和他稱兄道弟的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強生當時也只是含糊帶過。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甚至表示,應該讓華為參與5G競標,就連自稱支持川普的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11月都宣布華為將領導當地的5G建設。 \n \n值得注意的是,或許不只是華為的遊說策略發揮作用,歐洲對川普政府的不信任感也是美國阻撓不力的主因之一,歐洲人擔心,華為可能只是美陸貿易角力下的一環,一旦美陸達成協議,華府解除對華為的制裁,遵循美國建議的歐洲人恐淪為冤大頭。 \n \n \n \n \n

  • 華為拓歐5G受阻 加強遊說工作

    中國資通訊設備大廠華為開拓歐洲5G服務受阻,正加強遊說工作。外傳華為歐洲區副總裁兼駐歐盟代表劉康(Abraham Liu)數個月前開始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啟動鞏固華為地位的工作,包括發表研究報告、舉辦圓桌論壇等,並向歐洲議會議員釋出善意,希望華為在當地能占一席之位並擴大影響力。 \n法國世界報(Le Monde)報導,在2017年至2018年間,華為在歐盟遊說支出增長三成,達到280萬歐元。面對美國的指控與施壓,華為除積極在歐洲搶攻市場外,也在法國採取行動改善形象,例如聘用法國最具影響力的公關顧問進行遊說工作。 \n法國12月初推出5G電信法,沒有直接禁止華為,但依照規定,電信商在鋪設5G網路前,必須取得當局核准,即政府保有最後決定權。 \n美國因國安考量禁用華為,並對歐盟施壓;華為加碼投資以爭取歐洲政府信任。目前華為與歐洲各大電信營運商都有交易,包括德國、英國、法國與西班牙。華為在歐洲電信設備的平均市占率高達40%。

  • 搶歐洲5G市場受阻 華為遊說歐盟開支增3成

    搶歐洲5G市場受阻 華為遊說歐盟開支增3成

    美國政府積極拉攏盟友封殺大陸企業華為之際,華為正不斷在歐洲搶佔5G市場。據港媒報導,惟歐洲各國態度分歧,猶豫不決,華為加大投資,將於明年在當地投資400億美元,並計劃於歐洲設5G零件工廠。據報導,在2017年到2018年間,華為在歐盟遊說開支增長3成。 \n \n報道稱,華為歐洲地區副總裁劉康數月前開始,在布魯塞爾向歐洲議會議員釋出善意,出版研究報告、舉辦圓桌論壇、研討會等,擴大影響力。相關數據顯示,華為2017至2018年,在歐盟游說的花費增長30%,達到280萬歐元。 \n \n法國有研究機構早前發布報告顯示,英國4G設備有70%來自華為,網絡設備在法國市場佔有率達20%。另有英國研究機構在11月公布的數據顯示,華為在去年為歐洲經濟帶來128億歐元的貢獻。

  • 美科技業遊說支出 今年料創新高 營造好形象

     由臉書、亞馬遜與蘋果等帶領的遊說支出今年正邁創新高的軌道前進。這也凸顯在華府對這些科技業者的壟斷審查趨嚴下,這些業者試圖透過遊說努力,希望在華府面前營造良好形象。 \n 遊說團體向聯邦政府申報的文件顯示,臉書今年前9個月的遊說支出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5%至1,230萬美元。亞馬遜也增長近16%到1,240萬美元。此外蘋果調高支出8%到550萬美元、微軟增加9%到780萬美元。 \n 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統計,年初到9月底為止,在個別美國企業中,亞馬遜高居遊說支出榜首、其次為臉書,至於第三名則為Northrop Grumman的1,100萬美元。 \n 科技業者增加遊說支出,恰巧也是華府對科技公司審查趨嚴的敏感時刻。像是臉書目前正面臨聯邦貿易委員會、司法部與多州檢察官的反壟斷調查。亞馬遜也因它龐大的市場影響力,成為聯邦貿易委員會緊盯的目標。 \n 此外眾議院旗下的司法委員會則對蘋果、臉書、亞馬遜與谷歌發動調查。 \n 這些科技業者都聲稱歡迎主管機關的檢視,並會與它們密切合作。 \n 今年斥資980萬美元在遊說方面的谷歌,為了在美國政府面前營造良好形象,它特別在地鐵站與雷根國家機場的旋轉門與牆面上,張貼「保護隱私權」的廣告。 \n 亞馬遜10月則在國家廣場附近的人行道上,向小型雜貨店介紹它們的線上賣場,藉此回應外界對該電商巨擘正扼殺小型企業的批評。 \n 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過去5周則造訪華盛頓三次,包括在喬治城大學的政策演說以及到白宮與總統川普會面。 \n 分析師認為,這些科技龍頭處心積慮想在政治上獲得支持,主要是來自它們的擴展野心。例如臉書宣布計畫在全球發行加密貨幣時,就遭遇多重政治阻力。至於亞馬遜積極與華府交好則著眼於想得到政府的訂單。

  • 臉書等科技巨擘 今年遊說支出將暴增

     由臉書、亞馬遜與蘋果等帶領的遊說支出今年正邁創新高的軌道前進。這也凸顯在華府對這些科技業者的壟斷審查趨嚴下,這些業者試圖透過遊說努力,希望在華府面前營造良好形象。 \n 根據遊說團體向聯邦政府申報的文件顯示,臉書今年前9個月的遊說支出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5%至1,230萬美元。亞馬遜也增長近16%到1,240萬美元。此外蘋果調高支出8%到550萬美元、微軟增加9%到780萬美元。 \n 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統計,年初到9月底為止,在個別美國企業中,亞馬遜高居遊說支出榜首、其次為臉書,至於第三名則為Northrop Grumman的1,100萬美元。 \n 科技業者增加遊說支出,恰巧也是華府對科技公司審查趨嚴的敏感時刻。像是臉書目前正面臨聯邦貿易委員會、司法部與多州檢察官的反壟斷調查。亞馬遜也因它龐大的市場影響力,成為聯邦貿易委員會緊盯的目標。 \n 此外眾議院旗下的司法委員會則對蘋果、臉書、亞馬遜與谷歌發動調查。 \n 這些科技業者都聲稱歡迎主管機關的檢視,並會與它們密切合作。

  • 想躲美中貿易戰關稅 蘋果聘親川普人士遊說

    為了避免另一輪關稅重創,蘋果(Apple)因「科技產品及服務相關貿易問題」,雇用美國總統川普在華府的親近盟友米勒(Jeffrey Miller),代表公司遊說。 \n 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遊說登記表顯示,電腦與手機製造巨擘蘋果聘請川普長期盟友米勒代表公司進行遊說。這份文件說,蘋果因「科技產品及服務相關貿易問題」,雇用他及他的團隊等與川普政府有關係的人士。但因涉及各種貿易障礙,內容沒有透露米勒角色的具體性質。 \n 文件顯示,米勒的公司實際上在10月登記為蘋果遊說,但他今天才簽署這份揭露報告。 \n 米勒曾是川普就職委員會的副財政主席,之後擔任川普連任選戰的募款要角。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紀錄顯示,他在第3季為「川普必勝委員會」(Trump Victory Committee)募得25.5萬美元。「川普必勝委員會」負責川普選戰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聯合募款行動。 \n 目前尚不清楚蘋果為此付給米勒多少錢,但根據超黨派回應政治研究中心(CRP),這家科技公司今年已為遊說活動花超過550萬美元。多數資金用於支付內部說客,但蘋果今年已經向外尋求另外4家公司協助。 \n 若美國和中國沒有達成貿易協議,新一輪關稅可能在12月啟動,據報蘋果已正式為部分產品申請豁免。 \n 蘋果先前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進一步免除Apple Watch跟iPhone零件等材料的貿易壁壘。 \n

  • 遊說美國:台灣能成華府心裏最軟那塊?

    遊說美國:台灣能成華府心裏最軟那塊?

    時間回到2016年12月2日,當時剛剛贏得選舉的準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接起了來自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的祝賀電話。這次全球矚目的歷史性通話,讓全台灣都對未來的台美關係充滿期待。 \n \n促成這次通話背後的關鍵,其實是台灣對華府遊說工作建立的人和,碰上了天時、地利的突破契機。然而,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以及兩岸關係緊張,雖然友台政治人物依舊,但他們挺台灣的行動開始趨於保守。毫無疑問,台灣必須繼續爭取美國的支持,所以對美國政府的遊說工作不能停止。可是,面對川普對華政策的不確定性,勢必要在兩大強權中生存的台灣,就必須更有效地影響美國的兩岸政策。根據過去台灣對美國的遊說經驗,在美中角力的現實考量下,華府政治人物真的會因為跟台灣的好交情,就不顧一切滿足台灣的期待嗎? \n \n反共盟友 不敵現實利益算計 \n \n回顧近代歷史,從兩岸對美國華府的遊說競爭,可以看出兩岸實力的消長,也可以證明外交確實是國內政治的延伸。兩岸對美國的遊說競賽中,因為國民黨從抗戰時期就在美國華府建構了完整而綿密的聯絡網,所以在初期佔據上風。從韓戰到越戰,在與美國還保持正式外交關係期間,靠著提供美國在亞洲地區戰略上的需求,成功把美國和台灣以「反共」的核心價值綁在一起,也讓美國給予台灣實質的保護和各項援助。 \n \n1970年代後,美國政府面對高漲的反越戰聲浪,華府開始重新思考對中國大陸的立場。考量中共對越共的影響力,以及在冷戰對抗中箝制蘇聯的效果,與中華民國一起反共的目標,就變得越來越模糊。 \n \n在退出聯合國後,台灣快速流失國際支持,為了能夠在風雨飄搖之際穩住台美關係,1972年起,台灣政府在駐美大使館內,特別成立了專門與美國國會進行聯絡的國會聯絡組,目的就是為了建立系統性的遊說機制,積極強化雙邊關係。不過,台灣不知道當時華府所盤算的國家利益,以及決心要與中國大陸建交來轉移國內批評聲浪的卡特(Jimmy Carter)總統,其實根本不太在乎台灣。基於「美國優先」的政策思維,美國決定與中國大陸建交,背棄台灣,而太過信任美國的台灣,第一次體會到美國的現實。 \n \n認清現實 端牛肉換華府保台 \n \n在中美建交之後,台灣非常清楚知道,對美國的遊說工作比過去更為重要。經過斷交的教訓,台灣認清了對華府的遊說工作,重點要放在建立私人關係,並且以「少說多做」的原則,端出華府感興趣的現實利益,來換取他們為台灣發聲。透過個人情誼以及政治公關公司,來接近國會議員,是美國國會對台支持未因斷交而全面棄守的幕後主因。以至今仍然是台美關係基礎之一的「六項保證」為例,背後的推手就是雷根(Ronald Reagan)身邊的白宮副幕僚長狄佛(Michael Deaver)。在狄佛所主持的政治公關顧問公司穿針引線下,台灣得以在國會中取得多數議員的支持,在美中簽署《八一七公報》隔天,立刻獲得美國的護台承諾,不至於全盤皆輸。 \n \n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檔案資料,這段期間內,台灣每年平均花費在國會遊說工作的經費超過百萬美元,由政府駐美單位提供資源建立聯繫,但是除了官方的努力之外,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團也發揮不小的影響力。1982年,以爭取美國支持台灣獨立為目標,在洛杉磯成立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就是民間遊說團體的最好案例。他們全力對國會議員展開草根式遊說工作,讓議員更了解台灣政情,雖然他們成立的目標是對抗國民黨政府並推動台灣民主化,但因為他們積極與政治人物接觸,某種程度上也對於向國會議員介紹台灣具有貢獻。甚至,有時候還能利用美國公民的身份,做到官方交流無法達成的目標。 \n \n除了官方和民間分進合擊與國會議員建立情誼,台灣還一直與美國的亞洲研究學者保持密切的聯繫。不只積極參與學術會議,近年來更進一步透過研究經費的挹注,與華府外交政策圈具有影響力的多家知名智庫合作,建立台灣研究項目,例如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等。 \n \n雖然美國的智庫機構大多是民間發起的非營利學術研究單位,但是在智庫中任職的學者專家,都是曾經負責亞洲政策的前政府官員,或是長期研究兩岸事務的學者,在美國重視專業的「智囊」政治體制下,智庫學者透過出版研究報告和政策意見,往往比遊說更能影響政府決策。常常針對台灣問題投書美國媒體的布魯金斯研究所研究員,也是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以及近年來多次發言力挺台灣的葛來儀(Bonnie Glaser),都曾經接受台灣贊助進行研究計劃,他們的發言不僅協助美國政府對台灣的政情有進一步的認識,甚至還能夠教育不熟悉台灣的美國媒體及國會議員,從比較有利於台灣的角度看待兩岸關係。 \n \n很明顯地,對台灣有深入了解的智庫學者,不論個人立場是保守派或自由派,他們的意見確實讓美國華府有機會從不同角度看待台灣。 \n \n兩岸緊張 遊說工作效果打折 \n \n透過各種管道對美國進行遊說,目標是促成實質對台灣有利的政策,可是對於哪些政策應該優先爭取支持,台灣內部須先形成共識,才能讓遊說工作有明確方向。近年來,因為台灣內部的政黨惡鬥,意識形態嚴重對立,尤其是蔡英文總統上任之後,主張親美抗中的外交策略令兩岸關係陷入冰點。過去因為台灣遊說工作而建立良好互動的美國國會議員,以及在行政體系與台灣友好的美國政府官員,現在都因為美中關係緊繃,導致他們不得不更謹慎考慮,是否還要以行動支持台灣。 \n \n根據國會的公開資料,美國國會過去三年來連署支持台灣相關法案的人數驟減,因為在國會議員的眼中,支持台灣的決定無法與中國大陸的影響力分開考慮。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雖然藉由官方與台灣人公共事務會緊密合作,成功遊說國會議員提案推動了幾項友台法案,並向台灣民眾宣傳台美關係有長足的進步,但是事實恐怕並非如此樂觀。從國會友台法案的連署人數來比較,獲得台灣媒體關注最多的《台灣旅行法》,其實只請到81位議員聯名提案。相較於馬英九執政的八年,因為兩岸都有意願釋出善意,進行外交休兵,當時推動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與聯合國相關組織的提案,獲得141位議員連署,最主要原因,就是國會議員們可以不必顧慮中國大陸強烈反彈。可惜,因為在台灣政黨對決的情勢下,兩岸問題短期內很難改善;而遇到不同政黨執政,官方和民間的力量就可能從合作演變成對抗。兩岸關係緊張加上台灣不能團結,讓台灣對美國遊說的成效打了折扣。 \n \n美中博弈 過度期待恐受傷害 \n \n台灣當然需要美國的支持,但是在進行遊說工作時,不能忽略「美國優先」的現實,而抱持過於理想的期待。其實,台美關係的本質,只是美中之間眾多附帶議題之一,如果過度高估台灣的重要性,想透過遊說而達成的目標就會變得不切實際,也會讓友台議員不知如何協助。 \n \n相較於當今軟硬實力兼具的中國大陸,台灣只能更聰明地利用適當時機,把資源投射到關鍵議題上,才可能得到突破。川普的想法也許難以預測,但他強調美國優先的現實考量,其實從沒變過。如果政治人物不能從過去的經驗中,學會不要一面倒地依賴美國,那麼,大家就只能期待,台灣真的是美國華府政治人物心裏最柔軟的那一塊! \n \n(本文作者為美國德州Sam Houston州立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n

  • 遭老美封殺 華為Q3遊說支出破紀錄

    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華為,供應體系大受影響,也因此大幅增加在遊說上的支出。有文件指出,華為2019年Q3遊說支出達到176萬美元,創下公司有史以來最高紀錄。 \n香港信報報導,有美國國會文件披露,華為在今年Q3聯邦遊說上的花費達到176萬美元,這個數字是去年同期的58倍,2018年Q3華為相關的花費僅為3萬美元。 \n這也是華為史上最高的單季遊說支出,此前最高紀錄是在2012年Q1,華為為遊說支出約46萬美元。

  • 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

    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

     中國遊說團是特殊時代的奇異產物,它結合了孔宋家族、國府駐美外交官以及美國政客、報人、巨賈和權力掮客,在反共、擁蔣、保臺三面鮮明的旗幟下,將遊說文化的威力滲透至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每一個層面。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肆虐的冷戰時代初期,中國遊說團以支持蔣介石政權與否作為檢驗美國政府官員和人民是否「忠貞」的標準,此種幾近「莫須有」的偏執心態,雖使自由派政客和學人噤若寒蟬,卻也為遊說團蒙上惡名。 \n 中國大陸變色前後,一批堅決支持國府的美國友人,團結一致,為搖搖欲墜的蔣介石政府作後盾。一方面撰寫文章、發表演說,呼籲美國政府與人民正視亞洲赤禍的興起;一方面則清算國務院,追究「誰失去中國」(Who Lost China)的責任。這批反共親蔣聞人包括《時代》、《生活》雜誌創辦人亨利.魯斯、眾議員周以德、加州共和黨參議員諾蘭(WilliamKnowland)、外交家蒲立德(William Bullitt)、猶太裔富商柯伯(A. Kohlberg)、專欄作家索科斯基(George Sokolsky)、傳教士費吳生夫婦(George and Geraldine Fitch)、專欄作家艾索普(JoeAlsop)以及陳納德和陳香梅夫婦(Claire and Anna Chennault)等,這批人也就是所謂「中國遊說團」的主力部隊。 \n 對美遊說 宋全盤掌控 \n 六○年代初遭美國查禁的《美國政治中的中國遊說團》一書作者柯恩(Ross Y. Koen)指出,中國遊說團的重組和擴大,主要是宋美齡一手導演的。在紐約市布朗士哈德遜河畔利佛岱爾(Riverdale)高級住宅區的孔祥熙寓所,宋美齡每周親自主持會議,討論如何有效地影響美國政治。與會人員分成兩組,一組以宋子文、孔祥熙及其子女孔令侃、孔令傑和孔令偉等孔宋家族為主;另一組則由國府駐美外交官所組成,其中包括俞國華、李惟果、皮宗敢、毛邦初和陳之邁,其時擔任國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和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亦偶爾赴會,但因身分敏感,未敢經常亮相。于斌主教雖未參與會議,亦被列為「中國遊說團」成員。 \n 「中國遊說團」的「中國」當然不是指占據中國大陸的中共,而是指在臺灣的國民政府。五、六○年代,這個遊說團的威力是驚人的,在長達二十餘年的時間裡,它充分左右了美國對海峽兩岸的政策,十足發揮了呼風喚雨的遊說作用。在美國近代政治史上,只有兩個遊說團對華府的外交政策具有旋乾轉坤的力量,一個是中國遊說團,另一個即是以色列遊說團。 \n 冷戰時代美臺關係的敦睦和密切,主要是奠立在三條基線上:(一)在反共的大纛下,雙方利害相同、立場一致;(二)兩國堅決反對紅色中國插足國際社會,並認為中共乃是亞洲及全球之亂源;(三)華府視臺灣為西太平洋的反共堡壘、海上長城,協防臺灣即為抵擋共黨赤禍蔓延之護符。在美臺攜手反共的背後,權傾美國朝野的「中國遊說團」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n 中國遊說團是特殊時代的奇異產物,它結合了孔宋家族、國府駐美外交官以及美國政客、報人、巨賈和權力掮客,在反共、擁蔣、保臺三面鮮明的旗幟下,將遊說文化的威力滲透至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每一個層面。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肆虐的冷戰時代初期,中國遊說團以支持蔣介石政權與否作為檢驗美國政府官員和人民是否「忠貞」的標準,此種幾近「莫須有」的偏執心態,雖使自由派政客和學人噤若寒蟬,卻也為遊說團蒙上惡名。 \n 一九五○年以後,臺灣對美外交的幕後最高指導人之一即是宋美齡,孔宋家族成員則充當獻策、遊說和通風報信的角色,他們構成了對美外交的核心圈子,同時也是中國遊說團的推動者。 \n 檢視過去的美臺關係,即可發現臺灣被尼克森「出賣」以前的對美工作,除了正常的外交接觸,即以介入美國選舉和利用中國遊說團為兩大重點。國府跨海「輔選」和「助選」的對象當然是支持中華民國的候選人,總統鎖定共和黨,參眾議員則不分黨派,只要是堅決反共反毛、認同中華民國,皆可分一杯羹,獲得政治捐款和其他資助。孔令傑、陳之邁和陸以正都曾當過「散財先生」,獲得「臺灣錢」的美國政客,當選後自然會幫臺灣說話而成為中國遊說團的一分子。 \n 遊說團全面式微 \n 中國遊說團稱霸美國權力走廊(corridors of power)二十餘年,為三大目標戮力以赴,並獲致空前成功,這三大目標是:(一)堅決支持蔣介石政府;(二)拒絕承認中共;(三)阻止北京進入聯合國。中國遊說團在錯綜複雜的美國政治環境中,能夠施展威力,固然與東西對抗的大環境有關,但其聲勢終年不衰卻與魯斯、周以德和尼克森三個人大有關係。 \n 靠反共起家的尼克森雖非中國遊說團的基本成員,對遊說團的支持和護航,殆為遊說團在美國政壇縱橫捭闔的主因之一。進一步而言,中國遊說團的由盛而衰,亦反映了尼克森國際視野的丕變;他在眾議員、參議員和副總統任內的強硬反共,支持國府,乃是遊說團的黃金時代;但在出任總統之後,對全球強權政治的新構思,特別是打開中國大陸竹幕向中共伸出友誼之手的大變局,一方面象徵了美國外交戰略進入了新紀元,一方面亦標誌了中國遊說團的全面式微。(待續)

  • 跨世紀第一夫人──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十四)

    跨世紀第一夫人──尼克森影響中國遊說團榮枯(十四)

    中國大陸變色前後,一批堅決支持國府的美國友人,團結一致,為搖搖欲墜的蔣介石政府作後盾。一方面撰寫文章、發表演說,呼籲美國政府與人民正視亞洲赤禍的興起;一方面則清算國務院,追究「誰失去中國」(Who Lost China)的責任。這批反共親蔣聞人包括《時代》、《生活》雜誌創辦人亨利.魯斯、眾議員周以德、加州共和黨參議員諾蘭(WilliamKnowland)、外交家蒲立德(William Bullitt)、猶太裔富商柯伯(A. Kohlberg)、專欄作家索科斯基(George Sokolsky)、傳教士費吳生夫婦(George and Geraldine Fitch)、專欄作家艾索普(JoeAlsop)以及陳納德和陳香梅夫婦(Claire and Anna Chennault)等,這批人也就是所謂「中國遊說團」的主力部隊。 \n \n對美遊說 宋全盤掌控 \n \n六○年代初遭美國查禁的《美國政治中的中國遊說團》一書作者柯恩(Ross Y. Koen)指出,中國遊說團的重組和擴大,主要是宋美齡一手導演的。在紐約市布朗士哈德遜河畔利佛岱爾(Riverdale)高級住宅區的孔祥熙寓所,宋美齡每周親自主持會議,討論如何有效地影響美國政治。與會人員分成兩組,一組以宋子文、孔祥熙及其子女孔令侃、孔令傑和孔令偉等孔宋家族為主;另一組則由國府駐美外交官所組成,其中包括俞國華、李惟果、皮宗敢、毛邦初和陳之邁,其時擔任國府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和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亦偶爾赴會,但因身分敏感,未敢經常亮相。于斌主教雖未參與會議,亦被列為「中國遊說團」成員。 \n「中國遊說團」的「中國」當然不是指占據中國大陸的中共,而是指在臺灣的國民政府。五、六○年代,這個遊說團的威力是驚人的,在長達二十餘年的時間裡,它充分左右了美國對海峽兩岸的政策,十足發揮了呼風喚雨的遊說作用。在美國近代政治史上,只有兩個遊說團對華府的外交政策具有旋乾轉坤的力量,一個是中國遊說團,另一個即是以色列遊說團。 \n冷戰時代美臺關係的敦睦和密切,主要是奠立在三條基線上:(一)在反共的大纛下,雙方利害相同、立場一致;(二)兩國堅決反對紅色中國插足國際社會,並認為中共乃是亞洲及全球之亂源;(三)華府視臺灣為西太平洋的反共堡壘、海上長城,協防臺灣即為抵擋共黨赤禍蔓延之護符。在美臺攜手反共的背後,權傾美國朝野的「中國遊說團」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n中國遊說團是特殊時代的奇異產物,它結合了孔宋家族、國府駐美外交官以及美國政客、報人、巨賈和權力掮客,在反共、擁蔣、保臺三面鮮明的旗幟下,將遊說文化的威力滲透至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每一個層面。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肆虐的冷戰時代初期,中國遊說團以支持蔣介石政權與否作為檢驗美國政府官員和人民是否「忠貞」的標準,此種幾近「莫須有」的偏執心態,雖使自由派政客和學人噤若寒蟬,卻也為遊說團蒙上惡名。 \n一九五○年以後,臺灣對美外交的幕後最高指導人之一即是宋美齡,孔宋家族成員則充當獻策、遊說和通風報信的角色,他們構成了對美外交的核心圈子,同時也是中國遊說團的推動者。 \n檢視過去的美臺關係,即可發現臺灣被尼克森「出賣」以前的對美工作,除了正常的外交接觸,即以介入美國選舉和利用中國遊說團為兩大重點。國府跨海「輔選」和「助選」的對象當然是支持中華民國的候選人,總統鎖定共和黨,參眾議員則不分黨派,只要是堅決反共反毛、認同中華民國,皆可分一杯羹,獲得政治捐款和其他資助。孔令傑、陳之邁和陸以正都曾當過「散財先生」,獲得「臺灣錢」的美國政客,當選後自然會幫臺灣說話而成為中國遊說團的一分子。 \n \n遊說團全面式微 \n \n中國遊說團稱霸美國權力走廊(corridors of power)二十餘年,為三大目標戮力以赴,並獲致空前成功,這三大目標是:(一)堅決支持蔣介石政府;(二)拒絕承認中共;(三)阻止北京進入聯合國。中國遊說團在錯綜複雜的美國政治環境中,能夠施展威力,固然與東西對抗的大環境有關,但其聲勢終年不衰卻與魯斯、周以德和尼克森三個人大有關係。 \n靠反共起家的尼克森雖非中國遊說團的基本成員,對遊說團的支持和護航,殆為遊說團在美國政壇縱橫捭闔的主因之一。進一步而言,中國遊說團的由盛而衰,亦反映了尼克森國際視野的丕變;他在眾議員、參議員和副總統任內的強硬反共,支持國府,乃是遊說團的黃金時代;但在出任總統之後,對全球強權政治的新構思,特別是打開中國大陸竹幕向中共伸出友誼之手的大變局,一方面象徵了美國外交戰略進入了新紀元,一方面亦標誌了中國遊說團的全面式微。(待續) \n

  • 川普可能為華為開綠燈 是誰在幫華為遊說美國?

    川普可能為華為開綠燈 是誰在幫華為遊說美國?

    美國之音今天稱,最新的報導說,川普政府計畫不久將頒發許可證,允許部分美國企業向華為供應非敏感產品。雖然總統此舉可能是為了對正在進行的美陸貿易談判展示善意,但分析人士認為,這也與華為加強在美國的遊說努力分不開。 \n \n美國之音報導,詹姆斯·瑟伯(James Thurber)是華盛頓美利堅大學國會與總統事務研究中心主任,他認為,總統前兩次延長華為的豁免期,顯示華為在美國的「內部遊說」策略有效。 \n \n報導稱,美國知名律師,包括美國前官員為華為遊說自2018年冬天開始。今年春天,華為改變了與美國政府打交道的策略,聘請美國知名的、聯繫廣泛的律師事務所的大律師為說客,對美國進行「內部遊說」,來影響華府的決策,並捍衛自己的利益。 \n \n美國國會遊說登記網站的資料顯示,今年第一季結束後,華為公司聘請華盛頓世強律師事務所(Steptoe & Johnson LLP)和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Jones Day)擔任遊說者。美國前司法部副部長助理薩米爾·賈恩(Samir Jain)是眾達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 \n \n除此之外,7月1日,華為還聘請了總部設在芝加哥的盛德律師事務所(Sidley Austin)來遊說出口管制、貿易和經濟制裁以及其他與國家安全相關的話題。8月30日,華為的遊說律師團中又加入總部設在華盛頓翰宇國際律師事務所(Squire Patton Boggs)。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約翰·貝納(John Boehner) 2016年加入了翰宇,任戰略顧問。 \n \n瑟伯認為,聘用律師遊說與華為一貫的做法也沒有特別大的不同。美國前官員參與外國遊說,雖不違法,卻也不算很有道德。 \n \n報導稱,與川普總統關係不一般的遊說公司也被華為聘請來為自己遊說。國會遊說登記網站資訊顯示,華盛頓有名的遊說公司「聯邦宣導者」(Federal Advocates)公司的創始人兼總裁邁克爾·埃斯波西托(Michael Esposito)7月24日正式登記為華為美國分公司的說客,負責就電信事務對川普政府遊說。 \n \n此外,華為還聘請了公關公司挽回形象。根據聯邦司法部《海外代理登記法案》的註冊登記表,為華為形象開展公關遊說並提供法律服務的分別是銳思博多(Racepoint Global)公共關係諮詢和博雅科恩沃爾夫(Burson Cohn and Wolfe, BWC)。這是第一次美國公司在聯邦司法部登記為華為的海外代理。 \n \n瑟伯說,與在國會的遊說披露網站登記不同,按照《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註冊,對相關公司遊說活動的透明度要求更嚴格。遊說公司甚至要披露最基層的遊說活動。對處於灰色地帶的公關公司來說,特別是在現在這樣的敏感期,也可能更保險。在公關方面,華為還聘請了拉斯維加斯的公共電台與其合作。

  • 友郭人士穿梭遊說 續替郭參選爭門票

    友郭人士穿梭遊說 續替郭參選爭門票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已經對外表達退出2020大選,不過郭周邊的人似乎仍未放棄希望,據親省政府系統人士指出,有某一名親郭人士近期正在聯繫與省府有淵源的地方政治人物,盼他們能在多等待一會兒,郭台銘下周將與親民黨討論是否披橘袍參選。 \n \n郭台銘確定不選後,藍軍紛紛準備歸隊支持高雄市長韓國瑜,但郭支持者似乎仍不放棄希望,趁「老虎軍團」的陣型潰散之前,緊急聯絡潛在可能幫忙郭台銘的地方人士,請他們先「緩一緩」。其中一名頗具代表性的親郭人士積極扮演聯絡角色,希望陣形能先穩住,等待主帥做最後決定。 \n \n親民黨組織部主任張碩文表示,到目前為止親民黨沒有任何人跟郭台銘陣營有任何聯繫,日前郭台銘才宣布離開國民黨,也宣布不爭取連署成為2020總統候選人的決定,他是有高度的企業家,這時不應該陷他於不義。至於親民黨是否會與郭台銘合作?親民黨對於合作持開放態度。 \n \n永齡基金會副執行長蔡沁瑜強調郭台銘沒有在等親民黨門票,郭台銘已退出這場競選活動。

  • 港交所傳聘瑞銀顧問助遊說購倫交所

    香港信報21日報導,倫交所董事會雖然已拒絕港交所提出的收購建議,但外電引述消息報導,港交所已聘請瑞銀擔任顧問,以協助說服倫交所投資者相信其收購優點。 \n港交所上週三(11日)突然宣佈計劃斥資高達296億英鎊收購倫交所,惟倫交所上週五(15日)已極速回信指出,董事會一致拒絕該併購建議。 \n港交所收購條件之一,是倫交所股東需否決收購數據公司Refinitiv的交易。但倫交所行政總裁David Schwimmer早前出席研討會時表示,仍會按計劃以270億美元收購數據服務供應商Refinitiv,料交易於2020年下半年完成。 \n港交所前主席夏佳理稍早前受訪時指出,港交所提出的併購建議是一項「非常複雜」的交易,可能仍有機會完成。同時,英國金融操守局(FCA)亦公開表態,指現在對收購未有既定立場。

  • 遊說川普 華為找到共和黨全委會主席顧問

    中國大陸通訊大廠華為公司最近傳出找到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顧問團成員艾斯波西多(Michael Esposito)為說客,希望藉此尋求讓美國改變制裁華為公司政策的機會。 \n 陸媒觀察者網14日報導,據美國參議院網站公布的消息,華為美國分公司於7月24日正式將艾斯波西多登記為該公司的說客。 \n 報導說,艾斯波西多是「聯邦倡導者」(Federal Advocates)公司的創辦人兼總裁,該公司自稱為「華盛頓特區最成功的兩黨政府關係公司之一」。 \n 據公司官網,艾斯波西多此前已經當了將近20年的「聯邦遊說者」,並且是「共和黨政治的主要參與者」。 \n 聯邦倡導者公司網站還提到,艾斯波西多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主席顧問團的成員,可以直接向共和黨主席就國家大事提出建議。 \n 除了艾斯波西多本人,聯邦倡導者公司的成員還包括前民主黨眾議員卡尼(Chris Carney),以及曾在川普政府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任職一年餘的高級官員阿蘭吉奧(Jennifer Arangio)等。 \n 此外,艾斯波西多還是「川普必勝委員會」(Trump Victory Committee)的成員。 \n 「川普必勝委員會」此前的主要工作是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為川普以及共和黨的競選團隊籌募資金;而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2018年12月報導,川普準備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和「川普必勝委員會」合而為一,以便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獲得「組織上的優勢」。 \n 說客和遊說集團是美國政界和商界的重要組成部分。外電表示,除了與共和黨頗有淵源的艾斯波西多,華為最近還聘請了盛德(Sidley Austin)、世強(Steptoe & Johnson)和眾達(Jones Day)3家律師事務所來處理公司與美國政府的關係。 \n 報導說,其中盛德律師事務所曾協助華為處理多起法律訴訟,其他兩家事務所則「與川普存在關係」。 \n

  • 華為聘美知名律師 展開貿易遊說

    外電報導,中國電訊設備商華為聘請盛德國際律師事務所(Sidley Austin LLP)就貿易問題展開遊說。 \n據美國參議院提交的披露文件,已於7月開始的游說活動將集中在出口管制、貿易制裁和其他與國家安全相關的議題。該文件顯示,華為正深化與盛德的關係,同時也加強其遊說活動。 \n此前,盛德已就華為在美國面臨的法律挑戰開展工作。 \n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顧慮為由,禁止華為採購美國技術後,華為便面臨生存威脅。美中貿易戰最新升級,華為也被捲入其中。

  • 業者遊說 盼放寬陸製工作母船

     離岸風電開發商加緊趕工,日前向國發會遊說,盼協調放寬在國際風電市場占比超過五成的大陸製造(MIC)工作母船,可在台灣外海施作。不過,兩岸關係敏感之際,基於國安疑慮,能源局連事前送國安審查的大門都關上,和陸製商品保持距離。 \n 據了解,風電施工需要多艘工作母船,2021年起,有達德、CIP、沃旭、上緯等多個風場需要動工,未來五年內要完工併網,因施工工期太短、價格談不攏及搶不到工作母船等原因,風電業者希望放寬海上工作母船製造來源地限制。 \n 能源局官員說,目前掛大陸籍、陸資兩種船隻,絕對不能來台灣海域,大陸製造的船隻則有國安疑慮,若是開發商要引進,依法需進行「國安審查」,但審查時間相當長,開發商不會浪費時間在這上面。 \n 據透露,儘管陸製船隻可由國安單位採事前審查,再放行進入海上作業,但能源局連大門都不想開,一律先關上,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 土遭美踢出F-35專案 都怪這國猛遊說

    土遭美踢出F-35專案 都怪這國猛遊說

    土耳其堅持買俄羅斯S-400防空系統,被美國踢出F-35戰機專案外,如今傳出在幕後積極運作,以確保華府不賣「閃電II」戰機給安卡拉的,就是以色列。 \n據《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報導,以色列為了確保在相關區域的空中優勢,近幾個月來不斷遊說華府,把安卡拉剔除在F-35專案外。華府擔心,俄製S-400防空系統會搜集有關F-35的情資,危及這款隱形戰機的安全。同樣的,以色列官員也憂心,F-35戰機的先進戰力細節會外洩。 \n儘管土耳其已同意花費14億美元(440億台幣),訂購超過100架F-35戰機,但白宮俄製S-400和美國F-35不能共存為由,還是拒絕出售這款先進戰機。F-35除了以隱形和進攻性能著稱外,也能透過資訊分享網路,和其他軍機互通有無。 \n以色列已同意採購至少50架F-35戰機,至今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已交付16架,剩下的戰機將陸續以一次2-3架的方式,在2024年交付完畢。它是繼美國之後,第二個採購F-35戰機的國家,也是極少數獲准按照自身特有需求,改裝這款戰機,打造專屬F-35I「全能王」(Adir)的國家。

  • 美晶片廠 遊說放寬華為禁令

     川普政府下令封殺大陸電信設備巨頭華為,禁止美國晶片製造商向華為出貨,但據路透17日報導,包括高通(Qualcomm)和英特爾(Intel)等向華為提供晶片的美國大廠,正悄悄地向華府施壓,要求放寬對華為的禁售令,即使華為本身避免進行傳統的政府遊說工作。 \n 為美國公司生計請命 \n 路透引述多名消息人士指出,英特爾及賽靈思(Xilinx)等公司的高層,上月底參加了一場與美國商務部的會議,討論對華為禁售令的因應之道。另外,高通亦就此議題極力勸說商務部。 \n 這些晶片商稱,華為銷售的智慧型手機及電腦伺服器,所使用的是常見零部件,與5G網路設備不同,不大可能帶來安全疑慮。一位消息人士說,「這不是在幫助華為,而是為了避免對美國公司造成傷害。」 \n 路透稱,高通希望能繼續向華為提供諸如手機及智慧型手表的晶片。去年華為斥資700億美元採購零部件,其中約110億流向高通、英特爾及美光等美國晶片商。英特爾、賽靈思、高通對報導均不予置評。 \n 華為稱並未要求遊說 \n 華為公關副總裁威廉森受訪表示,並未要求任何人代表該公司進行遊說,「他們這樣做是出於自願,因為華為是當中許多公司的重要客戶」,晶片商知道斷供華為可能有「災難性」後果。 \n 另一家美國半導體大廠博通(Broadcom)14日就宣布下修財測,敲響全球晶片業警鐘。博通表示受美方封殺華為及整體市場不明,今年營收將短少20億美元。 \n 此外據《華爾街日報》17日報導,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收到蜂擁而至的信件,美企紛紛請求放棄對剩餘3250億美元大陸商品加徵25%關稅的計畫,因為除了大陸他們幾乎別無選擇。煙火表演公司Atlas PyroVision Entertainment執行長佩爾基表示,如果能從美國公司採購所需的煙火材料,那再好不過,但這樣的公司根本不存在。 \n 美企籲停止加徵關稅 \n USTR自17日起舉行公聽會,聽取商界對新一輪加徵關稅的意見。運動品牌New Balance副總裁戈爾曼預料在聽證會上指出,關稅會威脅New Balance「在美工廠的生產力與再投資能力」,因為該公司需要從大陸進口美國已不生產的材料,如鞋底和鞋墊。 \n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New Balance在2016年大選歡迎川普的強硬貿易立場,但目前卻強烈反對擴大對陸關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