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遍尋的搜尋結果,共15

  • 婦掉兒補習費遍尋不著 好心收費員幫撿送警局

    婦掉兒補習費遍尋不著 好心收費員幫撿送警局

    年節現金流量增,民眾須留心身上財物,日前一位50歲曾姓婦人領了錢要幫兒子繳補習費,卻掉了錢包,遍尋不著而報案,台中市警局第四分局黎明派出所抽絲剝繭,研判婦人路線,循線找到一名收費員已經將錢包送至派出所,成功將婦人錢包尋回。

  • 男童公園貪玩媽遍尋不著 員警出動找回

    男童公園貪玩媽遍尋不著 員警出動找回

    4歲男童中市豐樂公園,貪玩漸離媽媽視線, 42歲吳姓媽媽驚覺小孩不見了,焦急得四處尋找,並打電話報警,中市警局第四分局南屯派出所員警獲報到場,立即根據吳女提供的小孩特徵,幫忙尋找,幸在公園旁人行道上發現男童,讓男童重回媽媽懷抱,結束這場驚魂記。 \n \n日前晚間6時30分許,42歲吳女帶著4歲的兒子到豐樂公園散步,但兒子實在太頑皮了,一溜煙就跑遠了,沒多久男童就遠離吳女的視線,讓吳女開始緊張起來,往兒子跑走的方向尋找未果,急得報警尋求協助。 \n \n南屯派出所警員黃姚敦賓、張雅惠獲報到場,根據吳女提供的穿著與特徵,徵詢公園週遭民眾,初步排除男童被人拐走的可能,研判男童還小,應該走不遠,於是3人分頭尋找,不久員警就在豐樂公園旁人行道上發現一男童正徬徨無助在路邊徘徊,且特徵就是吳女所描述的男童。 \n \n吳女趕來與兒子相擁,對著員警連聲感謝;南屯派出所長周景彬呼籲,家中若有幼童應避免其離開視線,若幼童不慎走失,請立即向當地派出所報案,平時可訓練孩童背記家人聯絡資訊,以便適時提供,有助於快速通知家人。

  • 董事長主唱疑喝假酒 遍尋中西名醫麻半年

    董事長主唱疑喝假酒 遍尋中西名醫麻半年

    視障鋼琴詩人王俊傑與董事長樂團的主唱吉董相識20年,曾於1997年推出合輯《ㄞ國歌曲》,吉董透露有次王俊傑邀他烤肉,還請他喝學生私釀的酒,沒想到只喝一杯,吉董就覺得腳開始發麻,且一麻就是半年,期間他緊張得到遍尋中西名醫,直到有次醫生好友幫他看診,吉董詢問:「是否喝到假酒?」醫生回他:「喝到假酒不會腳麻,會失明。」吉董笑答:「對!我就是跟失明的人喝酒。」 \n \n王俊傑視神經萎縮而先天全盲,從事編曲、配樂與唱片製作20年,曾獲金曲獎提名肯定;談到吉董,王俊傑感恩說去年夏天的一個周末,吉董專程帶孩子來自己家中一起烤肉,兩人促膝長談,吉董熱心想著如何讓王俊傑的作品被大家看見。因此推動「耳朵帶我去旅行」讓創作者充電再出發的計畫。 \n \n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補助,這虎音樂工作室與黑暗對話社會企業跨界合作「耳朵帶我去旅行-黑暗聲音劇場」,風行全球70餘個城市,超過39個國家,累積700萬人次參與「黑暗對話體驗」,感動無數觀眾;主講人王俊傑說:「唯有走進黑暗中,你才能體會到黑暗與聲音的魅力!」該活動5月至10月均有場次,購票請洽KKTIX。

  • 婦遍尋不著愛狗 警休假幫調監視器尋犬

    婦遍尋不著愛狗 警休假幫調監視器尋犬

    陳姓婦人愛犬「球球」走失,遍尋不著只能找上住家附近的桃園警分局龍安派出所求援,當時備勤的警員宋于凡也是愛狗人士,回憶起國小養了8年的杜賓犬也趁全家上班上課時掙脫鎖鏈離家,從此再也不曾見到面,很能感同身受,自告奮勇幫忙陳姓婦人尋犬,隔天趁休假日調閱沿路商家、工廠10餘處監視器,終於幫忙尋回「球球」,讓陳婦感激不已。 \n \n 「就是太聰明才會走失!」宋于凡笑言,監視器畫面很清楚拍到「球球」逃家後跑到陳婦平時的停車位,乖乖坐著等待長達10餘分鐘,畫面讓他很感動,說自己從警後也有養一隻博美犬,10年培養深厚情感,最後壽終正寢還幫牠辦告別式誦經,至今8年仍然會夢到愛犬,很開心可以幫上陳婦。

  • 扎耳放血!她遍尋偏方未果 臉仍然一笑就裂

    24歲的藍小姐,高中起飽受乾癬所苦,不僅全身近9成面積紅腫脫屑,臉甚至緊繃到「一笑就會裂」,起先在家人堅持下未求助皮膚科醫師,反去接受扎耳、放血等「排毒」療法,既不舒服、效果也不佳。醫師表示,乾癬治療仍以外塗和口服藥膏、照光、生物製劑為主,勿自行尋求偏方,否則恐傷身又耽誤治療。 \n \n 衛福部雙和醫院皮膚科主任李婉若指出,乾癬是因自體免疫而致慢性發炎的疾病,並非黴菌感染、不具傳染性,患者的免疫反應因為調節不良、容易攻擊自身皮膚細胞,導致皮膚細胞在受傷後,不斷增生而形成乾癬病灶。她強調,乾癬雖無特效藥、也無法根治,卻就像許多慢性病一樣,接受適當治療便能穩定控制。 \n  \n 長庚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黃毓惠說,乾癬依病情嚴重度,會有不同的治療方式,輕度以外用藥膏為主,中、重度乾癬則予以口服藥物和照光治療。她強調,若對於斑塊面積超過人體面積10%、亦即約10個手掌面積者,且在服用兩種口服藥各達3個月、光照治療3個月均無效後,可向衛福部健保署申請生物製劑效。 \n \n 黃毓惠補充,生物製劑一次申請半年,屆時經評估有效者,可續用至2年,「1年約可省40萬元」,臨床報告顯示,近8成患者能維持穩定的療;但2年一到,患者便須回到光照、口服藥物的治療,同樣在數個月均無效後,再次申請半年的生物治療,不斷循環。她坦言,由於乾癬無法根治,很多患者在生物製劑治療下,病情穩定、得以重回職場,但一停藥便復發,相當困擾。 \n \n 據國外實驗發現,透過飲食與運動來控制體重,能降低乾癬範圍及嚴重度,改善程度達20%。黃毓惠進一步建議,病友除了要遵照醫囑,更要避免進補、或吃到強調提升免疫功能的保健食品,並戒菸、少飲酒、適度曬曬太陽,均有助控制病情。

  • 味全遍尋新品接班人 優然乳果摘冠

    味全攜手大學生,舉辦「Who's Next誰是接班人 味全新品開發擂台」,今天進入最終決選,最後由來自中華科大的「妙客派隊」以「優然乳果」成功奪得第一名。 \n 5組人馬、共25位大專院校學子,經歷4個多月的「海選」、「企劃」、「研發」、「設計」重重關卡,將創意化為實作,最終將接受百位消費者口味測試及業界評審團的綜合評分,爭取本次決選競賽的冠軍及高達20萬的獎學金。 \n 決選關卡中,綜合市調分數以及現場評審團評分,最後由來自中華科大的「妙客派隊」以「優然乳果」成功奪得第一名,第二、三名則分別由Pentasonic隊及Carpcorps隊獲得,味Change及MONEY隊則獲得佳作。 \n 味全執行長蘇守斌表示,這次競賽讓學生走出學校理論、實際走進味全公司,參與擬真實戰的新品開發流程。在競賽中看見學生的創意思維,為企業帶來新的刺激,並注入創新的DNA;也協助學生將創意落實,提升實務經驗,未來味全將持續舉辦學生競賽,大力投入資源培育食品產業的新血。1051014 \n

  • 遍尋李天祿原聲 楊力州不平凡執著

    紀錄片多產導演楊力州陪著太太朱詩倩漫步在紐約曼哈頓街上,惟心中掛念的是要尋找已逝掌中戲大師李天祿的原聲,這是楊力州對紀錄片的執著,也讓外界看到他的專注與認真。 \n 紐約台北文化中心成立25週年,推出一系列台灣當代精選電影與紐約觀眾分享,明晚由楊力州的金馬獎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打頭陣,接著31日還有擁有好票房的「拔一條河」。 \n 兩部片子都是楊力州得力作品,也都獲得極高評價,然而描述莫拉克風災重創高雄縣甲仙鄉的「拔一條河」故事,票房意外打敗他自己形容從影以來卡司陣容最堅強的「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也想不出原因。 \n 對台灣愈來愈多人願意走進戲院觀看紀錄片,楊力州相當振奮,是除了婚姻與事業密不可分的伴侶朱詩倩,支撐他繼續走下去的力量所在。 \n 朱詩倩說,拍紀錄片要有很強的毅力與堅持。「他負責動腦、拍片,我負責找錢,圓他的夢想」。 \n 楊力州拍攝紀錄片的時間都是以10年為基礎,沒有很好的心臟或耐力,難圓其夢。平常除了構思腳本、漫長拍攝,楊力州與朱詩倩必須外接廣告,維持公司正常營運。 \n 描述「亦宛然掌中劇團」創辦人李天祿與長子陳錫煌父子之間複雜故事的紀錄片「紅盒子」,從開拍迄今已逾10年,最近卻苦尋無著李天祿原聲,幾乎陷入停擺。 \n 李氏家族在李天祿逝世後,兄弟親情關係更為複雜。楊力州說,次子李傳燦(後也逝世)繼承的亦宛然掌中劇團,收錄了李天祿最多原聲,惟「紅盒子」是描述陳錫煌與父親的關係而不願出借。加上,坊間及國家電影資料館遍尋不著布袋戲大師聲音,電視台訪問帶又非他所要,讓他陷入長思,不知所措。 \n 另一部仍在進行中的劇情紀錄片「青春」,前後已經拍了20年。這部描寫楊力州任職復興美工時期7位學生的成長故事,從他們16歲拍到現在36歲,大多已成家立業,有人甚至離婚了,預計要拍到40歲,拍攝時間長達24年。 \n 楊力州回憶學生成長過程,充滿台灣社會發展小縮影。他曾半夜充當未婚懷孕學生的婚姻證人,還替服役中的學生代為照顧太太、安排醫院接生,更一度被護士誤認是學生太太的另一半。 \n 空拍專家齊柏林的「看見台灣」大賣,加上近來中華奧運代表隊表現及紅葉少棒隊等故事,讓楊力州大膽興起籌拍另一部紀錄片的野心。 \n 楊力州將與齊柏林、「賽德克·巴萊」金馬獎導演魏德聖等,合拍描繪台灣運動發展歷程的「陸海空」(暫訂)紀錄片。 \n 怕海的楊力州負責「陸」部分,拍過「海角七號」的魏德聖主導「海」部分,擅長空拍的齊柏林負責「空」部分。他們要拍出台灣的運動故事,讓運動歸運動,不再只為了比賽、獎金而運動。 \n 拍了20多年紀錄片,楊力州始終希望藉紀錄片改變社會,透過故事描述社會的真實面,而每次漫長等待的拍攝,就是堅持為了將燦爛的人生故事化為影像,呈現在觀眾眼前。1050830 \n

  • 《玩命8》導演遍尋不著 求溫子仁回歸?

    《玩命8》導演遍尋不著 求溫子仁回歸?

    雖然《玩命關頭7》製片創下影史新紀錄,以全球15億美金的票房穩坐全球影史票房第五名,不過面對著《玩命7》導演溫子仁回歸華納拍攝《厲陰宅2》、《玩命》系列原導演林詣彬忙碌於《星際爭霸戰3》,這些因素都讓預定2017年上映的《玩命關頭8》充滿變數,目前甚至傳出可能要等待溫子仁拍完《厲陰宅2》之後,就要懇求他趕緊回歸。 \n \n雖然對外曾一度傳出系列製片兼男主角馮迪索非常焦頭爛額,因為他希望找到適合的導演,但目前還沒有真正讓他滿意的人選。不過馮迪索也透過經紀人表示並無此事,電影製作仍在軌道上,請影迷千萬不要擔心。如今則是傳出製片主管唐納蘭利希望溫子仁在拍完《厲陰宅2》之後,就回歸籌備《玩命關頭8》與《玩命關頭9》,只是仍在努力協調當中。而溫子仁因為已經接下DC電影《水行俠》的執導筒,恐怕也要與華納影業協調才行。 \n \n另外也有其他媒體曾傳出《空中救援》、《一夜狂奔》以及《孤兒怨》的豪梅寇勒特瑟拉是考慮人選,如果真的沒辦法找到新導演,豪梅或許有這個機會。 \n

  • 1歲半童家門口失蹤 遍尋不著

     台南市南化區一名19個月大的賴姓男童,19日下午在家門口失蹤,上百名警、消人員在男童家方圓1公里搜山,並潛入周圍池塘找尋,但一無所獲;家屬向神明請示,得到小孩被人載走的回答後,搜救人員應家屬要求先行撤退。 \n 賴童阿嬤向警方表示,前天下午1點左右,孫子在南化區小崙里的家門口玩,約2點,她進屋內上廁所,一出來就驚覺孫子不見了,由於孫子有到處跑的習慣,因此她自己先在附近找了一陣子沒找到,傍晚向派出所報案。 \n 前天傍晚6點左右,警方向台南市消防局請求支援,立刻動員100名警、義消和救生犬、消防車輛進入搜山,連附近的池塘也都打撈過,但仍找不到男童。 \n 男童的越南籍母親表示,兒子活潑好動,很會跑,家人都非常擔心,昨天甚至求神「搏杯」,神明指示往東邊找,但沒有下落,後來神明又指示,小孩被人載走,過2、3天就會載回來。 \n 搜救人員表示,該戶民宅位在山谷裡,周圍僅有該戶住家,「實在很難想像1歲多的小孩能跑去哪」,而台灣國際精英救難協會3隻具有高靈敏度的搜救犬,昨天也搜遍整個山谷,但還是無法找到賴童。 \n 昨天傍晚6點,家屬擔心載走賴童的人,看到那麼多警、消在現場,可能不敢把小孩載回來還給家屬,因此警、消先行撤退。

  • 4歲童逛大街 警遍尋找到家人

     一名4歲男童獨自逛大街,被好心的羅姓女子帶至派出所,男童無法清楚表達,員警只好至附近巷弄訪查,終於找到男童的家人,完成臨時保母的任務。 \n 花蓮縣吉安警分局今天表示,這名家住吉安鄉的男童,日前趁家人午睡時獨自走出家門逛大街,被熱心的羅姓女子發現後,在附近都找不到他的家人,而且男童又無法清楚表達,所以將他帶至派出所內請警方幫忙。 \n 男童對於派出所內的環境相當好奇,也不哭鬧,警方充當起臨時保母,一會兒拿餅乾給他吃,一會兒逗他玩,待詢問他的資料時,男童卻答非所問。 \n 最後員警只好帶著男童四處訪查,詢問過一家又一家,好不容易問出男童住在明仁一街附近,警方得知後立即將男童載送返家,男童一見家人來應門,馬上樂得撲了上去,警方也順利完成臨時保母的任務。1031111 \n

  • 桃園眷村文化節 遍尋好風味

     2014桃園眷村文化節活動5日起登場,要尋求昔日大江南北、眷村媽媽們的好手藝,可以在中壢、龜山、大溪、龍潭找到蹤跡。 \n 桃園縣政府所舉辦的「2014桃園眷村文化節活動」今年以「眷味達人大賞」為主題,希望以美食為誘因,找尋每道佳餚背後的眷村故事。 \n 文化局今天表示,眷村文化節從5日至19日,在中壢、龜山、大溪、龍潭熱鬧登場,邀請大家體驗眷村文化魅力。 \n 眷村文化節首場活動將在5日以「眷味達人大賞複賽」揭開序幕,邀集來自中壢、大溪、龍潭等眷村社區集結於中壢精忠國宅,一同進行眷味美食趣味PK賽。 \n 第二場活動11日在龜山鄉陸光新城舉行,邀請中央警察大學、中壢家商、楊梅國中等學生和社會團體從千禧新城踩街遊行至陸光新城熱鬧開場,並舉辦千人包水餃的活動。 \n 第三場12日於大溪僑愛社區舉辦,將有眷村老照片及眷味美食料理共享,另有園遊會與手工藝DIY活動,邀請民眾一起體驗眷村生活的點滴。 \n 第四場於19日,在龍潭運動公園舉辦的眷味達人大賞決賽作為活動壓軸,搭配龍潭各社區團體表演和美食園遊會,同時有「眷戀的鄉情記憶特展」。 \n 另外楊梅埔心10日上午10時10分開展「埔心眷村情故事展」,同一天在中壢馬祖新村也有「眷永˙拾光」的相關系列精彩活動。 \n 相關活動訊息可以到桃園縣政府文化局或「桃園眷村文化節」官方網站查詢。1031002 \n

  • 警員遍尋親人 拾荒婦終得善終

    警員遍尋親人 拾荒婦終得善終

     「我一定會送您回家!」台中市員警劉慶信日前接獲一起汽車行人擦撞意外,在路邊撿拾資源回收的8旬老嫗於送醫後不治,由於她身上沒有證件,清查失蹤人口也無結果,劉警3天內查訪周遭16間資源回收場,終找到老嫗位於龍井的家,聯繫上台北的家屬辦理後事。 \n 劉慶信表示,意外發生後,他見老婦人重傷不治、身分不明,腦中浮現「想送她回家」的念頭,他拍下老婦人的照片,研判她生前沿路撿拾資源回收物,住處應距離意外發生的台灣大道4段不遠,無奈尋遍全西屯區10多間資源回收場,都沒有人看見過老婦。 \n 但他不洩氣,從西屯擴大搜尋到龍井區,果然在查訪第16間資源回收場時,老闆娘認出老婦人為龍井區東海里住戶,讓送老嫗回家的任務露出一線曙光─東海里,幫老婦找到遠嫁台北的女兒,找到回家的路。

  • 省電點蠟燭 拾荒老翁葬身火窟

     撿拾資源回收的老翁邱永坤,疑似在屋內點蠟蠋不慎引起大火,由於屋內堆滿紙箱等易燃物,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火舌迅速吞噬一樓老式平房,屋頂瓦片全部崩落,消防隊撲滅火苗後遍尋不著邱男,直到十三日上午才在屋內坍塌瓦礫中找到焦屍。 \n 警方調查,住公館鄉中義村的邱永坤(七十二歲)是家中老大,和第三個弟弟邱源義夫婦,住在老式平房的兩側,房門必須由中堂大廳出入,老四弟弟在平房旁另蓋二層樓透天厝,三兄弟雖然緊鄰住在一起,但平時很少往來。 \n 邱源義夫婦表示,大哥邱永坤十多年前曾娶一名印尼新娘,但沒多久就跑掉了,從此獨來獨往,不和任何人講話,平時靠撿拾資源回收物販賣為生,所以家中幾乎被紙箱、保特瓶等雜物所占據,因為了省電費,經常在屋內點蠟蠋照明。 \n 邱源義說,十二日深夜十點半左右,看到濃煙竄進房間裡,他出來中堂大廳查看,看到大哥房內起火,火舌迅速竄燒,他趕緊叫妻子逃出來,並企圖用水桶滅火,見火勢無法控制才打電話報警。 \n 由於住宅位在田中央,僅有兩公尺寬的田間小路可以抵達,大型消防水車無法進入,只能布水線進入救火,因此大火延燒一個多小時才被撲滅,平房的瓦片屋頂已經完全塌陷,被燒得只剩下橫梁。 \n 由於當時天色昏暗遍尋不著邱永坤的蹤影,一度以為是肇禍後不敢面對而逃逸無蹤,直到昨天上午警消人員再度回到現場清查,搬出約一大卡車的被燒毀的雜物,才在弟弟邱源義房間內的瓦礫堆下,找到已被燒得焦黑的屍體,確認是邱永坤的遺體。 \n 鑑識人員研判,應是起火後死者欲逃離時,因被濃煙密布無法分辨方向,才穿過大廳被嗆昏倒,臉部朝上在弟弟房間內,被坍塌的瓦礫擊中掩埋,而葬身火海。

  • 機車遍尋不獲 疑衝落港內

    安平漁港一家三口投海死亡案,死者葉女騎乘的機車和她前夫林男在台南的落腳處,成為解開此案謎團的關鍵。警方持續在安平漁港附近搜索,還是沒找到葉女騎乘的豪邁黑色機車。警方呼籲有提供、或出租房間給林男的民眾,能儘快與警方聯絡。 \n葉女父親告訴海巡署五二岸巡大隊人員,一月九日,葉女離家出走時,是騎父親車號LVP三八七黑色豪邁一二五CC機車,加上葉女母子屍體被撈起時,還頭戴安全帽,警方研判應該是她騎機車載次子、前夫林男到安平漁港一帶的,但警方連續兩天搜索安平漁港一帶,就是找不到葉女騎乘的機車,機車跟著衝入漁港內的可能性愈來愈高。 \n另外,為釐清葉女母子是否被林男逼迫投海,除了檢察官決定要擇期解剖三名死者遺體外,警方也認為,林男從一月五日到台南的落腳處,可能會有蛛絲馬跡,但令警方奇怪的是,此案經媒體持續報導,到昨天為止,都沒有人向警方提供線索,警方呼籲曾提供或出租房間給林某的民眾,能與警方聯絡以釐清案情。

  • 第32屆時報文學獎-寫給莉香

    「東京愛情故事」有句名言:「所謂戀愛,只要參加了就有意義。」其實我依然不明白,要如何在命定的時機中,找到相守一生的對象?要如何辨識今晚的告白,會不會在明日的陽光下遍尋無蹤? \n莉香,到現在,妳還相信愛情嗎? \n他與人相偕過馬路時,在牆柱的遮掩下,往另一個方向等著紅綠燈的我,悄悄回望了他的背影。 \n夏日午后,稀稀疏疏往來的車輛、行人裡,他是那樣尋常,毫不起眼,大多數人不會對他留下印象。 \n我卻曾經為他流過無數眼淚。 \n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莉香在車站月台欄杆綁上手帕,寫著:「完治,拜拜!」的那一幕,莉香在電車緩緩駛離月台時,忍不住掩面痛哭。 \n可是現在,我卻眼眶乾澀,一滴眼淚也掉不下來。 \n驟然見到他時,強忍訝異,對他善意的微笑只有無奈;綠燈亮了,急急跨過街,去辦待辦的事,去見要見的人。 \n這一次,真的各奔東西,兩相忘於江湖。 \n日劇「東京愛情故事」裡,有一場戲:莉香兩眼泛紅,反問完治說:「那你告訴我,有沒有辦法不去喜歡別人?」 \n生命的流域轉到那一段時,四周的氛圍將人推入戀的陷阱,源自於當時潛伏於內心的軟弱無措,有人伸出了善意的手,心便情不自禁地盪漾晃動。 \n每一個掌心的背面,都有另一段故事,每一句話語,若不是素直地掏自心扉,便只是一個又一個充滿夢幻的水泡。 \n但唯有付出過情感,才真知被辜負的苦痛,只有嘗過愛情激素帶來的甜美,才明白平凡日常的無味寧靜。 \n我們誤打誤撞去看同一場電影時,由於幾近座無虛席,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無可奈何地挑了與他只隔一個座位的位子;幸好,電影一開演,一個遲到的女子擠進我們的中間,她的身軀一入坐,我竟感到無比安心。 \n這多像我們當年的關係。 \n黑暗中,在女子的屏障下,我用眼角的餘光,看著他一會兒翹起腳,一會兒彎腰撿拾掉落在地上的資料;忽然想起在我們短暫的交往裡,從來沒有一起看過一部電影。 \n世事總有喻意,眼前放映的作品,片名恰好是:「尋找愛情的下落」。 \n十年來,我為他轉折的心情足以寫一本章回小說,歲月流逝,此刻什麼都憶不得;曾經牽腸掛肚的人,現在是不想再招呼的陌生人。 \n「東京愛情故事」有句名言:「所謂戀愛,只要參加了就有意義。」其實我依然不明白,要如何在命定的時機中,找到相守一生的對象?要如何辨識今晚的告白,會不會在明日的陽光下遍尋無蹤? \n我的費洛蒙逐日低下,心理開始進入倒數計時更年期的狀態;只是,當有人像是在做街頭訪問,又像是某一種暗示,單刀直入地問:「妳曾在工作時發生邂逅嗎?」那一刻,我竟覺得恍惚,不確定內心的波動是不是一種錯覺? \n親愛的莉香,到現在,妳還相信愛情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