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過度限縮的搜尋結果,共03

  • 過度自我限縮 另有隱情?

     當東博緊急更換所有文宣品,並經過故宮驗收後,確認一切符合合約規定,再加上東博館長錢谷真美公開致歉,當日方擺出低姿態,總統夫人周美青卻仍決定取消日本行,著實令人納悶,難道背後另有隱情?  從府方對外說法,仍擔心東博埋藏「未爆彈」,才會採取切割戰術,將周美青與故宮脫鉤處理,僅由故宮馮明珠赴日,避免總統夫人訪日期間被矮化,身陷險境。  問題是,日本短短兩天內完成文宣更換,展覽條件已恢復到原先狀態,周美青碰上「未爆彈」的機會微乎其微;而台灣在福島核災捐款,讓日方感念至今,以安倍親台的外交政策,一開始若同意周美青訪問,也不至於百般阻撓或設外交陷阱。  更何況,從外交慣例來看,日本理虧也可能對我方釋出更多善意。如先前聯合號撞船事件,我方除爭取賠償,並順勢開展台日漁業談判,類似外交案例比比皆是,故宮展覽大可複製該模式。  這次以東博違約在先,我方絕對站得住腳,日方要修補關係,不僅是更新文宣,也可能提高周美青的接待層級來彌補,這就是外交的微妙之處。此刻,府方決定採取故宮與周美青脫鉤策略,確實有違外交常理。  畢竟,以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周三即將來台訪問,獨派人士揚言如影隨形抗爭,馬政府的賣台帽子恐洗刷不掉。倘若此刻,周美青以總統夫人身分赴日拚外交,從政治效應上至少有平衡效果。  例如,張志軍與王郁琦會面,是兩岸互不否認的進一步確認;而同一時間周美青赴日拚外交,符合活路外交的概念,也就是發展兩岸關係,可讓台灣的外交空間更大。  可惜的是,周美青取消日本行,諸如北京壓力、避免形成一中一台的政治陰謀論油然而生。即使這些推論不見得是事實,馬政府也很難自圓其說:為何日方條件已恢復到合約規定,周美青訪日行卻還是緊急剎車?  從宣布第一夫人行程從頭到尾保密到家,到如今取消赴日,府方刻意淡化台日外交突破的色彩,如今更界定這是東博與故宮的文化交流,馬政府過度自我限縮,白白浪費外交突破機會。

  • 熱門話題-安全管理出包 如何募到兵

     日前政府限制退休軍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的領取資格,引發多數退休軍公教人員的不滿,甚至連國防部長高華柱,都起身反對政府限縮軍人福利,原因就是過度限縮軍人的福利,會造成國防部等各軍事單位募不到兵。  然而日前發生在新竹的海軍陸戰隊戰車輾過官兵,造成一死四傷的悲劇,軍方一開始還認定是因為視線不良所造成的意外,然而進一步調查才發現戰車的引導員當時偷懶,沒有依照安全規範執行引導才會發生這起慘劇,充分暴露出國軍對於安全的管控過於鬆散,這是造成多數役男對於當兵會有恐懼的主因。  試想當多數役男對於軍方安全管理都會感到恐懼和不信任,又會有多少民眾會有意願把當兵當作職業呢?  因此筆者認為,軍方應當強化內部的人員管理,同時提供官兵一個安全的訓練環境,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好,國家提供再多的福利也無法解決募兵人數不足的問題。

  • 商總:別傷競爭力 勞團:挺統一標準

    商總:別傷競爭力 勞團:挺統一標準

     勞工過勞死風波後,台北市勞工局研議限縮高危險群每月工時上限為二百六十小時。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張平沼表示,最好能參考韓國、日本以及東南亞其他國家的制度,避免使台灣的競爭力下降。  張平沼指出,下修工時上限要考慮的兩個先決條件包括,是否影響台灣的競爭力,以及世界潮流的接軌。如果下修工時是世界趨勢,台灣也不能排除,但要先評估鄰國如日本、韓國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避免折損台灣的競爭力。商總也會研究周邊國家的工時上限狀況。  張平沼認為,如果工時上限比競爭對手國都低,會影響外商來台投資意願,對於台灣產業發展就會受限。  新北市政府勞工局長高寶華則呼籲,應依工作性質「分類分級」,並盡快做出決定,以免業界及主管機關無所適從。他說,保全業被列為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之一適用行業,得由勞雇雙方約定工作條件。但從勞動強度與工作內容來看,保全業分運鈔保全、金融銀行保全、事業單位與工廠保全、社區保全四大類,負擔業務性質和承受壓力不相同。  高寶華認為,每一類別都應依實際勞動強度和內容來律定工時。如果一味過度限縮加班時數,將造成從業人員收入減少,亦非勞工局所樂見。  目前高雄市對卅八類工時上限擬下修行業的規範是,工時上限為二五四小時,加上延長工時四十六小時達三百小時,比台北少。但高市府勞工局長鍾孔炤說,台北市一旦下修到比高雄低,「高雄絕對會跟進。」  鍾孔炤說,下修工時有利有弊,例如營造業勞工有「減薪」疑慮,但此舉會讓雇主和社會反省低價競標的不合理性,改而檢討合理標的可行性,或增加就業職缺。超時過勞對整體社會弊多於利。 游婉琪/台北報導  台北市勞工局率先下修高風險行業每月工時上限,勞工團體贊同這項作法,並呼籲勞委會能通盤檢討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之一適用範圍,明確制定統一標準,別讓業者「哪邊規定寬鬆就往哪邊去」。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表示,台灣勞工的工作時間過長,除了台北市主動調整最高工時,勞委會更應檢討各地方政府對於勞基法八十四條之一所認定的行業通盤檢討,制定統一標準。  他指出,許多公司行號登記在台北市,台北市勞工局希望將原先每月三百一十二小時工時上限調降為兩百六十小時後,恐怕引發業者變更營業登記風潮,「哪邊規定寬鬆就往哪邊去」,無法真正杜絕超時工作問題。  孫友聯指出,勞基法八十四條之一的正當性一直受到勞工團體與學者質疑,勞委會有必要逐一檢視所有適用八十四條之一的行業。如果發現業者有濫用情形,讓員工權益遭受損害,應將該行業剔除適用範圍,讓業者付出代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