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違法違憲的搜尋結果,共83

  • 水利會改制奪民產 藍委聲請釋憲

    水利會改制奪民產 藍委聲請釋憲

     去年7月民進黨以國會多數的席次通過《農田水利會法》修正案,將原屬私人財產收歸國有,國民黨38名立委反對以違憲法條強占人民資產及農民水權,連署聲請釋憲,5日由立法院黨團代表及「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成員一同到司法院,遞交釋憲聲請書,並高喊「沒收農民財產,奪產違憲」。

  • 違憲的是中央

    違憲的是中央

     近來為了萊豬進口議題,執政的民進黨可說是殺氣騰騰,行政院不但聲稱擁有食品衛生的專屬立法權,所以地方政府管制萊豬的立法均屬違憲,甚至還揚言要懲處執行自治條例的地方政府公務員。 \n 說來好笑,網友立刻找出8年前蘇貞昌院長的臉書,發現蘇院長當時信誓旦旦,強調地方政府有權立法對美牛進行更嚴格的管制。不知何以蘇院長「時空穿越打臉」自己? \n 撇開政治人物前後不一、欠缺誠信的爭議,回到法律面,本案其實有幾點值得探討:一、食品衛生是中央的專屬立法權嗎?二、食品衛生是否為地方的自治事項?三、在中央已經立法,或透過法規命令放寬管制標準的情況下,地方可否訂定較嚴格的管制標準?四、相關的爭議,在我國現行法制下,有何解決機制? \n 針對以上幾個問題,先簡單回答如下,再逐一說明:一、依據憲法第108條第1項第18款,公共衛生屬於中央立法並執行,或交由地方執行之事項。二、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第1項、《地方制度法》第18條第9款第1目及第19條第9款第1目,直轄市以及縣(市)之衛生管理,屬於地方的自治事項。三、依據憲法第108條第2項以及司法院釋字第738號解釋之意旨,地方基於自治權限,得制定比中央更嚴格之衛生法規。四、依據《地方制度法》第75條第8項,地方政府得聲請司法院解釋,在司法院解釋前,中央不得撤銷、變更、廢止或停止地方法規之執行。 \n 當中央與地方針對管制權限發生爭議時,《地方制度法》第75條第8項已經明文授權地方政府,得向司法院聲請解釋,且在解釋做成之前,中央政府不得撤銷、變更、廢止或停止地方法規之執行。換言之,中央政府不得片面主張地方法規無效,從而禁止地方政府執行對於萊豬肉品的管制法規,否則中央政府反而明確違法,並且侵害地方的自治權限,而屬違憲。違憲的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央! \n 針對萊豬進口之問題,目前在野黨業已提案進行公投,如果一切順利,將在今年8月進行投票。如果地方政府得盡速聲請司法院解釋,則在公投之前,各該地方政府均得依據自治條例進行萊豬肉品之管制,捍衛轄區內民眾之食品安全,並得視公投之結果,決定萊豬肉品是否得持續進口,此方為真正之民主政治。(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 中天新聞台被關 專家痛批NCC涉違法違憲

    中天新聞台被關 專家痛批NCC涉違法違憲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否決中天新聞台換照,中天電視緊急聲請假處分,請求暫時准予換照、禁止變更使用52頻位,但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不服抗告,最高行政法院11日下班前裁定駁回,中天新聞台12日0時確定關台。然而,中天關台案引發各界關注,過去有不少學者、專家都紛紛表態,NCC前副主委劉宗德還為了他曾擔任NCC委員起身鞠躬致歉,認為NCC違背成立的初衷,以換照之名行審查之實,已背離成立NCC的初衷及組織法賦予的獨立自主權限,有違憲、違法疑慮,未來難通過司法重重檢驗。 \n \n中天新聞台將於11日後撤出52頻道,是NCC成立14年來,第一個被關的新聞台。《中時》報導指出,劉宗德10日在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舉行的「告別中天!訣別新聞自由」記者會中鞠躬致歉,強調他是NCC第一任副主委,看NCC一步步走上違憲組織。會中,立委李貴敏也表示,52頻道即將變空頻,民主法治的台灣,封殺言論自由。 \n \n而前立法委員林郁方接受《中時新聞網》採訪表示,民進黨是敲響民主的喪鐘,悲哀至極,舉例歷任總統及美國都沒有關新聞台的先例,怒批台灣的民主在倒退,民進黨終會為此付出慘痛代價! \n \n中天關台引發各方關注,媒體人陳文茜曾在臉書發表近2500字長文,揭露早年制定《衛星廣播電視法》時代背景,仍有戒嚴威權的遺毒,如今「再度被啟動」,她點名蔡英文總統、NCC主委陳耀祥都不在當年為民主奮鬥行列,痛批「如今不只享受權力,還成言論自由的踐踏者」。 \n \n另外,台北市長柯文哲8日被問及,蔡英文總統是否變成獨裁政府?他則回應,自己是支持言論自由、公平正義,如果要用這個當標準,好啊,以後都用一樣的標準,公平就好,老百姓自己會看。 \n

  • 審照違反平等原則 恐違憲違法

    審照違反平等原則 恐違憲違法

     電視台6年換照審查,台北地院曾在判准東森S台國賠請求理由中提及,政府對於換照的審查標準及作業,不能逾越母法授權,否則構成違憲、行政處分違法。法界也認為若NCC對中天新聞台審查違反平等原則,恐有違憲、違法爭議,未來如果釋憲,在憲法法庭上可成為法律爭點。 \n 北院法官在東森國賠訴訟判決書中,以憲法的觀點導入各種法律學說,認為有人主張換照審查是違憲,但也有人採折衷說,認為政府可以在必要情況下,依據法律規定,有條件對衛星電視進行管制。 \n 法官指出,就算採取換照須經政府許可的法律見解,行政機關在審查換照與否時,必須要有清楚的法律規範,行政命令須經立法院審查通過的法規「授權」,如果自行制定標準不一的審查流程,構成行政裁量違法。 \n 北院法官的看法也獲得許多法界認同,有司法實務界人士認為,換照審查讓NCC委員對台灣的電視事業有生殺大權,這樣管制做法及必要性,應隨著台灣民主法治進步而調整,中天不予換照有無侵害新聞自由,也涉及違憲問題。 \n 法界指出,中天電視製播新聞性節目,應受憲法言論自由保障,不管NCC所提出的理由是否站的住腳,不准換照的行政處分的確限制了中天電視設立,與經營廣播電視事業的自由,且換照審查也有違反法律保留原則,其評分標準是否因中天而有差別待遇,如果違反平等原則,且逾越母法範圍則屬違憲。

  • 這個政府 違法違憲都不怕

    這個政府 違法違憲都不怕

     11月23日衛福部透過臉書及記者會宣告,自12月1日啟動「秋冬防疫專案」,當時規定所有入境旅客,不分本國與外國人、登機前須檢附3日內核酸檢驗陰性報告,始可登機。此言一出,大批人潮趕在D-Day前來台,一天居然有24個確診案例,引發檢驗報告可能作假之疑慮,對此限制國人入境之行政命令,全民譁然,難道以一紙行政命令禁止入境的法源,只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就可以無視《憲法》第10條及第558號大法官解釋、違反《入出國及移民法》第5條、並架空《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12條規定嗎?難道「小明」2.0版又重出江湖了嗎? \n 2月疫情剛開始,衛福部以第7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為由,頒布禁止醫護、公務人員與高中職以下師生出國的禁令開始,繼而「小明」也遭禁止入境,引起違憲爭議。但衛福部處理萊豬過多,似乎不怕開水燙。居然又於23日公告要有檢陰報告才能入境,是否衛福部只要口中狂念這是「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咒語,就彷彿白蓮教的護體神功,刀槍不入,違法違憲都不怕。 \n 因為民眾對此公告大加撻伐,陳時中趕在實施前一天政策大轉彎,說沒有核酸檢驗報告者可以自行陳述「正當理由」,簽切結書也可入境,但如切結不實也要處罰1~15萬元。請問「正當理由」是誰認定的標準?而衛福部要求萊豬業者需要標示,要加強自我管理,「自我管理」的基準又何在?同樣的,民眾批評政府說蔡英文訪海地「送45億元」,就被以「假新聞」移送,NCC說中天內控自律不佳,就要撤台。請問,這些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是執政黨說了算嗎? \n 如果政府對於攸關人命的食安問題、對於邊境防疫的措施標準是採低強度的自主管理,但對於人民的網路發言,對於中天審照,警方與NCC卻採取高強度的審查嚴管。這種對人身健康與言論自由採取雙標的做法,可看出政府施政精神的嚴重錯亂。政府施政需要有一致性,信賴保護原則是施政根本。只是,現在跟執政黨談法律,無異對牛彈琴,反正我有817加上1450,全民能耐我何? \n 疫情之初,就有學者主張應該如同921大地震一樣,依《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第3項由總統發布緊急命令。但學法律的蔡英文及蘇貞昌一意孤行,毫不理會法律之明文規定,導致陷入法規與政策扞格,政府部門互相打臉,陷入違反憲政秩序的困境,施政朝令夕改,民眾無所適從,孰令致之?       (作者為律師)

  • 陳麗玲》這個政府 違法違憲都不怕

    陳麗玲》這個政府 違法違憲都不怕

    11月23日衛福部透過臉書及記者會宣告,自12月1日啟動「秋冬防疫專案」,當時規定所有入境旅客,不分本國與外國人、登機前須檢附3日內核酸檢驗陰性報告,始可登機。此言一出,大批人潮趕在D-DAY前來台,一天居然有24個確診案例,引發檢驗報告可能作假之疑慮,對此限制國人入境之行政命令,全民譁然,難道以一紙行政命令禁止入境的法源,只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就可以無視《憲法》第10條及第558號大法官解釋、違反《入出國及移民法》第5條、並架空《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12條規定嗎?難道「小明」2.0版又重出江湖了嗎? \n 當2月疫情剛開始,衛福部以第7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為由,頒布禁止醫護、公務人員與高中職以下師生出國的禁令開始,繼而「小明」也遭禁止入境,引起違憲爭議。但衛福部處理萊豬過多,似乎不怕開水燙。居然又於23日公告要有檢陰報告才能入境,是否衛福部只要口中狂念這是「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咒語,就彷彿白蓮教的護體神功,刀槍不入,違法違憲都不怕。 \n 因為民眾對此公告大加撻伐,陳時中趕在實施前一天政策大轉彎,說沒有核酸檢驗報告者可以自行陳述「正當理由」,簽切結書也可入境,但如切結不實也要處罰1~15萬元。請問「正當理由」是誰認定的標準?而衛福部要求萊豬業者需要標示,要加強自我管理,「自我管理」的基準又何在?同樣的,民眾批評政府說蔡英文訪海地「送45億元」,就被以「假新聞」移送,NCC說中天內控自律不佳,就要撤台。請問,這些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是執政黨說了算嗎? \n 如果政府對於攸關人命的食安問題、對於邊境防疫的措施標準是採低強度的自主管理,但對於人民的網路發言,對於中天審照,警方與NCC卻採取高強度的審查嚴管。這種對人身健康與言論自由採取雙標的做法,可看出政府施政精神的嚴重錯亂,已經不是蘇貞昌口中的本末倒置,而是上帝口中的瘋狂了。政府施政需要有一致性,信賴保護原則是施政根本。只是,現在跟執政黨談法律,無異對牛彈琴,反正我有817加上1450,全民能耐我何? \n 依法行政是民主政體施政的準則,疫情之初,就有學者主張應該如同九二一大地震一樣,依《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第3項由總統發布緊急命令。但學法律的蔡英文及蘇貞昌一意孤行,毫不理會法律之明文規定,導致陷入法規與政策扞格,政府部門互相打臉,陷入違反憲政秩序的困境,施政朝令夕改,民眾無所適從,孰令致之? \n(作者為律師)

  • 新竹縣議會停權余筱菁 法院認定違憲

    新竹縣議會停權余筱菁 法院認定違憲

    綠黨籍新竹縣議員余筱菁被控在焚化爐議題上,誹謗縣議會名譽,遭決議停權5天,不得參加10次臨時會。余先聲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獲准參與會議,另提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停權決議有違憲之虞,確實違法,判余勝訴,可上訴。 \n余筱菁今年4月24日參與新竹縣議會舉辦程序委員會討論焚化爐計畫,以防疫為由要求開窗通風,獲主席允諾,未料一開窗,反對焚化爐的民眾即在外舉牌抗議,影響會議秩序。余筱菁事後並在臉書粉絲專頁發布「#圖利唯一一家投標廠商」、「#閉緊緊的最高民意機構!?(呵)」等標籤。 \n部分議員認為余筱菁的發文影響議會聲譽,提案連署送入紀律委員會,委員會決議停權5天,送大會表決通過,余不得出席8月10日至14日的10次臨時會。余不服,向北高行聲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勝訴,獲准參加臨時會,並另提起本訟,請求撤銷停權決議。 \n北高行認為,禁止特定議員出席會議,涉及干預議員行使職權的權利,相關規定須經法律授權,但縣議會依據《新竹縣議會制訂自治條例》、《紀律委員會設置辦》相關規定懲處余筱菁停權,這2項自治法規未經法律授權,且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有違憲之虞,故認定停權違法,判余勝訴。 \n

  • 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否決中天電視台換照案,嚴重戕害言論自由,唯傳播學界及法學界仍多「變色龍」,紛紛撰文為NCC護航辯解。變色龍們辯護的主流主張認為,根據《衛星廣播電視法》的相關規定,新聞台並非萬年執照,定期換照乃依法行政,NCC的決策,有理,且無關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 \n 此說詭辯矣!最大的盲點和誤謬在於:同屬新聞媒體,報紙、雜誌等紙媒體,並無換照之規定,何以廣電媒體卻須定期換照?紙媒體能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卻只享有執政黨和政府允許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的所有權人不同,享有的言論自由也有差異?不同的媒體,享有不同尺度和標準的言論自由,難道台灣媒體的言論自由,也是「一國兩制」甚至「一國多制」? \n 廣電媒體定期審議換照,源自廣電三法及其相關規定,但是,廣電三法有沒有違憲的問題呢?《中華民國憲法》第7條載明:「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第11條則說「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n 換言之,中華民國國民,無論其宗教信仰、種族、黨派,也無論其是否在媒體工作,也不論其在廣電媒體還是紙媒體工作,所享有的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法律上所享有的權益,就應當一律平等,怎麼會因為在廣電媒體工作,他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就受到了特定年限的限縮? \n 不僅如此,廣電三法還將廣電新聞業者的董監事資格、總經理資格履歷、股東背景、經營成效、製作內容、排頻、區塊甚至頻道價格、月費等等,鉅細靡遺地加以管控箝制。這樣的管控箝制,未見於紙媒體,也沒有實施於新興的網媒、通訊傳媒如LineTV、AppleTV,以及OTT平台。廣電三法對廣電業者的箝制與管控,違背了憲法人人平等的精神,限縮了廣電業者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是嚴重的職業歧視。 \n 簡單說,廣電三法與其相關行政命令所構成的「法網」,徹頭徹尾是一套違憲的法規。那麼,NCC根據違憲的法規,對中天換照做出的裁決,以及對其他廣電媒體所做的任何裁罰,還有正當性嗎? \n 當然,為NCC辯護的變色龍們,定然會用兩點理由來駁斥廣電三法違憲的論點。一是廣電頻道是公共資源,不容濫用。二是廣電三法未修訂前,惡法亦法,依法行政有其正當性。 \n 根據憲法的平等原則,屬於公共資源的無線頻譜應該公開競價拍賣,以求機會均等。如今,NCC否決了中天換照申請,主委護駕公廣集團進駐,非但搞不定其他頻道代理集團,又鬧出總統府在後授意的「腥聞」,足見在嚴管的廣電產業裡,只有利益之爭,沒有言論的自由。 \n 其次,如主張「惡法亦法」有理,那麼,動員戡亂時期的戒嚴法系,不也是惡法亦法嗎?何以事隔幾十年,民進黨要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呢?說穿了,NCC撤了中天的照,變色龍們拍手叫好,只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所謂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他們將中天換照一案視為「敵我鬥爭」,既然是敵我鬥爭,當然不會將言論自由授予敵人了。 \n 惡法非法,廣電三法是台灣解嚴後的黨國威權主義的餘孽,違憲的廣電三法至今猶存,一是行政機關的便宜行事,一是立法機關的怠惰無能,一是廣電業者的噤若寒蟬。唯有廢了廣電三法,才能證明中華民國有別於中國大陸,是個遵行憲法,捍衛言論自由的國家。(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

  • 陳朝平》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陳朝平》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通傳會否決中天新聞換照一案,嚴重戕害言論自由,唯傳播學界及法學界仍多「變色龍」,紛紛撰文發聲為NCC護航辯解。變色龍們辯護的主流主張認為,根據《衛星廣播電視法》的相關規定,新聞台並非萬年執照,定期換照乃依法行政,NCC的決策,有理,且無關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 \n \n此說詭辯矣!最大的盲點和誤謬在於:同屬新聞媒體,報紙雜誌等紙媒體,並無換照之規定,何以廣電媒體卻須定期換照?紙媒體能享有100%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卻只能享有執政黨和政府允許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的所有權人不同,享有的言論自由也有差異?不同的媒體,享有不同尺度和標準的言論自由,難道台灣媒體的言論自由,也是「一國兩制」甚至「一國多制」? \n \n廣電媒體定期審議換照,源自廣電三法及其相關規定,但是,廣電三法有沒有違憲的問題呢?《中華民國憲法》第7條載明:「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第11條則說「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n \n換言之,中華民國國民,無論其宗教信仰、種族、黨派、也無論其是否在媒體工作,也不論其在廣電媒體還是紙媒體工作,所享有的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法律上所享有的權益,就應當一律平等,怎麼會因為在廣電媒體工作,他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就受到了特定年限的限縮? \n \n不僅如此,廣電三法還將廣電新聞業者的董監事資格、總經理資格履歷、股東背景、經營成效、製作內容、排頻、區塊甚至頻道價格、月費等等,鉅細靡遺地加以管控箝制。這樣的管控箝制,未見於紙媒體,也沒有實施於新興的網媒、通訊傳媒如LineTV,AppleTV以及OTT平台。廣電三法對廣電業者的箝制與管控,違背了憲法人人平等的精神,限縮了廣電業者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是嚴重的職業歧視。 \n \n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NCC遂行換照審議時,大量參考了所謂觀眾的檢舉內容和數量,這樣的作法,等同於煽動不同意見的族群霸凌另一群人,並某種程度地限縮了他人的言論自由。這不僅有違人人平等的原則,且將陷社會於相互對抗、相互敵視的危機之中。 \n \n簡單說,廣電三法與其相關行政命令所構成的「法網」,徹頭徹尾是一套違憲的法規。那麼,NCC根據違憲的法規,對中天換照做出的裁決,以及對其他廣電媒體所做的任何裁罰,還有正當性嗎? \n \n當然,為NCC辯護的變色龍們,定然會用兩點理由來駁斥廣電三法違憲的論點。一是廣電頻道是公共資源,不容濫用。二是廣電三法未修訂前,惡法亦法,依法行政有其正當性。 \n \n無線頻譜確屬公共資源,根據憲法的平等原則,屬於公共資源的無線頻譜應該公開競價拍賣,以求機會均等。包括中天新聞在內的衛星頻道及有線廣播電視頻道和系統,純屬商業頻道,與公共資源毫無關係,其經營管理早應全面自由化,讓市場機制和觀眾的遙控器來決定各個頻道的存活與轉型。 \n \n然而,廣電三法和NCC目前的政策行為,既不敢捋無線頻道既得利益的虎鬚,也無能開放衛星頻道和有線電視系統的市場競爭。如今,NCC否決了中天換照申請,主委護駕公廣集團進駐,非但搞不定其他頻道代理集團,又鬧出總統府在後授意的「腥聞」,足見在嚴管的廣電產業裡,只有利益之爭,沒有言論的自由。 \n \n其次,如主張「惡法亦法」有理,那麼,動員戡亂時期的戒嚴法系,不也是惡法亦法嗎?何以事隔幾十年,民進黨要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呢?說穿了,NCC撤了中天的照,變色龍們拍手叫好,只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所謂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他們將中天換照一案視為「敵我鬥爭」,既然是敵我鬥爭,當然不會將言論自由授予敵人了。 \n \n惡法非法,廣電三法是台灣解嚴後的黨國威權主義的餘孽,違憲的廣電三法至今猶存,一是行政機關的便宜行事,一是立法機關的怠惰無能,一是廣電業者的噤若寒蟬。唯有廢了廣電三法,才能證明中華民國有別於中國大陸,是個遵行憲法,捍衛言論自由的國家。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

  • 檢斥魏揚 當殉道者就別說不違法

    檢斥魏揚 當殉道者就別說不違法

     6年前太陽花學運衍生「324攻占行政院」案,最高法院30日罕見開庭,律師主張「公民不服從」、魏揚等被告無罪。檢方論告反嗆「要當殉道者,就不要說不違法」,坐在被告席的魏揚一臉尷尬,庭末法官整理法律爭點後,諭知擇期再開庭辯論。 \n 2014年3月18日魏揚等人夥同其他占領立院人士,在同年月23日晚上,號召民眾闖入行政院與執勤警察爆發激烈衝突。檢方事後根據相關蒐證起訴93人,但民進黨執政後撤回87人「侵入建築物罪」的告訴,魏揚等人因被訴罪名屬公訴罪不能撤告,仍由法院審判。 \n 一審將破壞拒馬及攻擊員警的許順治、李冠伶等11人判刑3至5月,遭起訴「煽惑犯罪」的魏揚等人獲判無罪。案經檢方上訴,二審認為魏揚等人煽惑他人非法侵入及妨害公務,不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範疇,改判有罪,魏揚等8人不服判決提上訴。 \n 最高法院昨日開庭,被告由促轉會委員尤伯祥組成12人的龐大律師團,最高檢察署則指派吳巡龍、朱朝亮檢察官蒞庭論告,檢辯雙方針對辯論庭要辯什麼爭執不休,討論近2小時。 \n 律師主張煽惑他人犯罪的法條屬違憲,且魏揚等人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可以阻卻違法。檢察官吳巡龍則舉出各國司法裁判,認為公民不服從只是政治學理,不能引用到判決,況且台灣的憲法也沒有這樣規定及適用;朱朝亮說:「魏揚等人為理念奮鬥令人敬佩,但要當殉道者就不要說自己不違法」。 \n 庭末法官訂出兩項辯論爭點,包括煽惑他人犯罪的規定是否違憲、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的要件如何,能否在個案阻卻違法或減免刑責。這兩爭點將是下次言詞辯論庭,檢辯攻防的重點範圍。

  • NCC聽證會流程惹議 馬英九:程序嚴重違法違憲

    NCC聽證會流程惹議 馬英九:程序嚴重違法違憲

    針對NCC聽證會流程引發外界批評,中天電視與神旺投資,昨依《行政程序法》向行政院遞狀提出覆決。前總統馬英九今天表示,在程序上顯然有嚴重的違法違憲,應徹底檢討,若用這種方式剝奪新聞台的存在,完全違反民主原則。 \n馬英九上午出席「中華道教文化團體聯合總會、中華民國道教法師聯合總會兩會新任理監事就職典禮」,被問到蔡政府明年起開放瘦肉精進口,馬受訪時表示,全世界197個國家,其中有8成共161個國家不用化學藥品,反問「為什麼我們還要用」,建議可增加沒有瘦肉精豬肉的進口量,他主張「歡迎美豬,反對萊豬」,這才是正確的作法。 \n對於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昨回擊馬英九,昨是今非的言行,令人無言。馬英九強調,過去執政時沒有開放萊豬,而是開放30月齡以下的美牛,也沒有開放美豬,尤其排除內臟,這很清楚,沒有改變。 \n媒體詢問,蔡政府箝制地方把關萊豬,馬英九說,根據憲法地方能夠自治,中央也不能把它這個權利拿掉,尤其是攸關人民健康的時候,地方政府有它確保健康的原則。 \n至於29歲空軍飛行官朱冠甍昨不幸殉職,被問到遭控執政期間沒有專心研發戰機,應對此負責,馬英九反問,「調查報告出爐了嗎?」,馬接著批評,調查報告沒有出爐卻要我負責任,這什麼邏輯啊!

  • NCC涉3個憲法爭議

    NCC涉3個憲法爭議

     「中天電視台關台撤照案」是一個憲法位階的侵害人民權利案件;審照原本只是單純的行政程序,卻被無限上綱成為撤照關台案件。本案已不是件單純行政位階的行政審查證照程序而已。本案的法律爭議性質,合先指明。 \n 「中天案」衍生了3個憲法位階的爭議:一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能否利用電視媒體展延證照的行政審查程序,進而實施撤銷媒體許可並註銷電視事業執照?這是憲法第11條侵害媒體新聞自由的違憲爭議。二是「「中天案」是否違背衡平比例原則而構成侵害人民的工作權與財產權?這是憲法第15條及第23條的違憲爭議。三是NCC能否適用行政程序法僅只召開一次聽證會而對中天電視做成新聞媒體撤照的行政處分?這是涉及憲法第23條及行政程序法的違憲及違法爭議。 \n 現代國家區隔民主與獨裁的兩個標準是:憲法保障政黨政治與新聞自由。我國於106年制定政黨法而將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所指:「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即「國安議題」)之『政黨解散事件』,由主管機關聲請司法院憲法法庭審理。」如今,直接侵害新聞媒體經營權的「電視審照(撤照)案件」,《廣電法》則仍交由NCC的7位委員以行政審查程序,賦予撤照關台權力。這項新世紀的《廣電法》根本牴逆《行政程序法》第1條所宣示的保障人民權益,也背離《廣電法》第1條所標舉的維護媒體自主與保障公眾視聽權益。 \n 簡單說,「中天案」根本就是行政院與執政黨共同操控NCC進行的一場違憲政治追殺與民主荒唐鬧劇。舉一個淺顯例證:關於政黨解散案件係由司法院15位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之。關於媒體關台撤照案件竟然交由分屬5種個別專業的7位NCC委員暨以召開一次聽證會的方式,進行新聞媒體的生死決斷?執政黨與行政院共同操弄這種顯然違背憲法第23條所宣示衡平原則的粗暴做法,「中天案」引發社會的動盪與憤怒,其背景情由在此。 \n 社會各界都在關注,朝野如何化解爭議而避免製造族群分裂?中天電視及在野黨享有兩種憲法權力可直接抵抗NCC:一是國民黨可以結合在野黨立法委員向憲法法庭聲請宣告《廣電法》第38條違憲。二是由中天電視台依《廣電法》第50-2條直接適用行政訴訟程序提起行政訴訟;同時,中天電視也可以依據本項違憲事由聲請行政法院向司法院大法官憲法法庭聲請違憲解釋。 \n 最後,回歸民主憲政國家的法治原則,本文要舉依法行政原則勸誡蔡英文政府。《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遵守3項原則: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蔡英文總統及NCC處理本案都應該慎重思考這項立法理由。 \n 「中天案」應該回歸民主憲政的法治原則;NCC更不要自毀超然獨立的法制定位與全民期許。      (作者為律師)

  • 林憲同》NCC涉3個憲法爭議

    林憲同》NCC涉3個憲法爭議

    \n 「中天電視台關台撤照案」是一個憲法位階的侵害人民權利案件;審照原本只是單純的行政程序,卻被無限上綱成為撤照關台案件。本案已經不是一件單純行政位階的行政審查證照程序而已。本案的法律爭議性質,合先指明。 \n \n 「中天案」衍生了3個憲法位階的爭議:一是國家(NCC)能否利用電視媒體展延證照的行政審查程序,進而實施撤銷媒體許可並註銷電視事業執照?這是憲法第11條侵害媒體新聞自由的違憲爭議。二是「中天關台案」是否違背衡平比例原則而構成侵害人民的工作權與財產權?這是憲法第15條及第23條的違憲爭議。三是國家(NCC)能否適用行政程序法僅只召開一次聽證會而對中天電視做成新聞媒體撤照的行政處分?這是涉及憲法第23條及行政程序法的違憲及違法爭議。簡言之,審照程序竟然演變成為撤照案件;「中天案」已經成為NCC針對性的利用審照程序包裝執行蔡政府的政治追殺新聞媒體。 \n \n 現代國家區隔民主與獨裁的兩個標準是:憲法保障政黨政治與新聞自由。我國於106年制定政黨法而將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所指:「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即「國安議題」)之『政黨解散事件』,由主管機關聲請司法院憲法法庭審理」。如今,直接侵害新聞媒體經營權的「電視審照(撤照)案件」,廣播法則仍交由NCC的7位委員以行政審查程序,賦予撤照關台權力。這項新世紀的廣電法根本牴逆《行政程序法》第1條所宣示的保障人民權益,也背離《廣電法》第1條所標舉的維護媒體自主與保障公眾視聽權益。 \n \n 試看:NCC聽證會公告的8項議題中,除了為達到關台目的而拿「紅媒指控羅織做成國家安全議題」外,其他7項議題根本都不能構成撤照關台的正當事由。一個非常淺顯易懂的法律常識是:民代犯罪也應司法判刑確定才能予以除名;中天沒有任何通匪犯罪判刑確定,焉可逕由NCC用「扣紅帽」做成撤照關台事由?NCC審照程序不能變成「公審通匪犯罪的撤照關台鬧劇」。「國安議題」應該回歸國安體制去處理而不能逕由NCC假借審照程序越俎代庖;否則蔡政府將永遠甩不掉「政治追殺新聞媒體」的歷史罪名! \n \n 簡單說,「中天關台撤照案」根本就是行政院與執政黨共同操控NCC進行的一場違憲政治追殺與民主荒唐鬧劇。舉一個淺顯例證:關於政黨解散案件係由司法院15位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之。關於媒體關台撤照案件竟然交由分屬5種個別專業的7位NCC委員暨以召開一次聽證會的方式,進行新聞媒體的生死決斷?執政黨與行政院共同操弄這種顯然違背憲法第23條所宣示衡平原則的粗暴做法,「中天案」引發社會的動盪與憤怒,其背景情由厥在於此。 \n \n 社會各界都在關注,朝野如何化解爭議而避免製造族群分裂?中天電視及在野黨享有兩種憲法權力可直接抵抗NCC:一是國民黨可以結合在野黨立法委員依據《憲法訴訟法》第3章第49條共同向憲法法庭「聲請宣告《廣電法》第38條違憲」。二是由中天電視台依《廣電法》第50-2條直接適用行政訴訟程序提起行政訴訟(包括聲請「不能撤照關台的定暫時狀態假處分」);同時,中天電視也可以依據本項違憲事由聲請行政法院向司法院大法官憲法法庭聲請違憲解釋。 \n \n 最後,回歸民主憲政國家的法治原則,本文要舉依法行政原則勸誡蔡英文政府。《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遵守三項原則: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本法條的立法理由稱:「比例原則在德國公法上具有憲法位階;我國憲法第23條即充分表彰此一法理。為使這項憲法原則落實到行政權之行使,特將其明文化,以規範行政目的與手段的合理聯結」。蔡英文總統及NCC處理本案都應該慎重思考這項立法理由。 \n 今天社會沸沸揚揚的傳言說:「中天案」是吳姓民進黨派系人士在幕後一手操弄;目的則為爭奪派系政商權益云云。「中天案」應該回歸民主憲政的法治原則;NCC更不要自毀超然獨立的法制定位與全民期許。 \n(作者為律師)

  • 社論/違憲違法的NCC應幡然悔悟

    社論/違憲違法的NCC應幡然悔悟

     NCC周一鄭重其事舉辦中天電視台換照聽證會,一如預期,其目的並非諮詢各方面見仁見智的意見,以求兼聽則明,而是鋪排一場公審大會,對中天電視台進行政治審查,企圖為預設結論製造合理性基礎。主持人、NCC委員及所謂的鑑定人,無所顧忌地顯露既定立場和強烈成見,甚至預設陷阱意圖導引結論,聽證會只是一次過場,結局早已設定。 \n 這場實境秀顯示這個「獨立機關」已違背設立初衷,成為執政者扼殺新聞自由的劊子手。NCC組織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成立宗旨在「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及「維護媒體專業自主」,但NCC公然違逆「新聞自由」和「專業自主」本義。 \n 公權力機關必須依法行事,依《行政程序法》第九條規定,「行政機關就該管行政程序,應於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此即明示行政機關必須秉持「當事人有利及不利注意原則」去行使裁量權,然而,在這場聽證會上,全然未見其有斟酌和評判相關重要事證的意圖,顯見NCC毫無意願依合理客觀的程序及適切的方法聽證與裁量。 \n 強迫媒體附隨民進黨 \n 至於涉己新聞、自律機制、反映多元意見等方面,儘管中天電視台已經勉力而為,在聽證會中,NCC委員及其任命的鑑定人仍然以超高標準責難,罔顧媒體經營的實務與面對的現實,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對於內容的政治性問責更是嚴厲有加,妄下斷語,鮮明暴露政治追殺的企圖與未審先判的圖謀。 \n 衛星電視有別於無線電視,並未占用稀有的頻譜公共資源,反而在反映多元意見和專業自主上應有更大空間,NCC既不尊重媒體經濟效率及市場競爭的現實需求,更把管理強度推到最高,促使國家強力介入,在執照核發和管理上濫權主導,其目的無非是形塑輿論,強迫所有媒體必須附隨民進黨。 \n NCC在《衛星廣播電視法》規範的營運事宜之外,包括對「利害關係人」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衍明進行適格性審查,以及最嚴重的「是否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先營造好「反紅媒」的氛圍,再以專業表現不佳的理由,利用現在反中情緒高揚時刻,把換照問題上綱上線到「國安疑慮」的層次,這無疑是在進行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意圖斷絕拒絕附隨民進黨媒體的活路。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在臉書上說:「中天不是媒體,是心戰武器!」這不是在為判處中天死刑編造罪名嗎?如果判定中天是心戰武器,那可否判斷附隨執政當局的三立電視、民視、年代,甚至《自由時報》為民進黨的「心戰武器」,政黨輪替後同樣可禁制呢? \n 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 \n 政府機關無權審查媒體的內容取向,不能以雙重標準定奪媒體的經營權利,更不容將異議媒體貶為「心戰武器」而消滅之。有綠營人士主張「應考慮電視負責人過去的言行、實質表現、是否有親共言論」云云,這已經不只是對媒體的內容與言論做政治審查,更是對媒體負責人言論自由的公然侵犯。所謂的「親共言論」,判定標準何在?是否贊成和平統一也是親共言論?贊同中華民族的復興也是親共言論?主張台灣文化源自中華文化不可切割也是親共言論?主張「和中」、「親中」(賴清德語)或是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也是親中言論?然而,基於言論自由的本義,任何人、任何媒體可在思想無罪的言論自由中自由發抒,執政當局斷無生殺予奪的權力。 \n 民主社會把言論正確與否的取捨權交給人民,通過言論自由市場的相激相盪,讓人民獲得充分的資訊,得以做出明智的判斷與選擇,絕不可為了統治的便利而炮製一言堂的媒體生態。須知,封殺與執政者不同基調的媒體,造成一言堂的局面,不只是剝奪人民知悉真相與自由判斷、自主選擇的公民權利,更將使社會因為失去多元性的媒體生態,而變得耳不聰目不明,腦不清智不靈,甚至因此而犯下致命的錯誤。 \n 在聽證會中,律師對NCC違法行政的法律及國家賠償責任做了清楚論述,中天幹部及獨立審查人對NCC及外界的疑慮提出了詳盡說明,蔡衍明先生也就購買媒體的初衷做了說明與保證,NCC應幡然悔悟。少了中天新聞台,台灣還會是一個多元、民主、自由的國家嗎?

  • 中時社論》違憲違法的NCC應幡然悔悟

    中時社論》違憲違法的NCC應幡然悔悟

     NCC周一鄭重其事舉辦中天電視台換照聽證會,一如預期,其目的並非諮詢各方面見仁見智的意見,以求兼聽則明,而是鋪排一場公審大會,對中天電視台進行政治審查,企圖為預設結論製造合理性基礎。主持人、NCC委員及所謂的鑑定人,無所顧忌地顯露既定立場和強烈成見,甚至預設陷阱意圖導引結論,聽證會只是一次過場,結局早已設定。 \n 這場實境秀顯示這個「獨立機關」已違背設立初衷,成為執政者扼殺新聞自由的劊子手。NCC組織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成立宗旨在「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及「維護媒體專業自主」,但NCC公然違逆「新聞自由」和「專業自主」本義。 \n 公權力機關必須依法行事,依《行政程序法》第九條規定,「行政機關就該管行政程序,應於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此即明示行政機關必須秉持「當事人有利及不利注意原則」去行使裁量權,然而,在這場聽證會上,全然未見其有斟酌和評判相關重要事證的意圖,顯見NCC毫無意願依合理客觀的程序及適切的方法聽證與裁量。 \n \n \n \n 至於涉己新聞、自律機制、反映多元意見等方面,儘管中天電視台已經勉力而為,在聽證會中,NCC委員及其任命的鑑定人仍然以超高標準責難,罔顧媒體經營的實務與面對的現實,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對於內容的政治性問責更是嚴厲有加,妄下斷語,鮮明暴露政治追殺的企圖與未審先判的圖謀。 \n 衛星電視有別於無線電視,並未占用稀有的頻譜公共資源,反而在反映多元意見和專業自主上應有更大空間,NCC既不尊重媒體經濟效率及市場競爭的現實需求,更把管理強度推到最高,促使國家強力介入,在執照核發和管理上濫權主導,其目的無非是形塑輿論,強迫所有媒體必須附隨民進黨。 \n NCC在《衛星廣播電視法》規範的營運事宜之外,包括對「利害關係人」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衍明進行適格性審查,以及最嚴重的「是否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先營造好「反紅媒」的氛圍,再以專業表現不佳的理由,利用現在反中情緒高揚時刻,把換照問題上綱上線到「國安疑慮」的層次,這無疑是在進行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意圖斷絕拒絕附隨民進黨媒體的活路。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在臉書上說:「中天不是媒體,是心戰武器!」這不是在為判處中天死刑編造罪名嗎?如果判定中天是心戰武器,那可否判斷附隨執政當局的三立電視、民視、年代,甚至《自由時報》為民進黨的「心戰武器」,政黨輪替後同樣可禁制呢? \n \n \n \n \n 政府機關無權審查媒體的內容取向,不能以雙重標準定奪媒體的經營權利,更不容將異議媒體貶為「心戰武器」而消滅之。有綠營人士主張「應考慮電視負責人過去的言行、實質表現、是否有親共言論」云云,這已經不只是對媒體的內容與言論做政治審查,更是對媒體負責人言論自由的公然侵犯。所謂的「親共言論」,判定標準何在?是否贊成和平統一也是親共言論?贊同中華民族的復興也是親共言論?主張台灣文化源自中華文化不可切割也是親共言論?主張「和中」、「親中」(賴清德語)或是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也是親中言論?然而,基於言論自由的本義,任何人、任何媒體可在思想無罪的言論自由中自由發抒,執政當局斷無生殺予奪的權力。 \n 民主社會把言論正確與否的取捨權交給人民,通過言論自由市場的相激相盪,讓人民獲得充分的資訊,得以做出明智的判斷與選擇,絕不可為了統治的便利而炮製一言堂的媒體生態。須知,封殺與執政者不同基調的媒體,造成一言堂的局面,不只是剝奪人民知悉真相與自由判斷、自主選擇的公民權利,更將使社會因為失去多元性的媒體生態,而變得耳不聰目不明,腦不清智不靈,甚至因此而犯下致命的錯誤。 \n 在聽證會中,律師對NCC違法行政的法律及國家賠償責任做了清楚論述,中天幹部及獨立審查人對NCC及外界的疑慮提出了詳盡說明,蔡衍明先生也就購買媒體的初衷做了說明與保證,NCC應幡然悔悟。少了中天新聞台,台灣還會是一個多元、民主、自由的國家嗎? \n

  • 違憲vs.違法 審判長律師激辯

    違憲vs.違法 審判長律師激辯

     台北地院昨裁定羈押3立委因適逢立院會期,只能等立院許可,許可前合議庭將3立委暫押候審室9小時,是該條文2005年上路後首例。為此,辯護律師團當庭與審判長激辯,質疑裁定程序違法,要審判長慎重思考,釋放被告,廖國棟律師更當庭抗告。 \n 北院合議庭因立委集體貪汙案,牽涉《憲法增修條文》規定,為避免違憲爭議,諭知蘇震清3人羈押禁見時,仍告知暫押候審室,等待立院許可,未料此舉引起辯護律師團騷動,紛紛批評裁定違法限制被告人身自由。 \n 律師團認為,立院許可後才能羈押,是「附條件」裁定,條件滿足前強制處分處於「懸而未決」狀態,被告受拘束卻無法行使抗告權,暫押期間也不知如何折抵刑期,「若立院遲未決定,難道要在候審室沒日沒夜等?」痛批此裁定嚴重侵害人身自由,應先行釋放被告,再作適法處理。 \n 不過,合議庭認為,是先有羈押裁定,之後才有立院許可的「停止條件」,強調將3名立委暫押候審室合於法律規定,而合議庭為減少3立委暫押時間,立即以最速件函詢立院,認為律師團主張只是法律解釋問題,若不服裁定,可依法提抗告。 \n 北院解釋,法官召開羈押庭前,都有合理等候期間讓法官、律師閱卷,同理,法院與立院公文往來的在途期間,將3立委暫時安置候審室,並無不妥。

  • 國民黨嗆 憲政秩序最黑暗一天

    國民黨嗆 憲政秩序最黑暗一天

     針對黨產條例合憲,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痛批,早預期這結果,更加證明蔡政府不只違法,連違憲事都可做;文傳會主委王育敏批,這是中華民國憲政秩序與司法最黑暗一天,台灣司法獨立在民進黨執政下蕩然無存,大法官是否淪民進黨附隨組織,社會自有公評。 \n 江啟臣指出,國民黨產有其歷史問題,但也以最大誠意對外說明,以護憲、護法、不護產態度,解決黨產問題。王育敏批評,黨產會宣稱是跨黨派獨立機關,但4年來除調查國民黨外,還調查過任何政黨? \n 考紀會主委葉慶元說,「個案立法」、「溯及既往」、「限制在野黨發展」為民主憲政大忌,黨產條例同時踩3條紅線,居然被大法官認定合憲,世界各國恐只台灣才看得到。 \n 行管會主委邱大展表示,扁政府任內早對國民黨產徹底清查追訴,民進黨官司打輸,就乾脆改遊戲規則,裁判者由法官改成政治任命的黨產會。委任律師張少騰說,大法官釋憲程序有重大瑕疵,包含部分大法官應迴避未迴避,被認定附隨組織的救國團、中廣無法參與程序表達意見。 \n 釋憲結果衝擊最大的婦聯會主委雷倩,昨嚴正譴責大法官許宗力主導釋字793號,為護航實質違憲的《黨產條例》,他們可完全不顧憲法基礎,推翻現代法治國重要原則。 \n 雷倩說,有的大法官是《黨產條例》設計者,有的是提案者配偶,他們拒絕迴避且強勢主導,早知要做出違憲決定。 \n 中投、欣裕台昨也發新聞強調,大法官未處理黨產條例以溯及既往、倒置舉責方式推定「不當取得財產」的重大違憲爭議,令人遺憾,並對行政法院承審法官一致聲請釋憲,籲請大法官具體指明如何處理依循合法途徑取得財產,卻遭事後溯及推定「不當取得財產」的憲政爭議,大法官放任憲政失序,令人痛心。

  • 國民黨背水一戰 黨產條例釋憲今揭曉

    國民黨背水一戰 黨產條例釋憲今揭曉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3合議庭7位法官,因審理黨產會、國民黨間多起行政訴訟案,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疑義,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由於釋憲案涉附隨組織、不當黨產認定,引各界關注;經司法院大法官召開辯論庭後,定28日下午4時於憲法法庭宣示解釋文,不管結果合憲或違憲,未來停審案件都將重啟審理。 \n 2016年黨產會作成處分,認定國民黨持有資產合約156億元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國民黨及附隨組織不當取得,命國民黨30天內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等不服處分,分別提起多件行政訴訟。 \n 無論合違憲 停審案全重啟 \n 當時承審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李玉卿、鐘啟煒及李君豪7人,咸認黨產會處分有違憲之虞,聲請大法官解釋,但憲法法庭辯論時,法官們擔心解釋案出爐、接續審理恐遭質疑「球員兼裁判」,都在辯論庭缺席。 \n 但7位法官提書面資料認為,黨產條例以聽證代替司法程序,違反權力分立、正當程序不備,致生爭議,無助立法目的,希望大法官許宗力勿忘曾為文提「良善立法」概念。 \n 國民黨及相關律師們主張,台灣已歷經3次政黨輪替,怎可打著轉型正義大旗,侵害政黨集會結社權;黨產會可操控並消滅一個政黨,黨產條例就是針對國民黨,應被大法官宣告違憲。 \n 司法院大法官今將針對黨產會設立有無違法,法律根據為何?黨產會調查及處分是否侵害司法權,及政黨附隨組織如何定義?是否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及法律禁溯及既往原則等,作成違憲與否解釋。 \n 15大法官 僅4位非蔡提名 \n 司法院目前15位大法官中,僅4位非蔡總統提名任用,外界預料釋憲結果對國民黨不利,不過曾參與憲法法庭辯論律師們,都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及政治理念,作成具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 \n 公告前夕黨產會不願多談,僅稱公布後統一發新聞稿。惟黨產會6月底在舉辦「憲法法庭言詞辯論」時曾表示,相信大法官本於「憲法守護者」職責,讓台灣社會早日完成不當黨產清理,回復應有財產秩序,將政黨、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該人民的還給人民、該國家的還給國家。

  • 從封禁到逼賣 川普對TikTok政策轉向有隱情

    從封禁到逼賣 川普對TikTok政策轉向有隱情

    川普在8月7日簽署行政命令,45天後美國企業將禁止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與微信母公司騰訊有任何合作與交易,等於是要逼TikTok一定要在45天內賣給美國企業。但這其實不是川普的本意,他本有意完全封禁TikTok在美國甚至其它國家的存在,最終改為逼賣,這其實是川普對是否真能封禁TikTok其實是沒有把握的。 \n \n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對如何處理TikTok,川普兩大財經要員:貿易顧問納瓦羅及財政部長努欽意見不同,上周還曾在白宮橢圓辦公室曾當著川普的面大吵一架。納瓦羅力主完全封禁,而努欽則主張由美國公司買下。最後川普採行努欽的主張,逼字節跳動出售其美國等國家業務。但字節跳動也非甘願接受,據傳最快明天就會狀告美國政府這項行政命令違法、違憲。而這也是川普最怕的事。 \n \n川普政府傳出將要封殺TikTok的消息後,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就在8月3日一封內部信中提到,不認同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要求字節跳動必須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的決定。張一鳴同時提到,面對CFIUS的決定和川普的行政命令,該公司不放棄探索任何可能性。TikTok美國總經理佩帕斯(Vanessa Pappas)8月1日也提到,TikTok在美國有「長遠打算」。 \n \n可見,字節跳動及TikTok存在維護美國市場的決心。如果被川普政府封禁,字節跳動必然會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利益。川普暫時放棄這一選項,說明白宮上下評估了通過行政手段封殺TikTok可能導致的國內法律及政治風險。這一點從美國最高法院今年6月18日的一項裁決就可以看出。 \n \n當天,美國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結果支持下級法院的裁決,裁定川普2017年廢除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推出的童年入境暫緩遣返(DACA)計劃不合法。最高法院的法官裁定,根據聯邦行政訴訟法,政府的做法「隨意且反覆無常」(arbitrary and capricious)。 \n \n雖然白宮決意在大選前廢除DACA,但這一裁決給川普帶來的政治打擊巨大,標誌着他執政三年來強硬移民政策的失敗。最高法院的介入,也使得川普政府很難在11月3日大選前廢除DACA。 \n \n這一裁決也說明,美國司法體系還是保持了相對的獨立。如果字節跳動或TikTok起訴川普政府,後者也有可能遭遇同樣的政治打擊。白宮根本看不到勝訴的可能。 \n \n川普說他自己「有權」封殺TikTok,方式就是簽署行政令或者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但這兩種行政手段都有很高的法律和憲法權力門檻。 \n \n如果川普通過行政令封殺,將是史無前例的做法,無異於宣布一道覆蓋全國各州的網路防火牆。美國歷史上還沒有這種互聯網禁令的先例,美國國內法律和憲法也不允許這樣做。也就是說,美國不具備像印度那樣在全國範圍內統一封殺某一互聯網平台的能力。之前川普也曾威脅關閉Facebook和Twitter也是因為憲法和聯邦法律界定了政府的實際權限。 \n \n如果川普想要動用IEEPA,要求蘋果和谷歌斷絕同字節跳動的商業聯繫,勒令它們在各自的軟體商店下架TikTok,也面臨阻礙。要想這樣做,川普政府需要像對待大陸企業華為那樣,將TikTok列入「實體清單」,限制它同美國企業的商業聯繫。 \n \n但是,這樣做也存在很高的法律門檻。雖然此舉無需國會批准,但IEEPA要求總統先要宣布一個國家緊急狀態,而且要說服國會它的確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構成特殊威脅。如果川普政府的說法不具說服力,這種緊急狀態會被國會宣布無效,相關制裁自然不會生效。 \n \n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科技政策主任路易斯(James Lewis)認為,將TikTok列入實體清單是極端、非同尋常的做法,也會引發法律問題。即便制裁,也要證實該公司的確違反貿易制裁法、或從事間諜及竊取知識產權。但美國至今尚未發現TikTok威脅美國安全的證據。這一點和華為不一樣。華為因為被指存在貿易欺詐而面臨美國刑事指控。 \n \n而且,雖然國土安全部、五角大樓等部分政府機構已經下達指令,禁止使用TikTok,但川普政府想要禁止美國民眾使用該應用程式,則是另一個問題。 \n \n華為業務往來對象(通訊企業或運營商)大多也和美國政府有商業合作。而TikTok純粹是一個娛樂應用軟體,直接受眾是美國民眾。川普威脅封禁TikTok的做法只會損害美國言論自由。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在川普威脅封禁TikTok後就發佈Twitter提到,這種禁令危害美國言論自由,技術上不切實際。 \n \n綜合來看,川普通過行政手段封禁TikTok所面臨的法律和憲政風險高,對解決所謂的安全關切並無實際幫助。接踵而至的訴訟案只會對川普政府決策權威形成挑戰,搞不好還有可能造成短期內耗,使其在大選年陷入不必要的政治爭議,對他的形象和權威帶來負面影響。

  • 未審查疑違憲 民眾黨籲凍結就任

    未審查疑違憲 民眾黨籲凍結就任

     立院臨時會本周排定監院人事同意權審查會,因國民黨占領主席台阻議程進行,民進黨團前天提出中止審查會逕行投票,綠營挾人數優勢經表決通過,昨進行投票,民眾黨及時力質疑,無實質審查,有違憲之虞,研議聲請大法官釋憲,並請求大法官暫時凍結監委就任。 \n 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指出,國民黨占領主席台造成無法詢答,應要延後實質審查或其他方式,而不是民進黨用人數優勢直接逕行投票,未進行實質審查,剝奪立委行使憲法的人事同意權,已構成違法違憲。黨團將研議提釋憲,並請求大法官做出暫時處分,凍結本次監察院長監委就任。 \n 時力黨團幹事長王婉諭表示,末代監委的適格性,社會仍存質疑,時力主張實質審查,嚴格把關,卻因國民黨佔領議場無法實質審查,這樣的行為視同放水,也讓人事同意權案跳過審查及備詢,直接進行表決,嚴正譴責不完備的程序。 \n 時力黨團總召邱顯智強調,因民進黨強行投票,時力進場投下反對票,後續將依照《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範提出釋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