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遠程打擊的搜尋結果,共40

  • 澳洲軍方建議部署美軍B2轟炸機威懾中國

    澳洲軍方建議部署美軍B2轟炸機威懾中國

    澳大利亞最近明確表示將建立能進行遠端打擊的武器系統,澳大利亞資深軍方人士對此建議,澳大利亞應考慮部署美國B-2隱形轟炸機,做為對美國核心盟友的支持的一部分,加強對中國威懾,並為控制事態升級作出貢獻。 美媒《突發防務》(Breaking Defence)指出,數月來澳大利亞與中國在經濟和政治關係上愈趨緊張,其軍事打擊力量也對澳大利亞構成威脅。澳大利亞政府明確表示將建立具有遠程打擊能力的威懾力量。在最近7集團做出對中國的聲明後,拜登政府應該在威懾中國方面有更多具體作為,例如考慮在澳大利亞北京部署2架B-2轟炸機,做為增強核心盟國威懾力量的一部份,以及控制事態升級的手段。 報導說,澳大利亞現在面臨的問題在於它應該購入哪些遠程打擊武,以及如何形成威懾力量。曾參與F-111隱形轟炸機部署的現任威廉斯基金會主席、前澳大利亞空軍上將傑夫.布朗(Jeff Brown)表示,遠程打擊是未來澳洲空軍應對危機的重要元素,它能在危機當口穩住形情勢,做為有效的威懾力量,它必須能快速反應。合於這些要求的武力當中,最靈活的選項就是轟炸機。 他表示,如果最終還是會陷入一場熱戰,所有武器都有用,不論是巡航導彈或是陸基導彈。但從純粹的威懾角度來看,轟炸機有明顯的優勢。冷戰結束後危機管理能力逐漸萎縮,因為西方國家所向無強,沒有人能構成威脅,但現在這個情況已經改變了。愈靠近戰場,軍事資產風險就愈大。 報導說,轟炸機與潛射和陸基遠端打擊武器的關鍵區別在於,它可以向對手發出強有力的威懾信號。危機爆發時,人們都希望在局勢惡化到核子大戰前就能化解,此時就需要一種強大的常規武力,這種力量在解決危機局勢中具有戰略意義。布朗認為,轟炸機的優點之一就是在危機時期向對手發出威懾信號的強度要比潛艇或陸基導彈要大得多。 布朗指出,提出美國向澳大利亞北部輪流派遣B-2轟炸機的建議,是非常有意義的,也是完全可行的。實際上,在澳大利亞北方進行的許多基礎設施改進都將支持B-2的部署。 報導說,美國軍方正在辯論:應該將作戰力量部署於中國打擊力量可及之處,或是控制藍水區域後,再以遠程武力進入交戰區與中國對抗。布朗提醒道,參加辯論的必須留意,這是對一個核子大國進行威懾,而且美國及其盟國在太平洋地區面臨3個擁核國家(中國、北韓與俄羅斯),要部署強大的威懾力量確保能夠發出信號而不會引發大戰,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 硬碰硬 澳洲若這麼做恐讓大陸大傷腦筋

    硬碰硬 澳洲若這麼做恐讓大陸大傷腦筋

     近期中國大陸和澳洲之間的關係持續緊張,陸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甚至公開稱應準備以彈道飛彈攻擊澳洲。澳洲國防智庫專家建議,澳洲應強化本土基地設施,讓美軍戰略轟炸機進駐,甚至自行採購B-21轟炸機,加強對中國大陸的嚇阻能力。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先前表示若大陸武力犯台,澳洲會履行支援美國及盟友的承諾;之後胡錫進公開要求北京政府制定「報復性」計畫,包括以飛彈「對澳本土軍事設施及相關關鍵設施遠程打擊」。  澳洲前國防部副部長、著名戰略學家狄布(Paul Dibb)表示,近期中國大陸持續出現類似言論,與1979年中越戰爭爆發前類似;並稱中國大陸也可能採取其他手段,如進入澳洲專屬經濟海域、威脅其海上能源平台等,都能給予澳洲政府更大的壓力。  澳洲國防智庫「理查威廉斯爵士基金會」(Sir Richard Williams Foundation)研究員雷亞德(Robbin Laird)和前資深國防官員汀柏萊克(Ed Timberlake)在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表示,澳洲政府已承諾發展遠程打擊能力,但該計畫須耗費多年時間才能完成,故建議美國與澳洲加強合作,包括於澳洲建立戰略轟炸機基地等。  兩名學者指出,美軍B-1B轟炸機先前已有於澳洲北部執行任務的經驗,而讓美軍轟炸機隊駐防澳洲,將能加強其與澳洲軍方的聯合作戰能力,並讓正考慮是否採購B-21轟炸機的澳洲政府,在相關政策上獲得更明確指引;且若讓B-2轟炸機固定於澳洲部署,將對中國大陸構成強大壓力,並向北京政府釋出強烈訊息。

  • 美透露無人反艦武器成果 將讓對手「三思而後行」

    美透露無人反艦武器成果 將讓對手「三思而後行」

     美國陸戰隊司令柏格(David Berger)上將進一步透露,該軍種4月測試「遠征火力遙控地面作戰系統」(ROGUE-Fires)時,射出的海軍打擊飛彈(NSM)飛行超過90海里(約166.7公里),並擊沉處於移動狀態的水面目標,將有效增強美陸戰隊於印太區域的嚇阻能力。  美國陸戰隊4月底曾宣布,其結合聯合輕型戰術車輛(JLTV)和海軍打擊飛彈的「遠征火力遙控地面作戰系統」無人載具,已完成首次實彈測試,並成功命中位於慕古角海上武器測試場(Point Mugu Sea Range)內的目標。  而軍事新聞網站「Military.com」13日報導,柏格進一步在「2022財年麥克艾利斯國防計畫研討會」(McAleese FY2022 Defense Programs conference)中透露,該枚海軍打擊飛彈當時飛行超過90海里,且測試目標位置並非固定,而是正在移動的水面目標,但仍成功將其擊沉,強調這類以傳統武力構成的嚇阻能力,將讓對手「三思而後行」。  美國陸戰隊為強化於太平洋對抗中國大陸的能力,正逐步進行組織變革,淘汰難以運送的重型裝備,增強快速部署能力與遠程打擊火力,以便在危機爆發時迅速登上前線島嶼,對中國大陸艦隊構成威脅。  柏格甚至還曾表示,美國陸戰隊也正考慮採購反潛設備,部署於戰線前沿島嶼的「遠征前進基地」(EAB)上,利用太平洋島嶼眾多、水道狹窄的特性,進一步限制中國大陸潛艦的活動空間,確保美國海軍艦隊的安全。

  • 此處不留人 數十美陸戰隊士官兵「跳槽」陸軍

    此處不留人 數十美陸戰隊士官兵「跳槽」陸軍

     軍事新聞網站「Military.com」報導,由於美國陸戰隊先前決定大幅度調整兵力結構,解散所有戰車部隊,因此部分隸屬於相關單位、卻又不願意轉換跑道的士官兵,已「跳槽」至陸軍戰車部隊,繼續和這些鐵馬並肩作戰。  美國陸戰隊人力與後備業務發言人卡洛克(Yvonne Carlock)表示,到目前為止,已有69名原本隸屬於陸戰隊戰車單位的士官兵完成相關手續,正式轉調至陸軍戰車部隊;另外,該單位中有60%的軍官雖然未離開陸戰隊,但選擇了情報、後勤或網路安全等後方單位的軍職專長(military occupational specialty, MOS)培訓,並未報名參加步兵、砲兵等前線作戰單位。  美國陸戰隊人力部門指出,在此次兵力結構調整中,裝甲兵、戰車維護、憲兵等單位將受到影響;目前已有69人轉調至陸軍、259人完成新軍職專長選擇、128人決定提前退役。卡洛克強調,沒有人會被強制踢出軍中,但若在未來1年內仍未選擇新的軍職專長,藉時將依陸戰隊需求,強制要求這些官兵學習特定的軍職專長。  美國陸戰隊司令柏格(David Berger)上將2020年3月公布「2030年兵力設計」(Force Design 2030),要求讓該軍種在與中國大陸的潛在武裝衝突中更有效承擔任務。為達成此目的,其地面部隊將在2030年前裁撤7個戰車連、3個現役步兵營、2個預備役步兵營、3個憲兵營、16個砲兵連和2個兩棲突擊連,並縮小步兵營編制;換取將火箭砲兵單位的數量增為3倍(7個連增至21個連),輕裝甲偵察單位則自9個連增為12個連,加強陸戰隊的機動性和遠程打擊能力。

  • 被空軍嗆很蠢 美陸軍反唇相譏:老屁股搞不清楚狀況

    被空軍嗆很蠢 美陸軍反唇相譏:老屁股搞不清楚狀況

     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AFGSC)司令提摩西.雷(Timothy Ray)上將,先前公開宣稱美國陸軍在太平洋以遠程武器對抗大陸的主意「很蠢」。退役美國陸軍上將布朗(Robert Brown)6日反嗆,說很難想像一位如此資深的軍官,竟然完全和美軍建軍方向及主要對手戰力發展狀況「脫節」。  目前擔任美國陸軍協會(AUSA)執行副總裁、指揮太平洋陸軍(USARPAC)直到2019年9月的布朗,6日投書軍事新聞媒體「Breaking Defense」,說以他近40年的軍旅資歷,很難想像這麼資深的軍官,居然與美國主要對手最近10至15年的發展方向「如此脫節」,且似乎完全沒有理解美軍近年強力推動的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Battle)概念。  布朗強調,在面對中國大陸、俄羅斯等強大對手時,美軍需要通力合作,結合空中、陸地、海洋、太空和網路等不同領域的戰力,讓敵人在同時面臨複數困境下左右為難,最後被壓垮。  印太司令部的前任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和現任司令戴維森(Philips Davidson)上將,都強調應發展多樣化的遠程打擊能力,並認為陸軍和陸戰隊等地面部隊,若能協助壓制海面或其他遠距離地面目標,將能有效增加美軍於印太地區的行動優勢。美國陸軍參謀長麥康維爾(James McConville)上將3月也表示,陸軍的遠程打擊能力,不僅迫使對手面臨更多挑戰,也讓美軍指揮官獲得更多行動選項,例如能用陸軍極音速武器癱瘓敵軍防空系統,讓海、空軍戰機有效發起進攻。  布朗語重心長地指出,軍種內鬥互爭經費的狹隘想法,早已隨冷戰結束而逝去;在過高的戰略風險下,已沒有任何軍種、盟友或作戰領域能獨自打贏一場戰爭,唯一可行的手段,只有通力合作。

  • 陸軍發展遠程武器反制大陸 美空軍將領:很蠢

    陸軍發展遠程武器反制大陸 美空軍將領:很蠢

     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AFGSC)司令提摩西.雷(Timothy Ray)上將,在美國智庫的廣播節目中,直言美國陸軍持續發展遠程打擊武器、以在太平洋對抗中國大陸的主意「很蠢」,認為應該把經費花在已擁有成熟技術和組織的空軍上,而不是承受額外風險「另起爐灶」。  提摩西.雷在「密契爾航太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of Aerospace Studies)的Podcast節目「航太優勢」(Aerospace Advantage)中,質疑美國陸軍為何要在美國國防部更新戰略核武、下一代戰機、新航空母艦等重要軍備,正缺乏經費的時候,執行遠程打擊武器等「昂貴到不行」的計畫,直言:「老實說,我覺得這很蠢。」  他強調,陸軍尚未證明其砸大錢研發出來的武器系統,能夠確實部署到西太平洋盟友或夥伴國家的土地上,因為當地國家目前並未對此主意給出好臉色。且陸軍想要的遠程打擊能力,「空軍早就有了、也早就在做了」,質疑在空軍早已擁有成熟的技術、組織和經驗下,陸軍還想另起爐灶,根本是「只為自己的利益考量」。  《國防新聞》(Defense News)表示,目前還不清楚此事是否會加大美國陸、空軍之間的衝突,不過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Brown Jr.)上將已出面緩頰,稱每個軍種都以自己獨特的能力,滿足美國國家安全需求,並稱空軍「將和所有夥伴緊密合作」;出身空軍的現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副主席海頓(John Hyten)上將先前也指出,每個軍種「都應該擁有自己的遠程打擊能力」。

  • 黃征輝快評》遠程打擊飛彈的迷思

    黃征輝快評》遠程打擊飛彈的迷思

    建軍備戰誰都想「高大上」,但現實的問題是錢:有多少錢,做多少事! 研發射程逾千公里的攻陸巡弋飛彈,單從科技提升的角度看,或許有必要。但它要打何目標?目的為何?對軍事作戰的利益為何?可能嚇阻或中止中共對台作戰嗎? 仔細想清楚這些問題,你會明白遠程攻擊不單無助於止戰,反而會引起中共更激烈的反擊。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戰略選擇的問題。 大陸土地如此之大、目標如此之多,你要準備多少枚長程巡弋飛彈?假如預算無上限,或這幾型飛彈的價格差不多,射程的確越遠越好。可是,射程越遠的飛彈造價越貴,而且隨著距離增加,價格幾乎呈幾何級數成長。 遠程打擊對止戰沒有決定性的助益,反而會大量消耗有限的國防預算,進而減低近程防衛力量。此外,台灣生死之戰會決定在遠程打擊,或是近程防衛? 國防預算無法大幅增加的前提下,建軍備戰的原則是:夠好就好,不必最好!

  • 美裝備航母殺手版戰斧 可遠程打擊中國大型戰艦?

    美裝備航母殺手版戰斧 可遠程打擊中國大型戰艦?

    陸媒《環球時報》19日引述美國《防務新聞》網站18日報導,美國海軍將在下周接收擁有反艦改進型的最新版戰斧巡弋飛彈。美媒指這種飛彈很大程度上用來對付中國的大型水面艦艇。此外,美國海軍還擁有遠端反艦飛彈、NSM反艦飛彈,美國的「標準─6」遠端防空飛彈也具備對海打擊能力,甚至有學者提出方案,打算在西太水下預置打擊模組用於作戰。反水面作戰已經成為美國海軍的重點優先事項。 《防務新聞》網站的報導稱,雷神公司計畫下周向美國海軍交付第一枚最新一代戰斧Block V飛彈,擁有戰斧Block VA和Block VB型號,將擁有打擊超過1000英里外水上目標的能力。 《環時》報導,據中國軍事專家介紹,在BlockV之前,戰斧巡弋飛彈已經發展了四代。第一代戰斧包括兩個大的亞型,其中BGM/RGM-109B型是反艦飛彈。反艦型在BGM-109A型的基礎上使用一個雷達制導和半穿甲型戰鬥部,戰鬥部重454公斤,由於戰鬥部較大,加之制導系統占用了額外空間,射程降低為500公里。 中國專家指出,新一代反艦型戰斧可能有幾個特點: 第一是更遠的射程,由於導引頭、戰鬥部技術的升級,小型化做得比較好,加之發動機改進,反艦型戰斧具有1600公里以上射程。 第二是隱形能力在BlockIV基礎上進一步提高,成為主要的突防手段。 第三是打擊精度更高。目前來看,反艦型戰斧使用了雷達導引頭。而為了提高打擊精度和抗干擾能力,它也很有可能採用紅外成像制導。 第四是採用雙向資料鏈,可以為飛行中的飛彈重新分配目標,或者向飛彈發送目標的最新位置。上述特徵使其具備打擊對手大型水面艦艇的能力。 專家認為,不排除美海軍接收最新反艦版戰斧後,優先在亞太方向的艦艇上部署使用,威懾中國軍艦。 報導指出,需要關注的是,除了反艦型戰斧,美國海軍艦艇攜帶的反艦飛彈越來越多樣。 《防務新聞》報導稱,退役潛艇指揮官、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布萊恩.克拉克去年12月受訪中說,「標準-6」、用於瀕海戰鬥艦和下一代護衛艦的射程超過100英里的NSM反艦飛彈、以及戰斧BlockV型飛彈的升級型,未來將在海軍垂直發射系統單元中占有一席之地。 此外,美國海軍還在發展高超音速巡弋飛彈,可以安裝在Mk41垂直發射系統內。美國海軍戰鬥機還能攜帶射程約500公里的「遠端反艦飛彈」。又,美國海軍退役軍官還提出在水下預置飛彈的設想。根據這一概念,可將相關系統預置在水下,平時處於休眠狀態,在一定條件下喚醒,通過攜帶的各種感測器或武器提升美軍在高強度戰爭初期的作戰能力。反艦作戰時,美海軍可把裝載「標準-6」飛彈的模組分散部署於解放軍水面艦艇可能經過的水域進行打擊。

  • 標準-6可攻可守 受美國陸軍青睞

    標準-6可攻可守 受美國陸軍青睞

     美媒報導,美國海軍「標準-6」(SM-6)防空飛彈正式「上岸」,被美國陸軍選中作為未來陸基中程打擊彈道飛彈武器系統。  據美國The Drive網站「戰區」專欄11月7日報導,美國陸軍正式採用美國海軍的「標準-6」飛彈用於執行攻擊任務,滿足陸軍的陸基中程打擊能力(MRC),也是美國陸軍未來遠程精確火力計畫的一部分。而美國盟友幾乎都使用「標準」系列飛彈,做為軍艦上最重要的防空飛彈,包括台灣成功級和紀德級都是使用「標準」防空飛彈。  美國陸軍選中的,還有海軍BGM-109「戰斧」巡弋飛彈。最新型號的「戰斧」飛彈的戰鬥力比之前型號強得多,可在飛行過程中進行重新定向,避開敵人防空系統,同時配備紅外成像感測器,具備反艦作戰能力。  美國陸軍採用的「標準-6」飛彈在外型上會借鑒「標準-3 Block IIA」型飛彈,同時對射程進行提升。但目前還不知美國陸軍會選用何種裝置來發射「標準-6」飛彈,該裝置可能會相容「戰斧」飛彈,這兩款飛彈設計之初就適用於美國海軍的MK-41垂直發射系統。  用「標準-6」飛彈的防空攔截能力執行地對空作戰任務,可有效對抗戰機、巡弋飛彈及處於飛行末段的彈道飛彈。  報導認為,美國陸軍正在引進一種高集成化的防空體系,「標準-6」飛彈完全適合這種雙重角色的能力。在執行防空攔截任務的同時,飛彈還可以融入進攻性的指揮控制系統中,用於打擊敵方的地面目標。  「標準-6」飛為美軍部隊整個軍火庫中通用性最強的武器之一。「標準-6」飛彈也被稱為「RIM-174標準增程主動式飛彈」,主要是作為地對空飛彈使用,可用於遠距離對付飛行器和巡弋飛彈,也具備一定末端反導能力。  報導指出,飛彈還具備對陸攻擊和反艦打擊能力,已是一種彈道飛彈,本質上具備多種用途。飛彈可能會以高超音速的速度飛到目標,比「戰斧」巡弋飛彈生存能力更強。  隨美國陸軍開發資金,「標準-6」飛彈的發展速度將會極大推進,進而被改良而為可從空中發射長程空對空、對陸攻擊和反艦飛彈。

  • 殲-16首巡台 展對海對地打擊力

    殲-16首巡台 展對海對地打擊力

     大陸國防部於18日宣布在台海組織實戰化演習後,東部戰區連日派遣多架次、批次戰機跨越海峽中線,其中以首度公開的殲-16機型最受矚目。大陸軍事專家表示,解放軍首度派遣殲-16巡台,主要在展現當前大陸對海對地打擊能力,美台互動若再不收斂,大陸當前最先進的服役戰機殲-20,很快就會公開出現在台海上空。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高級研究員、軍事文化研究會特聘軍事專家王雲飛22日受訪時表示,殲-16雖是多用途戰機,視掛彈不同能執行對空、對海、對地任務,但在最近首度公開的對台任務裡,殲-16主要是要對台及域外國家展示其對海對地的打擊能力。  王雲飛表示,近期巡台的一架殲-16戰機可以攜帶10枚鷹擊-83反艦飛彈,一架轟-6K轟炸機可掛載6枚鷹擊-12反艦飛彈。  攜飛彈量 能滅我主力艦  他說,就以9月19日的對台行動為例,反艦飛彈總攜帶量達到132枚,一次就能殲滅台灣主力艦艇。當前台灣主力驅逐艦和護衛艦加起來只有28艘,成功級驅逐艦8艘,紀德級驅逐艦4艘,康定級護衛艦6艘,佩里級護衛艦2艘,濟陽級護衛艦8艘。平均每一艘會被分配到4至5枚空對艦飛彈的打擊。  王雲飛說,雖然上述只是靜態,不代表真實實戰對抗的簡單計算。但19日殲-16的對台行動只出動了半個團,轟-6K更是幾十分之一。未來實戰不管怎麼算,解放軍將保證每艘台軍主力艦艇會有4枚以上空對艦飛彈的打擊。此次行動意在警告台獨份子及美國干涉勢力,大陸有絕對把握在一個批次的攻擊裡,殲滅所有台灣主力艦艇。  對台實戰演練 仍留餘地  王雲飛還指出,解放軍一次性出動1至3個團的殲-16或轟-6K,就能一次性對台灣每個軍港及空軍基地進行10枚以上空對地飛彈的打擊,這還不包括彈道飛彈以及遠程火箭彈。因此目前解放軍對台的實戰演練只是小試牛刀。  王雲飛表示,解放軍匿蹤戰機殲-20,之後也必然會出現在台海上空,以維護國家安全統一,進一步警告台灣及美國。目前尚未公開是留有餘地,應對後續美台互動情況,再做出相應軍事行動升級。

  • 東風助威 055大驅2000公里外無敵

    東風助威 055大驅2000公里外無敵

     近年隨著中國國防科技實力的發展,武器的先進程度在世界取得領先。  因為中國武器的高速發展,越來越多的國外軍事專家開始對中國新型武器有著更多關注。美國軍事專家約翰.布魯維斯諾發表一篇軍事文章,在文章中對中國海軍最新型的055驅逐艦進行分析,稱055型驅逐艦上的諸多創新和技術是首創,具在2000公里外精準打擊能力。  文章的開頭,約翰.布魯維斯諾表示,未來海軍下一代新型驅逐艦的發展,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美國海軍率先設計出的近海支援防禦類驅逐艦,此種類型的驅逐艦,便是美國海軍DDG-1000朱瓦特級驅逐艦。  驅逐艦發展 中國獨強  一種是對於未來驅逐艦的發展探索就是中國解放軍海軍的055型驅逐艦,強調遠端打擊和艦隊防空能力。約翰.布魯維斯諾稱在美國海軍的DDG-1000朱瓦特級驅逐艦計畫名存實亡之際,世界上僅剩下唯一一種、同時也是探索最為成功的055型驅逐艦已實際列裝。  約翰.布魯維斯諾坦言,未來驅逐艦的探索過程當中,美國海軍以近海支援為方向在現有伯克級驅逐艦的基礎上進行延伸,最終誕生出強調精準炮擊能力和強大隱形性能的朱瓦特級驅逐艦。但過分追求誇張的性能導致該型驅逐艦天文數字的造價,最終變得不切實際而夭折。相對失敗的朱瓦特,中國海軍的055型驅逐艦在未來發展方向上的探索是成功的,尤其是遠程精準飛彈打擊能力表現最為淋漓盡致。  垂發單元少 攻擊力強  055型驅逐艦的垂發單元較少,但實際上是更大尺寸垂發單元聯裝布置後的衍生結果。更大尺寸的垂發單元意味著其能夠裝載更大口徑的飛彈,等同更遠的防空飛彈打擊能力和強大的海上反艦、對地攻擊能力的提升。  約翰.布魯維斯諾強調,055驅逐艦強大之處不能從單一視角來看,更重要的是還有發展最成功的飛彈家族「東風」飛彈系列。  約翰.布魯維斯諾在文章中指出,認為055驅逐艦考慮到東風飛彈海基打擊能力後所最終誕生的產物。儘管艦載彈道飛彈需要重新改良設計,口徑、射程以及威力等指標不如陸基版強大,但這是對未來驅逐艦發展的一次巨大火力投射能力的提升。約翰.布魯維斯諾認為對055型驅逐艦來說,2000公里外精準打擊已是可預見的事。

  • 射程1850公里!美陸軍將推出遠程超級巨炮

    射程1850公里!美陸軍將推出遠程超級巨炮

    美國陸軍正在進行一項涉及複雜科技的大型工程,計劃研發出射程高達1000海哩(1850公里)的戰略型遠程巨砲,預計在2023年推出巨砲原型,同時盡快進行測試。 據《防務新聞》報導,美陸軍這項名為「遠程精確打擊」的優先發展項目主持人拉弗帝(John Rafferty)上校在美陸軍協會年會記者會上說,美陸軍正在與新墨西哥州白沙導彈靶場的研究分析中心以及陸軍分析中心合作,以確認陸軍該項目的研發任務能如期完成。 拉弗帝說,遠程巨砲的研製有數道技術的關卡要突破,最近在海軍的支援下將於維吉尼亞州進行首道技術攻關測試,這項「早期彈道測試」如果完成,才會對陸軍領導階層提交此一計劃的詳細報告。由於技術的關卡不小,是否能在有限的資源下達成預定的射程,目前還很難下定論。 報導說,火砲的射程是對抗中國大陸和俄羅斯等對手的最重要因素,這些對手都大量投資防禦技術,在他們整合了遠程防空系統、大型火砲、沿海防禦與長程超視距雷達之後,將會很難對抗。這種整合防禦系統讓戰機與船舶都很難穿越,只有加強分散式面對面火力才能穿透其反介入/區域拒止網絡,為聯合部隊開啟機會之窗,而這種面對面的火力可以由陸軍來提供。 拉弗帝強調,有兩種互補的系統可以穿透敵方的領土,一是高超音速導彈,但它比較花錢,另一種則是遠程戰略火砲,它的砲彈便宜多了,可以短時間內連續發射一輪數量在十幾到廿發左右的砲彈以摧毀目標。美陸軍參謀長麥康維爾(James McConville)說,這種遠程火砲每輪發射的彈藥費用約在40~50萬美元(台幣1230萬至1540萬)之間,相對於每發就要數百萬美元的導彈來說就非常划算。

  • 中導條約8/2失效 美將瘋狂測試中遠程導彈

    中導條約8/2失效 美將瘋狂測試中遠程導彈

    隨著美國單方宣布廢除的《中導條約》(INF)將於一周後的8月2日正式失效,美軍將加緊將多種新開發但未進行試射的中遠程導彈排上日程,接連進行關鍵測試。特別是自冷戰結束以來未曾測試過的陸基中遠程導彈,美國陸軍正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特別是今年改名為「精準打擊導彈」(PsSM),將把原先壓制在499公里的射程向上突破到500公里以上。 據《突發防務》報導,美陸軍已經今年夏天將在INF正式失交後,開始對其新型遠程導彈進行試射,過去受條約限制的500~5500公里射程的導彈測試將完全解禁,這尤其讓美國陸軍極受鼓舞。 報導說,陸軍目前最積極安排的是測試精準打擊導彈PrSM,定於11月至12月間進行,預計在2023年開始部署。陸軍未來司令部負責人莫瑞(Mike Murray),先前PrSM的射程限制是499公里,8/2就不再受限。 PrSM導彈是洛馬與雷神公司從2017年就開始競標PrSM導彈原型,它計劃用以以取代現有的陸軍戰術導彈系統(ATACMS),讓該系統原先的300公里射程增加到數百或數千公里。兩家公司競標的PrSM原型測試後,會在2021年挑選一家得標,並在2023年初步建立一套系統,然後在2027年量產並大規模部署。其中導彈將是新設計的,但導彈發射器仍然使用M270履帶車和HIMARS卡車,分別裝載2枚或4枚導彈,這將是原先ATACMS系統載荷數量的一倍。 報導說,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陸軍正在試圖開發用PrSM打擊海上目標,但它不像海軍使用的貼近海面飛行的反艦導彈,PrSM的攻擊角度是由上而下,雖然與過去反艦導彈有很大不同,但新系統可以學習新的技術,而有些技術已非常接近軍方的要求。 報導指出,雖然美國以俄羅斯未實際遵守INF為理由,但真正的問題大部分還是針對中共在太平洋地區對美國所形成的挑戰。由於中共未受INF條約拘束,目前北京已經部署了大約1600枚中程彈道導彈。

  • 美F22,F16新武器 AIM260遠程導彈專剋陸PL15

    美F22,F16新武器 AIM260遠程導彈專剋陸PL15

    美空軍正在開發一款代號為AIM-260的新型空對空導彈,射程達到200公里,比配備於現役美軍F-35與售台F-16V上的AIM-120中程導彈高出一倍。這款更先進的遠程空對空導彈由洛馬公司負責研發,專門用以對抗中國大陸製的霹靂-15型導彈。 據美國《空軍雜誌》報導,美空軍武器計劃執行官吉納鄧波(Anthony Genatempo)表示,大約從2年前開始,美空軍、陸軍和海軍與洛馬公司進行了一項新的開發案,預計於2022年能開始部署一種名為聯合先進戰術導彈(Joint Advanced Tactical Missile, JATM)的新式武器。 吉納鄧波說,這款新式導彈的射程將是雷神公司AIM-120中程空對空導彈(AMRAAM)的一倍,達到200公里,主要是用於對付中共的PL- 15遠程空對空導彈。這種聯合先進戰術導彈的計劃,早在AIM-120開始生產時就已成型。 報導說,AIM-260完成開發與測試後,將首先部署於F-22猛禽戰機與海軍的F / A-18超級大黃蜂戰機上,然後是F-35閃電II戰機。其飛行測試將於2021年開始,預計2022年就能具備作戰能力。 吉納鄧波說,這是美陸海空軍戰鬥機的下一代空戰優勢武器。美空軍將於2026財年購置最後一批AIM-120,此後遠程的先進戰術導彈AIM-260可能以每批數百枚左右的數量分批替換AIM-120。他希望JATM生產的時間可以與AIM-120一樣長,而美空軍的AIM-120首次部署是在1991年,至今已使用近30年。 美媒曾報導指出,近年來中共空軍多款戰機已開始部署射程達150公里的霹靂-15遠程空對空導彈,射程已超越AIM-120,必須要有更大射程的導彈才能予以壓制。尤其是在未來美隱形戰機與中共殲-20皆採用防區外打擊的策略,遠程空對空導彈將更加重要。

  • 美空軍終極暗黑計劃 新B21隱形轟炸機秘密起造

    美空軍終極暗黑計劃 新B21隱形轟炸機秘密起造

    美國空軍現在似乎已開始對新一代隱形轟炸機B-21的部件進行測試,同時著手建造這架在未來數十年內能以核武器精準打擊全球任一地點的戰略平台。它可能配備正在開發的遠程防區外武器(LRSO),成為未來數十年美國核威懾力量的戰略支柱。 美媒《國家利益》指出,儘管各種評論都承認現代防空技術進步神速,但美空軍高級官員仍表示,這款新型轟炸機將擁有前所未有的新一代武器、傳感器、攻擊性高科技與隱形能力。 報導說,基於軍事保密的原因,B-21的建造時程很難為外界得知,它基本上是一個完全不透明的「暗黑」計劃。空軍高級官員指出,計劃已經通過關鍵設計審查,進入製造階段。前空軍部長希瑟.威爾遜在去年美國空軍採購年度報告中提到了有關的書面聲明中具體提到了B-21的建造問題,她說:「B-21項目已經上了軌道,從設計階段進入製造階段,終將生產出首架用來測試的飛機。」 首架B-21測試用飛機對威爾遜來說極為重要,它也完全符目前開發階段的幾項重要進程。美空軍打算在2020年代中期推出一架新型轟炸機的計劃,多年來都沒有改變,空軍也打算購買至少100架新型隱形轟炸機。 報導指出,美空軍採購報告中還有一些其他的重點,包括B-21與核武器進行整合的時間表,以及在宣布B-21具備初步作戰能力的兩年內進行「核武認證」。 就B-21所搭載的核武器而言,可能會配備現在正在開發的遠程防區外武器(LRSO),這種武器在設計上可以同時由目前的B-52與未來的B-21使用,採購報告裡也指出空軍將獲得約1,000個遠程防區外武器。 美空軍報告指出,B-21計劃於2018年完成系統要求和功能評估後,預計在2030年可以初步運行。而空軍持續與武器開發商合作巡航核導彈的原型設計工作,將於2022年進入新的工程和製造階段。 報導表示,新型的遠程防區外核武器可以對敵方領土進行深度打擊,而且能對抗新興對手防空系統帶來的高科技挑戰。發展中的LRSO在設計上密切配合五角大廈的《核態勢評估》,其中包括擴大空基核武器,以及低當量的潛射型巡航核導彈。 有鑑於現代防空系統能力更強,隱形戰機進入敵方防空領域的風險更高,因此LRSO的設計正是為了在敵方防區外發射並穿透防空系統的武器,此種武器有利於防止大國之間發生戰爭,是美國的核威懾戰略不可或缺的要素,它將替換目前在B-52上使用的老舊型AGM-86B空射巡航導彈(ALCM)。

  • 莊榮發迷上大數據 靠科學破案

    莊榮發迷上大數據 靠科學破案

     這兩年,廣東「反假幣專家」莊榮發迷上了大數據,利用假資訊系統,通過技術實現無縫即時對接,結合偵查經驗建立了科學打擊模式。該模式運行以來,推送預警資訊400多條,核查並取得戰果收繳假幣面額達10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  他還根據當前犯罪分子運輸假幣的規律,建立「省際卡口+粵東卡口」模式,打擊跨省運輸假幣車輛。模式運行以來,依靠該系統接連破獲大要案數十起,繳獲假幣面額3000多萬元。  從警以來,莊榮發已總結發表多篇文章,其中《揭陽惠來5‧24假幣案》獲評2013年大陸全國經偵系統精品案例銀獎,《6‧29特大偽造貨幣案》獲評2017年度全國經偵系統精品案例金獎。  2017年6月29日,他受邀大陸公安部經偵局進行遠程視頻教學,以《數據實戰在打擊假幣犯罪中的運用》為題向全國公安經偵同仁授課,介紹近年廣東資訊化建設成果及反假幣工作取得的成績。截至目前,莊榮發是該平台自2006年舉辦以來所邀請的46名授課專家中最年輕的一位。  「他就像個犯罪終結者,著迷一樣緊盯假幣線索,案件不破、鏈條不被斬斷,決不罷休。」廣東揭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主任科員林永忠這樣評價他一手帶出來的徒弟莊榮發。

  • 向美B52看齊 中共轟6系列要再飛30年

    向美B52看齊 中共轟6系列要再飛30年

    現代的戰略轟炸機由臨空轟炸轉變成為多用途的遠端攻擊武器平台,近年來中共大量製造裝備轟-6系列戰略轟炸機,其設計雖然年代已久,但經過不斷升級也造出許多不同功能的新型號。未來在防區外精準打擊等長程轟炸任務漸成戰術主流的趨勢下,不論各種戰鬥轟炸機或隱形轟炸機如何發展,轟-6系列對中共而言將如同B-25對美軍一樣成為長期倚的戰略支柱。 據《鳳凰軍事》報導,戰略轟炸機對建立軍事強權而言極為重要,目前全球擁有轟炸機隊的只有美俄中3個國家。其功能在現代科技與戰術快速演進下,更發展出完全不同的風貌,防空導彈與遠端對地攻擊武器的發展,讓轟炸機轉變為遠端打擊武器的平台。 報導分析稱,這種轉變主要來自於導彈射程增加。目前重型反艦導彈的最大射程已增大到300-800公里,遠端對地導彈的最大射程增至300-1100公里,巡航導彈的射程更增加到5500公里。而防空導彈的射程,普遍都在120-250公里,少數能夠達到400公里。這種攻擊武器與防禦武器射程的巨大差異,就給了亞音速、非隱形轟炸機一個轉型的機會,那就是在防空導彈的射程之外,充當防區外的火力打擊平台。 報導指出,現代的多用途戰鬥轟炸機或隱形轟炸機也可執行轟炸任務,但舊式的亞音速轟炸機卻擁有獨特優勢。多用途戰鬥轟炸機雖然也能掛載8-12噸武器,但是很多大尺寸、大重量武器無法掛載,而且掛載較多時會嚴重影響航程,而這兩點在傳統亞音速轟炸機上則能輕易克服。此外,若使用隱形轟炸機除了營運成本極高之外,隱形功能在遠程的防區外打擊任務中亦非關鍵,反而是載彈量、航程與成本才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 以美軍轟炸機為例,隱形轟炸機B-2每小時成本6萬多美元,B-1B每小時也要5萬多美元,雖然其掛載能力、航程都很優秀,但成本確實昂貴,相較於舊式B-52每小時3萬多美元有極大差距。而在航程與載彈量上,B-52還較為領先,無怪乎連B-1B都要退役被B-21取代了,美軍仍鍾情於B-52,不斷地對它進行延壽升級。俄羅斯的圖-95也有類似情況,目前該國經濟狀況不佳,圖-95依然是目前出鏡率最高的機型。 報導指出,目前B-52H仍是美國戰略轟炸機主力,估計至少服役到2040年以後,這對中共空軍而言,無疑是個很好的啟發。未來即使新一代轟炸機出線,就算是大量裝備,轟-6K機群依然會持久存在。如果加上新型轟炸機使用4具發動機導致造價偏高,轟-6K就更有持續服役的價值。 目前2010年後生產的轟-6K已有90餘架,未來可能要達到120架,正常服役的年限至少會到2050年,若參考B-52的經驗,服役年限還會更久。何況目前轟-6K已能掛載6枚遠端巡航導彈,未來還有搭載高超音速導彈、反艦彈道導彈的轟-6N加入機隊服役,可見轟-6系列未來前景還很長遠。

  • 戰術核武深入大陸 美B52將配備長程遠攻核導彈

    戰術核武深入大陸 美B52將配備長程遠攻核導彈

    美國空軍目前正在為B-52戰略轟炸機隊安裝配備核彈頭的巡航導彈原型,並與開發商進行硬體與軟體整合測試,以便未來對B-52全面加裝長程遠攻巡航導彈(Long Rang Stand Off, LRSO)。美空軍官員指出,B-52提前升級配備LRSO,是為因應新興核威脅,明確指向中國大陸的核導彈。 據《權威戰士》(Warrior Maven)報導,美國空軍與B-52製造商波音公司進行這項合作包括建造導彈掛架與應用軟體,並與長程遠攻導彈整合測試,此一合約總值2.5億美元。 國防官員表示,空軍一直在與開發商合作進行新型長程遠攻武器的核巡航導彈設計,預計於2022年開始建造。雷神 (Raytheon) 公司與洛克希德(Lockheed)公司目前正在為LRSO進行技術完善與降低風險的工作,此一項目花費9億美元。 報導說,由於出現新興核武威脅,美國空軍原先認為要到2030年代才完成的LRSO計劃必須提前完成,目前希望能在2020年代末期就開始實施。空軍官員稱,按新的進度,預計將在2022年進入製造階段。而「新興核武威脅」所指正是中共核導彈,有別於「舊有核武威脅」指稱的前蘇聯或俄羅斯。 美國空軍的武器開發商認為,新型長程遠攻核武器可以讓攻擊部隊在敵方防區外對其領土深處進行攻擊,同時克服新興對手高科技防空系統的挑戰。 空軍官員向《權威戰士》表示,LRSO的設計與五角大廈的《核態勢評估》(Nuclear Posture Review)密切配合。LRSO將依五角大廈的期望增加空中發射設計,以擴大核武器攻擊範圍,《核態勢評估》當中也呼籲要增加新的潛射型低當量核武巡航導彈。 報導說,由於防空系統的偵測隱形戰機的能力愈來愈強,隱形戰機無法進入的區域只能以配備核彈頭的巡航導彈進行遠程打擊。因此,空軍領導人極力主張,具有核武力的新型遠程防區外武器將是穿透高科技防空系統的重要資產,這種資產非常重要的核威懾能力,可以防止大國之間發生戰爭。如果應用於空中發射與水下發射,能有效發揮先發制人的作用。 開發LRSO武器後,將用於替換老舊的AGM-86B空射巡航導彈(ALCM),此型能夠從B-52發射。空軍聲稱,設計於1980年代的AGM-86B使用年限只有10年,現在早已經遠超過其預期壽命。 空軍官員表示,舊型空射巡航導彈僅由B-52發射,新的LRSO將可以配置在B-52和新式B-21轟炸機上,兩種都是常規彈頭與核彈頭並行。 報導指出,B-52近年來進行了許多武器配置系統升級,可以外掛聯合直接攻擊彈藥(JDAM),內部武器艙也能搭載許多先進制導武器如聯合空對地防區導彈(JASSM)。在2022年完成LRSO搭載的配置升級後,將能擴充更多的技術與武器容量,包括小型化空射誘餌(MLAD)與升級版的雷達干擾裝置。

  • 陸艦艇發展太快 美強化海上陸上遠程反艦火力

    陸艦艇發展太快 美強化海上陸上遠程反艦火力

    近年來中共海軍大量建造導彈驅逐艦及各種水面戰艦,迫使美國海軍與陸戰隊調整其戰術與武器配置計劃,除對現有水面與水下反艦導彈系統進行升級外,同時強化陸基火砲與戰術導彈系統對敵方艦艇的遠程攻擊火力。 據美媒《商業內幕》報導,在中共海軍力量日漸增強之際,美軍已快速轉變戰術應用,積極研發陸基與海基遠程反艦導彈,供岸上陸戰隊與水面艦艇進行遠端打擊,甚至還準備為潛艇配置打擊水面艦艇的反艦導彈。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名代表在華盛頓參加美國海軍協會的會議時對媒體表示,海軍陸戰隊一直在尋求一種能夠滿足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需要的岸基打擊能力,陸軍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但時程上可能不太一樣。相比之下,海軍陸戰隊的需求比較迫切,他們很需要讓部隊可以快速發射並迅速移動的發射裝置。 報導說,美國海軍曾運用兩棲攻擊艦上的高機動性炮兵火箭系統,對陸上目標進行攻擊。當時的軍方領人正在討論將這種能力使用於對付海上目標。去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期間,陸軍曾在一次聯合演習中,從火箭炮平台向前美國軍艦發射了多枚火箭彈。 美國陸軍也正在準備進行另一次導彈試驗,由日本沖繩的高機動性炮兵使用MGM-140戰術導彈系統對海面目標進行射擊。這個海域經常會出現中共海軍艦艇在附近航行,甚至還包括航空母艦。 在2018年夏天的擊沉演習期間,美國太平洋集團軍司令羅伯特.布朗(Robert Brown)將軍建議,地面部隊可以利用這些能力打造「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以支援美國海軍和空軍行動。 據Breaking Defense報導,美海軍正準備在攻擊潛艇上裝置升級版魚叉(Harpoon)反艦導彈。這意味著海軍把敵人逼至沿海地區或是陸軍將敵人逼到近海時,海軍與陸軍都可以相互支援對敵攻擊。

  • 威脅關島夏威夷 美擔憂中共轟-20隱形轟炸機

    威脅關島夏威夷 美擔憂中共轟-20隱形轟炸機

    做為軍事強國不可或缺的三位一體核打擊戰略中,長程轟炸機與洲際彈道導彈、彈道導彈潛艦同樣分屬三個支柱之一。目前中國大陸的洲際彈道導彈潛艦已經現身,只有長程轟炸機仍未正式公開。不過,近期有關轟-20的報導漸增,雖然訊息有限,但已暗示這款長程核打擊支柱將很快與國際社會見面。 大陸媒體報導,中共將於2019年慶祝空軍成立70週年的活動遊行中公開展示其新款轟-20隱形轟炸機。製造大陸目前多款戰機的西安航空工業公司在今年5月發布的一則慶祝60周年的宣傳影片中,以動畫方式展示該公司的歷史及生產成就,影片最後賣了個關子,展出一架蓋著布幔的戰機,一般相信布幔底下就是轟-20轟炸機。而這與中共空軍上將馬曉天對外宣布研製轟-20,相距也不過才2年時間。 《國家利益》報導說,雖然對轟-20所知有限,但從各方數據仍可大約描繪出它的規格。預估轟-20最大未加油作戰半徑將超過5000英里(約8000公里),有效載荷約處於現役轟-6轟炸機的10噸和美軍B-2轟炸機的23噸之間。重要的是,如果轟-20確實具有上述的航程與隱形能力,它將改變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戰略形勢,使得美國的太平洋基地與艦隊暴露於中共空軍的打擊範圍內。 報導表示,目前只有3個國家擁有資源與必要性來發展全球性打擊武力:美國,俄羅斯和中國。對中國來說,戰略轟炸機對其維持西太平洋主導地位與國家安全極為重要。中美本土之間雖然隔著太平洋,但美國在上世紀就已獲得夏威夷與關島等做為前進基地,得以部署空中與海上的遠程打擊武力。 製造轟-20的西安航空工業公司也製造了轟-6,這是上世紀50年代蘇聯圖-16獾式轟炸機的仿製品,最近中共還升級了它的航電設備,擴充可進行空中加油的型號,還配備了巡航導彈,例如轟-6K和轟-6J。在此之前,中國曾考慮開發一種類似於美國B-1或俄羅斯圖-160的超音速轟炸機,稱為殲轟-XX,具備一定的隱形能力,但後來擱置了計劃。不過,中共空軍以更有野心的方式發展新的計劃,研製像美國B-2和即將到來的B-21突襲者轟炸機一樣,速度較慢但隱蔽性更強的轟炸機。 報導說,新的戰略轟炸機設定5000英里作戰半徑,是以穿出第二島鏈到達第三島鏈為目標,亦即可以延伸到夏威夷和澳大利亞沿海。一旦中美發生衝突,摧毀美軍空中武力最好是在地面或甲板上的未起飛狀態,當然也能用長程導彈,但導彈容易遭到攔截。因此隱形轟炸機成為接近美軍基地或航母最佳的方式,可以縮短敵方防禦時間。 轟-20當然可能攜帶核武器,這將使中共擁有完整的三位一體核打擊力量:核潛艦,洲際彈道導彈和轟炸機。北京認為,美國導彈防禦能力可能足以抵銷中國的洲際彈道導彈和潛射導彈,新增加的隱形轟炸機可以成為較不易攔截的核攻擊載體。 轟-20一旦正式披露,將有大量的研究來分析其幾何形狀以估算其隱形能力,尋找雷達反射的弱點。然而,這些分析無法全面,因為涉及戰機表面的雷達吸收材料問題,以及機體製造的精細程度。而且它的對手是遠程雷達,無需像F-35有那麼強的隱形能力。 報導預測,轟-20將於2020年代初首飛,產量可能在2025年左右開始。如果轟-20被認為有其足夠的設計性能,那麼美國將被迫認真考慮它的戰略影響,並尋求應對策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