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選制改革的搜尋結果,共34

  • 國民黨怎麼救?孫大千推公費初選制

    國民黨怎麼救?孫大千推公費初選制

    2018年地方首長選舉將至,前國民黨立委孫大千也有心參選,並透過臉書(facebook)不斷向國民黨中央獻策。他發了一篇名為《國民黨重返榮耀 初選革命新賽制》的文章,旨在推動黨內公費初選,以公平競爭的方式改變國民黨背負派系黑箱的負面印象,也以此產生真正有實力、有魅力的人才。 \n \n孫大千於26日發文,呼籲國民黨黨內初選變革。他提出幾點改革原則,包括公開透明、是能跟人民互動、超越黨派、選舉經費透明、媒體資源平等、符合人民期待。 \n \n有意參選之人將受公平的民意檢視,以及政策態度考驗,身份不限於誰的口袋名單。關於這個賽制的加入辦法,則必須透過在免費網站上發表宣示,且須注意的是「不能募款」。 \n \n孫大千強調,唯有建立一個「公費選舉制」,讓每個人的選舉資源是平等,才能讓國民黨不再背負派系或大老支持的黑箱選舉印象。 \n \n孫大千指出,初選改革若能參考選秀賽制,可以保有幾項優點。第一,以選出真正有實力、有魅力的選手為標準,會有獨秀的一面,可能看出團隊合作能力;第二,納入意見領袖與專業人士參與,使賽制理念趨於完備;第三,勝負交給全民調的結果决定,讓國民黨能跨黨派找到舊雨新知。 \n \n孫大千更預告,自己將用一個月的時間完成選舉新賽制的推廣佈局,目前定在12月5日推出詳細賽制説明影片,屆時將能看到賽制的期表和參與辦法。 \n

  • 國民黨網羅人才 吳敦義:成立選制檢討改革小組

    針對甫落幕的中常委選舉引發媒體抨擊,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今表示,希望新的中常會能成立選制檢討改革小組,研議國民黨黨內選制改革,減少弊病或缺點,讓國民黨能夠透過選舉網羅各地優秀人才,以公平的制度歡迎愛黨、忠貞、有能力奉獻的人來為黨服務。 \n \n 吳敦義說,國民黨被執政的民進黨用超過憲法範圍的「不當黨產委員會」清算,用很多逾越法治國道德與法律基礎的方式來鬥爭,面臨如此艱困的局面下,仍有如此多人踴躍參與中央委員及中常委選舉,他十分感動。 \n \n 對於昨日選出來的新任中常委名單,他有鼓勵也有不捨;他並認為應該改變選制,以類似立法委員選舉的制度,讓每個選區都能選出代表性的黨員,來擔任國民黨決策機關的中常委。 \n \n 雖然國民黨黨內選舉選制已行之多年,但吳敦義認為,參選中央委員選舉的人都要跑遍全國,又因為複選制要圈選105人,多年來一再發現不妥當的情況,他認為應該思考如何改正這樣的選舉制度。 \n \n 中常委的任期是否需要規範的問題,吳則引用美國國會有連續擔任40年的國會議員,90多歲了還在擔任議員的例子,認為是否要規定連選得連任一次,可以再討論,黨中央將徵詢各方意見,並參考全世界好的制度與方法。 \n \n 對於媒體報導今年國慶典禮及晚會的邀請函去中華民國化一事,他認為,既然是慶祝中華民國國慶,當然該在請柬上明顯標示中華民國國徽、國旗,且歷來皆如此,而今年的情況的確令人很不解,蔡政府應該儘速檢討或補救;而因為他兼具中華民國卸任副總統及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雙重身分,因此他會出席國慶慶典。

  • 台灣不在籍投票 學者:台商應排除

    不在籍投票已成國際趨勢,借鏡韓、菲及印尼等國,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副教授劉兆隆今表示,台灣人重視投票的透明性、公開性,如以自然人憑證投票,傳輸數據是否被更改、誰來監督電腦後端,必須說服民眾電子投票過程是可信任的;他也不贊成台商納入電子投票範圍,原因在於大陸有電子長城等,不確定因素太多,兩百萬台商已可左右選舉,況且「誰在電腦旁邊指導」,亦是考量重點,台商應被排除。 \n \n民進黨立委李俊俋、蘇巧慧、賴瑞隆、Kolas Yotaka今舉行「選制啟示錄:從韓、法兩國總統大選看我國選制之改革方向」公聽會,研議不在籍投票修法方向。 \n \n李俊俋坦言,台灣推行不在籍投票,恐怕是「信任」大於「技術」問題,國民黨企圖把不在籍投票綁修憲,進而衍生出開放的選舉層級以及適用對象等問題。國民黨有興趣的是台商及海外華僑,民進黨則主張是外出工作的學生、勞工及原住民朋友等,這仍是目前最大爭點。 \n \n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所助理教授王宏仁則建議,技術上應採「階段性」實施,先從移轉投票慢慢跨大為通訊投票,透過經驗累積增加人民對政府信任感;選舉範圍也應從全國性選舉再擴大至中小型選舉;對象則從國內選民,如選務人員、服役人員、執行公務員警,擴展到外縣市求學、工作的公民,最後才擴展到國外華僑。 \n \n與會的中選會選務處長高美莉則回應,選舉權是憲法賦予人民的參政權,要保障投票權,「中選會樂觀其成」。內政部曾舉行公聽會,大家較有共識的是採用「移轉投票」,針對總統、副總統採用不在籍投票來移轉投票,法案目前送到立法院後但又撤回。 \n \n高美莉表示,若要實施不在籍投票,應該是先實施中央層級的選舉,因地方選舉種類多達9種,困難度非常高。韓國可以用身分證掃描後當場印選票,能寄回或放進投票匭,再由選務機關集中開票。但台灣選制是投票後現場開票,也是事先印好選票,制度實施滿久也獲得民眾信任,如果要改變也需要一段時間,大家要有共識。

  • 印尼改革選制 先進設計杜絕歪風

    印尼地方首長選舉進入倒數。印尼近來不斷改革選舉制度,端正選風,如選民可用選票「淘汰」同額競選候選人、選前三天「冷靜期」禁止造勢活動、禁止候選人退選等。 \n 印尼全國性地方首長選舉2月15日登場,這次將有101個市、縣、省同步舉行地方首長選舉。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首都雅加達正副省長選舉。 \n 由於家族政治及政黨派系長期把持印尼地方政壇,今年地方選舉中有11個地區出現只有一組候選人同額競選的情形。 \n 不過,為了確保候選人的素質,印尼選舉委員會去年引進一項新制度,在同額競選地區的選票上設計「空白欄」,允許選民可以圈選空白欄,用選票淘汰同額競選的候選人。 \n 此外,對於防堵政治人物參選「玩假的」攪局,或是藉由參選另有所圖,印尼日前也修改地方首長選舉法,規定報名登記的候選人,不得退選2017年地方首長選舉,退選的候選人將遭刑事罪行起訴。 \n 若判決確定後,退選的候選人將面臨最少2年至最長5年的有期徒刑,以及至少250億印尼盾(約合新台幣6053萬元)至500億印尼盾(約合新台幣1億2106萬元)的罰款。 \n 對於有案在身的候選人,印尼選舉法令也規定,若在選舉日前,法庭判決候選人5年或以上的刑事罪判決確定,候選人將自動失去參選資格。 \n 值得一提的是,在選舉活動的規範上,印尼選舉法令規定在選前3天(即從2月12日至2月14日)為「冷靜期」,禁止任何候選人從事競選活動,為的是要讓選前亢奮過頭、激動的支持群眾得以冷靜下來,避免大規模選舉造勢活動引發騷亂。 \n 此外,為了確保候選人獲得廣泛支持、反映多數民意,印尼地方首長選舉採取二輪決選制。 \n 以雅加達正副省長選舉為例,2月15日第一輪投票中,若有任一組候選人得票過半,即當選雅加達省長、副省長;若三組候選人中沒有任一組得票過半,將於4月舉行第二輪投票,由得票最高的兩組候選人進行對決。1060204 \n

  • 國民黨推預選制 人選擬採推薦制

    為提前布局2018年縣市長選舉,中國國民黨推出「預選制度」,非每個縣市都辦,會視各縣市情況綜合評估,且初步規劃預選制人選的產生朝推薦制而非登記制,最快年底上路。 \n 國民黨敗選後,在全台各地展開黨務改革座談會,因應基層與地方幹部都希望提早布局2018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於9月全國代表大會通過「黨務革新與黨的發展」方案,在黨內初選前,進行預選制度。 \n 根據初步規劃,預選制鼓勵新人參與,為避免資源不對等,參與預選者,能獲得黨部提供的相關活動訊息、參加黨部舉辦的政策說明會,增加曝光;參與預選者也可以自費方式,參與黨部辦理的4次民調,了解實力。 \n 預選制並非強迫性質,如果不參與預選,也可以直接參加黨內初選,不過,根據國民黨初步規劃,未來初選民調必須禮讓參與預選者3至5個百分點。 \n 國民黨組發會主委張雅屏受訪表示,預選制度是人才培育、鼓勵新人的機制,未強迫參與,且並非全國各縣市都辦預選,會視每個縣市情況綜合評估有無舉辦必要。 \n 張雅屏舉例,如果是執政縣市,已有獲共識的候選人,就沒有必要辦預選;若是沒人要選的艱困選區,例如屏東,辦預選也沒意義。 \n 他強調,預選是人才培育的過程,透過制度找尋候選人,且透過預選可解決候選人、派系之間磨合,候選人越晚產生,磨合時間越不夠。 \n 至於預選人選的產生,黨務人士透露,目前初步規畫朝推薦制,非登記制,由小組長以上幹部調查、提出建議人選,再展開諮詢並邀請參與,不過,若當事人拒絕,不會強迫參與預選。1050915 \n

  • 看國會運作  談國會改革

    看國會運作 談國會改革

    值此新國會上任,而第三次政黨輪替的新政府上台之前,社會各界對於國會改革呼聲已勢在必行。但我們必須基於對整體憲政體制的全局性觀照與思考,否則難得改革契機可能侷限於顯性、短期的制度問題,而忽略隱性、長期的結構缺失。究竟國會的定位為何?如何改善國會運作過程的缺陷?以及改革究竟採一次性或分階段進行?這些都是國人關心的議題。除了建立健全的監督制衡及透明機制,也要調和菁英政治與社會共識,國會改革仍是長遠的路途。 \n過去三波國會改革,從調整立院體制、改善黨團協商制度,到最後的選制改革,都無法在國會弊病上對症下藥。觀察當前兩大黨提出的改革議案,共通點在於「黨團協商透明化」以及「議長中立化」,然國會改革需要計畫性、長期性的制度關照,投機且民粹式的改革終究非國家社稷之福,惟有透過專家縝密的討論,並向民眾溝通解釋,才能降低改革過程的阻礙;此也牽涉媒體的工作及公共責任,當國會改革議題告一段落,媒體改革將是基金會下一個關心議題。 \n王健壯(世新大學客座教授、資深媒體人) \n歷經數十年的民主化過程及三波國會改革,民眾對國會的印象仍相當負面,國會改革一直是政治改革的主旋律,但遺憾的是,多年來各界的專業意見都沒有付諸實現。今年似乎是轉變的一年,各政黨對國會改革都有共識。目前,各政黨已有二十多個國會改革版本在司法法制委員會,現在正是國會改革的起點,改革前夕,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舉辦這次會議,期待彙整各界對國會改革的意見。 \n四十年前的立院老委員代表性雖弱,但專業性強,每天在圖書館研究法案。一部議事規則可以讓流氓變成紳士,台灣的立法院正好相反,一部議事規則讓紳士變成流氓,這都來自於我們欠缺議事文化。 \n我們對體制改革寄予高度的期望,那是必然,但除此之外,有些選項顯然我們未做,例如議事運作、開會如何協商、協商效率如何提升等問題,美國可以出現甘迺迪或桑德斯,它們是從單一召委制度累積下來的。可在台灣,若對台灣政治有什麼影響力,絕對不會是因為複數召委,國會議員累積出影響力的,這次的國會改革,相信全民都拭目以待。 \n最後,我們一般談及國會改革,有一種是簡易版的改革,另一種是複雜版的改革。複雜版的改革涉及到的不是立院一部分的改革,而是關乎到選舉制度、政黨制度和憲政體制,是連環套的關係。當然今天每位專家能夠具體提供一些路徑圖及具體作法,兩種版本都請盡量表示意見。 \n

  • 廢除基層選舉 鄉長力挺

     彰化縣長魏明谷日前拋出廢除地方基層首長及代表選舉改為「官派」的議題,引發熱議!溪州鄉長黃盛祿率先響應,他表示,在完善制度配套下,廢除地方基層選舉可以徹底改革派系政治,並回歸專業行政,社頭鄉長劉錦昌也支持。 \n 「我認為這是地方民主自治的改革重大契機。」黃盛祿說,現行地方選制讓黑金派系操控地方政治,導致賄選、貪汙等弊案叢生。政治環境已經改變,廢除鄉鎮市長以下的基層選舉,可以改善這種長年沉痾。 \n 最近內政部徵詢鄉鎮有關《行政區劃法》修正草案的意見,黃盛祿認為,當前六都都是官派的區長,其餘縣市卻要選出211名鄉鎮長與2146名鄉鎮市民代表,這種「一國兩制」凸顯現行行政區劃與選制有非常大的矛盾。 \n 他說,廢除地方基層首長及代表選舉,可以徹底革除盤根錯節的地方派系,這項改革基於「斷絕黑金選舉」、「回歸專業行政」、「節省業務經費」以及「消除派系鬥爭」等4大理由,確實有著急迫性。

  • 本土代表的是文化核心價值 徐中雄:改名「國民黨」 落地生根

    本土代表的是文化核心價值 徐中雄:改名「國民黨」 落地生根

     國民黨大敗,黨內湧現改革聲浪,行政院副祕書長徐中雄昨拋出「翻抽屜理論」,百年政黨抽屜累積很多東西,應倒光抽屜把有用的放回去。而且年後就啟動「落地生根」,在無縣市長、立委的選區開放登記,越多人登記越好,並在選前做初選民調決定一人參選,才不會有空降、地方整合問題。 \n 國民黨內新生代串連組成「草協聯盟」,主張應改名為「國民黨」。徐中雄說,年輕化不是指年齡,而是想法,有些黨內年輕人在醬缸裡比老年人想法更傳統;應組重整委員會,廣邀社會菁英,做黨內路線大辯論、討論組織再造、黨產處理方式等問題。 \n 「國民黨不能迴避本土問題」,徐中雄強調,民進黨把族群當作本土的主體,國民黨則是長期把派系當本土,害了台灣社會,「國民黨在台灣70年,現在還有外省人嗎?」本土代表的是文化核心價值。 \n 徐中雄說,國民黨與民進黨是「非獨跟獨」,而不是「統與獨」,國民黨長期不敢面對這塊,造成民眾誤解,應該重新認識台灣人要什麼,怎麼維護符合絕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台灣路線確認就是落地生根的道理」。 \n 「大官不要把改革當成作文章,而是要說過去8年做了什麼」,國民黨立委林國正表示,改革從2000年敗選、前年1129大敗談到現在有何不同?重點在於是否去做,「不然掌握權勢的人說要改革國民黨,滿諷刺的。」 \n 林國正指出,國民黨若按照現有選舉制度,只會把黨越玩越小,中間力量、本土、年輕人的聲音要進來。 \n 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昨天在臉書上,公開詢疑洪秀柱,是否願意先改革黨主席選制再投入選舉?是否願意檢討黃復興黨部的存在必要?洪秀柱多次提到要找回黨的核心價值,又是什麼? \n 楊質疑,資格限制重重的香港特首選舉,無法實現香港民主。同樣,不是真普選的國民黨主席選舉,能帶來黨內民主前進嗎? \n 主張廢除黃復興黨部的楊偉中詢問洪秀柱,黃復興黨部的存在是民主社會中民主政黨的常態? \n 楊偉中說,洪在總統選舉時曾提出「一中同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些主張「還是您要替國民黨找回的核心價值嗎」?

  • 時論-國會改革特效藥

     立法委員改選在即,國會改革也成為此次爭取選票的焦點議題,甚至點燃立法院院長王金平與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之間的戰火。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提出議事效率化、協商透明化、議長中立化三大方向;民進黨提出人民的國會、開放的國會、專業的國會三大主軸。各黨團也依王金平的要求在日前提出改革版本,看來煞有其事,但各黨團各有盤算,加上本會期時間已有限,最後恐怕又是一場空。 \n 所謂國會改革,就是改革立法院,但看民進黨所提的改革案,包括立法委員選制、投票權降為18歲、廢除考監兩院、單一國會等,都是憲改課題,談何容易,顯見沒有改革的誠意。王院長說要催生「國會聽證調查制度」,這只是「調閱權」性質,並非真正調查權,憲法本文及增修條文並沒有規定立法院擁有調查權,雖然大法官585及633號解釋立法院有一定調查權作為行使職權的輔助性權力,但解釋不能當作職權依據,立法院要有真正的調查權仍須修憲。 \n 至於國民黨黨團提出增訂國會警察權,以在議事過程中排除障礙,看似有理,實際卻不可行,因警察不能拘留立委,警察將立委從東門拉出,立委又從西門進來,拉不勝拉,如何排除?如果造成立委傷害更難善了,所以國會警察權在我國是行不通的。 \n 民眾普遍期待國會改革,其實最希望改革的是立法院的「亂象」,很多現在就可以做。以筆者在立院多年的觀察,立院應改革的事項甚多,諸如:程序委員會封殺議案;召集委員獨斷委員會議程、故意撤簽或不簽到製造流會;開會中任意冗長休息;未經決議,主席自行宣告將議案提報院會等;但最迫切需要改革的應是政黨協商及無法表決。 \n 政黨協商被認為是密室協商,由少數人壟斷,架空委員會,也架空院會,所以應立即改革,治本之道應於《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明訂:「院長及各黨團之協商,僅限於程序性的協商,如協商何時開會之類;所有議案均應在各委員會進行實質協商,除機密案外應公開協商,院會對各委員會之協商結論不得變更內容,如有不同意,應加註意見退回各該委員會處理」,這樣才能落實專業、透明。 \n 此外,表決是民主政治最基本的價值,立院亂象主因就是「阻擾表決」,所以亦應明訂:「議案應即時或定期表決,會議主席不得拒絕表決,出席委員不得以暴力阻撓表決,如主席拒絕表決或出席委員以暴力阻撓表決時,該議案視為通過,由主席或提案人宣告生效」,如此方能達到主席中立、排除表決障礙。 \n 以上所論兩項,如立委們有誠意先做到,則所謂國會改革功效已成大半矣! \n (作者為立法院前委員會主祕)

  • 藍綠沒誠意 國會改革難成

    藍綠沒誠意 國會改革難成

    立法委員改選在即,國會改革也成為此次爭取選票的焦點議題,立法院前委員會主祕陳榮洋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認為,立院應改革的事項甚多,但最迫切需要改革的是政黨協商及無法表決,若做到這兩項,則國會改革功效已成大半矣! \n \n陳榮洋表示,民進黨團的改革版本,包括立法委員選制、投票權降為18歲、廢除考監兩院、單一國會等,都是憲改課題,談何容易;國民黨團則提出增訂國會警察權,但事實上警察不能拘留立委,顯然藍綠毫無改革誠意。而院長王金平籲催生「國會聽證調查制度」,但這只是「調閱權」性質,立法院要有真正的調查權仍須修憲。 \n \n政黨協商被認為是密室協商,由少數人壟斷,架空委員會,也架空院會,陳榮洋指出,治本之道應於《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明訂:「院長及各黨團之協商,僅限於程序性的協商,如協商何時開會之類;所有議案均應在各委員會進行實質協商,除機密案外應公開協商,院會對各委員會之協商結論不得變更內容,如有不同意,應加註意見退回各該委員會處理」,這樣才能落實專業、透明。 \n \n此外,立院亂象主因就是「阻擾表決」,所以亦應明訂:「議案應即時或定期表決,會議主席不得拒絕表決,出席委員不得以暴力阻撓表決,如主席拒絕表決或出席委員以暴力阻撓表決時,該議案視為通過,由主席或提案人宣告生效」,如此方能達到主席中立、排除表決障礙。

  • 民進黨宣示國會改革 批藍營方案「閹割小黨」

    民進黨團今(20)日召開記者會,宣示將推動國會改革,朝「人民的國會、開放的國會、專業的國會」三方向執行。根據民進黨團規劃,擬透過修憲提升國會代表性,解決票票不等值問題,並廢除監察院,落實單一國會,同時國會議長中立化、議事中立化。 \n \n在國會開放部分,要建立聽證制度,以及多元化參與機制。在國會專業度上,也要透過修憲改革選制,適度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並建構國會權能,強化國會幕僚機關專業能量,落實國會監督制衡。對於國民黨近期也提出國會改革,民進黨團批評其方案「破碎而零散」,不僅閹割小黨參與,是警察國家復辟式的修法,更是反民主的假改革。

  • 英選制不公 改革呼聲起

     英國國會下議院此次選舉結果出乎眾人意料,主張脫離歐盟的「英國獨立黨」(Ukip)獲得390萬票,比倡議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多了250萬票,但在下議院卻僅取得1席,SNP則取得56席。這凸顯英國選舉制度的詭異之處,要求改革呼聲因此四起。 \n 得票數與席次不成比例,是因為英國採取「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制」,全國總票數並不算數。這種制度往往促進兩黨政治,卻稀釋小黨的影響力。該制度也有利SNP這種政黨,因為它的票源集中在幾個地方,而不是像Ukip一樣分散全國各地。 \n 由於敗選結果辭去Ukip黨魁的法拉吉說:「我們一直相信英國必須拿回自己的民主,不該由比利時布魯塞爾(歐盟總部)治理,但有趣的是,我們的民主制度發生了問題。」 \n 他還說:「我認為這種選舉制度徹底失敗了,因為一個政黨在蘇格蘭取得一半的選票,卻拿下幾乎所有的席次,而我們的黨在全國獲得近400萬票,卻只拿到1席。」Ukip將讓選制改革成為未來5年競選策略的關鍵核心,並計畫在首都倫敦舉辦遊行。 \n 法拉吉並暗示將參加今年9月的黨魁競選,他稱,他希望在2017年英國退出歐盟公投的宣傳活動扮演主導角色。 \n 這次也只拿到1席的英國綠黨亦疾呼改革選制,黨魁班奈特女士說:「如果這次施行公平的比例代表制,綠黨就能拿到25席,目前的制度對我們非常不友善。」 \n 英國保守黨此次得票率僅37%,卻在總席次650席的下議院贏得過半的331席,可單獨組閣執政。英國選舉改革協會(ERS)的公關長布萊特說:「這就是現行選舉制度導致的結果,它造成假的過半數席次。」

  • 莫忘來時路-立委選制 須再改革

    莫忘來時路-立委選制 須再改革

     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席次較上屆增加,國民黨則減少,但在國會仍穩定過半。在立委選制改變之後,小黨空間遭到扼殺,但大黨的表現並未如預期;區域立委忙跑攤,不分區立委問政也經常荒腔走板,令人啼笑皆非。 \n 2012年1月14日,第八屆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執政的國民黨拿下64席,最大在野黨民進黨40席,台聯與親民黨各3席,無黨團結聯盟2席,無黨籍1席。其中,台聯與親民黨是立委選制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後,第一次獲得全國不分區席次,並雙雙跨過在立法院成立黨團的門檻。 \n 號稱勞工「專業」立委,拋出性工作者需要技能檢定的主張;質詢像「百萬小學堂」,更是所在多有。駐美代表金溥聰首度到國會備詢,有人關心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寵物狗叫什麼名字;也還有人質疑金溥聰與馬英九總統的「特殊關係」,甚至「你跟馬總統是不是同性戀?」都脫口而出,光怪陸離的問題不一而足。 \n 單一選區的「理論」,是建立在重要政治主張上可以趨向中間民意,避免走極端路線的候選人,靠著部分特定訴求就進入國會。然而,經過兩屆實驗,立委素質未必會顯著提升,選風與政黨形象也沒有因此而改善;為了拚選票,委員會往往只開半天,因為區域立委要跑行程。 \n 為了當選,區域立委不得不向地方「傾斜」。然而,立委無心於議事,自然影響立法院的議事品質與效率,讓有心操控法案者有上下其手的空間;而被外界形容為「黑箱作業」的黨團協商,怎麼會有見光的一天? \n 國會的滿意度不高,這種現象或許舉世皆然,因為這是一個政治角力的場域,又或是資源交換的中心,但不受信賴的立法權,如何有效監督行政權?除了靠立法院內規自律,政黨恐怕也不能置身事外。

  • 日本政界閉塞氛圍 台北有同感

     日本民主黨政權極可能在十二月十六日的眾議院大選後劃下句點,結束短暫的三年四個月執政。若未出現意外,自民黨將班師回朝。 \n 回顧二○○九年八月底,民主黨在眾院大選中獲得三○八席,遠超過自民黨的一一九席,但今日野田首相解散眾議院時,民主黨僅餘勉強過半的二四四席。眾議院解散,不僅是民主黨執政失敗的結果,亦代表冷戰後集結反自民黨之各方勢力的民主黨無法有效凝聚政策共識,「小澤派」與「反小澤派」同床異夢的結果,縱使野田自詡為具強韌生命力的泥鰍,亦不敵黨內分崩離析的政治現實,在朝野惡鬥的泥淖中,野田仍難逃短命內閣的宿命。 \n 其實,與小澤一郎割袍斷義後,孱弱的支持基盤,當然不足以提供野田首相帶領百廢待舉的日本脫困之奧援,在形勢比人強情況下,與握有參議院優勢的自民黨、公明黨兩大在野黨共商國是,遂成野田運轉國政的最後出口。 \n 誠然,重返執政在望的自民黨雖不願用焦土政策,迫使野田下台,但絕非義無反顧地與民主黨共謀解決日本版「財政懸崖」及眾院選制違憲等燃眉之急。野田首相在朝野領袖會談中,以解散眾議院交換自、公兩黨在融通赤字公債發行法與眾院選制改革的合作,此無異於德川幕府脅迫天主教徒「踏繪」的歷史場景,野田最終為保全「政治信仰的靈魂」,選擇交出「政治生命」。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正面評價野田的抉擇。 \n 綜觀野田首相一年多來在內政、外交上的施政表現,顯然未受日本國民肯定,跌破兩成的內閣支持率,無疑是選民對野田內閣投下的不信任票。然而,選民對野田首相的嚴苛政治審判雖來自無解的經濟困頓,但在即將到來的眾議院大選中,自民黨的勝利不代表選民的信任,而是冷戰後日本政治漸趨失能下,選民無奈的抉擇。三年前,日本人民即因長期執政的自民黨對「日本的失落」無能為力,始寄望民主黨的「改變」。時代給民主黨機會,但民主黨顯然未有效回答時代的提問,戰後的日本政經體制雖創造八十年代「日本第一」的榮景,但冷戰後,國際政治板塊的變動,卻也突出戰後日本保守體制的侷限性。 \n 全球化的浪潮將日本推向另一次的歷史抉擇,但文化上的鎖國根性制約日本菁英的思維,在單面向的日本社會下,政界的分分合合往往淪為新瓶裝舊酒的政治鬧劇,冷戰後的二次政黨輪替僅是「黃粱一夢」,在保守政治之外,日本仍無法建構引領日本「改變」的新思維,民主黨的「change」只是選舉口號。 \n 因此,二○○九年八月的政黨輪替亦非「五五年體制」的徹底崩壞,而是轉型,民主黨政權雖高揚「新自由主義」大旗,仍不脫保守格局。沿此思考,期待後民主黨政權時代,日本開創「維新」新局,再造歷史,應與現實相左。 \n 雖然,石原慎太郎的太陽黨與橋下徹的「日本維新會」合流,意圖創造足以左右政局的「第三極」,力求打破民主、自民兩大黨輪替,共謀改革日本大計。石原主張將戰後以來官僚(文官)主導政治改弦更張,建立政治家主宰國家的「大日本主義」,此種政治氛圍相似於大久保利通遇刺後的明治時期,但「政治家主導」壓倒「官僚主導」非為日本振衰起敝之良方,其歷史結局不辯自明。 \n 惟戰後的日本社會迥異於明治維新下的日本,整合保守派「浪人」的「第三極」能否於十二月眾議院大選異軍突起,不無疑問,但檢視日本走上「軍國主義」的歷程,社會理性的多數民意對激進言論保持緘默,終究導致日本集體「右轉」的歷史足堪借鑑,日本選民在眾院選舉的表態至為關鍵。 \n 總的來看,下屆眾院大選,日本選民或許心意已決,安倍晉三可望創下戰後日本新憲法實施以來,退位首相「再登板」的紀錄,但這樣的結果,應非日本選民所願,此僅反映日本政界人才凋零的不爭事實。 \n 這般日本政治的閉塞感,國人應不陌生,台北政治的天空亦瀰漫類似的氛圍,經年的藍綠惡鬥與同志間的黨同伐異,使政治圈的思維傾向一元化,選民盼不到老店新開的希望,只見台灣漸失活力的無奈。

  • 天堂不撤守-修憲改選制,就是馬總統的「歷史定位」

     在歷經兩次單一選區國會選舉後,現行選制弊病已成為客觀事實,包括小黨不易出頭、票票不等值、立委地方化等等。而在高修憲門檻下,身為既得利益者的國民黨是否願意支持,就成為選制改革關鍵。 \n 由複數選區更改為單一選區,並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在當選需得到多數選票的前提下,單一選區成功的遏止了「走偏鋒」的選舉文化;過去以製造對立、訴諸仇恨來煽動選民的政治人物,在單一選區下已較為少見。此外,單一選區消除過去複數選區,同黨同志惡性競爭的風氣,支持度高者反被認為「穩當選」而遭瓜分票源等等弊端,實有不小的進步。 \n 單一選區真正問題,在於「票票不等值」,也就是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有相當落差。以二○○八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率五三.五%,當選席次率卻為七七.二%,相較民進黨區域立委得票率三八.二%,當選席次率只有十七.八%;而以二○一二本屆國民黨立委獲得四八%的區域選票,拿下六成的四四席,得票率四三%的民進黨,拿下三六%的席次,也就是二七席,雖然較二○○八年,二○一二年的「不比例」的情形較為改善,但仍使得國會裡的「民意地圖」呈現了與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n 要兼顧「免偏鋒」與「票票等值」,不妨思考將立法委員的選舉制度改成德國式的「單一選區聯立式兩票制」,並做出一些配套式的修正。 \n 聯立式兩票制,是由政黨票決定政黨總席次,在減去區域立委的席次後,就由政黨不分區名單遞補,如:假設立院總席次為二百席,甲政黨在政黨票得到了四十%,則它應獲得八十席(200×40%)。若甲政黨在區域立委得到了五十席,那麼它可獲得三十席的不分區立委。 \n 由此可看出,在聯立式兩票制下,不分區立委席次須有足夠比例,才能彌補區域立委「票票不等值」的情形,讓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趨於一致。因此,還應該要做出兩項調整:一、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最好是與區域立委的數目相同。二、允許不分區名單內的候選人投入區域立委選舉,才能減少同黨的區域與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利益衝突的情形。 \n 從大部分學者意見看,聯立式兩票制就算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也勝過現行的並立式。因此,問題不在於爭論那一種制度最好,而在於國民黨是否願「自斷手腳」,拱手讓出現有的選舉優勢? \n 但馬英九總統既然宣示要爭取歷史定位,就應認知選舉制度良窳,才是長治久安的保證。從客觀的現實上,單一選區不是對國民黨有利,而是對第一大黨有利;如果有一天換成民進黨略佔上風,那麼享受不合理席次優勢的就換成民進黨了。 \n 而另一應納入修憲的選制議題則是總統選制,筆者「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也應納入修憲議程。本次總統大選,筆者認為台灣人民已受夠分裂參選所帶來的不安定感,而陳水扁執政八年的少數政府惡例,也絕不應任令重演,因此,主張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可以終結攪局參選與少數執政的亂象,這才是謀求民主深化之道,也將是人民支持的改革。 \n 當然,以目前政治情形看,民進黨長期都是藍營分裂參選的受益者,從政治利益的計算角度,可能不願接受「絕對多數的總統選制」;但另一方面,國民黨也是現行立法委員選制的受益者,享受了不符比例的國會席次。既然如此,朝野兩大黨不妨互為「進步的妥協」,也就是總統選舉改採較進步的「絕對多數選制」,而立委選舉則改採較進步的「德國二票聯立式選制」。這樣各讓一步,也各進一步,共同完成總統選制與立委選制的雙制進步,也必將成為憲政佳話。 \n 憲法,是國家百年之根基;馬總統若能在任期內,完成聯立式兩票制、總統選舉絕對多數之修憲,那麼的確可如他四年前所言,為台灣人民立下百年盛世的基礎,而總統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也必然實現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堅持改革立委選制 台聯強硬 藍橘同批

     立法院長王金平今天將邀集朝野黨團協商,決定立法院開議日程,但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態度強硬表示,如果朝野各黨團不接受台聯立委提出的改革立委選制修憲案,台聯絕對不會在協商結論上簽字。對此,藍橘陣營昨天同聲批評台聯,不應以修憲案要脅,杯葛正常議事運作。 \n 黃昆輝昨天大動作舉行記者會,批評現行立委選制設計不良,導致票票不等值,嚴重影響民眾權益,有的立委幾十萬票選出來的,有的立委只要幾萬票就能當選;尤其是在台灣藍綠對峙的政治情勢下,南部選區的藍營選民與北部選區的綠營選民都沒人服務,進一步激化台灣的對立。 \n 黃昆輝強調,台灣立委選制需要有重大改革,雖然既得利益的國民黨一定會阻擋,但台聯既然得到選民的付託進入立法院,就一定要做對的事,他已要求台聯立委在政黨協商一定要堅持到底。 \n 對於台聯的強硬立場,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鴻池表示,黨團尊重台聯表達意見的權利,但憲法明文規定立法院要在二月底前開議,政黨不該阻礙立法院開會。親民黨團總召李桐豪也認為,台聯若動輒以修憲案杯葛議事,將會讓外界對立法院有負面觀感,認為立委只是為個人或自己的政黨利益作思考,又回到過去藍綠對抗無謂的紛爭。

  • 馬英九:能大刀闊斧做事僅2年

     馬英九總統昨(7)日表示,未來4年真正能大刀闊斧做事的只有2年多,接下來又將面臨選舉,因此現在是很重要的機會,包括經濟成長、照顧弱勢、租稅及社福制度改革都是政策的重點,「儘管有人不樂意,但非做不可的還是要做」。 \n 馬英九昨天與準副總統吳敦義、新任府院黨秘書長曾永權、林益世、林中森及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鴻池都連袂出席志工感恩餐會。馬英九表示,他順利連任,顯示過去推動的路線獲得多數民眾肯定,但未來仍有許多挑戰要面對。 \n 雖然他仍有4年的任期,不過馬英九認為,真正能大刀闊斧改革的時間大約只有2年多,因為後年又將逢選舉。他說,正因為國民黨推動選制改革,才讓4年只有兩次選舉,讓執政者至少有2年多可以好好的做事,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改革。 \n 馬英九強調,要改革就一定難免會讓有些人不適應,或者是不樂意,但非做不可的事情還是要去推動,這樣才能讓國家往前邁進。「所以我在那天(當選日)也特別保證,一定用大刀闊斧的方式,來推動台灣脫胎換骨的改革」。 \n 他強調,既然深受國人的託負,未來他一定會努力實現「黃金十年」計畫中對於國家願景的政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一方面要追求經濟成長,但也要重視分配公平,讓弱勢得到照顧,因此不論是租稅和社福制度都需要改革,這也是未來的政策重點。 \n 馬英九強調,這波內閣改組,無論總統府、行政院、國民黨都做了一波人事上的更動,目的就是為了推動改革。他以邀請原本擔任行政院秘書長的林中森接掌國民黨中央秘書長為例,強調就是要借重林中森在行政上的經驗,讓黨政密切結合,讓國民黨未來能協助政府推動政策,好讓政府能夠全力為人民服務。 \n 馬英九也要求志工們,未來政府如果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對、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坦白告知,馬英九開玩笑的說,希望大家「有缺點告訴我的時候卡小聲,有什麼優點就要卡大聲!」,讓政府能夠推動好的政策。

  • 我見我思-民進黨何妨先道歉

     大選結束,單一選區兩票制成為眾矢之的,其中尤以民進黨反應最強烈,還有人揚言如果釋憲、修憲不成,就要上街頭抗爭;不過,這裡要翻點舊帳,如果民進黨不先道歉,沒有帶人民上街頭抗議選制的正當性! \n 因為,眾所周知,選制之所以改為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是民進黨執政時在二○○五年主導修憲所改。這只不過是六年前的事,但民進黨現在卻刻意遺忘自己才是罪魁禍首。要不是當時該黨將整個改革運動民粹化,喊出貽笑民主國家的「國會減半」,至少可以提高政黨不分區立委的比例,改善單一選制不符公平原則的現況。 \n 事實上,單一選區兩票制最大的受害者並不是民進黨。該黨抱怨,他們在區域拿到四成三的得票,席次只有三成五;但是,如果依另一張政黨票來計算,民進黨得票率三成四,則和其國會席次相去不遠。最吃虧的,其實是台聯;政黨得票將近九個百分點,如果照比例計算,至少應該拿到十席,但由於不分區比例名額太少,台聯只拿到三席。 \n 確實,國、民兩大黨當時選擇日本式選制,司馬昭之心就是要封殺親民黨、台聯這些小黨。但台聯等還是看得見的受害者,就如知名的政治學者薩托利形容的,這是馬已經跑掉後,大家只看到平靜的馬廄門;可以說,由於小黨在現行選制下沒有生存空間,因此,其他新生社會力量即使勇於投入選舉,但在選民擔心浪費選票的考量下,這些新生政黨不太可能得到支持。 \n 選舉制度即使不是百年大計,但至少也該有穩定性。台灣凝聚了十幾年的民氣才能修憲改制,但改出這種結果,實施才六年就要改,對台灣未來推動任何改革運動,都有很壞的影響。 \n 台灣這段選制改革的過程,完全符合社會科學大師阿爾伯特.赫緒曼《反動的修辭》一書中的三種反動謬論;確實,現在還有人提到要改選制,民眾可能會有如下三種反應:首先是「悖謬論」,選制亂改只會帶來反效果;第二種是「無效論」,任何選制變革都是徒勞無功,社會各種深層結構還是難以撼動;第三種是「危害論」,選制愈改愈糟,立委素質愈低落,藍綠愈對立。 \n 一次虛擲民氣改革的惡果,不只在於政黨對立及國會水平惡化,而在於對改革的傷害,將改革民粹化,讓支持改革的人絕望,讓原來反對的人更加振振有詞,整個社會都更虛無;這樣的氛圍下,怎麼可能進一步改革選制呢? \n 選制確實需要調整,但國民黨是最大獲利者,不可能帶動改變;民進黨若有心改變,至少先向選民說:「我錯了!」這樣的選制是他們一手促成的,要再改變,也必須先取得選民的諒解。

  • 小黨:啟動選制改革 讓我們茁壯

    小黨:啟動選制改革 讓我們茁壯

     立委改選落幕,綠黨昨天號召台聯、新黨等小黨及民間團體共同舉行記者會,批評現行立委選制壓縮小黨生存空間,呼籲尊重社會多元聲音,「全面啟動選制改革,讓小黨茁壯」。台聯不分區立委當選人林世嘉表示,立院應成立選制改革委員會,新一屆立法院開議後,台聯將領銜提出修法及修憲案,取消現行法令對小黨的諸多限制。 \n 人民最大黨主席許榮淑、綠黨代表王鐘銘、新黨代表王炳忠、健保免費連線總召梅峰、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賴中強、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等人昨天共同出面,要求啟動選制改革,尊重社會多元聲音。 \n 新科立委林世嘉表示,基於多元價值在社會的重要性,立法院新會期開議後,台聯將就選制改革提出修法,包括必須繳交高額保證金才能參選、政黨補助金門檻、捐款給得票率超過二%的政黨才能抵稅的門檻,都應該全面取消,否則只會令人質疑,「難道只有有錢才能參政嗎?」 \n 賴中強表示,現行選制導致國會無法正確代表民意、制衡機制消失、違反憲法所定國民主權原則與票票等值原則;因此立法院應成立選制改革委員會,納入小黨代表,提出修憲案,修憲內容包括調降政黨票五%門檻、增加不分區立委名額、立委席次計算採聯立制。 \n 他建議,不分區立委名額應與區域立委名額同為七十九席,立委總席次則從現行一一三席增加到一五八席。另外席次計算應由現行的「並立制」改為「聯立制」,各政黨先以政黨票的得票分配席次,扣除區域立委的當選席次後,再補足不分區席次,以確保國會席次能直接代表民意對各政黨的支持度。

  • 政黨門檻過高 小黨沒生存空間

     民主國家中大政黨為討好多數選民,政策常忽略少數意見;但在多元社會中,應充分尊重各種聲音,若大黨壟斷參政及發言權,恐將迫使非主流意見走向體制外抗爭,造成政局混亂。台灣的立委選制改革後,兩大黨扭曲憲改原意,以極高的政黨門檻壓縮小黨的生存空間,並不符尊重多元弱勢的民主精神。 \n 我國第七次修憲完成了立委席次減半及單一選區兩票制等國會改革,仿照其他先進民主國家,將區域立委改為單一席次選制,以避免過去複數選區制、候選人為爭取特定選票而走偏鋒的問題,但卻也壓縮了小黨或獨立參選人出線的機會。為保障小黨、專業、弱勢進入國會殿堂,當時另外設計了「兩票制」,選民得以用第二張政黨票選出不分區立委。 \n 四年前首度實施新制,國、民兩大黨幾乎囊括所有立委席次,小黨幾乎全面被迫退出國會,當時就被形容為「兩大黨聯手消滅小黨」。這次改選,台聯及親民黨透過特定政治人物的拉抬,成功小幅突圍,但綠黨等特殊使命型政黨,仍以些微差距被排拒在外。 \n 究其原因,憲法增修條文規定五%政黨票才能分配不分區席次,門檻實在過高。卅四席不分區,得票率平均約每三%可分配一席,這種不等距的分配,無疑大黨分贓。 \n 一一三席立委中,兩大黨在區域立委選區已占盡優勢,若在不分區席次分配上也阻礙多元意見的公共討論,將使兩票制的設計原意蕩然無存。從單一選制的代表不成比例性,到高門檻政黨票門檻,更顯當初倉卒修憲的缺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